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大骂顶流后我一夜爆火

>

大骂顶流后我一夜爆火

林青川 著

大骂顶流后我一夜爆火 小说推荐 林青川许疏桐

《大骂顶流后我一夜爆火》中的人物林青川许疏桐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林青川”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大骂顶流后我一夜爆火》内容概括:过年期间赶红眼航班回老家,被黑压压的追星族堵在了机场。保镖把我一推,指着我的鼻子喊:「粉丝离远点!」眼看飞机要起飞,我急得拿出小蜜蜂大吼:「谁是她粉丝?要不要脸?再堵路我报警了!」我一夜爆火,女顶流被骂上热搜。一年后,被极端粉丝泼硫酸烧伤喉咙的我,恍惚中坠楼而死。再睁开眼,我却回到了那个机场。......

来源:qwwrkbd   主角: 林青川许疏桐   更新: 2024-04-03 23: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大骂顶流后我一夜爆火》内容精彩,“林青川”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林青川许疏桐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大骂顶流后我一夜爆火》内容概括:」我女怎么知道林青川的吉他什么价格?天那,怎么许疏桐跟谁都好好磕,和素人男粉丝们也好磕,和温叙白也好磕,现在青铜器又让我磕到了!女素人张口就要人家吉他是不是太没分寸感了?又不是圈内人哪来的脸?……没去管弹幕在说什么,我低头调好音,又偏头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始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

第2章 2

「唱歌啊,可以。」

等了半天,终于等到这个机会,可不能让他们搅黄了。

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小学音乐老师——在闪闪发光的大明星面前,这是多平凡多低等的职业啊。

让我在这种场合唱儿歌,大约和请小丑来演滑稽戏也没什么区别了。

用处就是逗他们一乐。

挺好的。

我也想看看,等我“表演结束,他们到底能不能乐出来。

我看向林青川,道「林天王,我好像看见你带了吉他,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8

我接过了林青川取来的吉他,拨了拨弦。

音符铮铮地流淌出来,又被我按住。

林青川挑了挑眉。

许疏桐眯眼笑了笑「青川哥应该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这把吉他会被用来给儿歌伴奏吧?天音你可要小心了,这吉他可不便宜呢。」

我女怎么知道林青川的吉他什么价格?

天那,怎么许疏桐跟谁都好好磕,和素人男粉丝们也好磕,和温叙白也好磕,现在青铜器又让我磕到了!

女素人张口就要人家吉他是不是太没分寸感了?又不是圈内人哪来的脸?

……

没去管弹幕在说什么,我低头调好音,又偏头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始了。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迷人的小眼睛……」

许疏桐捂嘴笑了起来。

几个男素人也露出笑容。

「乔老师唱得好!」

「这就是小学音乐老师的实力吗?」

我充耳不闻。

唱歌的时候,我向来听不到看不到任何东西。

吉他开始变奏,熟悉的音乐融入新的音符,组成新的旋律。

「一闪一闪亮晶晶,你是我的引路星,或许该告诉你,你的眼睛刻在我心底。」

笑声突然变小,说话声也消失了。

只剩下我的歌声,和吉他的旋律融合在一起。

「挂在天上放光明,从此够不到的你,但我依旧一直追寻,一直跋涉过天际。」

——这两句,来自林青川第一张专辑的主打歌,《不亮之星》。

我指尖一动,旋律又微妙过度。

「如果世人皆有所爱,唯我失之,如果世人皆有所盼,唯我茫然,我又该如何好好活下去?是吗?你说活着就好吗?」

——来自林青川第二张专辑第三首歌,《活着》。

「可我的人生不仅如此,我还要追逐太阳。

即便被灼伤手掌,即便被烫穿心脏,也要用指尖张望的才叫梦想。」

——来自林青川第三张专辑的主打歌,《大太阳》。

……

我唱了两分钟。

每一句都来自林青川不同的歌曲,但衔接得天衣无缝,仿佛它们天生就该这么唱,天生就是一首歌。

停下来的时候,四周已经彻底静了,只有对面的弹幕在爆炸。

???我知道她为什么叫天音了,天籁之音的天音。

绝了!林青川的歌还能这么组合?完全是一首新歌而且爆好听!什么天才!

顺着热搜点进来,一进来膝盖就软了,怎么回事?

头皮发麻,这下谁还分得清是素人还是扫地僧?刚才叫嚣小破老师的呢?继续叫啊?

