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墨色明月

>

墨色明月

谢景之 著

墨色明月 小说推荐 谢景之江婉

小说推荐《墨色明月》是作者“谢景之”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谢景之江婉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太子爱上了救他的姑娘,更是为了她在大火时抛下我,任由我被重重的房梁砸死,窒息于烟雾之间。重活一世,在他满怀期待的时候,我退掉婚约,祝福他们白头偕老,长长久久。他却红了眼,说,非我不娶。......

来源:qwwrkbd   主角: 谢景之江婉   更新: 2024-04-03 23: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小说推荐《墨色明月》,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谢景之江婉,由作者“谢景之”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即使他是尊贵的太子,军队也无能为力。搜山的统领低声安慰我:“沈姑娘,太子殿下,应当是……”可是我不信,天寒地冻的日子,我拖着病弱的身子,踩着厚厚的雪,日复一日的搜寻着谢景之的踪迹。我的少年郎,在出行前还笑眯眯的告诉我,待他回来,我们就成婚。我们是从小定下的姻缘,我也是人人认定的太子妃...

第2章

我没想到,我没有主动找江婉的麻烦,她居然闲的慌主动来找我。

我望着眼前长相娇俏的少女,心中厌恶“江小姐找我,所为何事?

江婉娇滴滴的看着我,笑道“姐姐没必要这样讨厌我。

我冷眼看她,原来她也能看出来,我讨厌她么。

我叫人上了茶,是上好的翠儿尖。

茶香四溢,我淡淡道“你没必要来找我麻烦。

她捂着嘴娇笑“姐姐,想必你也能看出来,太子殿下眼下倾心于我。

我望着她不禁有些发笑“所以呢,你找我来只是想要炫耀这件事情?

江婉不知道我在笑什么,只是有些无名的羞恼,脸都气红了,耍着脸就走了。

我望着她的背影,笑容收敛。

当天晚上,我做了个梦。

我梦到自己呼吸困难,浓浓的烟雾让我喘不上气。

周围热的不像样,我努力睁开眼睛。

喧杂声,呼喊声,此起彼伏,压抑的不行。

我瞧见,一根一根着火的房梁向下掉,重重的砸在地上。

火苗四处蔓延开来,烧着了我的衣角。

火舌瞬间烧了上来,滚烫的火焰似乎要将我整个人包围。

求生欲促使我向外跑,但是衣角却被落下的房梁死死压住。

我被呛的不行,使劲咳嗽。

绝望之时,我听到外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谢景之嗓音沙哑“知念!

眼泪控制不住流下来,不知道是一瞬间的松懈下来的情绪使然还是被浓浓的烟雾呛的。

我拼命地喊“我在这里!这里!救命!

脚步声微动,然而我却听见另一边江婉带着哭腔的声音“太子殿下!救我!

我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向江婉的声音靠近。

说不出是什么感受,房梁落下来,这次我没有那么幸运,正好被砸到腿上。

我被压的不得动弹,腿部传来的炙热和刺痛刺激着仅剩的神经,我晕在大火中。

闭眼前的最后一秒,只剩深深的无助。

我猛地睁开眼,浑身上下被汗水浸湿,额前的碎发凌乱的粘在脸颊上,活像是刚才水中捞出来似的。

心脏跳得太快,我蜷缩着身子,浑身发冷。

只是梦吗?

可是腿部传来的刺痛炽热,还有昏迷前深深的绝望无助,都真实的不像样。

好像我真的在大火中被抛弃了,眼睁睁看着他去救了别人。

我在被褥中蜷缩成一团,心底发寒。

我知道,不论方才是不是梦境,倘若真的有一场大火,谢景之不一定会先来救我。

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视我为全部的少年了。

第二天,我就去了宫中。

姑姑是朝中皇后,我们二人的婚事也是她看着订下的。

她叫了我和谢景之,原先是听说今日我们关系不好,准备劝劝的。

我望着眼前凤钗华服的雍容女人,垂下头轻声道“姑姑,既然太子殿下心中另有所属,婚约便作罢吧。

姑姑神情僵硬了一瞬“念儿,你在说些什么?

