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摄政王死后,才知道他爱我入骨

>

摄政王死后,才知道他爱我入骨

许凛梧 著

小说推荐 摄政王死后,才知道他爱我入骨 许凛梧晋王

小说叫做《摄政王死后,才知道他爱我入骨》是“许凛梧”的小说。内容精选:玚青青是晋王手下唯一女杀手,奉命去勾引摄政王许凛梧。玚青青把他当任务,尽心尽力地勾引,没成想自己栽了进去。结果他兵败边关,抓住玚青青囚禁羞辱,疯狂报复。可当十六年前的那场灭族重新被查起,两人注定是敌人……......

来源:qwwrkbd   主角: 许凛梧晋王   更新: 2024-03-31 23: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许凛梧晋王是小说推荐《摄政王死后,才知道他爱我入骨》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许凛梧”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他曾向我反复确认身份,反复问我可以相信我吗······我都笑得妩媚,颔首向他表明,我的身份干净的像一张白纸。每天不论忙到多晚,他都会来我院子里过夜。我其实很喜欢他在我耳边的低语,在颈边的低喘,在我身上粗暴的一切。每当这时,他总会痴痴地对我说:“你是我最信任的女人······千万不要背叛我······...

第二章

5、

晋王带我回去,大摆三日流水席。

全城上至皇帝,下至妇孺,都知道了摄政王被一女子勾引诱惑,现在武功慢慢消散,不日便会全线溃败,让出皇权。

晋王说是要为我庆功,可全程都没让我出场。

他甚至在我院子周围布下天罗地网,只等许凛梧来找我之时,将他擒下。

许凛梧估计恨透了我,不会再来了。

我一直安分住着,养伤养心。

晋王一日忽然大发雷霆,命我速去见他。

我跪着,他一个砚台就砸了过来。

我不闪不避,砚台直直砸在我的额头,血顺着脸流了下来。

他坐在高台,面沉如水

“为何不躲?

“您为我救命恩人,对我而言如同再造父母,您要教训我,我理应不闪不避。

“好!

他突然高声说话,吓得我心头一跳。

“你拿回来许凛梧的印章是假的,你知道吗?

我眉头一皱,不可能啊,我每日看着他在书房批折子,印章我都会画了。

“不过令牌什么的都是真的,倒也不能说你有二心······

什么?!

我心里一抖,一股气不知为何窜了上来。

我给许凛梧下毒,偷他的令牌和文书,尽心尽力勾引他,不仅失了身子还丢了魂,还伤了他的心······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命令!都是因为我不能背叛你!

你居然,还在质疑我是否忠诚。

我气得浑身发抖,晋王疑惑问我怎么了。

我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说身上的伤没好。

他随意摆摆手让我出去。

我攥紧了手,晋王······

6、

我变得嗜睡,一天没有几个时辰是清醒的。

反复做梦,梦见的都是许凛梧。

他一个人在王府,有没有穿暖和,还有没有一个人半夜喝酒,还有没有通宵批折子不休息······

我不在,他是不是又找了其他的女子?

也罢,只要不是我,其他女子都会对他好的······

可是怎么回事,眼前的这人,好象真的是我的阿梧。

我本想伸手摸摸他的脸,但又想起他那天临走前厌恶的眼神。

我手僵在空中,眼里不知何时已经噙了泪,一顺不顺盯着他

“阿梧······是你吗?

“你舍得来看我了是吗?

“我好想你······我不求你原谅,我能不能抱抱你······

他好像在笑,我也笑了,准备上前抱住我朝思暮想的人。

“玚青青,你贱不贱?

我僵在原地,意识到这是真的许凛梧,不是我在做梦。

短暂的愣神之后,我瞬间慌张起来,顾不得他冰冷的眼神和剐心的辱骂,推着他去门口

“你疯了吗现在来晋王府?!你知不知道晋王埋了多少人在我院子?!

“就等你来抓你了!你真的是疯了!

“快点从这里跑······

我话还没说完,他从我前边转过来,我反应不及就要栽进他怀里。

他侧过身,我直直摔在地上。

手和胳膊都跐破了皮,但对我而言,不如他的话痛。

“玚青青,你在担心我?

