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丈夫打赏网红,不带女儿看病

>

丈夫打赏网红,不带女儿看病

沈嘉阳 著

丈夫打赏网红,不带女儿看病 小说推荐 沈嘉阳清梨

《丈夫打赏网红,不带女儿看病》内容精彩,“沈嘉阳”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沈嘉阳清梨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丈夫打赏网红,不带女儿看病》内容概括:

来源:qwwrkbd   主角: 沈嘉阳清梨   更新: 2024-03-30 23: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丈夫打赏网红,不带女儿看病》是作者“沈嘉阳”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沈嘉阳清梨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手撕渣男贱女恶婆婆。正文1出差回来,我发现女儿双耳失聪。从邻居口中得知,因为婆婆和老公不管,圆圆发烧一天一夜才导致的双耳失聪。婆婆张美兰重男轻女,平日体贴的丈夫居然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第2章 02

「欢迎出轨男沈嘉阳先生和第三者田甜女士幽会完回家。」

红底白字的大横幅举在他们面前,沈嘉阳和田甜脸色难堪至极。

我冲上去暴打田甜,「老娘的家庭你也敢破坏,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小区内引来了很多人围观,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张美兰冲过来护住自己的儿子,转头对我怒吼。

「有你这样做人媳妇的吗?存心要嘉阳难堪是不是!」

田甜急中生智朝沈嘉阳喊了句。

「表哥……」

所有人都蒙了,沈嘉阳母子很快反应过来。

张美兰率先冲我喊。

「顾清梨你是不是眼瞎?!这是四姑婆养在外省的的孙女,嘉阳的表妹。」

我松开了田甜的头发,朝她歉笑:「原来是表妹啊,我还以为是专门喜欢勾引别人老公的小三儿呢。」

既然喜欢演戏,我陪你们演个够。

我拉着田甜回到了家里,张美兰还朝我嚷嚷。

「生不出儿子的烂货!就算嘉阳要找个年轻貌美的女人,那也是我们嘉阳有本事。」

「男人都爱三妻四妾,我看顾清梨你就是个妒妇,这要搁古代都得休了你。」

我呛了回去:「看来公公就是死得太早了,不然你肯定能有几个小姐妹跟你共侍一夫到老。」

沈嘉阳他爸年轻时就出轨,抛妻弃子跟小三跑了,不料后面被车撞死了。

有其父必有其子,都是下头恶心的出轨男。

这对母子脸色难堪,田甜见状慌忙告辞。

第二天,在小区碰上了整天跳广场舞,跟张美兰不对付的那群人。

我故意透露出张美兰很喜欢跟他们家的老头跳广场舞,有时候一跳就是一整天。

这群大妈脸色瞬间就变了,仿佛恨不得咬死张美兰这个老寡妇。

我走后,张美兰就过来了。

「李姐,怎么不见你家老头子陪你跳舞啊。」

李姐冷着脸呛声:「我看是你想我家老头子陪你跳舞吧。」

旁边的大妈你一言我一句,纷纷冷嘲热讽。

「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消停,天天跑这里来跟别人家的老头子跳舞,也不怕闪到那把老腰了。」

