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会有人只为你而来

>

会有人只为你而来

褚文筠 著

会有人只为你而来 小说推荐 褚文筠管路杳

小说推荐《会有人只为你而来》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褚文筠”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褚文筠管路杳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终于领到红本本的那一天。他把我抱在怀里,向全世界宣告,我就是他的全世界。可结婚不到三年......

来源:qwwrkbd   主角: 褚文筠管路杳   更新: 2024-03-31 23: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会有人只为你而来》是由作者“褚文筠”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终于领到红本本的那一天他把我抱在怀里,向全世界宣告,我就是他的全世界可结婚不到三年,他就和另外一个女人有了孩子那个人,是我父母的养女,我的妹妹——今天是管路杳生日他整个五月都在出差而我的工作室正在谈一个很重要的合作,没办法陪着他他回来之后,公司也很忙,我的工作室也很忙好不容易过一次周年纪念日,也只是看了一场电影我们很久没有郑重庆祝过某个...

第1章

终于领到红本本的那一天。

他把我抱在怀里,向全世界宣告,我就是他的全世界。

可结婚不到三年,他就和另外一个女人有了孩子。

那个人,是我父母的养女,我的妹妹。

——

今天是管路杳生日。

他整个五月都在出差。

而我的工作室正在谈一个很重要的合作,没办法陪着他。

他回来之后,公司也很忙,我的工作室也很忙。

好不容易过一次周年纪念日,也只是看了一场电影。

我们很久没有郑重庆祝过某个有意义的日子了。

可菜都热过八遍了,他还没有回来。

消息不回,电话不接。

三分钟前打过去,手机已经关机。

我终于体会到了他说那场高烧时,他给我打了无数电话,却无人接听时的绝望。

滚烫的眼泪滴到手上,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以前也有过这种况,可我不会哭成这样。

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怎么擦都擦不干。

——叮铃

管路杳助理发来的,「嫂子,哥临时有个应酬,看样子是走不了了,给报备一下。」

我的心终于落回胸口,强迫自己吃了一点。

毕竟,我没有任性的资格了。

想了想,拿起放在对面位置上的礼物盒,转身进了管路杳的书房。

我从来不进他的书房。

那是他的私人领地,不论多晚回来,他都会先到书房待一会。

餐桌上的东西他会看不见,但是书桌上的东西,他一定会过眼。

如果能预知,抽屉里封存的秘密。

我一定放下礼物盒就走。

可惜当下,我一根筋的想找一支笔给他留下纸条。

抽屉最上方,是一份医院的报告单。

患者名周晓晓。

是我父母的养女,我的妹妹。

轰——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嗡嗡的。

2

就离谱!

我拿起报告单。

就诊时间是6月12号的下午。

好巧,那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一瞬间,脑子里仿佛无数辆重卡碾过来碾过去,横冲直撞。

那天,我磨了管路杳好久,让他陪我去看新出的悬疑电影,这个导演出了名的反转逆天。

可看到一半,他接了一个电话,说公司有点事要先走,语气很急切,眉头紧蹙。

我要跟他一起,他却把我按回椅子里,说念叨了半个多月,好不容易等到首映,看一半就走算什么事?!

呵!

报告单打印时间,正好是他接到电话离开的时间。

就诊结果是孕三周,发育良好!!

七个大字变成了一块块寒冰,层层向我围拢。

四肢末端开始变得冰凉,后背,然后是心脏。

小腹有些抽疼,我一下子失了力气,窝在了椅子里。

手不自觉覆上小腹,抖得厉害。

一个让我绝望的念头,在我的脑袋里疯狂膨胀。

肚子里两个半月的小豆丁,已经有了心跳。

能够感知到妈妈的情绪,我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

告诉自己冷静,说不定晓晓有不方便和家里说的苦衷,所以只能找管路杳。

至于这份报告单,大概是夹在某份文件里,不小心被带回来了。

还没来得及还给她。

可眼一瞥,好不容易筑起的外壳,轰然破碎。

就像一颗生鸡蛋,从高楼坠落,摔得稀碎。

孕检报告单下,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黑色加粗的大字,刺瞎了我的眼睛,也撕碎了我想粉饰的太平。

周晓晓!

世界上那么多人,他的身边那么多人。

为什么偏偏是周晓晓!

这个我拼了命的想摆脱的人!!

