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刁蛮格格

>

刁蛮格格

格格 著

刁蛮格格 小说推荐 格格江德平

小说推荐《刁蛮格格》,讲述主角格格江德平的爱恨纠葛,作者“格格”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额娘本是皇阿玛的荣宠六宫的妃子,却因皇后暗中算计导致滑胎,额娘因此得了失心疯,成了宫人嘴里皇上厌弃的疯女人,额娘进了冷宫,而我这个只知吃喝的格格,被皇后以性情骄纵为由许配给她身边最得宠的太监做对食。新婚当夜我一脚把新郎踹下床,“狗奴才,还想碰我!”......

来源:qwwrkbd   主角: 格格江德平   更新: 2024-04-01 23: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刁蛮格格》,是网络作家“格格江德平”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我疼得龇牙咧嘴都没哭,但反而是江德平像个孩童一样对着我掉眼泪,“小江子……”我努力张嘴喊他的名字,夜晚他也不去外屋,就找张椅子坐我床边照料我,他昏昏欲睡低下的脑袋一听到我的声音就马上从梦里惊醒,“奴才在。”他马上一脸恭敬地应道:“格格感觉如何,好些了吗?”“去睡……”我实在心里有他有些愧疚,平生第...

第2章 02

皇后心生愉悦也不计较太多“把她带走吧。

“谢谢娘娘恩准。江德平小心翼翼的从地上捞起我,把我带出了钟粹宫,

我被江德平稳稳地抱在怀里,我第一次见到一向稳重的他眼角竟然含着泪。

“莫哭……我口齿不清地说着,一张嘴唾液混合着血液就滴答滴答地淌了下来。

“你先别说话。江德平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我躺在他的怀里竟感觉到一丝的安稳,

由于怕再度引起皇后的不满,江德平只敢吩咐下人去向宫中的许太医取药回来。

在江府里六神无主的小青一看见我的伤势直掉眼泪,说要好好的伺候我,

江德平却挥了挥手让小青去熬药,言下之意是亲自给我上药,

“丑,莫看……我虽然嘴肿得说话都不利索,但还极其在意形象,生怕江德平笑话,

江德平心疼地用棉花轻轻地摸着我的脸“娘子怎么会丑呢?怪我没有及时护好你。

我疼得龇牙咧嘴都没哭,但反而是江德平像个孩童一样对着我掉眼泪,

“小江子……我努力张嘴喊他的名字,夜晚他也不去外屋,就找张椅子坐我床边照料我,

他昏昏欲睡低下的脑袋一听到我的声音就马上从梦里惊醒,

“奴才在。他马上一脸恭敬地应道“格格感觉如何,好些了吗?

“去睡……我实在心里有他有些愧疚,平生第一次关心起他来,

“格格心疼奴才,奴才心里都明了着呢。江德平一副不在乎的模样贴上来,

我看着他这副不要脸的模样感觉有点好笑“放肆!

“放肆就放肆吧,格格以后莫要做这等危险之事了,无论出何大事都不应鲁莽行动。江德平叹了口气。

“那是我娘……我知道他还是会责骂我,刚从心底燃起的好感瞬间熄灭,

“都是奴才不好,没有照顾得周全。下次若要出外至少让小青跟着你,这次若不是小青发现你丢失了及时找我,我也赶不及去打点关系救你。

江德平的声音里竟全是自责,我听到却愣愣地看着他。

“明日我花点银两去疏通一下宛妃娘娘那处的关系,让宛妃娘娘尽量舒坦些。他安抚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一下子就被这几句朴实的话语触动了内心。

一开始从心底里看不起的江德平却能被称得上个温润如玉的君子。

我认真地看了他几眼,发现他的脸并不难看,反而有些眉目清秀。

他的凤眼对上我的眼神,笑眯眯地问我“娘子这般看相公,莫非是动了春心?

