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被妹妹逼死后,我重生了

>

被妹妹逼死后,我重生了

马焯 著

小说推荐 被妹妹逼死后,我重生了 马焯任楠楠

小说推荐《被妹妹逼死后,我重生了》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马焯”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马焯任楠楠,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上一世,妹妹被我的追求者马焯传染AIDS后,故意传染给我,造我的黄谣,爸妈将我赶出门去。我流浪在外,割腕自杀,她向马焯勒索钱财,移民国外。这一世,我重生在妹妹与马焯开房前。躲过了被她传染,并将她得病的事情告诉所有的亲戚,让爸爸把他赶出门去。又发现她早就在两年前偷换了我的护肤品,她在进了两次监狱后,无处可去,去假护肤品加工厂上班,被我联合马焯端掉。......

来源:qwwrkbd   主角: 马焯任楠楠   更新: 2024-03-31 23: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马焯”创作的《被妹妹逼死后,我重生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任楠楠谎称去旅游,实际却和男人开房去了。这个男人就是每天在我家楼下给我送花的富二代马焯。不久,她例行体检。初筛复筛均为阳性...

第2章 联手解决任楠楠

“这是传说中的AIDS?楠楠真的得了AIDS?

“妈呀,她不可能只有前几天那个男朋友,肯定还有别人,要不然哪有那么巧?

“怎么出了这么个奇葩,咱家祖上三代都没见过这个病。

“完了,这回我爷在老家都抬不起头了。

“是啊,这种事传得可快了。

……

有人@爸妈,爸爸回复了一个标点,便没有下文了。

群里的消息越来越慢,几乎快要沉下去了。

我又炸了一个“拘留通知进去。

瞬间,仿佛面包掉进鱼池里。

05

手机又不断闪烁起来。

我在群里佯装求助“妹妹殴打医生,寻衅滋事,被拘留了。爸妈要赶她出门,亲戚们帮忙想想办法吧。

“还是姐妹情深呀。不过,筱筱,不是我说你,你也不能太护着妹妹了。楠楠又不是未成年,都上班了,不是离开家就养不活自己。

“是啊,她这么胡闹,这么乱来,不给她点教训怎么行?

“是,我也支持三表舅。

“乱来,染脏病,打人……再这样下去,估计哪天就把家里房子点了。

……

群里你一言我一语,正讨论得热火朝天。

门外响起爸爸沧桑的声音“别聊了,家丑不可外扬,把我的老脸都丢尽了。

我知道,他并没有真的责备我,只是觉得很丢脸。

因为上一世,他质问任楠楠为什么将我的事发到群里。

任楠楠敷衍地解释了几句,他也没说什么。

我一脸无辜“爸,我担心楠楠,想让亲戚们帮忙出主意,我也没拿亲戚们当外人……

他打断我,冷冷道“我心意已决,谁也改变不了,不用再说了。

爸爸永远是那张说一不二的脸。

前世他对我也是如此无情。

如今,他这样对任楠楠,我倒是心理平衡了。

我放下手机,洗漱后,对着镜子涂抹那天从任楠楠卧室拿的护肤品。

手边其他几瓶也见底了。

我犹豫了下,不想节外生枝,便没有去她卧室拿其他的。

算了,还是自己下单吧。

在任楠楠被拘留的这段时间,我下班后有意跟踪马焯。

他果然是个花花公子,又有新女友了。

以我对任楠楠的了解,她肯定会再找马焯的。

我跟踪了马焯几天,摸清了他的生活规律。

接下来只等任楠楠从拘留所出来。

这段时间我过得无比畅快,连反复长痘的脸都没再长痘了。

一转眼,到了她出拘留所的日子。

我的心又开始提起来。

任楠楠。

重活一世,我一定要报前世的仇。

06

一大早,爸妈就将任楠楠的东西打包扔到门口,然后去上班了。

我特意请了假,在家等她。

爸妈走后,我打电话叫人来换锁。

换锁师傅刚走,门外出现熟悉的脚步声。

我忙将眼睛贴到猫眼处往外看。

是任楠楠。

她的目光落在门口的行李上。

几秒后,目光上移,死死地盯着刚换上的新锁。

脸上逐渐泛红,眼神中划过一抹凶狠。

看起来气得不轻。

她对着门大吼“你们什么意思?这是要干吗?我的东西怎么都在外面?锁也换了?想赶我走直说就好了,我又不会赖在这,用得着换锁吗?

