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被迫成为替身后,我反杀了

>

被迫成为替身后,我反杀了

少泽 著

小说推荐 少泽沈穗穗 被迫成为替身后,我反杀了

叫做《被迫成为替身后,我反杀了》的小说,是作者“少泽”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小说推荐,主人公少泽沈穗穗,内容详情为:师尊将我抵在床榻,眼神痴迷的望着我,口中却唤着姐姐的名字。我眼神一冷,拼命挣扎推开他。他却一把掐住我脖子,“闭嘴,你这样就不像她了。”......

来源:qwwrkbd   主角: 少泽沈穗穗   更新: 2024-03-31 23: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被迫成为替身后,我反杀了》主角少泽沈穗穗,是小说写手“少泽”所写。精彩内容:我抬头与他四目相对,一字一句:“我不愿意!”他的完美假面破碎,再顾不上维持自己一贯的风雅,一把抓住我将我带回无妄峰。“沈穗穗,这是你自找的!”他牢牢制住我大手掐住我脖子。我几欲窒息,指尖泛白。他忽然清醒,急急松开手...

被迫成为替身后,我反杀了

我忍着身下剧痛直勾勾盯着水镜里的画面。

在漫山遍野开满桃花的山谷里,我的阿慕攀折下一小束花枝,别在了女子发间。

那女子转过身,眼睛里盈满笑意。

我目光一缩。

是沈青芙。

那是我到死都不会忘记的一张脸。

可阿慕为什么与她郎情妾意,如同神仙眷侣?

“他……是谁?

我的牙齿战栗,颤抖着问道。

顾少泽贴近我,在我耳畔低语。

“他就是你的阿慕啊,怎么?不认得了?

“妖族少主林惊澜在仙门大会那日身受重伤,丢失的一魄散落人间,入了轮回道,转世成了人,才有了与你的姻缘。

“那日丢他去后山喂灵兽,我本想顺手将他的神魂一起捏碎,谁知道,让我发现了这个秘密。追踪这一魄后,我发现他回归了本体。

“我一直知道他喜欢阿芙,他们之间早有暧昧。却没料到,阿芙居然愿意假死追随他,入了妖道。

“林惊澜对阿芙情真意切,即便丢失记忆入了轮回,也执着于娶个长得与阿芙相像的女子为妻。你,在他那儿也不过一个替身而已!

飞絮般的大雪灌进我的衣领,我冷的打颤。

“不,我不信。

“你在骗我。

“阿慕怎么可能是什么妖族少主,他……

我说到此处,思绪忽然停滞。

是了。

难怪当初他每每打猎归来都是收获颇丰,山里的小动物见到他,不跑也不跳,乖乖的就入了囚笼。

我透过重重花树,再一次瞧见了我的夫君阿慕。

他将沈青芙搂在怀里,与她拥吻缠绵,眼睛里是化不开的情意。

6

结界里,我怔愣在原地,像是被施下了定身术一般动弹不得。

顾少泽抚上我的肩膀,声音轻柔“死心了么?跟我回去,从今往后我们好好过日子。

我的眼圈发红,指甲嵌进手心流出鲜血来。

“惊澜,你那缕残魂在凡间娶了我妹妹,是因为她长得像对吗?

沈青芙窝在男人怀里语气娇俏,脸上一派天真,“你对我还真是情真意切,始终从一。

“当然,阿芙。这世间能让我中意的只有你。“你若介意她的存在玷污你,那我这就下山屠村,让你不再为此伤怀。

那张我在心中描摹了千百次的面庞对着沈青芙深情款款,

沈青芙佯装害怕缩进他怀里“惊澜你不要说这么残忍的话。我…我只是吃醋,她曾拥有过你。

“拥有?那算什么拥有?不过是一个渡劫工具而已。林惊澜伸出食指刮了刮他的鼻尖,笑得一脸宠溺。“莫再哭了,我心疼。

“惊澜,你真好~

我看着他们相拥相吻、郎情妾意的画面,压下心里的极致酸涩。

缓缓转头,我看着顾少泽,眼睛里血丝密布“这不是你心心念念的沈青芙?你不去找她,看着她跟别人情深意重,又在我面前装什么情圣?

