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前夫的悔悟

>

前夫的悔悟

程煜 著

前夫的悔悟 小说推荐 程煜无

程煜无是小说推荐《前夫的悔悟》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程煜”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渣男前夫找我复合,我冷冷一笑:现任丈夫不仅比你有颜,有钱,还对我好!......

来源:qwwrkbd   主角: 程煜无   更新: 2024-03-31 23: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前夫的悔悟》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程煜”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程煜无,小说中具体讲述了:13好在,我这些年虽然因为身体原因不能正常上班但也接过不少室内设计的订单,陆陆续续也攒下了几十万的存款虽然不算多,但好歹也能让我撑过这一年至于住的地方我回到了爸妈过世前,执意留给我的房子当初跟程煜结婚后,他不止一次跟我说,想卖了爸妈留给我的房子,用这笔钱辞职创业可那到底是爸妈留给我的念想,尽管当年我爱惨了他,却也没有松口卖掉房子现在的我,无比庆幸自...

第2章 第 2 章节

13

好在,我这些年虽然因为身体原因不能正常上班。

但也接过不少室内设计的订单,陆陆续续也攒下了几十万的存款。

虽然不算多,但好歹也能让我撑过这一年。

至于住的地方。

我回到了爸妈过世前,执意留给我的房子。

当初跟程煜结婚后,他不止一次跟我说,想卖了爸妈留给我的房子,用这笔钱辞职创业。

可那到底是爸妈留给我的念想,尽管当年我爱惨了他,却也没有松口卖掉房子。

现在的我,无比庆幸自己当年的决定。

「宋漪?」

有些熟悉的声音,带着疑惑的语气在我身后响起。

我回头看去,就见穿着过膝羽绒衣的顾琛,正拎着两个热气腾腾地饭盒,顶着个鸡窝脑袋,透过那堪比油瓶底后的近视眼镜,目露诧异地望向我。

「顾医生?」

没想到顾医生居然住在爸妈房子的对门,骤然见到熟人,我也难免觉得惊喜。

当然,我更没想到,在医院总是一副禁欲高冷范儿的顾琛。

休息在家时,居然会这么不修边幅。

阴霾了几天的心情,在看到顾琛这截然不同的一面后,我居然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这声笑的结局,就是直接换来了顾琛毫不留情的大白眼。

「宋小姐现在还笑得出来,可见心情应该是很好吧?」

我「……」

嗯,果然还是那个毒舌顾医生。

14

接受了顾琛的好意,饥肠辘辘的我在他家吃过午饭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

直到夜幕降临,收到我离婚信息的程煜,才终于打来了电话。

仍有电话不间断的响了两次,我才在第三次铃声响起时,接起了电话。

「宋漪,离婚是什么意思?」

电话刚一接通,程煜气急败坏的声音就猛地涌出。

真没想到,他出轨的照片都摆在那儿了,他居然还有脸问我这种问题。

「如果你不理解离婚的意思,可以去问林潇潇,想必她应该很乐意给你解惑。」

「宋漪,我们之间的事情,没必要牵扯第三个人吧?」

程煜的声音,愈发咬牙切齿了。

奇怪。

明明是他先让第三个人插足我们的婚姻,到头来反而将牵扯第三个人的罪名,扣到了我的头上。

「宋漪,别耍小孩子脾气,我对林潇潇就是一时兴起,我爱的人从始至终只有你!」

程煜的声音软化下去,这还是他结婚以来,第一次向我示弱。

可惜,他的示弱和深情都来得太晚了。

15

何况,如果按照程煜所说。

他对林潇潇真是一时兴起,那对于我来说。

这只会比他承认林潇潇是他的真爱,更让我觉得恶心。

「我对你们之间的感情没兴趣。」

「程煜,别让我觉得,你是个敢做不敢当的懦夫。」

「星期一早上九点,我在民政局等你。」

「不可能,我不会同意离婚的!宋漪,只要你现在回来,我立马就跟林潇潇——」

没等他说完这些虚伪的话,我当机立断挂掉了电话。

背叛婚姻的是他,出轨找小三的是他。

怎么到头来,他想要回归家庭,还像是施舍我似的?

