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此生不见,就此别过

>

此生不见,就此别过

付墨江 著

付墨江陈静娴 小说推荐 此生不见,就此别过

热门小说《此生不见,就此别过》是作者“付墨江”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付墨江陈静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早早辍学的厂妹。 人人都说我走运才攀上付墨江 我也这么认为,毕竟付墨江对我真的太好了。 直到我跑到会所,想将怀孕消息当作惊喜告诉他时。 他的兄弟说:“你可以啊,把那厂妹迷得分不清南北,到时候你想甩都甩不掉咯。” 而付墨江一句话,彻底让我清醒。......

来源:qwwrkbd   主角: 付墨江陈静娴   更新: 2024-04-01 23: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此生不见,就此别过》,由网络作家“付墨江”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付墨江陈静娴,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被众星捧月的陈静娴坐在付墨江身旁,两人看起来宛如一对金童玉女。而付墨江冷漠傲然的态度,以及周围看好戏的眼神,犹如一盆冷水浇得我全身冰冷。我勉强扯出一抹笑告别,慌乱地跑走。跑到会所外面,寂静的道路上只有零星几辆车行驶...

第2章

7

他停止撕扯,怔愣住。

“对不起。他从我身上起来,拦腰抱起我朝洗手间走去,“你来例假不舒服怎么不和我说?

我随他摆弄,替换被弄脏的衣服。

“心月,是我不好,别难过了好吗?

面前的男人恢复往日温和模样,可在我眼里却恐怖十分。

我一定要分手。

付墨江太可怕了。

第二日一早,我正打算跟付墨江好好谈谈。

好聚好散,才是最好的结果。

但他不知道去哪了,整整一天都没回来。

大概是公司太忙碌,连通电话也没有,我静静待在客厅。

反正也习惯了不是吗?他去哪里从来都不会和我说,这样想想我似乎并不了解他。

我确实如他口中所说,反正白上不是上?一切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不是吗?

付墨江,这是我最后一次因为你而哭,以后再也不会了。

我迅速起身收拾行李,来的时候一个行李箱,走的时候也是一个行李箱。

回到15平的出租屋,一切又回到原点。

整整一周,付墨江都没联系我。

我却过得很好,厂里最近刚把我升为组长,工资加了点,不多但我很满足。

周五下午刚交班回来,陈静娴找上我。

她约我到一家静谧奢华的餐厅,在那我显得格格不入。

“心月,我周六订婚,想邀请你过来参加。

原以为她会来找麻烦,却没想到她会叫我参加订婚仪式。

可我和她也只刚认识而已啊。

“心月,别想那么多,你认识付哥哥和苏京时,那么也是我的朋友,周六一定一定要来哦。

她展颜一笑,像冬日里的暖阳。

面对如此善意诚心的邀请,我答应了。

“好,我一定会去的。

8

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家庭,为此我花半个月工资买一条绿色裙子。

低调不廉价,已经是我能拿得出手的。

我按照她给的地址,坐公交车过去,下车后又爬整整半个钟的坡才到达。

订婚仪式在室外举行,内场三三两两聚在一块交谈甚欢,我随意扫了两眼,并没有发现付墨江的身影。

下车那会便收到陈静娴的消息,让我到时候进去随便找个位置坐。

里边的人非富即贵,而我显得格格不入。

我在角落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等待仪式开始。

“各位亲朋好友、双方家长,大家好…

“下面有请新人上场。

随着音乐响起,一对新人从中间走过来,我跟随大伙的一块儿看去。

我的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一瞬间从头凉到脚。

陈静娴挽着付墨江的手臂在众人注视下走向舞台。

我一瞬不瞬地死死盯着舞台上那对新人。

看他们互相交换戒指,诉说对彼此的爱恋,在众人的欢呼下相拥接吻。

这一刻,我彻底死心了。

9

“到底谁把你叫过来?