他的眼圈也红了,眼神狼狈的垂下眼睫“她还活着就好。我只要她活着。

“呵,我嗓子沙哑,毫不留情地揭露着他的虚伪,“所以你就来折磨我?让我当她的替身好成全你的一往情深?

“可谁愿意做你们三人爱情游戏里的一环。我觉得恶心!

凭什么一胎双生,她享尽富贵荣华,占尽风光。

我却卑微如阴沟里人人喊打的老鼠,人人视我为不详。

唯一一个对我好的阿慕,竟然也不过是他人的一缕残魂。

如若知道真相这样,我宁愿他真的死在顾少泽手中。

至少我还能守住那些美好的回忆。

突然我意识到什么,猛地抬起头。

“你在我昏迷的时候就发现了真相,却仍旧胁迫我与你日日欢好?

“堂堂仙君,只能捡别人扔掉不要的,也不过是一只可怜虫!

顾少泽额头跳着青筋,双目赤红,神情濒临癫狂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凭什么不能!他林惊澜夺去了我的意中人,我就要占了他的妻子!这才算公平!

“要怪,就怪你跟阿芙长得太像了。活该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做了她的替身!

我再也无法忍受,挣脱了他的桎梏,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他目光大骇,心绪不稳,结界的威力也有所减弱,响声惊动了正在浓情蜜意的两人。

“是谁?

林惊澜觉察到了我们的存在,看到挡在我身前的顾少泽,他与沈青芙齐刷刷的变了脸色。

“师尊,你怎么会找到这里……

林惊澜警惕极了,挡在沈青芙面前,眼里是深深的忌惮。“少泽仙君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而顾少泽触到沈青芙的目光,晃了晃身子,站立不稳。

他正欲上前,却听到她的惊呼。

“沈穗穗?怎么会是你!沈青芙泪眼涟涟,望着狼狈避开自己眼神的顾少泽,语带委屈“师尊,原来你的道侣竟然是她?可她明明是凡人,是成过婚的….

是啊,我成过婚。

我看向林惊澜,试图在他脸上找到几分阿慕的影子。

可没有。

林惊澜冷漠的望向我,“芙儿,这就是你的妹妹?和你可一点不像。

“这般丑陋不祥的神魂,拿去供奉洞穴里的那位正合适。

林惊澜扭头看向顾少泽,“我可以不追究仙君私闯我妖族圣地,但必须留下她。我想区区凡间女子,仙君不会不舍吧?

我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张面庞。

他不是阿慕。

更不是我的夫君。

他只把我当做一个物件,一个讨爱人欢心的玩具。

顾少泽看了看佳人在怀的妖族少主,声音沙哑“她刚失了孩子…身体…

“师尊,你与她竟然有了孩子?难道…沈青芙露出受伤神情钻进了林惊澜怀里.

林惊澜不恼,只是一味安慰着她。

抬眼讥讽的看着顾少泽“怎么?仙君还要为了一个替身再三伤害芙儿吗?怪不得当日芙儿会选我而不是你…

顾少泽神情一怔,似乎想起了沈青芙死的那天。

他着急的将我推出,“不就是一个凡间女子,你既开口要,我便给你。

他将我丢在原地,脚步凌乱,捏诀离去。

我不意外他的选择,淡漠的扯扯嘴角。

真滑稽,这样的人,也配得到世人景仰,尊他为仙君?

可笑。

骤然袭来的疼痛让我下一秒就跪倒在地,额头全是细密的汗珠。

是林惊澜。

他眼神淡漠,用软鞭打在我身上,又捏住我的指骨,寸寸掰断,

“你这样的人竟然长着和芙儿一样的脸,真是恶心。

林惊澜正准备将我丢进深潭洞穴,沈青芙却阻拦。

“就让我送妹妹去吧,我还有话要说。

林惊澜宠溺的点了点头。

我看着沈青芙走到我面前,白皙肉嫩的手掐住我的下巴。

“沈穗穗,你看,你就算长着和我一样的脸,也只会被人厌弃。你这辈子总是不值得的,不如早死早超生。“

她用力将我推进深潭,浑身静脉骨头尽数折断。

“妹妹,下辈子,可不要在遇上我了。

我感觉浑身力气散尽,灵魂几尽消散。

双目猩红,声声泣血“我不甘心,不甘心!