他掐着我的脖子把我从地上拎起来,我含着泪看他。

“你可不配。

再次将我摔在地上,转身就走。

“这一回合,是本王赢了。

身边窜出来几位黑衣人架着我,一路拖拽,将我扔在了主殿地板上。

周围还有晋王府的一众人,唯独不见晋王。

许凛梧挥袍坐在高位,看着下边的我们。

我跪着,狼狈又可笑。

许凛梧放任我去偷的一切,文书、印章、令牌还有毒,都是假的。

他将计就计,利用我偷的假令牌文书,将晋王的势力连根拔起。

虽还没有拔干净,但也伤及根基,晋王已弃城而逃。

我看着高台之上的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哭我自己,怎么会天真的认为,摄政王如此单纯,如此缺爱,妄想自己成为他的例外。

笑他许凛梧,与我虚与委蛇,勾心斗角,最终让我伤痕累累,他赢得春风得意。

走的时候他路过我,看都没看我一眼。

只有一句嘲讽,随着风飘进我的耳中

“你别以为,你的晋王永远会赢······

7、

许凛梧给我们扣上叛国的帽子,将其他人押进天牢,唯独将我拎出来,押在摄政王府地牢。

这里我曾探了无数遍,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成为笼子里的人。

我又变得恍惚起来。

当初为了将这种慢慢吞噬人武功的药下给许凛梧,我将它掺进饭里,与许凛梧同吃。

晋王说这是我最后一项任务,我也做好了要么死,要么之后金盆洗手,不在掺和于人间的尔虞我诈里。

谁知,许凛梧早有防备,失去一切的人,只有我。

许凛梧来地牢里看我,身边带着一位美娇娘。

这位美人我认识,是右相之女,京城第一美人。

她自幼爱慕许凛梧,听闻许凛梧身边有了我之后不掩对我的恨意。

许凛梧将我吊起来,直视我的眼睛,嘲弄道

“你不愿意坐本王的主母之位,自有人乐意。

“玚青青,本王并非非你不可,别做梦了。

我苦笑,我早就梦醒了。

那名女子手帕掩着鼻子,眉头微皱,弱柳扶风般婷婷袅袅走来,挽住许凛梧的胳膊,声音娇软

“王爷,这里如此难闻,快些离开吧。

许凛梧拿起一边的鞭子,沾了盐水,递给那位女子

“你不是总说要见见前些年我身边的女人吗?

那位女子眼睛发亮,看着我“难道说······

许凛梧嘴角勾起笑“对,就是她,可她最后,背叛了我呢······

“轻轻愿意帮王爷惩罚叛徒。

她语气又轻快起来,仿佛刚刚嫌弃地牢的人不是她。

“王爷有所不知,我爹爹说了,这盐水效果不如胡椒水呢。

许凛梧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大笑一声

“不愧是轻轻,本王给你换水!

轻轻······

他们站在我面前,言笑宴宴,郎才女貌,我闭上眼,不愿再看。

“啪!

我身上火辣辣地痛,她这一鞭子,角度刁钻,入骨不显,也是个深藏不漏之人。

“啪!“啪!

轻轻越大越兴奋,下手越来越重。

许凛梧在一边看着,甚至品茶起来。

打了有一炷香的时间,我身上估计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肉了。

我咬着牙,一声不吭。

那位轻轻手撑着下巴,对许凛梧说

“王爷,审讯的时候没有犯人的惨叫,真的很没有意思诶······

许凛梧揉揉她的脑袋,语气温和

“轻轻想怎么样就去做吧,别弄死了就好。

8、

那个轻轻将我放下来,我靠着墙,血从发根冒出来,顺着脸向下流。

她涂了蔻丹的手指甲挑起的破烂的皮,啧了一声,叹气道

“唉,你说你,这身皮原本是最好的,怎么丑成这样了。

“本姑娘人美心善,亲自来给你扒了吧。

我无力地看着她去拿刑具,一步步朝我靠近。

突然我的肚子一抽,感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

地上都是我的血,源源不断·······

轻轻尖叫一声,许凛梧一个闪身到了她身边。

我的下身还在冒血,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感觉得到,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消失了······

在我晕过去的时候,许凛梧放大的脸在我面前。

我轻声说“阿梧,我好疼······

他低声骂“玚青青,你别装!

