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清妧

>

清妧

裴湛容 著

小说推荐 清妧 裴湛容江晚凝

《清妧》中的人物裴湛容江晚凝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裴湛容”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清妧》内容概括:上一世被夫君和救来的女子折磨致死,被灭满门后,我重生了。这一世,我才得知,救来的女子是穿越女。并且绑定了系统。可这又如何,我脚踩渣男贱女,开启打脸之路。......

来源:qwwrkbd   主角: 裴湛容江晚凝   更新: 2024-03-22 23: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裴湛容”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清妧》,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裴湛容江晚凝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被迫动了胎气,而他带着大着肚子的江晚凝,笑着划开我的肚皮。冰冷的匕首划破皮肤,撕裂而入。献血喷涌而出,身下凉了一片。江晚凝笑意清浅,“夫君,听说以刚成形的胎儿入药,大补...

第2章

4.

江晚凝的伤还没好,仍在我身边毕恭毕敬地侍奉着。

偶尔还会蹦出几句骂人的话,像是在跟那个所谓的系统说些什么攻略难度加大,能不能有金手指之类。

虽然我一概听不懂,但是我知道,她大概要出手了。

果然,系统冰冷的机械声响起,

“检测到攻略难度加大,助攻将会提前到场。

下一瞬,丫鬟碧落匆匆来报,二皇子宋洵登门拜访,似是来寻裴湛容。

我们三人自幼相识,从小便是最好的玩伴。

可也是他们二人,亲手将我诛杀。

上一世,裴湛容与宋洵彻底决裂那天,大吵一架。

声音大到连关在柴房的我都听的一清二楚。

只是因为了抢夺那女子,江晚凝。

以至于到后来,宋洵顺利登位,第一件事就下了一道圣旨,迫不及待和裴湛容灭我九族。

重臣们联合上书劝导,却被他当众绞杀。

太平盛世,生生被他弄得民不聊生,战事繁乱,路有冻死骨。

重来一世,一切便有了答案。

如此狠戾之人,实在难当大任。

我敛下眼眸,指尖不耐烦地敲落在身旁的青檀扶手上。

几息后,我看了看眼前正在扫地的江晚凝,沉声道,

“西北那处偏院久不见人打扫,今日无事,你去吧。

江晚凝愣住,依旧俯首应了声好。

我看着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手拿扫帚往西北方向走去,那道孤清的身影,可真惹人怜爱。

眼下唯有先拖延二人见面的时间,好再做打算。

我边想边走到主院,迎面就撞上一身素白锦袍的宋洵,以及被他护在身后,脸色苍白的江晚凝。

也不知道江晚凝与他说了些什么,向来温和谦逊的宋洵凌厉的目光从我脸上一扫而过,

随后,朝我怒斥道,

“沈清妧,就算她有错,也大可不必这样。

“如此作为,就算你是将军夫人又如何,心肠如此毒辣。

我对上他那双他盛满怒意的,突然就意识到。

哪怕他们第一次相见。

哪怕是多年在旁,恩爱如初的夫君。

哪怕自幼相识的宋洵。

只要江晚凝和系统在,倾斜的天坪,就永远不会倾向我这一边。

“别怪夫人,其实也都是我不好,竟让旁人害了也不知。

江晚凝抽噎不断,加上那一身伤痕,原本就单薄的身子好似风一吹就倒。

宋洵忙着安慰,却被我一脚踢飞在地。

剑身剑光流转,轻盈灵巧地划破虚空,一阵呼啸风声入耳。

我手腕反转,长剑出鞘,剑尖直直地往他身上刺去。

宋洵神色大变,我却收了剑,看着他那张惊恐到极致的脸,笑了笑,

“听说过几日殿下即将被立为太子,如此看来–

语气拉长,吊足了胃口。

“二皇子殿下依旧身手矫健。

话落,宋洵满脸怒气地看着我,耳尖却微不可见的红了起来。

从小,他便事事以我为主,甚至有那么一小段时光,他心悦于我。

直到,我嫁了人。

宋洵再没看过江晚凝一眼,悻悻离去。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平心而论,宋洵刚愎自用,手段狠辣非常,并不是个君主的好选择。