我隔着门回应她“当然要换啦,你这种道德败坏的人,谁知道你会不会恨上我们,哪天偷着回来把房子点了?

她疯狂道“你!任筱筱,我就知道一切都是你搞的鬼,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和马焯在一起是我搞的鬼吗?被传染上病也是我搞的鬼?打医生也是我让你打的?你可真有意思。如果不是我让你去医院看病,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你胡说八道!你搞得所有亲戚都知道,还害我被单位开除。都是因为你!你给我出来,我今天跟你拼了!

我才不出去呢。

好汉不吃眼前亏,她正在气头上。

我要将这把火引到马焯身上。

我声调降低,语气逐渐平和“任楠楠,你有没有点分辨能力?爸妈要把你赶出去,我是想让亲戚们帮你说话。至于被单位开除,是因为你被行政拘留,单位有权开除你。

我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用你聪明的脑袋好好想想,罪魁祸首到底是谁?人家可是早把你给忘了,现在正搂着新欢在街口的ABC餐厅呢……

我的话被她的尖叫声打断。

从猫眼中看到她转过身,急匆匆地走了。

我连忙大喊“把你的东西拿走……

“不要了,这个家我也不回了。

我打开门,用脚将她的行李踢到客厅。

抓起帽子口罩戴上,小跑几步,跟在她身后几百米处。

我要亲眼目睹这三个人的好戏。

07

她两手攥拳,气冲冲地往前走。

前方餐厅的玻璃窗内,一对情侣正在拥吻。

估计任楠楠也看到了,她突然站定,转身从路边抓起一块砖头。

我赶忙拿出手机,按下录像键。

任楠楠抡起胳膊,将砖头朝玻璃窗内的马焯砸去。

一声巨响,玻璃渣飞溅四散。

餐厅内外的人纷纷吓得起身。

马焯捂着鲜血淋漓的脑袋,看向任楠楠,脸上像戴了痛苦面具。

他女友见状掏出手机要报警。

任楠楠上前抓住她的头发,一把将她推到墙上。

嘶吼道“你知道他有女朋友吗?勾引别人的男朋友,你还要不要脸。还想报警,我让你报警!我今天是抓奸,打了你们也是白打!

我躲在角落,拿另一个手机发出报警短信。

然后抱着胳膊,边录像,边看戏。

围观者越聚越多,餐厅距离我家不远。

我目光扫视了一圈,很多熟面孔。

他女友也不甘示弱,抄起桌上的酒瓶砸下去。

瞬间,任楠楠的头也破了,鲜血一滴滴往下落。

她一脚踹到女孩肚子上,女孩跌倒在地。

女孩爬起来用头撞向她。

几分钟后,两个人都精疲力尽地瘫倒在地。

汗水混合着血水,狼狈不堪。

我听见远处的警笛声。

嗯,时间差不多了。

我踉跄着往任楠楠跟前跑,拨开人群,装作很着急的样子。

大声喊“妹妹,你又和人打架。刚被放出来,又想进局子呀?

人群中开始有人交头接耳。

任楠楠双目无神地看着我,看上去是没有力气说话了。

“妹,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身体?刚查出来艾——滋——病,医生说你要配合治疗,好好休息。

我将重音放在“AIDS这三个字上。

特意后退几步,露出嫌弃的表情。

任楠楠的脸似乎抽动了一下,脸色极为难看。

马焯和他女友惊呆了,愣在原地。

围观人群一下子炸锅了。

“AIDS?这丫头就住在前面那个小区,她爸妈我都认识。真没想到……

“小小年纪又没结婚,在这大张旗鼓地抓奸,真是够乱的。

“从小我就觉得这丫头不是个好东西,总欺负我闺女。这是报应呀!

