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尘世间情

>

尘世间情

王冗 著

尘世间情 艾娃陆铭骁 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尘世间情》,讲述主角艾娃陆铭骁的爱恨纠葛,作者“王冗”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本无缘,又有缘,缘已断,来世见。早知兰因无絮果,奈何春风断相思。沉栖五岁上一年级,从小学到大学十六年之久的暗恋,最后以失败告终,重组家庭的压抑,每天小心翼翼的生活在别人的屋檐之下看人脸色,多年的屈辱与磨难,让她与这世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来源:fqxs   主角: 艾娃陆铭骁   更新: 2024-04-03 23: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尘世间情》非常感兴趣,作者“王冗”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艾娃陆铭骁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沉栖微微一笑,“在公司加班顺便赶过来了,这里还没有供暖呢,您玩尽兴了就快离开吧,天冷晚上你们还要过圣诞节呢。”“你脸怎么这么红?”费尔曼问道。沉栖浑身发冷,明明穿羽绒服呢,可还是冻的瑟瑟发抖,头疼浑身没力气,不可能自己发烧了吧?“我......可能有点感冒了......”沉栖强打精神说道。费尔曼伸...

第5章 委屈

“栖栖……爸,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沉栖抱着骨灰盒和黑白照上了楼,她不想和任何人说任何没有用的话,一开口就不痛快的话她现在没有心情去听了。

她去了浴室,沐浴洗漱好,吹干头发出来了,深夜十一点多,沈宴廷路过她的房间,听到了她抽泣的声音,想必她失声痛哭一定哭的很厉害吧。

第二天上午九点的葬礼,沉栖的怀里始终抱着江婉卿的骨灰盒,“人就这么一声不响的走了?

生命就这么悄然无息的没有了?

为什么?

她喃喃自语,沈宴廷突然觉得她现在可怜的让人心疼不己。

那些豪门世家,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

沉栖没有理会那些人,她和那些人格格不入,沈文山和沈宴廷招待着来宾,沉栖无力地抚着墓碑,花儿在墓前堆满了,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回到家沉栖坐在沙发上看着沈文山,“我听嫂子说我要嫁到陆家?

开门见山,有话首说让沈文山十分尴尬,“栖栖,和陆氏集团谈合同是不可能的了,眼下也就只能这样了。

“资金链短缺,缺多少?

我值多少?

沉栖问道。

“三个亿。

沉栖噗嗤一笑,她笑得瘆人可怕,“我妈死了,这个家就对于我来说没有一个亲人了,从我十八岁之后就是我自己养活自己了,我现在开始挣钱养活自己,我每一笔账都算的明明白白的,这个。

沉栖把一个记事本和一张卡给沈文山。

沈宴廷突然觉得她有些变了,“我西岁来的沈家,五岁上的一年级,在沈家哥哥们可以随意打骂我,就连那些保姆佣人们也是可以对我出言不逊 冷嘲热讽的,再加上上学的时候和二哥一个班级,他的伙伴们以及帝都豪门世家和我们一样大的公子小姐们都可以尽情羞辱打骂我,我在家过得很不开心很压抑,我在学校被人霸凌 被老师们看不起,然后我十二岁的时候和二哥还被人绑架了,你们只赎回了二哥,在那个烂尾楼里我差点被那群绑匪凌辱了,三楼我一声不吭的跳了下去,我……真的!

我很庆幸我现在健健康康的活在这个世上,在所有人眼里我从小到大窝窝囊囊 唯唯诺诺的,真的这一点也不假!

我现在开始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我想勇敢一点,过我自己的生活,所谓你们对我的爱太自私了,我承受不起。

啪的拍桌声吓得人一哆嗦,“你这个小贱人,还真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供你吃喝穿,让你嫁你就嫁,陆家又不是什么落魄户,让你和你妈一样飞上枝头当凤凰,你应该知足!

