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忆忆是年年

>

忆忆是年年

沈昀 著

小说推荐 忆忆是年年 沈昀无

小说推荐《忆忆是年年》,由网络作家“沈昀”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沈昀无,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看着婚礼上穿着新郎服的沈昀,好像回到了当初我们结婚的礼堂。巧的是,今天是我和沈昀认识的第十年,也是我和他结婚的第五年,离婚的第一年。也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我死的第一天。我轻轻飘到了他的身边,顺着他的眼神,看向站在他对面的新娘。嗯,跟当年的我有九分像,所以沈昀,是为什么呢?......

来源:qwwrkbd   主角: 沈昀无   更新: 2024-04-01 23: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忆忆是年年》,是网络作家“沈昀无”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待看清后,原来真的是沈昀。只是相比那时,现在的沈昀更加成熟,脸上也因为岁月和生活的磨炼有了些许细纹。只是,沈昀你记得吗?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十年,也是我们结婚的第五年,离婚的第一年。也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第2章

沈昀有些不可置信,不相信我已经死了的事实。

我看着沈昀的反应,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

“沈昀你聋啊!雪云都告诉你我出车祸,医生都宣告死亡了!

“怎么了阿昀?南清清满眼关心的看了过来。

站的有些累了,我一屁股坐在舞台的台阶上,嘴里一边吐槽。

“小说看多了吧?还阿昀?!这个称呼恶心死了。

我从没这么叫过沈昀,一直都是叫“宝宝,“老公这一类的昵称,气急时就直呼沈昀的大名。

沈昀没有理会南清清,急急忙忙跳下舞台奔着我曾经的公公婆婆跑了过去。

“爸妈,苏忆出事了。

说完就向礼堂外跑去,开车直奔张雪云所在的医院。

我跟着他来到医院,看到我的尸体。

“咦,看自己这个样子怪吓人的。

我偏过头,有些不忍心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脸色惨白惨白,全身毫无血色。

四肢有些浮肿,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已经干涸变得黑红。

胸口已经没有一丝起伏,了无生气的躺在手术台上。

我看着自己被医生抬到床上,盖上白布推了出来。

沈昀看到被推出来的我,双腿有些发软。

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轻轻的握住我头边的栏杆。

手指因为发力,骨节发白。

双眼也变得通红。

沈昀忍了又忍,终是没忍住,一滴滴眼泪顺着脸庞掉在我手上的白布。

他推了推我的身体。

“苏忆,你怎么了?

“苏忆,你起来,我结婚了,你来跟我吵架啊!你躺下干什么,起来!你起来!

“苏忆你起来打我!

“苏忆

他趴在我的床边,崩溃大哭。

我蹲在他的身边,轻拍着沈昀的后背。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哭成这个样子。

从前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我跟他闹过几次真正的分手。

当我收拾东西要走的时候,他就眼睛红红的拉着我,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流。

边哭边哄着我,再跟我讲着道理说我们要有问题好好解决。

可后来结了婚,我也不闹分手了,而他也不再如此在乎我的离去。

我以为,即便我死了,也再也看不到他为我流泪了。

“沈昀啊沈昀,你为什么现在开始难过了呢?

我的父母过来看到沈昀在这,立马红着眼睛冲了过来,一把将他推开。

沈昀被推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来干什么?!你赶紧给我滚!我家苏忆不用你来看!

我妈指着沈昀的鼻子骂道。

“妈.沈昀看着我妈,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别叫我妈,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她顿了顿“苏忆也早就跟你没关系了。

她跟医生推着我,去办理后面的事情。

沈昀站在原地,终究是没有跟上去。

他站在医院的走廊,颓废的低着脑袋,时不时揉一下湿润的眼睛。

“沈昀。

张雪云来到他的身后。

雪云眼睛红红的,带着浓重的鼻音,一看就是哭了很久。

沈昀回头看她。

“给你。

张雪云递给沈昀一沓东西。

“这是什么?沈昀疑惑的接了过来。

5.

