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重男轻女的婆婆

>

重男轻女的婆婆

无 著

小说推荐 无无 重男轻女的婆婆

很多朋友很喜欢《重男轻女的婆婆》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无”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重男轻女的婆婆》内容概括:十月怀胎,我生下一个女儿。婆婆对我的态度立刻大变,月子里遭受各种白眼。好不容易熬过了月子,她扬言。「如果不生二胎或者生的不是儿子,就立刻离婚。」老公沉默着,也认同她的话。我冷笑。「好啊。」他们这才慌了。毕竟他们住的用的,可都是我的婚前财产。......

来源:qwwrkbd   主角: 无无   更新: 2024-04-01 23: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重男轻女的婆婆》,由网络作家“无”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无无,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们这才慌了。毕竟他们住的用的,可都是我的婚前财产。1.「怎么是个赔钱货,怀孕的时候那大夫不是说是个儿子吗?」我忍着怒火以及生产后的疼痛,听着婆婆骂骂咧咧的话。护士听不下去了,戴着口罩,只能看到她紧皱的眉...

第2章

爸爸妈妈在旁边听着,捏紧了拳头。

看着直播结束的页面,我的思绪飘到一个多月前。

我刚生下女儿,正在虚弱的时候,婆婆却因为我生的不是她千盼万盼的儿子而对我破口大骂。

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她宁愿说是医院将她的孙子换了也不愿意承认我生的是个女儿。

原来在怀孕的时候,她曾经请了一个骗子大夫来家里替我把脉,当时大夫说是个女儿,婆婆不肯接受,于是跟那个骗子买了一颗药丸,说是吃了就能变成儿子。

她骗我说是补药,一定要我吃,我从小便不爱吃药,更何况是不明来历的东西。

坚定的拒绝之后,我发现她将药偷偷拌进了我的饭里。

好在我那时孕反严重,吃了就吐,对气味也异常敏感,一闻就知道饭的味道不对。

当时只是以为饭馊了,跟婆婆说,她偏说没问题,一定要让我吃,我没办法,只能趁她洗碗时将饭倒在了外面的垃圾桶。

我不敢想象,倘若当初我吃下了那粒药,现在的囡囡,能否平安地降生。

后来月子里,她几乎天天都要跟我提起让我生二胎的事,我也明确拒绝了她,说我不会再生二胎,有囡囡一个闺女就足够了。

她哼了一声。

整个月子期间,她表面上说是帮我来照看女儿,照顾我坐月子 实际上,她根本就不理我。

任由我涨奶疼痛 躺在床上痛哭,反而来骂我打扰了她的休息。

平常给我吃的菜,也都是一些青菜豆腐白粥。

美其名曰,刚生产玩,吃点清淡的,不要吃太油腻。

而她和陈威,则是住在我的房子里,吃着大鱼大肉。

我只是夹了一块红烧肉,她的眼神,恨不得能杀了我。

正是这些一桩桩,一件件事,让我失望透顶,我也渐渐坚定了自己想要离婚的想法。

从回忆中抽离出来,我才发现我早已泪流满面。

当初我既然铁了心要和陈威结婚,那自然是真切的爱过的,只能怪我识人不清,看不到他外表下那颗吃人的心。

妈妈见我流泪,心疼地抱住了我。

爸爸捏紧了拳头。

「陈威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没事,让他们再嚣张今天。」

人嘛,自然是爬的越高,摔得越惨。

我要让他们接受所有人的同庆后,再揭穿他们的丑恶嘴脸,让他们一瞬之间,跌落谷底。

于是我加了把力,将这场直播,送上了热搜。

我的身份被扒了出来。

一夜之间,陈威火了,我也火了。

只不过,是不同的火法,他受到了所有网友的同情,而我,则接受了铺天盖地的谩骂。

趁此机会,我约见了许月,陈威的助理,也是他的小情人。

一见面,我开门见山。

「我知道你接近陈威是为了钱。说吧,多少钱,你可以离开陈威。」

许月露出了一个笑容。

「顾小姐果然是个明白人。」

她收敛了笑容,接着开口道:

「给我一百万,我立刻离开陈威。」

我嗤笑。

「怎么,在你心里,他就值一百万?他两个肾都有两百万,你不觉得你要少了吗?」

许月冷笑。

「他?他当然不值一百万,但我只需要一百万。」

我鼓掌,笑道,「好。」

我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推到她面前。

「这里面有两百万。多的那一百万,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我知道,许月是一个喜欢钱的人,而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天生的合作伙伴。

