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资讯›我不爱他了江祁丁之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祁丁之瑶(我不爱他了)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我不爱他了江祁丁之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祁丁之瑶(我不爱他了)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我不爱他了》

江祁

小说推荐 我不爱他了 江祁丁之瑶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重生后我将坏种妹妹送进心上人怀中》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林微”大大创作,林微林甜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再次睁眼,我俩都重生了。重生在大姑让我们挑选对象的那一天。「林甜,林微,这是大姑给你们物色的对象,看你们自己喜欢哪个!」我抬眼一看,大姑正拿着两张纸照片在我们面前。这才意识到,我重生了。而我的悲剧,也是从此刻开始的。......

来源:qwwrkbd   主角: 江祁丁之瑶   时间:2024-04-03 23:46

《我不爱他了》小说介绍

江祁丁之瑶是小说推荐《我不爱他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江祁”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直到我看到我室友笑意盈盈地把围巾缠到他的脖子上。江祁搂着新欢,眉眼冷淡:「对不起,我有了更好的选择。」我笑着祝福他们。后来,江祁红着眼,哀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

第2章

屋里果然漆黑一片。

我不满地嘟囔着,摸索着开了灯,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沙发上坐了一个人。

一个男人。

「刚才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

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歪头思考了一会。

哦,是江祁啊,那个出轨男。

酒精麻痹我的大脑,让我的一切的反应都迟纯起来。

这样也好,我就不用面对这段糟糕的感情了。

久久听不到我的回答,江祁快步走到我的身边,把我狠狠抵到了墙上。

闻到我身上的酒精味,他一怔。

「你喝酒了?」

同时我也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

很淡,但很甜。

是丁之瑶的。

我曾经在她身上闻到过一模一样的味道。

当时的我还夸这款香水味高级,想找她要链接。

恶心,发生的一切都让我恶心。

「呕……」

我再也控制不住,吐了出来。

江祁猝不及防被我吐了一身,面色铁青。

我抱着他的胳膊撒娇。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伤心了。」

我真情实意地抹了抹眼睛,他的脸色果然缓和了不少。

「你难过什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

「江祁,能不能让我看你的手机?」

「让我看一次嘛,求求你了。」

不知道是我哪点触动了他,又或者是他想到了什么。

他只停顿了几秒,便掏出手机递了过来。

我接过,径直打开了微信。

只有一个聊天框被置顶了,是丁之瑶,我往下翻着,看到了被设为免打扰的我。

苍凉一瞬间席卷了我。

我大笑起来,直到眼角渗出泪花。

「江祁,这个你要怎么向我解释呢?」

江祁紧绷着嘴角,眼中已经有了怒火。

「你太吵了,一直发消息让我没有办法工作。」

「丁之瑶只是我的新合作方,我跟她有很多重要项目要谈,我把她置顶有什么问题吗?」

我还是笑着,把手机狠狠砸向了他。

「你觉得我会信吗?」

「你简直不可理喻!」

被我砸中,疼痛让江祁的额头青筋暴起,他朝我怒吼着,没有任何停顿,转身离开了这个房子。

我抱着膝,靠着墙慢慢滑落到地上。

是啊,我对你这九年的爱,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真是太可怕了。

下初雪的那天,我跟前师兄在实验楼做本学期的最后一个实验。

直到我听到外面有人惊呼「下雪啦!」

曲书达二话不说把我拉下了楼,和我一起站在冷风中观赏雪景。

雪花真的很漂亮,晶莹剔透。

直到我将目光投到不远处,看到相拥的两个人。

女生笑意盈盈地把围巾缠到了男生脖子上。

男生反手握住女生的手,亲了亲她的额头。

这两个人,一个是丁之瑶,一个是江祁。

说不清当时是什么感觉,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让我变得麻木。

是丁之瑶先发现了。

她脸上带着显然易见的惊讶,慌不择路地躲到了江祁的身后。

江祁顺着她的目光自然看到了我。

他搂着丁之瑶朝我走了过来。

「孟婧,对不起。」

「可是我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

丁之瑶也一脸娇羞地看着江祁。

「小婧,我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我毫不在意地笑了笑。

「嗯,我祝福你们。」

几乎在刹那间,我捕捉到了江祁眼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和不甘。

那两人离开后,师兄给了我一份合同,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进行一个项目,事成之后,我七他三。