「老寡妇了,耐不住寂寞呗。」

「我看啊,八成是她年轻时就开始偷人了,气得他那个短命鬼老公也偷人呗,还克死了他老公。生的儿子也是个爱出轨的渣男。」

「王八羔子一锅老鼠屎,净不干人事,就爱偷人!」

张美兰脸色很难看,吵不过后灰溜溜地跑了。

见她走了,我才从树下走出来。

这点教训还远远不够。

对付恶人,就得不择手段。

5

我打电话给妹妹时,却听到了她微弱的声音,伴随着抽泣声。

「清莲,你怎么了?是不是他又打你了!」

「姐,我没事,刚刚切洋葱不小心辣到眼睛了。我得给飞飞做饭了……挂了啊。」

我放心不下她,又得陪圆圆去医院做检查,想着明天找个机会见见她。

拿好药,拉着女儿一起回家。

拐角处,却碰上了伤痕累累的顾清莲。

「大姨!」

外甥飞飞扑在我怀里哭,我吓了一跳,蹲下身把孩子抱在怀里安慰。

顾清莲抹着泪拉住了圆圆,手腕上新旧伤痕交叠。

把两个小孩子交给护士暂时看管,我陪顾清莲去做了个全身检查。

女医生皱着眉,语气严肃。

「断了三根肋骨,还有烫伤烧伤,这皮肤就没好过,疤痕太多了。」

「就这还不离婚,你可真能忍啊。」

顾清莲低头掉眼泪,看得我一阵心疼。

记忆里那个温柔靓丽的女人,变成了披头散发一脸伤痕的憔悴妇人。

「你怎么那么傻啊?爸妈都走了,我就你一个妹妹了,就这样你还瞒着我说你没事!」

「报警,我们报警抓他!你跟他离婚!」

顾清莲抬头,急忙说。

「不是我不想离婚,是他不肯跟我离。他还威胁我,要是敢离婚,就弄死我和飞飞,还要放油烧死你们一家人。」

「不能报警,他要是留了案底,以后会影响到飞飞的。」

这个人渣不如的畜生!