江晚凝站在一旁,面上满是惊疑不定的神色。

几息后,又跪倒在地,以头触地,全身止不住战栗。

我走到她跟前,冷眼看着她,“抬起头来。

江晚凝咬着唇,抬头,冷淡的瞳孔里倒映着我面无表情的脸。

我执起剑来,冰冷的剑尖挑起她的下巴,那张清丽灵动的小脸一览无遗。

这张极美的脸又突然扭曲到了极致,那道恶狠狠的声音仍在耳边响起,

“听说以刚成形的胎儿入药,大补。

一张皱巴巴的脸,蜷缩在襁褓之中的,脆弱的毫无血色的婴儿。

细看眉眼处与裴湛容相似,嘴巴倒是跟我更像。

一声声响亮的啼哭声突然响起。

让我的心不可抑制地疼痛起来,像是有无数根针刺入心脏,密密麻麻的疼痛顺着血液蔓延。

眼前是那张惊恐到极致的脸。

我深吸一口气,剑尖逐渐下移,江晚凝的泪水顺着脸颊滴到剑身。

这般纤细的脖颈,不知沾了血是否会多几分颜色。

罢了,罢了,这样死未免太过容易。

我撇了撇嘴,往回走去。

几日后,很快就到了册封太子之时。

前世,宋洵遭受奸人所害,故意将冕服的四爪蟒袍换成五爪龙袍。

觐见皇上时,还是江晚凝一针勾线,救了他。

“宿主,请解锁支线任务,获取宋洵的信任,将会为您扫除攻略裴湛容的障碍。

我本坐在马车上刚阖上眼,耳边又传来江晚凝那得意洋洋的声音,

“好,那便将那四爪蟒袍换成五爪龙袍。

我的手自然地略过嘴角,掩盖住那一闪而过的笑意。

宋洵,这一回,没人能帮你。

5.

鸡鸣天亮,我便去了皇宫。

彼时太子要乘舆到达指定宫殿,面向南坐在御座上和文武百官一起参见皇帝。

此番前去皇宫,一是阻止江晚凝,二是我想看看那奸人到底是谁。

我与江晚凝并排走到宫道中,往着宋洵住所走去,迎面却撞上一男子。

男子相貌俊美,眉眼间修长舒朗,再加上眼尾处红色泪痣,更添了几分瑰丽至极的美丽。

他冷淡的眉眼一掠,缓缓开口,“夫人当真是与二哥交好啊,我真是羡慕。

温润的声音缓缓流淌入我的耳中。

不知怎的,却让我听出一丝慌张的感觉。

我皱了皱眉,脑袋迅速略过有关他的信息。

二哥?这是哪位皇子。

瞧他这副俊朗的模样,思来想来,应该是那不得宠的四皇子。

传闻当朝圣上醉酒,无意宠幸一舞姬,舞姬却偷偷诞下一皇子。

想到些什么,我又震惊地看着他。

不是因为他的相貌,而是因为他出生那年,司天监推测霸星降世。

若是皇子,可统全国。

若是公主,那边祸害无穷。

那皇子,便是宋羡安。

可他偏偏就不受宠。

上一世,宋羡安势力渐涨,权倾朝野,深的百姓民心,已经到了一方独大的地步。

可宋洵忌惮他,不顾重臣反对,将他调至边陲小城,便再没了消息。

我看了看江晚凝,再看了看神色平淡的宋羡安。

心底浮现一丝巨大的荒谬。

也就是说,按照原本的轨迹,没有江晚凝跟系统的存在,本应是宋羡安登上皇位。

先不说他上位后会如何,可宋洵当了皇帝后,战事频发,流离失所的百姓数不胜数。

要人命的瘟疫接踵而来。

像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测,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叮–检测到该世界的终极反派。

身旁江晚凝的表情一僵,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想到这里,我抬眼看去,视线从他身上一扫而过,最终落在身后神色慌张的婢女上。