我感觉我一直睡,梦里白茫茫一片。

好安静,我好想一直在这里呆着。

不想面对许凛梧的质问,不想面对他和那个轻轻站在一起的样子。

不知道睡了几觉,周围一阵喧闹,硬生生把我吵醒。

“王爷,这位姑娘刚刚小产,实在是没法这么快醒来啊······

“是啊王爷,这位姑娘需要静养,而且,老臣给她把脉,并不觉得她愿意醒过来······

我现在要是醒了,这个大臣会不会被打死······

算了再睡会儿。

身边的男人沉声道“不想醒来?去把阿宝抓来。

阿宝!他怎么知道阿宝!

这是我在做任务时认识的小乞丐,全家都饿死了,只有他活下来。

我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吃他姐姐的尸体腐肉。

我救了他,给他教武功,教他识字看书。

可以说,是我在人间最牵挂之人。

我“唰地睁开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是许凛梧。

他身上的衣服不知几天没换,双眼通红,胡子也长了出来。

见我醒了,深深看我一眼

“你流产了。

我点头,拳头攥得紧紧的,指甲都嵌进肉里。

他见我没反应,手里的杯子砸在地上。

所有人都跪下,大气不敢出。

我冷眼看着,心里一再提醒自己,他是许凛梧,他不需要你爱他。

他倾身而上,压在我身上,温热的气息在我脸上喷洒

“你就这么不想要我的孩子?

我冷笑,伸手想将他从我身上推下去,结果没推动

“摄政王好不讲道理,是你让你的轻轻将我吊起来打,还让她随意折磨只要别死了就行,怎么到这里就成了我不愿意怀了?

他冰凉的唇吻了上来,带着他一如既往的霸道和冷酷。

声音确实有点诡异的兴奋

“玚青青,你是不是吃味了?你心里是有我的对吧?!

要是那天前,我一定毫不犹豫地点头。

但是今天,我看清了眼前之人的真面目,只觉得好笑。

我笑出声,他低头看我。

“许凛梧,你算什么东西?

“凭什么全天下女人都要围着你转?凭什么全天下女人都要爱你?!

他死死拽着我的胳膊,原本就没好的伤口一直在流血。

许凛梧添了一口手上的血,咬牙切齿地说

“玚青青,你耍我?

“对,我就耍你!

他盯着我,第一次与他对视的害怕感和被看穿的感觉又来了。

“玚青青,你给我服个软,能死吗?

9、

我的院子只有我一个。

许凛梧说,我对晋王来说,只是个棋子。

没有用了,也就不会救了。

但是,我看着眼前的晋王,心好累。

别救我了吧真的,我已经没劲儿在晋王和摄政王之间周旋了。

半个月不见,晋王感觉沧桑了不少。

他与残部住在城郊的宅子里,不敢出门买吃食,不敢生火做饭,只能吃饼充饥。

晋王坐在台阶上,面沉如水。

我浑身是伤,哪里都痛,只想躺着,半月瘦了一圈。

晋王对我说

“青青,你我后日大婚。

我?????

晋王背过手去,玩着手里的石头

“我与摄政王交手多年,对他的脾性摸得没个十成也有八成,当时你成功我就觉得奇怪,没想带还真的被他给骗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你是他身边唯一的变数。

“我敢肯定,若不是当日我救走了你,他与我摊牌的时间不会这么早。

我忍着痛起身作揖

“晋王,若是之前,青青或许觉得可行,可您看,青青的一身伤都拜他所赐,这是许凛梧爱我的表现吗?

晋王看着我身上的伤,紧紧皱眉。

良久,他叹气

“青青啊,原本想让你快快乐乐地干完这件任务便游山玩水,但现在必须告诉你了。

“你原名万长卿,是前朝太傅万松的孙女。

“许凛梧带着皇座上那位夺权的时候,亲自来诛你九族。

“你的灭族仇人,正是他许凛梧啊!

