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资讯›副本boss是我前夫无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无无(副本boss是我前夫)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副本boss是我前夫无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无无(副本boss是我前夫)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副本boss是我前夫》

副本boss是我前夫 小说推荐 无无

无广告版本的小说推荐《舒舒月明》,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沈江夏夏,是作者“沈江”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苏烟带着目的的救赎,只为救赎偏执反派沈江,她许诺给他光明的未来。在日益相处中,苏烟为了沈江留了下来,苏烟以为他们是相爱的,可是在偏执反派沈江的白月光回来之后,才发现一切都是假象。苏烟在痛苦中徘徊,可是她的系统就来了,带着希望……......

来源:qwwrkbd   主角: 无无   时间:2024-04-03 23:42

《副本boss是我前夫》小说介绍

小说推荐《副本boss是我前夫》,现已上架,主角是无无,作者“无”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阿姨森冷地盯着啤酒肚,一只榆树皮般的手忽然从窗口伸出,死死扣住了啤酒肚的手腕,强行把包子塞了过去啤酒肚吓得吱哇乱叫,一个快两百斤的大胖子硬是挣不开阿姨枯枝般的手阿姨的指甲忽然暴长,变长的指甲…

第2章 02

阿姨森冷地盯着啤酒肚,一只榆树皮般的手忽然从窗口伸出,死死扣住了啤酒肚的手腕,强行把包子塞了过去。

啤酒肚吓得吱哇乱叫,一个快两百斤的大胖子硬是挣不开阿姨枯枝般的手。

阿姨的指甲忽然暴长,变长的指甲陷入了啤酒肚的手臂皮肉之中,越挣脱,就陷得越深……

我一巴掌呼在啤酒肚后脑勺上,呵斥道「煞笔,快接住包子,谢谢阿姨!」

啤酒肚被我一个大逼斗整蒙逼了,停止了挣扎。

阿姨看见他不挣扎,手指甲也停住了生长。

啤酒肚恍如梦醒般赶忙收下包子,逃也似的离开了窗口。

接下来,每个人都被强行塞了包子,前车之鉴,他们都不敢挣扎。

我是最后一个打饭的。

阿姨看了我一眼,掏腹腔的手忽然被蓝黑色的触手洞穿,瞬间炸开了血花。

她看着被活生生洞穿的手掌,惊恐地惨叫。

我吓得退后一大步。

阿姨忽然停住了惨叫,她侧着耳朵,好似在聆听什么。

下一秒,她忽然捡起来被扔掉的饭勺,给我满满当当打了一大份饭。

红烧肉、中华鲟、鱼香肉丝、烧茄子、炸鸡腿……

我懵逼地端着盘子走了。

其他人不敢吃肉包子,都饿着肚子排排坐。

见我端来一大份饭,一个个傻掉了。

张洲眼馋地伸手捞走一个鸡腿。

瘦猴不可置信「为啥啊?」

我耸耸肩,不知道哎。

一句话的工夫,张洲又拎着大勺子开始刨我的饭了。

我拍开他的手「给我留点儿。」

张洲塞满了嘴「你不是成天嚷嚷着减肥吗?我替你把容易发胖的都吃了,省得耽误你找新男朋友。」

提起男朋友,我忽然没了胃口。

4.

我有个长得跟明星似的前男友,叫章煜。

我唯一不满意的是,这人总是联系不上,去向成谜。

我怀疑他是海王,检查了他的手机。

结果,手机干干净净。

干净到浏览器没有历史记录,除了微信没有其他软件,微信联系人也只有我一个。

好啊,买个新手机糊弄我呢!

那次,我气得摔了手机,跟他大吵一架。

他那天颠三倒四解释了很久,我是半个字没信,拎起包就走了。

那天不欢而散之后,他就忽然消失了。

微信不回,电话不接。

——我被甩了。

想到这我恨得牙痒痒,被戳穿了?破防了?

死渣男。

我很委屈,连着好几天都吃不下饭。

张洲认为疗愈情伤的最好办法,就是开启一段新恋情。

他给我介绍了好几个男同学。

但是,胸没有前夫哥大,腹肌没有前夫哥好摸,脸也没有前夫哥帅……

诡异的是,每次张洲组饭局撮合我和男同学之后,男同学没两天就会出意外。

下楼梯腿骨折的,打哈欠下巴脱臼的,食物中毒的……

张洲为此还开我玩笑,「安安,你是不是克对象啊,人家好怕怕哦。」

说起来,我忽然想起进入游戏之前那段感觉,莫名地怎么有点像我前夫哥的调情顺序呢。

5.

