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太监老公死后,我通了敌国

>

太监老公死后,我通了敌国

李长清 著

太监老公死后,我通了敌国 小说推荐 李长清冯炎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太监老公死后,我通了敌国》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李长清”大大创作,李长清冯炎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长公主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女儿,性格残暴,贪财无度。身边奴婢弄丢了她一根珊瑚钗,盛怒之下。他处死了一众太监和宫女。其中死得最惨的当属我的情人许鹤。公主风光嫁入将军府那晚。我在乱葬岗替许鹤缝补尸身。自那以后,我总是双手沾血。......

来源:qwwrkbd   主角: 李长清冯炎   更新: 2024-04-03 23: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太监老公死后,我通了敌国》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李长清冯炎,讲述了​自那以后,我总是双手沾血。1.我跪在地上被人灌堕胎药。几个嬷嬷掐也掐了,打也打了,我就是不张口。堕胎药煮了一碗又一碗,全被我挣扎间打碎...

第2章 02

次日一早,李长清就杀回来了。

我抱着被子缩在床榻的一角,护着自己的肚子。

一边护一边说。

「孩子别怕,有爹爹在呢。」

李长清挥鞭正准备往我肚子上抽。

「贱婢,我不在,你便迫不及待地要男人跟你睡觉,淫荡货色,生出的孩子跟你一样是贱种还不如不要!」

冯炎挡住了鞭子,裸露的上身即刻出现一道红色的鞭痕,隐隐有几滴血珠渗出。

「长清,你别生气,她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

「她怀着孕,我什么都没做,让母亲知道了,她身子又该不好了。」

「玉娘进门的时候我就跟你保证过,绝对不会爱上她,等她生完孩子就送出府。」

冯炎的话饱含真心,不像是撒谎。

即使被打了一鞭子,言语间没有半分责怪的意思。

这样的郎君,怪不得李长清看得这样紧。

醉花楼里的那些说俗词艳欲的说书先生讲过。

这叫,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怪不得李长清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人会这么在乎。

李长清看见冯炎身上的鞭痕时,瞬间扔掉了鞭子。

看向我恶毒时的目光,落在冯炎身上顷刻间变得后悔与心疼。

深爱一个人的滋味既甜蜜又痛苦吧。

那就继续甜蜜继续痛苦吧。

这样我才好一点点摧毁、折磨。

我看着两人渐渐缓和的气氛,冯炎眼里的真情。

我想起了那年即将出宫,出身文臣世家却坠入泥泞的许鹤轻轻抱了抱我。

他说出了皇宫,便教我读书写字。

他还说,女子读书可上教夫,下可教子。

我随即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苦恼道「肚子里没墨水,确实不好。」

许鹤一边笑我一边将我搂的更紧。

当时不值一提的瞬间,如今成了我心中最痛的存在。

我光着脚跪在地上,里衣的领口故意敞得巨大,露出脖颈上的点点粉红。

「公主息怒,昨夜将军只是与我小小温存了一番,并没有发生任何,毕竟,我肚子里还怀着孩子。」

两人稍缓的氛围,又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贱人,你是在跟本公主炫耀?你的意思是你若是没有孩子,阿炎就会临幸你?」

所有人都有弱点。

包括集皇权富贵于一身的李长清。

她太爱冯炎了。

这样最好了。

许鹤,你看见了吗?

这样的恶人竟然也会爱一个人爱到发狂。

4.

