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金丝雀的反杀

>

金丝雀的反杀

季宣霆 著

季宣霆季氏 小说推荐 金丝雀的反杀

季宣霆季氏是《金丝雀的反杀》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季宣霆”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姐姐失踪后,我自荐做了京圈大佬的金丝雀。又两次豁出性命护他。大家都说我爱惨了他。他也这样自信认为。于是终于决定让我做“神秘盛宴”的女主人。我受宠若惊得感激涕零。压下得逞的笑。他不知道,我所做一切只为这一天。......

来源:qwwrkbd   主角: 季宣霆季氏   更新: 2024-03-31 23:4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金丝雀的反杀》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季宣霆季氏是作者“季宣霆”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我没做任何犹豫地以身护住了季宣霆。“这样喜欢。”我受疼地紧紧抱住他。头晕目眩间,我看到他冰冷的眼眸有了裂縫般的愣然...

第2章

13

我脸色刷的变白。

而顾佳看到我这模样,只当我是被她发现了小心机,得瑟扫我一眼,

“林芝,你知道宣霆多讨厌别人撒谎的吧?

听着这话,我浑身颤抖。

看向了季宣霆时,双目更是无助地蓄了泪水,

“季先生,我……

灯光下的季宣霆下颌绷紧,站在他身边的我能感受到他怒气外泄的波及。

哦嗬,这份联姻要彻底黄了呢。

我的确是整过容。

我以前可不长现在这样。

跟漂亮的姐姐相比,我简直就像是捡来的丑小鸭。

牙齿参差不齐,脸容未开,一头天然卷发还总被同伴嘲笑。

全身上下,唯一的优点就是皮肤白皙透亮到发光一般。

就连父母离婚,爸爸也先挑了漂亮的姐姐才肯答应离。

只有我姐姐从来不嫌弃我,摸着我天然卷的黑发安抚我,

“卷发可漂亮了,你看街上那么多人都去做成卷发呢。

“姐姐工作后也会烫成卷发的,以后我家芝芝可省了这笔钱。

“牙齿就更不用担心啦,姐姐会存好钱,等过两年就带你箍牙,保证你以后有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

摘下牙套时,我拥有了整齐洁白的牙齿。

可是。

我姐她没有看到。

她失踪了。

我对她的最后消息是她告诉我要去一个岛参加会议。

而那个岛是京圈大佬季宣霆的私人岛屿。

失踪案子一直未撤,警方起初还有一点消息传来,后面再无任何消息。

追问得到的回答就是“我们也在尽力搜找。

一直到我在国外念完大学,警方也依旧没有我姐的消息。

反倒是我自己查到了关于季宣霆的一些私事。

比如,他血型特殊。

比如,他肾曾经出过问题。

而巧合的是,我与我姐都是与他同一个特殊血型。

我还收到过一封匿名信,说凶手可能是季宣霆。

后来,我开始整容。

一点点地整成与姐姐没有半丝相同的样子。

因为,我箍完牙后,脸容长开的我,与姐姐竟有五分相像。

……

我手揪着季宣霆的袖子,泣声低语,“不要看好不好?

顾佳讽笑,“丑八怪。

“宣霆,这种女人你还要吗?

季宣霆却是将我紧紧揽住,心疼地亲了亲我的额际,

“都过去了,你也是为了救室友的小猫才伤了自己。

顾佳愤怒,“宣霆你在说什么?

“顾佳,我们两家的联姻取消。

“什么,你认真的?

顾佳又气又恼,脸上的神态几乎有些失控。

我垂目盖过神色。

紧张得又半松了一口气。

果然,季宣霆调查了我。

但,这局我已筹备多年,每一步我都是算了又算。

包括我整容的由头也是因为火灾。

为救室友的小猫,我的脸被东西划伤,所以需要整容。

“认真。

季宣霆这话彻底让顾佳暴怒而走,甚至还将桌面上的水杯一扫落地。

玻璃碎渣与水渍溅洒在脚下。

我如那天救他那么般地紧抱住他,“季先生,小心。

他熟手揽过我的腰,愉悦的语调在我头顶传来,

“还叫季先生?

我微讶地抬眼,将干未干的泪珠还挂在睫毛上,明知故问,

“不叫季先生叫什么?

