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沉渊之下

>

沉渊之下

厉沉 著

厉沉洛南 小说推荐 沉渊之下

《沉渊之下》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厉沉洛南是作者“厉沉”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他恨我入骨。白天我是他的秘书,夜里,我是他的合法妻子。后来,我真的离开时,他却哭得撕心裂肺。......

来源:qwwrkbd   主角: 厉沉洛南   更新: 2024-03-30 23:4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沉渊之下》,讲述主角厉沉洛南的爱恨纠葛,作者“厉沉”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我害死了厉沉的姐姐,他恨我入骨白天我是他的秘书,是他女朋友们的贴身保姆,拎包小妹……夜里,我是他隐秘的合法妻子后来,我真的离开时,他却哭得撕心裂肺1.我收到消息赶到公司天台的时候,我老公的新任女友正哭哭啼啼地坐在边缘:「你是不是喜欢苏秘书?我就骂了她两句,你就要跟我分手?」厉沉黑着一张脸看着我:「怎么,苏秘书也觉得我是喜欢你才和她分手的吗?」我苦笑一声:「厉总...

第2章 02

12.

「阿妧,是我。」

挣扎的身子瞬间紧绷住。

大脑空白了好几秒,从三年前我决心和厉沉分手后,便再也没听见这声阿妧了。

「让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

沙哑带着磁性的嗓音轻轻掠过我的耳畔。

熟悉的气息环绕在鼻尖,我仿佛着了魔般乖乖地点了头,任由他抱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久到像过了一个世纪。

感觉到我有些站不住了,他轻轻松开了我。

转过身,语气再没有刚刚那般炽热。

「你看心理医生的事我都知道,不用刻意避着我,以后要治疗和郝特助说一声,不用请假。」

顿了三秒,他又开口。

「姜医生很忙的,没事不要让他往这跑。」

我和他一前一后回了包间。

席间再无任何眼神交流。

好像做梦一样。

我总觉得厉沉今天怪怪的。

13.

之后半个月,厉沉没再出现。

赵婷婷应该是听进去了我的话,好好拍戏讨好厉沉,没再刻意刁难我,唐晶会时不时地和我聊天约饭,一切都很顺利。

马导助理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休息。

等我赶到现场时,所有人眼睛一亮,赵婷婷满不在意地坐在一旁。

马导挂了电话,立刻笑盈盈地冲我招了招手。

「苏秘书,听说你以前是跳舞专业啊?」

我点头。

原来是一场比较重要的殿前舞戏,赵婷婷一直都跳不好。

剧组的舞替昨夜突发心梗,现在还躺在ICU。

一时还找不到合适的舞替。

让我意外的竟是赵婷婷举荐的我。

「可是我很久没跳了。」

「我看过你跳舞的视频,没问题的。」

「可是,厉总…」

马导摆摆手,「没事儿,我已经跟厉总报备过了,他让我和苏秘书说,一切以公司利益为重。」

一切以公司利益为重?那便是答应了。

我不知道厉沉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因为姐姐的事,他不让我再以舞者的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

可是舞蹈是我深入骨髓的事情。

我依旧会习惯性地做拉伸,练柔韧度。

这支舞我太熟悉了。

只练了半小时,便可以走戏了。

14.

所有人凝神屏气,我蒙着面巾,穿着和赵婷婷一样的舞服,站在那几平米的舞台上。

乐声起,衣袖舞动,飘摇曳曳。

我凭着过去十几年的肌肉记忆和舞蹈功底,流畅地跳完了一整支舞,甚至还临场改了些不合适的动作。

曲毕,全场静谧,继而掌声雷动。

我微喘着粗气,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再害怕跳舞了。

许是姜淮的治疗真的有效吧。

马导惊喜地拉着我,「果然是滨大最优秀的舞者啊,完成得太棒了。」

赵婷婷借着机会走近我。

「再厉害又怎样,还不是给我做嫁衣,不会有人知道那是你,一舞成名的人只会是我。你还要感谢我,给了你再次跳舞的机会。」

她得意洋洋地朝我炫耀,想从我脸上看出一丝怒气。

我突然想起唐晶的话。

赵婷婷那天像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故意激怒她,「你就这点能耐吗?」

人在怒意当头时最容易出错。

当晚,赵婷婷在没和经纪人商量的情况下发了一个微博。

配图是她穿着舞服,展臂挽袖的定身照。

朦胧却耀眼。

配文是「我与深渊共舞,脚踩微光,等待救赎。——林致独白」

林致是赵婷婷在剧中的角色。

底下赞声一片。

「哇,不愧是舞蹈专业出身,这小身段,慕了慕了。」

「这是什么宠粉福利!居然能看到热乎的林致!血书求上线!」

「话说滨大毕业的舞蹈生除了赵婷婷混得不错,好像也没其他人了。」

「她就一般吧,跟她同届的有个更厉害的,可惜这几年看不到人了。」

……

几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很快被粉丝的口水淹没。

15.