我重复道“太子殿下心悦江姑娘,我也不愿插足他们二人之间的感情,祝他们二人百年好合,长长久久。

姑姑沉默了,我余光瞥见谢景之的眼眶有些发红,眼神复杂盯着我。

“景之,你的意见呢?姑姑垂眸看向一旁的谢景之。

“孤同意,沈姑娘莫要后悔才是。我听着他陌生的称谓,心中毫无波澜。

走出宫殿,他忽然叫住我“沈知念!

我回过头,恭谨道“太子殿下所为何事?

我瞧见他眼眶发红,近乎咬牙切齿“我这里没有后悔药。

我微微一笑,淡然道“殿下尽可放心,我绝不后悔。

我转身欲走,他却失神般喊“便是我另娶旁人,你也不在乎吗?

“殿下所做何事,皆与我无关。

江婉被朝中重臣承远侯认作干女儿,一时之间风光无限。

而我,婚约退的倒是快,但是满京城众多儿郎却无一人敢上门提亲。

一时之间,母亲对于谢景之意见颇大,气鼓鼓道“原先怎么没看出来,他是个这么小气的人!

京城中哪里有人敢跟他作对!

为这件事情,母亲成日愁的不行,念念叨叨着京城中合适的少年郎,然后又一脸遗憾的否决。

我光是瞧着她这样走来走去唠叨都有些无聊,捧着脸认真道“娘,就算我日后不出嫁,留在你和父亲身边,做个幸福的老姑娘,也是极好的。

沈家有钱,难道还养不得我一个小女子么,到时候我吃喝玩乐,潇洒自在,岂不快活?

我想着未来的幸福日子,登时幸福的眯起眼。

母亲望着我笑了,随后拎起棒槌追了我一整个院子。

等到晚上,母亲逼着父亲找到了些与我年龄相仿的少年郎。

左挑右拣下来,只剩个宋家儿郎。

宋墨,是开国大将军的后代,文武双全,家世贵重,少年天才,常年随军驻守塞外。

宋家代代忠勇,便是皇上看见了,也要礼让三分。

这算是我唯一感兴趣的了,若是嫁入宋家,日后便不必憋屈的给谢景之那个狗东西跪拜。

在母亲的监督下,我打着哈欠,不情不愿的去迎接。

我有些无奈,塞外风沙大,常年待在那里,多半是个黢黑黢黑的糙汉子。

然而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

宋墨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我很没出息的愣了愣神。

眉眼英气,五官俊朗,神情散漫挑开帘子的时候,颇像京城中的矜贵公子。

我只是顿顿,将心中的惊诧自然掩盖,神情自若的上前“恭迎。

宋墨却是神色微动,瞧见我有些拘谨的神色,挑眉笑道“这般拘谨,莫是不认识我了?

我虎躯一震,我认识他?

可是余光撇见他的神色又不似作假,我只能搪塞道“哪里哪里,宋少爷英明神武,自是难忘。

他没说话,只是默默盯着我,搞得我莫名紧张,眼神四处飘。

“沈小姐若是不记得便也算了,大可不必说谎。他气笑了,语气怎么听都有些咬牙切齿。

我一时之间有些尴尬,只好端庄的笑笑。

回去的路上,宋墨到底还是慢条斯理的强迫我回忆 一遍小时候的相识。

宋墨小时候还没长开,看上去瘦瘦弱弱的。

宋父和我的父亲是多年老友,在京城的时候常常被顺手带着一同拜访。

我和宋墨年龄相仿,加上我小时候在大人前总能伪装成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所以他们非常放心让我们一同玩耍。

我当时看这个小豆芽就非常不顺眼,尤其在我和刘将军家的小儿子打架打输了之后看见他们两个说了句话就更是厌恶他。

于是非常恶毒的在小孩子群体中大肆嘲笑他是个小豆芽菜。

我算是孩子王,小孩子又都没什么独立思考的能力,于是宋墨走到哪里都会被我和小伙伴嘲笑是个小矮子。

后来宋父重新镇守边塞,他们鲜少回来,我就忘的差不多了。

眼下被宋墨懒洋洋的重新提起,我顿时坐立难安。

救了个大命,我小时候到底都背着父母做了哪些坏事啊!!

我有些愧疚,用余光小心翼翼打量了他的身高,悄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我当时的话没有成真,宋墨身形修长,哪有一点小时候瘦瘦小小的影子。

我正在送神之际,宋墨忽的凑近,盯着我的眸子含笑道“怎么,没达到沈小姐的预期?