上回聚会一直针对我的短发女,悄无声息地走到我面前。

“陈静娴叫我过来的。

我没有心情与她争论,只想远离这个伤心之地。

短发女见我要走赶紧走过来堵在我面前,她嘴角上扬,眼神充满恶意。

“是吗?我可不信,一定是你收到消息偷偷闯进来的吧?不过也好,让你看清现实,静娴和付哥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算什么?

“付哥静娴你们来得正好,这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居然说是静娴你请过来的。

我脊背一凉,不想转身去面对他们。

可短发女并不放过我,试图撕碎我为数不多的尊严,她把我硬扯过去,我抬眼正好撞上那双冷如冰霜的双眼。

一周前还柔声细语对我说“心月,是我不好,别难过了好吗的男人,此刻站在陈静娴身边,两人宛如一对恩爱多年的夫妻一样,紧紧搂在一起。

陈静娴笑得一脸无害,“我与楼心月小姐只见过一面而已,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付哥,是你叫她过来的吗?

付墨江看向我的目光很冷淡,冷冰冰抛出两个字,“不是。

“抱歉,是我唐突。祝你们事事如意、幸福久久。

我强忍着泪水,提起裙摆不顾众人异样的眼光朝大门走去。

没料到短发女故意伸脚把我绊倒,而我着急之下抓住餐桌却把食物全搞翻了。

食物饮料汁水浇我一身,一只眼睛被黏糊糊的奶油糊住,众目睽睽之下,难堪极了。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真当我好欺负是吗?

倒在地上时,我便注意到一旁的水管。

我迅速起身打开水龙头拿起水管大力甩了一下,向短发女陈静娴付墨江他们喷去。

场面一时间混乱,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安保呢?赶紧把这个疯子拉出去。

安保人员迅速赶来,左右挟持,强行拖走我。

付墨江直挺挺地挡在陈静娴面前,他望向我的眼神复杂难辨,无动于衷地看着我被安保推搡到门口。

一身脏污的绿裙子,似乎早已冥冥之中暗示我了。

而我最后一丝尊严被付墨江彻底撕碎。

10

“楼心月,上车。

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面前,我抬眼望去。

是宋与卿,付墨江兄弟之一。

我和付墨江在一起这么多年,他是唯一不对我嗤之以鼻的人,应该说他压根不管事,总是沉默不语待在一旁。

在会场遭受伤害的我,实在是不想再与跟付墨江一伙有关的人接触了。

我摇摇头挺直背往前走。

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手臂被身后一股力拉扯,我皱眉望去,“放手。

“这里离市区还很远,你这副模样走在街上很危险。他半蹲在我面前,转头看向我,“你脚都肿了,既然不愿意坐车,那么我背你下去打车吧。

五分钟后,车内。

我摆头看向窗外,实在搞不懂宋与卿到底想干嘛?

既然他想送就送吧,正好我省一笔车费。

“椅子后面挂一件衣服,你拿去穿吧。

“好。

套上西装外套,身体慢慢回暖。

包里的手机开始震动,来电显示付墨江。

我直接挂断,他再次打来,一直打一直打,似乎想打到我接听为止。

他怎么有脸打电话给我?

我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并拉黑他所有联系方式。

宋与卿注意到动静,“是付墨江打来的吗?

“嗯。

宋与卿并不在意我冷淡的态度,他缓缓道来,“付墨江和陈静娴从小相识,本来大学毕业那会儿就准备订婚了,但陈静娴觉得学业重要,于是跑国外继续读书,现在回来也是完成之前未完成的订婚仪式。

他的话听得我心窝添一把火,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都跑来警告我,可当初明明是他付墨江追求我在先,“打住,你是不是也想说我和付墨江不配,让我看清自己的身份,别想妄想当付家媳妇。我知道了,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请不要再说,我并不想听他们的事。

车停在出租房楼下,我解开安全带正准备走。

背后传来宋与卿声音。

“对不起,刚刚塞车我来晚了,如果我在那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让你受欺负的。

“我想说的是,你很好,是他付墨江辜负了你。

“当初最先遇见你的人明明是我,就因为我慢了一步,就一步。

“如果可以…不,如果你愿意的话,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吗?