……

热搜又爆了。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扫地僧爆改林青川#冲上热搜第一。

直播间观看人数很快突破两千万,弹幕层层叠叠根本看不见人脸。

节目组突然紧急喊停,暂时将直播镜头关闭了。

导演叫我过去说话,我起身时看见许疏桐的脸。

脸色发青,牙关紧咬,看我的眼神阴毒带刺。

这时温叙白突然起身,挡住了她看我的视线。

她问我「要不要我陪你去?」

我愣了一下,突然就有些出神。

要是上辈子我也认识温叙白就好了。

上辈子的我,是个除了音乐什么都不关心的白痴。

如果能有温叙白做朋友,至少我不会直到被泼了硫酸,才明白极端粉丝的危害到底有多大。

还好,上天给了我重来的机会。

我摇了摇头,自己去和导演组谈话了。

9

进了房间才发现,真正要和我谈话的不是导演组,而是许疏桐的经纪人。

那是一个很有精英范儿的商务女士。

穿西装,戴眼镜,看人的眼神锐利如刀,打量我的时候像在打量一块猪肉。

「你没说过你唱歌那么厉害。」

我笑了,问道「请问您是哪位?我们很熟吗?」

「嘴皮子很利索,挺适合这个行业的。」

她没有和我多话的打算,点点桌上的东西「先看看这个吧,边看边说。」

那是一纸签约合同。

她想签我做他们公司的艺人,而且还是A级签。

「从你在机场爆火,到你毫不犹豫接受综艺邀约我就能看出来,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既然如此,一切就都好谈了。」

「我们没有必要两败俱伤,共赢才是成年人的选择,你说对不对?」

我仔细看了看合同,笑道「你们可是业内龙头,一来就给我一个A级签,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所以,我的建议是你马上就签。」

她傲慢地笑了笑「这种机会不是每天都有的,你再拖一拖,说不定明天就降级了。」

「难道我就不能继续靠这个综艺再爆一次?提高自己的身价吗?听说你们公司最高级的合同是S级呢?」

「就你这样还想要S级合同?」

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

是许疏桐闯了进来。

她一路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睨着我,再不掩饰自己的傲慢与鄙夷「我们公司的S级合同只有一个人有,那就是我,你觉得你自己配得上吗?」

「配得上啊。」

「区区一个小学老师,还真是大言不惭。」

她俯身盯着我,好奇道「你这工作,一个月薪水能有五千吗?你知道我一天能赚多少吗?」

「我知道,208万。」

「错,那是以前的价格,现在,还要再翻个倍——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她极轻地道「这是一个以金钱换算个人价值的社会。」

「一个人能赚多少钱,就代表他的价值有多高,按照这种规则,像你这种挤经济舱、拿死工资的素人,连我的脚底都舔不到,我每一天过着的,都是你想象不能的日子,你到底是哪来的勇气和我叫板?」

「还是你想见识一下,为我花几千万买杂志的粉丝,到底能为我做到什么地步?」

我猛地握紧了拳头「你在威胁我?你也知道你的粉丝一直都在网暴我。」

她耸了耸肩,站直身体瞥着我,轻飘飘一笑「能这样面对面和你对话,已经是我最大程度的尊重了,你不会想真的和我作对的。」

在她身后,经纪人的镜片幽幽地亮着。

她们一起看着我。

仿佛天生居于金字塔顶端的猛兽,在俯视自己脚下卑微的猎物。

我捏着合同,说「我考虑一下,明天晚上给你们答复。」

许疏桐的眼神松懈下来。

她走之前最后看了我一眼。

嘴角挂着淡淡的笑,视线一掠而过,如扫过一粒不起眼的灰尘。

出去的时候接到了校长打来的电话,问我举报信是怎么回事。

「一个寒假没上班,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你的举报信?而且还都是举报你乱搞男女关系的?」

「……您相信吗?」

「……我主要是催你回来上课,别忘了你只请了三天假!」

「会准时回来的。」

「你确定?那综艺录制时间这么短?」

「呵呵,人生在世,总有意外嘛,录节目也是一样的~」

10

一夜过去。

起床的时候是温叙白在厨房做早餐,许疏桐在陪着她。

「叙白,你说你又会打扫又会做饭,明明这么适合当贤妻良母,怎么就偏偏是这个打扮风格呢?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替你可惜!」

一旁的王宇也跟着道「我也觉得,温小姐留长发应该会很漂亮很女人的。」

「是吧是吧?温天后年轻时候是多少人心中的女神啊?那烈焰红唇和长发大波浪~连我都神往不已!叙白是女神的女儿,打扮起来肯定也不差的!」

虽然但是,温叙白以前在喜剧电影里做过温天后打扮,被嘲出圈了啊,许疏桐是真的不知道才这么说的吗?