说完松松垮垮随意的靠着后头,笑盈盈的看着我。

虽说是笑着,但是眸色深沉,笑意不达眼底,压迫感十足。

我咽咽口水,糊弄道不知道宋公子在说些什么。

说完掩饰的端起茶水喝了一大口,强装镇定。

真的,我一直以为宋墨定然是那种憨头憨脑的直爽汉子,万万没想到他的心眼子这么多 ,一脸聪明样。

宋墨静静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随即无所谓笑道“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强迫你,我直接谈正事了,你意向什么时候成婚?

“扑哧!‘我登时被水呛住,瞪大双眼惊讶的看向他,连连咳嗽。

宋墨总算好心肠一回,微微蹙眉,拍拍我的背,冷声道“你就这么讨厌我?

我止住咳嗽,意味难明的看向他。

倒也不是,只不过刚才他一通怨声载道的回忆,我以为这婚事是要告吹的。

甚至已经在琢磨到时候怎么委婉的告别。

结果谁想到来这么一出。

我平复气息,淡定淡定。

接下来的几日里,宋墨频频向我这里跑,府中上下都混了个脸熟。

母亲原先对他颇为满意重视,次次热情相待。

到后头笑容也有些挂不住,听到他又来了就开始头疼。

等到晚上,拉着我的手,有些忧心忡忡“念儿,这宋家的小伙也太黏人 些。

还没等我说话,就又开始费劲心思的揪宋墨的不好。

我笑笑,亲昵的靠上去,我知道,她舍不得我了。

我喜欢在院子中发呆,静静看着桃花树上花朵盛放,花瓣舒展柔软,层层叠叠,嫣红可爱。

宋墨总是在一旁默默盯着我,跟我说说话。

我这时候心情好,便也跟他自在的聊聊。

宋墨问过我,为什么喜欢桃树。

他眸色墨黑,紧紧盯着我,有些紧张。

他是知道的,这棵树是我和谢景之一同种下的。

我看着蓝悠悠的天,粉嫩嫩的花,嫣然笑道“因为好看。

说完无辜的望向他“你不这么觉得吗?

他似是送了一口气,少年笑容阳光“是,好看。

这天天气甚好,阳光暖融融的洒下,我躺在躺椅中,摇摇晃晃的睡着了。

待到迷迷糊糊醒来,母亲正在一旁发笑。

我觉出些不对,走上前去,果然见到桌上有张画像。

画像上的我闭着眼睛,懒洋洋的睡着,毫无形象,嘴边还有些口水,提着小字“桂花糕,桂花糕。

我一时之间有些气恼,脸颊飞上两抹嫣红,气道“我哪有流口水!宋墨呢?

母亲笑盈盈道“他呀,去买你做梦都想吃的桂花糕喽。

我急急的出门就要找他算账,却听见门口有人在喊“宋家公子和太子打起来了!

我一时之间有些慌张,匆忙循着声音往人群里挤。

谢景之衣裳有些破损,跌坐在地上,身上沾了些泥泞,脸颊上还带着些青紫。

宋墨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垂手而立,淡淡的垂眸看向谢景之,神情淡然。

两相对比,实在差别有些大。

余光瞥见我,宋墨登时笑起来,眼角眉梢尽是轻快“你来了?

我快步上前,心中着急“你跟他打什么架!

宋墨仍是吊儿郎当的模样,摸出怀中的包裹“你的糕点。

“你手受伤了。他动作极快,但我还是一眼看到他手上的血迹,惊呼道。

宋墨眼观鼻鼻观心,不听我的话。

我有些说不出的生气你护着这糕点干什么?!

说完拉着他就要走“回家!