我动了胎气。

吃了大夫开的一味药才稳住了。

冯老太太拄着拐杖亲自督促人喂药,生怕李长清做什么手脚。

捻着佛珠对着我肚子念道。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我冯家子孙平平安安。」

我缓缓睁开眼睛,气若游丝,眼角滑落一滴泪。

「老夫人,我刚才梦见未出世的孩子,是个男孩,他说他害怕。」

冯老太太听见是个男孩,有些激动,随即冷眼瞥了一旁心高气傲的李长清。

「真是个妒妇,哪里有一点公主的样子。」

李长清也不忍。

「本宫是嫡公主,还轮不到你来说。」

冯老太太用拐杖狠狠戳了戳地面,被一句嫡公主气得说不出话来。

一边是心爱的女人,一边是自己的母亲。

冯炎很为难,但是看到因为不能生育而强撑骄傲面具的李长清。

他选择站在李长清这边。

「娘,你答应过我不在长清面前说这种话的。」

「她拿着鞭子要打死我孙子,三番几次顶撞我这个婆母,我说得已经算是轻的了,冯炎你给我听好了,玉娘怀孕的这段时间里,你必须每天都陪着她,我的孙子不能出任何闪失。」

李长清不屑的哼声,鄙夷嫌恶地看了我一眼。

「不过是个下贱的娼妇,就算你给冯家生下儿子又如何,我是嫡公主,身份尊贵,就算没有孩子,你也争不过我!」

李长清甩袖而去。

冯炎追在后面。

冯老太太连连叹气,大骂冯炎没出息。

所有人走后,我摸着已经隆起的腹部。

李长清说得没错,她是尊贵的嫡公主。

只要大李朝还在。

这个世界上就没人能奈何她。

就连我生出的孩子终有一天也会匍匐在她的脚下,任意蹂躏折磨。

夜里,我对着蜡烛将刚拆开的信点燃。

看着信上的笔墨化为灰烬。

好戏就要开场了。

5.

卖给我蒙汗药的人被抓到了将军府。

那晚冯炎留宿我房里的真相也传遍了整个府邸。

所有人在背后议论我,戳我的脊梁骨。

「真不要脸,都怀孕了还要男人陪,果然是个骚货。」

「当初就是靠诡计怀上将军骨肉的,烟花之地的女子果然龌龊又下流,什么恶心法子都拿来用。」

「将军跟公主从小青梅竹马,这种身份也想跟公主争,前面多少个女人死在公主手里,等着吧,她早晚也会死的。」

这样的声音从我进将军府就没停下过。

我当然知道以我的身份对李长清。

就是以卵击石。

就这样轻视我好了。

别人或许在乎自己的一条命。

但是我不在乎。

甚至是两条命我都不在乎。

6.

我跪在地上,李长清坐在金丝楠木制成的椅子上,心情颇好。

听说这不是冯炎派人从深山里寻来的。

日夜兼程走水路送到京城,让木匠赶工。

陆路跑死了一匹马,累死了两个木匠,中间还病死一个护送的士兵。

有了这把珍贵的金丝楠木椅子,李长清的怒气才算消解了一大半。

冷静之后就找人调查出来我找人买药的事情。

「贱婢,竟敢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挑拨我和将军的感情。」

这样的手段就是下作了。

世道乱,有些宫女太监恨不得死在皇宫里。

而那些愿意出宫的太监宫女,大多数是有亲人记挂。

又或者像我和许鹤那样,不愿在宫里被人带着偏见称为对食。

而是堂堂正正地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就为了一只珊瑚钗,下令处死那么多人。

她可曾想过,那些人在很多人眼里也是无比宝贵的存在?

我直视她的眼睛,褪去往日作妖献媚的神态。

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那个在深宫依旧可以保持天真耿直的自己。

「您是长公主,谁坏了您的姻缘,就是罪该万死,可曾想过我们这些蝼蚁。」

若是许鹤还活着。

我又何必落入那烟花之地,供人消遣作乐。

做个被人唾弃的娼妇。

若是许鹤还在。

我每日便不用惺惺作态,低眉顺眼,玩弄心机,做些连我都恶心的事情。

蝼蚁的美梦是她这个高高在上,不知甘苦的公主随意一脚碾碎的。

既如此,我便要拉你们一块下地狱。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冯家的骨肉,按理说我是正妻,应该好好照顾你才是,可是你一看你的下作手段,不管是不行了,大夫说了,你的胎用药就可以坐稳,打几下手不要紧的。」

