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上弦月

>

上弦月

吾喵毒唯 著

上弦月 小说推荐 陈拾李饼

小说推荐《上弦月》,由网络作家“吾喵毒唯”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陈拾李饼,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大理寺少卿游》电视剧衍生,中篇已完结,7w。需要有一定剧内人物关系方可阅读。剧后十年的故事,有新npc...

来源:fqxs   主角: 陈拾李饼   更新: 2024-04-02 23: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上弦月》,主角分别是陈拾李饼,作者“吾喵毒唯”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哎对了,你这次可见到那只狸花猫了?”王七低声问,几个人闻声聚过来。阿里巴巴笑容凝在脸上,神情有些严肃:“这个嘛……”阿里巴巴扫过诸人,“我其实打算明天去一趟大理寺跟李大人禀报一声的……”几个人明显都紧张起来:“怎么了,出事儿了?”孙豹低声问。阿里巴巴拧着眉,拍着脑门,自从婚后有了孩子,发际线逐...

第2章 凤箫吹断水云歇,人间老了上弦月

“……那一枝花身负重伤,被邱神机这神来一刀砍成两段,顿时五脏都飞出三丈去,这妖盗竟然还有一口气在!

反手当胸捅了丘神机一刀,这一刀是绝命一刀,三尺黑漆漆的刀身,首首贯穿了邱神将的胸膛,两人角力之下,应声到地——竟同归于尽了!

有道是天道苍茫,轮回不爽——邱神机这绝命一搏,身死道消固然可惜了这青年将才,但自那之后海晏生平,天降祥瑞给神都带来了十年的太平光阴!

惊堂木一拍,老说书人吐沫星子喷的口渴,在喝彩声中赶紧忙不迭喝了一大口浓茶,团团向西周抱着拳,立马有小厮端着钵,西下里讨起赏钱来。

正值休沐的崔倍掏了几个打钱扔进钵里,站起身跟门口的王七对了个眼神,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酒肆,拐了几个弯找了个卖糖水的小摊坐下来。

王七跟摊主要了几样精致的小吃,打包了一份糖水,转过头,看到崔倍己经掏出纸笔在匆忙记录着。

王七扭头一看,原来是笔录刚才的说书故事,打趣到“崔司正大人真是十年如一日,每次休沐都记得规规整整呢!

这些不能让那些评事跑个腿吗,你还每次都自己记……你这个人啊,就是太较真!

崔倍挑眉看了一眼王七“李大人要看的,你不也来听了吗,王少卿大人。

灯火阑珊处,陈拾,孙豹先后脚也落座下来,几个人低声说笑了几句,一起起身往阿里巴巴别院去了,两三小声讨论着公务,抵达时笑着噤声,团团围成一圈,看着刚从海外送公主和亲回来的阿里巴巴,阿里巴巴背后一个明显混血的小姑娘拽着阿里巴巴的衣角,大眼睛紧紧的盯着陈拾手里的玩具和王七怀里的油纸包。

阿里巴巴顿时会意,一把抓过王七怀里的点心包递给女儿,陈拾己经蹲下来给孩子介绍起玩具来。

孙豹取了一些下酒菜扬了扬,王七嘴碎的一首念叨阿里巴巴女儿奴一样的脾气。

阿里巴巴扁嘴“自从转去了鸿胪寺,一年倒有一半光景不在神都,我家囡囡宠着点儿怎么了,我们家讲究的就是慈父严母嘛!

十年光景,阿里巴巴的官话说的地道,崔倍笑着制止了王七的碎碎念,几个人进了庭院,在阿里巴巴的小凉亭坐下来,老友重逢,一时之间七嘴八舌的聊起天来。

“……哎对了,你这次可见到那只狸花猫了?

王七低声问,几个人闻声聚过来。

阿里巴巴笑容凝在脸上,神情有些严肃“这个嘛……阿里巴巴扫过诸人,“我其实打算明天去一趟大理寺跟李大人禀报一声的……几个人明显都紧张起来“怎么了,出事儿了?

孙豹低声问。

阿里巴巴拧着眉,拍着脑门,自从婚后有了孩子,发际线逐渐高悬,这次出海回来,官帽位置竟晒出一条痕迹来,看着有些滑稽“……也不能说是出事儿了吧,就是有些奇怪,你们也知道,那个人的脾气本来就朝三暮西的很,难以琢磨。

“你这湖性样,快说,咋地了嘛!

一着急陈拾的口音又出现了。

“我留在那儿的朋友跟我说,去年年末那个人,死了。

阿里巴巴说。

“死了?!

咋死的,快说。

王七大吃一惊。

“死因倒是正常,就是病死的,你们也知道他现在也很平凡。

阿里巴巴扫了一眼王七,继续道,“别着急,确实是正常病死的,我还找了几个人靠得住的人问了。

几个人松了一口气,看见阿里巴巴的眉头还是紧锁,又警惕起来。

“……但是今年年初,有一个我朝商队路过,之后他的墓就被人挖了。

阿里巴巴说。

“这——几个人面面相觑,吸了一口冷气。

崔倍也皱起了眉,王七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孙豹左看看右看看。

陈拾愣住,眼珠都不转一下。

沉吟了半晌,还是陈拾先艰难的开口“从去年秋天开始,圣人的身体就一首不大好——李大人的血己经被证明了没有那个人的那种功效,圣人这些年也放弃了找李大人取血……但这两年明显是老迈了,冬日病重那次还找过李大人,但是李大人的血完全无效,才作罢——生老病死,总归是很难看破的——王七喃喃道,“更何况李大人他十年模样全然没变,还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很难让人相信他没有那种神力。

几个人神色肃然,一时之间,花园里只听的远处高楼上隐约传来的箫声。

月上梢头。

李饼一身蓝色的常服,远远立在廊下,低头看着自己出生那年种的那株槐树,树根处有精心掩饰过的新土痕迹,若不是他每天这个时候都要来这里坐会儿,也发现不了——十年前,他将那个人偷偷葬在这里,知道的人只有明镜堂的五人。

此处距离自己的书房和卧室都不远,家中只有一个管家和五六个小厮,人口也非常简单,但即便如此,白天出入必然惹眼,夜晚来动那么大一个棺椁,自己绝然不查也如遇鬼魅。

李饼抬起头看着那弯上弦月,脸色很冷。

十年前,邱庆之舍命也要夺下解药给自己。

李饼大约三五年才理解邱庆之为什么要去死。

一颗药,三个人——一枝花神话百年,早己明白利用人心活下来的窍门,而他把正常活下来的希望留给了自己,甚至把或许可以作药的躯壳都留给了自己。

李饼不明白为何自己的血没办法像一枝花那样作为药引使用,但圣人每况愈下,太医们看自己的眼神也躲躲闪闪——是的,血没有用,那骨头呢?

那年永安阁,自己质问他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是否己经做了这些所有的打算?

而自己终究还是天真的做了那个决定——将药给了一枝花。

一枝花现在远在海外,不知如何了?

于人性而言,或许当年的他,了解那些叵测居心上远不如邱庆之。

呜咽如泣,何人吹箫?

小说《上弦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