我低声开口,告诉了她我的计划,听着听着,我看到她眼中闪过一道光,流露出了浓厚的兴趣。

回去后,我打了个电话,催促陈威将离婚协议签好字。

陈威倒是一点不着急,可能是因为有广大网友为他做后盾吧。

他冷笑一声,倒也不装了,怒吼着说:

「顾安,我告诉你,想让我净身出户?不可能!」

我也笑了,然后,随后按下了录音键。

他还在那边喋喋不休地怒骂。

「你们害我失去了工作,还一分钱都不肯留给我,除非给我一千万,否则,你就等着被网暴死吧!」

说完,他得意地哈哈大笑。

我揉了揉听电话的那只耳朵,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门外就传来一阵喧闹声。

我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下了楼。

发现爸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十分难看,见我下来,赶紧上前。

「安安,怎么了?被吵醒了吗?」

我点了点头。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

爸爸脸色铁青,冷哼一声:

「还不是陈威和他那个妈,一大清早的就来家门口哭天喊地的。说什么房子的事,安安,是你做了什么吗?」

我看着二人询问的眼神,和盘托出。

原来陈威他们现在住的那个房子,是我婚前自己买的,房产证上写的都是我的名儿。

既然如此,那我想让谁住就让谁住。

于是,我将那套房子放到了网上,低价出租。

不过半天,便有许多人来找我租房子。

我一个个面见他们,从中找出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

骂起人来,可比我那前婆婆要泼妇得多。

我知道,如果我租给了一个没她强势的人,势必会被她赶出去。

但这个老太太,我特地嘱咐了她,这个房子是我的,有任何人来,都要赶出去,否则就不租给她了。

她连连点头。

看现在外面的情形,看来事情已经卓有成效了。

说完,我不屑的撇了撇嘴。

「反正那是我的房子,我想给谁住就给谁住。」

爸爸鼓掌,哈哈大笑。

「哈哈哈,果然是我的女儿,就是聪明!」

我将窗户拉开一条缝,看到陈威它妈在外面鬼哭狼嚎的。

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泼。

「天杀的,没良心的贱人!把我们的房子给别人住了,这是要置我们娘儿俩于死地呀!」

手上还拿着一个手机,看来是在拍视频。

而陈威,则是跪在一边,大声喊着:

「安安,我知道你在生气我妈把你的事情放到网上,但好歹我们夫妻一场,况且我们还没有离婚,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见他们两个这样无理取闹,撒泼打滚的样子,保安也不敢怎么上前阻拦。

倒也是,看老太太那个样子,万一碰她一下,躺地上讹钱了怎么办?

虽说我们家是在别墅群,周围并没有太多人,但也有一些邻居被吸引出来了。

他们看着眼前的闹剧,窃窃私语。

我冷笑一声,反手掏出手机,报了警。

倒不是因为怕了他们,他们现在闹得越大,对我的计划来说反而更有利。

我只是不希望爸爸妈妈在外人面前丢脸罢了。

确实,有这样一个奇葩的前女婿和前亲家,不是一件说得出口的好事。

不过十分钟,警车的鸣笛声便「呜呜」地传来。

外面又是一阵更杂乱的喧闹声,还夹杂了几声尖叫和咒骂。

十分钟后,警笛声远去,外面总算恢复了一片平静。

这个视频发到网上之后,事情越演越烈。

近乎几千万人关注了这件事,张兰的粉丝数,也到达了空前绝后的五百万。

我知道,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可在这之前,我需要先和陈威离婚。

我可不希望他把我连累了。

于是,我联系了许月,让她带着陈威去买彩票。

我已经打点好了一切,果然,他一下就中了一千万。

又经过许月持续不间断的耳旁风。

他也害怕我会分走他的这一千万,况且他知道,婚姻的过错方在他,若我执意要离婚,他确实分不到一分钱。

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独享这一千万。

于是,他马不停蹄地签好了离婚协议书。

拿到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我差点喜极而泣。

毕竟作为陈威的前妻,我还是了解他的。

于是,我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的电话。

果然,他的电话很快就打过来了。

一接通,就听到他得意洋洋的声音。

「顾安,你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求我的……」

「等等。」

我打断他的话,勾唇轻笑:

「你……要不要先好好看看你手里的彩票?」

那边的声音顿住了,一片寂静。半晌后,电话突然挂断了。

我嗤笑一声,蠢货!