3

她是我爸爸旁系血亲的孤女。

一场车祸,全家惨死,只剩下她一人。

于是我爸爸领养了她。

爸爸妈妈可怜她孤苦,恨不得含在嘴里。

小弟周嘉宝又被给予传承香火重望。

三个孩子,只有我遭受了不公平的对待。

周晓晓穿着新买的裙子在我眼前炫耀,没人记得那天是我生日。

明明爸爸妈妈可以一人参加一个家长会,偏偏要舍下我。

我争不过周嘉宝,也争不过周晓晓。

所以我决定逃离。

高三整整一年,拼命刷题背题,才考到了上海。

可他们不许我上学。

我就该找个工厂上班,活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周晓晓看着我挨训,她在偷笑。

我反抗。

反抗无效。

他们撕碎了我的录取通知书,没收了我的身份证,把我打包送进了镇上的厂子里。

当我终于带着六千块钱逃出,见到凌晨四点的上海时,一切都像做梦。

给饭卡充值一百后,我只剩下二百六十块。

全身上下最值钱的,是六百块钱买来的二手手机。

我以为逃离成功了。

可他们不知道怎么摸到了我的学校。

人来人往的学习广场,他们破口大骂,

「我们供你吃供你喝供你读书,你翅膀硬了,就不要我们了?!!」

「一声不吭就离家出走,你妈被气到住了好久的院!!」

「那么多书,怎么就把你良心读没了,家里都要吃不起饭了,你不帮衬着家里,非得来上赶着送钱!!」

正是晚饭时间,人多。

来来往往都是去吃饭的人,路过时的手指指点点。

「我还要读书,每个月剩的不多,一千块钱,没有更多了。」

我想快点结束这场突如其来的闹剧,主动提出了条件。

转圜在三个兼职里,每个月也才不过两千多块钱。

「行吧,我们还没吃饭呢?学校门口的那个馆子就不错,还有,过年就别回家了,路费千把块钱呢,直接给我们。这次过来,顺便带着晓晓和嘉宝在上海玩一玩,你好好上学,费用么,你出一千好了,这个月就给我们两千。」

吃完饭,我将身上所有的1629块尽数给了他们,

他们笑着离开,我以为我成功了一小步。

可他们却开始把我当提款机。

从周晓晓和周嘉宝的衣服,学费,用具,生活费。

再到开口就是三十万手术费。

电话里头哭的撕心裂肺。

要么,筹钱救命,要么,看着我爸死。

我狠不下心。

看见竖在KTV大门口的招聘启事后,犹豫再三,还是走了进去。

也因此遇见了管路杳,并背上了三十万的债。

大三下学期,我开了家工作室。

钱不多,但足够我生活。

于是周晓晓和周嘉宝的大学学费,生活费,衣服,全被安排到了我的头上。

毕业后,管路杳一心全然扑倒了我身上。

我和他言明,债务未清之前,我不会考虑他。

可他依旧我行我素。

三年如一日的暖风,将我寒冰铸成的心,捂得只剩下最后一快冰坨坨。

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烧,一百六十八个未接电话,和被一脚踢开的门。

打破了我最后的防线。

我将所有的顾虑和盘托出。

他没有被吓跑,而是说,「以后,有我陪你一起分担!」

于是,我带他回了家。

我想告诉爸爸妈妈,我有了自己的小家要经营,该各走各路。

却不想他们变本加厉,让他给才毕业的周晓晓安排工作。

而我欠下的三十万,不仅没还清,还越滚越大。

直到近一年,积累了一批老客户,生意才算可以。

可惜之前的那个大客户没有谈拢,不然,解决完资金窟窿,剩下的能正好还上管路杳最后一笔欠款。

我原本以为,等我还清了最后一笔钱,我就可以和管路杳站在平等的交流线上,好好的经营我们的小家。

然后一起陪着我们的小豆丁长大。

可为什么?

明明只差一步,幸福的彼岸变成了断头崖。

4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回到了房间,然后睡下。

第二天醒来,我还保持着蜷缩的姿势,怀里的礼物盒已经有些变形。

我反手摸了摸另一边平整的被褥,表示着他的主人彻夜未归。

不回来好。

否则我要怎么面对他。

质问?!

还是当做不知道?!

