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资讯›《他曾踏月而来》以安迟尚安已完结小说_他曾踏月而来(以安迟尚安)火爆小说

《他曾踏月而来》以安迟尚安已完结小说_他曾踏月而来(以安迟尚安)火爆小说

《他曾踏月而来》

忱以安

他曾踏月而来 以安迟尚安 现代言情

古代言情《每周神级马甲,横扫天下无敌手》,讲述主角张晨张凌峰的爱恨纠葛,作者“懒蛋蛋吃鸡蛋”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一个普通的穿越者,却意外降临到一个灵气复苏、异兽横行的世界。在这里,强者为尊,弱者只能任人宰割。面对即将到来的高考,他好不容易获得一本C级功法,却遭到老师的无耻掠夺,更被诬陷考试作弊。没有身份背景,修炼天赋又平平无奇,他似乎注定要被这个世界踩在脚下。然而,就在他即将陷入绝望之际,神级身份系统意外激活!每周都能刷新一个神级身份,获得各种逆天奖励!从此,他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第一周,他摇身一变成为教育部长之子,修炼天赋瞬间飙升百倍,曾经的嘲笑与讥讽都变成了羡慕与敬畏。第二周,他又成为药剂公会会长的师叔,掌握神乎其技的制药技能,轻松炼制出各种珍稀药剂,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第三周,他更是成为十里剑神的外孙,剑术造诣突飞猛进,一剑在手,天下我有!...

来源:fqxs   主角: 以安迟尚安   时间:2024-06-10 22:20

《他曾踏月而来》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他曾踏月而来》,讲述主角以安迟尚安的爱恨纠葛,作者“忱以安”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他另一只手扬了扬手中的小蛋糕,“这个你也得收,算是我的告别礼物。”都快五月底了,马上就要高考了,听同学说温绪白应该要去荔市的科技大学。以安对着他笑了笑,接过他的礼物,“谢谢学长,祝你清澈如…

第三章 我们可不可以和好

“你这是在吃蛋糕?

确定不是在扎你的仇人。

好好的一块蛋糕被他扎的不成样子。

“我就扎了,怎么滴?

闻言,他扎的更厉害了。

“幼稚。

以安心疼地看了蛋糕一眼。

他恶狠狠地说:“你还好意思说我幼稚,明明就是你先惹我的!

他气的吃了一大口蛋糕。

以安双手抱胸,莫名的看着他,“我惹你什么了?

他气鼓鼓地说:“你居然背着我谈恋爱,还不告诉我!

“然后呢。

以安走到书桌前端起水杯,向小沙发走去。

“然后,你必须跟我道歉!

语气凶巴巴的,屁颠屁颠地跟在以安身后。

“哦。

以安懒得理他,放下水杯,窝在小沙发上继续画画。

他继续凶巴巴,“还有,以后不许再跟那个学长来往!

坐在以安旁边的椅子上。

“为什么啊?

懒得看他,眼睛盯着屏幕,手下不停。

“因为他是个坏人,他会把你抢走的!

迟尚安小声地说,不自觉地流露出委屈,眼巴巴地看着她。

“而且,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你?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味,不知道是谁家的醋坛子打翻了。

以安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那也比你强,人家就会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哪像你,只会耍嘴皮子。

他理首气壮地说:“我……我那叫幽默!