婢女手上拿着个白色布包,明黄色的衣袍隐隐若现。

我心下了然,果然是他。

注意到我的眼神,宋羡安的眼神瞬间变得阴沉,他走上前一步,俯身在我耳畔轻声道,

“不多管闲事,对你我都好。

我却猛地抬头看着他,狡黠一笑,“想要我当做没看到,好啊。

听着这充满威胁的话,我顺势抓住一旁江晚凝的手,

“今日好好看住她,你想要的自会得到。

许是我话语中太过笃定,神情也是说不上的厌恶。

宋羡安竟是直接大手附上她的脖颈,直接将她压在一旁的石头上。

我只留下一句,“明日将她送于我府中就好。

脑海中那道声音几乎尖叫出声,“这贱人是如何知道的。

宋羡安大手捂住她的嘴巴,拉到远处,淹没了即将爆发的求救声。

这边,册立太子的典礼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祭祀,仪仗准备完成。

天子高坐于明堂,威严无比。

四周鸦雀无声,只听得到宣读诏书的声音。

皇帝宋明刚要传旨,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句尖锐爆鸣声,

“为何太子身上穿的是五爪龙袍?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二皇子怎敢如此狂妄。

“大逆不道啊,大逆不道。

众臣议论纷纷,面色大变。

要知道龙袍可是皇权象征,偷穿龙袍,可是谋逆之罪,不臣之心。

天无二日,即使是最受宠的皇子,也不死即废。

宋洵低头一看,脸色亦是惨白无比,膝盖瞬间扑通一声跪下来。

“定是有人,定是有人存心想要害我。

说着,他疯魔了一般见着人就问。

皇上一拍龙椅,龙颜大怒,“真是朕的好儿子。

当即撤下那道圣旨,册封典礼如愿取消。

与此同时,一道圣旨也接踵而来。

封二皇子宋洵为亲王,坐镇驻守边陲重镇。

到底还是罚轻了。

之后,我便独自乘马车独自回了府,没想到一只脚刚踏入府中,裴湛容就紧紧地抱住我,

“妧儿你无事就好,你去皇宫理应跟我说才是,怎能自己前去。

脸颊贴着胸脯,强有力的心跳声隔着衣物传过来。

鼻息间萦绕着清冽的檀木香。

要按以往,我早已红了脸。

可如今,我的内心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我刚要开口,他就倏得打断我,“那…新来的丫鬟呢,怎么不见在你身后。

说罢,我佯装生气推开他,再也没和他说过一句话。

第二日,江晚凝躺在府前,不知生死。

我蹲下来,看着她苍白如纸的脸,笑了笑。

这反派还真不愧是反派,折磨人还真有一手。

6.

江晚凝醒来后,一看到我,面上原有的伪装完全撕破。

她那张漂亮的面孔扭曲成一张极恶的脸,她朝我大吼,

“你知道系统又如何,我有系统的帮忙迟早把裴湛容攻略。

我悲悯地看着她,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当晚,裴湛容迟迟不回房,寻来寻去才看到,书房那处相互交缠的身影。

以及那传入院中银铃般的笑声。

他直到深夜,才迟迟回来。

一同回来的,还有那甜的发腻的花香和空气中漂浮着的,腥臭无比的味道。

让我几乎闻之欲呕。

一夜无眠。

第二天吃饭时,江晚凝高昂着头,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脖子处暴露出来的皮肤一片红紫,明晃晃地昭示着昨晚发生了什么。

再看裴湛容,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他即使没有向我坦白一切,我也全当没看到。

“现已检测到宿主的攻略进度为百分之五十,请宿主再接再厉。

一场清白,换了如此。

值吗?

又过了几日,皇上的寿宴上。

曲水流觞,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裴湛容一杯杯酒下肚,很快便倒在桌面上,江晚凝则在一边细心照料。

宋明高坐于上首,手握杯盏,漠然地扫了一眼众人,看样子并不太高兴。

我本来还在时刻注意着场面,突然就感觉身后有一道火热的视线在紧紧地盯着我。

我转身看去,一眼就看到在人群中神色淡漠的宋羡安。

宋羡安身形修长,烛火柔和,映出他清疏温润的面容,长睫在摇曳的烛火中投下淡淡阴影。

只是目光,若有若无掠过我这边。

思忖间,一声粗狂的声音自人群中传来,

“我焱国此番带来粮草百车,马匹钱粮,银万金前来祝贺皇上寿辰。

那人站起身,只见他满脸胡茬,腰间还挂着把大弯刀,行为举止异常豪迈。

正是焱国使者。

焱国地处西北,以狩猎为生,地处高原,物资匮乏,更是早已经对中原地区的我们虎视眈眈。

可偏偏是这样一个国家,军队士兵骁勇善战,个个都是个顶个的勇士。

所以就算我国比它国强了数倍不止,也不敢妄自行动。

“如此,甚好。

焱国使者一拍桌子,哈哈大笑,“皇上果真大度,那便以数百座城池做交换,如何?

“胡言乱语,朕看你还没睡醒。

宋明横眉怒目,可那身子已经瞧着摇摇欲坠起来,想来是毒发作了。

且不说每座城池,都由我国将士拼死守卫。

如此狂傲的语气,丑陋的嘴脸,当真与前世的一模一样。

我冷眼瞧着他们。

宋明生性多疑,若我提前说明有刺客在场,他必定会怀疑与我有关。

思索再三,只能如此。

我已然将手放至剑柄处,只要他一有异动,便打算当场擒住他。

宋明冷哼一声,眼看焱国使者脸色大变,我猛地站起了身,撞翻前面放着的吃食。

吃食散落一地,动静很大,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江晚凝亦是狐疑地看着我。

短暂安静了几秒。

可想象中的刺客,并没有出现。

而身旁的裴湛容打了个酒嗝,对面不远处的宋羡安调笑道,“少喝点酒罢,站都站不稳了。

旁边的大臣妃子们也都在揶揄。

我微笑着坐下,内心却是掀起千层浪。

宋羡安此番话看似调笑,实则无意中替我圆了场。

可为何与上一世发生的事不一致了?

