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资讯›废妃(孟同裳陈燕琳)已完结小说_废妃(孟同裳陈燕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废妃(孟同裳陈燕琳)已完结小说_废妃(孟同裳陈燕琳)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废妃》

孟同裳

孟同裳陈燕琳 小说推荐 废妃

孟同裳陈燕琳是小说推荐《废妃》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孟同裳”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是穿书女,爱上了书中男二孟同裳。我凭借自己对故事走向的了解,帮他扭转了局势,夺得了皇位。他登上皇位的那一天,将我废弃,丢进冷宫。我成了人人可欺的废妃。......

来源:qwwrkbd   主角: 孟同裳陈燕琳   时间:2024-04-03 23:45

《废妃》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推荐《废妃》,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孟同裳陈燕琳,是网络作者“孟同裳”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他登上皇位的那一天,将我废弃,丢进冷宫。我成了人人可欺的废妃。1进入冷宫的当天,我拿自己的全部身家收买了看守的小太监,只央求他帮我带一句口信给男主孟无衣。“您就告诉燕王殿下,我要见…

第1章

我是穿书女,爱上了书中男二孟同裳。

我凭借自己对故事走向的了解,帮他扭转了局势,夺得了皇位。

他登上皇位的那一天,将我废弃,丢进冷宫。

我成了人人可欺的废妃。

1

进入冷宫的当天,我拿自己的全部身家收买了看守的小太监,只央求他帮我带一句口信给男主孟无衣。

“您就告诉燕王殿下,我要见他。

小太监鄙夷道“燕王殿下是贵人,怎会轻易踏足这晦气的地方。

我没吭声,靠在那张结了蛛网的藤椅上,闭上了眼。

夜里,“嘎吱一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侧过头,看见他一身玄衣,隐没在晦暗的光线里,依稀可见轮廓分明的脸和深邃的眼神。

“你来了。

“我来了。

“哟,这是什么人呐,大白天地躺在这院儿里睡觉,这里还有恁多宫人呢,脸皮也不要了?

突如其来的尖锐刻薄的话语,将我吓了一跳。

“哎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程娘娘。说话的是大将军陈达家的小女儿,孟同裳新纳为妃的陈燕琳,“噢,我忘了,您已经不是娘娘了。

与她一同来的,还有孟同裳的皇后,宋玉菲。她的父亲是跟随太祖打江山的江左勋贵中的领袖人物,宋清山。

我知这俩人无非是前来寻事,连起都懒得起,将手中的书盖在自己的脸上,打算继续睡觉。

“见了皇后娘娘,你怎敢不下跪?陈燕琳见我这般,更是生气。

“罢了。宋玉菲道,“她向来是这样的脾气,宫中谁人不知。

说来,还要感谢孟同裳这只狗。

当初为了忽悠我帮他对付孟无衣,对我是天好地好,那时京中无人不知我是他心尖上的人。

我告诉他我来自另一个时代,他便许诺我可以不遵守此处各种繁文缛节,除了天子,见谁都无需拜见。

虽然如今我被废弃,然而他却不好落人口舌说他薄情寡义,对外只是宣称程妃预政,坏了祖宗规矩。他在许多地方都表现出对我的偏爱,以及不得不废弃我的遗憾,他没说过这些话都不作数,就谁也不敢强迫我。

她们还以为,我是孟同裳的白月光呢。

不少人议论。

“陛下重情,程娘娘是与他共患难的人,即使程娘娘预政,陛下也不忍杀之。

只有我知道他的真面目。

他登基前一晚,将我叫去了武英殿。

我看着他穿上龙袍,蹬一双龙靴,站在台阶之上。

“恭贺陛下登基,愿陛下千秋万岁。我知道他这一路走来有多不易,我发自内心地替他高兴,几度红了眼。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冲我伸出手,扶我起来。

他站在高处冷冷地看着我,许久许久。

“砚知,朕对你不住,然为稳固皇权,不得不牺牲你。江左勋贵们提了要求,必须立陈氏之女为后,也必须废弃你。

我的心咯噔一下,却强迫自己迅速冷静了下来。

我从回忆里醒过神。

眼前的两位古代女性,正盯着我,眼神里是恨不能除之而后快的阴毒。

“皇后娘娘不怕在这冷宫里呆久了,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些东西若是跟着你回去了,可就糟了。我嘲讽道。

“你大胆,竟敢诅咒娘娘!来人,给我打!