看着师兄眼里的真挚,我感到原来被冰冻血液突然被点燃。

或许我可以让江祁那点慌乱和不甘,再扩大好几倍。

离开江祁的日子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熬,我一如既往地上课,做实验,参加实习。

师兄推给我的项目我也没日没夜地赶着进度。

有时候抬头看到窗外一片漆黑,不免又会想到江祁。

之前一熬夜,他就会跑过来,连哄带骗地把我带到床上,再把被子给我盖上,小鸡啄米似地亲着我的脖颈,让我好好睡觉。

「我不想让你这么辛苦。」

现在没有江祁了,我也能安心做我的事业了。

在学校晕头转向地忙了一个多月,我终于踏上了回家的归途。

妈妈杜芝芝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瓜子,看到我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进家门,有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江祁那小子呢,他今年怎么不跟你一起?」

我吃力地拖着行李。

「我跟他分手了。」

杜芝芝惊讶的连瓜子都忘了磕,瞪大眼睛看着我。

「你疯了?」

我没有理她,径直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半路中,却突然窜出一个身影,拦住了我的去路。

是我的妹妹,孟欢颜。

「江祁哥现在事业上升期,你凭什么和他分手?」

咄咄逼人的语气,出自与我最亲近的人。

我和孟欢颜相差五岁。

我出生时,杜芝芝大出血,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才被救回来,从那时起,她就不待见我。

在我十四个月的时候,她就把我丢给了外婆,美曰其名外出打工,外婆在电话上骂过她很多次,她无动于衷。

后来她顺产生出了孟欢颜,一直带在身边。

直到我外婆去世,她才不得不把我接回了城里。

那年我十二岁,也就在那年,我认识了江祁。

我抬眼,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骄横的少女。

「凭我是孟婧,你是孟欢颜。」

孟欢颜脸上瞬间青红交错。

她和江祁表白过,满眼希冀,她很自然地认为江祁喜欢的是她,就像爸爸妈妈一直无条件偏袒她一样。

可惜江祁连眼神都没有分给她「我喜欢的只有孟婧。」

为什么会对江祁那么死心塌地呢,或许是他给了我一直渴求的偏爱吧。

「妈,你看她,怎么能这样说我!」

孟欢颜咬着唇,一脸委屈地朝杜芝芝跑过去。

杜芝芝心疼地抱住她「不气不气,她那个没教养的死丫头,跟她计较什么。」

我看着沙发上母慈女孝的一幕,只觉得讽刺极了。

就在我以为寒假要这样平平谈谈过下去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喂,哪位?」

电话那头有着粗重的呼吸声,但没有人说话,我皱了皱眉想挂电话,一道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婧,你能不能下楼一趟。」

江祁。

我直截了当地拒绝「抱歉,不能。」

随后把号码拉黑。

大年初三的那天,曲书达邀请我去滑冰。

我欣然接受。

溜冰鞋在冰上飞速划过,溅起冰屑,冷风在我耳旁呼啸而过。

曲书达很快就赶上我,眼里点缀着细碎星光。

「爽不爽?」

我扬起嘴角,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夜景和不断呼出的白气。

「爽!」

在那一瞬间,一切困扰我的问题似乎都烟消云散。

曲书达将我送到了小区门口,我推开车门,走到他身边。

「谢谢你。」

谢谢你在我最黑暗的时候愿意向我伸出手,谢谢你愿意身处低谷的时候愿意一个跳板。

「这么客气呢。」

「抱一下吧,未来大老板?」

风扬起他额前的碎发,曲书达眉眼弯弯,朝我伸出了双臂。

我也弯起了眉眼,扑进了他的怀抱。

曲书达克制地拍了拍我的背。

「别让我失望。」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路灯比之前的都要昏暗,我裹紧围巾,加快了脚步。

