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被儿子造黄谣后我放弃了抚养权

>

被儿子造黄谣后我放弃了抚养权

陈希 著

小说推荐 被儿子造黄谣后我放弃了抚养权 陈希王雪花

《被儿子造黄谣后我放弃了抚养权》是作者“陈希”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小说推荐,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陈希王雪花,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还清前夫的债务后,我把儿子接到了身边。他满意地看着精装房:「给你两个小时搬到次卧,我要跟奶奶住主卧。」我静静看着他:「你十二岁了还要跟奶奶睡?」他恼羞成怒。后来我明白,儿子被婆婆养废了,不如干脆放弃。......

来源:qwwrkbd   主角: 陈希王雪花   更新: 2024-03-22 23:4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陈希王雪花是小说推荐《被儿子造黄谣后我放弃了抚养权》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陈希”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王雪花脸色一白,陈希猛地一缩脖子,眼底闪过一丝久违的惧怕。我冷冷看向王雪花:「今天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儿子陈伟民是为了什么去借高利贷?」「是为了我吗?说实话!」伴随着话音,我又狠狠剁下一块桌角。王雪花涨红了脸吭哧了一会儿,浮肿的双眼射出凶光:「不为了你还能为了谁?借款单上有你的签名你还想赖账?你这辈...

第一章 养废了的儿子

1.

「妈,你跟赵叔叔睡觉后洗澡了吗?」

儿子在家庭群里问我,半分钟后他删除了。

家庭群炸了,儿子看着我哈哈大笑:

「你不给我买装备,我让你身败名裂!」

我就像被雷劈了一样,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怎么会说这种话?

「陈希,我不让你买游戏装备,你就给你亲妈造黄谣?」

陈希无所谓地一耸肩:

「是不是黄谣谁知道啊,那个姓赵的整天跟在你屁股后面,谁知道你俩干不干净?」

我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你的成绩那么差,小升初好不容易才找到学校接收,我不让你玩游戏难道不对?」

陈希吊儿郎当地抖着腿:

「奶奶说了,是你欠我的,你就该一辈子养着我,就算我一辈子不上学你也要养着我!」

我不怒反笑:

「你奶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咱们家落到现在这个田地都因为你爸借了高利贷!」

漫不经心打着手游的陈希顿时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手指几乎戳着我的鼻子:

「你放屁!是你爱慕虚荣逼着我爸到处借钱的,应该去坐牢的人是你!」

我脑子里嗡嗡作响,这些颠倒黑白的观点都是谁给他灌输的?

我亲生的儿子,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竟然把我当成了仇人。

大门被砸的啪啪响,前婆婆王雪花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来:

「谢冰,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当着你儿子的面偷男人,你不得好死!」

陈希得意地瞥了我一眼,嘴巴做着口型:「你看,能整死你的人来了!」

我冷笑一声,来的正好!

王雪花还在砸门,我猛地把门拉开,她肥胖的身躯一个趔趄撞了进来,被我轻轻避开。

「哎吆喂,你这个死女人想杀人啊?」王雪花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起来,半栋楼都能听见。

陈希立刻跑过去扶起王雪花,祖孙俩同仇敌忾地怒视着我。

陈希的嗓门拔高八度:

「你给我等着,我奶奶要是摔伤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王雪花欣慰地看了孙子一眼,随后冲我冷笑:

「丧门星,我儿子就要出狱了,你别忘了你男人是谁!」

我看着这对默契十足的祖孙,一转身进了厨房,拿着菜刀走了出来,狠狠往红木桌上一砍,一个桌角被我剁了下来。

王雪花脸色一白,陈希猛地一缩脖子,眼底闪过一丝久违的惧怕。

我冷冷看向王雪花:

「今天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儿子陈伟民是为了什么去借高利贷?」

「是为了我吗?说实话!」

伴随着话音,我又狠狠剁下一块桌角。

王雪花涨红了脸吭哧了一会儿,浮肿的双眼射出凶光:

「不为了你还能为了谁?借款单上有你的签名你还想赖账?你这辈子都要给我们家当牛做马报恩!」

我冷笑一声:

「报恩?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

我狠狠举起菜刀,王雪花一脸惊惧后退:

