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周之颂

>

周之颂

相思垢哦 著

军事历史 周之颂 姬悝高允

以军事历史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周之颂》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相思垢哦”大大创作,姬悝高允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没有绝对的成功者,不过是互相利用。放眼朝堂,熟忠熟奸;放眼天下,几分王土。内有权宦奸侫,外有强虏,大周又当如何。...

来源:fqxs   主角: 姬悝高允   更新: 2024-03-31 23: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姬悝高允为主角的军事历史《周之颂》,是由网文大神“相思垢哦”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车轮碾过被雨水浸透的秋叶,独留下一地泥泞。通化门,中常侍高允低眸默数着时辰,身后一众小黄门忙碌地驱散堵在城门口围观的百姓。待姬悝的车行至高允身前,高允才双手垂于身前,信步走到车窗边,“请殿下移步。”见姬悝未做回应,抬手制止欲要上前为他打伞的小黄门后,仍笔首地候在雨中...

第一 章回京诸事

“公子!

到京都了。

王元兴奋地朝车内喊了一声。

“阿元,转道去延兴门。

姬悝掀开半道窗帘,秋雨淅淅沥沥地落着,偶有一些延着他的指尖滑落到地上的秋叶上,溅起一片片涟漪。

“啊?

王元嘟囔出声“公子,我们不去延兴门等陈尚书吗?

“叫你走就走,管那么干什么。

姬悝没好气地踹了王元一脚。

王元紧紧扒住车门柱才勉强稳住身形,麻利地坐回去,一声不吭驾驶着马车驶向延兴门。

车轮碾过被雨水浸透的秋叶,独留下一地泥泞。

通化门,中常侍高允低眸默数着时辰,身后一众小黄门忙碌地驱散堵在城门口围观的百姓。

待姬悝的车行至高允身前,高允才双手垂于身前,信步走到车窗边,“请殿下移步。

见姬悝未做回应,抬手制止欲要上前为他打伞的小黄门后,仍笔首地候在雨中。

“什么时辰了?

车内一道疲倦的声音响起,书简将帘布掀起一角,纤细的手指在窗后若隐若现。

“刚到巳时,殿下若是倦了,大可再小憩一会儿。

高允听到姬悝回应,立即有条不紊地建议,“只是外头不比宫中,怕殿下得了风寒,陛下那头奴婢也不好交待。

“明德殿可收拾出来?

姬悝接着追问,半开的帘子也落下几分。

“提前半月开始收拾,日日洒扫,奴婢亲自盯的班,殿下大可放心。

高允抖了抖身上雨水,一五一十地回应。

见帘子彻底落下,高允赶忙招手两位力壮的小黄门伏到车下,自己则是抢过伞,小跑到车前等候。

车门缓缓打开,高允猫着腰打伞,王元搀扶着姬悝踩在车下小黄门背上,慢步挪动至对面的马车上。

马车的窗帘采用绸缎制成,深红色的布料上绣有金银丝线,马车绒布软榻斜放在角落,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榻边摆着一尊紫铜麒麟香炉,静静地吐着云纹般的烟圈。

马车径首穿过街道,过延喜门,在嘉福门前停下。

“臣等恭迎殿下东宫一众大小官员跪伏一地,齐声开口。

“孤乏了,尔等散了吧。

姬悝摆摆手驱散众人,在高允目视下步入殿内。

“事情可办妥了?

甘露殿,高允端着茶水糕点轻声进入,姬询揉着眉心询问。

“自是妥当的,陛下安排的好,奴婢自是不敢出差错。

高允先是顺着姬询吹捧一番,再将一碟栗子糕摆在桌案上,“殿下进宫前特意买的,嘱咐奴婢带给陛下。

“悝儿有心了,不枉朕往日悉心教导。

姬询随手拿起一块,慢条斯理地吃下,轻笑一声:“难为他了,这么多年了还记得这家铺子。

又似无意间看向高允手中的瓷壶。

“这也是殿下嘱咐的,估计是料想陛下连夜操劳,特意让奴婢将今日的茶水换成菊花茶,说是可以明目养神。

高允耐心解释着,将冒着热气地茶盏递给姬询。

“哦,难为他还如以前那般细致。

姬询抿了一口茶,笑意更甚,“朕也许久未见他了,这孩子总是对旁人上心,自己最是不会照顾自己。

让尚食局今日多添两道菜,再把朕去年剩的岁寒堂取出来。

姬询一边交待着,一边三两口便将盘中糕点吃尽。

“唯。

高允先是默默计下诸多事项,又试探性地开口:“边军的闻将军前月上奏回京述职,此时应是进京了,陛下是不是先见一见。

“边军的事先让都省的相公们议一议,先拟个章程出来。

姬询随手找出几封边军粮饷及军纪问题的奏疏扔给高允,“让都省的瞧仔细些。

“唯!

高允手捧奏疏,小心翼翼地退出去。

都省,依周制,代指三省,都省相公,也就是三省的主官。

“诸位相公!

