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资讯›男友在婚礼上找我爸妈要遗产覃光深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覃光深无(男友在婚礼上找我爸妈要遗产)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男友在婚礼上找我爸妈要遗产覃光深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覃光深无(男友在婚礼上找我爸妈要遗产)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男友在婚礼上找我爸妈要遗产》

覃光深

小说推荐 男友在婚礼上找我爸妈要遗产 覃光深无

《绝世妖仙的人界烦恼》内容精彩,“白菘池针”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焕春焕春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绝世妖仙的人界烦恼》内容概括:【都市灵异 妖怪 无男主 治愈系】在几百年前的妖界,诞生了这样一位绝世妖仙。她本是一条龙,即将要飞身成仙。但是她私自隐瞒天界,下凡帮助人类打仗。最终…连同她的家人贬低为【妖】。但是家人并没有责怪她,他们只说:能一起好好过日子就不错了。之后就藏在人间,和那些一同躲避在人间的妖怪邻居们,住在一栋小公寓里。但是她没想到,还有各种挑战在等着她(轻松治愈,全程无刀)...

来源:qwwrkbd   主角: 覃光深无   时间:2024-04-03 23:43

《男友在婚礼上找我爸妈要遗产》小说介绍

《男友在婚礼上找我爸妈要遗产》是作者 “覃光深”的倾心著作,覃光深无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我瞧着他正在兴头上,也就没有阻拦他,毕竟这或许会是我们俩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推杯换盏间,整个会场的人突然发出一顿哄笑,我不明所以地转过身,却看见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的VCR。这环节原本应该播放的是我精心拍摄的婚…

第2章 02

见我父母沉着脸没什么反应,他终于使出了杀手锏。

「如果你们今天不立遗嘱的话,那套房子不分给我,这婚我就不结了,看你们到时候怎么办!」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他的要挟一遍两遍三遍地在大家耳边重复播放。

我怒火中烧,心里对他已经嫌恶到了极致,这家伙,哪里是醉了,分明清醒得很。

原本我家和他家的差距就不是一点两点,我能同意他的追求也不过是看在他老实,持之以恒地追了我两三年,而且他还算有点能力,将来能指望得上才同意的。

现在狐狸尾巴藏不住了,刚领了结婚证没多久就巴不得我父母死,还想要分房子,真以为领了结婚证就能拿捏我了,甚至还打上了我妹的主意,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家里是个什么条件。

覃母是个反应快的,她直接冲上台去,抢过话筒,一把推开覃光深。

「不好意思,见笑了各位,我是新郎的妈妈。」

「这死孩子一向不胜酒力,今天结婚一开心就喝多了,到处说胡话,不过没事,都不是真的,大家可以放心。」

「那我就不打扰大家了,大家继续吃,继续喝,尽兴就好。」

宾客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究还是给了面子,不尴不尬地笑了起来,开始各自活动,司仪也接过话筒开始善后。

覃光深被覃母推着下了台,脸上颇有些不服气,我听见他小声地嘟囔着

「他们家不把房子给我还要给谁?女人哪里能靠得住,不还是得有个男人来撑家。」

「再说了,没房子怎么把彩礼钱赚回来,花了那么多钱,亏死了。」

覃母拍了他一掌,让他闭嘴,随后又转过头看我。

见我在看着他们,又讨好地笑了笑「月月,这孩子瞎说的,别当真。」

看着他们一家伪善的模样,我轻笑一声,转过头没有理会。

你儿子把你们的打算都说出来了,你还在这跟我装什么呢?

婚礼的最后,自然也是不了了之,不管覃家人表现得多么低声下气,我们也置之不理,大家也都不欢而散。

既然戏都散场了,那表面功夫也是没必要做了。

出了这样的事,难道还指望着我们能成为一家人吗?

2.