「你想干什么?就算伟民是为霜霜借的高利贷,你是他老婆,你给他还债也是天经地义!」

我哼了一声,转头看向陈希:

「你再说一遍,你爸借高利贷是为了谁?」

「是为了你妈我,还是为了你天天挂在嘴上的霜霜阿姨?」

陈希脸上有片刻的迟疑,随后王雪花轻轻推了他一把:

「小没良心的,你霜霜姨白疼你了?」

陈希立刻回过神,梗着脖子看也不看我:

「那又怎么了?奶奶说得对,你是我爸的老婆,你不还债谁还债!」

「你有什么资格跟霜霜姨比?我们全家都喜欢她不喜欢你,还不是你自己不够好?」

我头脑一阵眩晕,狠狠一咬牙。

这个儿子,彻底废了。

2.

「陈希,当着你奶奶的面给我说清楚,你在群里的那句话是你造谣。」

「否则……」我在陈希瞪眼张嘴之前阴冷地举起菜刀:

「我不介意自己回收垃圾!」

王雪花吓得躲在孙子身后

「谢冰!你敢动手,你老了没人送终!」

陈希被留在原地,看着我手上卷了韧的刀,冷汗从他额头上滑下。

「干嘛呀,不就是个玩笑吗?犯得着喊打喊杀的?」陈希不服气地嘟囔了一句。

王雪花又不乐意了,闻言掐了一把陈希:

「笨孙子!你妈就你一个儿子,她还能把你怎么样,你怕她个屁!」

我伸手在菜刀上弹了一把:

「王雪花,首先我跟你儿子已经离婚了,其次你把陈希养成这种德行,你想毁了他一辈子?」

王雪花一听这话鼻孔朝天嗤笑一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陈希就是孝顺我听我的话,你甭想挑拨离间!」

她斜眼看向我,得意洋洋地拉起陈希的手:

「大孙子你听好了,你妈就你一个儿子,她赚的钱都是你的,你就算躺着玩一辈子,她的钱都用不完!」

陈希用力点着头,看我的眼神不像母子,倒像是屠夫看着砧板上的肉。

事已至此,再多的幻想都醒了。

我曾经憧憬的母慈子孝不可能再实现。

我深吸一口气:

「王雪花,我数一二三,你马上带着陈希滚出我的房子!」

废了一个儿子,是我的失职和失败。

但我的人生不需要被这样的孩子绑架。

王雪花和陈希顿时炸起来。

「谢冰,你亲儿子你都不愿意养了?」

「他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还有没有人性?」

王雪花站在陈希身后把他往我面前推。

陈希眼睛泛红,不是因为想哭,而是想冲过来打我:

「奶奶说得对,你这个坏女人,根本没有资格当我妈!」

我伸出菜刀对准陈希挥了一下,他倒吸一口凉气往后退。

我懒得看他,对着大门扬了扬下巴:

「我没资格当你妈,你马上带着你的奶奶,滚去找你亲爱的霜霜阿姨!」

王雪花一边指天骂地一边拽着陈希后退:

「伟民下个月就出狱,你这辈子生是陈家人死是陈家鬼,包括你的钱也都是我们家的!」

我眼神冰冷:

「做你的青天白日梦,你还是想办法让周霜霜同意嫁给你儿子吧。」

王雪花带着陈希被我拿着菜刀撵出了家门。

3.