11

我没把宋与卿的话放在心上。

回到家倒头就睡。

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我睁开眼,房间一片黑暗,竟不知不觉睡到晚上。

门铃声一直不断再响,我赶紧下床跑去开门。

早知道应该先透过猫眼看一眼就好了。

付墨江红着双眼忽然扑上来把我死死地搂进怀里,“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使劲挣脱却挣脱不开,索性干脆不挣扎了。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听见他这句话,我只觉得好笑。

我在他怀里嗤笑出声,“付墨江,把手拿开好吗?你知不道你有多脏?上午不是才刚搂着未婚妻接吻,怎么现在跑来我这找存在感?是不是觉得白上我太过瘾了,一时间没法放弃?

付墨江依旧紧紧抱住我,“心月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有苦…

“我不想听,还有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

我懒得与他再继续“你听我解释我不听的戏码,使劲挣脱他的禁锢。

“不可以,我们没有分手,你不可以丢下我,你怎么能丢下我呢?

他嘴里念念叨叨个不停,听得我心里直冒火,什么时候他付墨江这么磨叽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对我用情至深。

“想分手?你觉得我会同意吗?

付墨江忽然松开禁锢我的双手,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把我抵在墙上。

他眼里透露出的癫狂,让我感到一丝寒意,“付墨江,你给我放手。

他不顾我的挣扎,倾身凑近狠狠堵住我的唇,撕咬缠绵恨不得吞吃入腹。

我放弃挣扎,趁他投入时,狠狠朝他裆部一踢,他嘶得一声捂住下腹后退几步。

我走上前狠狠扇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是我还给你的,你和你那群朋友一起践踏我尊严的时候,你难道就没觉得自己现在的深情有多好笑吗?

“滚出我的家,这里不欢迎你。

付墨江眼里写满了不可自信,他死死地盯着我试图希望我在说反话。

好半天他才缓过来,又恢复到以往清冷模样,他走前说,“心月,你再等等我,等我处理完一切,我会向你好好解释,对不起。

我妈说我从小脾气一上来,就犟得很,十头牛都来不回来。

等他?

付墨江到底哪来的脸让我等。

这地方住不得了。

第二日,我便出去扫楼,期间收到宋与卿的信息。

想了想,宋与卿的人脉广大,如果是他帮忙,那么付墨江一定找不到我。

“宋与卿,你可以帮我找一个付墨江找不到的住处吗?

我承认自己有一点私心,发出这条信息时有点后悔了。

但宋与卿却说,“不用害怕麻烦我,我帮你找住处。

“我帮你是没有前提的,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会强求你做什么。

12

宋与卿找房子速度很快,我在那自由自在地度过两个月。

他每天都找我聊天,却从不会过分暧昧试探。

我们越来越熟络,他用温柔抚平了我的伤口,一点点将我支离破碎的尊严从新塑造。

这一天,我照例做好早餐,等待宋与卿到来,每个周末他都会过来与我畅聊。

短短一个月我已习惯于此。

铃声响起。

我跑到玄关处开门。

门打开那瞬间,我扬起的笑容僵住了,而后迅速反应过来试图将门关上。

却被付墨江一把推开,他走上前把我搂近怀里,语气委屈质问道,“你为什么丢下我?你和宋与卿在一起了?

我面无表情地盯着远处,“付墨江,我们已经分手了。如果你不想再遭遇一次裆部创伤,最好赶紧放开我。

付墨江忽然松开手转而用力掐住我的脖子,抵在墙壁上,“你和宋与卿在一起了?你们上床了?