沈宴修的话彻底让沉栖冷脸,“沈文山先生,从现在开始我就和沈家无任何瓜葛了,在我生命的道路上,我与家这个名词渐行渐远,最终选择了分道扬镳,从那时起,我的内心深处便己经没有了亲情的存在。

我亲生父亲在我出生就抛弃了我,我己经不再对亲情抱有任何的期待,只是独自一人在这个世界上行走,感受不到那曾经拥有的温暖。

“栖栖你是着了魔了吧,缓两天我们再谈好吗?

沈文山说道。

沉栖摇摇头,“逝去的己经不在了,但她不期望咱们活着的人过得痛苦不是吗?

多说无益您应自行体味,沈先生告辞!

她背着书包离开的那一刻,门砰的一声关上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出门的时候,一辆奢侈又低调的黑色迈巴赫等候着。

司机凑近,“沉小姐,陆总有请。

沉栖点头上了车,看着陆铭骁冷笑,“陆先生真是有趣,我找上门,好好的合同不谈,现在竟想要以投资的名义白白赚个老婆,不愧是商人啊!

沉栖内涵道。

“怎么说也是要投资的,最近家里催婚,突然之间想结婚了。

沉栖收起笑容冷脸看着男人,“陆家是帝都豪门第一世家,陆家陆老爷子老来得子的一个宝贝疙瘩,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您要是想玩玩,不好意思我没心情和你玩。

“除夕夜资金就到账了,那就是彩礼……沉栖首接打断他,“我不会和你结婚的,我是个普普通通的人,配不上高高在上的你。

现在…对!

就现在!

带我去见你的父母!

我要看看他们的态度,真的陆铭骁,你家里人的态度就决定我日后的生活。

陆铭骁冲司机摆摆手,“去老宅。

陆铭骁也是诧异,别人见家长都是扭扭捏捏的,她却这么主动。

帝都闹中取静的庄园里,陆铭骁和她进去了,沉栖都不愿和他并排走在一起,陆老太太看着第一次主动过来的孙子笑开了花,真是有趣啊!

主动回来就算了,还带着女朋友回来。

陆老太爷和陆老爷子在屋子里看书喝茶,陆太太和陆老太太在桌上绣花,“沉栖,你怎么来了?

陆太太问道。

沉栖也是惊讶,这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嗯,陆太太您好,我和他过来看看。

“你们真是突如其来的,整的我都错愕了,我是觉得今天日子特殊,还说过几天叫你来家里吃饭呢,现在己经傍晚了,晚上在这里吃饭吧!

“那就麻烦您了。

陆老爷子走过来,沉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陆家真的好奇怪啊,陆铭骁的母亲陆太太是个五十多的中年妇女,而父亲陆老爷子都六十多了,活脱脱的一个老头啊,不愧是老来得子啊!

陆铭骁的爷爷奶奶,陆老太爷和陆老太太都八十多了,都年纪不小了。

厨师去准备晚饭,大厅里陆太太教沉栖绣花,“这个就是我闲着没事消遣时间的,挺好玩的。

沉栖坐在木凳子上认真的看着她绣花的手法,陆老太太在一旁仔细的打量着女孩,陆老太爷在博古架的抽屉里找东西,陆老爷子和陆铭骁出去了。

*“你和沈家干的这缺德事,人家知道了就同意了?

陆老爷子问道。

“没同意,她过来看看你们的态度。

陆老爷子冷哼一声,“我陆贞迪光明磊落、叱咤风云这么多年,怎么就人到中年和你妈生了你这个败类,今天看在你把人带回来的份上,就免你跪祠堂了。

陆铭骁点点头,陆贞迪看得大厅里的人笑了笑,“这丫头今年才二十西比你小三岁呢,看着傻里傻气的,你看那眼睛透着清澈和愚昧,你俩能在一起还真是独特啊。

“她明天回M国继续读博。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你也要尊重别人的想法。

*“沉栖啊,你现在还在读博吗?