当天晚上,我不顾覃家人的劝阻,直接就回了娘家。

或许是看出我态度坚决,不想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他们一家人第二天就上门来登门致歉了。

「哎呀,亲家,真的是不好意思,昨天这死孩子酒喝多了,胡言乱语,还希望你们不要介意才好。」

覃母笑得谄媚,脸上的褶子都挤了出来。

「是啊,岳母,我昨天喝醉了,说话不过脑子的,你们别往心里去。」

覃光深也附和着,一副谦卑样,完全没了昨日那副狂妄自大的样子。

我妈冷哼一声,并不吃这一套

「我先不说你昨天放我女儿丑照的事情,就说在台上是怎样逼迫我们老两口立遗嘱,巴不得我们当场死了把房子过给你,甚至还自作主张动起我小女儿的主意,光是这些我们就已经做不成亲家了。」

「再说了,你们最对不起的人是我女儿,你们一个劲地在这光和我道歉干什么?」

覃光深抿了抿嘴,转过头很是郑重地和我开口

「对不起啊,月月,我昨天实在是喝多了,说了那些混蛋话,我真的不是为了你家的财产才和你在一起的,你也知道我追你追了很久,一定是爱着你的。」

我看着他万般真心的样子,心中没有泛起半分涟漪,只觉得他们虚伪

「你说你是喝醉了酒才说的那些话的,我就先不追究了,那照片的事情你怎么解释?总不能说是你喝醉了之后才换的吧?」

覃光深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满,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对不起,月月,这确实是我故意的,这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不想结婚以后还有人来打扰我们,所以我才故意把你丑照放出来的。」

似乎是觉得不够,他有补充着「关于昨天婚礼上的事情我已经发朋友圈道歉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在场的人都皱起了眉,我妹连吸了好几口气才没有发作。

我也很是不悦,他这用的什么破理由,觉得我平时折腾他了想在婚礼上让我难堪就直说,在这编这种鬼都不信的话做什么?

装睡的人怎么也叫不醒,我也懒得戳破他,直接翻起了他的朋友圈。

他发了一长段的话,还配了一个认错的表情包,通篇文字看着真诚,其实非常敷衍。

他只对请前任和发我丑照的事情做了认真的道歉,其他的事都用喝醉了酒后说胡话一笔盖过,似乎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发布朋友圈的时间是早上九点,一个点赞的人都没有,不知是亲友们都在观望,还是他设置了屏蔽。

其实现在仔细想来,覃光深当初接近我的时候就很可疑。

我们是大学校友,但并不是同一个专业,平常的生活轨迹也可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可他有一天就突然从我面前窜了出来,说喜欢我,要追求我。

然后就一直从大三追到了毕业工作,这才在一众追求者里脱颖而出,终于把我追到手。

他的家境比我差上许多,追我的时候其实是有些费劲的,我也曾问过他为什么这么坚持不懈地就要追我,可他当时的回答只是说因为喜欢。

现在想起过往的种种,不禁觉得心惊胆战,原来他算计我这么久,如果不是他昨天喝酒醉意外把一切都说了出来,我不知道还要被蒙骗到什么时候。

等他瞒得再久一点,等到我们生了孩子,这事情可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他们甚至还把主意打到了我妹妹头上,还想要我爸妈立遗嘱留房子,这摆明了是想要吃我们家绝户,真不敢想象如果这段婚姻继续下去,他们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只怕是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敢。

这个婚我一定要离!

见我面色不善,覃母又笑着劝和

「月月啊,放你照片这件事确实是光深这孩子做得不对,可你们也是夫妻了,都说这一日夫妻百日恩,以后总是要互相包容的。」

「这缘分才刚开始,可千万别断掉了,你之后怎么使唤他,怎么欺负他,我们都不会多说一个字的,你就原谅他吧。」

他们一家人纷纷附和着,看见覃光谦那色眯眯的眼神又往我妹身上看,我一阵作呕,积攒了许久的怒火瞬间就爆发了。

「继续下去是不可能的,这婚必须要离。」

「先不说婚礼上你是怎么让我难堪,就说你逼着我爸妈把房子分给你,还自作主张想让我妹嫁给你哥这事,我们就不可能。」

「再说你这道歉,避重就轻,没有半点诚意,真是让我根本就不想再多看一眼。」

「我们好歹也认识这么久了,如果不想闹得太难看的话,就和平离婚吧,我们就当没认识过。」

见我想离婚的想法没有丝毫动摇,他们有些慌了神

「这怎么行呢?哪能说离婚就离婚,你们年轻人年轻气盛,什么事情都要坐下来好好想想才行,再说你们认识这么久了,哪能这么容易就分开啊?」

覃父覃母苦口婆心地劝着,还想扯上我爸妈做说客「你们说是吧,亲家?」

我爸冷哼一声「这是月月自己的事,我们都听月月的,她不管怎么做我们都支持她。」

在他们说话的间隙,我瞥了一眼覃光深,他的眼眸幽深,紧抿着嘴角,表情染上一丝怨毒。

我心中警铃大作,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覃母又来劝我「哎呀月月,这婚姻又不是儿戏,哪里能说断就断,还是等几天气消了再好好考虑吧。」