我握紧了拳头,尽量沉住气。

「医生,麻烦你帮我们开具家暴致伤的证明。」

6

商量好应对方法后。

乔装打扮一番,我们俩姐妹在没有摄像头的楼梯口蹲点。

一身酒气的男人摇摇晃晃地从走了过来,我眼疾手快地用麻袋套住了他,打死结绑紧。

麻袋里的男人扭动挣扎起来,嘴里骂骂咧咧的。

我拿着大木棍对准麻袋狠狠打了下去,惨叫声响起。

我朝顾清莲使了个眼色,鼓励她。

顾清莲听着这声惨叫,手一抖。

脑海里又想起了男人对自己拳打脚踢时的心狠手辣,顿时紧张纠结。

随着姐姐无声的鼓励,她终于举起手中的木棍朝麻袋挥落。

棍子敲打在肉体上发出闷声,速度越快,麻袋里传出的惨叫声越响亮,叫嚣声也逐渐落了下风。

将人暴打一番,我还觉得有点不解气,又狠踹几脚,随即拉着顾清莲离开。

一只黑色皮鞋掉落在麻袋旁边。

沈嘉阳出差了,张美兰对于我妹妹住在我家这几天表示很不满。

「人家两口子吵架动手过日子,关你一个外人什么事?多管闲事。」

「还带着个拖油瓶在这里蹭吃蹭住的,就是欺负我们嘉阳是个老实人。」

事到如今,我可不惯着她。

「这是我家,我爸妈花钱买的房子,记在我的名下。」

「我有权利决定谁留谁滚。」

张美兰气得一拍桌子。

「我儿子还出了装修钱呢!」

「快三十的人了,连个粥都做得那么吃,难怪生不出儿子,只会生没用的赔钱货!」

我一把抽走了她的碗,当着她的面把粥倒进了垃圾桶。

「这是我做的早餐,没你的份。不乐意住就滚蛋。」

气得她又准备破口大骂,我冷冷盯着她。

张美兰老脸一横,凶神恶煞地说。

「早晚让嘉阳和你离婚!」

我不屑地睨她一眼,呵呵一笑:「巴不得。」

气走得她立马出门去打麻将。

7

中午。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顾清莲吓了一跳,我安慰她不要紧张。

我透过猫眼看见了她的丈夫,李波。

打开门后,有点鼻青脸肿的李波不自然地朝我笑了下。

「姐,清莲在你这儿吧。她好几天没回家了,把我儿子也带走了。」

「我来接她们娘儿俩回家了。」

我恨不得一巴掌呼过去。

李波探头探脑地朝里看,我没好气地让出一点地方。

李波走了两步,就被我呵止了。

「换鞋。」

李波尴尬地折返回去,蹲下身换鞋,却看到了一只眼熟的黑色皮鞋。

「姐,这皮鞋可真好看啊。」

我不以为然地随口说。

「这是你姐夫三个月前买的,也没穿几次,要好几千呢。你要喜欢送你了。」

我居高临下地看着李波的手紧紧攥着皮鞋,手背青筋暴起。

我冷笑着移开了眼,往客厅走。

李波走过来就想拉起顾清莲的手,被我一巴掌打开,又顺手扇了他一巴掌。

用了十成的力,李波的脸印出五指印,他阴沉着脸抵了抵腮帮子。

「清莲,闹这几天脾气也该够了吧。姐,这是我和她的家事,就不劳烦你操心了。」

我上前两步,朝他脸左右开弓,怒吼。

「我爸妈生前都不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你他妈倒好啊,三天两头对她拳打脚踢!」

「对自己老婆动粗,你他妈还是个男人吗?!」

顾清莲害怕地过来拉开我,李波脸色黑如锅底,攥着皮鞋朝我们走过来。

「李波你干什么呢?!」

出差回来的沈嘉阳从门口冲了过来。

我拉着顾清莲不动声色地退远了一点,让他们狗咬狗。

闻声,李波攥着皮鞋狠狠打向沈嘉阳,朝他吐口水。

「操你他妈的,是你在阴老子!」

沈嘉阳反手挥了他一拳,「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李波打得凶狠,沈嘉阳同样拳拳生风,两人扭打在一起。

「卑鄙小人,那天你搞我是吧!」

虽然看得痛快,但是眼看要露馅儿,我装模作样地喊几声。

「别打了别打了,李波,他是你姐夫,快住手。」

「谁打我儿子?!」

我和顾清莲双双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狮吼功从门口传来,打完麻将的张美兰一回家就发现自己儿子被人摁在地上捶。