说实话,陈燕琳这种喜欢被人当枪使的一看就是书里的炮灰角色,不过我穿书来的时候,书还没完结,我也不知道这个货后来结局如何。

我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遭了几个耳光。

三五宫女将我死死摁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动手的内侍急于讨好主子,使出了浑身的气力。

我耳边一阵轰鸣,只觉天旋地转。

但是我的自尊却告诉我这时不能求饶,更不能示弱。

我瞪过去“我即使被废弃,也是主子,你们谁敢动我?

“都废弃了,还是个什么主子?打!

陈燕琳打消宫人们那一丢丢顾虑,又是几个巴掌落在我的脸上。

“算了。宋玉菲抬抬手,“陛下登基,她也是有功的……

“娘娘仁慈,若是换了我,必然不能这样算了。陈燕琳狠狠地剜了我一眼。

宋玉菲这句话真是实话,当初的孟同裳,跟皇位可隔着好几层关系。母亲不过是一个宫女,是太祖皇帝一次醉酒拉着滚了地板,才有了孟同裳。论文采,论武功,孟同裳没一样比得过旁的兄弟的。

是我,是我献上多般计策,让他在诸多皇子藩王中崭露头角。

是我,是我为他四处奔波拉拢朝臣,让他在朝中有了自己的势力。

是我,是我帮他组建了控鹤军,控鹤军南征北战立下赫赫功勋。

是因为有我,他才登上皇位。

“你既知道,就该离此处远一些,说不定孟同裳哪日还得求我,到时,他就该杀你来替我泄愤了。我咬牙斜视。

宋玉菲神情一滞,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你还是好好修养身心吧,陛下最厌弃你预政,你为何还要这般说话。

“他厌弃我,是因他恐惧,我能成就他,他便怕我毁了他。

“你怎敢口出悖逆之言,你……你快些住嘴!

“你不想我多讲一些吗,传到孟同裳耳中,便是我的罪证,说不定他就能狠狠心杀了我呢?

“我本不是……我只是……宋玉菲眼神一暗,“我只是从前听人说,陛下心尖上有个人,所以来看看。

“如今你看到了,你,你们,都是以功劳入宫,我的今日,就是你们的明日。

是夜,大雨。

过了亥时,我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

“如今越发懒了,怎的灯也不点一盏。

“不知你会来。

“我不来,你便不能善待自己吗?

他的语气,我一听便知是了解我今日被打之事了。

我轻笑“废妃而已,殿下何必心疼。

“既如此,你当初又何必想方设法要见我。

“我若说,是要‘拨乱反正’,你待如何理解?

“拨乱反正?何解?

孟无衣是不知道我的来路的,他只知道,当初爹不疼娘不爱的孟同裳,一夜之间,不知哪里找来一个奇奇怪怪神神叨叨的女子,就开启了自己的逆袭之路,抢走了原本已被他握在手中的皇位。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我要告诉孟无衣,我是一个穿书女。

但我很怕,我怕他以为我是被废弃后神经出了问题。

“殿下,你相信这个世上有一些无法解释的东西吗?

“子不语,怪力乱神。

我撇嘴,将话憋了回去。

“早先让你去做的事,如何了?

“我还没问你呢,你被困深宫,如何得知江左之事的?你怎知宋清山在招兵买马图谋叛乱?孟无衣看着我,生怕露掉哪个小表情。

我总不好说,我是看过书,我穿来的时候,这个宋清山就已经在密谋了吧。

“太祖皇帝殡天之前,就曾多次点拨殿下江左之事,不是吗?我开的是外挂,他们父子俩关起门来讲的悄悄话,我也知道,“江左那些骄兵悍将,大多数都是跟着太祖皇帝一起打天下的,太祖开国之后,有些人已挂冠求去,有些人却恋栈权位,尾大不掉也是迟早的事。

“我去了江左,确有其事。孟无衣点点头,“先皇本是想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做的……只是……

他没好说出口,他老爹当时是想让他登基后做那个恶人,自己动手杀功臣,总归不好对史官交代。可是,后来皇位被我带着孟同裳抢了。

孟同裳登基,我借了江左之力。

“如今该怎么办?他问我。

“看戏。

孟无衣突然凑近,我别扭地想要躲开。

他拉住我“打得挺狠,都肿了。本来也不好看,这会儿更难看了。

我冷哼道“你知道为何我当初选择他不选择你?

