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涅槃重生之女帝

>

涅槃重生之女帝

祁修 著

小说推荐 涅槃重生之女帝 祁修陆瑶

叫做《涅槃重生之女帝》的小说,是作者“祁修”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小说推荐,主人公祁修陆瑶,内容详情为:祁修打开皇城大门迎羌人进城时,我的父兄冲在最前面。 我满眼猩红,眼里都是家人死亡的惨状。 眼睛彻底闭上之前,祁修搂着陆瑶看着我笑。 再次睁开眼睛时,我重生了。 在祁修把他的白月光带回宫中的那一天。......

来源:qwwrkbd   主角: 祁修陆瑶   更新: 2024-04-01 23: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涅槃重生之女帝》是网络作者“祁修”创作的小说推荐,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祁修陆瑶,详情概述:岁岁,我带瑶瑶过来,你是皇后,以后要多指导她。我懒懒的抬眼,祁修搂着陆瑶的腰,强装镇定的看着我。只是声音可没什么底气。看着这两张脸,我的心中恨意滔天...

第2章

5

之前是腻着祁修,现在重活一世,我是越来越爱往外跑了。

越来越不喜欢这待在宫里看这四方的天。

我去了陆瑶在宫外的酒楼。

果然是生意好,包厢已全满,纵是我砸重金,也只换得大堂的座位。

随意点了些吃的,我便开始细想。

前世祁修瞒的极好,我至死才发现他和陆瑶竟是此等相爱,竟舍得赔上国家。

陆瑶作为陆滨和羌族女子的私生女是细作无疑,只是大批粮草运出京城,定是会引起怀疑的。

这些粮草到底是从何处运出。

而上辈子羌人叛乱前,京城就发生过几起刑案,作案者皆是羌人。

那几起案件便是针对我颜府所做,刀刀奔着取兄长性命去的。

还好兄长武艺高强,只被伤了一条腿,只是也受了好大一阵子的罪。

前世祁修给了羌族周朝的兵力布局图,以及数不尽的枪火弹药,这些又从何运出?

我被扰的头疼,索性想着管他有无参与,直接带兵轰了这陆家算了。

正当头疼时,我感受到一股灼灼目光。

沈穆?

他怎么在这。

我礼貌的冲他点点头。

可他没有移开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我。

眼眸黑的像浓墨。

我自小和沈穆感情就不错,他总是很护着我,我总以为那是兄妹之间的感情,我又一心扑在祁修身上,无暇顾及他人。

如今看来,或许还有别的含义。

他那眼里,分明就是浓浓的情意。

还未来得及作它想,就看见沈穆目光一凝。

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几个把脸遮着严实的人随着店小二走进了包间。

他们着实怪异,只露出一双眼睛,那眼睛凹陷的深,与我周朝人两模两样。

再者,我怒斥重金都未得到的包厢,怎么这几个穿着平凡的就可得?

我偷偷的跟了上去。

颜家是武世家,我虽为女子,武艺也非一般人可比。

我偷趴在窗户上,听他们谈话。

陆瑶最近可有消息。

果然,这样怪异的口音,羌族人无疑。

入宫后便再无消息,大人放心,主子交代过,拿到兵力图会亲自送来,其他时间,粮草军火运输一应如常,三日后我会借采购的由头,把粮草运出去。

我心下一惊,溜去后院。

院里大批粮草在马车上捆着,这量可远远超出酒楼所需。

我伸手进去,冰凉的器械触及皮肤。

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听见窸窸窣窣的动静。

什么人!

一个粗糙大汉的声音传来,眼看就要越走越近。

为避免打草惊蛇,我慌忙想找个地方躲藏。

跟我来!

沈穆的声音传来,手腕一紧,他拉着我从后门逃了出去。

在街道上,我喘着粗气,插着腰问

你怎么在这?