单元楼近在咫尺,我松了一口气,却被猛的拽住了胳膊。

心脏下意识地漏跳一拍。

「怪不得不愿意见我,原来是和野男人约会去了。」

「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是不是和我恋爱的时候?」

那人伏在耳旁,咬牙切齿。

「野男人」这三个字刺激的我脑袋嗡嗡作响,我下意识反手扇了他一巴掌。

这巴掌几乎用尽了我全身力气,我感到那只手已经开始发麻。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江祁?」

男人瞬间慌了神,下意识地想要抓住我的手,幸好我眼疾手快,及时抽了回来。

和他的任何触碰,都让我感到恶心。

「小婧,不是这样的。」

江祁语无伦次地解释着,我一个字都不想听。

「不用跟我解释,你现在是丁之瑶的男朋友,深更半夜的,在这里不合适吧。」

江祁终于听到了一个关键词,眼睛都跟着一亮。

「我和她分手了,我没有和她在一起。」

我却只想冷笑。

「跟我说干什么,我不关心。」

江祁还想来拉我的手,被我狠狠甩开。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像一条丧家犬,夹着尾巴来求我的原谅,但是你配吗?」

「我们认识了九年,在一起四年,曾经说好一毕业就订婚,现在离毕业只有一学期了,你跟我说你有了更好的选择。」

「我是该笑自己蠢呢还是该笑你贱呢,这九年,我一直在用尽全力地爱你,那怕你皱起一点眉头,我的心疼的要死,我爱你甚至已经到了盲目的地步。」

「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谢谢你在订婚前找到了更好的选择,不然我可能会这样蠢一辈子。」

说完,我不再顾江祁的反应,转身离去,江祁却再次拽住了我的手腕。

「孟婧,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在这段感情中,你太没有自我了,哪怕我和别的女人出去吃晚饭,你也只是笑着问我要不要给我留灯。」

「你的生活只知道围着我转,我不喜欢这样的你,可是我还是爱着你的,我发现我根本离不开你,九年的感情,我无法放弃。」

听到他一番颠倒黑白的言论,我几乎要被气笑,第一次觉得眼前的男人是如此的陌生。

「江祁,你以为你是谁啊,怎么,你爱我我就必须要爱你吗?」

「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谈爱!」

「我不想再见到你,麻烦你滚的越远越好好吗?」

他没有就此放弃,此后的每一天,他都守在我家楼下。

买菜回来的杜芝芝天天都能和他碰面。

「孟婧,江祁这孩子已经在下面守你多少天了,你是死了吗,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听的话像豆子一般从她嘴里噼里啪啦地倒出来。

我不为所动。

「他喜欢守着就守着呗。」

杜芝芝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我的脑门,我皱着眉躲开。

「他这么真心想挽留你,你却说出这种话,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我抬眸,冷冷地盯着杜芝芝。

「怎么,你被他打动了?那你去和他谈啊,来找我干什么?」

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杜芝芝脸色白了又白,嘴唇翕动了几下,彻底消了声。

我到底还是下楼见了江祁。

男人眼里都是红血丝,见我下来,他终于有了反应。

「小婧,你不是怕冷吗,这是我为你织的围巾和手套,我学了好久才学会。」

像是怕被我拒绝,他一口气说完,接着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我,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和讨好。

哈,现在想起来我怕冷了?