高允立在政事堂门口,先是规矩地作揖行礼,再清了清嗓子:“陛下口谕,边军诸事,望各位相公瞧仔细些。

“臣等谨遵谕旨。

一众官员行礼接旨后,尚书令李孜神秘兮兮地将高允拉到一边,“高常侍,陛下……还未接着将话说完,高允就捂住他的嘴,干练地西处张望一番才松开手,神色平静地开口:“李令君,陛下的意思,想必你也猜到几分,陛下要对边军动刀了。

“明白,明白。

李孜擦去额上密密麻麻的细汗,忐忑不安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晚间,甘露殿灯火如昼,桌案上陈设着一盏琉璃盏,盏上紫金小兽香炉无聊地趴在盏壁上,一旁摆着泛着光泽的金盘,盘内盛着当季的水果。

“安谨,这些年受苦了。

姬询沉默一阵儿,才想起开口,颤抖着举起酒盏递到姬悝身前。

“叔父,江南富庶,侄儿怎会吃苦。

姬悝接过酒盏一饮而尽,语气极为平淡,似要将这个话题揭过。

“我还没老糊涂,江南那边的事虽知之甚少,但每日还是能听到些风声。

姬询略带怒意地拍案而起,借着酒劲训斥姬悝:“国之储君,亲临战阵,那些反贼皆是些穷凶极恶之辈,你若是出了什么闪失,都省那些相公非吵翻天了不可……姬悝垂头平静地受完这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接而反驳“叔父,江南诸匪皆己有颓势,残部留退入岭南与黔中,不出十年可平。

再闷下一盏酒,脸上也有了些酡红之色,“此番我部主动出击,先以轻骑焚敌辎重,袭其敌后;正面步步为营,逐步推进,再将诸股匪徒分而围之,一举围歼。

姬询看着姬悝意气风发的样子,也是踉踉跄跄地坐下来,加之之前的栗子糕和菊花茶也不忍再多说什么训斥的话语,“平安回来就好,以后莫要冲动……絮絮叨叨地讲了一通,醉意上头,倚在案边睡去。

姬悝正准备唤高允进殿伺候,却听得殿外一阵嘈杂地声音,醉醺醺地出来,“外头何人喧哗。

“禀殿下,河西节度使殴打卫士,意图闯宫。

中常侍范珪慌张地禀报,脚上鞋子还无意中跑丢掉一只。

“青海郡公?

金吾卫何在!

姬悝顿时酒醒了不少,连忙镇静地吩咐左右,一大群人乌泱泱地簇拥着姬悝到宫门前。

“青海郡公,私闯宫禁乃是大罪,你切莫犯糊涂,就此退去,孤可作主,此事就当从未发生过。

姬悝先是示意身旁两侧金吾卫收起剑拔弩张的架势,朝宫城下的一众边军喊话。

“臣等无意逼宫,更无意冒犯殿下,只求殿下还边军兄弟一个公道。

闻鸢双手高举,手中战刀应声落地。

“青海郡公,让你的部下放下武器退至宫外,你自己进宫来。

姬悝见闻鸢服软,随即接着安排起来,见闻鸢还是有些犹豫不决,当即许诺:“今夜之事,孤自会从宽处理,至少保他们性命。

闻鸢心中挣扎片刻,果断抬手示意部下放弃抵抗,两侧金吾卫蜂拥而上,先是收缴一应军械甲胄,再将一众人暂时收押。

“闻将军,按规矩行事,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范珪首接无视闻鸢那凶狠的眼神,解下其身上甲胄,又细致地上下搜过身才敢放其进去。

“哼~闻鸢如今境遇对此也是无计可施,只得瞪了其一眼,大步离去。

“臣河西节度使,辅国大将军,上柱国,青海郡公闻鸢叩见楚王殿下。

闻鸢刚到姬悝面前倒头便拜,笨拙滑稽的动作惹人发笑。

姬悝也借着火光看清了这位大将军的面容,短髯有须,面貌刚毅,嘴唇略下抵,稍斜的剑眉,左脸一道伤疤让人触目惊心,身材挺拔,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姬悝收回目光,微微点头,示意小黄门为其搬张凳子,“不必多礼,坐吧。

"“臣控告兵部尚书李弘安克扣边军粮藩。

闻鸢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一坐下便怒不可遏开始控诉:“自去年秋月开始,边军粮米多有以次充好的陈粮,连战马所吃的干草都是发霉多日的。

“未入冬时还好些,边军最是不缺渔猎的好手,臣自可保证部下吃穿之用,若入冬或逢战时,则数万边军处断粮之境,若长此以往,则边军不存……姬悝盯着他滔滔不绝的样子,手指有节奏地在腿上打着节拍,接过小黄门递来的茶盏,一盏茶饮尽,才长叹一口气,“火气可出完了,若未出完,孤可以让金吾卫陪你练练。

“臣不敢,臣粗人一个,不懂那些官场上的花花绕绕,望殿下恕罪。

闻鸢被姬悝盯的心中发毛,连屁股下的凳子都弃了,慌忙跪了下来。

“此事孤自会给你交待,明日把你们所搜集罪证递交都省审查,干系重大,不宜声张。

打一棒给一颗甜枣的道理姬悝还是懂得的,威慑了边军这群骄兵悍将一番,再给出个折中的法子,既合规矩,又能安抚人心。

小说《周之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周之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