程煜并没有放弃。

挂掉电话后。

一条又一条微信,很快铺满了他已经将近半年,没有主动跟我说过话的聊天框。

记得当初刚谈恋爱那会儿。

我和程煜每天都要聊不完的话题。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我还不如想对陌生人那样?

哦,我想起来了。

就是从我不答应卖掉爸妈的房子那是开始。

16

「宋漪,别闹脾气,快点回来吧!」

「老婆,我承认我昨天确实是忘了结婚纪念日,可我已经给你买了礼物,是你最喜欢的那个牌子的项链。」

「老婆你放心,我以后肯定会断了跟林潇潇的联系,我们重归于好吧,好不好?」

「好,我就当你是想出门散散心,我会等你回来的。」

程煜的信息没完没了。

索性给他来了个拉黑删除一条龙。

都说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程煜这番惺惺作态的架势,只让我觉得他连草都不如。

没了微信,程煜又开始对我进行短信轰炸。

「老婆,我不会用洗衣机,你告诉我怎么用洗衣机,我今晚肯定不烦你了。」

看到程煜最新的发来的短信。

我二话不说,直接把洗衣机的产品数明书发给了他。

不会用,就学着去用。

当初的我,不也是一点一点,从不会到会的?

离开程煜的第一天。

看着电视机里滑稽的综艺节目。

我笑裂了脸上敷着的面膜。

睡了个久违的安稳觉,第二天早上醒来后,我照镜子都觉得比以往容光焕发了不少。

17

可早起之后所有的好心情。

都随着突然出现在家门外的程煜,立刻烟消云散了。

「老婆!」

看到我出来,原本颓丧靠墙而立的程煜立马来了精神。

他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可怜巴巴想靠近我。

我皱眉看向他,始终沉默不语。

不过才过去仅仅一天。

我面对他时,心中就再没有升起任何波澜。

曾几何时,我也这样望着程煜,只希望他能陪我说说话。

那时的他是什么样?

他嫌弃我一直待在家无所事事,已经跟不上他步步高升的步调。

成了个彻底跟社会脱节的黄脸婆。

可他却忘了,当初明明是他对我说,让我只管安心在家养病,赚钱养家的任务只管交给他就好。

当初我也曾兴致勃勃告诉他,我接到了室内设计的单子。

他却责怪我没有自知之明。

说我设计的图纸,别说放在专业人士眼中,就连他这种外行人,都绝对看不上眼。

幸亏,我当时没有因为他的贬低而放弃。

否则即便我如今想离开他,都会因为没有钱而寸步难行。

18

「老婆,这都过去整整一晚了,你气应该已经消了吧?跟我回家吧,好不好?」

说话间,程煜自顾自地拿出手机,翻出了他微信里的黑名单。

将手机推到了我面前。

「老婆你看,我已经把林潇潇拉黑了,我向你保证,我以后除了工作之外,再不会跟她有一丁点的联系了。」

可实在太不凑巧了。

他这话刚出口,手机屏幕上就跳出了「潇潇」两个字。

听到熟悉而刺耳的铃声响起。

我的胃部骤然涌起生理性的恶心。

程煜手忙脚乱地拿回手机,可他刚拒接了林潇潇的电话,对方就又打来了第二通。

我强忍着恶心,抱臂冷笑看向他。

「接吧,没准儿是公司有什么急事要找你呢。」

这是程煜之前,惯常拿来应付我的理由。

无奈之下,他只能硬着头皮接了起来。

我示意他打开免提。

下一秒,林潇潇带着哭腔的声音,在走廊中回响起来。

19

「程哥,你说你在你老婆身边特别得窒息,只有在我身边才会真正觉得放松、快乐,你为什么突然要拉黑我?」

「程哥,你答应过我,肯定会跟你老婆离婚和我在一起的,我已经把第一次给了你,你怎么能不理我!」

「程哥,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你送我的那条卡地亚的项链,我不是真的不喜欢,只是觉得那个款式有点老气,你别生我气好吗?我除了你再没有其他人了……」