额,许疏桐这吹得有点尴尬啊,温叙白还不如她自己有温天后的神韵呢,都是前凸后翘脸在江山在的万人迷!

桐桐想打扮一下老公怎么了?就要打扮就要打扮!叙白那么宠她肯定会答应的!

……

我站在直播间面前,盯着弹幕看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温叙白叫我。

「你有什么忌口吗?我要做鸡蛋面。」

我摇摇头,走过去给她打下手。

许疏桐眯了眯眼,继续盯着温叙白,眨着眼追问「叙白叙白,可不可以嘛?你也知道你妈妈是我偶像,我真的很想看!」

这谁能受得住?

答应她!

温叙白不答应不是1!丑也认了!

……

看着温叙白微皱的眉,我翻了个白眼,突然拉住她袖子晃了晃「阿白,我可以叫你阿白吗?其实我也是你妈妈的粉丝。」

她愣了一下,转头奇怪地看我一眼,似乎搞不懂我这个不熟的人为啥突然跟她套近乎。

我却继续道「不过呢,我不光是你妈妈的粉丝,我还是你的粉丝,所以我并不觉得你应该像你妈妈一样打扮,你这样就很好,是独属于温叙白的风格!」

温叙白眼睛亮了亮,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了声“嗯。

许疏桐笑容消失了,低着头说「叙白,我不是那个意思,如果让你不开心了,对不起啊。」

王宇立刻道「疏桐你说什么呢?你又没做什么,何况温小姐也没说什么啊,是有人故意在挑拨离间罢了。」

没等我说话,温叙白看了他一眼「小乔老师没有挑拨离间,你一个男人倒是挺爱阴阳怪气的。」

王宇「……」

我噗一声笑出来。

许疏桐看了温叙白一眼,转身匆匆走了,走前眼底似有一点水光。

弹幕顿时沸腾起来,污言秽语,全都在骂我拆cp当小三。

我……

可他们不知道,我出门时,许疏桐正在外面等我。

她打量我一遍,半点要哭的意思都没有「你是不是以为,等你签了合同,咱俩就能平起平坐了?所以才这么嚣张?」

「是许三歉的名声不够响吗?你居然觉得我之前不够嚣张?」

许疏桐脸皮一抽,咬着牙笑了一下「行,我等着你成为我的同事。」

「我等着,看你变得更嚣张!」

11

接下来一直到晚上,我们都没能拿到自己的手机。

每个人都为节目组布置的任务在田地里忙活。

直到傍晚,饭桌上,大家才终于得到休息。

只不过他们在吃饭,我却在和许疏桐的经纪人签约。

等我签好名字,才终于拿到手机。

经纪人在翻合同的时候,我在上网。

半天不见,我的名字挂了快十个热搜。

#乔天音 机场炒作

#乔天音签约灿星娱乐

#爆改林青川是提前准备

#一场盛大的炒作

#许疏桐大冤种

#灿星迫害许疏桐

……

甚至不需要点进去我就知道,这会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先传出我即将签约灿星娱乐,出道成为艺人,接着之前发生的一切,就都可以被理解为一场炒作了。

无论是我在机场一夜爆火,还是我在节目上唱的那首歌……

当这些让路人叫好的惊艳的东西,全都变成早有预谋。

而我的素人身份,也变成未出道的明星的话,曾经的喜闻乐见就会变成被玩弄的愤怒。

甚至大家会产生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群众会对我爆发出比先前更可怕的仇恨与憎恶。

最妙的是,这样一来,许疏桐还会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被公司利用,被新人吸血的大冤种,完美受害者。

灿星死了!拿我宝给你家新人吸血?也不看看自己的命够不够硬!

……一片真心喂了狗!亏我还以为那首歌是她自己的灵感!结果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怎么我们网友也是你爆火play的一环吗?素人身份这么吃香?

之前骂梧桐网暴的正义路人呢?怎么不叫嚣了?