一张老脸褶子皱起,凶神恶煞地跑了过来,一把拉开李波,解救儿子。

随即,又仗着自己膘肥体壮,一屁股坐在李波身上。

张美兰对着他的脸左右开弓,把母老虎的凶悍发挥到了极致。

「你个小畜生敢对我儿子动手,不想活了是吧?」

「敢动我的宝贝儿子,我弄死你!」

李波一个家暴女人的畜生,被张美兰这个母老虎捶打得无路可退。

我有点傻眼,想笑又不能当场笑喷,只得努力憋着。

狗咬狗,黑吃黑。

恶人还需恶人磨。

8

为了防止这场复仇会伤到孩子,我让顾清莲带着圆圆和飞飞去往另一个城市避风头。

「姐,你一个人我实在放心不下,我留在这边陪你吧。我也想亲自收拾那个人渣。」

我拍了拍她的手,「你先把孩子带过去,陪陪他们,那儿我有老熟人。」

送走了他们后,我总算是无后顾之忧了。

没想到一周后,顾清莲又出现在我家,眼神坚定。

「姐,两个孩子很懂事,我回来跟你一起手撕这些渣宰。」

几天后,我陪着她去找律师。

顾清莲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并提交了一系列家暴证据,要求和李波离婚。

李波以顾清莲是个家庭主妇,没有收入,要求法院把儿子的抚养权判给自己。

双方僵持不下,法院认为该尊重孩子的意愿。

为了保护孩子的安全,飞飞没有亲自出庭,通过当众视频,选择了跟母亲。

李波临走前不甘心地狠瞪着我们俩姐妹。

「你们两个女人,就想抢走我儿子,我迟早要弄死你们!」

我留了个心眼,就和顾清莲走了,没理会他的无能狂怒。

一上车。

顾清莲在法庭上表现出来的勇敢坚毅在一瞬间溃败,哭得泣不成声。

「姐,我终于和那个畜生离婚了,我摆脱他了。」

我搂着她,眼睛湿润。

回到家,张美兰一顿冷嘲热讽。

「真是扫把星,拆散别人的姻缘还一脸的得意,老天爷可不会放过你这样的毒妇。」

我还没发声,顾清莲就把我护在身后,和张美兰对呛。

「阿姨,说话要凭良心。你一心想拆散你儿子现在的婚姻,老天爷是不是要先收了你这样的毒妇?」

看着张美兰老脸一红,我笑出了声。

沈嘉阳不高兴了,护住他妈。

「清莲,她是你姐的婆婆,你怎么和长辈说话呢?」

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我走上前嘲讽。

「清莲也没说错啊。你妈一心想我跟你离婚,按照她刚刚说的话,她可不就是个毒妇?」

沈嘉阳一噎,伸手就想打人。

我扯住他的手腕,锋利的指甲刺破了他的皮肤。

他皱眉。

我冷笑。

「沈嘉阳,你可真会伪装。」

「明明是个道貌岸然的小人,偏偏要装成一个好人。」

结婚前,先是骗我说他妈因为他爸出轨,对他看得紧。

怀孕了,又骗我说他以后会是个好丈夫好爸爸,一辈子护着我们娘儿俩。

婆婆重男轻女,丈夫出轨背叛,女儿双耳失聪。

这个家,早就散了。

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

我爸妈当年坚持不允许我跟他结婚,是对的。

爸妈当年也不同意顾清莲和李波结婚。

只是我们俩姐妹一意孤行,都觉得爸妈是老古板,只讲究门当户对。

当时先斩后奏领了结婚证,怀了孕才告诉爸妈,气得他们半年都不愿意见我们俩姐妹。

「顾清梨,你为了你妹妹,是不打算要这个家了是吧?!」

「说我虚伪,你顾清梨又是什么好女人?圆圆只会恨你这个自私的母亲剥夺了她享受父爱的权利。」

要是继续让圆圆待在有这对母子的地方,能不能平安长大我都觉得有点堪忧。

「圆圆有你这样的爸爸才是她的耻辱,有个重男轻女的奶奶才是她的不幸!」

张美兰立马跳出来帮腔自己的儿子。

「嘉阳,听我的,跟这个自私的女人离婚!」

「再找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生个大胖孙子要紧。」

「那个丫头片子留着也是浪费粮食。一个聋子,彩礼钱都难收。」

听到这,我彻底忍不住了,朝这个老巫婆扑过去。

「谁要是敢动我的女儿,我跟他拼命!!」

9

沈嘉阳母子被我赶出家门。

我让顾清莲安心住下,她也开始重新找工作。

因为没有工作经验而屡屡碰壁,最后我让她当我的助理给我打下手。

顾清莲有点踌躇不决,她担心自己做不好。

「不会的就从头开始学。别忘了,你也是名牌大学出来的,学习能力可是很强的。」

她的眼里燃起希望,我才松了口气。

这天,我让她去送一份文件给甲方公司。

眼见中午了都还没回来,我打她电话也不接,我开始有点着急了。

陌生电话打来,我心烦地拒听拉黑,又接连想起好几个陌生来电。

我意识到了不对劲,连忙接听,那边却一秒钟挂断。

有事找警察,我果断选择了报警。

警方却以未失踪满二十四小时为由不予立案。

「我妹妹刚离婚,他前夫有家暴倾向,离婚时还威胁说要杀了我妹妹。」

「我实在担心她的人身安全,麻烦您通融通融。」

我把李波家暴顾清莲导致的一系列鉴伤报告和李波威胁人的录音交给警方。

涉及到失踪人员存在人身安全危险,这才得以马上立案调查。

我和警方在一间酒吧狭窄的厕所隔间里,找到了衣不蔽体的顾清莲。

旧伤仍在,她身上又新添了很多青紫印记,甚至头发上都沾有腥臭液体。

我怒火中烧,又心疼不已,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将人送到了医院。

顾清莲醒了,我一直紧紧握住她的手。

「清莲,你还有飞飞要照顾,你得撑住。」

听见飞飞的名字,她崩溃大哭,情绪很不稳定。

护士过来打了一针镇定剂后,顾清莲才安静下来。

警方在同一时间抓捕了犯罪嫌疑人李波,死到临头还在叫嚣着要弄死我。

我更想弄死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晚上,顾清莲精神状态很差,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