“她爸妈老实本分,没想到生出这样的女儿,又是进局子,又是AIDS,还打架斗殴,真是丢脸……

……

伴随着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几名警察进入我的视线。

看到眼前的场景,二话没说,将三人一起带上车。

一名警察留在现场了解双方打架的情况。

我将全程录像播放给警察看,录像中清晰显示,是任楠楠先动的手。

警察拿走录像后,转身上了警车。

我心情大好,走进对面餐厅,点了一大桌我爱吃的。

美滋滋地吃起来。

任楠楠,二进宫感觉如何?

08

晚上,爸妈回到家,脸色特别难看。

估计是回家路上听说了任楠楠今天的事情。

爸妈问我为什么换锁。

我低下头,半晌,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

然后告诉他们,任楠楠今天看到门口的行李后,大骂爸妈。

并要用钥匙开门进来打我。

我害怕,无奈只能用沙发顶着门。

她进不来,一气之下,将门锁砸坏。

最后我冒着生命危险,从窗户爬出去,拿着房产证和户口本,找了锁匠重新换上锁。

爸爸听后大怒。

他咬牙切齿“我怎么生了这么个混账东西,就是个女流氓,小混混。我下班回家这一路,不停有人对我指指点点。我正纳闷呢,碰见个关系特别好的邻居,把今天前街餐厅发生的事情全告诉我了。她今天又进局子……可气死我了。

他起身踢了一脚地上的行李。

大吼道“她什么时候来取走?滚出这个家?

我怯生生道“她说不要了,永远不会再回来。

“那太好了。筱筱,明天找来收废品的,全部处理了。明晚我回家时不想再看见这些。

我连忙点头。

爸妈气哼哼地回卧室了。

我吃力地将行李移到任楠楠的卧室,全部翻开,将我喜欢的搜刮一空。

又从网上联系了收废品的,明天过来收。

任楠楠,你要是后悔,也只能去废品回收站找啦。

第二天,警察局给我打来电话。

任楠楠赔了不少钱给马焯和他女友,对方也表示不追究。

但由于她有前科,刚出来又惹事,警察还是决定将她拘留7天。

听到我又要清静一周,瞬间心情更好了。

无意中,我瞟见镜子中的自己。

最近气色越来越好,痘痘褪去了很多,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长出新的,皮肤也越来越细腻。

难道真的是因为最近心情好?

突然脑海中蹦出这个问题。

我下意识地拉开抽屉,拿出还没来得及扔掉的空瓶。

摩挲在手里,与桌子上新买的护肤品对比。

瓶上的文字有区别,但很小,有可能是批次不同?

打开盖子,仔细闻,也辨别不出什么。

突然眼前浮现出任楠楠经常在我涂护肤品时,意味深长的复杂眼神。

我的皮肤是从两年前开始越来越差的,痘痘褪了又长,导致满脸痘印。

我以为是上班看电脑时间长,或者太累了。

并没有放在心上。

仔细想想,以前追求我的人很多,这两年逐渐少了。

除了像马焯那种花花公子。

难道?

一个邪恶的想法浮现在脑海中。

我立马下单,将手边几个近乎空瓶的护肤品寄到检测中心。

两天后,手机上收到检测报告。

这几瓶护肤品都是假的。

我当即瞳孔地震,手机差点没拿住。

我虽然和任楠楠是亲姐妹,但她长得像爸爸,而我完美地结合了爸妈的优点。

从她能张口说话的年纪,就没少嫉妒我。

她看我的眼神总是让我不寒而栗,尤其是我又被哪个男孩追求的时候,她的表情恨不得要杀了我。

估计只是碍于爸妈和法律的威严,她才没敢公然毁我的容。

没想到她暗地里换了我的护肤品。

可是她从哪里弄到的这些假货?

又不是所有的货,网上随时都能买到假的。

难道是?

我想到了一个人,他也许能帮我弄清事情的真相。

08

我约了马焯见面,他家的企业涉及本市美妆产品的营销线。

咖啡厅里,马焯色眯眯地看着我。

我很自然地说“你的AIDS怎么样了?着手治了吗?

他脸上掠过一丝尴尬。

含糊道“前两天在餐厅听你说完,我就去医院检查了,现在在治疗呢。

我懒得跟他废话,看着他就恶心,直接开门见山。

“那你算不算欠我个人情呢?如果那天不是我说出来,你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生病了呢!