察觉到不对的,可不止你。

原来阿兄早已注意到这酒楼每次粮草运输的份量奇怪,便派沈穆在这里探查。

这等批次的粮草量虽大,可也难以满足军队所需,更何况,粮草下还藏着军火。

想必粮草运输足够之时,羌人就会像我大周发难。

沈穆皱着眉头分析。

三个月,三个月后羌人便会宣战。

我冷静的说。

这是我永远也不可能忘记的日子。

沈穆略微有些惊讶。

三日后,羌人或会对我颜府下手,请将军转告阿兄,注意自身安全。

我拖他把这个消息告知兄长。

今日出来久了,也该回宫了。

沈穆拉住我。

岁岁,这等危险之事,你不用再做。在宫里,多注意自己的安危。

他认真的说道。

我自是点头应承。

6

一回到宫里,密探就来了。

娘娘,臣以查清,上一个年头陆滨唤陆瑶去西域,想念是假,叛乱是真。

我紧张了一下,示意他继续说。

那日,陆瑶在羌族可汗的帐里呆上了一整个晚上,出来时,是可汗的嫡子亲自护送的。

陆瑶在羌族生活的十年,便与可汗的嫡子青梅足马,臣想,这情分该是不浅的。

只是,据臣探查,这可汗的儿子,早已娶妻。

我心中已有些了然。

之前便在猜测,陆瑶为何要帮羌族人做事,虽有羌族血脉,可毕竟陆家为世家大族,全无造反的必要。

如今看来,是羌族可汗许诺登基后的太子妃位罢。

我挥手让密探退下,心中已有计策。

祁修虽为皇帝,但兵力布置他是一应不知的。

上一世也是浓情蜜意之时,从我这打探来的消息。

我喊密探给哥哥传去消息,布下一盘棋。

我差人去叫来了祁修。

自重生后,我再没有和颜悦色的对他说过话。

他也有些惊喜。

今日父亲飞鸽传书,说羌族有些异动,想问问陛下的意见,是否开战。

我倚靠在软塌上,漫不经心的说。

祁修面色一凛,有些紧张。

有什么…异动?

我看着他淡淡的笑。

倒也没什么,一点小动作罢了,只是留着终究是个隐患,父亲的意思是,灭了羌族。

不可!

祁修激动的反驳。

看见我饶有趣味的眼神,又立马说

不是,岁岁,我是觉得太过草率,不如让岳父把兵力布局跟我说一说,我做个参考。

我心中冷笑,面上不显。

你又不懂打仗。

祁修立马挺起胸膛。

我毕竟是一国之君,做个参考还是有的。

我装作同意,把兵力布局细细的跟他说了一番。

祁修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欣喜。

我看在眼里,只觉得好笑。

我上辈子是怎么看上…这样的蠢货。

我目送着他去陆瑶的寝殿。

密探说,祁修进去不多时,便有信鸽飞出。

我笑了笑,没有去拦。

娘娘,有人求见。

是沈穆。

沈将军?

颜将军说,娘娘独自在深宫之中,安危无法得到保证,派部下来护卫娘娘安全。

胡说八道。

阿兄知道我武功不错。

沈将军,这可不合规矩。

娘娘又何曾将规矩放在眼里。

我轻笑。

我能看出沈穆的心思,我虽无意再开展一段感情,却也不排斥沈穆。

哥哥可安排了?

颜将军已经着人下手了,娘娘所说三日后的灾祸,将军也已防范,定让他们有去无回!

沈穆的眼神坚定,可看向我是又全是柔情。

我不可置否,算是默认他留下来。

跟以前一样,唤我岁岁就好,陪我去看看陆瑶吧。

他眸光一闪,跟在我的身后。

那20大板打的极重。

虽唤太医救治,可有我的吩咐,也只是吊着她的命。

表面上好似渐渐好转,实则内里亏空。

可笑他们还以为,我只是嫉妒。

陆瑶躺在床上,看到我,眼里闪过一丝惧怕和愤恨。

可随机就笑意盈盈。

姐姐,你来看我?

青枝在我旁边怒喝

见到皇后娘娘,还不下来行礼?