伺候李长清的嬷嬷拿着三指宽的戒尺,一下又一下地打在我的手心。

直到见了血,也不曾停下。

边上一直沉默不语的冯炎,皱着眉发话了。

「长清,罚也罚了,我看够了,再这样下去,我怕她肚子里的孩子受不了。」

不论如何,冯炎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

从前那些觊觎冯炎的女人是没孩子。

所以无论李长清怎么处置,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长清高高在上,高贵的模样显得话语更加刻薄。

「冯炎,这个女人给你下药迷惑你,离间我们的感情,我只是小惩大诫,你就心疼了。」

我第一次在冯炎的脸上看到了不耐。

无论如何他都是男人。

还是个将军。

在外训练士兵,回到家里既要哄出身高贵的妻子又要接受身份的差距。

李长清似乎觉得还不够。

「既然将军心疼你,那就不要打了,浇点盐水在上面,去去血腥气。」

领命的嬷嬷将我的手摁在盐水里。

手掌处钻心地疼。

我看着冯炎的脸,眼眶积满了泪水,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滴往下砸。

言语恳切,模样深情。

「将军,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不过是想让你多陪陪我肚子里的孩子。」

「将军,我承认我出身低贱,命如草芥,但我爱慕将军,哪怕是为奴为婢。」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只要和将军在一起,哪怕死后做孤魂野鬼守在将军的坟墓边上我都心满意足。」

多么卑微的表白。

冯炎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我继续哭,眼泪像是源源不绝的泉水,滴滴答答地落下。

我知道,冯炎对李长清坚韧不拔的爱情开始出现了裂缝。

没有哪个男人会因为女子费尽心机讨好他而感到彻底厌恶。

高傲的公主,你就继续高傲吧。

我会用我的谄媚和卑贱,一点点侵蚀你的人生。

冯炎闭眼甩袖离开。

我的手心已是烂肉。

夜里,我拿着还差几针就绣好的香囊在大门等着冯炎。

冯炎跑出去喝酒的时候,李长清从来不会派人去找更不会等。

她是公主,不能做这种有损皇家颜面的事情。

带着酒气的冯炎从马上翻身而下。

我缩在大门的角落里,脚边放着一盏灯笼,手上抱着白色的纱布,隐隐还透着血迹。

「你怎么在这?」

「将军,你回来了。」我语带欣喜,小心翼翼地拿出绣好的香囊。

「将军,我错了,我不该耍那样的心机,让公主生气,让你为难,可我真的很喜欢将军,等生完这个孩子,我一定找一个让将军看不见的地方。」

「只求将军多来看看我们母子,将军不知道,我若是不耍点手段争宠,日子不知道多难过。」

认错、坦白加一颗真心。

冯炎有些可怜地叹了一口气。

「你的心意我知道了,只是你的手伤成这样,难为你给我绣香囊了。」

「将军原谅我就好,从今以后,我一定好好做人,再不做一些让人瞧不起的事情了。」

冯炎眼里有成就和感动。

一个愚昧无知的女人肯为了他改邪归正。

这种征服感是会让人上瘾的。

7.

越来越接近临盆的日子了。

冯炎虽然没有日日来陪我,私下里会瞒着李长清送些东西。

偶尔也会来看看我,跟我说话。

只是我心里清楚,冯炎给的那些东西不过是边角料。

寻常丫鬟只要攒攒钱也可以买得起的东西。

我每次都会笑着接下。

那些捧高踩底的奴才们,对我也和颜悦色了许多。

所有人都说我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个男孩。

李长清大概是急了。

四处寻找生男孩的偏方。

半个月就请大夫看诊一次。

次次失望。

对院子里的人不是打就是骂。

冯炎有一次安慰她,就算没孩子也无妨。

安慰的话却成了扎在李长清心口的刺,她说冯炎负心,根本不想和她有孩子。

说着说着就骂到了冯家的祖先。

冯炎怒极,到我这睡了一晚。

夜里,他做梦的时候喊着李长清的小名。

清清。

他的梦大抵是美好干净的,往日里皱着的眉舒展开来。

而我每次做梦,每次都会看见自己坐在乱葬岗替许鹤缝补尸身。

醒来的时候枕头已经浸湿一片。

8.