「程哥,我错了,你别不理我,你来我家,我带给你看好吗?」

我戏谑地看向程煜。

此时的程煜,已然出了满头冷汗。

可眼下当着我的面,他既不好去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林潇潇,又不敢挂断电话。

只能这么不尴不尬地听着年轻女孩的委屈。

等林潇潇察觉到不对劲,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

她小心翼翼地问「程哥,你现在是不方便跟我说话吗?」

程煜艰难地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嗯」。

林潇潇抽泣着吸了吸鼻子。

「好,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了,我会乖乖在家等你的。」

20

林潇潇不一定猜不到,程煜现在跟我在一起。

她只是仗着程煜之前的承诺。

所以才会有恃无恐。

「老婆,我——」

程煜刚要说话,我就抬手打断了他。

「快去吧,人家小姑娘,只身一人在外面打拼不容易,你既然说了要对人家好,就不别言而无信。」

我这话刚出口,程煜的表情瞬间变得格外难看。

他可能也没想到,当初对他言听计从,满心满眼都只有他的我。

如今面对他时的模样,会如此冷漠决绝。

「我不去!」

程煜发了狠地吼道。

「老婆你信我,我以后肯定不会——」

「别,程煜,」我冷冷望着他,此时面前的男人,不再是我曾爱了十年的心上人,只是个可有可无的路人「别这么喊我了,这边喊我老婆说爱我,扭头叫别的女人宝贝,程煜,你不觉得恶心吗?」

程煜的脸顷刻间血色全无,他眼神落寞地看向我,好像做事的人其实是我那样。

「明早九点,民政局见,你如果不来,我就去法院起诉你,你应该也不想出轨的事情闹到人尽皆知吧?」

话音落下,我就见程煜的身体狠狠打了个颤。

看向我的眼神,也随之变得难以置信,他目眦欲裂,整张脸逐渐变得狰狞而扭曲,从刚刚的低声下气,骤然变得面目可憎。

21

「宋漪,我不过只是犯了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你有必要这么翻脸无情吗?」

「再说了,当初是她先勾引我的!我只是没有抵住诱惑!你为什么就不能原谅我一次!」

看吧,这个男人就是这样。

就算他做错了一千件事,也总会找出一千零一个理由来为自己开脱。

「宋漪,求你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彻底失去理智的程煜,无视我的拒绝,猛地朝我扑了过来,想把我箍进他怀里。

我刚要反抗,胃部突然传来的绞痛,瞬间让我失去了所有力气。

「程煜!你松开我!」

我拼命大喊,只希望有人能来帮我一把。

如果可以好聚好散,今后离了婚,我们也不是不能做朋友。

可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只想让我捶烂他的脑壳。

程煜死死箍住我,劈头盖脸朝着我亲过来,可他现在的热情让我却只想吐。

「程煜!别——」

一句警告没有出口。

原本缠住我的程煜忽然被一股大力从我身上撕了下去。

我惊慌失措地朝来人看去。

就看到顾琛捏了捏眉心,压低眉心凝视程煜。

22

「怎么着?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啊?」

我连忙躲到他身后死死抓住他的衣服,惊吓之余,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往下掉。

被狠狠摔到墙上,程煜总算稍微冷静了些。

他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来,满身狼狈瞪向顾琛。

「我们夫妻间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少他妈在这儿给老子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顾琛嗤笑一声「狗拿耗子?你骂我狗我懂,可你说自己是耗子我就不理解了。」

程煜直接哽住,气了个脸红脖子粗。

程煜恼羞成怒地把顾琛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转而却将矛头对准了我。

「宋漪,这才是你非要跟我离婚的原因吧?说说吧,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都他妈住到一起了,还有脸说老子找小三儿?」

说着,怒火上涌彻底失智的程煜,又调转枪头指向顾琛。

「顾大医生,老子用过的二手货滋味怎么样?就她这种上了床跟木头桩子似的女人,你是想女人想疯了,才会跟她搞到一起吧?」

「程煜!!!」

我忍无可忍,声嘶力竭地冲上去,重重甩了满口污言秽语的他一记耳光!

