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将军,你的小药师变太子啦

>

将军,你的小药师变太子啦

染一柒 著

冉岫白沈确 古代言情 将军,你的小药师变太子啦

古代言情《将军,你的小药师变太子啦》,主角分别是冉岫白沈确,作者“染一柒”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双男主 疯批 隐忍 宠溺 权谋 双向救赎】【我是你的少年郎,你是我的白月光】人人皆知大漠神医冉岫白,却不知他真实身份。他遭欺受辱,伪装残疾,只为隐忍一时,杀回宫围。冉岫白设局一场,只为见到儿时的少年郎。但人算不如天算,二人再见面时,沈确被敌军夜袭,差点连命都没了……为了给他医治,冉岫白设计拿到稀有药材,他隐藏身份,默默为沈确查出奸细。冉岫白:初见时,芳菲未歇,梨花正好,如玉公子,偏偏少年笑;再见时,清风散去,物是人非。冉岫白摇身一变,真实身份曝光。太子回朝,众臣参拜,沈确心中的白月光瞬间变成了太子。他欣喜若狂,又怅然若失。冉岫白:我悬壶济世,却济不了黎民之苦,我医者仁心,却医不了人性贪婪。唯有将这乱世推翻,繁华重建。沈确:一人封疆万骨枯。阿冉,我若是凯旋而归,定与你连理;倘若马革裹尸,你便送我一程。...

来源:fqxs   主角: 冉岫白沈确   更新: 2024-04-01 23: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将军,你的小药师变太子啦》是作者“染一柒”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冉岫白沈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小包子说着,一大勺药塞进了男人的嘴里。烫得男人首咧嘴,“你们师徒是救人还是杀人?”冉岫白放下医书,理了理袖子道:“话这么多,看来是无碍了,既然好了就请离开吧。”男人被塞得猛咳了几声,“我连动都得靠个小孩子扶,你让我怎么离开?”“你最好少说话,多睡觉。”冉岫白又伏案看起书来...

第2章 记住我

“别说话!

冉岫白抬手拿起笔,冷漠地写着药方。

然后递给小包子,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比划道“把粥给他喝了,然后去抓药。

“大夫,男人费力抬手抓住冉岫白的手臂,说道“小姑娘不是让你喂我吗?

冉岫白空出另一只手,扒开男人,皱着眉头,不答一语,厌烦的情绪在脸上慢慢化开。

男人确实难以动弹,想继续逗逗冉岫白,却没多少力气,便让小包子喂了一碗粥。

温热的粥水划过肠道,瞬间暖和了许多,男人满足地躺在床上,但身体的疼痛还是没办法缓解。

待患者们都己离去,小包子端着一碗汤药走向了男人。

男人想起身去接汤药,肘臂却找不到任何支撑点,头部刚刚抬起,又不受控地倒了下去。

五脏六腑如刀绞般,刚刚拉扯冉岫白那一下,又耗了全部力气。

“莫要强撑。

冉岫白警告的语气,却也纹丝未动,依然靠在烛光下,读着医书。

小包子把男人扶起来,舀了一勺药,递到嘴边,悄声说道“我一会打水给你擦擦脸,师父看不了你这么脏。

“怎么,你师父还得看脸治病?

“望闻问切,我师父教的。

小包子说着,一大勺药塞进了男人的嘴里。

烫得男人首咧嘴,“你们师徒是救人还是杀人?

冉岫白放下医书,理了理袖子道“话这么多,看来是无碍了,既然好了就请离开吧。

男人被塞得猛咳了几声,“我连动都得靠个小孩子扶,你让我怎么离开?

“你最好少说话,多睡觉。

冉岫白又伏案看起书来。

安静了片刻,烛光也随着外面吹进来的冷风摇摇摆摆。

男人喝完汤药,侧头睨向烛影下的冉岫白。

薄唇翁张,睫翼被烛光映在墙上,像一对蝶翅扇动。

他脱口问道“小医官,你叫什么名字?

小包子嘴快,笑着说道“我师父叫冉……住嘴!

冉岫白立即阻止,斥责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向陌生人透露太多。

小包子低着头,不敢再言语。

男人挤出一个笑容,“还真是谨慎,你至少应该让我知道救命恩人的姓名吧,日后相报,总要有个目标。

“不需要,我救人也是要收银子的。

冉岫白显得冰冷。

“那就是送银子,我也得知道送给谁吧?

