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我死后,公主后悔了

>

我死后,公主后悔了

周瑛 著

周瑛云晖 小说推荐 我死后,公主后悔了

很多朋友很喜欢《我死后,公主后悔了》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周瑛”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我死后,公主后悔了》内容概括:我和公主受皇恩,结良缘。本应恩爱不疑,却落得离心结怨。公主恨我害死了她的心上人。大婚之夜,她咬烂我的唇。「我必将你千刀万剐给他报仇。」可当我真的死了,她却后悔了。......

来源:qwwrkbd   主角: 周瑛云晖   更新: 2024-04-03 23: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我死后,公主后悔了》,由网络作家“周瑛”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周瑛云晖,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哥哥,告诉我,云晖是怎么死的?是你?」太子终是恨铁不成钢,用力甩开被周瑛禁锢的双手。「是我又怎么样?六弟是皇后之子,有强大的母族为他撑腰,如果再加上云将军手中的五十万大军,我这太子之位还保得住吗?云晖该死,整个将军府都该死。」周瑛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慌张后退,可太子怎肯放过她。「我好不容易拉拢镇北...

真相

我意识模糊,但仍感觉到有人紧紧握着我的手,是周瑛。

「这么多太医,都是吃白饭的吗,要是驸马有事,你们都得死。」

原来她还会在乎我的死活。

「沈翰辰,别装模作样了,云晖的仇我还没跟你算完,你不能死。」

可太医说了,已经无济于事,我最多只有三天可活。

「你要是死了,我就把那个奴隶立为驸马,天天折磨你的暗卫,让他们一辈子都只能困在公主府,永远回不了家。」

我手指微动,对,我还不能死,我还有没做完的事。

「蠢货,蠢货!」

驸马中毒,命不久矣的消息是瞒不住的。

太子是来兴师问罪的。

周瑛捂着脸,倔强地说道「我知道错了,他害死了云晖,我只是想为云晖报仇。」

这么多年,她把这个罪名强按在我头上,我都有点恍惚了,是我害死了云晖吗?

是我让父王隐蔽装作失踪的样子,可这应该是和云伯父商量好的呀,是为了让我和云晖平安归去,云伯父为何要直捣北鞑,云晖又为何深入敌军军营,是我害死的他们吗?

太子冷冷地看着她,就像看一个该死的奴才一样。

「云晖和整个将军府都是六弟一党,他该死!」

什么?

周瑛眼神复杂地看着她的哥哥,「不可能,不可能,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她整个人都在发抖,踉踉跄跄地跑到太子跟前。

「哥哥,告诉我,云晖是怎么死的?是你?」

太子终是恨铁不成钢,用力甩开被周瑛禁锢的双手。

「是我又怎么样?六弟是皇后之子,有强大的母族为他撑腰,如果再加上云将军手中的五十万大军,我这太子之位还保得住吗?云晖该死,整个将军府都该死。」

周瑛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慌张后退,可太子怎肯放过她。

「我好不容易拉拢镇北王,允诺他会让世子平安归家,你居然把人给我弄死了。」

太子双手死死掐住周瑛纤长的玉颈,恨不得让她替我去死。

「可我呢,没有母族相帮,没有大军相助,只有你这么个蠢笨如猪的妹妹,如果驸马死讯传回北疆,你我都得死。」

周瑛支撑不住跌倒在地,嘴里呢喃着「原来是真的,韩廷说的都是真的。」

为什么?为什么?

我想要说话,为什么说不出口,为什么睁不开眼,为什么,为什么?

「云晖爱我,他如果成了我的驸马他会帮你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太子轻笑出声,「云晖家中早已有了未婚妻,他怎会看上你这么个蠢货,他如果爱你,就不会赌上整个家族,相帮六弟,只有沈翰辰这个傻子会爱你,这世上只有傻子才会爱你这个蠢货。」

周瑛呆坐在地久久不说话,像一个失去灵魂的木偶。

连太子是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注意。

这么多年,她恨错了人,又信错了人,她不想承认。

其实我去岁就知道了,带去太子口谕的人已经被我抓获,可我父亲真的投靠了太子,这是事实。

不行,我不能死,我还有事没做完,我父王的大军快来了,我不能让整个王府,整个北疆因一个疯子的贪婪遭受灭顶之灾。

「太子有一句话没说错,你蠢笨如猪。」

是韩廷的声音,他没有死。

7.