以安语气略带嘲讽,“是挺幽默的,气死人不偿命。

迟尚安自知理亏,小声嘀咕道:“那……那也是我关心你嘛。

以安扯出一抹假笑 “对你微笑,纯属礼貌。

他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气呼呼的扭头,继续戳蛋糕,两个人谁也不理谁。

他忽然看见以安的小茶几上摆着的木雕。

那是他雕了两个月的作品,依稀可以看出来,是一个小女孩抱着花很开心的笑,一个男孩子站在她旁边傲娇的抱着手。

没想到她还留着,那么丑的东西,以为她早扔了。

双手有些颤抖,摸了摸木雕,他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像一只无形的手抓着他的心脏。

过了一会,以安打破了寂静。

“迟尚安,你怎么就是意识不到你的错误。

她放下平板,闭了闭眼,语气有些无力。

“我没有。

他不愿松口。

迟尚安这人吧,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认个错低个头跟要他命一样。

以安被气笑了,“好啊 ,那是我错了,我不该把希望寄托在你这种人身上 。

你这种人,蛮横无理取闹,自己永远没有错 ,我错在不该认识你 ,错在还指望你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迟尚安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心里有些后悔,小声嘀咕道:“我……我只是想让你多关心一下我而己。

“迟尚安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放下你那该死的面子,跟我认错。

第二,有多远滚多远 。

以安冷漠的看着他。

迟尚安纠结半天,最终还是选择低头认错,他在以安面前蹲下,耷拢着脑袋,长长的睫毛遮住他眼底的情绪,像一只没人要的大狗狗,可怜兮兮的。

小声说:“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

“你知道的,我说的不只是现在。

以安坐在沙发上,比迟尚安略高一点。

迟尚安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抬起头,目光坚定地看着她,“对不起,以前是我太幼稚了,总是喜欢捉弄你,惹你生气。

但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我只是……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罢了。

以安一言不发,眼神淡漠地看着他。

虽然她知道以迟尚安的性格,能说出这些话并不容易,他的嘴跟铁板一样硬。

他喉咙发干,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我知道这样的行为很幼稚,也不成熟。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引起你的注意。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告诉我,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我们应该在一起。

可是,我却从来没有问过你,你的想法是什么。

“所以你就通过欺负我来博得我的注意?

似笑非笑地倪着他。

要她说之前的迟尚安有多恶劣,她可以说三天三夜不带重样的。

两个人从幼儿园就开始了见面即吵架的日常,迟尚安虽然嘴特别毒,但是自己说过的话很快就忘了,偏偏以安内心有些敏感,嘴上跟他吵个不停,实则没人的时候会一个人偷偷哭,反复纠结他是不是讨厌自己。

他有些委屈,略微沙哑的嗓音带着轻颤,“可是,除了这种方式,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你有没有想过 ,你不这样做,你在我眼里就己经闪闪发光了,你真的很优秀,如果你对我好一点,我们不会这样。

他愣了一下,低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迟尚安 ,你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人,你会钢琴,你会唱歌,你成绩特别好,我感觉你什么都会,但是,你对我的坏,己经让我看不见你的好了。

他沉默片刻,缓缓开口,“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

我只是想让你注意到我,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

我……你知道吗,你对所有人都和对我不一样 , 你甚至对一个陌生人的态度都比对我要好,我曾经一度以为你讨厌我。

以安情绪有些激动,别过脸不看他。

曾经莫名其妙的恶意困扰了她好久。

他慌忙解释,“不是的!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罢了,我……那你现在知道了吧。

以安打断他,“迟尚安,人长了嘴就是要说的,不要因为害怕,想逃避就不愿开口,会徒增误会的。

她的话狠狠地撞击着他的内心。

他低着头,有些颤抖,声音沙哑,“我知道了,对不起。

以安看着他蹲在自己面前,可怜兮兮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迟尚安身子一僵,机械般的抬起头,湿漉漉的眸子仰望着她,眼尾有些泛红,喉咙里跟卡了东西一样,说不出话,他握紧拳头,强忍着自己翻涌的情绪。

“好啦,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以安温柔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其实她早就释然了。

她想要的,不过是一句道歉,不过是迟尚安的低头。

“行了,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迟尚安灰溜溜的跟在以安后面,不敢再反驳。

内心:该死,怎么感觉被她拿捏了。

他小心翼翼的扯了扯以安的衣袖,试探性问道:“我们……可不可以和好?

小说《他曾踏月而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