今天完成了场重戏,马导一高兴就放了全剧组一天假,我也正好回家看看乐乐。

我按下锁屏键,不再看那些一水的评论。

滴滴师傅也正好停在了我的小区门口。

这里的房子是当年爷爷特地留给我的,爸妈离婚后都各自成了家,已经好多年没有联系了。

除了厉沉,姐姐,我身边最亲近的便是乐乐了。

那是姐姐送给我的毕业礼物,一只超级可爱的小金毛。

刚打开门,小家伙立刻就扑了过来,呜呜地叫着,像是在埋怨我这些天的忽视。

上门喂养的小姐姐把它照顾得很好,我抱起来的时候感觉还胖了许多。

跟乐乐亲昵了一会儿,实在困乏,早早地便睡了。

睡前习惯性地瞧了对面一眼,那盏夜灯长亮如旧,我安心地闭上了眼。

老小区的房子,楼与楼之间的距离不过三米,稍微抬个头,便能窥见对面的光景。

但我从未见过对面的人。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那盏夜灯一直亮着,竟成了我这三年长夜中的精神寄托。

16.

我是被唐晶的夺命连环call吵醒的。

「妧妧,看微博了吗?你火了知不知道!」

我迷迷糊糊地挂了电话,打开了微博。

几条爆点赫然在列。

#《风华》剧组林致独舞视频曝光

#赵婷婷舞替是苏妧

#滨大古舞天花板大神重出江湖

我一个激灵,瞬间困意全无。

点开爆点看评论。

赵婷婷不是吧,自己舞蹈专业还要找人替身?不会跳就不要接这个角色,林致在戏里可是绝色舞姬啊!

之前采访就说过不会要舞替,打脸了吧。

太好笑了,前脚刚发了定妆照,后脚就有人发出跳舞视频,赵婷婷是得罪谁了吧。

我看了下那个舞蹈视频,从拍摄角度完全看不出是谁拍的,发布者也是一个小号,根本无从查起。

最主要是那一大段文字,强烈控诉了赵婷婷用舞替的行为,字里行间都在为我打抱不平。

17.

唐晶又打了电话来。

她说剧组那边都疯了,尤其赵婷婷。

本来想嘚瑟自己的美照,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把内部视频发了出去。

现在粉丝都在骂她不敬业,又当又立。

赵婷婷那边已经在花钱雇水军控评了,很多「我和赵婷婷是闺蜜」,「舞替不过是朋友间的帮忙」这样的通稿正陆陆续续由各大媒体发出来。

作为厉沉的新宠,想来公司也会出手的。

虽然我很不想和赵婷婷以闺蜜捆绑,但一切以公司利益为重。

所幸,通稿还算有效,网上的骂声小了许多。

只是没想到,下午我接到了赵婷婷的电话。

18.

「苏妧,你真是好本事啊!一声不吭就把我卖了?」电话那边的声音近乎歇斯底里,「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段视频就是你找人放到网上去的吧!看我被人骂你很开心是吗?我不爽,你也别想好过!咱们走着瞧!」

赵婷婷发泄完,便挂了电话,我一句话也没说上。

这件事很快沉寂下去。

剧组好像并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困扰,反而还给《风华》增加了很多热度。

而赵婷婷表现得好像从没给我打过那通威胁电话一般,在剧组和我以闺蜜的关系相处着,很多舞戏我也会光明正大地做好替身。

一切步入正轨,偶尔还会收到姜淮叮嘱按时吃药的消息。

也不知道是太累还是秋天快来了,整个人特别容易犯困,还嗜睡,只要闭上眼,如果不设闹钟就很难清醒过来。

19.

厉沉自那场风波后,便经常出现在剧组,但我总觉得他好像哪里有了变化。

是跟我说话不再冷冰冰了?还是眼神变得温柔了?

说不上来,很奇怪。

有天上午,我还接到了姜淮的电话。

说是想乐乐了,问我能不能把乐乐接回去住几天。

我觉得甚好,虽然上门的小姐姐溜得也不错,但学长总归是自己人,相对来说更放心些吧。

我大半个月不着家的,乐乐一定也闷坏了。

告诉学长家里的密码后,我便更专心地待在剧组里忙前忙后。

只是相安无事的大半个月却让我感觉越来越不安。

果然,在剧组杀青的晚宴上,每个人的手机上都被推送了一条热搜。

20.