我也好奇的凑了上去。

随着他一张一张的翻看。

沈昀的手也颤抖的越厉害,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雪云递给他的是我的产检报告。

B超上,我肚子里的婴儿已经成型,蜷缩在我的子宫里,与我连在一起。

怀孕24 。

六个月左右。

还有我摸着鼓起来的肚子,低头笑得一脸对肚子里的孩子的期待。

我伸出手在照片上自己鼓起来的肚子指了指。

“沈昀,你看像不像以前我把肚子吃到撑的不行的样子?

说着,我还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沈昀则站在我身边哭的不能自己,我们两个站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她什么时候发现的?沈昀缓了缓,问道。

“你们离婚后的没几天,我们两个见面,我发现她肚子好像大了点,给她做了个检查,确定的怀孕,当时已经快四个月了,苏忆还以为自己情绪原因导致的发胖。说到这,张雪云有点恨铁不成钢。

我瘪了瘪嘴。

当时我连孕反都没有,结婚之后身体原因总是两三个月不来生理期,一直也没去检查,自然也没往怀孕去想。

“那孩子.?

“今天上午她来打掉了。

沈昀后面的话被噎了回去。

“为什么?

张雪云听到沈昀问的这话瞬间瞪大了眼睛。

恨恨道“为什么?你说为什么?你们离婚才两个月!你就跟别人结婚了!你还想苏忆留着孩子?!

“沈昀哑口无言。

张雪云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那可是引产啊沈昀!你知道对她的身体伤害有多大吗?!

沈昀就算再不懂,也是知道引产手术对身体伤害很大,很疼。

张雪云愤愤的瞪了沈昀一眼,转身走了。

“阿昀。

南清清听到消息立马赶了过来。

她身上的婚纱换成了红色的敬酒服,在这条走廊上显得格格不入。

“阿昀,我听爸妈说了苏忆姐的事,你别太难过。她的眼眸闪了闪。

沈昀抱着头,没有理她。

她伸手去拉沈昀。

“阿昀,婚礼还没办完呢,先回去吧,大家都等着呢。

然而却被沈昀躲开了,她的手抓了个空。

南清清有些发愣,“阿昀?

“你先回去吧。沈昀抓紧手里的那一沓东西,出了医院。

我跟着他上了车,看着眼前越来越眼熟的房子。

这不是我家吗?

不,应该说是,我和沈昀曾经的家。

离婚之后,这个房子归了我。

我跟着他上了楼,进了门。

沈昀把外套脱在沙发上,还是跟以前一样,不会把衣服挂到衣架上。

我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喋喋不休“衣服要挂起来,不要随手一扔,在外面穿衣服要脏,挂起来看着也利索。

我伸手去拿沙发上的衣服,一次次从衣服穿了过去,索性放弃。

沈昀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一遍又一遍,起初我还跟着他走,后来我直接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走。

“喂,沈昀,你是不是有病啊?走来走去你不累不晕啊?

还好,他停了下来,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他看见我了?

我想多了。

沈昀只是走过来把扔在沙发上的外套挂到了衣架上。

然后坐在了我的旁边。

随后从兜里掏出一包烟,从中抽出一根,点了火。

我皱了皱眉“又抽。

烟蒂随着沈昀的抿唇,忽明忽暗。

一根烟很快就只剩了个烟尾巴,沈昀立马又点上了下一根。

6.

我叹了口气,“沈昀,你还记得,我们搬到这里来的那天吗?