他抬手轻轻拭掉我睫毛上的泪珠,“我的名字,宣霆。

“宣霆。

我如他所愿地乖巧喊了一声。

季宣霆,他沦陷了。

14

我顺利地让季宣霆放下戒心后,便以助理的身份要求前往岛屿布置宴会所需。

他抱着我坐在他的大腿上,手轻轻摩挲着我大腿上的丝袜,不置可否。

我趁机抱着他的脖子撒娇,“好嘛~不然人家真的好担心宴会当晚会出糗。

“宣霆,答应嘛。

季宣霆手移到到我的腰后,双眸隔着镜片含着打量。

有那么一瞬我心虚了一下,担心他看出什么。

会太急了吗?

可是我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为了这一次上岛,我费了那么多功夫,算尽每一步。

我以退为进,松开手,沮丧地妥协,

“我是不是无理取闹了。

话落,欲下地离开,却被他猛的扣住腰窝,

“你想去就去了,我陪你去。

“真的?

但是陪我去就不用了,你陪了,我还怎么找证据。

“真的。

他很肯定地颔首。

“我和管家他们去就行了,你还要去欧洲出差一趟,别太赶时间了。

季宣霆没说话。

我又接着解释,“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职责范围啊。

我故意磨蹭着他,手再次攀上他的脖子,微嘟着小嘴,

“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他的眼眸染上情欲,喉结上下滑动。

声音都低了两分压着,大手摩掐捏着我的细腰,

“林芝。

“信不信嘛~

“那要看你这会能不能让我信了。

他完全放纵自己浸在欲望里。

毕竟,从受伤到现在,斋了两月了。

此时的他如同饿狼出笼。

我轻易以色拿捏。

待他有些欲罢不能,我耍起女生的小性子,落地离开,

“那你爱累就累着吧,我出去忙了。

他起身将已走了两步的我强行拽住,喷簿而出的气息炙热烫人。

将我打横抱起,眼里是不压的放纵色彩,

“信了信了。

“真哒?

“真的。

“季先生……不,宣霆你真好。

“栽在你手里了。

他既欲又叹的语气带着宠溺与纵容。

我勾着他的脖子,脸埋在他脖间,掩去眼中的冷色。

你当然会栽在我手里!

很快!

15

获得了季宣霆的首肯,我便与管家一起乘着季宣霆的直升机上岛。

这座私人岛屿是在境外,据传,这里有着季宣霆很多的秘密。

耳际传来螺旋桨的轰鸣声,我透过机舱眺望着底下越来越近的岛屿,手心在激动地冒着冷汗。

终于,我要踏上这里了。

“林小姐。

头发泛白的管家面无表情地侧脸睨我一下,再一次冷淡提醒,

“此次盛宴布局我会安排底下的人做好,林小姐你在岛上随意玩玩就行。

他不明白,为什么季先生会让一个金丝雀踏入这岛。

不会真的对这位林小姐动真心了吧?

我收回视线,一脸无害地和他对视,

“我不是来玩的,管家先生,宣霆没和你说清楚,我是帮着布置吗?要不你再打电话问问清楚?

管家气得脸色黑沉。

16

待直升机停好,管家先一步下机。

他还真的给季宣霆打电话去了。

但是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后面只是忙不迭地回应,

“是,我知道了,季先生。

我嘴角微微一勾,待他转身时,又化为无辜的甜笑,

“管家先生,问清楚了吗?

他沉着声音,“问清楚了,但是林小姐,岛上你能活动的地方仅限于这幢别墅。

我顺着他视线望去。

刚从飞机上就看到了建筑,眼前的别墅是最大的一幢。

但是离这里不远还有幢小别墅。

那里,不能去吗?

管家不再搭理我,吩咐着佣人开始干活,厉声嘱咐,

“此次参宴的人都是大有来头,大家打起精神来,不要出了任何纰漏。

17

忙到半夜,我从窗上偷溜出别墅。

岛上佣人不算多,只有十来个。

要避开他们,轻而易举。

我在夜色中靠近了小别墅。

耳边传来海浪击拍礁石的声音,果然这别墅背后是悬崖。

我没有打草惊蛇地进入,只是先绕着小别墅环绕一圈。

被云层盖住了的圆月渐渐地又冒了出来。

糟糕。

我看着自己被月光拉长的身影,还没来得及靠近阴暗地方,就听到一道冷声,

“林小姐,你在这里做什么?