#尚阳集团前董事长厉柔死因

人都有猎奇心。

很快,各种铺天盖地的舆论在网络上蔓延开来。

不是因为大楼坍塌死的吗?还能有啥原因?

听说为了赴约,去了那栋楼,但是约她的人没来,楼塌就埋里面了。

谁啊?

据说跟最近很火的那位滨大古舞大神苏妧有关。

……

于是,便有好事者搜到了当年关于我的一切事情。

包括我在学校的所有奖惩。

也包括我和厉沉的恋情。

更有甚者留言,厉沉这几年把我放在身边做秘书,又光明正大地不断和别的女人交往,就是为了报复我当年失约,害他姐姐枉死的事情。

质疑、谩骂,各种难听的话不断在我的社交账号下涌现。

还有人怀疑前段日子,那段舞蹈视频的曝光是我一手策划的,说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心机女、坏女人。

偶尔有几道为我打抱不平的声音,也很快被冲垮。

我极力克制着情绪,寒气顺着脚底往上冒,颤抖的双手让我险些握不住手机。

从没想过我有一天会经历这样的网络暴力。

我不敢抬头看桌上的人。

怕有人冲我泼酒。

坐在旁边的唐晶一直抓着我的手,安抚我。

马导眼见着大家情绪不对,很快散了宴。

厉沉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郝特助给我打来电话。

让我不要回应网上的任何消息,先回去休息,等公司通知。

已经有激进的网友人肉出了我家。

我该庆幸学长早早地把乐乐接走了。

唐晶搂着我的肩,安慰我「别担心,有我在呢,反正我一个人住,先去我家吧。」

我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剧组所有人都在避着我,连公司都让我先放了假。

「谢谢你,唐晶。」

「当初我最窘迫的时候,也是你帮我走出来的,所以不用谢。」

21.

舆论依然在热烈地发酵。

唐晶拿出了家里所有的啤酒,准备和我不醉不归。

期间我的手机收到了很多短信。

想来手机号也是被泄露了。

姜淮给我发了微信,一些安慰我的话,和一段乐乐开心玩耍的视频。

赵婷婷发来消息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

「被网暴的滋味不好受吧,你也有今天,真是活该!」

唐晶气不过,想要打电话骂回去。

我按住了她。

她有些醉意地望向我,「苏妧,出事那天在楼道,我真的看到赵婷婷从宿舍里出来。」

我沉思半晌后,拍了拍她的手,「那我们找时间诈诈她,看她那天干了啥坏事。」

唐晶嘟囔了一句明天就去,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我因为要吃药便没有喝酒。

瓶里只剩最后两粒,就着水一饮而尽。

困意来袭,一夜好眠。

22.

手机铃声不知道响了多少遍。

我终于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唐晶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幸好我出门前给你开了机充了电,等你自己醒太阳都落山了吧。」

有意地调侃将我的瞌睡虫吹跑了一半,还没等我再问她什么时候出的门,她突然压低了声音。

「我现在去找赵婷婷,手机开录音好好听着,不要挂。」

我以为她喝醉了忘了这事,没想到执行力这么强。

此刻的我是紧张的。

唐晶不愧是编剧,不仅脑洞大,唬人也是有两下的。

不去做刑警都怪可惜的。

我在电话这头听着都有点胆战心惊。

赵婷婷从一开始的嚣张和不屑,后面竟也有些招架不住,声音都低了下来。

可我还是非常清晰地听到了赵婷婷颤抖的话音。

23.

「我只是回去拿资料,谁让她把手机放在书桌上,我只是不小心看到一个叫大厉的人给她发了短信,说是在舞蹈房等她,我以为是厉沉啊!我就是不想看到他们好!那个叫大厉的还给她打了个电话,我想都没想第一时间挂掉了,还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赵婷婷后面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

她的话在我的耳朵里来回播放。

巨大的冲击力让我脑部充血严重,一阵眩晕后便是腹中翻江倒海的难受。

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真相。

只觉得是老天爷跟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一切竟是那么凑巧吗?

赵婷婷凑巧那天回了宿舍。

我凑巧约了姐姐。

舞蹈大楼凑巧在那天塌了。

唐晶的怒骂声、赵婷婷的呜咽声沿着电话信号不断地钻到我耳朵里。

心脏像被扎了无数针眼,不断有人在用力挤压出血。

强烈的窒息感让我几度晕厥。

在我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一道突兀又刺耳的门铃声将我拉了回来。

24.