在我的双手生出冻疮的时候,在我耳廓冻的通红的时候,江祁像个死人一样丝毫不为所动,任凭我仰着脸抱着他的胳膊撒娇。

「抱歉,我不喜欢戴。」

江祁勉强扬起的笑容僵住,手就这样停在半空。

「你自己戴吧,以后别来了,不然闹的我们都挺不愉快的。」

「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

我不解地看着满脸受伤的的江祁。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你应该去问十七岁的江祁,去问他愿不愿意给你一次机会。」

江祁的手终究是颓败地垂了下去。

爱的时候恨不得掏心掏肺地去爱,不爱的时候也真的不爱了。

江祁没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可是他的妈妈却一次又一次地打通了我的电话。

江祁的妈妈只是年过半百的年纪,却已是满头白发。

江祁没有父亲,至少在我和他认识的时间里,我没有见过他的父亲。

他的妈妈支撑起了这个单薄的家庭。

阿姨对我很好,在我被杜芝芝赶出去的时候,是她收留我给我一日三餐;在我被同龄人欺负的时候,也是她拿着锅铲气势汹汹地把他们赶走;每到过年,我都去去她家吃饭,她会给我做我喜欢吃的饭菜,给我包大大的红包。

「阿姨。」

「小婧啊,江祁说你们分手了,能不能跟阿姨说说啊?」

满怀关切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我鼻子一酸,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说什么呢,说江祁出轨吗,阿姨只会更伤心的。

「没什么,我跟他就是不合适。」

「有啥不合适的啊,你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小年轻过日子,磨合磨合不就过去了吗。」

「江祁那小子说很想你,小婧,你快回来吧,阿姨给你包你最爱吃的白菜肉馅饺子。」

果然又是江祁的手段。

我忍住哽咽,开口道「阿姨,不用了,你们吃吧。我跟江祁真的不可能了。」

「谢谢您对我这么多年的照顾。」

一阵重重的叹息敲击着我的耳膜。

挂了电话,我终于崩溃大哭起来,像是要把这些年积攒的委屈,全部宣泄出来。

江祁的工作室坐落在一座大厦的中部,是我和他一起挑选的位置,投入的初始资金,也有我的一半。

可是江祁每天在办公室坐着,忙着各种项目,我却只能拎着保温桶往返于学习和工作室之间。

江祁赚的钱,我没有分到半点。

多蠢呐。

看着反光镜里的自己,我嘲讽般地勾了勾嘴角。

「咚咚咚……」

「请进。」

随着门的打开,江祁也站起了身,只是在看到我的瞬间愣住。

「小婧,你怎么来了?」

几个月没见,他又憔悴了不少,眼下一片青黑,胡子看起来也好几天没刮了,整个人显得邋里邋遢。

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眼睛倏地亮了起来。

「你原谅我了吗?」

我不由得挑了挑眉。

难道在他眼里,我来到这就只有原谅他这一件事可做吗?

「抱歉,我是来收购你工作室的。」

似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他张了张嘴,显得人呆滞无神。

「这是合同,你看一下,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直接签字吧。」

我把厚厚的一沓纸甩到他面前。

他貌似才反应过来,扯了扯嘴角。

「说什么呢小婧,我知道你还在生气,但是这个玩笑开不得啊……」

我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你签不签,不签你就慢慢还债吧。」

丁之瑶和江祁分手后,连带着撤回了几个大项目,江祁的工作室元气大伤,负债累累,他才做出了转让工作室的决定。

数年心血,毁于一旦。

江祁似乎才意识到我是认真的,整个人都哆嗦起来,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为什么?」