我隐隐感到生产的日子就是今天。

拿着冯炎给我的小玩意去找了李长清。

「姐姐,这些都是将军给我买的小玩意,我要生产了,日后肯定用不上了,你拿去吧。」

「你一个贱婢也敢跟我称姐妹,本公主要什么没有,你这种垃圾也敢拿过来,你当本公主真不敢杀你!」

李长清一巴掌打得我的孩子提前出世。

我在屋子里生产,产婆和大夫迟迟不来。

冯老夫人在外边和李长清起了争执。

「你个妒妇,我孙子要是死了,我就让冯炎休了你。」

李长清身上的火气一烧再烧。

「本公主嫁到你们冯家,你就该感恩戴德,还敢在我面前说休,你就算是我的婆母,我今天也要治你的罪,谁敢给她找大夫,请产婆,我就要了谁的命。」

全府上下无人敢动,冯老夫人手底下的人都被公主扣下。

一时间,冯老夫人为了心爱的孙儿拄着拐杖负气出门找人。

堂堂勋贵之家,多荒唐。

还不等走到大门,冯老太太便倒地,脑袋磕在石阶上,当场就去了。

我捡回来一条命,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就没气了。

一天之内冯府死了老人和孩子。

冯炎赶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摆好了棺材。

偏偏李长清不认为是自己的过错,依旧拿出公主的架势。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不成他们是我害死的?」

这句不知悔改的话让一直隐忍的冯炎情绪崩溃。

他失望地摇摇头,眼圈发红,笑容讥讽。

像是在笑自己的心软和愚蠢。

出生于皇室的青梅竹马,有着最尊贵的身份和最出众的样貌,是这世间男子最渴望娶到的女子。

在他眼里,她做什么都是对的,都能容忍。

哪怕为了他杀死了一个又一个觊觎他的女人。

出身侯府,从小也是富贵出身的母亲,竟然磕死在自家台阶上。

期盼已久的孩子出生即死。

再多的爱还有包容都会付之一炬吧。

「李长清,你害死我母亲和未出世的孩子,到现在,你怎么还是一副不知错的样子,你还是人吗?」

李长清扫了一眼跪在地下的奴仆们,自觉皇室尊严受损。

「难不成你要我堂堂一个公主给你们这些人道歉?」

冯炎的眼里全无爱意,一点点变冷。

「既然你这么在意你公主的尊严,我写一封休书给你,你回你的皇宫,继续当你尊贵的公主。」

李长清脸上写满了震惊,眼中此刻才多了些悔意。

「休我?是谁说这辈子永不分离的,我当时就是想让玉娘那个贱婢多受些苦,你娘又说要休我,我这才赌气酿成祸事,冯炎,我不是故意的,你当着这些下等人的面说休我,你当真是不爱我了!」

我跪在灵堂,心里快乐极了。

没有什么比看着两个相爱的人反目成仇更快乐了。

「我可怜的孩子,刚出世就死了……」

我扶着棺材哭得不能自已。

孩子,请你原谅我。

这个世道是个吃人的世道。

不狠,根本活不下去。

如果有来世,我愿意给你当牛做马赎罪。

我的出现,让原本憔悴可怜的李长清又激起了他的高傲之心。

「你个贱婢,都是因为你,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她从袖里抽出一把短刃,泛着寒光。

还来不及迈出几步。

暗处就走出来两个男人将她绑了。

冯炎跪在两具棺材前,看都不看一眼吩咐手下。

「将公主和休书一并送回皇宫。」

李长清眼眶里全是泪,那一刻心痛是真的。

「冯炎,你不能休了我,我们说好做恩爱夫妻的,你个骗子!」

比起之前的高傲,李长清这时候才真正像个人。

会为了挽回爱人流泪的女人。

若是换作从前,李长清这样哀求。

冯炎肯定会心软。

但现在。

他根本不想见李长清了。

面前的两具棺材把他压得痛苦得喘不过气来了。

不过是生离。

还没死别呢。

走到无人的地方。

一只信鸽熟练地落到一处。

我将消息绑在信鸽的脚上。

信鸽扑哧着翅膀飞出了高墙。

9.