我神色一凝,把她的手从我胳膊上拿了下来

「阿姨,你说什么也没用了,既然这婚姻不是儿戏,你儿子怎么又怎么会在婚礼上做出那种让我们家颜面尽失的事情,不管你再怎么说,我和他都是一定要离婚的。」

我态度坚决,语气铿锵有力,没有半分回旋之地,覃家人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明天就把材料什么带齐全了去民政局办手续吧。」

覃光深闻言突然抬起头看着我

「月月,不管你现在怎么想,我都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把你追回来,但是你要是想离婚,那我是绝对不会离的。」

我妹冷笑了一声,在一旁小声嘟囔了起来「哟,这是打算耍无赖了。」

覃母有些不满地看了她一眼,在看到我阴沉的脸色后又撇过头去。

这天的场面自然也是不欢而散,谁也没有低头。

本以为这件事很难解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可没想到竟然很快就出现了转机。

覃光深不肯离婚,我就向法院提起诉讼,这样既不用他本人的同意,也不用等那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可没想到我这个行为却激怒了他们。

3.

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从父母家搬了出去,自己租了一个小房子,按部就班地忙着工作,除了处理离婚的事情外,我就当没有覃光深这个丈夫。

覃光深找不到我,也联系不上我,只能天天去骚扰我爸妈,我爸妈烦不胜烦,巴不得他赶紧消失在眼前。

不过好在提起的诉讼不日就能得到解决,所以这样的日子也不用忍受太久。

这天下班,我接到一个电话,那边的人自称警察,问我是不是林秋星的姐姐,让我赶紧去某某派出所一趟。

等我赶到派出所,看到的是披着警察外衣的我妹和坐在审讯室里的覃光谦。

我妹的衣服有几处已经被扯坏,脸上有几条红痕,靠近了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小脸上满是愤怒,盯着覃光谦,恨不得把他撕碎。

而坐在审讯室里的覃光谦则有些畏惧,在警察的审问下显得有些畏首畏尾,衣服也破破烂烂的。

只一眼,我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一问,果然如此。

在警察的严厉审问下,覃光谦全都交代了。

他和朋友聚会喝了点酒,回去的路上刚好碰见了我妹,一想到我们一家人都瞧不起他,不肯把我妹妹嫁给他,而且我还把覃光深告上法院就为了离婚,他心里的气就无处发泄,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就对我妹下手了。

好在我妹激烈反抗,没让他得手,案发时也并不算晚,路过的行人听到打斗声就报警了,这才没有让事情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我妹妹也只受了一些皮外伤。

覃光谦被警察带出来的时候,我父母和覃家人刚好也来了,我的巴掌和我爸的拳头分别落在了他们两兄弟的脸上,我爸更是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在覃光谦身上。

「我呸,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长得什么鳖孙样,还想娶我的女儿,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三十好几,一事无成,长得还丑的废物,下作的玩意,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你是个什么结果。」

若不是有警察和我妹拦着,我爸怕是能把覃光谦那家伙就地打死。

覃母看到心疼坏了,可看我爸暴怒的样子,根本不敢做什么,只能劝着。

「哎呀,月月爸爸,这死孩子就是一时糊涂才做出这种事的,你多打他几下消消气好不好?我看妹妹也没有什么事,就别追究了好不好?」

「别追究?!」

我爸的音量一下子拔高了起来「你还有脸让我别追究啊?」

「还不是你们教出来的好儿子,一个逼着别人立遗嘱送房子,一个强奸别人家女儿,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两个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还想让我别追究,我告诉你,你儿子这个牢是坐定了!」

覃父覃母被骂得抬不起头来,但是一听说自己的儿子要坐牢,又立马激动了起来

「不行啊,怎么能坐牢呢,他就是一时糊涂,他平常人还是很好的。」

「亲家,你看在我们是亲家的关系上,你就出了谅解书,原谅他吧,多少钱我们都出得起的。」

我妈抱着我妹,满脸没好气「钱?我们家差钱吗?谁要你们家那几个臭钱?!赶紧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我都不想再看见你们。」