天逐渐黑了下来,我们各自回了宿舍,玩家被单个分散到了不同的四人间宿舍。

我躺在床上习惯性睡前刷手机,发现没有网络。

我只能翻图库解闷,我看着手机里的宠物猫照片哭泣「宝宝你才三个月大就要失去妈妈了……」

游戏里的夜晚格外的黑,漆黑的天幕上连个星星都没有。

我平躺着调整着呼吸,假装自己沉入了梦乡。

「哐哐哐——」一阵砸门声。

「开门——查宿舍——」门外的鬼宿管拖着悠长的调子。

我眼珠动了动,假装睡熟,不敢有任何反应。

废话,规则都说了,宿管不会查寝室。

谁开门谁二比。

这时,耳边忽然传来室友阴冷的声音「我好饿啊……」

我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规则四宿管不会查寝

规则五如果你的室友感到饥饿,请立刻远离。如果无法远离,切勿回应

现在这种情况,我都分不清继续装睡和跳起来跑哪个更完蛋。

我把眼睛掀开一条缝隙,悄悄瞥过去,只见我的三个室友围在我的床前,弯腰低头瞅着我。

门外是不停歇的砸门声,门内是把我当粮食的室友。

先装睡,大不了再跑。

我正盘算着,脖颈忽然被黏腻的触手缠住。

黑暗里似乎钻出了什么东西,它贴在我的耳边呼气。

带着吸盘的触手拂过我的耳垂、脖颈,吸盘一紧一松地吮吸着……

它似乎有些生气,这次力度尤其重……

耳边响起阴冷的一句「我才走了一年多,你孩子就三个月了?」

这语调,咋那么熟悉呢?

我用气音回了句,「那是个猫。」

触手顿住了,它好像有些尴尬,之后只剩下摩擦衣料的声音,再没开口说话……

也许是得到了快乐,我后半场都快忘了床前仨室友了,竟然安然地睡了过去。

梦里还梦见今天吃的鸡腿,就是梦里的鸡腿挺长的,戳得嗓子眼疼。

再睁眼,已经是天光大亮。

我猛地起身掀开被子,石楠花味扑面而来。

床铺上沾着不知名的液体和斑痕。

我沉着脸把床单和睡衣团吧团吧塞进了盆子里,要不是没有打火机,我都想一把火烧了。

在恐怖游戏里被不知名生物压了,我得被张洲嘲笑死。

6.

第二天一早,我就问了其他人的遭遇,他们有的被室友吓到一晚上露宿街头,有的被宿管吓到失眠。

但无一例外,他们只遭遇了一种死亡危机。

只有我是死亡危机pro版本。

我郁闷得不想说话。

太阳正好,我们去了图书馆。

进入图书馆的一瞬间,我似乎穿过了一层薄薄的水幕,可身体明明非常干燥。

我皱眉,「你们有感觉吗?」

其他人脸色古怪地回应了我,每个人都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我们慢慢走进图书馆一楼的借阅室。

一排排的红木长桌整齐漂亮地摆在借阅室,密密麻麻的鬼学生低头奋笔疾书。

一眼望去,绿色的汤家凤1800题、红色的武忠祥600题、黄色的肖秀荣1000题……

我眼前一黑,这不就是考研大军吗!

这副本……还特么挺真实。

张洲凑近一个鬼学生的平板前看了几秒,大呼「涛涛老师的名气这么大啊,连鬼都看他的马原强化课,6啊6啊。」

我们在众多考研鬼中穿梭,找到了一张空桌子坐下。

瘦猴掏出纸笔「规则说白天的图书馆安全。我猜这应该是副本设置的安全区,我们不如趁这会儿一起复盘一下。」

众人赞同。

瘦猴一边写写画画,一边和我们讲着他的猜测。

密密麻麻的纸张写毁了,他团作一团,随手抛进了垃圾桶。

一连两次都正中。

电光火石间,我似乎抓住了什么。

我起身,淡淡道「你们先复盘吧,我去趟厕所。」

我离开后慢慢溜达去了二楼、三楼、四楼……

每层楼我都往垃圾桶里扔纸团,每一次都命中。

我一屁股坐在了某个鬼学生身边,解开头发。

及腰的长发如瀑布般散开,散发着柔润的光泽。

我假装不经意撩了下头发,挂着温柔乖巧的笑「同学你好,我可以看一看你的数一800题吗?」

我眼尾细长,眉眼弯弯像月牙,从前每次笑起来前夫哥都招架不住。

果不其然,鬼学生没有拒绝。

我翻开书细细浏览,高数、线性代数……没了。

我猛地翻回封皮,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数学一」。

我溜达回了一楼,瘦猴还在复盘。

瘦猴记恨我昨天下他脸面,阴阳怪气道「女生就是麻烦,上个厕所都快半个点了,再不回来我们都要以为你凉了。」

我面无表情地扎着头发「我可不敢走你前面,我还等着给您上香呢。」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窗外原本灿烂的阳光忽然被一团乌云死死遮住,光线一下子变得灰暗。