“凭什么我要低人一等,凭什么我要做他们的替身,要永远的被厌弃。

若给我机会,顾少泽、沈青芙、林惊澜,他们我通通不会放过。

桀桀桀的笑声自洞穴深处传来。

声音低沉苍老。“你的怨气真是滋补上品。

“想报仇么?拿你身上的神髓与我做交换罢。我定让你达成所愿。

“我生来不祥,何来你说的神髓?

我望向眼前的这团黑雾,自嘲一笑。

“你乃青鸾神女轮回转世,降生时满城桃花道贺,居然被视作不祥么?

“有青鸾报喜的,是沈青芙……

我喃喃自语,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

黑影闻言,冷哼一声,似乎很是不屑。

“青鸾抱木而生,你那姐姐不过是块黑了心的梧桐木,白白占了你的气运。

“世人愚蠢,居然把一块烂木头当做祥瑞。

……

竟是如此。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脑子嗡嗡作响。

我那不堪回首的前半生,当真可笑至极。

“阁下若能助我,这劳什子的神髓,您尽可拿去。

“哪怕肉身陨灭,来日回归神位时也将神魂受损,你也愿意?

“我愿意!

我当然愿意!

什么神女转世,什么魂魄受损,通通都不重要!

这一辈子我尝遍冷暖,他们却春风得意,没这个道理!

9.

再回到无极山时,无妄峰满屋子的酒气。

酒坛四处散落,高高在上的仙君跌落凡尘,醉眼朦胧。

“阿芙,真的是你么……

我轻轻走过去,温柔的抚上他的脸“师尊,是我。我回来了~

“再也不走了么?

顾少泽紧紧握住我的手,满脸渴慕与期望。

我微笑“当然。

我怎么会走?

我与妖邪做了交易。

换了声音,修复了容貌,短暂的获得了金丹期的修仙灵体。

这一切,都是为了留在你身边。

所有人都将我视作替身,那谁又规定过,替身不能反噬正主。

我与沈青芙双胞孪生,模仿她,驾轻就熟。

他将我拥进怀里,搂的紧紧“阿芙,沈穗穗不过是你的替代品。我重新娶你可好?

“好……

我语气轻轻,唇边的笑意淬着毒。

还是我来娶你吧,顾少泽。

取你,狗命。

……

婚期定在一个月之后。

这已经是最近的吉期了。

顾少泽急不可耐,生怕林惊澜那边有什么变数。

一切正合我意。

摘下院子里的结香花,我将它们用药钵仔细研磨,注入只有太初派后山才有的灵泉水。

“阿芙,你炼织梦水是要做什么?

男人如今坚信我就是沈青芙,陪在我身边,与我寸步不离。

我看着花汁与灵泉融合,缓缓开口“自然是为了造梦。

他皱眉“织梦水虽能编织幻境,但终究是黄粱一梦。梦醒了,徒增喟叹罢了。

他说的对。

幻境,自然是假的。

但若记忆也被篡改、代替,人又怎么能分清什么才是真的。

有了修仙的灵体,我亦能看见藏经阁的灵书上写了什么。

翻阅了这么久,我终于为林惊澜选到了最合适的死法。

织梦水,除了篡改梦境,亦能让林惊澜记起我想让他想起的记忆。

只要那段记忆曾经真实的存在,滴在对方触碰过的贴身之物上,就能唤醒。

好巧,我有。

摸了摸藏在我手心的,那枚不起眼的玉佩。

那是他亲手替我雕琢,在手中摩挲过不下千万次的成婚礼物。

阿慕,我是不是该谢谢你。

我盯着泛着蓝色光芒的药钵,眼里幽光闪闪。

林惊澜啊。

若是有了阿慕的记忆,我又夜夜入梦,你怎么分得清?

10.

“惊澜,救救我……

“沈青芙,那个女人是个骗子,她不是我,她害了我……

“杀了她!替我杀了她!

芳菲谷里,搂着爱人入睡的林惊澜再一次惊醒。

这半个多月他总是做这样的梦。

本以为是魅魔作祟,可再怎么用妖力驱赶都无济于事。

如今他的记忆重叠混乱,脑子糊成一团。

他的爱人到底是谁?

他到底是谁?