是管家!

18

我被送回了房间。

管家立马给季宣霆打报告电话。

我看着他那蹙得能夹死苍蝇的眉头,很想提醒一下这会的季宣霆人大概率在飞机上。

果然,他连打数通电话都不通。

厉眼像鹰一般地瞪向了我,

“林小姐,这么晚了你到底在那里什么?

我咬着唇,瑟瑟发抖,

“我说了我就是睡不着,随便走走。

“林小姐!我不是季先生,收起你这套。

我被他凶得眼眶立马蓄满了泪水,贝齿咬着下唇,肩膀抖得更厉害了,

“管家先生……

你不吃我这套没事,但是你对我这套能怎么样呢?

既不能打也不能骂。

我看着他愤怒又拿我不能怎么样的憋屈离去,坐在窗边眺望着那幢小别墅。

不久就见他推开了那幢小别墅的门。

19

一直到一个多小时后,我才见管家离开了小别墅。

下半夜,月亮躲入云层。

周遭寂静无声得只剩远处的海浪翻滚。

我推开窗户,从三楼利索地跳了下去。

利用开锁工具,顺利打开小别墅的门。

里头干净得一尘不染,我拿出备好的鞋套穿上。

起初看不出这小别墅有什么不一样,直到我推开一扇门。

那里依稀放着一张手术台,以及各种先进医疗器械。

云层被风吹散,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

微弱的光芒将房里的物件照得更加清晰。

验证了我所猜测的。

我调整了领口前的纽扣位置,脚底发寒地杵在原地,确定一切摄录进去。

20

季宣霆接到管家信息提前上岛了。

我委屈地扑进他的怀里,

“宣霆,我知道我的身份让管家先生有意见了,都是我的错。

季宣霆没有像之前那般揽着我。

我咬唇掉泪,收住了哭声。

被他推开的手臂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收紧的力道。

他起疑了。

我强压着心绪,泪眼模糊地凝视着他,

“宣霆,你难道认为我要做什么吗?

“一只金丝雀能做什么呢?

“季先生。

管家平静插话,

“林小姐来路不明,还是送走吧。

季宣霆推开我,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

然后点燃一根烟后,翘起了二郎腿。

斯文俊俏的脸没有任何的情绪外泄。

镜片下的双眸审视着我。

我眼泪止不住地簌簌掉落,委屈地涨红了脸,

“来路不明?我身世清白!是季氏的入职员工。

独独不提是季宣霆的金丝雀。

“林小姐,我之前已经提醒过你,不能靠近小别墅。

“那又怎么样,你不知道人都有好奇心吗?

“何况我只是散步,我又没有进入过小别墅。

“我不认为林小姐只是因为好奇心。

“你不如直接说我对宣霆有什么图谋好了,我已是他心尖上的人,我还需要图谋他什么?

客厅里一阵静谧。

季宣霆匀称修长的手指夹杂着香烟,平静无纹地垂着眼眸。

香烟缭绕得有些呛鼻,我连咳数声。

可是他一点反应都没。

这关,看来是有点难过了。

我猛的跑向一边的桌子,拿起一旁的水果刀。

不远的保镖正欲动手,我一刀对向自己的脖子。

“我只是不想自己出糗,却要被你的管家这样羞辱,季先生,是我高攀你了,需要怎么证明我没有别的企图,死吗?

不待季宣霆回话,我直接一刀地捅进了自己腹部。

血一下子染红了我白色的裙子。

平静的他慌乱起身拿走我手上的匕首,

“林芝!

“季先生,放我离岛吧。

他将我打横抱起,往小别墅方向去,声音厉喝佣人,

“让医生过来。

21

匕首捅的伤很痛。

但是死不了人。

因为我早知道,这样大小的匕首能伤到哪个深度。

匕首还是我放在那里的。

我被抱入小别墅的那间手术房。

里面的装备与医院手术室无异。

躺在手术床,我却浑身止不住地发冷颤栗。

季宣霆的肾有问题,血型又特殊,想要正常肾源根本不可能排得上。

这间手术室用来做什么不言而喻。

而姐姐失联前就是来这座小岛。

预想过千百遍的可能现在确定的发生在眼前。

我越发的冰冷。

牙齿上下打颤。

心脏疼得像被挤压,带着窒息的痛苦侵袭着我。

姐姐曾经在这躺过吧?