我同样笑盈盈的看着她。

陆瑶面色一僵,缓缓说道

臣妾身体未愈,陛下许臣妾不用行礼。

我调笑着开口。

哦?第一次见面我可就说了,要行大礼。

陆瑶咬咬牙,面上的愤恨掩盖不住,撑着身子下床给我行礼。

我满意的斜靠在榻上,看着她颤抖的身躯,心里只觉得畅快。

本宫给你讲个故事吧。

陆瑶抬头看我,被青枝一巴掌打了下去。

直视娘娘可是大不敬!

陆瑶被逼得垂下了头,发鬓被打乱,狼狈不堪。

很久之前呢,有一名武将,随着将军去边疆护国,再一次战斗中,他被人设计,受了伤,这时,碰到一名羌族女子,精心照料他。虽然这名武将在京城早有家室,还是与这名羌族女子生下了一个女儿。

陆瑶抖的更厉害了。

这个武将呢,害怕自己和羌族之女的关系被将军发现,就一直把这个女儿养在了羌族那边。羌族的可汗知道后,就把这个女儿接过来,和自己的儿子一同养大,慢慢的,这两个青梅竹马的孩子,也渐渐生出了情愫。

在这十年间,羌族可汗不断给这个女孩洗脑,告诉她羌族才是她的家,希望她能为完成羌族大业出一份力。十岁的时候,那个武将把女孩接回了京城,女孩借助家族势力,在京城开了一间又一间的商铺。

我看见陆瑶的指甲狠狠的戳进掌心,全身抖的厉害。

上一年,可汗许诺给这个女孩,如果羌族成功攻进京城,他登基为帝,儿子为太子,这个女孩便可以做太子妃。女孩太心动了,她被可汗骗的团团转,加上十年的洗脑,马上就答应下来。

女孩在京城开的商铺多是米面粮油,可要怎么把这些物资运到羌族呢?女孩想了个办法,开了个酒店,借给酒店送货之名,把一车一车的粮草还有军械运到羌族,做足了开战准备。

陆瑶脸色难看,不断发抖。

你都知道了,你都知道了。

我笑着回应。

是啊,我都知道了,所以你就在这个地方等死吧,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轻易的。

我起身要走,却听见陆瑶在身后大笑。

颜岁!我知你爱祁修,却没想到你能疯魔到如此地步!他仅仅只是将我带进宫,你就捅我一刀,颜岁啊颜岁,你可知,你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从未爱过你呢。

我回头看她,只是淡淡的笑。

陆瑶,我从不在乎他爱不爱我,至于我们两个,到底是谁为情所困呢?

我神秘一笑。

自重生我便知道祁修从未爱过我,从一开始他便是为了我身后颜家的势力以及这个皇位。

或许是我也有那么一点点情义,可终究比不上皇位的吸引。

传我命令,陆瑶每日掌嘴三十,正午时分就跪在自己宫里给我行礼,不满两个时辰不准起来,吃喝供应死不了即可。还有,这张脸,倒也不必那么漂亮,毁了罢。

陆瑶在我身后疯喊。

你疯了,颜岁,你疯了!你放开我!羌族可汗会打进宫的,打进京城之时,便是你的死期!

她大概觉得有了那张兵力布局图,我周朝的覆灭就已成定局了吧。

7

走出了陆瑶的宫殿,我只觉得神清气爽。

穆哥哥,可会觉得岁岁太过残忍?

我歪头看向沈穆。

让娘娘受委屈的人,合该千刀万剐。

沈穆微微颔首。

我满意的笑了。

走到尚书房,祁修在里面批改政务。

说是批改,其实不过是过过眼,就他这脑子,哪怕是上一世我被迷了心窍都不敢放手的。

折子全是经我手一应批下的。

祁修看到我,眼中扬起笑意,可是瞬间转为阴鸷。

颜岁,私带武将进宫,你这是何意?

我懒懒的坐在尚书房的椅子上,淡淡地说

长得好看,放在身边看着舒服罢。

祁修气恼的不行,指着我说

你这是当朕不存在,当着朕的面通奸?

沈穆面色一寒,握住祁修的手腕一折。

祁修痛喊出声。

放肆!来人!