男人不依不饶。

“送到此地便可。

说着,冉岫白转动轮椅,不想和他太多废话。

“阿冉,你很无趣,男人叫道,嘴上说着无趣,心里倒觉得非常有趣,他接着说“既然你不肯告诉我你的名字,叫你阿冉可好?

我叫沈确,记住我也一样。

沈确只是觉得“阿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正好冉岫白也姓冉,脑海中突然蹦出来,他就顺口叫了。

冉岫白顿住,回眸瞟了一眼沈确,“记不住。

“不记住我怎么拿银子?

沈确眼睛的极限也只够看到冉岫白离开的方向,他微微一笑,拉了拉被角,好像身上也没那么疼了。

他叫住小包子道“打点水,给我擦擦脸。

小包子倒挺开心,蹦蹦跳跳去打水。

面巾上一半是尘土,一半是血水,小包子有点好奇地问“哥哥,你为什么要打仗?

“外敌入侵,保我疆土。

沈确意味深长地回道。

“那你把敌人赶走了吗?

小包子歪着脑袋,边擦边问。

沈确沉默良久,没有作答。

窗外寒风呼啸,贴着窗纸卷起的空隙,肆无忌惮地灌进医馆。

沈确的床靠近窗边,他身边响起阵阵野兽般的尖啸之音,仿似战场上并肩作战的士兵的咆哮哀嚎,他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北方常年战乱,民不聊生。

父亲当年因参与皇子夺嫡之事,被陷害至死,母亲也随之而去。

如今把他养大的叔父也备受牵连,所以他主动请缨,平乱边关。

但他一首想不通,这次的计划十分周密,万无一失,知情人除了宋方荀,无第二人知晓。

宋方荀跟了他近十年,二人亲如兄弟,怎可能出卖他?

沈确闭目长叹,喉结涌动,明明是宋方荀把护甲给了他,才护他周全,不然今日早在阎王殿与兄弟们相会了。

可宋方荀此刻又在哪里呢?

是生是死,他都不知。

若想知道真相,先找到宋方荀方可。

“哥哥。

小包子推了推沈确,他这才回过神。

“哥哥,师父让我帮你检查一下身上的伤口,但我脱不掉你这身铠甲。

小包子努力拉着沈确身上的甲。

沈确现在也用不上力气,轻声说道“让你师父来吧。

“可不敢。

师父不喜欢脏兮兮的,他最爱干净了。

“那么爱干净,怎么给病人看病啊?

沈确搞不明白。

这时,冉岫白戴着一副白色手套,从内室坐着轮椅出来。

“我来吧。

他对小包子说道。

沈确看着那副手套怪怪的,他只在仵作的手上见过这东西,军中待久了,也没那么多讲究。

他盯着手套说道“我是活人,不是尸体。

“对我来说都一样。

冉岫白漫不经心地走到沈确身边,仔细地解开一层又一层衣服。

沈确却显得不自然。

京城的人都知道,沈确沈大将军,不爱红妆爱儿郎,不看歌舞不听曲儿,偏偏喜欢白白嫩嫩小少年,遇上个对眼儿的,逗上一逗,能乐呵一整天。

所以军中长得俊俏的少年都变着法地想往沈确的床上爬。

沈确可不是见一个爱一个的主儿,自从发现自己的偏好后,寻寻觅觅,就待见那么一种类型。

趁着冉岫白给他上药的间隙,沈确目光所及,仔细打量一番,还真是细皮嫩肉,肌肤像刷了一层白釉,光滑带着质感。

就是这迎面扑来的清冷感,倒让他来了兴致。

“看够了吗?

冉岫白蓦地开口,仿若含了一层薄冰。

沈确微微一笑,“阿冉包扎的手法跟军医相似。

冉岫白懒得跟他说话,包扎完毕便让小包子推着他进了药房。

经过擦拭和涂药,沈确确实觉得自己缓过来许多,之前是饥寒交迫,加之身上的伤势,又连续作战的疲惫,才让他处于半昏迷状态。

虽然医馆内不是很暖和,但比起外面的沙尘与风雪,他感到十分满足。

他需要快些好起来,然后找到宋方荀……就在此时,药房内突然传来一声破碎的声响,紧接着是小包子的一声呼唤“师父!

沈确一惊,用力抬头望向药房。

小说《将军,你的小药师变太子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将军,你的小药师变太子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