“轰——

脑袋就像是爆开了,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

许凛梧,是、是我的灭族仇人······

我向晋王潦草地行了一礼,跌跌撞撞地回了房间。

脸上一片冰凉,伸手一摸才发现,原来我早已泪流满面。

从被许凛梧关进喜房,到被他羞辱,再到被打到小产,我一直没哭过一声。

可现在的眼泪就像不要钱一样地流。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的内心已经积攒了这么多的悲伤和委屈。

曾经的我逆来顺受,一直觉得许凛梧这么对我,是我活该,是我害得他文书兵符被偷,让他兵败边关。

他恨我,骂我,打我,怨我,辱我,厌我,我都受着,这是我欠他的。

可现在我才知道,我不仅不欠他的,他还欠我万家上下四十五条人命。

之前一起过花灯节买的花灯,一起过生辰吃的长寿面,一起半夜在屋顶看的星星,他反复确认我是不是真心······

都是假的!!!

他在我身上的偎叹,在我耳边的低喘,现在想想真令人作呕。

手里攥着杯子的力气越来越大,心里的恨意越来越多。

最终,杯子应声而碎,我一口血喷出来,染红了一片地。

许凛梧,你好的很。

我要你死。

10、

晋王将我们要大婚的消息放了出去。

不出所料,整个京城都沸腾了。

人们都在好奇,说晋王居然还没死,不过更多的人在好奇,我是什么身份,居然可以嫁给晋王当正妃。

所有人都知道,晋王与摄政王之间的针锋相对。

没人把明天的婚礼当成婚礼,这就是一场明目张胆的,对许凛梧设下的鸿门宴。

这天我起的很早,穿上嫁衣,自己梳好妆面头发,静静地等晋王来接我。

门外敲锣打鼓一片热闹,阿宝也来了,站在我的门口,来背我上轿。

我趴在他背上,小声叮嘱他送完我就回去,别呆在这里。

他的脸上笑得喜气,说他姐夫都给他安排好了,他一定得喝一碗喜酒再走。

我淡淡一笑,晋王啊,也不能信······

我千叮咛万嘱咐,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

可我很快,就顾及不到他了。

轿子狠狠撞在了什么上,我被颠得坐不稳。

一声剑啸,喜轿一分为二。

车外,许凛梧身长如玉,一手背后,一手拿剑。

身后的墨发没有章法地飞舞,果真一潇洒美少年。

我不想欣赏,闭上眼睛坐在成了一片废墟得轿子上。

“玚青青,本王来劫亲了,你跟本王回去。

沉闷地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已走到我的身边。

我抬起眼皮看他

“王爷一个人来的?

“玚青青,别想试探我,今日不论如何,你都要跟本王走。

我还想骂两句,晋王已经提前出场

“摄政王,过分了吧?我的妻子我还没接,你怎么就来了?

许凛梧眼神都懒得给他

“手下败将,狗嘴里放不出来个好屁。

“别拐弯抹角的,谁不知道你今日整这么大一出,就是为了见我?

晋王拍拍手

“对对对,摄政王还是厉害,我等自愧不如啊。

“本王今日来与摄政王做个交易。

“摄政王想要青青,尽管拿去,但我要燕云十六州的控制权。

许凛梧冷哼一声,伸手一抓,我已经在他手上。

“你凭什么与本王做交易?