好久没看见厉沉这般慌张的神色了。

他微喘着粗气,脸颊微微泛红,显然是一路跑上来的。

「厉总,你……」

没等我说完,他一把将我揽入怀里,在我耳边呢喃。

「阿妧,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

我挣开他的怀抱,和他对视。

「什么叫都结束了?」

唐晶的声音适时地从手机里传出来。

「厉沉在你身边吗?问问他,我这边该怎么收场啊?」

我还来不及反应,他直接拿走电话。

「按原计划吧,辛苦你了。」

我怔怔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知所措。

厉沉双眼泛红,用最轻柔的声音告诉了我所有的真相。

原来,我在姐姐离世的一周后,精神就出了问题。

害怕和所有人接触,尤其接受不了厉沉对我的任何关心。

他找遍了国内外著名的精神疾病专家,都无济于事。

我每天处在崩溃的边缘,几次自杀未遂。

直到半年后姜淮出现了。

没错,姜淮为我治疗是受了厉沉的委托。

姜淮也确实有些本事在身的。

几次治疗后我渐渐恢复了正常,却忘记了我得过病的事。

而厉沉这三年来对我的冷漠和报复,都是为了我的病不再复发。

他在告诉我这些的时候,眼神真诚清澈,一点也不像撒谎。

我问他,「那我帮你处理的那些桃花也是假的吗?」

他急得伸手发誓,「我从来没碰过那些女人!她们拿钱办事,自然也不会乱说。」

「那赵婷婷怎么回事?」

厉沉听到这个名字,脸也沉了下来。

25.

原来,早在姐姐出事的那天,赵婷婷就在厉沉面前露出了马脚。

「她问我怎么跑出来的,我当时只觉得哪里不对,后来你得了病,她出了国,便没再细究下去。直到她又找上门,而唐晶也没让我失望。」

唐晶的确出乎我的意料。

我震惊地望着厉沉,「你到底瞒着我做了多少事情?」

他宠溺地揉了揉我的头发,「唐晶是我找来陪你的,那个舞蹈视频是我发的,不过,赵婷婷的事我也没有太大把握,能把真相炸出来,是意料之外。」

眼前的厉沉太不真实了,像做梦一样,可是他手掌却那般滚烫。

我再也忍不住,一下扑进他怀里,崩溃大哭。

厉沉说他问过姜淮,那些药吃完后我的病情也就稳定了,所以他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跟我坦白。

「阿妧,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

26.

厉沉在下午召开了一场发布会。

本市各大媒体纷纷到场。

我因为犯困便还窝在唐晶家,用手机看现场直播。

厉沉终于穿上了他喜欢的白色西装,手里举着我和他的结婚证,还有唐晶的录音笔。

对着镜头解释着所发生的一切。

赵婷婷戴着口罩,面容憔悴地坐在旁边一声不吭,和以前容光焕发的模样大相径庭。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说服赵婷婷到现场的,她出现在这,等于是星途尽毁了。

我想努力地把这场直播看完,可是阵阵睡意袭来。

等我再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但是一应用品又好像很熟悉。

尤其是窗口的那盏夜灯。

心下一紧,我掀开被子慢慢走近窗前。

对面的的确确是我家。

房门在这时打开。

厉沉端着一杯热牛奶走了进来。

「所以,你一直住在我对面?」

虽然我猜到了结果,但还是想听他亲口说。

「嗯,我知道你晚上怕黑,但是有光又睡不着,所以我买了这间屋子,不能在你身边照顾,只能用这盏灯来代替了。」

我瞬间红了眼眶,眼泪止不住地流。

为过去狭隘的自以为是感到羞愧。

我看着他的眼睛,还是问出了那句话。

「厉沉,你真的不怪我吗?」

他轻轻弯下身子,平静地与我对视,俊朗英俊的脸上是极致的温柔和认真。

「阿妧,那件事我从未怪过你。每个人一出生就被老天安排好了结局。这三年你一定比我还难受,可那不是你的错,现在我的身边只有你了,放下过去,也放过自己好吗?」

他一字一顿的话让我渐渐平静。

「好。」

我一定会做到的。

27.

昨夜睡得极好。

厉沉一早便出了门。

今天是姐姐的忌日,我们约了一起去墓园。

他要去老宅收拾下姐姐的遗物,出事以后,姐姐的房间他一次没再进去过。

这次,我们都该放下了。

手机突然给我推送了一条热点。

#当红女星赵婷婷涉毒被拘

看下面的评论,好像是被人匿名举报了。

是厉沉做的吗?

我想问下情况,姜淮却在此时给我来了电话,突然想起来,乐乐还在他那里。

电话那头却传来焦急的声音。

「妧妧,乐乐不见了!」

28.