为何他记得自己叫阿慕,他有一个天下最好的妻子沈穗穗。

他们两心相许,恩爱不疑。

可如今穗穗不在,取而代之的是陌生女人。

而这个女人杀了穗穗。

林惊澜猛然起身,双目赤红。

沈青芙看睡眼惺忪,语气娇柔“怎么了,惊澜?做噩梦了么?

像往常一样她正准备倚靠他,可下一瞬,她被狠狠推开。

“滚!

林惊澜死死盯着她的脸,“不许碰我!

他面无表情的上下审视着,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惊澜,你别这样,我好怕。异样太过明显,沈青芙吓得面色煞白,却仍旧壮着胆子想去握他的手,“你清醒一点,我是沈青芙,你的芙儿啊!

他捂住脑袋,头疼欲裂,身上妖力外泄,躁动不安的样子。

芙儿……

芙儿杀了穗穗。

穗穗是阿慕的妻子,阿慕要替她报仇。

他就是阿慕!

林惊澜的瞳孔泛起黑气,藏着凛冽杀意,妖气化爪,抓向沈青芙。

她慌忙滚到一侧,却还是被划伤脸颊。

“我的脸!她捂住冒出血珠的伤口,“惊澜!你怎么了!!你为什么要伤我!

我默念咒诀将话送到仍在梦里的林惊澜耳边。

“阿慕,是沈青芙害了我,你不为我报仇么?阿慕——

林惊澜瞬间被刺激到,他咬紧了牙齿,语气恶狠狠。

“是你,就是你这个贱人杀了穗穗!我要杀了你!

听到我的名字后,沈青芙面容扭曲,满目怨毒。

甚至忘记了害怕和疼痛,上前攥住了林惊澜的袖子,高声质问

“沈穗穗?你心里居然念着的人是她?!

我饶有兴趣的坐在水镜前看着这一幕。

狗咬狗,真是好看极了。

默念口诀,我化出了一道残影出现在林惊澜身侧。

沈青芙看见我仿佛见了鬼。

“沈穗穗,你这个贱人居然还活着?

“惊澜,杀了她!!快杀了她!是她在诱骗你!

我看着她抓着林惊澜的手,学着她的模样,抓住他另一只胳膊。

“阿慕,你不为我报仇吗?我可是你的妻子,你最爱的女人。

沈青芙瞪大眼睛,满脸震惊。

“贱人!你说什么!!!

就在她面目狰狞想要对我动手时,林惊澜妖力化剑直直捅进她的丹田。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昔日爱人,“惊澜..惊澜你为何…杀我。

林惊澜手中的剑又刺深几分,沈青芙呕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我看着这一幕,眼里笑容更加灿烂,伸手为他解开眼前迷障。