那边的焱国使者环顾四周,久不见人来,也收敛起那一丝冷意,悻悻坐下。

宴席开到一半,我单独找了宋羡安道谢。

可要道谢的话还没说出口,宋羡安就打断我,眼神复杂,

“你果然知道这事。

“什么?我反问。

我们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的神色。

随后,异口同声道,“你也重生了?

7.

宋羡安告诉我,当初宋洵将他送去边陲小城后,便被他寻了个源头,直接刺死。

对外却宣称暴病而亡。

此番成功阻止刺客出现,有他大半功劳。

他又笑了笑,“原本我还想找找之前到底是谁帮的那傻子,没想到半路却遇到了你。

我虽不知他为何信我,但我心中依旧震惊。

宴席结束后,我和裴湛容,江晚凝坐着马车回府。

一阵哨子声传来,声音婉转凄厉,长久不熄,似是发出什么信号。

我暗叫一声不好,撩开帘子一看,只见迎面而来数十名黑影从树上飞扑而下。

为首那人大声怒斥,“就是她掳走我们十几名弟兄,兄弟们上。

此话一落,几人动作迅疾,疾跃如飞,不过几息就落到马车上方。

马车一阵摇晃,江晚凝惊恐不已,抱着醉酒的裴湛容大声尖叫,最后直接晕了过去。

我看的直翻白眼。

对方人多势众,就算我身手尚可,却也难敌众人,最多也只是自保而已。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拿起手中的剑,打算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漫天雪花飘舞,白色的身影如雏燕般的轻盈,穿梭在几人的打斗中。

铁剑挥舞破开天空,剑气卷起地上的树叶,树叶顺着剑风打几个旋,摇摇晃晃地落在脚边。

空气中漂浮着浓烈的血腥味,我杀红了眼。

直到肚子传来剧烈的疼痛,就要摔倒之际,一双大手附上我的腰际,用力往前靠了靠,滚烫的双手透过层层衣物。

让我止不住战栗,一抬眼,就对上那对含笑的眸子。

身旁几人瞅准时机,眼看就要致命一击。

我下意识闭上眼睛,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未料到。

几秒后,只听到砰砰砰几声重物倒地的声音。

眼睛睁开一条缝来,我这才看到,换上一身黑衣的宋羡安。

一身黑衣融为月色,原本温润如玉的脸也染上几分凌厉。

他含笑看着我,“这么把他们抛下原地,岂不是死的太痛快。

我拍开他的手,没在说话。

腹部传来的剧痛几乎要将我撕碎,身下,竟缓缓流淌出血来。

宋羡安刚刚还笑着的脸,瞬间闪过一丝慌乱。

等我再醒来时,我又回到了将军府。

阳光温暖如旧,视线由暗到明。

刚张开眼,就看到坐在床边,眼眶通红的裴湛容,“你有孕在身,为何不早说。

裴湛容想要个孩子,已经很久了。

重来一世,也已经有孕两月有余。

我咬紧嘴唇,眼里的泪扑簌簌掉了,裴湛容连忙伸手来擦。

冰冷的指尖触碰到脸颊,原本轻轻摩挲,却被我躲开。

我哽咽着声音,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

“夫君,你我几年来的情分,你告诉我,你是否心悦那江晚凝。

床帷之间的距离过近,我们避无可避。

他对上我的目光,眼神躲闪,“凝儿她–

还没等他说完,我倏得打断他,声调陡然拔高,“是吗?

裴湛容定定地看了我很久,良久后,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8.

