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云深见未来

>

云深见未来

苗夕 著

云深见未来 小说推荐 苗夕路当归

小说推荐《云深见未来》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苗夕路当归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苗夕”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将军在边塞作战已有两月有余,好在传回了捷报,即将班师回朝。我父皇说,将军胜仗归来,我就即刻成为将军夫人,将军也会成为大魏最年轻的常胜将军,掌管虎符与御林军。......

来源:qwwrkbd   主角: 苗夕路当归   更新: 2024-03-22 23: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精品小说推荐《云深见未来》,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苗夕路当归,是作者大神“苗夕”出品的,简介如下:”那女子路途中被毒蛇咬伤,面悬一线,是我的将军不顾生命亲口将她的毒素吸了出来。后来,将军突发高热,是那女子进马车照顾了一夜。后来的几日,他们两个都呆在同一辆马车里。“他们说将军爱上了那个楼兰女人,说将军回来就休了公主...

第1章

1

将军在边塞作战已有两月有余,好在传回了捷报,即将班师回朝。

我父皇说,将军胜仗归来,我就即刻成为将军夫人,将军也会成为大魏最年轻的常胜将军,掌管虎符与御林军。

但快马加鞭回来的信使说,将军带回了一名楼兰女子。

那女子长得极美,才情惊世绝伦。

在边塞,将军骑马,她便作诗,将军杀敌,她便献歌慰问。

她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那女子路途中被毒蛇咬伤,面悬一线,是我的将军不顾生命亲口将她的毒素吸了出来。

后来,将军突发高热,是那女子进马车照顾了一夜。

后来的几日,他们两个都呆在同一辆马车里。

“他们说将军爱上了那个楼兰女人,说将军回来就休了公主。

“还有人说您和将军少年情谊,青梅竹马,必然是选您的。

“不过我以为,公主您与将军情比金坚,将军一定更爱您!

丫鬟霜降在与我说城中近起的流言,无一不是围绕将军和楼兰女子。

我向来是不在意流言蜚语的,只有将军亲口与我说的,我才相信。

只是手里的茶水太烫,烫红了手,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那是将军在我十八岁生辰时送我的一盏茶杯。

2

我特地起了早穿了将军最爱的明黄色衣裙,去城门前迎接大胜归来的少年将军。

日头正晒,等了几个时辰都没见到影子。

汗水从我额头上滴下来,没来得及用早膳的肚子里饥肠辘辘,头也晕的不成样子,扶着霜降才堪堪站住脚步。

城门口终于有了路当归的影子,他坐在马上,身后的马尾随着马一拜一摆的垂动,眼里尽是明媚的笑,皮肤倒是黑了不少,不过掩不了俊朗的神情。

我笑着赶过去,却猛地停住脚步。

将军的身后那辆马车上是个女子。

路当归下了马,小心翼翼扶着她下来,她巧笑嫣然,还对着路当归耳边说什么俏皮话,惹得路当归暗自发笑,又去刮她的鼻梁。

好不亲呢。

路当归扶着她的手走到我面前来,他本想放开的手,却因为那女子身形一颤又抓紧了她,想抱住我的动作只好作罢。

“阿莱,这是苗夕姑娘,是我路途中救下的楼兰女子,她才情与你相似,你们必然能成为朋友。

苗夕娇俏的瞪他一眼,“你尽会说胡话,我哪里能和大魏最尊贵的公主比拟。

“若公主不悦,我这条小命怕是没了,你也不为我考虑!

路当归被她逗笑,看着苗夕的眼里尽是宠溺。

我心神一晃,迟缓的钝痛从心口里发出来,再传至整个身体,让我险些站不住。

他们把我当作无关紧要的人在打情骂俏,苗夕身上明黄色的衣裙,衬得我如此狼狈不堪。

路当归还扶着苗夕的胳膊,“阿莱,苗娘她身子骨才刚痊愈,我先带她回府里休息,下回我去府里给你请罪!

我只觉得手脚冰冷,这艳阳高照的天里,风灌进我的领子。

他看不见我苍白的神色,看不见我胃疼的发抖的手指,路当归叫她

苗娘。

3

第二日民间就流言四起,我这大魏最尊贵的公主怕是嫁不进将军府了。

我和路当归十几年的情谊,竟比不上他和苗夕的几月之情。

路当归还是来了,不过他带上了苗夕。

他说他不放心苗夕一人在将军府,苗夕身子才刚刚痊愈,需要有人好生照看着。

“那我呢?我就不用好生照看了吗?