我爸也指着覃光深的鼻子,咬牙切齿「我们家两个女儿,你们一个都别想要,你们赶紧从哪来的给我滚回哪去!」

覃母本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覃光深拉住,他给了覃母一个眼神,覃母也只好作罢。

覃光深从进来到被我扇了一个巴掌再到现在,自始至终,他一个字都没有说。

或许他心里早就清楚我们不可能原谅覃光谦,不论他们再怎么说也是无用功。

覃光深又抬头来看我,是那天来道歉时的眼神,更为怨毒,幽深。

我后背一凉,不好的预感再次涌上心头,可覃光深却转过头不再看我。

覃光谦暂时被拘留,我们两家人也彻底撕破了脸,再也没有谈和的可能。

4.

没过几天,我正在吃饭,就接到了我妈的电话,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一接通就是我妈着急的声音。

「月月你快来人民医院,星星她误食坚果过敏了。」

我胡乱啃了几口桌子上的面包,就急匆匆地往医院赶。

刚到医院,就看见我妹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医生说刚刚脱离危险,现在没什么事了。

我一把拉住我妈,详细问了一遍妹妹有没有吃什么东西。

我妈说妹妹只吃了刚买的面包,然后过了一会儿浑身就开始起红疹,呼吸困难,就送到医院来了。

我们姐妹两个都对坚果过敏,只要一点点的量就能引发过敏反应,严重的时候甚至会引起呼吸困难导致死亡,可这件事只有我爸妈才知道。

再说了,就因为我们过敏,家里一直没有坚果类的产品,这面包又是哪来的?

正想着,我却觉得身上有点痒,还有些喘不上来气,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身上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疹。

再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后,我在医院的病床上,和我妹并排躺着。

见我醒来,她们都很开心,可我却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我们对坚果过敏的事情鲜为人知,而且我们也一贯小心,这次怎么这刚好,两个人全都遭殃了。

若不是及时治疗,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你们那面包是哪来的?」

我妈和我妹对视一眼「那不是你买的吗?所以我才叫你来医院的。」

我愣了一瞬,突然想起之前觉得那款面包好吃,也就给家里买了一箱,和我今天吃的是同一款。

可之前吃的时候也没什么事,那款面包也不含坚果。

百思不得其解时,我突然想到覃光深那个怨毒的眼神,一阵鸡皮疙瘩立刻爬上了我的身体。

覃光深和我在一起三年,我曾跟他提过我和我妹不能吃坚果,会引起严重的过敏。

再加上最近我们两家纠纷多,除了他们家的人也不会有其他人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了。

一定是他们!

我曾告诉过家里人,让他们小心点覃光深,他可能会来报复我们,但我没想到竟然会是以这种让人出其不意的方式。

当机立断,我立刻叫我妈报警。

警察询问他们的时候,覃父覃母一脸茫然,甚至还有点恐慌,倒是覃光深很是沉着冷静,直言自己什么都没做。

警察问了一遍过去,又从厂商那开始查,什么也没有,厂商说可能是因为生产线上生产过坚果类的商品才导致的,但也无从查起,只能暂时作罢。

这件事有一个很明显的疑点,覃光深的作案手法是什么?网上购买的面包一路运送到家,怎么就突然有了问题?他又是什么时候做的手脚?

商品从仓库发货,一路由物流公司运送到家,难道覃光深在某个阶段混进去了?

可是我收到货的时候外包装都是完好的。

我又仔仔细细地把覃光深这个人回忆了一遍,突然想起他曾经和我提起过他有个做面包生产商的亲戚。

女人的直觉一瞬间起了作用,我照着面包包装上的信息查到了工厂的厂长,果不其然,厂长也信覃,而且还有些眼熟,似乎还来参加过婚礼。

我把这条线索交给了警察,警察又不厌其烦地再调取了一遍监控。

这次有了新的发现,最后经过一遍遍的证实和审问,覃光深的心理防线终于崩塌,承认他曾借着探望的名义进过厂里,他冒充工作人员给面包撒上坚果粉,还特地把那几个面包装箱,分到了我这里。

覃光深说这些的时候,目光阴毒,整个人就像是地狱里吃人的恶鬼,让我不禁怀疑他以前是怎么装得那么好,骗了我这么多年,甚至还结了婚。

不过好在,一切真相大白了。

5.