“你说,终于有我们自己的家了。

可是后来,你却不想再回这个家。

我摸上肚子“其实我是想生下这个孩子的,只是,我没想到你会选在今天结婚。

上午做完手术,没有休息硬撑着回了家,结果就以为自己思绪混乱导致神情恍惚出了车祸,直接被急速行驶的轿车撞飞十几米。

楼下的街道上,到处是成双成对的情侣。

男孩给女孩送花。

花中也许还藏着礼物。

也有的人,悄悄藏起兜里的求婚戒指,随时准备给对方惊喜。

因为,今天是情人节。

到处都是浪漫。

曾几何时,我和沈昀也是如此。

我们确定关系的时候就是今天这个日子,所以,我们把领证结婚的日子也选在了今天。

“宝宝,这样我们纪念日多有意义。

沈昀晃着手里的结婚证,一脸兴奋。

“怕不是纪念日都在这一天,日子好记,礼物不用准备那么多份吧?!我微笑着看着手里的结婚证,开玩笑道。

沈昀,你那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元旦那天跟我提离婚。

离婚的时候,你又有没有觉得那应该是阖家团圆的日子呢?

南清清的一句“这个日子不错。

你就把你们结婚定在了我们结婚的那天。

可是我们才离婚两个月啊。

“沈昀,周年快乐。

只是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把孩子留下来了。

烟抽到第五根时,沈昀的手机响了起来。

“清清。

屏幕上的名字闪个不停。

沈昀拿起手机,按灭。

过了一会,南清清又发来了微信。

“阿昀,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和爸妈都在家等你呢,你就这么走了,也没法和宾客们交代。

“我想冷静两天。沈昀回复,再次按灭了手机屏幕。

可没过多久,门就被敲响。

谁能来这里啊?

我跟着沈昀开了门。

一身红出现在我们面前。

南清清看见门一开,脸上立马挂上让自己看起来温柔识大体的微笑。

尽管在我看来,她这个笑容略有尴尬。

“阿昀。

南清清侧身便进了门。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

南清清动作一僵“我有点担心你,所以问了爸妈,他们告诉我的。

沈昀没再说什么。

南清清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将手里价值不菲的包包放在茶几上。

可屁股还没等沾到沙发边,就被沈昀制止了。

“你坐到椅子上去。

南清清脸上的肌肉抽了抽,“好。

起身就坐到了椅子上。

我默默给南清清竖了个大拇指。

厉害呀,这都不生气。

南清清环顾着这个房子,毕竟是她第一次来。

当她看到我和沈昀挂在墙上的结婚照时,眼里透出浓浓的嫉妒。

我看着她的反应,很是疑惑。

他们难道没拍吗?

想想也是,我和沈昀离婚才没多久。

这么短的时间,能办出个婚礼都不错了,哪有时间拍婚纱照啊。

难怪在婚礼现场没看到他们的婚纱照,只看到大屏幕放着他们的日常合照。

“苏忆学姐以前真好看啊。

南清清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看着那张婚纱照。

大概是幸福养人吧,刚结婚那时候大概是我和沈昀感情最好,最幸福的一段日子。

等等,南清清叫我什么?

苏忆学姐?

她认识我?

沈昀坐回沙发,再次点上一根烟。

南清清出声道“阿昀,你最近身体不好,少抽一点。

可沈昀就像没听见一般。

她咬了咬嘴唇,像是有些委屈。

“阿昀,我知道苏忆学姐的离开让你很难过,毕竟你们那么多年的感情,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可是你们已经离婚了,现在我们才是合法夫妻。更何况学姐她现在已经.你不能因为这个放弃我们现在的家。

沈昀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他现在无法接受我突然离开的事实。

“我知道,你先走吧。

南清清张了张嘴,半晌才说“好,阿昀,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

可她转身的时候,眼神却直勾勾的盯着结婚照中我的脸,带着浓浓的恨意。

“苏忆,你死了还让他惦记,可惜,你已经是个死人了,沈学长完全属于我。

她嘴里极小的声音说着。

可现在作为灵魂,感官异于常人的我,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又看了看沙发上的沈昀。

沈学长?

原来,一直都是她?

7.