“你需要我帮忙吗?说说看,我看看能不能帮得上。

“那我就不兜圈子了。

我递给他一个袋子,立马装着几个空瓶。

又将打印出来的检测报告递给他。

“我知道你家的企业涉及全市的护肤品营销线,看看能不能查到这几瓶假货的来源,再把它端掉。其实这对于你家的企业,也是件好事。我也算提供了一条假货线索吧。

“嗨,就这事啊。直接给工商局打举报电话就好了,会有相关部门跟进的。

“我急啊!所以才找你。

看到我的样子,他也严肃起来,拿起电话转身出去。

几分钟后,他回到座位上,兴奋地告诉我。

“两天搞定!

“太好了,感谢。

他伸手摸我的手,我下意识地弹开,震惊地看着他。

他低下头,搓着双手缓解尴尬。

“帮了你这么大的忙……怎么感谢我啊?

“今天的咖啡,我请了。

他尴尬地笑了笑。

看来他对我,还是颇有几分好感的。

任楠楠出来后肯定还会找他要钱治病。

以他的性格肯定会给。

我不如利用他对我的好感,提前把任楠楠的路堵死。

我话锋一转,眼里添了几分柔情。

“别急嘛,你先把病控制好,我们来日方长。

瞬间,他眼睛一亮。

“真的?你真的考虑我?

我抿了抿嘴,伸手拢了一下头发,佯装害羞,没有回答。

“那你要先和任楠楠撇清关系,她毕竟是我妹。

他看着我,使劲点头。

“她出来后,肯定还会去找你的。我猜想如果她不能跟你复合,肯定会找你要钱。

他低下头,喃喃道“复合肯定不可能,但钱的话,我不给不合适吧,毕竟这病……我一个大男人,不给不好意思……

“要不,你躲到国外去?还可以顺便看病,也许国外治这个病的效果更好?到时候就说转不过去钱,她也不可能去国外找你麻烦。

“对呀!我经常出国,我现在走,我爸妈也不会起疑心。

他拿出手机。

“你说让我哪天走,我现在就订机票。

我让他订了三天后的机票,因为第四天,就是任楠楠出来的日子。

09

两天后,我接到马焯的电话。

化妆品的事查出来了。

假货加工厂建立有两年多的时间,坐落在本市的郊区。

任楠楠是“代理商之一,从工厂拿货往外卖。

这让我猛然想起曾经在桌子上看到过她亮着的手机。

我当时扫视了一眼,界面是一个微信朋友圈,背景图片是护肤品,头像是陌生的照片。

但我没加过她这个微信号。

马焯说,随时可以通知警方端掉这个窝点。

我连忙制止,问他是否有把握将任楠楠送进监狱。

他说手上缺少任楠楠的证据,无法证明她的销售金额,估计最后也就罚点款。

我让他先别动手,我来找证据。

任楠楠出来当天,我一大早乔装打扮藏在拘留所门口的角落里,准备跟踪她。

她走出门后,东张西望。

确认没人来接后,掏出手机打电话。

“马焯,你人在哪?

“什么?国外?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你给我转点钱!

“你什么意思?你把病传染给我,人又跑了,总不能一毛不拔吧?

“那好,我去找你爸要!

她挂断电话后,使劲跺脚。

离老远我都能感觉到她的火气。

她径直走到马路对面,扫了一辆共享单车,跨上便往前骑。

我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平衡车,也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她在一个工业园区的大门口停下。

我抬头一看,这是马焯家的企业。

她将单车拎起,砸向大门。

掐着腰大吼道“马焯他爸,你出来!你儿子欠我钱,现在跑到国外去了,你管不管了?

从保安亭里走出来一名保安,严肃礼貌地说“女士,请你不要在这里闹事,赶快离开。

她一把推开保安,脸上露出蛮横的表情。

“你这种看门狗也配跟老娘说话?快把你的主人叫出来。叫马焯他爸出来,你们叫他马总,对叫马总出来。

保安气得脸通红,但还是努力保持理智。

“女士,我再警告你一次,如果你还不离开,我就要摇人了。现在离开是你自己走,一会儿就是被赶走了。

“我今天能来就不怕你们,你把这周围的流浪狗都摇来,看看你们又能奈何老娘?