脖子传来的疼痛瞬间蔓延全身,强烈的窒息感袭来,我用力拍打他的手,却唤不回他一点理智。

付墨江他疯了。

“说话啊,是不是和宋与卿在一起了?你们进行到哪一步?楼心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在付墨江手里时,一股力道将付墨江扯到一旁,宋与卿压在付墨江身上狠狠的给了他两拳。

他们厮打间,我跌落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宋与卿压根不是付墨江的对手,眼看他被付墨江死死摁在地上猛揍,我赶忙冲过去一脚踢开付墨江,挡在宋与卿面前。

“付墨江,你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你现在所做的一切真以为自己有多爱我吗?你不过是看不惯曾经倒贴你的我不再死乞白赖贴上去,一时间心里不爽罢了。

“赶紧滚吧,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认识你。

“不可能,不可能。心月你一定是在生气,气我不理你是吗?我有苦衷的,事情就快解决完了,你再等等我。

付墨江微怔似乎不敢相信我会说出后悔认识他,他嘴里不断念着“等他处理完,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失魂落魄的跑走了。

我泪流不止,抱住躺在地上的宋与卿,他脸上全是淤青,嘴角还挂着鲜血,“对不起,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对你下狠手。

宋与卿扬起笑容,伸手抹掉我的眼泪,“心月不哭,我没事,小伤罢了。

他抓住我的手,温柔地看着我,“我有个小小请求。

“你说。

宋与卿埋进我的怀里蹭蹭,语气委屈巴巴,“我脸上挂着伤,怕父母多想。能不能收留我几天,等伤好了我再走。

“当然可以。

他不顾一切保护我,心哪怕再硬都很难不感动啊。

13

我和宋与卿自然而然在一起了。

与他不熟前以为他性子冷淡对所有置身于事外。

却没想到他在我面前特别爱撒娇,总是委屈巴巴问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过去在付墨江面前的我也如宋与卿一样特别没安全感。

我知道那种患得患失害怕失去的感觉并不好受。

为此我总是不胜其烦的告诉宋与卿我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最近,我总感觉有人偷偷跟踪我,那种偷窥感若即若离。

我并不害怕就纯恶心罢了,但宋与卿很担心我的安全,为此每天都接送我上下班。

“楼心月,我们去那边谈一下。

宋与卿在我下班前发信息说得开会,让我打车先回家。

等车时,不速之客找上来。

“陈小姐,我想我和你没有熟到一起去喝咖啡吧?

陈静娴笑了笑,“你不会是不敢来吧?不过就是聊下,你怕什么?

为了以后不再被骚扰,我想她大概是为以前的事找我麻烦,索性全说开好了。

我跟着她来到咖啡厅,短发女也等在那,这一刻我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集体来找麻烦?我暗自发信息给宋与卿地址,而后扬着笑容走上前。

短发女见到我时嘴角弧度轻蔑,眼神不善看着我。

我靠在椅背上,看着她们俩,“说吧。

就在这时,陈静娴声音忽然拔高,在静谧的咖啡厅显得格外响亮,“你是不是还有和付墨水江联系?楼心月算我求求你不要再来找我老公了可以吗?

短发女一旁煽风点火,“楼小姐,你都有男朋友的人了,怎么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挑衅我们静娴,你不知道她还怀着孕嘛?付哥每天到你家楼下等着你,别以为你们俩偷偷摸摸的就能瞒过静娴,要不是我看不下去,静娴才不会来找你。谁知道你们这对狗男女居然这么猖狂。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俩表演,周围的人目光被她们一唱一和吸引过来。

被小三的人明明是我,怎么有脸来找我麻烦的?

“这回我可有录音噢,被小三的人明明是我。和付墨江在一起那会儿,苏京时曾经在酒吧买醉,当着大伙面发酒疯,说你在国外交了男朋友,那张照片我到现在还留着,你要看吗?

那张照片纯粹是当初觉得她的衣服好看,才留下来想去找同款,没想到现在居然成为了证据。

“你少胡说八道,大伙儿快来看看啊,有人知三当三,不要脸得很,原配都找上门来了,还死不承认自己有错。

陈静娴忽然歇斯底里的哭起来,周围议论声越大越大。

“好你个楼心月,我今天定要替静娴出这口恶气。

短发女眼神里像裹着刀子,故技重演端起桌上的热咖啡朝我破过来。

我心一急,踉跄直往后退,被一双手稳当地扶住。

“心月,你没事吧。付墨江满眼血丝,脸上写满担忧。

厌烦情绪涌上头,我挣脱开他的手臂,顺手拿起桌上一壶水朝短发女陈静娴泼过去,“那么喜欢泼水是吧,你自己试试看这滋味好不好受。主人还在那哭,你这条狗倒是忠心,被人当狗使唤还不自知。