我和沈昀在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学妹,是沈昀所在的学生会部门的一个部员。

当时沈昀给她备注的是“清学妹。

我曾经还问过沈昀这是谁。

沈昀告诉了我,我也看了他们的聊天记录,并没有什么,便没有在意。

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学妹的样子。

后来我和沈昀和好后,发现沈昀所发所有的朋友圈都是屏蔽了她。

我问沈昀为什么。

他说“她总是来骚扰我,我不喜欢她,又觉得曾经的师兄妹删了不太好,所幸屏蔽算了。

而我当时有些生气“一个女生只有对你有好感,才会经常找你聊天,问你有没有空吃饭,总想约你还跟你分享日常,不然女生才懒得去花时间在一个人身上还得不到回应呢。

我瘪瘪嘴,带着醋意“再说了,你现在有了我,朋友圈有了我,你不对她开放,她还以为你单身可以随便追呢,人家又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而且,删了又能怎么样,删了又影响不到什么,留着又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难道你还想留个备胎?

沈昀连忙讨好“不,我不想,宝宝你说的有道理。

在我的注视下,沈昀点了删除。

后来沈昀实习,有了工作。

我们在出租房里过着有些艰辛,但很幸福的日子。

有一天,在聊到我公司同事的老公出轨了自己曾经的女同学。

沈昀突然战战兢兢的抬头看我。

“宝宝,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我有点纳闷。

“我.前两天也加了一个女同学,就是以前那个学妹,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我板着脸,“为什么?

“因为,之前我不是把她删了吗?她给我发消息问我工作在哪里,我也收不到消息。结果她不知道我在这个公司工作,她竟然也跟着过来了,还是我的下级,没办法才加的,因为工作需要.

虽然我有些不乐意,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叮嘱“反正以前她对你什么心思你也知道,她为什么要来打听你在哪,我不信你不明白。工作原因加就加了,异性距离看你自己。

“宝宝,我明白。

只是那时候我没想到,手机随我查,对我好到无微不至,跟异性说句话都要犹豫半天的沈昀,最后再也无所谓我的想法。

在外半夜不回家,对我打的电话,只有不耐烦。

婚后的第四年,在沈昀的手机里,我发现了“清清。

我从头到尾看着他们的聊天,只觉得自己这些年无比可笑。

沈昀从一开始的给南清清布置工作。

到后来南清清时不时的饭邀。

沈昀从一开始的“不了,有事。到后来的“可以。那家好吃。

南清清问着沈昀,“沈学长,你不是说你和苏忆姐以前总是去吃咱们学校附近的一家排骨饭吗?有时间你带我去尝尝呗?

沈昀回复她“好啊,等放假回去我带你去吃,他家应该还在开。

后来沈昀真的瞒着我带她去了。

当天吃完南清清还给他发消息“确实好吃诶!谢谢沈学长请客。

沈昀“客气。

看着聊天记录,我的手控制不住的发抖,眼泪也早就流了一脸。

排骨饭,我和沈昀高中认识之后便经常去那里吃。

价钱不贵,十几块钱足够一个人吃饱,味道很是美味,到现在都没涨过价。

可是,沈昀却分享给了她,并且带她去了。

从那时候开始,我和沈昀就已经被第三个人介入。

后来的他们,南清清经常跟沈昀抱怨着工作难做,身体生病,日常上的小开心。

沈昀也会回应她的分享。

8.

那个时候我和沈昀已经在备孕,也许是命运弄人。

备孕的那一年多的时间里,始终没有半点动静。

可离婚后却发现怀上了。

“苏忆。沈昀突然对着空气出声。

“嗯?我下意识回答。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南清清吗?

我等待着他的下文。

他深吸了一口,在口腔过了一遍,突出烟圈。

“在学校的时候,我认识了她,就觉得她长得特别像你,可是她的性格咋咋呼呼的非常闹人,我很不喜欢她。

“后来,她总找我,我越来越烦。可是她顶着那张脸,还有点犹豫。

“你让我删掉她,当时我觉得很轻松,因为你帮我下了这个决定。可是当她来到我们公司,成为我的下属,我们朝夕相处,她的长相和打扮跟以前的你特别像,还有着你后来早已没有了的青春活力,不知不觉我就跟她越来越近。