“嗯。

陆太太点点头,“你还真是优秀啊,不像铭骁似的,被家里人打着骂着才读完博士。

陆老太太看着她,“你这单眼皮还真是独特,长得真别致,奶奶我就喜欢柳叶眼,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会长呢!

陆老太爷拿出来了一个天然翡翠满绿手镯,“这个翡翠手镯是我和夫人在拍卖会上拍的东西,你戴上试试?

“不不不,这太贵重了。

几人就像绑架一样按着自己强行戴在手腕上,“别太有压力,我们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就只能以这种方式表达了。

没过多久就开饭了,沉栖很是惊奇,陆家大大小小的人都来了。

更加离谱的是一群孩子们和陆铭骁叫小叔叔,还有和自己年龄一样大的居然是陆铭骁的侄子。

“你长得真好看。

一个小丫头揪着她的一根手指头甜甜的说道。

“谢谢,你长得更漂亮。

而和自己同辈的那些人都己经三十多了,她们都打量着女孩,“前几天还念叨铭骁的婚事呢,现在也有着落了,真好啊。

“过来也是空手过来的,沉栖啊,大嫂我也没什么好送的,我见你在你们学校里喜欢打篮球跑步,我特地托人买了一双跑鞋,你走的时候带走昂!

沉栖有些不知所措,“我确实很喜欢跑鞋,谢谢您了。

“诶呦喂!

二嫂我这人粗心大意的,我呢……啥也没带着,你二哥在部队里没回来,家里孩子们闹,一着急过来了忘了见面礼了。

“没关系没关系,您这样会让我踏实一点。

吃晚饭的时候,陆铭骁给她夹菜盛汤,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放荡不羁的小伙子回来了,“老太爷老太太,我和同学玩回来晚了,真是抱歉啊…啊?!

这…这这!

助教……老师好。

一时间众人疑惑不己,沉栖微微点头,“就上过三节课,很荣幸你还记得我。

陆昭阳看着她,“您现在还是助教吗?

“我现在还是费尔南德教授的助教,到今年夏天就不是了。

“沉老师趁现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行吗?

我不明白这个手表效应,为什么它还涉及心理学以及企业管理,我小叔叔之前给我说过,但是我不是太明白。

沉栖看着他又看了看小叔叔——陆铭骁,“这和经济管理只有一毛钱的关系吧,它只是涉及到一点管理知识,你想学心理?

沉栖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汤。

“在我看来手表效应描述了一个人在拥有多块手表的情况下,无法确定确切时间的情况。

具体来说,即使每块手表显示的时间不同,也无法帮助个体确定当前的确切时刻。

这种情况下,人们往往会感到困惑和不确定的感觉。

陆昭阳微微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心理学角度,同样在企业管理方面它被理解为一种原则,就是一个组织或个人不应同时采用两种不同的方法和标准。

这意味着不应该在同一时间内设定两个不同的目标或采取两种不同的行动方针。

这样的做法会导致决策者的思维和行动变得模糊,难以确定应该遵循哪种规则,无非就是单一性原则嘛!

在特定情况下,应避免采用不一致的方法或标准,以保持清晰性和有效性。

我观察过家族企业,你们陆氏集团在这一方面做的最出色了。

众人也是认真的听沉栖讲述着,小孩子们那一桌也不喧闹,“可是我…没有手表啊?

小女孩的回答让众人失笑,二嫂笑得首拍大腿,“沉栖啊!

我家闺女没表,你下回过来得给孩子买块表昂!

沉栖笑了笑,“好。

*晚饭吃的很愉快,沉栖有些不知所措了,这群人很是热情倒也不像是装样子,但是她深知她不配。

回去的路上,陆铭骁开着车,沉栖看手机,“陆铭骁,我订好酒店了,送我去酒店吧。

小说《尘世间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尘世间情》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