周瑛冲上去想要责问,却被韩廷侧身避开,只是动作有些迟钝,他受伤了。

「怎么,公主不认,世子几次三番地救你,可你却把他害死了。」

「不是的,不是的。」

似乎否认能让她好受些。

「去岁春猎,太子派人刺杀公主嫁祸六皇子,可您明明收到了消息,还将错就错特意撞上刺客,你知不知道,刀上有毒」

周瑛突然想起了什么,捂着脑袋跌坐在地,她想起来了。

「世子早就知晓,可他太傻了,明知这是陷阱还是以身入局,公主,是您亲手杀了世子,杀了唯一爱你的人。」

她拼命摇头,「我只是想教训一下驸马,我不知道有毒。」

她没说错,她确实不知道。

只是因为她的不知道,才让我无药石可医。

我受伤后,她只来看了一眼,把父王给我的密报丢在我脸上。

父王让我尽快归去,必要时可以假装遇刺,可我知道一切都是太子的手笔。

她以为我装成受伤的样子要逃,把我锁在府里,不让我的人进出。

更是不准我请太医,这才延误了解毒的时机,硬生生让毒素侵入心脉。

周瑛眼眶通红,扑到我身上,不停摇晃着我,「沈翰辰,你起来,你起来,你为我做的一切为何都不告诉我,你为何不告诉我是太子哥哥害了云晖,为什么?」

从云晖死后,我就一直在查,直到查明太子。

我第一时间想告知她,可她那天又收了一个面首。

把我折辱一顿后让我别再来烦她。

我怎么敢说呢,她又怎么会信我。

如果她去和太子对峙,那太子又怎么会放过我的那些暗卫。

周瑛崩溃不已,这么些年对我的怨恨,折辱,打骂,都怪错了人。

她哭得伤心,我有些不忍,对,我还有事没做完,我还不能死。

「太医,太医,驸马醒了。」

8.

周瑛守着我寸步不离,不停和我说着话。

一天当中我只清醒了两个时辰,我知道我没有时间了。

「驸马,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吗,你被我几个哥哥逼到墙角,却仍是护着云晖不认输,当时我就想这人真傻,其他贵人都是奴才护着主子,到你这却反过来,你倒护起了奴才。」

「驸马,我让父王给你找神医,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们好好过日子。」

「驸马…」

以前我期盼过,畅想过,我们会生好多孩子,白头到老,永结同心,可终究是错过了。

韩副将对公主没有一丝客气,直接将她请了出去。

「世子不想见到你,出去。」

可周瑛不愿意,她抛弃一个贵女的自尊,像奴隶一般撕嚎捶咬,扒着我的手不放。

哀嚎声响彻殿宇。

我出声制止韩廷。

周瑛见我醒来扑进我怀中。

「驸马,神医马上就找到了,你再忍一忍。」

我推开她,让她整理衣衫,不要丢了皇家的脸面。

「公主,请自重!」

她神情恫然,潸然泪下。

「驸马,太子哥哥把都告诉我了,是我误会了你,以后我会补偿你,对你千倍万倍的好,你原谅我吧,好不好。」

我看着她急切的眼神,仿佛真的什么都肯为我做。

「杀了阿古,这次虽然铲除了他的同党,但是京城内不知还藏着多少北鞑奸细,此人其心必异,不可再留。」

周瑛几次张口,却什么话都没说,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就算知道他的图谋,她也不忍心。

「驸马放心,阿古被我挑断了手筋脚筋,就算治好也无法再动武,伤不了我分毫。」

我的心往下一沉再沉。

你是舍不得他,还是舍不得他的脸。

「公主,等我死后,你要好好护住自己。」

她猛地抓住我的手,无力地解释「你不要死,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只守着你一人,等太子哥哥继位,我就让镇北王进京,你们就能父子团聚。」

呵,其实公主一直是这样的人,到了如今还想利用我。

果然皇室的孩子,哪有良善。

我想告诉她,以后我护不住她了,可话没出口,一大口黑血从我喉中涌出。

公主被吓了一跳,这是她如此近距离地感受到我生命的流逝。

她不停用帕子擦掉我嘴角的血,好像只要看不见血我就会没事了。

韩廷把她推开,可我却死死拉着她的手。

「公主,微臣还想最后再看一次郊外跑马场的樱花,公主能带我去吗?」

「我答应你,来人,来人。」

9.