“放肆……这样称呼本格格!我气得从嘴唇里只吐出几个字,

他也不再逗弄我,轻轻帮我盖好了被“相公也好,奴才也罢,也是个衔头罢了。格格怎么欢心就怎么喊。

此时深秋季节屋外下起了倾盆大雨,寒意一下子席卷而来。

我知道江德平先前睡偏房拿的只有一张薄被,而且偏房的窗会渗水可谓是屋漏又逢连夜雨

我在心里犹豫了一会,冲正准备离开的江德平小声地说道“要不……留下……

江德平先是一惊,转过头来看着我,我虽不看他但仍感觉他的目光炽热。

“不愿……就……就作罢。我有些不好意思,把被子扯上盖住了脑袋,

“格格言而有信,莫反悔哦。

我只感觉被子被拉起了一角,卷入了些凉风进来,

然后一个温暖的身体就安安稳稳地睡在了我的旁边,

我和他就这样隔着半臂的距离安然度过了一晚。

听到他沉稳的呼吸声响起时,我的手脚却冰凉的睡不着,这是我从小体寒落下的病根

其实,是不是可以抱着睡?

5

在江德平的悉心照料下我好的很快,不出一月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嘴巴利索起来之后我又开始馋了嘴,让小青吩咐膳房给我做甜食,

“江公公说,主子身体还没痊愈。全府禁止甜食上桌小青唯唯诺诺的话让我出乎意料。

“狗奴才!我气得牙痒痒,“还管起本格格来了!

小青去厨房摸索了一圈,果然半点甜食都没寻到。

我泄了气似地瘫在椅子上“人生得意须尽欢啊……这日子还有什么盼头

“主子莫气,江公公也是为主子身子着想。主子实在挂念,奴婢前去找后厨为格格现做。

“果然还是小青懂本格格,快去!我喜出望外,正摩拳擦掌等待着香喷喷的糍粑端上桌。

小青出去了没一会儿就回来了,得知后厨打着江公公的旨意不肯动手。

我更加生气了“看来这是挤兑本格格啊,那群奴才是有十个脑袋可掉的!

到了今天我才发现,不仅是后厨还有江府的其他下人,心里都没有把我当主子。

我只感觉到心中悲凉,我一个娇宠格格如今却比不过一个太监,看来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我一气之下把妆台上的什物都扫落下地,不少珠宝应声碎裂,其中就有成亲当日皇后送来的玉如意。

“主子息怒!奴婢誓死追随惠兰格格!小青手足无措地跪在地上。

“何人惹怒格格?江德平闻声从外面踏进了内屋,

我气得不哼声,江德平看了看地上的狼藉吩咐道“小青收拾好出去煮碗安神汤。

“奴婢遵旨。小青手脚利索地收拾起地上的狼藉。

“格格为何动怒,是不是奴才哪里做得不妥善。江德平坐在我旁边轻声细语道,

“江公公权力滔天,我哪里敢。我从嘴里蹦出几个字。

江德平忍不住笑了“看来格格恢复得很好,巧嘴确实妙语连珠啊。

小青轻声地关上了门,这时屋内只剩下我和江德平。

江德平见四下无人,又靠近了一些“格格莫动怒了,今日奴才前去托人给宛妃娘娘送去了两床棉被和若干件棉衣过冬。

我听到这话顿时心里变得柔软,江德平自从上次允诺过我,他就动用了不少关系前去照料我娘

“劳烦江公公为我操心。心软话不软,他也不恼。

“来告诉奴才,格格为何发怒。

“我已经许多天没尝到甜食了!我气鼓鼓地瞪着他,他那张白净的脸忍俊不禁,

“只是因为这等小事?

“后厨等人敢逆本格格意,是大事!

“那奴才去砍了他的手,割了搅拌是非那群奴才的舌头。格格意下如何?江德平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甚至话音都变得寒厉。

“那倒不至于……我实在舍不得后厨的手艺,据说是皇上特地赏赐给他的,

“惹怒了格格就是天大的事,我怎能让格格受委屈?江德平乘胜追击,“三日之后,娘娘喜爱的糕点我定让下人为娘娘一一呈上。

这一套话语下来,我的怒火已被摆平,难怪都说能哄皇后开心除了皇上唯有江公公也,

“你平日里也这么哄着那毒妇?我盯着他的脸问,

这话一出口我竟分不清是醋意还是对于皇后的恨意。

他先是惊讶,随后又忍不住笑“格格是指皇后娘娘?