23

「啪!」

响亮的耳光声,回荡在空荡荡的楼道里。

我双眼赤红,强忍着犹如浪潮般不断汹涌而来的胃痛。

泪水盈满我的眼眶。

前所未有的后悔,跟胃痛一起,席卷了我的全身。

就这样一个恬不知耻的男人。

居然让我爱了整整十年!

一记耳光下去。

暴怒之下的程煜终于冷静了下来。

「宋漪,宋漪,我就是太爱你了,刚刚才会气昏了头口不择言,你别、别跟我计较,我是真的想跟你和好的!宋漪,你看看我,我真的错了!求你了,你别跟我离婚,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程煜前后变脸速度之快,简直让我愕然。

可即便口口声声说着爱我,他却没有发现,现在的我在胃痛的折磨下,已经是强弩之末。

听着耳边程煜不厌其烦的哭求。

我眼前一阵阵发黑,拼了命将嘴唇咬出血来,我才坚持着没有昏过去。

「你……给我滚!我再也、再也不想看到你!」

拼尽了最后一点力气。

吼完这句话,我望着顾琛所在的方向,双眼一闭倒了下去。

「宋漪!」

失去所有知觉前。

我听到了第一次听到了顾琛仓皇无措的声音。

原来,向来冷静稳重的顾医生。

居然也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吗?

24

再次从医院醒来,病床边仍旧是顾琛。

向来没什么太多表情的顾医生,满眼不悦地看向我。

「宋漪,你是不是又把医嘱给忘了?你的胃有毛病,最忌讳的就是动怒,你居然还明知故犯,怎么?真想跟我在手术台上见了?」

顾琛又开始数落我了。

可我听得出来,尽管他口气不太好。

但一字一句,都是为了我的身体着想。

「顾医生,就看在我刚被劈腿,还差点儿被个人渣霸王硬上弓的份儿上,就别骂我了。」

顾琛翻了个白眼,暴躁道「随便你!」

可嘴上撂着狠话的顾琛,却还是将一只崭新的保温桶丢到了我面前。

「算你命好,我早上刚熬了白米粥,正适合你这种有陈年胃病的选手喝。」

看着面前的保温桶,我鼻间一涩就要掉下泪来。

「千万别!我最烦看病人掉眼泪了,你要真想哭,也等我出去了在哭!」

很好,他这一句话说来。

别说已经包在眼眶里的泪,就连蜂拥而至的感动。

也瞬间荡然无存了。

果然,安慰人还是得看消化内科顾主任啊。

「不哭了?」

见我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顾琛无奈坐回椅子上,跟我转述了我昏迷之后程煜说的话。

25

「那憨批让我转告你,他明天会准时去民政局,还说离婚以后房子、车都给你,他会净身出户。」

喝下温热的粥,我那脆弱的,空荡荡的胃总算舒服了不少。

我没有说话,只静静听着顾琛说了下去。

「对了,他还说他肯定不会跟那个叫林什么的在一起,让你放心,还说有机会的他,就算离婚了,他也还是想跟你做朋友。」

朋友?