下个月,我前夫陈伟民出狱。

曾经我们是相爱过的。

大学期间,陈伟民是体育生中的第一帅哥。

大三一次联谊晚会之后,他对我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清晨带着露水的鲜花。

篮球场上的“每一个三分球都为你。

晚上宿舍门外深情的吉他弹奏。

我那时没想过,陈伟民为何对追求女生的套路如此手到拈来。

情窦初开的我很快沦陷。

大学毕业后,我带着火热的心,不顾父亲反对,坚定地嫁给了我以为对的人。

梦醒的过程像钝刀子割肉。

陈希刚学会走路,陈伟民的青梅周霜霜忽然从外地回来了。

陈伟民从慢慢不在家吃饭,到再也不在家吃饭,最后甚至一个月都难得见一次面。

我以为是我不够好,我祈求过,哭骂过,换来的是陈伟民一句「你别无理取闹,我现在才认清谁是我的真爱」。

我的婆婆王雪花天天冷嘲热讽

「守不住男人,就该检讨一下是不是自己哪儿做的不到位。」

她一直埋怨我不肯把我爸给我买的婚前房产加上陈伟民的名字。

是的,我跟陈伟民结婚时,他家无力买房,我们一直住在我爸给我买的房子里。

陈伟民那头跟周霜霜打得火热时,王雪花这头逼着我赶快把婚房过户给陈伟民

「哪有房产证上只有老婆名字没有老公名字的,你就是太不懂事了,伟民才不爱在家。」

曾经火热的心慢慢冷却。

曾经进水的脑子开始清醒。

其实我心里也是有意识的,陈伟民第一次提出房产证上加他名字的时候,我迟疑了,没有同意。

从那以后他就逐渐冷淡下来

「我就知道,你跟你爸一样看不起我,嫌我没钱!」

和周霜霜重逢之后,陈伟民更有理由不回家。

陈希四岁时,足以打垮我的冲击来了。

陈伟民因为欠下高额债务又把催债人打成一级伤残,被判入狱七年。

彼时我正打算跟陈伟民离婚,没想到还没走离婚流程,这个人渣锒铛入狱,给我留下大笔债务。

他借下六百万的高利贷,只为了周霜霜一句话:

「伟民哥,我想要一套大平层,我还想要宝马车,我想跟你有一个家。」

陈伟民找我要钱未果,铤而走险去借高利贷。

催债人上门的时候,陈伟民一脸愤怒地问我:

「我沦落至此不都是因为你?不就六百万吗?这点钱你都不愿帮我出?」

「你还不快给你爸打电话,他那么多房子,随便卖一套就能给我还债了!」

「不行的话你把现在这套房子卖了也能给我应个急!」

催债的人都看不下去,指着陈伟民鼻子骂他软饭硬吃不是个男人。

这话戳到了陈伟民肺管子,周霜霜还在他身后躲着呢,他面子往哪搁。

为了彰显男子气概,陈伟民头脑一热抄起西瓜刀砍断了催债人的胳膊。

周霜霜尖叫着跑了,王雪花坐在地上哭骂我不肯帮陈伟民还债,四岁的陈希吓得哇哇大哭。

一片混乱之中,我一颗心凉透,果断打电话报警。

陈伟民被捕后,我咬牙坚决跟他离了婚,却背着分割给我的三百万债务难消。

借债单据上竟然有我的亲笔签名。

我回想了很久,终于想起陈伟民追求我时曾经说想知道我的名字怎么写才好看,让我在一张白纸上写我的名字。

我写了,他收藏了。

那张写了我名字的白纸,被陈伟民打印成了借债单据。

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共同背债的人。

我抱着幼小无助的陈希,浑身仿佛泡在冰水里,彻骨心寒。

原来陈伟民最初接近我,就已经包藏祸心。[1]

我回到了多年未回的家乡,在父亲面前跪了一天一夜。

父亲一夜头发全白,叹了口气,给了我一百五十万还债。

还有一百五十万债务,父亲要我自己去赚钱。

「我给你一百五十万,是因为养不教父之过,是我对你教育失败,没能阻止你嫁给陈伟民。」

「剩下一百五十万债务,你必须自己去想办法,只有吃了足够的苦,你才能把脑子里进的水挤干净。」

我满脸是泪,给苍老的父亲磕了三个头。

父亲是对的,我自己挖的坑,必须我自己去填。

我把四岁的陈希留在王雪花身边,自己南下创业。

我不担心陈希被虐待,王雪花重男轻女,陈希是她唯一的命根子。

我也不担心陈希生活没着落,周霜霜还四平八稳住在陈伟民给她买的大平层里,王雪花能在她身上刨下十层油花来。

我早出晚归拼命工作,与人合伙做生意,肝都喝出了毛病,经历过失败,又几度重来。

去年年底,我终于把债还清了。

同时我发现,陈希废了。

《被儿子造黄谣后我放弃了抚养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