我看着他的脸有点挪不开神,有点气馁地败下阵来“与本格格无关。

“好啦好啦,奴才对惠兰格格是真心真意。只是后宫是非众多,你我平日里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江德平安抚好我,又亲手喂我喝了安神汤,

第二日就听说江德平赏了后厨五十大板,克扣了三个月的工钱。

这样一来杀鸡儆猴,往日里那些不看待我的下人纷纷对我和江德卑躬屈膝。

“你现在是皇后面前的红人,无人不对你忌惮三分,我已无名分,你心里……我忍不住问他。

江德平直接打断我“格格这是什么话,你是江夫人,怎会无名无分。

对着外人他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江公公,但在我的面前却是任我差遣的小江子。

终于在辗转反侧的夜里,我忍不住对他说“你,抱着本格格睡。

6

江德平朦朦胧胧地被我摇醒,思绪还没调整过来

我就主动地贴上前去,他先是一惊想着推开我,我把他的手臂搂在我的腰上,

“我命令你给我取暖。我俏皮地看着他,眨着眼睛,

他的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随后竟是耳根发烫起来。

“江公公该不会还没近过女色吧。黑夜里我都能看到他那红透的脸。

“格格笑话我了,奴才残缺之身,有心无力。江德平任由我摆布着,我感觉到他手脚僵硬。

“那我的姿色可入公公法眼?我有意无意地撩拨他,他越躲闪我竟觉得他越可爱。

“格格姿色固然是沉鱼落雁,和三宫六院相比都不为过。

受到夸奖的我心里美滋滋的,不知道为何,江德平的夸奖我都默认为真心的。

正当我想闭上双眼入睡时,却听到他轻声地说了一句“格格跟着奴才,确实是暴殄天物了。

“真啰嗦。我把腿搭在他的腿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

“格格还有心上人挂念?他侧过头看着我。

听到这话的我不自觉地马上把腿放下来,江德平感受到我的举动突然变得沉默。

我的心里也想起了青梅竹马长大的奕泽,但是如今我却很少再想起他来,这是为何呢?

“那你呢?你在宫中当差十余年,可有心系哪个小宫女?我想着转移话题。

江德平摇摇头“奴才在宫中一心侍奉皇上和皇后,没有闲情。反倒是格格,为了下嫁于我痛失幸福。

“那我该如何是好,瞒着你去寻欢作乐?我假装严肃地和他说,

江德平的呼吸一紧,我虽看不清他的脸却感受到他的愤怒,

我还没作出反应他就欺身压了下来,我的呼吸变得急促。

他的唇贴近我的脸说“格格大可以断了这个念头。

“可你只是个死太监。我情急之下居然说出这句话。

江德平握住我手腕的手紧紧用力,我娇嗔一句“疼!

他还是慢慢的松开了我,扯过了一点被子隔开与我的距离背着我不作声,

我自知自己不应说那话,但是又拉不下面子,于是便也背对着他赌气地睡着了,

那一晚,两个人未曾再出过声,只是都知道对方夜不能寐,

第二日一早我睡醒,身旁的位置已经感受不到体温了,江德平天未亮就离开了。

我想到昨晚的事,心里思绪有些烦躁,唤来小青帮我梳妆更衣,

“主子昨日是未曾安睡吗?奴婢去帮格格做一碗安神汤小青注意到我的心烦气躁小声询问道。

我不作声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脸,正直芳龄,不施粉黛也是秀色难掩。

嫁给一个太监断送后辈子的幸福确实不甘心,即使那人是江德平,

小青心思细腻,已经猜透我的心思“江公公对主子是一心一意,如今传闻江公公待妻如命,主子应当放宽心情享受当下便好。

“可他毕竟是个奴才。

“奴婢斗胆直言,主子其实外冷内热,内心可能早已对江公公消融了隔阂,只是自己未知。

“禀告格格,有人来见!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打断了我的思绪。

嫁入江府以来,从未有人来拜见过我,我心里生起不少疑虑,

出了正堂一看,一个戴着斗笠穿着面纱的男人坐在那里。

只一眼,我就大惊失色,

面前的人竟是先前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奕泽。

我把下人都遣走,独留我和他在屋内,

再度相见时,两人相貌并无大变,只是奕泽的态度变得恭敬起来,

我的喜悦一下子被冲淡得所剩无几,他的态度只让我想起了自己如今的身份。

“惠兰,江公公待你好吗?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小江子还是不错。我端了一杯茶递给他,

他却并没伸手去接,我的手就这么举着,显得格外生分,

“格格过得如意就好,奕泽这次前来是和你做最后的道别。明日我将跟随部队去平定叛乱,此去一别不知何时相见。

小说《刁蛮格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刁蛮格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