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出了城。

我的暗卫都乔装在列,只要韩廷能带人冲出去,就能和我父王的人马汇合。

让他退兵回北域,镇北王府从不参加皇权争夺,更不要说太子本就不会是个明君。

周瑛在马车中紧紧拥着我,我连挣脱的力气都没有了。

以前我渴望过这个怀抱,当我每次想家的时候,每次缅怀云晖的时候,每次接到父王密报的时候。

可如今真的得到了,却早已没有了任何动容。

原来它并不如我想象中的美好,这个女子也没有我想象中的美好。

但我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公主,我想回家了。」

只说了一句话,我就咳血不止。

周瑛吓了一跳,连忙为我擦拭掉。

「好好,驸马,我们马上回公主府去。」

我抓住她的手,打断了她的话。

「我的家…不在公主府,我家在北疆。

公主,马上就要到郊外马场了。

你现在就带一队人马回去找六皇子。

他答应我,会护你。」

你的太子哥哥一心只想要皇位,现在不妨另择明君,六皇子得圣心,有民意,更有皇后支持。

我已和六皇子合作,等我死后就会令人呈上太子勾结北鞑的证据,他必败无疑。

六皇子说只要周瑛愿意离开太子,公主府永远会得圣眷。

「不,不,不,我不要,你是我的驸马,你死都不能离开我。」

我拼着最后一口气推开她。

「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要不是你设下陷阱困住我,我早已和云晖回到北疆,周瑛,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十六岁的那晚,云晖启程前,父王为我找到了替身,只要我蒙混出城,就能和云晖一起回家。

可那夜周瑛却私逃出宫找我,缠着我哭诉不想让云晖走。

我只能让队伍先行,等周瑛睡下立马去赶,可半夜宫中侍卫却发现公主私逃,带兵围了王府。

周瑛拉着我不肯撒手,就像今日这般。

「该为云晖陪葬的人是你,要不是你和太子合谋,云府不会落此境地。」

周瑛扑在我身上,「不是的,我只是不想你出事。每一次对你的伤害我都是不忍心的,可我又不能不做,似乎不那么做,你就会离开我。」

我不知她在说什么,也许借口她还没编好吧,可我已经不在乎了。

马场已到,我无需再纠缠,可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太子私兵包围了此地,打杀声震天响起。

10.

「是你告知了太子。」

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被太子发现,只能是公主府的人通风报信。

「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太子哥哥也是为了你好。」

我嗤笑出声。

「是担心你害死我的消息传出去,我父王不肯帮你的太子哥哥吧。所以他来灭口了。」

我拍掌叫好,「你们两个害死了云晖,如今又要害死我,公主,你该如意了。」

黑血不断涌出,甚至染红了公主的白裙。

她害怕极了,紧紧抱住我。

「我死后会长跪阎罗殿,只求下辈子绝不要碰到你,绝不。」

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推开周瑛,跑出马车,把全部身子暴露在弓箭手的视野里。

如我所愿,箭矢穿通我的胸膛。

在所有人面前,我中箭摔下马车。

呼出最后一口气,闭上了眼,终于解脱了。

埋伏在四周的暗卫会把我的死讯带给我的父王。

灵魂飘到上空,看着身着王府暗卫衣服的人都被射杀,公主府的侍卫奔逃四散。

太子看着一地的尸首,施施然走向我,看着失声痛哭的公主。

周瑛跳下马车,奔到我面前,不停叫着我的名字,不敢相信我已死的事实。

沈翰辰,沈翰辰,这个她咬牙切齿叫了千遍万遍的名字。

「你不是说你只是来保护我和驸马的吗,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太子坐上马车,列队回城。

「如果他的人不死,等他们见到了镇北王,我们还能活吗?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你不是喜欢那个北鞑奴隶吗,回去就让他扮成驸马,要是皇上召见就称病,反正驸马身体不好的消息全城皆知,等镇北王助我成事,我再借机杀了他,你就能光明正大纳那个奴隶为驸马,你是我的妹妹,哥哥不会亏待你的。」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可我哪能让你们如意。

当天晚上,公主为我设了灵堂,只有内府侍女才知晓,阿古在我卧房中挑华服挑花了眼。

深夜,太子慌张而来。

啪,周瑛目光呆滞地捂住自己的脸。

太子疯了一般,不停摇晃着周瑛,就想要一个答案,「白日你的侍卫是不是没有回府,是不是。」

周瑛甩掉钳锢肩膀的手,「白日我是被你押回府的,我怎么会知道?」

太子瘫坐在地,到现在才反应过来是不是太晚了。

我的人都已经换上公主府侍卫的衣着,今天死的反而是公主亲卫。

韩廷早已经带人四散奔逃,如今已经见到我父王。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周瑛第一次见她的太子哥哥如此狼狈,「报应,这都是报应,这就是你杀了云晖和驸马的报应。」

11.