“因为我当初根本不认识你。

“错,因为他比你会说话!

“我也会说。

“你会说什么?

“我会说,刚才那句话是假的。

“那真话是什么?

“真话是,打得真狠,我会替你报仇的。

过了几日,便是中秋。

中秋夜宴,连冷宫也听见了鼓乐声。

“娘娘,殿下托我给您带了些东西。

小宫女画琴走路悄没声,还好,我进冷宫后见的东西多了,没那么容易被吓到。

“什么东西?

“您看看就知道了。

是一封书信,信里说,江左已起兵,消息已传到京中,孟同裳忧心如焚,又不敢露声色,还在强颜欢笑观看歌舞。

我看完,把信又交给画琴。

孟无衣的规矩,怕信被别人看见,留下把柄,都是带出去销毁的。

我看了信,心里舒坦。

“你告诉他,我想吃月饼,务必给我带一些来。

“殿下早就料到了。画琴又摸出一个包裹来,“殿下说,这个给娘娘,让您珍惜在冷宫的日子,以后出去了,就没这么清净了。

我咬了一口,大怒“五仁月饼?

画琴捂着嘴笑“殿下说,娘娘必然会生气,因娘娘最讨厌五仁月饼,但他就是要娘娘生气。

“为何?我不解。

“他让娘娘自己猜。

我猜了半夜,也没猜到缘由。

后来,便沉沉睡着了。

“娘娘,娘娘,陈妃娘娘又来了!

我是被我收买的小太监叫醒的,他神色慌张极了。

“陈妃,陈燕琳?我人还没清醒,半眯着眼。

话音刚落,就见陈燕琳带着一堆人冲了进来。

“贱人!给我打!

我一脑袋问号,我就睡了一觉,也不知怎么又招惹了这个女人,怎么带着人就来呢?也不说句话。

“你竟敢撺掇陛下指派我父兄上前线,我父如今都六十了,你这不是要他命吗?

我在她零碎的谩骂中听了个大概。

孟同裳约莫也是没有法子了,收到消息后,应是半夜召见了这位年迈的大将军,将陈达父子送去江左前线平叛。

“请问,你脑子里是水吗?我人在冷宫,如何撺掇狗皇帝?

“不管,给我打!

我有点明白,在她心里,谁撺掇的,谁的主意,不重要。她只是把我当成出气筒。

我刚好的脸,此刻脸上又是火辣辣的。

我甚至感觉不到疼了,嘴里漫出腥味来。

“我告诉你,江左之乱必平,我父兄一定会平安归来,陛下也一定用不上你这个贱人。她说完,又带着一群人恨恨地走了。

“你恨她吗?孟无衣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不觉得她很可怜吗?

孟无衣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太过分了,原来想着你虽然脑子不够用,起码脸还好看,这会儿,她竟把你脸都毁了。

“为何说我脑子不够用?当初京中谁不说我是女中诸葛?我不服,忍着疼龇牙咧嘴地跟他犟嘴。

“你若脑子好使,怎么会选一个白眼狼,上位就踹你进冷宫?孟无衣的一双桃花眼中透着轻视,“你知道那日我是如何进了王府误闯入你的闺房的么?

“你色胆包天呗。

“错,是有人故意引我去的,他用你做诱饵,想把你送上我的床,然后来捉奸,到先皇面前去告我状。

我手中的动作停下来。

这件事,我是今日才知。

原来,在我和孟同裳感情最浓烈的时候,他就在背刺我了?

送自己的女人到别人的床上,真恶心!

“那你那日为何?我挑眉,后面的话到底没说出口。

“就你这小身板,本王……没有兴趣。

“我那会儿一丝不挂,皮肤白皙,前凸后翘,你说我?我看,是你不行吧?

孟无衣眸色一沉“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试试看,我行不行?

小说《废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