我挑眉玩味的看着他。

来人?这宫里,可都是本宫的人。

颜岁!朕是天子!

我无奈的抚了抚眉,怎么老是这样蠢。

你是天子又如何,若是我愿意,我也能让他当天子。

我随意指了指沈穆。

祁修的眼神变了。

岁岁,别闹了。

他又低声下气的哄我。

闹?我可没闹,不过我倒想问问,你和陆瑶,是怎么勾搭上的?

上次不是和你…

我打断他的话。

祁修啊祁修,那我再问清楚一些吧,你和羌人,是何时勾搭上的?

祁修僵在原地,面上闪过一丝慌乱。

你说什么啊岁岁。

你和羌人,何时勾搭上的。

我字正腔圆重复一遍。

虽然祁修不爱我,但他到底是了解我的。

没有把握,我是从来不冤枉人的。

他的脸色渐渐灰败下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玩着毛笔,施舍般的给他一个眼神。

轮得上你问我话?

祁修垂着头。

三月前,陆瑶跟我说,只要羌人进城,他们会辅佐我夺得大权。

我手中的毛笔一顿,不由笑出了声。

你居然相信她?

祁修愤怒的抬头。

瑶瑶可不像你!她那么温柔恬静,还能骗我不成?羌族地广人稀,土地贫瘠,不过为了金银财宝,充足的粮食罢了,只要我大权在握,给他们又如何?

我没想到陆瑶不过装装样子,便将祁修骗的五迷三道,嗤笑出声。

所以你就拿国家开玩笑,弃百姓于不顾?宁愿看到尸横遍野,鲜血满地,也要和羌人合作,就为了那可笑的权利?

祁修被我说的抬不起头,我又忍不住笑了。

不是在笑他,是在笑我自己。

上一世怎么就瞎了眼,看上这么个玩意儿。

祁修啊祁修,我周朝以有数百年历史,朝朝代代都以百姓为重,帝王不说个个励精图治,却也从未出过大乱子,我怎的就挑中你这么个没脑子的东西!

祁修被我骂的狗血淋头,愤怒的喊

还不是你!还不是你!颜岁,这些都怪你!你是让我当了皇帝,可你可曾给过我权利?我每次看见你,我就会想到我是靠你们颜家才登上的皇位,没有人认可我,我要当个真正的帝王,我就必须拔除掉你们!

我走到祁修跟前,一脚踹了上去。

孽障!你还懂的说是我颜家辅佐你登上了皇位,你就是这样恩将仇报的。从前我爱你,从来不提你是依靠颜家登上皇位的事,奏折虽经过我手,可这是因为你愚钝,且我也从未透露过是我批改的奏章,世人皆传皇帝计谋好,处事得宜,你竟还不满足!

我无意与他多说,烂泥扶不上墙,真真是我前世瞎了眼。

祁修扑过来抱住我的脚。

不,岁岁,岁岁,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一心为民,你原谅我这一回….

我只觉得恶心,沈穆很有眼力见的再次把祁修踹开。

我赏了他和陆瑶一样的待遇。

两人情浓的不分彼此,我自然是不能厚此薄彼的。

8

接下来的几天,我就没事逗逗鸟,练练书法,偶尔打趣打趣青枝,看她羞的满脸通红。

她对阿兄有情,我是看在眼里的。

等父亲那边消息传来后,若是一切顺利,我便想着问问兄长的意见。

若兄长也有意,我亲自给他们赐婚也无不可。

下人是不是来报,说祁修发了好大脾气,要来见我,偶尔更是出言不逊。

我从不理会。

沈穆寸步不离的跟着我,我们就像小时候一样,爬树摘果子,下象棋。

彼此的感情都是心照不宣。

密探来报

娘娘,老爷传消息来,说一切顺利,羌族已灭。

我虽早已胸有成竹,可事关父亲安危,不能不提心吊胆。

好在,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时隔多日,我又去见了祁修。

这次,我带了一壶鸠酒。

祁修已憔悴不堪,满脸黯然。

岁岁,你真要如此狠心?