周围的鬼学生也似乎解除了什么封印一般,「噌」地回过头,直勾勾盯着我们。

西装男跳起来「不好,安全区没了。跑!」

张洲逃命的反应是真快,西装男刚开口他就揪着我后领子一跳三米远。

他抓得匆忙,连着头发和领子一起抓了。

我疼得嗷嗷叫「撒手撒手。」

张洲换手,抓我手臂。

我趁着路过,一把抓过旁边书桌上的红皮数学书。

这下好似捅了马蜂窝,鬼学生们平伸着青白的爪子朝我们冲过来。

张洲抓着我的手臂,跑出残影。

慌乱之中,我注意到啤酒肚被抓住了肩膀,他被拽得一个踉跄,下一秒,无数青白鬼爪包围了他。

鲜血在地面上蜿蜒,伴随着不似人声的惨叫。

我一下白了脸色。

明明进来时只走了不到十分钟,此刻的走廊却怎么也跑不到尽头。

我们拼命跑,鬼学生们面目狰狞地追。

渐渐地,我的胸腔刺痛,双腿也变得酸软。

体力快耗尽了。

一路上,眼镜妹和长发女相继死亡,再这么下去,我们也得完蛋。

我几乎能感受到鬼学生的利爪几次擦过我的后背。

跑在我身前的瘦猴转身,右手狠狠推了我一把。

我一时不妨,险些摔倒,差点带累了张洲。

这么一折腾,我和张洲慢了一大截。

脑后阴风阵阵,我转头只见鬼爪直冲面门而来。

「砰——」

电光火石之间,为首的鬼学生忽然来了个平地摔,身后的众鬼猝不及防也被狠狠绊倒,叠成一团。

莫名很喜感。

张洲趁着空挡拉着我猛跑几百米,再次和鬼学生拉开了距离。

这次,前方出现了图书馆大门。

我们一鼓作气冲了出去。

我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把手里攥着的书狠狠扔地上,跪坐着匆匆翻阅。

一阵异味忽然钻入鼻尖。

我看过去,只见西装男鼻涕一把泪一把喊着妈妈,身下流了一团小水洼。

张洲嫌恶地扇空气「吓尿了……」

西装男哭着反驳「你凭嘛嘲笑我,要不是我,你们都得死里头!」

张洲「哈?」

瘦猴挤出了一句「童子尿破鬼打墙。」

我别过头,非礼勿视。

7.

歇过劲来,我也该跟瘦猴算算账了。

张洲扑上去厮打,瘦猴灵活矫健地过了几招,撒腿就跑。

我和张洲在后面追。

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大片波光粼粼的人工湖。

湖水并不清透,反而像是翻腾的墨汁,黑沉不详。

瘦猴却像是看不到一般冲过去。

规则六校内没有人工湖。若见到湖水,请即刻远离。

我和张洲都不敢再追,远远看着。

张洲「他不要命了吗?为了躲咱俩这么拼?」

我摇摇头「不是,他似乎是被鬼迷了眼。」

瘦猴像是没看见人工湖一般一头扎进了湖水里。

直到湖水漫过他的腰部,他才如梦初醒,不可置信地连连后退。

湖水里忽然钻出几条粗壮的布满吸盘的蓝黑触手,锁住了他的脖颈、双臂,把他狠狠拖进了湖水里。

伴随着一阵令人胆寒的咀嚼声,黑色的湖水渐渐翻滚出血红。

——瘦猴死了!