许疏桐太惨了,没见过这么惨的顶流,怜爱了

……

经纪人检查过我的签字,满意地微笑一下,见我面无表情在翻手机,轻描淡写道「哦,网上那些东西看看就行了,过段时间自然热度自然会消退的。」

「是吗?如果没有消退呢?」

「那也没办法,等热度退了再给你安排工作呗。」

「你们根本不是真心要签我吧?所谓跟我签约,就是为了玩这一手?把之前的一切都定义为一场炒作?」

经纪人竟没有否认,只耸了耸肩「娱乐圈就是这样的,也算给你长个教训。」

她站起来,对我微笑道「等过个十年八年,你的合同到期了,我们自然会放你回去当老师。」

「什么意思?我连老师都不能当了?」

「你现在是艺人了啊。」她怜悯一笑「至于你学校那边的合同,你就自己解决好了,我们也不能管太多。」

「你们这是……不打算给我活路啊。」

「这是什么话,人怎么活着不是活呢?哪怕去搬砖洗碗,也一样是个活法啊。」

经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录完这个综艺吧,这可能是你十年合同期间,唯一能接到的工作了。」

12

回到饭桌上。

许疏桐笑着看向我,对我伸出手来「听说你签约我们公司啦,以后我们就是同事啦,小乔。」

宝宝我哭死!你怎么这么单纯!还跟她握手!

许疏桐什么品种的大冤种小笨蛋,路人都怜爱了。

不许碰她!她脏!我真的哭死了!好惨啊我宝!

……

我垂眸,看着她莹白润洁的手没动。

她脸上露出尴尬来,讪讪地正要收回去,却被我一把握住了。

「同事不同事的,还难说呢,不过有个东西,我想让你听一下。」

手机正在这时突然响起来。

我接了电话,打开外放,一阵污言秽语立马响彻现场。

「是乔天音的爸妈吗?你们知道你们女儿在外面做慰安妇吗?她真是个天生的贱种,你们怎么能生出这样的畜生呢?你们告诉她,如果她再不给许疏桐道歉的话,我就把她做慰安妇的视频发给全网!还有……」

许疏桐的手猛地往外一抽,却被我狠狠握住。

那边导演组也在飞快地喊关直播,我一声大吼「谁他爹敢关!」

没有人听我的,可下一秒温叙白也站了起来「不许关!」

摄影大哥顿了一下。

接着林青川也开口了「不用关吧?有什么是观众不能看的呢?」

两个重量级嘉宾同时发话,导演组彻底不敢动了。

弹幕在飞快地涌入。

所有人都听我播完了电话那头的污言秽语。

许疏桐浑身颤抖地看着我「你想说什么?你踩着我爆火,为你的出道做准备还不够吗?你还要演这样一场戏?是想让我为莫须有的事向你下跪道歉?」

她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滚下来。

我歪了歪头「你演技还怪好,怎么至今一个奖杯都没拿到呢?」

「你什么意思?」许疏桐哭着说,「公司为你的出道做了这么多准备,以后我也抢不了你的资源,你为什么要针对我?」

「公司?什么公司?我的公司只有我的学校,哦你说灿星娱乐啊?你的经纪人小姐可能没有认真看,乔天音的天字少了一笔,我签的是乔大音。」

许疏桐僵住了。

她的眼神飞快地射向远处。

余光里,我看到她的经纪人大惊失色,开始飞快地翻文件。

我微微一笑,对她晃了晃手机「你知道吗?这种电话,我每天能接到几十上百个,他们有的是打给我的,有的是打给我父母的,只是我回去之后,把我父母的电话设置了陌生来电呼叫转移,这才没让他们听到这些污言秽语。」

「而你,你作为他们的偶像,明知道这一切正在发生,却有意纵容,甚至以此威胁我,这是为什么呢?你也觉得我在机场吼错了吗?」

「你在说什么?就算为了出道,你迄今为止的热度也已经足够了吧?你还想利用那件事把我踩到什么地步?」

「出道?我不是说了吗?我不会出道。」

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乔天音在这里发誓,我这辈子,都绝不会在娱乐圈出道——如果有违此誓,就让我喉咙烂掉,再也不能唱歌。」

许疏桐脸色阴冷,嘴角僵硬地勾了勾「这种誓,我一天可以发无数个。」

「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是林青川说话了。

他靠在椅子上,一张冷脸竟难得出现了一丝微笑「因为她根本不需要出道,就有足够的人气了。」

「她是我的御用作曲家,天星。」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说「反了,你是我的御用歌手才对。」