她人呢?

失去了一个肾的她还活着吗?

耳边传来医生略带慌乱的声音,“林小姐出现并发症了。

我失去了意识。

依稀听到季宣霆紧张喝斥“她绝对不能有事。

季宣霆,你真的很该死啊!

22

我醒来时管家已被赶离岛。

听说这个管家可是陪季宣霆从小长大的,视他若子。

但这次因为我,他将人赶走了。

而且还是即将到来的盛宴前。

真好。

我又成功了。

只差最后一步!

23

很快就到了盛宴的这天。

晚霞染透晴空。

海鸥掠过海面,愉悦鸣叫。

我站立在窗边,眺望着远处波澜无边的大海。

心情无比复杂。

用了这么久的时间,布了这么久的局,终于到达最终关了。

所有都就序,就等最关键的实场证据。

忍住!

我能做到的!

房门被推开,一身黑色西装的季宣霆踩着阔步而来。

“林芝,你确定要做今晚的女伴吗?

我优雅转身,眼神带了一丝委屈,

“你不想吗?

他走到我跟前,将我如宝似的拥入怀中,

“不是我不想,我是担心你的伤口。

“医生不也说不碍事吗?只要不大力扯到就没事的。

我抬起眼眸,眼神坚定无比,

“何况,会打一下针。短时间内我不会怎么样的。

不待他说什么,我继续表达我的诚意,

“宣霆,今晚对我来说很重要。

是审判你的日子。

季宣霆却误会我的表过,亲了亲我的额际,

“那好吧,但是你不舒服了一定要跟我说,好吗?

“好。

我抱住他的腰,手轻轻地停在他做过肾部手术的位置,低语喃声,

“我很期待今晚,你知道吗?

他在我头顶轻笑,“我也很期待。

24

门外等候的造型师获准走了进来。

季宣霆松开我,再次亲昵地吻了吻我的额际,

“你好好做准备,我去接个大人物。

我乖巧地颔首,“知道了。

他转身走出房门,却在门口与服装造型师擦身而过。

“这是什么?

他停下了步伐,看着服装造型师手上捧着的裙子。

我心脏漏掉半拍,手轻轻地覆在伤口的位置。

慢半秒后坦然回答他的疑惑,

“是我让人送来的礼裙,之前就预定好的。

他正要再说什么,佣人提醒大人物的直升机已离小岛不远。

他赶紧离开。

我在原地暗松了一口气。

与服装造型师对视一眼,便让她陪我进浴室换衣。

脱下衣服,看到我还未痊愈的伤口时,她红了眼,

“你真下得了手。

我平静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不三番两次这般,他怎么会放下设防。

礼服拉链拉上,胸前设计有着圆珠仿扣装饰。

她帮我整理礼裙,在我耳边轻声低语,

“这里已经嵌入最新型的迷你摄像头,你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

成败只在此一举。

25

夜色降临。

盛宴开场。

医生给我注了药物,两小时内使我能减轻疼痛感。

我穿着华丽的礼裙,配戴着昂贵的珠宝,以季宣霆女伴的身份周旋于众宾客间。

不愧是非同一般的宴会。

只是轻轻一瞥,我已看到数位出现在国际新闻上的面孔。

当中不乏身份特殊的商人。

我嘴角轻含着笑意,做着一个既乖巧又体面的女伴。

宴过半场,这场看似如普通盛宴一样的宴席才渐渐有了端倪。

有人已离场前往备好的休息室。

舞台上的演奏在继续,季宣霆轻拍了我的手背,

“累吗?要不要回房歇一下?

我脸露羞涩,“我想回房去补个妆。

“去吧。

26

我上楼后回头向下望,就见季宣霆的身影出了宴场。

赶紧快步回房,走到窗前,轻撩起窗纱。

果然。

季宣霆去了小别墅。

心脏在砰砰地直跳。

我转身就去了隔壁书房。

拉开抽届,入眼的就是各种需要的实锤资料。

这两年一次的小岛盛宴果然不是正常宴会。

签的条约,单拎一条就可以让季宣霆死一万遍。

我一页页翻阅,确保圆珠拍到。

越看越是后背浸出冷汗。

季宣霆远比我所看到的,猜到的还要狠辣无数倍。

斯文矜贵不过是他最好的面具假象。

正将文件放回抽屉,书房门口出现一道让我胆颤的声音,

“林小姐,看够了吗?