好在总算是顺利离婚了。

我上网看了看,网友在网上激情开麦,咒骂批评我。

「真恶心,那个男的真可怜,娶了这样一个好吃懒做的女人。」

「谁娶了她,就是倒了八辈子霉。」

「可是她不是顾氏集团的千金吗?平常在家里就是养尊处优的,怎么嫁过去了,就要干这干那的呢?」

「就是就是,媳妇难道是娶过来干活的吗?」

偶尔有质疑声穿插其中,没过一会儿,就被刷了下去。

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现在网上的舆论已经两极分化,倾向于陈威他们的大部分都是男的。

而倾向于我这边的,都是一些女生。

我挑了几条评论看,不由得「啧」了一声。

「真难听。」

他们仿佛是终于在网上得到了宣泄口一般,根本不管事实真相,只一味地咒骂自己认为错的那一方。

以此来疏解心中的郁愤。

舆论已经发酵到一定程度了,我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是时候了。

这段时间,顾氏的股票也下降了好几个点。

由此可见舆论的力量有多大。

我累了,戏也看够了,就让这场闹剧结束吧。

5.

我打了两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我打给了爸爸,让他以公司的名义发出一条律师函。

对于传播谣言,恶意造谣,辱骂顾氏集团的人,做出起诉处理。

而我,则是拿到了家里的监控录像,并将它放到了网上。

我将陈威出轨,以及转移财产的证据都发了出去,还将时间线整理成了一个专门的PPT来让大家更清楚地了解这件事。

做完这一切后,我将第二个电话,打给了许月。

于是,半小时后,许月在网上发布了一条很长的内容。

说的是她在与陈威在一起之前并不知道陈威有妻子,甚至妻子还怀孕了。

并且她一开始拒绝了陈威的告白,但是陈威多次对她进行办公室骚扰,甚至以经理的身份和职权威胁她。

如果自己不答应他,他就会让自己失去这份工作。

这份声明一出,舆论顿时开始往另一边倒。

但也有人对此保持怀疑,认为这些都是假的。

当然不是真的,除了我发的证据是真的,许月发的,可都是假的。

可陈威他们说的,不也都不是真的吗?

只要网友肯相信,那它,就会变成事实。

既然陈威他们试图利用舆论来对付我,那我自然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反击。

因着那份律师函,即使有人不相信,却也不敢随意质疑了。

这边陈威刚刚从彩票店走出来,正沉浸在这张彩票是假的,并不能兑换的痛苦与悲伤中氏。

却发现一路上的许多人都对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他一时摸不着头脑,不过想着可能是前几天自己直播,所以大家都认识他了,也将那些眼神看成了同情。

陈威心里暗喜,这样看来,顾安出门还不得被唾沫淹死,看来她很快就能服软了。

即使没了那一千万,他依旧沉浸在能得到我的钱的幻想中。

直到他回了出租屋,看到屋内一片凌乱,自己的行李,全部被丢到了外面。

而自己的妈妈,正坐在一旁,痛哭流涕。

他走上前,看到房东还在往外丢东西。

不由得怒火中烧,一把抓住了房东的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你在干什么!」

房东见陈威回来,啐了一口,不屑地说道:

「呦,回来了呀,省的我浪费力气,赶快把你们的东西拿走!」

「凭什么!这是我们租的,钱都已经付了,你凭什么赶我们走!」

陈威大声吼着。

房东是个暴脾气的中年女人,见他这样,也来了火气,一把将他推开。

「凭什么?你去外面问问,现在谁还敢把房子租给你们!两个不要脸的东西,一天到晚就惦记着别人的钱吧!」

「呸!两只白眼狼!」

说着,不顾他呆愣的目光,自顾自锁上了房门,拿着钥匙离开了。

他妈妈在一边忍不住开口问道:

「阿威呀,你不是说只要我们直播了,顾安就会乖乖给钱吗?怎么现在大家都在骂咱们呢?」

陈威烦躁地踹了一脚被扔在脚边的行李箱,咒骂了一声,面目狰狞:

「那贱人竟敢伙同许月算计我,给我等着!」

可惜,我顾安做事,绝对不会给人留后路,我果断报了警。

陈威被抓走了。

抓走时,他还在叫嚣着怒骂,最后被手铐拷上,带上了警车。

陈威被抓走以后,他妈妈几乎每天都来我们家门口坐着,说要讨一个公道。

见没什么用,还招来了许多奇怪的眼光,转而去了公司楼下。

举着横幅哭天喊地。

可之前在网上闹的轰轰烈烈,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的发展。

知道了陈威和他妈妈是两只养不熟的白眼狼。

况且顾氏的威望在那里,谁又敢置喙什么。

不过她每天不停地在公司门口哭,确实看着不太美观。

于是我又报了警,一切事情交给警察叔叔来解决。

于是她也进去了,虽然没几天,可还是吃了一个教训。

后来也就没见她再出现过了。

陈威判了五年。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看着婴儿床上熟睡的女儿,叹了口气。

才五年啊。

小说《重男轻女的婆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男轻女的婆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