「不对,」我终于反应过来,「你是怎么发现的?」

「你每次把曲子给我,不都是自己唱的demo吗?所以昨天你一开口我就听出来了。」

我们旁若无人地对着话,直播间却已经被弹幕彻底卡爆了。

这一次,不需要导演动手,镜头自己黑了。

13

天星。

是我小时候的名字。

但我妈觉得这名字太孤煞了,搞得我从小就叛逆又张扬,就做主给我改成了天音,还送我去学音乐,让我陶冶情操,修身养性。

我原本对此可有可无。

可某一天,在我逃课奔向旷野的路上,突然听到了音像店里传来的歌声。

很难形容那一瞬间的感受,就像一匹漫无目的狂奔的野马,在突然降临和风细雨中抖了抖耳朵,安静下来。

有时候,一生的热爱,可能就是因为某个不起眼的瞬间而燃起的。

只是那时我还不知道。

直到后来,入耳的一切都能成为音乐,入眼的一切,也都能谱成乐章。

不知不觉中,我就已经在这条路上,跌跌撞撞走了很远了。

妈妈说,人活着,总要有一样能点亮你灵魂的东西。

哪怕只是一根微弱的蜡烛,也会永远地照亮你脚下的路,让你不至于迷失在黑夜里。

我是天星,也是天音。

作为天星的我,肆意挥霍灵感,致力于用音符创造出最瑰丽、最具有生命力的曲子。

作为天音的我,在小学森队伍里传递我的热爱与信仰,力图找出我的小小同路人,或者哪怕是在他们心中播下一颗种子,留待以后生根发芽也好。

天星和天音,都是我身上不可分割的部分。

我只是一个素人,我只是热爱音乐,我觉得,我不该为机场那件事付出上辈子那样惨痛的代价。

所以,我就只好让别人付出代价了。

我觉得我没错。

14

这天夜里,我把和许疏桐及其经纪人的对话录音全都发到了网上,然后付了节目很多违约金,就回到学校上课了。

但这件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正如林青川所说,天星是个很有人气的作曲家。

我不光参与了林青川每一张专辑的作曲,还有很多糊得不能再糊的歌手专辑里,都有我的影子。

大言不惭说一句,天星是当今乐坛名气第一的作曲家,我也是不会感到惭愧的。

#乔天音就是天星#

#真正的扫地僧#

#惹谁不要惹素人#

#许疏桐经纪人录音 208万翻个倍#

#像你这种挤经济舱拿死工资的素人#

#许疏桐自导自演#

#许疏桐纵容粉丝网暴#

……

无数的热搜轰炸,最后汇聚成一句振聋发聩的#许疏桐滚出娱乐圈!

而我的账号,一夜之间便多了六百万粉丝。

无数人在我的动态下求我和他们偶像合作,无数人对我表达爱意,无数人称赞我做得好。

那些还在叫嚣着辱骂我的许疏桐粉丝,再也无法进入我的视线,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自然有我的粉丝以及路人和他们互相对骂。

而他们必然会输。

因为群众的愤怒是无法阻止的。

在这世上最应该被尊重的,就是无数个努力生活的普通人。

我也只是个普通人,我以后也还会继续做普通人。

所以我的心情其实没有太大波动。

从头到尾,我的诉求都不过是能尽情追逐梦想,平静的生活罢了。

但我想了想,最后还是发了一条动态。

「小乔老师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关心,祝所有挤经济舱、领死工资的素人都能拥有自我,拥有热爱,并永远拥有追逐梦想的勇气。

下一首曲子正在创作中,名字是敬自己,大家多多期待吧~」

15

尾记

那句208万翻个倍实在是狠狠刺激了十几亿普通人的神经。

在群众日复一日越来越高涨的怒火下,国家机器飞快运转起来。

不到一月,灿星娱乐和许疏桐就都被查出了偷税漏税,以及阴阳合同的违法行为。

灿星收到整改通知,整个公司顿时陷入风雨飘摇。

许疏桐更是直接退圈,还有十几亿的税款等着她补。

我重复着学校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越来越高的作曲版权费,被我统统捐给了希望小学。

我希望有朝一日,我国最封闭最落后的乡村里,也能有一间音乐教室,供孩子们听到大山之外多姿多彩的世界。

这天,和林青川以及温叙白聚餐的时候,我又接到了一个辱骂电话。

世上总有这么一些人,跟疯魔一样,即便曾经的偶像都已经退圈入狱了,他们也依旧不解恨意,执着地继续挥霍自己的良知与底线。

我开着录音,把手机放到一边,继续吃饭。

林青川和温叙白都看向我,问道「这群疯子还在给你打电话呢?」

我对他们微微一笑「这是最后一个未成年的了,但没关系,她还有三天就十八了。」

他们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随后我们举杯,玻璃瓶在半空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餐厅里放着我给林青川写的那首《敬自己》。

刚好唱到高潮,我们三人都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敬自己,敬梦想!」

(全文完)

小说《大骂顶流后我一夜爆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大骂顶流后我一夜爆火》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