是管家。

27

我被押到了小别墅。

季宣霆优雅地坐在单人沙发上,玩着手机发送着不知道什么信息。

接着没多久我就听到外面传来直升机起飞的声音。

一架两架……

听着像是送宾客离场。

管家一脚踢了过来。

我失去平衡地跪倒在地。

好在镇痛的药效还没过去,我感觉不到多大的疼痛。

对于管家这样的行为,季宣霆连个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只见他起身走向了不远的桌子。

拉开抽屉,掏出一把枪。

“季先生。

管家惊呼。

季宣霆手指轻轻地放在唇瓣,“嘘了一声。

让管家退出了房间。

他眼神蕴含着狂风暴雨前的宁静。

被设局,被背叛的愤怒即将倾泻而出。

这一点我在他身边揣摩多年,早已深知。

更别说大学时,我还辅修了心理学。

季宣霆,他对我起了杀意。

灯光下的他下颌微微绷紧。

修长匀称的手指用力地将枪上了蹚。

“KA一声,在静谧的房里震耳欲聋。

他要像死神一样审判我了。

28

我礼服的珠扣嵌入的新型迷你拍摄器还在是实时拍摄。

想必从我被管家抓现,那头也已经在出动人手。

只是,下午服装造型师还在提醒我,

“还在交涉,可能还需要点点时间。

此时,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了。

这里毕竟已经是属于国外。

我大脑思绪走得飞快,季宣霆人已经走到了我面前。

上了蹚的枪口冰冷地挑起我的下巴,他蹲了下来。

“林芝,谁派你来的?

我泪水迅速蓄满眼眶滑落,无助地颤抖,

“季先生,有人逼我。

只是我这套作戏在他眼里已看不到丁点信任,他微挑了一下眉头,

“嗯?说说,谁在逼你。

“我不知道。

他轻轻地移动着枪口,怼着我的正中眉心。

“林芝,我对你不好吗?

我盘算着这样跪着起来,和他蹲着起来,避开子弹射出的速度需要多少。

不行,指着眉心的话,反抗必死无疑。

于是我哭得更加卖力,瑟瑟颤粟,

“季先生,我两次为了你差点要丢掉性命,你还是不相信我是吗?

“你对我很好,可是我更爱你啊,不是吗?

眼泪止不住地滑落,我还要控制表情不让自己丑得狰狞丑陋。

毕竟季宣霆这个死变态对丑东西的容忍度更低。

他冷漠地凝视着我的哭泣。

镜片下的眼眸依旧冰冷,却也不是没有一丝动容。

我将数年来尽心所学的演戏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最大的潜力。

让一个人信你爱他,就是连你自己都相信你是真的爱他。

“若不是那晚你向众人无形宣告我是你最在乎的人,我自己也从未敢多想半点。

他沉默。

但是眼神又动容了点点。

我越发卖力地表白,

“我一个名牌大学生,能力容貌身姿皆是一等,可是我都甘心做你的金丝雀,为了什么?

“这些年我不尽心吗?

“还是你遇危险时,我退缩过?

我抬手去握抵在我眉心的枪支,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你连调查一下都不愿意,既然这样那你动手吧。

29

时间缓慢地流淌。

季宣霆蹲着的姿势一动不动。

终于,他松下了手中持枪的劲道,

“林……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将枪抢了过来,起身,枪口对准了他。

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间,他估计还在惊讶我这利落的身手。

很惊讶吗,我并不是一个真的柔若无骨的娇气小女人。

门被踢开,管家还有保镖站在那里。

看到季宣霆被我挟持,都有些一愣。

“把门关上。

我敛去了柔弱,肃脸冷冷地指挥着众人。

季宣霆想要动弹,我用枪口怼着他的头,

“再动一下,你就会死,季宣霆。

“你到底是谁?

“听到没有,把门关上!

管家愤恨的眼神看着我,我轻呵一声,

“那我现在就送你的季先生上路。

他吓得立马关上了门。

30

刚说完,我就感觉到腹部传来疼痛感。

药效时间在渐渐褪去。

白色的礼裙已经被血渗脏,我不敢有半点松懈。

等。

直到天边传来轰鸣直升机声。

一连数架的阵状,我才暗松了一口气。

来了。

季宣霆背对着我,双手举起,听到声音的他更加迫切地想知道我的身份,

“林芝,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答案,他很快就知道了。

31

穿着正规军装的人推开了房门,

“林小姐,辛苦了。

白色的炽光灯下,他哈哈大笑,有些疯魔,

“你是卧底?

