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沁沁望谦

>

沁沁望谦

邵贺 著

小说推荐 沁沁望谦 邵贺卓沁

小说《沁沁望谦》,是作者“邵贺”笔下的一部​小说推荐,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邵贺卓沁,小说详细内容介绍:结婚纪念日当天,邵贺失踪了。我急得差点报警。【卓沁,我们在一起九年,你太没文化只知道赚钱,我早就腻了。】可是当年,是邵贺劝我放弃高考机会,跟他一起创业的。......

来源:qwwrkbd   主角: 邵贺卓沁   更新: 2024-03-30 23: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沁沁望谦》是网络作者“邵贺”创作的小说推荐,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邵贺卓沁,详情概述:结婚纪念日当天,邵贺失踪了我急得差点报警,最终竟在别人的床上发现了他卓沁,我们在一起九年,你太没文化只知道赚钱,我早就腻了可是当年,是邵贺劝我放弃高考机会,跟他一起创业的再次睁眼我回到了高考前三个月邵贺站在我面前,眼里藏不住的精明算计:沁沁,跟我去创业吧,别读书了1.房间内灯光晦暗,邵贺与另一个女人躺在床上我进来的时候,他不慌不忙地将仅有...

第2章 2

这话一出,全班都安静了,就连刚才为邵贺说话的人都愣住了。

邵贺想要解释,我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离着高考就剩三个月,他想让我辍学,你说他是为我好?

那人脸涨得通红,我却接着讥讽说道我家就是做生意的,我就算去辍学我为什么不直接进家里的公司,要跟他去创所谓的业?

在场人面面相觑,却再也没人帮着邵贺二人说话。

邵贺咬咬牙,却依旧是那副受伤的姿态。

沁沁,原来你是这么想我的。

我被恶心地想吐,这次却没等我开口,周露已经忍不住嘲弄道

有些人不会是想软饭硬吃吧。

话音刚落,邵贺的脸已经绿得发青。

周露见我忍不住笑出声,有些惊喜,又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冲我微笑。

5.

夜晚,我走到家门口,看见站在院子里等待着的两个人影时,鼻子忍不住一酸。

母亲看见我,赶忙跑上前,将手里抱着的外套披在我身上。

沁沁,怎么穿这么少啊?

父亲站在母亲旁边,一言不发地绷着脸,我却瞧见他眼中密密麻麻的红血丝,心中一痛。

爸,妈,对不起。

说完这句话,我的泪便滚滚掉落,忍不住抱着母亲的腰大哭起来。

母亲向来是个爱美的丰腴美人,可自从我闹着辍学,她便瘦起来,我一抱都能摸到她衣服下分明的肋骨。

知道错了就好,我和你妈怎么会害你!

父亲依旧绷着脸,语气有些硬邦邦的,母亲用手肘轻顶了一下,他便有些讪讪地闭上了嘴。

我在母亲怀中,闻着熟悉的味道,心中一片柔软和酸楚。

这是我的父母。

不善表达的父亲,温柔亲切的母亲。

可上一世,我的任性却将他们生生害了。

这一次,我想做最让他们骄傲的女儿!

片刻,父亲忍不住道快别站在这了,都让别人家看了笑话,快回家吃饭吧,沁沁也饿坏了。

母亲瞪了他一眼,又拉着我的手往屋子里走去。

我心中一片温暖,饭桌上还是忍不住说了邵贺的事情。

当然,只说了这辈子发生过的。

父亲听完,眉头皱得死紧。

这个邵贺是个心术不正的。

他们家几个月前来求我投资被我拒绝了,他们家的产业风险太大,质量还差,没想到竟然把主意打到你身上!

母亲更是愤怒地一拍桌子,冷笑道

邵家真是欺人太甚!敢把主意打到我女儿头上!看来他们是不想要任何一家的投资了。

明天就把他们家的不合格报告发出去,就他家那产品,我看谁敢跳这个火坑!

话落,父母却对视一眼,看向我,眼里有担忧。

我心中了然,笑道爸妈,你们放心吧,邵贺是个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但我也不是那么好缠上的。

母亲点点头,眼里的担忧却未完全消散。

须臾,她眼睛蓦地一亮

这样!明天我就给你换班,让谢谦那小子看着你!

我一愣,只觉得这名字说不出的熟悉。

母亲笑道

小时候你天天追着他喊谢谦哥哥,让他看着你我也能放心点。

谢谦?