皇帝女儿杀人,不是什么大事。

因为那些当权者手上都沾有不少人命。

鱼肉百姓,草菅人命。

是这些贵族最常做的事情。

李长清做的这些事都是小打小闹。

朝廷已经腐败之极。

李长清掉了几滴眼泪,皇帝就将那封休书又送回了冯府。

李朝接连失去了好几个州县。

最近农民起义,派出去不少人镇压。

冯炎就在其中。

冯家没了人,当晚李长清就派人来捉我。

可惜,我已经带着冯府的一个宝贝逃出城外了。

这个宝贝是京城的城防图。

起义军中有个陈家军,首领叫陈目,是前朝贵族之子,势力很大。

之前的几个州县就是他们拿下的。

早在我进入冯府的时候,我就成了他们的细作。

而醉花楼就是他们安插在京城的据点。

陈家军在拿到城防图的那一刻,便开始整顿军队,开始攻城。

有了城防图,本就摇摇欲坠的李朝变得不堪一击。

大军攻进京城时,京城里的贵族还在吃喝玩乐,享受富贵。

陈家军一路杀到皇宫里,皇帝竟然还在和各宫的宫女玩蒙眼捉人游戏。

冰凉的刀子架在皇帝的脖子上,不等他摘下眼罩,头颅就被人割下拿去领赏了。

至此,统治这片土地的李朝彻底亡了。

陈目很守信用,把李长清留给了我。

10,

李长清被关押在自己的寝殿里。

身边一个宫女太监都没了,破碎的衣服还有身上的淤青足以说明他都经历了什么。

陈目给士兵承诺过,只要攻下皇城,见到的女人他们可以随便处置。

我进去的时候,就看见李长清咬破手指在写信。

一个手指的血不够,她就咬破第二个第三个……

她意志力还是很坚强的。

这样都没有疯。

她一边写一边念。

「阿炎,敌军攻入了京城,速回。」

「我要你杀了那些畜生,只要你杀了那些畜生,我会让那些老臣们拥你为皇帝。」

「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快回来救救我……」

她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砸在华丽的丝绸上。

冯炎成了她活下去的唯一信念。

我走过去,影子正好投落在李长清身上。

她写字的手一顿,缓缓抬起头,满眼鄙夷。

「是你,你这个贱婢来这做什么!」

「我来这,当然是来看看你的下场。」

我抬头看了眼这座曾经金碧辉煌的寝殿。

每一个角落里仿佛都有许鹤的身影。

许鹤穿着宫服,提着宫灯点燃公主殿每一个角落的蜡烛。

点完蜡烛,他又要拿着抹布仔仔细细地擦拭着皇帝赏赐给李长清的各种珠宝珍玩。

这个宫殿里到处都是他曾经留下的影子。

直到我看到地上破碎的茶盏。

就是在那晚,李长清摔碎茶盏,命令将即将出宫的太监宫女全部处死。

第二日,引起祸端的珊瑚钗就被发现在李长清的枕头底下。

她找到后只是吩咐人将东西放好。

至于那冤死的太监宫女,像是皇宫里的落叶,轻轻扫掉便是。

「贱婢,你是李朝人,那些叛军一样不会放过你。」

我仰头大笑。

「我是李朝人没错,可我向他们贡献了京城的城防图,他们恨不得给我封地称侯呢。」

「你竟然出卖自己的国家,你不得好死!你知不知道你害死了我大李朝多少将士,你毁了大李朝的江山!冯炎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

我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毫不留情地讥讽。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好笑,你父亲在位这些年,害死的人还少嘛,光是你手上就有几十条人命,那些宫女太监的命就不是命了?」