我不免笑出声来。

若不是上一世亲眼见到父兄的惨状,或许我还真的一直被他困在爱的囚牢。

见我毫无反应,祁修也知事情没有寰转的余地,难得男人的一回,痛快喝下鸠酒。

鸠酒药毒,满腹疼痛好似肝肠寸断,还不能即刻死去,非得受完这苦楚。

祁修彻底阖上眼前,又看了我一眼,眼角落下一滴泪,好似初见时那样温柔似水。

我转身走出这间有他尸体的屋子,也算是给这些年的情爱画上了句号。

祁修啊祁修,当年,我是真的心悦于你,也是真的想跟你好好过一辈子的。

9

料理完祁修,我又去了陆瑶的宫殿。

好好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现已面容枯槁,脸上有长长的血痕,整个人破败不堪。

看见我时,她眸光一亮,放声大笑。

颜岁!羌族打进来了吧?你现在求我,我还能饶你一命。

我不禁抚眉。

真蠢。

羌族已灭。

沈穆站在我身边,冷冷的说。

陆瑶浑身僵住,疯狂的哭喊。

不可能!这不可能!

你以为有粮草军火,有兵力布局图,羌族就能成功?

我的嘲讽溢出唇间。

粮草未运出时本宫就着人动了手脚,军械也接被破坏,兵力布局图可是本宫亲口所说,自然是假的。

陆瑶恨极了看着我。

你竟如此歹毒!

歹毒?

我轻轻一笑。

若让羌族进城大肆屠杀,就不歹毒?

我看着她愤恨的样子,心中只有大仇得报的畅快。

上次的故事还没讲完,本宫继续讲给你听。

我慵懒的坐下,不慌不忙的说

女孩相信了可汗的话,为了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当上太子妃,便不遗余力的帮助羌族,可女孩不知道的是,可汗儿子的心上人,另有其人。

我说到这,故意停顿了一下。

你胡说!

陆瑶倏的瞪大了双眼,就要冲上来。

沈穆一脚把她踹翻在地上。

我笑的人畜无害。

别急啊,听我说完。

可汗的儿子是有大局的人,知道羌族培养这么个细作属实是难能可贵,可得抓紧了,于是便也逢场作戏,跟这个女孩维持着情谊。

可是在女孩离开羌族回到京城的点点几年间,可汗的儿子就已经成亲了,迎娶了他真正心尖儿上的人。为了不让女孩发现,可汗下了命令,女孩回去的时候,一定要把嘴闭的严严的。

陆瑶瘫坐在地上,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

我贴近她耳边,轻轻地说

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心上人死时,拥着他的王妃,许诺下辈子还要在一起呢。

陆瑶无力的瘫倒在地,发出几声凄厉的尖叫,竟是疯了。

我原是想要赐死她的,可看她那疯癫的样子,我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活着吧,就这样活着。

痛苦的绝望的过完下半生。

这才是最好的惩罚。

10

父亲得胜归来,朝臣皆向父亲庆贺。

我扑入父亲怀里,就像幼时那样。

看着阖家团圆,我终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还好,老天待我不薄。

祁修已死,国不可一日无君,新帝即位已成迫在眉睫的大事。

父亲年事已高,我不忍让他再继续操劳。

我本想让哥哥即位,可哥哥抓着青枝的手,说要带她去游山玩水。

青枝羞红了脸,甜甜的笑。

我又想让沈穆登基,毕竟他才华横溢,确有治世之才。

可沈穆抓着我的肩膀说

岁岁,你为何不自己当这个皇帝?

我恍然大悟。

是啊,世人皆传女子不可担当大事。

可我颜岁自当上皇后就一手批改奏折,国家也井井有条。

我凭甚不能当皇帝?

在父兄的支持下,我登基成了皇帝。

自是有些不满之声,可在我兢兢业业的处理政务,国家蒸蒸日上,国泰民安中,也就没了声响。

沈穆陪伴着我,在外是我的得力大臣,在内是…我的夫君。

小说《涅槃重生之女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涅槃重生之女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