林惊澜被眼前一幕震惊,惊慌失措的上前抱住沈青芙已死的身体,捂住她血流不止的伤口。

“芙儿,芙儿你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沈青芙再也听不见他的回答了。

她的嘴角不停的溢出鲜血。

气剑上带着妖毒,乌黑的伤口难以愈合,大罗金仙来了也难救。

我扬了扬手,她金丹上的流光四转,从内里爆裂开来。

黑色的纹路蔓延到她的四肢和心口。

“嘭的一声,她的身躯化为粉屑,什么都没留下。

我要的不是她的死,而是挫骨扬灰。

“啊——

怀抱陡然空空,林惊澜捂住脑袋,满脸的伤心欲绝,在转身看到我时,眼底杀意四起。

“贱人,你给我去死。

他手化利爪,奔我而来,戾气倾泻而出。

屋外的桃花妖纷纷害怕得枝桠不住的颤抖,芳菲谷里,扑簌簌的下起漫天的花瓣雨,场面妖艳又美丽。

“不自量力。

我轻轻巧巧的闪身躲过,冷笑看着已经疯魔的林惊澜,起手为他编织最后一场美梦。

夕阳无限好时,炊烟升起。

我在灶台上煮着他最爱的茶汤,瞧见他时眉眼弯弯。

“阿慕,你回来啦。

“是啊,穗穗,我回来了。

他的眼神重新变得混沌,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被我牵引走出房门。

一步一步,他走进了我曾经踏入的深潭洞穴之中。

林惊澜,这是我亲自为你选的结局。

我的残影站在洞口等待着,好像是过了很久,又好像只过去片刻,自阴森可怖的洞穴里传来阵阵咀嚼的“咔嚓声。

“呸,我说小青鸾,你送的什么品种的妖脑,真是难吃。

11

无极山上,我将手中的玉佩捏成粉屑,散入空中。

门外传来道仆恭敬的请安声。

“仙君夫人,吉时已至,众位仙客都在前殿等着呢。

是啊,今日是我和顾少泽再次结为道侣的日子。

我起身出门,一步一步走到身着红衣的顾少泽面前。

这次的仪式很顺利。

结契的红绳在我们手腕上闪着细碎光芒。

自此刻起,我能瞧见他的命门。

半仙之体又如何?

命门一破,修为尽毁。

他脸上寒冰消融,如初雪乍晴。

“阿芙,我终于娶到你了。

他在笑,我也在笑。

他亲手递给我的刀,我怎有不接的道理。

我亲手毁坏他的命门,看着他颤抖痛苦的模样,脸上笑容越发灿烂。

修为的流失,让他痛苦难当。

我亦痛着。

契约时间已到,这具身躯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可至少此刻,我很快乐。

因为顾少泽感受到的痛苦源自于我。

“师尊,看着我。

他艰难抬头,在我身上的障眼法术消失时瞪大双眼,仿佛见了鬼。

“沈穗穗!原来是你!……

“不然师尊以为是谁?我神情平静“你心心念念的芙儿已经死了,而你马上就可以去找她了。

“哦对了,这样死了多没意思。我会让你作为凡人长命百岁,受尽人生苦楚再死的。

他如今自仙君之阶跌下,已成了筑丹期的废人,

“妖女!你玩的什么诡术!把我的修为还给我!

永远无法炼气入体,所以他恼怒得发狂。

我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也在慢慢消散,狠狠的唾弃着。

“我用旁门左道,又如何?

“你摆弄我这手无寸铁的凡人,又正大光明到哪里去?

“顾少泽!我豁出一切,就是为了让你跌落尘埃!你猜猜现在的你,即将面对什么?

我的笑容饱含期待,因为我已经预见了他的结局。

景仰他的人会唾弃他,他曾经瞧不起的,看不上的,个个都能踩他一脚。

他会被赶出太初派,他会万般潦倒,他会在谩骂声里绝望,然后无颜苟活。

这才是我想要的。

轻轻悄悄的赴死,太便宜他了。

顾少泽,你要经历我所遭受过的一切才算公平。

如果轻轻悄悄的赴死,那就太便宜你了。

“沈穗穗,你魂魄消散,再无轮回,你以为你赢了么?我可以重头再来,可你再没机会了!

他看着我慢慢变得透明的身体,眼睛中充满恶意,自以为戳到了我的最痛处。

我摇了摇头,抬头看向泛着华彩的天际。

天门大开,仙鹤驾着鸾车来接引我。

褪去这副凡间皮囊,我对上他震惊的目光,只留给他一句话。

“顾少泽,我本为神,无谓输赢。区区一个你,还没有资格,让本尊意难平。

神界后记

我靠在神界一株参天的梧桐树下苏醒过来。

梧桐叶簌簌落下,然后迅速生出新的嫩枝来。

神界的生灵总是这样为自己调息。

而我这次神魂归位后,我怕是要休养生息万万年。

我盯着自己缺了一块的神髓,默然良久。

人间一趟,倒是让我看清了许多。

“青鸾,你终于渡过生劫了?正好,母神唤我们呢。

我的姐妹丹雀神女自神殿里走出来,见到我时,满脸欣喜。

我笑着点点头,却在看见一棵格格不入的瘦小梧桐树时皱了皱眉头。

“姐姐,这棵梧桐在这多久了?

“唔……不记得了。说来也奇怪,神界灵息滋养万物,可唯独凤凰从凡间带回来的这枚种子生不了根,开不了灵智。如今,竟是连心都腐朽了。

“那改日寻司匠神君来,把它砍了去罢。

“哦,好啊。

我望着这棵空心梧桐,语气无波无澜。

万事皆空,因果不空。

万般不去,唯业随身。

凡间种种,不过万万载的漫长岁月里,一场勘破因果的轮回罢了。

小说《被迫成为替身后,我反杀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被迫成为替身后,我反杀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