好乱。

心好乱,这一切也好乱。

阳光透过窗帘,一道一道,洒在大理石地砖上。

突然想到一些事。

6月12号、孕三周。

所以是520左右。

我体谅他出差辛苦,一个人住院了,都不敢告诉他,生怕影响他去谈合作。

偶尔磨着他打视频,眉眼间尽是疲劳。

我还以为是他工作辛苦,生生压下想和他多说两句话的欲望,让他多休息,哪怕多睡一分钟。

呵!

他倒好!!

软玉在怀,翻云覆雨。

我竟然还因为他出差,而让我有机会瞒下怀孕,然后在他生日时送他一份大礼沾沾自喜过。

大礼没送出去,他倒是给了我一份好大的礼。

又忽然想起,那天电影的结尾。

一反再反的反转,可能是情节逻辑不够,定点索然无味。

全然没有之前两部精彩绝伦。

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十一点多钟,被手机铃声吵醒。

是管路杳的妈妈,「我熬了汤,你等下给杳杳送过去。」

我没接话。

管母略不耐烦的声音再次传来,「哑巴了?昨天生日让你带他回家吃饭,你不肯,今天让你送个汤都不愿意了?!」

相比和管母周旋,我更愿意面对管路杳。

一声带着睡意的「知道了」回复给了对面。

又点燃了对面的炮仗,「你这是还在睡?!你老公昨天应酬到半夜三四点,你怎么能做到睡到日上三竿?!」

「……」

对面还在喋喋不休,脑瓜子都疼了。

放在以前,只能听着数落。

今天也不知道哪里来得勇气,我直接摁了挂断。

可以想象到对面管母摔手机,气愤,憋闷的表情。

心情莫名有些舒畅。

洗漱完毕,钱姐已经把汤送过来了。

如果说昨天晚上,走进管路杳的书房是我最后悔的事。

那么今天答应给他送汤,就是第二后悔的事。

5

管路杳的办公室门没锁,我刚把汤放在办公桌上,坐着等他回来。

就听见休息间传来说话声。

「杳哥,你到底什么时候跟姐姐提离婚?」

一声杳哥,鸡皮疙瘩掉满地。

「晓晓,」管路杳欲言又止。

周晓晓娇嗔道,「行,不怕我把你给她使绊子的事全抖出来就行!」

管路杳带着挑逗的笑意,「你有本事去呗!不都是你的提的方法吗?」

期间还传出几声难以描述的喘气。

办公室的门,隔音效果也太差了。

「那个闫总是我安排的,可不是你点的头么?!再说了,你们刚结婚时那些锅,我可不背!」

「但是杳哥,你之前怕她脱离你的掌控,我也就不争了,可现在不一样了,我的孩子不能跟我一样见不得人啊!」

「杳哥~我会很听话,会比她更听话。」

……

后面我没再听下去。

没想到短短二十四小时,我的世界能崩塌两次。

怪不得工作室每到关键时刻,就会出现莫名的问题。

三年了,我在无数个晚上质疑自己的能力。

怀疑自己就是个废物,千辛万苦读的书,真不如进厂干活。

原来都是他在背后弄鬼。

我浑身止不住地战栗。

只想逃离!

连肚子隐隐刺痛都本能被忽略。

站在太阳底下,眼前大片大片的黑块。

头疼,手抖,腿软。

等意识回笼,我已经拖着行李箱,翻出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离婚吧!!

脑子里的小人在叫嚣。

「既然他已经定好了结局,你还犹豫什么呢?」

签字,拖着行李箱离开。

关门前,我看了眼客厅。

餐桌上的菜已经有了异味,蛋糕奶油已经化掉。

为了那小小方桌上的成果,我学了一个多月做蛋糕,又用了一个下午精心制作菜肴,可惜了。。

电视柜左侧,陶瓷碎片碎了一地。

结婚证躺在中间,鲜艳的红色醒目,刺眼。

这是我带他回家时,在初中学校前的陶瓷小铺亲手做的。

离开管路杳,我没有地方去。

脚步变得沉重起来了。

眼前一片黑暗。

肚子好疼。

像一万辆汽车在我肚子里办接力赛。

我这才猛然想起,我不是一个人,我的肚子里还有个小豆丁。

可是,我怎么感觉,他在向我说再见

我像被绵软的云包裹,找不到受力点,虚无缥缈,一个微小的动作就会坠落。

我撑在行李箱上,听见有声音问我,「你还好吗?你的脸苍白得可怕!需要我帮你交个救护车吗?」

小说《会有人只为你而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会有人只为你而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