我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他可真刑啊。

要不是看在过去十年感情的份儿上,我高低得让他去派出所清醒清醒。

「顾医生,谢谢你的粥。」

将满满一桶白粥喝完,我擦擦嘴将保温桶还给了顾琛。

看看我,又看看那空荡荡的保温桶。

顾医生猛地一个怒起,就差对着我吹胡子瞪眼了。

「宋漪,你的胃是无底洞吗?这里面装得可是两人份的粥!」

我搓搓热气上涌的脸。

没办法啊。

顾医生熬的粥实在太好喝了,我是真的没忍住。

「不好意思啊顾医生,等我这次出了院,我请你吃饭吧!怎么样?」

我跃跃欲试望向顾医生,尽显狗腿之相。

一如我所料,在医院素有高岭之花称号的顾医生,当下就给我翻了个充满不屑的白眼。

就在我以为,他肯定会拒绝我时。

高冷顾医生却挪开视线,不自在地说了句。

「得你亲自下厨才行。」

「没问题!」

我眼睛一亮,立刻答应了顾医生并不非分的要求。

26

周一早上九点。

尽管身体还没有痊愈,我还是迫不及待赶去了民政局。

跟程煜的夫妻之名。

我真是一秒钟都不能再容忍了。

「老婆。」

见到我,程煜脱口而出的,还是过去的称呼。

我不满看向他,他面色讪讪地改了口。

「宋漪,你的胃怎么样?我昨天不是有意要气你的,我只是——」

「废话就别说了,进去吧。」

我面无表情打断了程煜的「真情告白」,率先走进了民政局。

程煜在原地驻足良久。

才在我又一次的催促下,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

半个小时后。

总算领了离婚证的我,再次跟程煜面对面站在了民政局外。

但此时此刻,手拿离婚证的我只觉通体畅快。

程煜望了我片刻,踟蹰着开口。

「宋漪,我们以后,还能做朋友吗?」

「我不想和垃圾做朋友。」

看够了程煜的装腔作势,也懒得再跟他多废话一句。

当着他的面,我删掉了当初林潇潇为了向我示威,给我发来的,他们两人的床照,在程煜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转身离开。

身后,是程煜不甘心地大喊大叫。

「宋漪,以后、以后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一定要联系我啊!」

27

两个月后。

我闺蜜口中,得知了程煜的近况。

当初跟我离婚后。

「痛改前非」了不到一个星期的程煜,就经不住林潇潇的百般纠缠,又跟对方在一起了。

可在跟林潇潇恋爱后,他依旧狗改不了吃屎。

没多久就再次劈腿找了小四。

可惜这一次。

林潇潇并不像当初的我那么好说话。

「要说那林潇潇也是个狠角色,跟程煜闹了个你死我活不说,居然还找去了小四的公司,把不知道从哪儿倒腾到的,那小四跟程煜的床照贴满了小四的公司。」

「后来也不知道是哪路英雄好汉,居然把那俩狗男女的床照,传咱们同学群里了,程煜都成咱们那一级的大笑话了!被搞丢了工作不说,其它正经公司也不敢要他这个大情种,听说这会儿正打算着回老家呢。」

「不过那小四也不是好惹的,叫了几个自己的姐妹儿直接把林潇潇堵家门口打了一顿,没想到,林潇潇居然怀孕了,当时就被打流产了,我听说她以后好像都不好怀孩子了,现在已经拖家带口的讹上了程煜,只等着跟他去领结婚证呢!」

「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每天听听程煜现在过得有多惨,我就通体舒畅、神清气爽!」

听着语音里朋友的幸灾乐祸,我一张张删掉了,相册中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

知道程煜现在过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28

刚跟朋友打完电话。

耳边就响起有人推门而入的声音。

我回头看去,刚好看到下班回来的顾琛。

在顾琛的精心调养下,我的胃病已经好了大半。

他告诉我,只要按照现在的食谱和作息再养个一年半载,我那陈年旧疾就可以痊愈了。

「顾医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家应该在对门吧?」

我懒洋洋倚在沙发里,眉眼含笑打趣着朝我走来的高大男人。

顾琛挑了挑眉。

上前将我按在沙发里亲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气喘吁吁放过我。

他温柔摩挲着我鬓角的碎发,眼角眉梢皆是爱意。

「宋小姐,我只是来女朋友家做客而已。」

我笑着倒在顾琛身上。

脑海中忽然想起一句老歌的歌词。

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对于我来说。

顾琛就是那个对的人。

小说《前夫的悔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前夫的悔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