我控制不住「呕——」的一声吐了出来。

牙齿撕咬皮肉和骨骼的声音实在是令人作呕。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吐了之后,湖水里的声音一下子消失了。

张洲扯着我离开。

太阳不知何时又冒了出来。

西装男抖着腿走过来问我们去哪儿。

规则七请不要在校园内长时间游荡

张洲提出「要不教学楼?」

西装男「去了就是上课,万一还要答题咋办?」

张洲「……要不宿舍?」

我想起昨晚的体验「达咩。」

张洲目光向前「……总不能,回图书馆吧?说起来,你拿那本书干嘛?」

我答道「验证一个猜想,没想到引得鬼学生暴动,看来我应该是触摸到了核心。」

规则三白天的图书馆是安全的,但不是绝对安全。

那么,安全和不安全之间一定会有个界限。

进入图书馆时有种穿过水幕的感觉,犹如进入一个异次空间。

瘦猴连续两次扔进垃圾桶,我在图书馆内各个地方都试过,无论怎么扔,也都能扔进去。

一个人扔垃圾总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进了,一种是没进。

图书馆里却只有一种结果,这不得不让我想到第一天是鬼老师的问题——概率锁定!

如果在图书馆这个异次元空间内概率锁死的话,那么就不可能有概率论这门课!

巧的是,现实世界里,考研数学一必考科目就是概率论!

我在图书馆内第一次翻书,在数学一的习题集里没有看到概率论,而我抢出的那本书里,却偏偏有概率论。

我勾起唇角,举起抢出的数一800题「这本书的内容就是图书馆安不安全的风向标。如果概率论消失,图书馆安全,反之,图书馆危险。」

张洲眼神一亮「那我们时刻关注书的变化就可以及时逃出。」

我点点头,「理论上是。规则要求我们活过三天。如果我们在恰当的时候苟在图书馆,似乎也能平安躲过三天。」

8.

有了方法,我们巧妙地卡bug,在图书馆进进出出,勉强又熬过一整个白天。

到了晚上回宿舍的时候,我从食堂带回去了一大堆食物。

我非常热情地邀请同住的三位鬼室友品尝。

吃吧吃吧,今晚可千万别说饿了。

我躺在床上,渐渐地,我眼皮越发沉重。

梦里,我感到寒冷,好似冷风呼呼吹在心口。

我缩成一团,企图聚点儿热气儿。

冰凉细长的东西慢慢挤进大腿和腹部的空隙,一圈圈缠绕着我的大腿根和腰腹。

为数不多的热量被吸走,我不适地嘤咛着。

梦里,我走在南极,怀里抱了个大冰块,我想扔掉,但怎么也扔不掉,我被冷得一个劲儿打哆嗦。

耳边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埋怨我「你怎么能让别人牵你的手呢,还牵了那么久,好过分……」

好不容易天光大亮,冷意散去,我才终于暖热了被窝。

我们和西装男约好了食堂见面。

西装男状态不佳,眼底青黑一片。

一问才知道,这倒霉蛋昨晚又被宿管查寝了,敲门声持续了一夜,一夜都没睡个囫囵觉。

这次,我们运气不错,没人拿到肉包子。

西装男看着盘子里的几根青菜差点哭出声,「幸好幸好,等从这破游戏里出去,我这辈子都不吃肉了。」

张洲叼着我盘子里的大羊排,啧啧道「至于么,几根青菜感动成这样。」

我们拿着书继续去图书馆卡bug。

但这次,bug被修复了。

张洲拉着我狂奔,「这b书到底准不准啊?」

我喘着气「估计是咱们卡bug被发现了。」

西装男「靠了,破游戏还能不停机更新,牛批。」

眼见着西装男要跑不动,张洲急得大叫「大哥,你昨天的英姿呢?快点啊,救命啊。」

西装男崩溃大叫「我今天特么的没喝水!」

张洲跑得贼快,体力也好,我没几下就跟不上了。

腿沉得抬不起来,张洲死揪着我的手臂,我觉得下一秒都要被活生生拖走了。

这样下去迟早要完。

我当机立断推开张洲,「分开跑!」

我随便找了个岔道钻了进去,身后的脚步声明显少了不少。

我似乎闯进了办公区,一扇扇门紧闭着。

我跑进了走廊深处,身后的脚步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只有最深处的棕红大门是敞开的,似乎在邀请我进入。

我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屋内办公桌后端坐着一个俊秀的男人,他黑的短发在阳光下泛着蓝色,挺拔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

——是章煜,我那位前夫哥。

我竟然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我有点气笑了

「玩消失一年,舍得出现了?我真是瞎了眼,跟你这么个混蛋谈恋爱,临走连个分手短信都不发,呵呵。」

从桌子底下窜出的触手缠住了我的腰身,猛地把我拉到了他面前。

一张大俊脸充满视野,我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前夫哥还是一如既往地帅啊!