我看了一眼她写的血书,冷笑一声。

「至于冯炎,我根本就不在乎,他有他的下场!」

见我这般,李长清越发不安。

冯炎是他此生最爱的男人,也是他最后的希望。

她跌跌撞撞向我跑过来,死死钳住我的双臂,早就失去了高贵的神态。

慌张的神情,好似濒死发疯的老鼠。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你把冯炎怎么样了?!」

我瞪着她的眼睛。

「为什么,就因为你们这些贵族们不拿人的命当命。」

许鹤死后,我偷偷潜入李长清的宫殿,在她最爱的那棵海棠树下埋下偷来的麝香。

久而久之,她就成了不孕之身。

出宫后,我甘愿成为陈家军的细作。

在一次算计中,怀上冯炎的骨肉,离间他们夫妻感情。

我故意刺激李长清,让自己难产,幸好冯老太太会因为生孩子的事情和李长清争辩。

总之将冯府搅和得越乱越好。

这样冯炎就会受不了家里的鸡飞狗跳,出去镇压乱民。

如此一来,京城早就叛变的将领做起事情就更加得心应手。

这些荒淫奢侈的贵族,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但凡他们上进些,将先人的话记在心里。

这个国家也不至于战火连连,饿殍遍地。

我的许鹤也不会因为一只珊瑚钗惨死。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当年那个跪在殿外为对食求情的小宫女,你为了一个太监……」

我一个巴掌甩在李长清的脸上,力道之大,她的嘴角流起了血。

「太监怎么了?太监就不是人了?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贵族与众不同在哪!」

殿外不远处又响起了攻城的声音。

李长清有了希望。

「贱婢,你的死期到了!」

11.

外面的声音,不是攻城声,不过是清理余孽的动静。

冯炎早就死了。

天下局势,就连三岁小孩都知道。

这个国家要诞生一个新的王。

陈目答应我,只要我拿到京中的城防图会满足我的一切愿望。

我的愿望就是要冯炎的脑袋。

李长清看到冯炎的尸身时,精神终于崩溃。

趴在他的身体上大哭。

「阿炎,你醒醒看看我,我是长清,你说过要保护我一生一世的,你不能死!」

李长清动作太大,冯炎的尸首滚落几圈。

她的眼泪重重地砸在黑色的地砖上,清晰可见。

一瞬间,整座大殿充满了死亡的悲凄。

李长清抱着冯炎的尸首努力拼合在一起,胡言乱语。

「不会的,我还是李朝最尊贵的公主,冯炎是驸马是有勇有谋的将军,我们是大李朝最般配的人,也是最尊贵的人,什么亡国都是假的,这一定是梦,是梦!」

恍惚间,我看到当年坐在乱葬岗上的自己。

也是这样,双眼哭得红肿,抱着许鹤的尸身,说着我们男耕女织的生活。

求他不要死,求老天爷告诉我这只是一场梦。

叛乱过后。

陈目自立为王。

实行改革,分地于民,减轻赋税,休养生息直至国富民强。

短短十年,饿殍遍地的景象不在。

百姓安居乐业,炊烟袅袅。

皇宫的一处冷宫里,李长清疯了。

每天都会给人偶缝脖子。

然后第二天就会发现人偶的脖子断了。

一次次地循环发疯。

死了多简单。

我要她活着,一次次在失去爱人和亲人的现实里折磨自己。

12.

我在山里搭起了一间木屋。

紧挨着许鹤的坟。

周围的人都觉得我很古怪,不愿跟我来往。

我每天早起浇菜种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渐渐地我的眼睛有些花了,手脚也变得不利索。

一日,我忽然照镜子,发现自己已经是满头白发。

我摸着鬓角的白发和眼尾的皱纹。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小玉,我来接你了。」

我一回头,许鹤身上穿着普通人的衣服,笑意盈盈地冲我伸手。

我有些局促,再看镜子里的自己。

模样竟回到了当年,乌黑的秀发,明亮的眼睛白皙的皮肤。

「来了来了!」

「许鹤,你怎么现在才来接我。」

「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

小说《太监老公死后,我通了敌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太监老公死后,我通了敌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