次日,六皇子就拿着太子勾结北鞑杀死云将军的证据呈给了圣上。

太子被废,圈禁于高墙内。

驸马身死的消息人尽皆知。

「你们要把驸马带去哪,快把驸马放下,把他还给我。」

公主撕心裂肺的扒着棺椁不放,最后还是被拉开。

「六哥,驸马说过让你照顾我,你不能如此对我。」

仅仅几日,周瑛面色惨白,不见昔日光彩。

「他是说过,但我觉得你不值得。如果你能放他归去,我也会遵守承诺,可你最后还是选择相帮太子,我和世子的交易到此为止。

世子还说过,如果公主不肯,他就以证据给自己换最后一样东西,接旨吧,九妹!」

「不不不…」

看着形似癫狂的周瑛,我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失意。

如果那天她能放我归去,一切都会如我和她所说,六皇子会庇佑她,可如果周瑛不愿意,那我会以证据换我的自由身。

周瑛拿着和离的圣旨,一时笑,一时哭,我的心愿已了,暗卫已随父王归乡,我没食言。

12.

周瑛在被圈禁之前,又去找了太子,奉上了一杯毒酒,和毒死我的那杯酒一样。

太子已经形容枯槁,他缺衣少食,神色恍惚。

「放肆,见了朕为何不跪。」

废太子还在做着皇帝美梦。

「要不是你,我不会落此下场,我送你去见驸马。」

看来他也不傻,连忙要去唤人,可哪里还会有人应答。

硬生生被灌下那杯毒酒。

「这三天,没有食物,没有水,也没有人来伺候,你只会有无尽的痛苦。」

废太子捂着肚子不停翻滚,黑血不断涌出,很快鲜血染红地砖。

他多想就这样死去,可是不能,还得如此熬上三天。

周瑛大仇得报,带着废掉一身武功的北鞑奴隶去了郊外马场。

曾经这是我们最欢乐的地方,可如今已是一片凄凉。

几日前肃杀的战场似乎还未结束,浓郁的血腥味久久凝于上空。

「驸马,这是我们曾经比赛的地方,你还记得吗?」

不知她在和谁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阿古还是不解。

「驸马,我们又重新回来了,你开不开心。曾经你教我骑马,教我射箭,那段时光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云晖老是笑我笨,可你总是很耐心的对待我,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我也喜欢你,小时候我就想要召你为驸马,结果你真的做了我的驸马。」

周瑛拥着阿古,沉浸在自己的想象当中不能自拔。

「公主?」

「闭嘴,我不是让你不要说话吗。」

周瑛沉声打断,又重新回到阿古怀中。

一个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疯子。

对云晖的爱是假的,对我的爱也是假的,只有对她自己的爱才是真的。

她和太子是一母所出的亲兄妹,太子的图谋她怎么会不知。

只是无法接受最亲近之人杀了最爱之人的,所以这么多年才把怨气和恨意都怪在了我身上,似乎这样,太子才会变成无辜的人,而作为太子帮凶的她也会变得无辜。

皇室里都是自私虚假的人罢了。

「公主,够了。」

一个失势的公主,没有再让他演戏的必要。

「闭嘴!」

周瑛毫不留情的抡圆巴掌甩在阿古脸上。

然后立马被回馈了一巴掌。

她捂着脸,不敢相信一个奴隶还能反抗。

「公主,我可不是驸马,你看清楚。」

「我看得清楚,你不过是一个死人而已。」

阿古感到万分可笑。「公主,你可真是看不清自己的处境。」

轻笑一声,拍拍手掌,身后出来无数个男人。

周瑛这才感受到了危险,可她被废,没有带任何侍卫。

「公主,你不是喜欢面首吗,我们这些兄弟还没曾尝过公主的滋味,就是死,也得做个花下鬼啊!」

公主被废,已经失去了被利用的价值,同样也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男人淫荡的声音响彻她的耳膜,她不敢相信她堂堂公主竟会沦为一个千人枕万人骑的娼妓。

「不!」

到了此时,她才是真正的懊悔和害怕,她该放驸马走的,她该投靠六皇子,她该继续享受荣华富贵,她可是大周朝的公主。

在一个又一个男人的身下,大周朝的九公主已失去了意识。

周瑛疯了,到处找驸马,从每日清晨的欣喜到夜晚的崩溃,沉浸在想象中麻木的度过一日又一日。

我没有任何留恋,跟着我的身体回了家。

我没有恨她,只是不会再爱她,所有的一切我都放下了。

只求,永生永世,都不要再见到九公主。

小说《我死后,公主后悔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死后,公主后悔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