双手配合地被手铐锁住,他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养的金丝雀竟然是个卧底?

腹部传来剧烈的痛苦,我疼得额际冷汗直冒。

“我不是卧底。

我拿出手机,点开那张被我隐藏的相片,对向他,

“只是一个找姐姐的妹妹,季宣霆,还记得她吗?

他脸色刹的一下子变了。

“你是许倩的妹妹?

“我姐姐在哪里?!

他笑着望我,吐出两个字,“你猜。

他眼中的笑意太过渗人,我激动地上前,扯到腹部伤口,血水冒了出来。

单手拎着他的领子,“季宣霆,我姐在哪里?

“我永远不会告诉你,这是你玩弄我感情的代价。

他眼睛瞥向我的腹部,那里已是一滩刺目的红,

“疼吧,林芝,你真狠。

狠得都骗过了他。

季宣霆被带走了。

我留在岛上寻找我姐的消息。

从佣人口中得知,她当年的确是被取肾了。

然后坠了崖。

生死未卜。

32

我拍摄到的证据,再加上上头罗集的各种资料,季宣霆被判了死刑。

他要求见我一面。

穿上囚服的他,戴着无边框眼镜依旧斯文。

人不可貌相,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个国家间谍。

多年来输出各种重要的信息。

我平静地落座,拿下听筒。

他轻轻一笑,“我以为你不会来见我。

“我听说有人摘了肾源是会直接把人当垃圾一样处理的,是吗?

我想听听他的答案,这就是我会来的唯一理由。

“林芝,你知道我是个优雅的人。

“我姐在哪里?

他依旧不答话。

我猜他至死都不会告诉我。

“你爱过我吗?

他忽地认真问我。

“没有。

隔着透明的窗户,我手持着听筒,残忍告诉他真相,

“不仅我没有爱过你,于娜,顾小姐都没有。

他手大力地攥紧听筒,“什么意思?

“没想到吧,我们三个,其实都为了一个共同目标——送你坐牢。

“你害死了于娜的父母,顾小姐的前男友也因你致残。

他冷着眼,对这些却似乎没有什么印象。

也是,他做了那么多事,怎么会记得这些。

我接着往下说,

“还有,电梯救你的戏码也是我事先算计好的,包括留你在休息间也是,哦,还有,我自捅腹部的匕首也是我放在桌面上的。

他手段狠辣,贱踩别人人生如同蝼蚁,又怎么想得到这些他不放在眼里的人会拧起一股绳,将他勒向生命的终点。

他更不会想到,我为了完成这一切,做了多少准备。

整容,特训自己,兼修心理学,等等。

33

走出拘留所后,穿着制服的大姐姐叫住了我,

“林芝,还是不愿意做卧底吗?

我望着蓝天白云的天空,还是再一次拒绝了,

“不了,我只是一个普通市民。

我对季宣霆做的虽然像是卧底的事情,但是,我一直觉得我是为自己一己之私,配合行动。

我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找姐姐。

为了将凶手季宣霆接受法律审判。

这才答应了当初官方找上我的人。

我不是那种大公无私奉献的人。

所以,我觉得我没有资格做卧底。

“大姐姐,如果警方有我姐的消息麻烦通知一下我。

一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就觉得姐姐还在世上。

“好。

34

一个男人从警车上下来,走到制服姐姐身边,

“拒绝了是吗?

“嗯,许倩果然了解她的妹妹。

“林芝很适合做卧底。

“但是我们已经牺牲了许倩了。

“嗯,尊重许倩的遗愿吧,永远瞒着林芝,让她人生有个念想与盼头。

“还记得许倩说过的话吗?

“林芝是个很聪明的人,给她一个缺口,她就会去突破它。

“那封信是你寄的是不是?关于许倩可能死在季宣霆手中的信。

“我只是提供一个缺口,其他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她们两姐妹感情真的很好。

“是啊,所以,我们永远隐瞒许倩是卧底的真相吧。

(全文完)

小说《金丝雀的反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金丝雀的反杀》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