一时着急,我连说的话都没怎么在意。

宋墨笑容肉眼可见的灿烂,在嘴里反复咀嚼这几个字“好,回家。

身后忽然传来谢景之的声音“沈知念!我也受伤了。

我有些烦躁的皱起眉头“与我何干。

顾不着抚慰谢景之脆弱的心灵,我拉着宋墨就冲出叽叽喳喳议论的人群。

谢景之求了和江婉的姻缘。

听说他跪在大殿之上,倔强的不行。

文武百官面前,纵使心中万般不愿,皇上还是赐了婚。

不过听说皇帝极其不满,脸色难看的很,青一块白一块,当天早早离朝。

我吃着糕点,听着宋墨绘声绘色的讲述,险些笑出声。

江婉虽说被承远候认作女儿,但是也不过是个头衔罢了,说到底,她只是个来路不明的孤女。

皇室要娶的不止是头衔,更要名声,要贤惠,要能替天子承担压力责任。

而江婉显然是不够格的。

皇上偏爱谢景之,先前虽说不满但是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了。

哪想到谢景之这次这么冲动,直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求婚。

不说丢脸,皇上若是拒绝,便是看不起承远候。

这真的是有口难言,有苦说不出。

谢景之当真是干了一回好事。

瞧见我笑的合不拢嘴的样子,宋墨似乎松了口气,用手帕擦去我嘴边的糕点渣碎,跟着我一同笑起来。

江婉得了婚约,一时之间风光的不行,笑容藏都藏不住,活像一只骄傲的小强。

还邀请我一同去船上赏景,谈笑说诗。

我有些烦躁,但是她现在到底明面上是承远候的女儿,只好忍住无趣赴会。

江婉邀请的人不少,纷纷捧着她,俏皮话一套接一套,夸的江婉高兴极了,走路都有些飘飘然。

瞧见我,她脸上笑容更甚“沈姐姐来了。

我淡淡点头,不想要跟她纠缠,浪费口舌,向旁边走去。

江婉却是挂着笑跟着我走“姐姐看上去不高兴?

我忍住烦躁“是,所以江小姐可否让我清静清静。

我语气冷淡,听不出情绪。

江婉却是很不满意,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我应当嫉妒的不行,然后欺压嘲讽她,她再“大度的原谅我。

为了激怒我,她走到船边,俏生生笑道“姐姐,别那么生气。

我看着她危险的位置,有些无语“你想说些什么?

江婉忽然猛地拉了我一把,然后顺势就要往下跌,脸上带着胜利的笑意“姐姐,你输了。

我反应的快,迅速拉住她,然后微微一笑,按着她的头抵着船边“别,这才是欺负你吧。

我用的劲儿大。江婉的后脖颈都有些发红。

她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待到回神,眼前就是深不见底的湖,而我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将她彻底按进水中。

江婉惊叫一声,瞬间花容失色,哪里还有刚才的淡定,连连叫唤着救命。

我有些好笑“怎么,现在怕了?、

方才主动往水里跳准备诬陷我的时候不是挺勇敢自如的吗?

笑话事情,我沈知念从小就是孩子王,打架从没有输过,只不过平日收敛些作出文静样子罢了。

船上的人瞬间呗江婉的叫声吸引住,向这边聚集。

我瞧着江婉腿都软了 ,脸色发白,抖的不像样,顿感无趣,松手懒得再吓她。

然而刚刚松手,就有一阵疾风从手边穿梭过去,手背微微刺痛。

长箭擦肩而过,身后猛地有一股力气将我向后拽,这才躲过。

宋墨沉沉的声音响起,带着无限冷意“小心。

我微微失神,看着地上的长箭,一时之间有些错愕。

随后便是深深的后怕涌起。

倘若刚才宋墨没有拉我一把,这箭此刻就扎在我胸膛了。

我向箭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谢景之脸色微白,手中拿着长弓,神色难看的看向我的方向。

谢景之随后匆匆跑过来,看向我,解释道“知念,我方才以为你……一时着急所以……

瞧着他支支吾吾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我无名的烦躁。

宋墨一把推开他,拉着我想走。

我有些无助的看向他,我还是胆小怕死的,方才那一箭我反应过来之后就冒冷汗腿软,根本走不动道。

当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我有些不知所措。

宋墨反应快的很,一把抱起我,用袖子挡住我的脸,大步走了,冷冷丢下一句“太子殿下还是去安慰安慰江小姐吧。

我把头塞进宋墨怀中,让人根本看不见神情。

宋墨脚步很快,抱着我一直走。

听到附近没有什么声音了,我低声道“宋墨,放我下来吧。

宋墨顿顿,微微弓身,放我下来。

我环顾四周,周遭没什么人,宋墨带我去了湖的另一边。

这边风景没有那边好,人也极少。

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不想回府,就呆呆盯着湖面发呆。

宋墨不说话,只是默默在旁边陪着我。

看着看着,我就鼻头发酸,眼眶鼓鼓囊囊的都是眼泪,酸的发胀。

我听见宋墨微微叹了口气,揉了揉我的头“行了,想哭就哭吧。

眼泪听话的流下来,我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哽咽着控诉“我本来可以不哭的。

我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但宋墨只是淡淡的看向我“是我的错。

我抬手抹掉眼泪,眼泪汪汪问道“宋墨,我当真很差劲吗?