保安强忍愤怒,回到保安亭打电话。

任楠楠一脚踹到保安亭的门上,发出的巨响引发了报警设备。

瞬间,鸣声响彻园区。

保安放下电话,无奈地看着她“女士,你启动了报警设备,警察马上就到。这样也好,省得我们把你抬走了。

一听见“警察两个字,进了两次局子的任楠楠下意识地往后退。

她捡起一旁的单车,麻利地骑上,溜了。

我紧随其后。

任楠楠,家你是肯定不会回了。

我看你到底还能去哪。

10

我跟着她走了好久,越走越偏僻。

最终,她在空旷处的旧厂房门口停下。

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定位,这里正是假货加工厂。

几个小时后,任楠楠仍然没有出来。

看来她是要在这里住下了。

我在附近的小吃店点了吃的,向老板娘打听加工厂的情况。

言语间,我了解到加工厂的作息时间和内部的大致环境。

天色逐渐变暗,工厂陆续有人进出。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应该是早晚班的交接。

我低着头,跟在一个女孩身后,顺利进入工厂。

很快找到工厂唯一的办公室。

我微微探头往里看,屋子很大,里面却只坐着埋头工作的两三个人。

我快速蹲下,将微型摄像头放在看起来很久没人清理过的墙角。

转身迅速离开,跟随人流走出工厂。

骑着我的平衡车,悠哉悠哉地离开。

还顺便将任楠楠骑来的共享单车搬到两公里外。

工厂的工人都是附近的居民,不需要交通工具。

那辆共享单车,是方圆两公里内任楠楠唯一的出行方式。

回家后,我每天盯着监控,连上班时也带着蓝牙耳机。

几天后,终于等到老板与任楠楠在办公室对账。

任楠楠告诉老板,她无家可归,现在又身患重病,急需赚钱,打算全心投入到卖假货的“事业中。

老板大喜,跟她对了之前的账目后,给了她一个更低的拿货价格。

“太棒了!

我激动地从凳子上跳起来,好几双眼睛同时看向我。

我这才意识到,现在在上班。

尴尬着回到座位上,心里却无比兴奋。

上一世,我被赶出家门,又身染重病,万念俱灰。

我失去求生欲望,悲痛自杀。

如今,我要给任楠楠找个管吃管住的地方,加之身上的病痛,你可要好好享受。

监狱里,你想死都没那么容易。

最痛苦的,并不是死亡。

而是长久的身心俱痛,连死都成为一种奢侈。

我让马焯将他家公司的法务推荐给我。

律师说,我手上的证据足以将任楠楠送进监狱。

该收网了。

很快,我从监控中看到。

警察冲进办公室,抓捕了在场的所有人。

当然包括已经住在工厂的任楠楠。

11

第二天,一则新闻冲上当地热搜第一名。

“位于本市郊区的大型制假工厂被警方一举歼灭,现场人赃并获。检察院将对制假团伙中的15人提起公诉。

附上的名单中,赫然写着“任楠楠的名字。

马焯打来电话,向我邀功。

我礼貌表达感谢。

他又问我什么时候同意和他在一起。

我笑着骂道“死渣男!做梦吧!

又郑重地告诉他,如果再去害人,我就把他是渣男的事情闹到众人皆知,看看到时候他爸会不会把他的卡停了。

我将任楠楠换掉我护肤品的事情录成视频发到网上。

借着假货工厂被端的热度,视频一发便冲上热搜。

评论中无数的假货受害者诉说自己的遭遇。

本地官方也回应,呼吁法院对此案件中的被告人从重判决。

仅一夜时间,我的账号涨粉10万。

我当下便决定,兼职做一名打假博主。

翻开新的日记本,在第一页写下“给自己的忠告第一,凡事勿忘初心,作为假货受害者,永远不要为了赚钱而忘记出发的原因;第二,要防备所有对你产生过敌意的人,哪怕是你的亲人。

停笔时,恰巧一束阳光落在笔尖。

这一世,我灿烂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小说《被妹妹逼死后,我重生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被妹妹逼死后,我重生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