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思渺

>

思渺

姜止 著

姜止容妃 小说推荐 思渺

小说推荐《思渺》,由网络作家“姜止”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姜止容妃,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是一株雪莲。我化作人形和姜止成婚第八年,他又娶了一位娇娥娘。在她中毒时,他扬言要毁掉我养育多年已有灵性的仙草,只为了威逼我交出心头血。他说:“没关系的渺渺,反正你也不会死。”他不知道的是,我的心头血不仅是解毒的妙药,还是我情欲的根本。在我看向他的眼神再无波澜时,他又红着眼求我:“渺渺,你还爱我的,对不对?”......

来源:qwwrkbd   主角: 姜止容妃   更新: 2024-04-01 23: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思渺》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姜止容妃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姜止”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我不搭理她,继续给我的花草松土。谢嘉屿见我无视她,也不恼,捂着嘴轻笑:“也不知道姐姐在悬崖边上养的那些,还好嘛?”我手上的动作一顿,抬头望向她:“你这话是何意?”她故作头疼般扶住额头,眼底是掩盖不住的得意:“啊,贵妃娘娘还不知道吧?”“唉,都怪殿下,为了我,居然要跑到听风崖这么远的地方受苦。”“听...

第3章 3

在第十五个巴掌落到谢嘉屿脸上时,姜止一身黄袍风风火火来赶来了。

饶是已经看他穿了一年的黄袍,可我始终觉得不如初见时那一身月牙色衣裳好看。

脸上的表情亦是。

我从未见他发过如此大的火,他一把推开春桃,心疼地把谢嘉屿拥进怀里。

谢嘉屿哭得梨花带雨,在他怀里细细抽噎“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并非有意为难臣妾的,估计是气臣妾身子不争气,非要拿她的心头血解毒。

“皇上,臣妾真的不是故意的……您替我向容妃娘娘解释解释。

他触碰着谢嘉屿肿胀起来的脸颊,小心翼翼地在上面轻吹了两下,温柔安慰着她“没事的,嘉屿,朕在这呢,谁敢欺负你?

“再说了,你何须向她解释这么多。

“不就是一点心头血吗?她拿一点出来救你也是应该的。

他这动作,让我回忆起了当初我不小心在手上划了一道小口时,他也是这般珍视又心疼地对着我的伤口轻轻呼气。

那时候的他,舍不得我吃半点苦头。

他一下又一下地吹着我的伤口,明明受伤的是我,可是他却红了眼睛。

姜止亲着我的脸颊,柔声安慰我“渺渺不疼,渺渺最乖了。

“等渺渺伤好了,我就给你买你最爱吃的杏花糕。

“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

可如今,他连出声让我承受剜心之痛时,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一切都变了呢?

我的心跟针扎一样密密麻麻地疼。

不知道割心头血的时候,有没有这么疼呢?

听完谢嘉屿的哭诉,他抬头怒视我“毒妇!你冷血自私不愿意救嘉屿也就罢了,如今她身患重病,你竟还责罚她?

“朕之前怎么没发觉你竟是这般心狠之人?!

“来人!把春桃压出去,杖毙!

“慢着。我出声制止,鼻尖一酸,眼中不知何时蓄满了泪水,语气却依旧强硬“皇上为了容妃娘娘,放言要亲自跑到听风崖上去采药的事为何不说?

“你明明知道那些灵草对我有多重要!

“你就是故意拿那些灵草威胁我,想逼我就范!

把已有灵性,即将修理化人的仙草连根拔起,跟残害生命有什么区别?

此话一出,姜止脸色煞白了一分。

自觉理亏,他便没再嚷嚷着要责罚春桃。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神色,理直气壮地说道“若不是你不愿意救嘉屿,朕何以至此?

“渺渺,是你逼朕的。

“如果你再不肯应允救嘉屿,那就别怪朕一把火把那些杂草给烧了!

我定定地看着他,试图从他脸上找到半分往日姜止的影子。

可我再也找不到了。

那个一身月牙白袍,貌美如画,满心满眼都是我的少年郎,不见了。

“好,殿下想要心头血是吧?

我看着他,语气平静得可怕

“我给便是了。

姜止闹这么大动静,不就是想逼我交出心头血吗?

既然他这么想要,我就给他好了。

“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我没有告诉姜止,心头血不仅是解毒的妙药,还是我们雪莲情欲的根本。

心头血一旦被取,就相当于断情绝爱,不再有七情六欲。

可他哪还顾得上其它,听到我终于松口,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只要你肯答应,别说一件事,十件都好说。

就如同当年我松口答应跟他前往京城时一样。

他又连声说了几遍“好,接着急忙叫来太医。

我装作没看见谢嘉屿眼底计谋得逞,得意的神情。

她路过我时,语气像极了趾高气扬的孔雀“你输了,宋思渺。

浩浩汤汤一群人就这么涌进了我的春和宫。

这三个月来,还是第一次这么热闹。

太医本想为我施用麻醉,一旁的姜止却急忙制止“这药万一随着血液流到心脏,影响了功效怎么办?

“朕觉得,还是直接动手罢。

太医们面面相觑,迟迟不敢动手。

那可是割心头血,稍有不慎,可是会出性命的。

再说了,这剜心之痛,就算是用麻醉估计也得吃不少苦头,更何况是像这样活生生地取血。

可姜止哪管这些?呵声道“都愣着干嘛?再不动手是想掉脑袋?

太医不敢再迟疑,拿着刀子针线在火焰上炙烤消毒后,就开始在我身上动手。

我躺在床榻上,闭上眼睛,感受着刀子在我皮肤划过的痛感。

痛……太痛了。

我痛得面容煞白,额头上全是冷汗,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好痛!

疼痛如此剧烈,我甚至能清晰地感知到冰冷的刀尖在心脏附近划过。

锥心入骨的痛。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滑落,喉间不停地发着如同小兽受伤般的呜呜声。

我疼到忍不住想要躲开扎进我身体的刀子,四肢控制不住地挣扎着想要逃离。

一旁的姜止见状,冷声令下

“抓住她的四肢,别让她乱动!

我拼了命的挣扎,可周围的人哪敢违抗姜止的命令?

死死地抓住我的手脚,生怕我乱动。

我从未如此绝望过。

我听见血液流动的声音。

我听见春桃撕心裂肺地哭喊。

我听见谢嘉屿幸灾乐祸的笑声。

我听见姜止的声音。

他说“别怕。

我以为他是在对我说的。

可下一秒——

“等取了她的心头血,你的毒就可以解了。

原来是对谢嘉屿说的。

我已经分不清是生理上的疼痛还是心理上的了,只知道密密麻麻的刺痛把我整个人都要吞没掉。

我的眼皮越来越重,耳边的声音逐渐拉远。

好想就这样睡过去,再也醒不来。

小说《思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思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