「你废话可真多啊。」

最终,我满意地看着他签下了他自己的姓名。

事情的起因,是工作室,事情的结果,也依然是工作室。

「对了,我过来还想跟你说件事,免得你一直蒙在鼓里。」

「丁之瑶啊,根本就不喜欢男的。」

某贵宾包厢。

「芜湖,为我们小婧的胜利,干杯!」

丁之瑶举起酒杯欢呼,哪里看的出来一点大家闺秀的风范。

曲书达也温和地笑着,和丁之瑶碰杯。

我给自己倒满了酒,随后一口喝干。

「感谢二位的倾囊相助,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对付这个渣男。」

丁之瑶大气地摆了摆手。

「主要是你争气。」

「你都不知道我看过多少恋爱脑实例,吓死我了快。」

「当时我就在想,要是你也个恋爱脑,我也快刀斩乱麻,咻咻咻。」

曲书达曲起手指敲了敲她的头。

丁之瑶委屈地撇了撇嘴。

「哥,你干嘛?」

我笑着看着打闹的两兄妹,心中被感激所包裹。

如果没有他们,我真的走不出来。

番外—丁之瑶

我出生后,母亲的身子迅速衰败下去。

偌大的别墅,只有我和哥哥照顾着母亲,我们所谓的父亲,早已不见踪影。

「哥哥,我们的爸爸呢?」

略显稚嫩的眉目在听到那个名词后冷了下去,像一把即将出鞘的剑,锋利又无情。

「没什么好说的。」

后来,母亲躺在重症监护室里,我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病床上苍白瘦弱的女人。

在那段时间,我看到了一直心心念念的父亲。

他西装革履,满面春风。

男人走到我身边,大手抚上我的头。

「是瑶瑶吧,爸爸可想你了。」

如此近的距离,我看到了深埋在他眼底的欲望,那是对金钱和权力的渴望。

母亲在医院住了三年,外公和外婆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几乎花光了半生积蓄,企图救活他们的女儿。

但医生说,母亲已经没有了求生意志。

母亲的葬礼上,我又看到了那个男人。

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可是知道,他在笑。

为什么呢,他不是我们的爸爸吗,他为什么要笑的这么开心。

下一秒,我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依偎在他的怀里,他们耳畔厮磨,更像是一对夫妻。

哥哥伸手捂住了我的眼睛。

「别看。」

再长大一点,哥哥告诉我,那个男人是伪装的高手。

我出生时,母亲吃了很大的苦,他急匆匆赶来,哭成了泪人,护士把我抱出来,他看也不看,只盯着还在昏迷状态中的母亲。

所有人都在称赞他是个好丈夫。

「他没有第一时间陪在母亲身边是因为,他前天晚上开着车赶了几百多公里,和一个女大学生开房。」

至此,我才明白,那个男人出轨了,在外面包养了无数的情妇,用母亲的钱。

后来,我和哥哥上了同一个大学。

我结识了很多朋友,但要说最喜欢的,是我的其中一个室友,她叫孟婧。

可是她有男朋友了。

她一定很爱她的男朋友,因为她会和我说他们之前一起经历过的事,眉目间满是羞涩,但眼睛里却满是笑意。

她也给我看过他的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有着姣好的五官,高大的身材,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外形条件很优越。

只是那双眼睛……

我不由得一阵恍惚。

孟婧跟我抱怨她的男朋友因为工作室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已经完全忽视她了,连消息都不回几条。

我心中不满,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像往常一样把她拥进怀里轻声安慰。

我见到了孟婧心心念念的男朋友。

「丁氏集团很看好你的商业头脑,我们决定和你长期合作。」

男人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但是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洋洋得意和傲慢,以及他毫不掩饰的惊艳。

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我像是回到了十几年前,那个充满消毒水的环境。

从那之后,我和江祁渐渐熟络起来,他经常约我出来,有时候我和他去吃火锅,有时候去逛商场。

他工作上遇到问题,我也会尽全力帮他。

只是有时候很多的决定,都是我替他做,虽然他面上不满,但我知道,他是享受的。

真贱呐。

我看到他眼里的喜爱在与日倍增。

「有女朋友吗?」

我不经意地开口。

江祁不自在地笑了笑。

「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斜睨着他,没有说话。

江祁没有看我,低头吃菜,过了一会,才支支吾吾地开口。

「没有啊。」

他怎么敢看我呢。

孟婧最近迷上了织围巾,听其他舍友说,这是为她男朋友织的。

我没有劝阻,看着她熬了两天大夜。

没关系,只要再添最后一把火就可以了。

小说《我不爱他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