他伸手重重搓着我的唇,「不许咒自己哦。」

我毛骨悚然地盯着腰间的蓝黑触手,细细看去,触手通体漆黑,蓝色像是一个个圆环套在触手上,蓝色隐隐发着荧光。

章煜是章鱼精!

章鱼精!

好恶心!

我有些发抖,「你……什么品种?」

他拖着我的屁股,让我跨坐在他的身上,「准确地说是蓝环章鱼变异种。」

他手指捻着我的耳垂,哄道「老婆,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消失的,我也要上班的呀。」

我冷笑「少忽悠我,上班就不能发消息了?你这么喜欢工作,那你跟工作过去呗,谈什么恋爱?」

章煜埋怨地剜了我一眼,慢慢解释「副本和现实世界有壁,消息根本发不出去,真的不怪我……」

他俯在我颈间嗅闻「老婆真花心,我才离开没多久就和张洲同进同出,再不把你拉进游戏,老婆就喜欢上别人了呢。」

我一手按住乱动的触手,开口「别提这有的没的,你知道的,张洲是我发小,我话都说不清的时候就认识他了。」

他「好哦,那我就不吃醋了。」

我想起那个吃了瘦猴的湖中触手,「你……吃人啊?」

他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问,「老婆,你不也吃鸡鸭鱼吗?」

我有些抓狂,「可是我也是人啊。」

他有些好笑「我当然不会吃你啦,就像老婆你不会吃鱼缸里的观赏鱼一样。」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说什么都显得很苍白。

触手不安分地掀起了衣摆,顺着我的脊骨轻轻扫过。

他歪着头,神情里带着点天真,他俯在我耳边诱哄「老婆不要回现实了好不好,待在这里一辈子。老婆不是天天骂考研难,就业难吗,那就不要回现实世界了,我会让老婆每天都快乐的……」

一只变异的蓝环章鱼,可怜巴巴求我留在恐怖游戏里,还告诉我不用担心升学和就业,看似条件十分诱人,但是……

哪个正常人想要天天和一群鬼怪待在一起啊?

我一把薅住他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扯开,「虽然你的建议很有诗和远方那味儿,但我还是想回去跟生活苟且,所以,我拒绝。」

他眼神忽然冷了下来,一只手慢慢掐住我的下颌,语带威胁

「不听话的妻子要被锁在床上惩罚哦,老婆,乖,说点我爱听的。」

我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他的手。

他忽然眼睛睁大,一秒破功,触手激动地乱舞。

我开口「你以前也会消失,但从来没有一年这么久,我猜是副本限制了你接触现实世界对吧?」

我继续说「也就是说,即使你是副本boss也必须遵守规则。规则规定了我只需要活过三天,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再有几个小时,我就会成功通关。只要我不想留下,你根本就留不住我!」

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是。」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我猛然沉下脸色,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长本事了你!还敢威胁我!还敢惩罚我!还想不想要老婆了!」

他惶恐地伏在我怀里哭泣,「呜呜呜,老婆你家暴我…….我只是怕你不答应,我错了,我不敢了…….」

我笑了,伸手推了下他的肩膀,把他推坐回了椅子上。

然后慢慢脱下外套,坐进了他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脸颊

「章煜,人类的心眼子是所有物种里最多的,你脑子抽了跟我玩心眼?但是,我挺喜欢你的,所以,我原谅你所有的不堪和算计。」

他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他搂着我的腰,急切地确认「老婆你原谅我了,那你是不是愿意留下来陪我……」

我食指轻轻压住了他的唇,「我承认我不愿意永远留在游戏里陪你,因为我有自己的生活,我不可能抛弃一切来爱你,但是……章煜,我爱你,我愿意这辈子都不摆脱恐怖游戏的纠缠,我愿意每隔几天就冒着被鬼杀死的风险来见你。」

「距离副本结束还有几个小时,我很想你……」

最后几个字湮没在唇齿的纠缠里。

他抱着我在躺椅上、办公桌上、落地窗前……

快结束的时候我神志都有些模糊……

副本即将结束

玩家存活人数3

副本即将关闭,请玩家做好登出准备

10、9、8、7、6、5……

我有些不舍地抚摸着他的眉眼,「再见,章煜……」

他抓下我的手放在唇边一吻,「我在下一个副本等你……」

白光闪过,我本能闭眼。

再睁眼,熟悉的大学课堂,熟悉的统计力学老头儿……

期待下一次见面呢,男朋友。

小说《副本boss是我前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