“我昨日早膳都没用,胃快疼死了,你却什么都没说。

“你瞧,我手上尽是针眼,我为你绣的荷包你也别要了!

我举着手说我的委屈,眼里蓄满了泪。

路当归看我要哭,急急忙忙的替我拂去眼泪,捧着我的脸,亲了亲我的鼻子。

“阿莱,你以后是我的夫人,我怎么会不照看你!

“荷包你得给我,不然皇上可骂死我了!

他抱着我,把下巴靠在我的头上,亲昵的同我说话。

我破涕为笑,刚想在同他打趣,霜降就来了。

我和路当归赶到后院的时候,正看见苗夕让我府里的丫鬟跪在地上,还抽了她一巴掌。

她看见路当归第一眼,就哭哭啼啼跑到路当归面前,还作势的往他身后躲。

“公主,我自然知道比不过您身份尊贵,可您,您也不能用这样的法子来害我!

她颤抖着手指着冒黑气的地上,“若不是我不小心打翻了茶水,恐怕就要喝下去公主您的茶了!

“当归,你怕是现在看见的就是死去的我了!

她红着眼哭的梨花带雨,要路当归给她主持公道。

“若是公主不喜我,那我走就好了,这样好歹不会没了性命!

路当归慌乱的看她,随即紧抓住她,生怕她真的跑了。

他眉心一皱,神色复杂的看着我,他拿起那茶盏,往我的丫鬟头上一砸,喊了人来要把她处死,理由是谋害了苗娘。

我只觉得他陌生至极,他连问都不问就要处死我的丫鬟,他轻而易举的就相信了苗夕的话,他以为我要杀了苗夕。

他此刻要处死的是我的丫鬟,那下一次呢,就是我了。

我什么都没说,把他们赶出了府。

路当归像和我置气一般,拉着苗夕就离开了。

我回到房里,失了力气瘫了下去。

路当归,好像没有以前那样爱我了。

4

我让人去查了那毒,是楼兰人惯用的。

苗夕一口咬定是我下的毒,那我就要让她真真的到时候尝尝我下的毒。

我是皇帝的女儿,是皇帝和贵妃最疼爱的公主,路当归得罪了我就要受到皇帝的提点和责骂。

不过几日,路当归给我下的帖子都是像我道歉,没有查清楚了就诬陷我,坏了我们多年的情分。

可他句句不提那毒是哪里来的,是谁下的。

他要我,大人不计小人过,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

我恍然想起小时候,皇家学堂里我是最矮小的公主。

他们都欺负我,那是我母妃和父皇闹了别扭,母妃权利大不如前。

他们诬陷我拿了他们的课本,偷了他们的银子。

只有路当归把我护在身后,要我查清楚了查明白了和他们讲道理。

然后路当归揍的他们回家告状,我和路当归每人禁足了一月。

我噗嗤笑出声来,可风一吹进来,吹凉了我的心。

刺骨的冷席卷全身,明明还在秋日,我却觉得恍若冬天。

而现在,路当归要我不去追究,还想回到从前。

5

路当归看我不再理他,急的到处找人来游说。

甚至办了个诗宴。

其他的我可以不去,但诗宴,若我不去,那京城的公子小姐们就没人敢去,我总不能拂了将军府的面子。

我到的时候,苗夕正拉着有名的小姐说话,看我来了,她扭着身子过来亲呢拉起我的手臂。

“公主,你可算是来了。

“听闻公主您是大魏第一才女,我在楼兰都有所耳闻。

如今这样好的机会,能不能让我开开眼界,若是紧张,那还请公主允我开个头!