5.

我脑中突然闪过些断断续续的画面。

小时候的我就喜欢追着谢谦,院里那么多人,我谁都不给抱,只有谢谦抱我的时候我才会露出一个笑脸来。

大家便打趣我们,说以后我们是要结婚做夫妻的。

那时候我不懂这些话的含义,见了谢谦就兴奋地冲上去

谢谦哥哥,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谢谦头大如牛,见了我就想躲起来。

我才不要跟你结婚,你这么娇气的小鬼我消受不起!

年少的谢谦大概是个混蛋。

我听他这话差点气得哭晕过去。

谢家知道当晚就打了他一顿。

从此谢谦不躲我了,见着我却总是气呼呼的。

你离我远点,别害得我又挨打。

就这么几次下来,我跟谢谦反而成了最亲密的朋友。

后来我们慢慢长大,彼此间有了距离,再不复从前的亲密。

再后来,两家生意都越做越大,都搬到了不同的地方。

我成了圈子可望不可即的卓小公主,他变得优秀却混账,只活在圈子里人的嘴巴里。

所以后来即使我们在一个学校读书,也没说过多少话,学校里的人甚至不知道我们认识。

我追着邵贺跑的时候,这家伙大概在心里笑话我吧。

我这么大人了,能顾好自己,妈咪你就别麻烦别人了。

母亲点头,有几分认同。

也是,你们都好几年不联系了,现在让他照看你是有点不合适。

我淡笑着点头。

这一世,什么男人都要往后靠,我只想要陪伴父母一生平安。

6.

你到底想干什么?能不能别跟着我了。

我看着身后离我几步远的邵贺,不耐烦地喊道

他低着头,像是不敢看我一眼,踟蹰地走上来沁沁,你之前跟我说好了要让我参加你生日宴会的,既然你现在这么讨厌我,那我就不去了。

我懒得与他虚与委蛇,只是点点头好,刚好我也不想让闲杂人等来坏我的心情。

邵贺低眉顺眼的神情一僵,随即便低声道

沁沁,你还是生我的气吗?我承认我之前说话考虑不全面,但我都是为了你好啊。

他突然抬起头,眼睛红着

你现在连生日都不愿意让我参加了吗?

我看着他急得无头苍蝇般的样子,忽然笑了

既然你这么想来,那你就来吧。

说完,我也不再看邵贺的反应,转身离开。

我走后,邵贺看着我的背影,脸上讨好的表情一收。

卓沁,我就知道,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等我娶了你,你家的生意也都是我的了,这些屈辱,我早晚要都还给你!

7.

想着邵贺那副讨好的样子,我却没了刚开始的快意,只觉得十分无趣。

就这样拙劣的演技,我当初是怎么看上他的。

还未等我再深想什么,拐角处却突然伸出一只手,将我拉了进去。

啊!

那人赶紧捂住我的嘴。

他很快放开我,我转头一看,愣了。

谢谦?

怎么?你怎么在这?

他却没有半分聊天的兴致,声音压低,却还是透出了他的急躁和烦闷

邵贺哄你几句你又信了他的话?还请他去生日会?

我只觉得一头雾水。

谁跟你说我相信他了?

谢谦抱着胳膊,一副看透我的表情。

你不相信他你邀请他去生日会?你当我是傻子?

我看他这副样子,翻了个白眼。

我是说让他来的,可我没说要放他进来啊。

再说了,我就算不邀请他他还是会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的黏上来,那我还不如直接邀请他,省得他再搞什么幺蛾子。

他听完我说这些话,沉默了几秒,随即看了我一眼

小鬼头,长大了啊。

看着谢谦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扔给他一张邀请函。

谢谦,明天见。

8.

生日这天,我没故作成熟,依旧穿上了衣柜里那些花花绿绿又亮晶晶的裙子。

前世的事情,已经越来越远了。

现在的我,依旧是父母捧在手心的明珠。

宾客来得很多,我一改从前的任性,举着酒杯笑意甜甜地跟叔叔阿姨们问好。

令我没想到的是,谢谦也来得很早。

他穿着一身正装,单手插兜站在离我不远处,看上去清隽又挺拔。

我跟父母打了招呼便向他走去。

你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正式,来结婚啊?

我调侃了他一句,没想到谢谦反倒是认真思考起来。

在场这些人我都没什么感觉,唯独看你还算顺眼,怎么,你要跟我结?