“回家看到你我就烦躁,没话说。甚至一想到回家我就会闹心,又恰巧,南清清对我又极为上心。

“我知道你看到了我和她的聊天,可没想到你一直没有跟我说离婚,原本我是想逼你说出来,这样我心里就少一点愧疚。可最后只能我说,可当时我只庆幸幸好还没有孩子,不然牵扯更多。

“苏忆,对不起,我是混蛋,我对不起你。

沈昀说着,眼睛变得通红忍着泪水。

我听着他说,只觉得眼睛发热。

但我没有眼泪,灵魂没有眼泪。

嗓子有些发哑“沈昀,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你不配。

长得像而动心,这从来不是理由,这只是你为自己动摇的心所找的借口。

和南清清在一起,说着因为我们长得像所以选择她。

只是想因为那张脸,用此借口让自己减少愧疚罢了。

“沈昀,你到现在,都没有用你的真诚道歉。

“你也不配拥有自己的孩子,我和未出生的孩子永远不接受你的道歉。

我想出去,可我就好像跟沈昀绑在一起了一样,始终不能离他太远。

沈昀在房间坐了一天一夜,我就在他旁边待了一天一夜。

他眼下的眼圈乌黑,抽完了整整两包烟。

整个屋子就像是被烟熏透了一样的味道。

9.

天已经亮了。

上班的,上学的都陆陆续续出了门,鸣笛声在街道上时不时的响几声。

沈昀突然站了起来。

脚步有些虚浮,来到窗前,看着楼下。

“苏忆,我来找你。

我不明所以。

但很快,我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我们住在16楼,有一个露天阳台。

沈昀打开阳台的门,吐出一口气,闭上眼睛,身子往前倾倒。

我眼疾手快的去抓他。

并且,我抓住了。

沈昀只觉得后背的衣服被人用力往回扯。

刚刚往前倾斜的身子直接被后拽的力坐到了地上。

沈昀愣了神,立马回头。

这回,他看见了我。

而我只做了个口型“沈昀你不配。

你不应该去死,你不配跟着我走,随我去轮回。

你就应该活着,生活在痛苦与愧疚里,我要你一辈子看着南清清那张脸。

时时刻刻记得你的背弃。

“你不肯原谅我。沈昀呢喃。

我发现我可以离开了,就在我救回沈昀的那一刻,身体突然一轻,没有了丝毫束缚。

我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待了七天,过了我自己的头七。

爸妈忙着我的后事,感觉一下苍老了不少,这辈子女儿不孝,让你们白发人送了黑发人。

不过幸好有张雪云帮我照料他们。

张雪云一边给我烧纸,一边哭着骂我。

“苏忆,你等着,让你走的这么走,你看我有一天见到你一定往死里揍你。

我看着她,有些哭笑不得。

“等你见到我,可能我都投胎啦!也许都中年啦!要不你来投胎成我女儿啊?诶?那也应该是我揍你啊!