和覃光深正式离婚那天,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告知亲友,有不少人支持我。

「我当时就觉得那人有病,离了好。」

「过去这么久了我还以为你们要将就过呢,幸好没有。」

「离开就离开,下一个更乖,庆祝我们月月离婚快乐!」

……

没过多久,法院也出了判决结果。

覃光深杀人未遂,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而覃光谦强奸未遂,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而且他们还要赔偿我们很大一笔精神损失费和补偿费。

覃父覃母哭得昏天暗地,在法庭上大骂我们一家没有良心,蛇蝎心肠。

「你个小贱人,你就非得置我们于死地不可吗?」

「我们以前对你那么好,你就不能看在那些感情的份上,原谅他们吗?」

「一点旧情都不念,真是毒妇啊!」

「他们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们让我怎么活啊?!」

我妹听不下去,翻了个白眼

「还掉下的一块肉呢,我看是你身上掉下的两块毒瘤吧。」

「一个杀人未遂,一个强奸未遂,你还真好意思叫唤,说出来也不嫌丢人。」

「我要是你啊,今天来都不来,怕被人唾弃啊。」

「还好意思说对我姐有多好,不还是惦记我们家的房子和钱。」

「一个不要脸,一个脸皮厚,真是大言不惭,羞死人咯。」

法庭上响起了低低的哄笑声,覃父覃母也被法官告诫不要扰乱法庭秩序。

因为我妹的毒舌,这一段插曲被人放到了网上,成了网友们的谈资。

他们又顺藤摸瓜,找到了当天婚礼的视频。

覃光深丑态百出的样子被网友做成了各种阴阳怪气的表情包,在网上火了好一阵子。

就连覃父覃母和覃光谦也没放过,被拉出来反复鞭尸。

法制新闻,社会新闻,娱乐新闻三个频道一起上,那场面可叫一个精彩,实在是‘千古流芳’。

「两粒老鼠屎,赶紧抓进去别出来危害社会。」

「哈哈哈掉下来的毒瘤,我真是笑死,妹妹真会说话。」

「这父母真是一点没认识到自己的错啊,子不教父之过知不知道?」

「我看就应该把他们两个老不死的一起抓进去才好。」

「在婚礼上叫岳父岳母写遗书给自己留房子的女婿我可是第一次见,古今未闻呐。」

……

他们入狱后,覃父覃母因为没钱拿来赔偿,最后强制执行的时候,他们只好把奋斗多年才得来房子卖了赔给我们。

啧啧,偷鸡不成蚀把米,真实令人唏嘘。

覃光深入狱后的一段时间,我曾去探望过他一次。

他的头发被剃光,双目凹陷,像是一个瘾君子,看来他在监狱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看见我的到来,他先是一愣,又冷笑一声

「你来看我笑话了?」

我不置可否「过得不好吗,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你看这多好,免费管吃管住,只要你想就能进来,还不用花个好几年时间去盘算。」

覃光深抽抽嘴角「你来就是为了嘲讽我?」

我也毫不避讳「是。」

覃光深翻了个白眼,转身就结束了探视。

我倒也没有在意,原本也就只是来看看他过得怎么样的,看他如今过得不好,那我也就放心了。

倒也不枉费我把他父母赔给我的损失费拿到这来打点。

自从覃家人彻底消失在我的生活里后,我把我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到了工作和家人身上。

事业蒸蒸日上,还在我妹毕业的时候给她全款买了一辆奔驰,也算是对她的补偿。

身边的人形形色色,来来往往,我却一心扑在工作上。

终于在两年后,我们举家搬离了这座城市,去了一个更加发达,更加宜居的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

至于覃家人怎么样,我也不得而知。

只听曾经的朋友说,覃光深因为受不了监狱里的生活,逃狱了。

只不过也没有成功,死在了半路上。

而覃光谦好像在监狱里惹到了谁,眼睛被弄瞎了一只,腿也折了。

覃父覃母受不了打击,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就连神志有时也不太正常。

只能说是天道好轮回吧。

可这些都和我没关系了,他们的人生阴暗潮湿,而我的人生可是光芒万丈呢。

小说《男友在婚礼上找我爸妈要遗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