闻言,我差点被口中果汁呛死。

谢谦,你神经病啊。

听我骂他,谢谦又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

又不是小时候非要跟我结婚的时候了,你可真无情。

我刚想回怼几句,一个侍者却朝我走来。

卓小姐,有位小姐在楼下非要见你,不然就不走了。

我闻言,点点头

那我下楼看看。

谢谦听完侍者的话,便将酒杯放下也跟着我下了楼。

我回头看他一眼,眼里有不解。

谢谦却是神态自若

叔叔阿姨今天很忙,我总得看着你别被拐跑了嘛。

9.

我下去的时候,许茹正在楼下闹得厉害。

卓沁这个贱人!开个生日宴有什么了不起的,这酒店又不是她家开的!

我看着来来往往的宾客,心里的火气越烧越烈。

许茹看见我,朝我走过来,边走嘴里还骂骂咧咧。

待她走近,我揪住她的衣领,扬起手狠狠一巴掌甩下去。

许茹眼珠快要瞪出来,我看她嘴巴还是不老实,换了只手朝另半边脸扇了下去。

啪!

卓沁!!!

谢谦反应很快,早早将我护在身后。

拉住她。

不等我说完,身后的保镖已经上来按住了她。

我看着许茹发疯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

谁告诉你,这不是我家开的?

许茹愣住,随后又更加癫狂地挣扎起来。

卓沁,你不就是仗着家里有钱吗?邵贺哥哥对你一片痴心,你凭什么那么羞辱他!

谢谦想要说些什么,我拉住他,语气冷淡

他是对我一片痴心,还是对我家里的钱一片痴心?你们两个心里应该比我清楚。

邵贺不是早就说了以后要娶你?他现在这么粘着我,不就是想把我当跳板,救他那个扶不起来的家?

我这话说完,不仅许茹愣了,连挡在我面前的谢谦都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这时候,一直躲在外面的邵贺终于现身了。

他急急忙忙地跑过来,脸上都是茫然和焦急。

沁沁,你和小茹怎么了这是?

许茹见他来了,大哭着便要往邵贺怀里扑。

邵贺有些尴尬,赶紧躲到一边,随后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我

沁沁,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

我觉得你不喜欢那些俗气的东西,我就给你准备了这个。

我看着他手里印着我和他头像的寒酸的钥匙扣,脸上冷漠的表情都要裂开了。

我向来知道邵贺抠门,但是不知道他想吃软饭还搞这些把戏。

堂堂一个千金,他竟然想用一个破钥匙扣拿下?

谢谦再也忍不住,一拳打在邵贺脸上,脸上的怒色藏也藏不住

你少拿这些东西来糟践她!

邵贺被打得倒在地上,眼中闪过阴鸷,捂着脸看我。

谢谦气得发抖,我看见他高大的身躯挡在我面前,眼眶忽的湿润了。

这样的保护,好像已经很熟悉了。

我从地上捡起钥匙扣,谢谦脸色倏地变了,邵贺脸上浮上得意 。

卓沁,你别被他骗了!

谢谦说完,我转头看向他。

在你眼里,我难道这么蠢?

邵贺得意的表情瞬间裂开。

10.

我向前台要了个锤子,在许茹和邵贺心痛的目光中把钥匙扣砸得粉碎。

砸完了,我才轻描淡写地来了句

我只是不想让我的脸跟这个蠢货出现在一起。

说完这句,我不顾邵贺绿得像苦瓜似的脸,牵着谢谦便离开。

我们在二楼拐角处停下,这里没有人。

谢谦有些不明所以。

怎么在这停下了?

我没回答,只是沉默地看着他。

谢谦被我看得不自在,转头躲开我的视线。

怎么了?

再次开口时,我嗓音有些嘶哑。

谢谦,如果我和邵贺结婚了,你会怎样。

说完,我定定地看着他。

他本来还是如同往常般混插打科,可是他看着我的神情,却知道我是认真的。

不怎样。

他低下了头,声音喃喃,不知说给谁听。

卓沁,他不会好好对你的。

但我会护着你。

我会护着你的。

我看着他,眼泪慢慢流下来。

谢谦见我哭了,慌乱地止住了话头,抬手想要擦去,最终还是沉默地递给了我一张纸。

他不是好人,错过他没什么值得遗憾的。

谢谦以为我的眼泪是为了邵贺。

我接过他的纸巾,眼睛透过面前的少年仿佛看到了前世的谢谦。

谢谦,我喜欢的不是邵贺。

11.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桌子菜,在家里等着邵贺回来。

可直到深夜,他才醉醺醺地进门。

邵贺一进来便怒气冲冲地冲进餐厅,将桌子上的菜全部推下。

我看着满地的狼藉,内心不知是愤怒还是绝望。

邵贺,你发什么疯?!