我又去沈昀身边待了几天。

南清清怀孕了,两三个月。

只是,孩子不是沈昀的。

沈昀发现了南清清的情夫。

那人是南清清的初恋,而南清清之所以跟沈昀在一起,穷追不舍,也是因为沈昀长得跟那人很像。

可南清清不可能跟那人在一起。

我冷眼看着沈昀不可置信到崩溃。

也许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被打掉,第二个孩子还不是自己的。

可是他和南清清离不了婚。

沈昀所在的公司破产,他正处失业。

而南清清家里却给他找了个工作,工资待遇都不错,可以说是一辈子的铁饭碗,吃喝不愁。

唯一一个要求就是南清清提的,“一辈子待在我身边,代替他跟我生活一辈子。

沈昀的爸妈劝他忍着,可以在外边再找,这边不跟南清清离婚就行了。

看着这些人,真是荒诞至极。

沈昀,你以为你找南清清是找了我的替身。

却没想到,南清清却是真真实实的把你当做替身吧。

沈昀因为肝气郁结,身体出了很多问题,住了院。

除了沈昀的爸妈,和作为灵魂的我出现在了医院,南清清从未来看过一眼,问候一句。

我坐在沈昀病床边的凳子上,看着他躺在床上生无可恋的样子。

想起沈昀刚刚工作时,因为肠胃原因,住了院。

他怕父母担心,谁都没有告诉。

我和他就用平时省下来的钱去做了手术,交了住院费。

那一段时间,我每天陪床,在医院发的质量不高的折叠床每晚都睡不踏实,五点收床前就要起来,由于是双人病房,也没办法去收拾个人卫生。

洗头也只是用洗手盆接水洗,还只能三四天洗一次。

每次头发都是又油又痒,皮肤也因为休息不好变得粗糙。

出院后帮沈昀换药包扎,给他做清淡饮食,一个多月才算好转。

可是现在,沈昀,你身边又有谁呢?

沈昀,你错了。

我和南清清从来都不像。

我们像的只有那略为相似的五官外貌,和曾经都有过的青春年华,活力四射的年纪。

10.

曾经,在沈昀刚做完手术的那天晚上的病房里。

那一天,隔壁床的病人还没来。

我们两个放心的聊天。

沈昀刚做完手术不久,整个人说话有气无力。

“苏忆,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不辜负你。

那天,夜晚很黑,闭了灯的房间只有微微的月光照进来,可沈昀的眼睛却是很亮。

我握着他的手,“那你要是辜负我了怎么办?

沈昀咧嘴一笑“随老婆大人处置!

“如果有那一天,就咒你,这辈子都没有孩子。

沈昀,你说,我说的话,灵验了没有?

如果重新来一次,即使一开始的过程很美好,可这样的结果,我还是不要再和你相识了。

番外沈昀

我和苏忆相识在高中。

我们同进了学生会,一起开会的时候我就不停地看我对面的那个女孩。

因为她的眉毛画的很丑,就像两条又细又黑的毛毛虫。

我很好奇,她为什么要那么画。

后来我知道,她叫苏忆。

慢慢的我们开始变得熟络,终于有一天我问她。

“苏忆,你为什么要这么画眉毛,又细又黑,像饿抽吧了的毛毛虫。

好丑啊!可我不敢说。

苏忆瞪着我,气鼓鼓的。

她的脸本来就是偏远,一生气噘嘴就变得更圆了。

“我在学!在学!

看着她的样子,突然觉得好可爱。

我好像越来越想看到她。

有一天,我跟她说“我喜欢你。

她的脸红红的,好像有些手足无措。

却又想表现出一副自己很厉害的样子。

苏忆昂着脑袋,“你,你回去等我消息,我考虑考虑。

说完不等我回答,就急急忙忙转身跑掉了。

第二天,她趁我不注意,迅速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给你个面子,我同意了。她红着脸偏过头。

我开心的像个傻子,呲个大牙,双手扳过她的脸,不停地揉搓。

手感真好啊!