晋王淡淡一笑

“我早已在玚青青体内下蛊,并且是子母蛊,我要是死了或是受辱,玚青青将会直接爆体而亡。

许凛梧愣了一下,立刻转过脸看我。

我也一脸震惊。

我知道晋王不信我,也知道他戒心极高,但真不诚想过他会下蛊控制我。

“你······什么时候······

晋王抬头看我,微笑着直视我的眼睛说

“救你的那天晚上。

我双目无神,原来,他也是一开始,就算好了我的一切价值。

11、

“我凭什么答应你?燕云十六州是本王与将士打下来的,就因为一个女人让给你,将士们不会答应,本王也不会答应。

晋王挥挥手,我心里顿时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两人一袭黑衣,押着阿宝上前。

阿宝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奄奄一息。

“阿宝——

我从许凛梧手里挣出来,跌跌撞撞奔向阿宝。

他许是听见了我的声音,勉强睁开眼看我。

我泣不成声,他想抬手替我擦眼泪,却被那边的黑衣人卸了胳膊。

他发出一声惨叫,我浑身都在颤抖。

想都没想就对着晋王跪下,“砰砰砰地磕头

“求晋王放过阿宝,求晋王放过阿宝······

晋王看我的反应很满意,捏着我的下巴让我抬起头,笑得邪肆,我心下一惊,从没见过这么疯的晋王。

他将我转了个方向

“青青求人求错方向了呢。

我想都没想,对着许凛梧就开始磕头。

额前已经一片通红,我就像感觉不到痛,接着磕。

额前已经出了血,染红了面前的青石板路。

“求摄政王,救救阿宝······

许凛梧的脸色很难看,一甩袖子

“行了玚青青!这是你第二次,为了一次男人求我。

我声音还带着哭腔

“这不一样啊王爷,阿宝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那本王呢?!

他走到我面前,蹲下来与我平视,黑色的瞳孔就像在吸我进去

“本王要是也如此,你会不会为了本王,去求别人?

我接着磕头,避而不答。

他像是被我气笑了“好,那你回答本王,你到底爱没爱过本王?

我两眼通红,泪眼朦胧,抽抽嗒嗒地回答

“爱过——

许凛梧突然回头抱我起来,一张永远阴沉的脸上居然有了几分傻气

“青青,你再说一遍——

我一翻袖子抽出一把匕首,快狠准地扎进了许凛梧的心脏。

12、

“你——

许凛梧身上的红色蔓延而出,殷湿了他的白袍,也染红了我的眼睛。

“许凛梧,这是替我家人捅你的!你浑身上下背着我万家四十五口人性命,你晚上还睡得安稳?!

许凛梧的手紧紧攥着刀身,他脸色苍白,声音嘶哑

“万家?你是前朝太傅的孙女?

我恨恨地瞪着他,扯着手里的匕首,可是扯不动。

“是!我是万长卿!怎么,你现在想起来了?你做鬼的时候也别忘了!

“你别忘了你罪孽深重,身上背负无辜人的性命······

“哇地一声,不知为何,我吐出一口血,也落在许凛梧身上。

他倒是有点紧张我,半起身子,眉眼焦急地问我如何。

我不回答,趁他松懈,抽出手里的刀,狠狠捅进他的小腹。

“嗬,我如何,我早就要死了。

“若不是你提前服用了解药,你与我应该同时没了武功,同时死掉才对。

“但现在我可太庆幸你提前吃了解药,和你这个有灭族之仇的人一起死,简直就是我的侮辱!

许凛梧脸色苍白,张嘴想说什么,我则用尽全力,捅的更深。

也许是我眼中的恨意太过明显,许凛梧不再挣扎,神色是我没见过的温柔眷恋。

可我没有手刃仇敌的快感,忽然后颈一痛,晕了过去。

梦里,许凛梧一直在对着我喊“为什么?!

眦目欲裂,突然他浑身是血,在路上游荡,看见我的瞬间,变成血雾爆开了。

我猛地惊醒。

床前围着晋王,阿宝还有一群府医。

见我醒来,府医纷纷告退。

晋王满脸笑意,摸摸我的脑袋

“青青做的真好,你的家人泉下有知,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阿宝在一边附和

“是啊阿姐,你都不知道你那天有多狠,我都被吓到了。

我呆呆地又转向他“你没事?

“我没事啊姐,姐夫说我得这样配合你,你的计划才能成功。

“怎么样,我演得不错吧?

我没有灵魂地点点头,看着眼前这个笑得春风得意的男人,心里有些害怕。

“许凛梧呢?