夜色温柔,深夜迟迟不见裴湛容回来。

我小产后躺在床上,刚把眼睛阖上。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是细碎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

借着月色,我看到一个人影紧紧贴在窗户上,看体型,约莫是个男子。

我瞬间警铃大作,下意识屏住呼吸,把头蒙在被子里。

空气中漂浮着若有若无的异香。

即使我提前屏气,身体还是感觉一阵发软,使不上一点力。

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

要是砰的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

墙上的人影越来越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目光,紧紧地贴在我身上。

我心下一阵发凉。

在他靠近我的片刻,我握紧藏在枕下的尖刀,用尽全身力气就要冲他刺去。

“是我。

冰冷的指尖触碰到手腕,手腕反转,手中尖刀掉落在地。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朦胧的银辉下,男子五官俊俏,的确是那宋羡安无疑。

“外面还有人在,别说话。

一双大手捂住口鼻,鼻息间萦绕着陌生又熟悉的乌木沉香味,令人一阵安心。

我眨了眨眼睛,震惊地看着面前倒地的黑衣男人。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宋羡安揽住我的腰,身形一瞬,立马到了窗外。

足尖一顿,风声入耳,一阵失重后,再睁眼,我们已然站上了屋檐上。

宋羡安朝我狡黠一笑,“让你看个好玩的。

体内燃烧的一团火焰席卷全身,像是有无数只蚂蚁肆意啃咬我的血肉,我仍强撑开眼往下看。

只见江晚凝兴冲冲地带着裴湛容闯进来,并且一眼就看到倒在地上的黑衣男子。

江晚凝兴奋大叫,“我就说她偷人。

裴湛容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他几乎是从牙缝挤出来几个字,“沈清妧!!!

可找来找去,也不见人影。

“你想看戏吗?

声音很小,却如惊雷版在我耳边炸响。

我抬眼看去,宋羡安指尖一点,门砰的一声被关上,顺势往里面丢了个点燃的物体。

而那那鼻息间的气息愈来愈重,全身血液如同岩浆般沸腾起来。

放大的感官里,我只听得到脚下传来的微微喘息声,以及女子一声声娇吟声。

“此物,名为迷情香,江晚凝给你备的大礼。

沙哑的嗓音缓缓在我耳边响起,宋羡安又轻笑一声,

“本想来看看你身子如何,恰好就让我撞上了。

“这场戏一个人看多没意思。

温度朝着薄薄的衣物,像我倾斜,我几乎已经要站不稳脚。

宋羡安半搂着我的腰肢,伴随一阵呼啸风声入耳,又是瞬间到了地面。

“走水了,救火啊。

一声强有力的声音,震响了整个府中的人。

所有人拿着水桶都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

推开房门就看到二人赤裸着身,颠鸾倒凤,江晚凝那赤色肚兜,还挂在裴湛容的腰上。

我站在一旁的大树下,看着惊呆的众人。

身体里的不适愈发眼中,我狠了心,直接咬破舌尖。

口腔中那一丝铁锈味让我稍缓过神来,我摸上宋羡安的腰肢,拔剑往手心刺了一刀。

鲜血顺着手心滴落,嗜骨的灼烧感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

我推开愣住的宋羡安,拿了桶冷水,径直走向裴湛容面前倒下。

冬天本就冰寒无比,加上刺骨的冷水直接泼向身,二人瞬间清醒过来,江晚凝失声尖叫,而裴湛容则是神色大变,瞬间将门关上。

静谧的空间中,三人对峙,手心鲜血还在不断流,鲜血混着寒冷刺骨的冷水顺着袖子流下。

裴湛容穿好衣物,伸过手来想要抱我,却被我躲开。

我冷眼瞧着衣衫不整的二人,顺势将掉落在地板已经熄灭的烟雾丢到江晚凝身上。

“江晚凝,你可真是做了出大戏。

裴湛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低眉敛目的江晚凝,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是什么回事。

与此同时,一道警报声响起,“宿主请注意,检测到攻略对象敌意已到达百分之百。

“请尽快逃离。

江晚凝失声尖叫,“不要。

却被裴湛容拔剑对准心脏,一击毙命。

剑尖离开身体,温热的液体溅到我脸上。

重来一世,我一直都清楚,裴湛容最爱的,只有他自己。

9.

冬去春来。

裴湛容也因此事在京城中颜面尽失,甚至闹到皇上那儿。

我只求一纸和离书,又回到了日思夜想的丞相府。

幸好,这一世江晚凝死的早,不然还得找所谓通敌叛国的铁证。

只是阿爹悄悄拉过我说,“爹早说了,那小子不靠谱。

“老将军贪污国库,私自敛财的事圣上已然知晓,被抄家是迟早的事儿。

果然,冤案重提,慎刑司将当年贪污国库一案彻底重查,直接就查到将军府头上。

证据确凿,不容抵赖。

皇上大怒,下令将家族所有人贬为奴隶,男子世代为奴,女子世代为娼。

我知道,背后有宋羡安的功劳。

又过了几年,皇帝驾崩,众臣力荐宋羡安上位。

宋羡安雷厉风行的手段整治了蠢蠢欲动的焱国。

战事终于停歇,百姓们也难得过上了一段安生的日子。

(全文完)

小说《清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清妧》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