可是没多久,我们就以“分手告终。

毕业之后我也想过找她,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觉得不到时候。

后来我去入伍当兵,体验部队生活,锻炼自己。

期间我找过她,可当时作为新兵,发手机的时间很少,说不了多少话就要上交手机。

直到有一次我又找她再次上交手机,来不及跟她说。

等我再次找她的时候,我只看见了红色感叹号。

当时我简直是欲哭无泪。

我便想,再等等,等到发手机的时间增多,足够说清楚再找她。

这一等,就是大半年。

后来,我终于找到她,把一切说的明明白白。

她接受了,因为我们都清楚,高中那一段算不得什么。

现在的我们才是真情实感,带着浓烈的爱意。

我们确定了关系,发了官宣。

我很高兴,恨不得宣告全世界苏忆是我沈昀的了。

异地了半年,对我来说很难熬,每天都想见到苏忆。

在退伍回家的那一天,离苏忆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快。

见到她的那一刻我觉得一切都值了。

我滔滔不绝的跟她讲着没有她在身边我所经历的事情,想把我的一切都讲给她听。

后来她来到我上学的城市工作。

很快,我也开始实习工作,我们开始同居生活。

苏忆陪着我从不富裕,到生活还算富足。

她在陪伴我这件事上没有任何怨言。

哪怕在我生病需要人照顾的时候,苏忆也是二话不说,把自己攒的钱给我,寸步不离的照顾我。

那段时间,她对我的关心,对我的感情,我都看在眼里。

我信誓旦旦的保证以后绝不辜负她。

可后来,在公司重新见到了南清清。

我高中的学妹,南清清认识苏忆,但苏忆不认识南清清。

从第一次认识南清清的时候,我就发现她长得很像苏忆,可是性格我真的很讨厌。

所以当她跟我发各种消息的时候,我对她只有厌烦。

可一想到南清清那张脸,就好像面对苏忆一样。

没想到却在公司又见到了她。

她跟以前很不一样,性格沉稳许多。

可南清清跟我说,她是为了我才找到这的,打听了很多人,还说我把她删了。

领导让我带她,没办法只能重新加了回来。

南清清看到朋友圈的我和苏忆。

她对我笑笑,夸我们真般配。

我礼貌回应。

当我和苏忆聊到相关话题,我坦白了这件事。

苏忆带着醋劲,却也知道我只是工作原因没有多说。

我说我知道保持距离。

都是成年人,我明白南清清目的不纯,否则不会说为了我而来。

明知道我和苏忆在一起,却还经常给我发消息,和我约饭。

起初,我拒绝的很明显。

可后来,我和苏忆都因为工作越来越忙,二人世界的时间变得很少,很少去分享日常和沟通。

回到家也是赶紧做饭吃饭,洗漱休息。

没有一点惊喜,我开始觉得无趣。

我们想积极备孕,生个宝宝增添幸福度。

可一直没有动静。

南清清找我也更加频繁。

她有着和苏忆八分像的脸,因为没有结过婚,性格和生活状态更加青春,让我觉得她活力四射。

就好像从前的苏忆。

我陷在里面无法自拔,开始答应她的约饭,我还偷偷带她去了我只带过苏忆去的那家饭店去吃排骨饭。

起初我还会觉得愧疚。

可每每看到只为了工作挣钱而忙碌的苏忆,丝毫没有青春的状态。

外加迟迟怀不上的肚子,我让她看到我和南清清的聊天。

我想让她提起离婚,可我没想到她居然忍了下来,可我忍不了了。

我提了离婚,在元旦那天,外面的天空尽是绽放的烟花,可我只想离开那个家。

第一次,元旦我的身边变成了另一个女人。

我们打算尽快结婚。

南清清说,情人节那天日子不错,我便将我们结婚的日子定在了那天,尽管那天也是我和苏忆的结婚周年。

可我觉得不算什么,毕竟我和苏忆都已经离婚了。

当我听到张雪云跟我说苏忆出事的时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疯了。

她怎么会死?怎么能死?

可当我看到苏忆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盖着白布,我知道她真的永远离开了。

看到南清清我只觉得烦。

我没想到苏忆已经怀了孕,还把孩子打掉了。

那么大的月份,说明她是一点都不想留任何念想。

我回到我和苏忆结婚时买的房子,不停地抽烟,自言自语。

在我想结束一切,跟着苏忆一起走的时候,却感觉有人在后背把我拽了回去。

我回头,看见了苏忆。

我知道,那是她的灵魂,她一直在跟着我。

她在说,我不配。

她是不会原谅我的。

可我没想到,原来在南清清的心里我竟也是别人的替身。

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我的。

他们家要我忍,我爸妈也要我忍。

我没办法,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的身体突然出现问题只能住院。

除了我爸妈,谁也没来。

南清清别说看望,连条短信问候都没有。

我想,这是我的报应。

苏忆,我背弃了我当初的承诺。

辜负了你,现在你咒我的话,也算应验了。

(完)

小说《忆忆是年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忆忆是年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