苗夕用她那双惑人的眼睛看着我,眼里全是挑衅。

路当归走过来轻敲她的额头“公主在这,你别太放肆。嘴上说的是严厉的话,可路当归翘起的嘴角全是喜爱。

仿佛他们之间已经是默契无间,而我,是插足的第三人。

他讨好的看着我,“你就让让她吧。

苗夕蹦蹦跳跳拿着纸笔,路当归在一旁研磨,她突然灵感四起,在纸上挥笔写下江山。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苗夕念出这诗的时候含情脉脉看着路当归,她还把‘她’改成了‘他’。

我看着路当归逐渐羞红的脸和耳朵,心下已经一阵冰凉。

垂下眼睛看着鞋尖,漏出一抹苦笑来,可眼眶里的泪不能流出来,若流下来,我就会沦为这京城贵女的笑柄。

路当归还在欣赏为他做的诗,却无论如何也在意不到我。

“我欣赏苗姑娘的诗词,若能做出一首惊世绝伦的七言,那必然是天女降世。

“我很抱歉,比不过苗姑娘。

我相信苗夕以后,一定能做出一首让她家破人亡的七言。

6

京城里的第一才女的名头换了人。

我只落了个将军府未来要吹了的夫人的名头。

路当归已经很久没来了,自那次诗宴后,他就再也没来过。

但听下人说,路当归整日里带着苗夕去骑马,去射箭,出入各种贵女聚会。

苗夕作的词越来越多,就连我母妃,也听见了风声。

母妃写信来,要我放宽了心,只有我才是将军府的夫人。

而其他人,母妃绝不会让他们抢走我的位置一步。

若是不济,就退了这婚,我堂堂一国公主,哪有给别人伏低做小的时候。

路当归在一个早上砸坏了我府上的门。

他满脸怒气的过来,手上带了把刀。

我认得那把刀,那是在他十八岁生辰时候,我找全国最好的刀将拿最好的铁给他做的刀。

可他,现在用这把刀指着我的脑袋。

“魏莱,你一定这样看苗娘不好吗!

“你一定要置她于死地你才开心是吗!

我此刻披散着头发,满是不解,可我知道,他定是怀疑我对苗夕不利。

路当归甩出一张纸信,他劫了我母妃的书信,上面是要暗杀苗夕的任务。

所以他将一切归咎于我,他以为这事是我授意的,可他从不听我解释。

我想开口于他解释,可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丢下一句

“你现在真让我恶心。

我从脚底开始发冷,冷极了就带着一丝丝疼,疼痛越来越大,快让我弯下腰来。

耳边好像听不见什么东西来,眼前也一片白茫茫的。

我头昏眼花的,慢慢的看不见路当归的脸。

他的刀还是对着我,割断了我一缕头发。

7

我不记得我是怎样回到屋里的,我只记得路当归转头不再看我一眼的决绝。

他留给我的永远都是背后,但给苗夕的永远都是笑容。

他说我现在让他恶心。

我只觉得好笑,我堂堂一国公主,竟让将军觉得恶心。

可我又止不住的心疼,就好像他的刀一下一下凌迟割在我的心上。

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一头,却怎么也留不尽。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下的,但睁眼却是鲜血淋漓的地牢。

我看见路当归和苗夕站在一处,他们说说笑笑的看着一处地方。

顺着看过去,那里竟是我的母妃!

她满是血污的脸,整个身子扑在我的身上。

她跪在路当归和苗夕面前,磕着头让他们不要杀我。

我瞧着这样的母妃,一阵心痛难忍,差点吐出血来。

可苗夕走上前,踩住我母妃细嫩的手重重碾压“安贵妃,别急呀,你死了,你女儿会下去陪你的。

我嘶吼着让路当归上去帮帮我母妃,可他宠溺的看着苗夕,拿出虎符,招来御林军,深情的望着苗夕,让她做他的皇后。

他从始至终都未曾看我一眼。

我大汗淋漓地醒过来。

心上压着一块巨石,梦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母妃嘶吼的求饶,我被压在母妃身下动弹不得的身体。路当归和苗夕的恶毒,那一切的一切全部印在我的脑子里。

万箭穿心般的疼痛席卷了我,铺天盖地的悲伤从四面八方涌来,压得我喘不过气。

我看不清路当归的眼睛,或者我看清了,那眼里只有贪婪和卑劣。只是他看不见我,他的眼里只剩下苗夕了。

我被生生的压着吐出口血,就像母妃最后在我怀里涌出来的血一样。

我抚着胸口,撕碎了我没送出去的荷包。

路当归和苗夕,是万万不能留了!

小说《云深见未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云深见未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