等我赶到姜淮发给我的地址时,却发现是一栋海景别墅。

没看见乐乐,却在门前发现了一片萱草花。

那是姐姐最喜欢的花。

忘忧、母亲是萱草的象征意蕴。

也是姐姐的。

姜淮很反常地穿着一身黑色卫衣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脖子上的银色项链格外扎眼。

那款式,我记得姐姐也有条一模一样的。

「学长,乐乐呢?」

可姜淮并没有接我的话,沉闷的声音从喉颈慢慢溢出。

「这些萱草是小柔亲自种下的,我们本来约好,等我回国就结婚。」

这句不轻不重的话,却如电击般将我定在原地。

「我对小柔一见钟情,可我又不敢表白,所以只能借着靠近学妹的机会靠近她。

我好后悔自己没有早点表白,和小柔在一起的三年,都是她飞去找我的次数多,我悄悄回国也只能和她腻在这栋别墅里。

她说公司内部矛盾太多,还不适合公布自己的恋情。

可是等她想说的时候,却再也说不出来了。」

他的表情逐渐僵硬,嘴角扯出一抹惨淡的微笑。

「你说大楼坍塌的时候,小柔在想什么。」

低沉的声音萦绕在我耳畔,大脑一片空白,一瞬间仿佛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29.

难怪姐姐那些年总是频繁出差,有时候还会突然消失几天,莫名地对着手机傻笑。

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可是我们都没在意过。

那天姐姐神秘地说有件大事要告诉我,连厉沉都不知道。

姜淮慢慢转过身子,直勾勾地望向我。

我本能地想往后躲。

「你约了她在舞蹈室见面,可你失约了。是你亲手将她推向了深渊。」

他突然冷笑一声,眉宇间尽是陌生。

「学妹,不要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因为你很快就要去陪小柔了。」

我倏地顿住,没等我开口,身后传来一道愤怒的声音。

「你什么意思?」

我猛地回头,厉沉不知何时站在了我身后。

他上前一把将我搂在怀里。

我问他怎么找了这。

他说手机里有定位。

「小厉,来得挺快。」

姜淮笑得愉悦。

「你没资格这么叫我,如果早点知道你和姐姐的事,我绝不会让你接触阿妧。赵婷婷的事是你举报的吧?」

「是我做的,国外圈子小,又是涉毒,稍微查下就知道了,我不信她回国后会戒掉,所以蹲了几次就发现了,你下手太轻,害死小柔的凶手我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呢。」

姜淮说这话的时候是望着我的。

30.

「所以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他嘴角轻勾,「你最近嗜睡越来越明显了吧?」

我身子一僵,「所以是那些药?」

「我父母是做生物医学的,我虽然不是那个专业,但我有天赋啊,耳濡目染,研究研究就会了,只要在原有的配方里加一味药,一种能让你嗜睡,直到睡着后再也醒不过来的药。」

他说得恣意,完全不顾我和厉沉早已变了的脸色。

「小厉,你知道我为什么半年后才找你吗?我知道小柔出事后,着急赶飞机,出了车祸,我以为自己要随小柔去了,却没想到被救了回来,或许是老天看不过去吧,让我一步一步完成我的复仇计划。」

厉沉再也控制不住,冲上前狠狠给了他一拳。

「你这个疯子!以为这样做是为姐姐报仇吗?你知道姐姐想要的是什么吗?你自私懦弱,无情寡义,根本不配得到我姐姐的爱!」

姜淮没有还手,任由嘴角的鲜血溢出,他该做的事已经做完了。

我脚下一软,厉沉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我,眼底满是自责和惶恐。

「阿妧,都怪我都怪我,我不该信姜淮的,我们现在去看医生,一定有办法救你的!」

「没用的,最后一瓶我加了剂量,谁都救不了她。」

「你闭嘴!」

厉沉狂吼道。

31.

像是为了验证姜淮的话,我的眼皮越来越重。

「阿沉,你说过的,每个人一出生都被老天爷安排好了结局,这都是我该受的,别难受,别自责,一定要好好的,为了姐姐和我。」

交代后事般的话让厉沉猛地一颤,全身绷紧。

突然身子一轻,耳边呼呼地都是风声和厉沉唤我的声音。

意识逐渐模糊,我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

之后,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有阳光,姐姐和厉沉在向我招手,可我怎么也走不过去。

突然,我脚下一轻,跌进了黑洞。

外面是厉沉的呼喊声。

我想挣扎着爬上去,可是老天爷却收走了我的梯子。

罢了。

姐姐一定是想我了。

妧妧这就来找你。

(全文完)

小说《沉渊之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沉渊之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