我慢条斯理地拿起纸巾擦手,“付墨江,请你管好自己的老婆,别跟狗一样到处乱吠。至于你,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有在跟踪我,麻烦你停止行吗,看在往日情分上,别再来恶心我了

“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们这群人。

付墨江眼眶微红,扯住我的袖子,声音带着些哽咽,“我没有结婚,我…心月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我一根根地掰开他的手指,“我不要了。

14

我独自坐在便利店,手指颤抖个不停。

一辆车停在不远处,我听见关门声,霍然抬起头,见到宋与卿的那一刻,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我扑进他的怀里崩溃痛哭,“你怎么才来啊。

那天晚上,我害怕付墨江还蹲在楼下,索性直接收拾行李搬到宋与卿家。

他献宝似的拿出女士拖鞋睡衣洗漱用品,展示给我看。

“心月,我等这一天好久了。

自从那次咖啡厅闹剧,我总是频繁做噩梦,宋与卿总是能第一时间醒来温柔地把我搂进怀里,安慰我不要害怕。

为此工作繁忙的他总会抽出时间带我到处旅游,接触大自然,转移注意力。

彼此相守,群山为证,宋与卿求婚完没多久,我们便领证摆酒。

摆酒那一天,付墨江再次打电话给我,我没接。

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不管是忏悔还是其他。

都已经不重要了。

15

番外付墨江

大家都说我的父母鹣鲽情深琴瑟和鸣。

殊不知付太太并不是我亲生母亲。

弟弟出生以后,家里人都不愿意让我接触,总以弟弟还太小容易生病,要少接触人。

可我不明白,那是我亲弟弟,凭什么大姨能去看我不行?

这一天,我趁佣人不在,偷偷溜进婴儿房,弟弟好小好可爱,就当我准备抱起他时。

门外传来动静,我迅速躲进衣柜。

是妈妈和大姨顾丽。

“这回你地位稳固了吧。

“姐,多亏了你帮忙,我才能顺利生出儿子,总算不用担心以后了。只是,我怕那孩子以后发现自己亲生母亲死去真相,会危害到我儿子怎么办?

“你放心,那件事我做得滴水不漏,知情人都被我打发到国外,这辈子都不可能回来。爸妈从小培养我们,不就是希望我们以后能嫁进豪门,要不是你一颗心系在付成卫身上,那个女人也不用死的那么惨,谁让她坚持不离婚呢,还想跟我们斗。

我缩在衣柜里,心头强烈的恨意涌上来,却只能死死掐住自己的大腿让自己冷静下来别冲动。

“至于付墨江,你倒也不必害怕一个初中生,像平时一样待他好就可以了,别去叮嘱他学习,这个年纪的男孩最容易受外头诱惑,只需要稍微干涉,他定会成为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到时候家产还是不是你儿子的。

“还是姐姐你厉害。

自那天起,我便开始伪装成一副只会吃喝玩乐的败家子形象,暗地里偷偷策划搞垮顾丽一家。

陈静娴是顾丽头婚生的女儿,她善妒,总是争对我身边出现过的女人。

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让她以为我对她用情至深,殊不知这也是报复的一局。

计划总会出现意外,楼心月便是那意外,起初不上心只是觉得她漂亮,你来我往便在一起。

其实第一次遇见她时,我便心动了。

她说的对,我的爱很自私。

我复仇就不应该招惹她,在别人践踏她的尊严的时候选择漠视。

我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却忘记身边最爱我的她。

如今已过去2年,杀害我母亲的凶手和欺负楼心月的人统统受到惩罚。

心月的孩子也快出生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如果当初我好好保护她,是不是我和她也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了。

我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医生说我积瘀成瘤、积郁成癌,时日不多了。

也好,反正已经没有人需要我了。

我愿用我的死亡,为心月驱赶所有霉运,希望心月岁岁平安,事事如意

小说《此生不见,就此别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此生不见,就此别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