顾清莲名牌大学毕业,李波一个高中毕业的,追了很久才追到她。

大学毕业生下飞飞后,孩子的奶粉钱花销如流水,全靠李波一个人支撑家庭开销。

李波开始逐渐不满意,从冷战,到吵架,第一次动手打人,和后面无数次的拳脚相向。

我花了一晚上时间开解她,她却始终精神不稳定。

我开始意识到李波可能还对她做了其他的事情,才会让她精神奔溃。

一晚上没合眼,怕她饿肚子,临走前我让护士看着她。

我去附近的早餐店给她买了爱吃的虾仁混沌。

「嘭……」

周围人都在尖叫,我的妹妹身下晕开一摊红色的,刺眼的,血。

我疯了似地跑过去抱起她,哭着喊医生。

我从她遗留下来的手机,发现了沈嘉阳发给她的视频。

一段不堪入目的视频。

我走后不久,护士刚好要去卫生间,顾清莲在这个时候收到了沈嘉阳发来的视频。

李波欺辱顾清莲,沈嘉阳在旁边拍摄。

沈嘉阳在跟我示威,他恨我赶走了他们母子。

顾清莲的死,成了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10

沈嘉阳约我在名盛酒楼见面。

我并没有单独赴约,提前跟警察局打了个招呼。

在去见沈嘉阳的路上,发现突然被人追尾,刹车又在这时候失灵。

我躲闪不及,最后撞上了公路旁的绿化树上。

路过的车子纷纷停下,好心人及时把我救了出来。

下一秒,我的车发生剧烈爆炸。

我一阵后怕,又想起之前沈嘉阳跟田甜计划让我意外致死,好骗保的事情。

平常这车都是沈嘉阳开去做保养的,也只有他,有机会暗中下手。

偏偏在我去赴约的路上,我的刹车失灵了,我更加笃定这两人从中做了手脚。

车子毁了,剩下的我都让警察帮忙调查清楚。

在深夜凌晨两点的时候,沈嘉阳乔装打扮偷摸在我的车里动了手脚。

这次车祸,幸亏我只有一些皮外伤,和不算严重的脑震荡。

修养一周,我又接到了匿名发来的恐吓信。

……

云顶山上,后面是万丈悬崖,汪洋大海。

沈嘉阳狼狈地逃窜到了这里。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借口爬山,实则想弄死我的男人。

我们当初第一次见面也是在云顶山。

那时我独自来爬山,差点摔倒掉下去,被同样是一人来爬山的沈嘉阳救了。

今天在云顶山重聚,是生死局。

「顾清梨,你为什么要对我赶尽杀绝?」

我报了警,所以警察跟我一起来了云顶山抓捕犯罪嫌疑人。

现在再看沈嘉阳的嘴脸,我只有滔天恨意。

「沈嘉阳,是你自作自受。」

「你婚内出轨,害得圆圆烧到聋了也不管,任由你妈欺负打骂你闺女,你简直不配为人丈夫,不配做孩子的父亲。」

「你和李波那个畜生蛇鼠一窝,害死了我妹妹!」

沈嘉阳争执不过,又不想落入警方手里,朝我扑过来,想拉着我一起跳海。

我快速躲开,看着他因为扑空而掉下悬崖。

坠落的时候甚至碰到了石块上,最后才掉进海里。

还是没死。

但没关系,警方会抓了他。

11

张美兰勾引同小区老头的视频被人发到网上,引起一片臭骂,她成了过街老鼠的存在。

我交给警方沈嘉阳婚内出轨田甜的视频,以及他们计划意外弄死我来谋取人身意外保险赔偿金的视频。

田甜身败名裂,被人扒她还勾引了不少已经结婚的男人。涉嫌杀人谋害罪,被捕入狱,判了七年。

沈嘉阳入狱前,我向法院申请强制离婚诉求,让他净身出户。

一个月后。

我去超市买菜回来的时候,路过一条巷子,看见了张美兰被小区大妈们摁着暴打,怒骂。

那群人离开后,我走了进去。

张美兰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我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沈嘉阳被抓了,已经在局子里蹲着了,今天就是他被枪决的日子。」

我转身就走。

白发人送黑发人,死不瞑目,是这老太婆罪有应得的下场。

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李波和沈嘉阳才被判处死刑。

血债血偿,天经地义。

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了。

我收养了飞飞,他成了圆圆的哥哥。

一年后,圆圆的手术圆满成功,我带着他们前往另一个城市生活。

小说《丈夫打赏网红,不带女儿看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丈夫打赏网红,不带女儿看病》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