我和谢景之毕竟多年的感情,我也对他心动过。

然而别的人轻而易举就能取代我,说不难过是假的。

我以为自己已经释怀啦,不在乎了。

随他谢景之干什么,都跟我没有干系。

但是今天下午他箭射向我的时候,我还是好难过好难过。

我倒是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谢景之,也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宋墨抬眼看我“是啊,你真的很差劲。

听到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想笑,刚才的难过一瞬间被气愤代替“宋墨,你连安慰人都不会!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吗?

宋墨散漫笑了,松垮的倚着后头的树干,淡淡道“我从来没见过眼光像你这样差劲的人,有我这样的人在还未区区一个谢景之难过。“

我真的笑出声“你真自恋。

宋墨挑眉看我“实话实说罢了。

后来宋墨又闲闲碎碎跟我聊了些什么,我托着下巴,望着干净的湖水,听着他东拼西凑的吹牛给我听。

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好。

天朗气清,云卷云舒。

本来是定好明年成婚,宋墨硬是缠着母亲,反复叨叨今年八月八良辰吉日,正是最好时光。

母亲拗不过他,又找风水大师算,那天确实不错,这才松口答应。

我瞧见母亲开始成天忙碌婚礼事宜,忙的脚不沾地,总是望着我愣神发呆。

我知道,母亲舍不得我。

但她从来也不说,只是默默忙着,麻痹着自己。

说来也巧,江婉和谢景之的婚礼正好订在我的后一个月。

江婉对此不满的很,觉得暗暗被我压了一头,多次向谢景之抱怨,希望能更改日子。

谢景之却没有原先对她的耐心细致,不耐烦起来,甚至对于婚事似乎都有些抵触。

他是一国储君,这等大事都是由全国上下最顶尖的大师推算敲定的,哪里是说改就改的。

更何况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就等着他出笑话。

江婉到底是心思细腻的女子,面对感情之事更是少女心思,三番两次被谢景之草草打发,自然察觉出些不同来。

两人频频争吵,关系僵硬的不行,听说江婉再无初见的娇俏温柔,日日歇斯底里,活像个泼妇。

京城中大家最喜欢听这些皇家的糗事,一时之间人人嘲笑。

几日后,却突然爆出一件大事。

承远候被举报出意图谋反,证据确凿。

皇帝年纪大了,对于皇位的态度敏感的不行,当即雷霆大怒。

本是诛九族的罪过,但是看在两家已经接亲的面子上,皇帝这才从轻发落,将谢景之贬为庶人,与江婉等人一同流放。

然而对于从小被高高捧起的谢景之来说,这无疑比杀了他还难过。

我坐在院中,听着父亲神色凝重的讲述皇帝当时的愤怒,有些失神。

母亲有些后怕的拉住我的手“念儿,幸好你没有嫁与他,现在看来,当真幸运。

我望着在旁边忙忙碌碌走来走去筹备婚礼的宋墨,微微一笑“是啊,当真幸运。

几个月前,我还满心欢喜想象着和谢景之日后的生活。

命运波折,当真难以揣测。

大婚的时候,我早早被拉起来梳妆打扮。

繁琐的一套流程之后,我总算被迎上马车。

母亲拉着我的手,带着泪笑道“我就知道,我的念儿是个有福气的。

外头锣鼓喧天,我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有些无趣的听着马车外头的喧闹。

出城门时,正与流放的队伍擦肩而过。

我听见谢景之发狂的声音“沈知念!你怎么敢嫁给其他人,沈知念!

不过这声音戛然儿子,宋墨很快把他制服,冷笑道“谢景之,这样好的日子,我不想见血,闭上你的狗嘴。

我透过帘子向外看去,谢景之被宋墨卡着嗓子,说不出话来。

旁边还跟着形容狼狈的江婉,满身泥泞,神色癫狂,嘴中反复念叨着“我是太子妃,太子妃!

我有些无趣的放下帘子,心中出气的平静。

听着锣鼓的吵闹,我闭上眼。

从今往后的人生,他们都与我再无瓜葛。

小说《墨色明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墨色明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