“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哈哈哈哈哈哈······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死在一个女人手里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晋王就像是疯了一样大笑,嘱咐我好好休息便下去了。

整个京城,白衣素缟,天子都罢朝五日以示哀悼。

天子······

13、

我向晋王告了假。

坐在茶馆里品茶,第一次悠闲地听着评书。

“话说我们那位摄政王与晋王,两人龙争虎斗多年,却因一女子的出现,摄政王功败垂成······

下边的茶客叽叽喳喳,都在问这位女子何方神圣。

“莫急莫急,各位看客,这位女子就是那位与晋王成亲的女子呦,听闻,她还是前朝太傅之后,为了报摄政王灭族之仇,才动手杀了摄政王。

“话说我们摄政王也是对她情根深种,为了她专门去抢亲,结果把命搭了进去······

我心脏一窒,不知为何,听他们总这么说,我的心脏就一抽一抽地痛。

我一个闪身,消失在原地。

吃了晋王的解药后,我恢复了武功,皇宫的守卫对我而言不过尔尔。

我直接出现在天子的御书房。

天子见到我并不奇怪,反而给我倒了杯茶。

“你总算来了。

我不说话,看他一眼,再看茶水一眼。

“你能来,就说明你不相信晋王,为何也不信朕?

我拿起茶杯“许凛梧真的死了?

“你亲自捅的,你自己没数吗?

我听得出来他恨我。

这个天子给我扔过来一个木盒,我疑惑打开,里边都是许凛梧的书信。

“哥哥,我今日被一个小姑娘救了,怪不好意思的。

“哥哥,这个女人还想不怕死,老往我面前凑。

“哥哥,我今天带她去放孔明灯了。

“哥哥,我好像有点喜欢上她了······看到她差点被晋王杀掉,我心脏好难受······

“边关战败,京城里有叛徒,皇兄危险。

“皇兄,叛徒是青青······

“皇兄,我下不了手······

我一封一封看完,边看边哭。

擦擦眼泪,哑着声音道

“这是他爱上我的证据,那又如何?我也爱他······但掩盖不了他灭我全族的事实。

天子冷哼一声

“晋王这个皇叔当的太僭越了,早就该处死。

“当初灭你族的,是他晋王,要赶过去救你的,是摄政王。

“你的爷爷是我和阿梧的启蒙老师,我们都是赶过去救你的,谁知道他贼喊捉贼,半道儿跑回去截了胡。

什、什么?

那就是说,我、我“认贼作父,受尽教唆,杀了无辜之人······

我跌坐在凳子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手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像个疯子。

与许凛梧相识以来的一点一滴都无限放大,他死之前的样子在我脑海盘旋,那双甘愿赴死的眼睛,一直不肯向我低头的唇,还有一直向我试探的确认真心,都在最后一刻化为泡沫。

哭我自己为何那么蠢,笑我真是他晋王手里的木偶,他让我如何我如何,被他摆弄二十年,还受他指使,杀了最爱我的人······

“之所以没有拦着你,是因为死在你怀里,是他的愿望。

“他活得很累,我与他虽是兄弟,但并非一母所出,他母妃不受宠,他小时候活的很不容易······

“爱上你之后,他说他很幸福。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身世吗?他一直不说,就是怕你知道自己的恩师如此会难过。

我已经哭不出来眼泪,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突然,大地震动,我与天子对视一眼。

“砰地一声,御书房的门被破开。

晋王骑在马上,笑得温雅,可我现在就见不得他那样子。

“皇帝侄儿,这位子是不是早该让给我了?

天子神色如常,像是早就知道晋王要反一样。

我提着长枪,护在天子身前。

他像是才看见我,笑得疯颠

“呦呦呦,青青也在啊,你这是知道了许凛梧不是你的仇人?哎呀呀真可惜,人已经被你杀了呢······

我控制不住想上去撕了他的嘴,天子压着我的肩膀不让我轻举妄动。

晋王看我如此都不上前,冷哼一声,手一挥,大军逼宫。

御林军赶来,我在人群中锁定晋王。

我要杀了他,给许凛梧报仇。

“青青你是真的蠢啊,徒弟怎么杀得死师傅?

“你的每一招我都知道破绽······

我眼睛一沉

“是吗?那这个呢?

晋王的火尖枪狠狠刺进我的心脏,来了个对穿。

我甚至上前两步,让他捅的更深。

而我的银枪,也刺进了他的心脏。

晋王脸难看的要命

“你个疯子······

我挑眉,我早就疯了。

许凛梧死的时候,我应该就疯了。

小说《摄政王死后,才知道他爱我入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摄政王死后,才知道他爱我入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