他看着我,冷笑着

我发疯?卓沁,你的魅力还真是大啊,时至今日还有人想为你保驾护航!

我皱眉,问

你在说什么胡话?

邵贺却没回答我,摇摇晃晃地进了卧室。

现在看来,那段时间拼尽全力帮我的,大概是谢谦了。

那时候我父母去世,我跟邵贺白手起家,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后来竟变得十分顺利。

我还以为是我们项目好,才会吸引那么多投资者。

现在看来,是有人用了人情和利益为我换来的。

12.

晚上,我梦到了跟邵贺结婚那天。

只不过,这次我的视角了,多了另外一个人。

谢谦来得很早,在婚宴上笑着跟我打了招呼。

他像是不经意问了我一句

卓沁,你从小就很有主意,现在嫁到你所求的人了吗?

我点头,疲惫的眼中有温柔和憧憬。

谢谦,你也要幸福。

我看着谢谦看我离开,他的眼中都是担忧和失落。

那时候我父母去世,家道中落,邵家人也不喜欢我,我的婚礼一切从简。

婚纱都是借的最简单的款式。

可是当我出来那一刻,谢谦的眼中布满惊艳。

我与邵贺宣誓的时候,谢谦脸上端着得体的笑,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

我见他眼中闪着泪,又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那晚,谢谦坐在车里,在从前我们长大的院里坐到深夜。

我知道,那时他无数次想带我走。

可是我被猪油蒙了心,不知道我期待着的未来会是多么沉重昏暗的日子。

13.

高考这天,意外的顺利,没有任何讨厌的人来扰乱我的心绪。

生日宴那晚,谢谦来拜访了我家,跟父亲在书房聊了很久。

我原本成绩就不错,如今算是正常发挥,我走出考场,看见烈日下捧着花束等待的父母,兴奋地招招手。

谢谦出来得大概比我早。

他站在我父母身边,不知在聊些什么。

父母见我出来,高兴地把花递给我,谢谦将一个盒子放到我的手里。

生日礼物,那天忘记给你了,你回去拆吧。

说完,他像是被狼追上似的,赶忙转身离开。

我看见他通红的耳垂,忍不住轻笑一声。

父母像是忘记了今天是高考,丝毫没提考试的事情,只是吵吵嚷嚷地说要回去吃晚餐。

我们离开后,邵贺站在树下的阴影里,神情阴沉。

他旁边站着一个男人,看上去四五十岁。

看到了吗?那就是卓家,连高考成绩都无需在意。

邵贺握着拳头,脸色十分难看。

旁边的男人笑着,声音却阴沉

只要你把她拿下,想要什么得不到?

你们只要结婚了,他父母打下的这些不都是你的?等你站稳脚跟,什么样的女人不能养,她卓沁敢说个不字吗?

现在这样被宠坏的小女孩最好哄,实在不行,你就用点手段。

邵贺依旧看着我们离去的方向。

好。

14.

卓沁,王老师在楼下办公室等你。

我抬起头,将手中的志愿提交,跟谢谦打了个招呼便出了教室。

我和谢谦来得有些晚,现在已经晚上六点,天色有些昏暗。

只是我到了办公室,里面却根本没什么老师,只有邵贺一个人。

邵贺?是你?

我看见他,皱起眉头就想要离开。

但当我扭动把手时,却发现门怎么也打不开。

我转过身,有些惊诧。

邵贺竟然有胆子在学校里动手?

这是疯了还是傻了?

邵贺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十分扭曲。

卓沁,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这么不识好歹。

我身体靠着门,闻言,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邵贺却自顾自说起话来

因为你自始至终都看不起我,觉得我们家没钱,所以一直高高在上!

不过没关系,没关系……

今年你出了这个门,你就是我的人了,到时候你是谁都没用,我看你怎么骄傲得起来!

我抱着胳膊,看向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他到底是不是现代人啊?

怕不是还活在大清。

今天谢谦跟我一起来的,他发现我这么长时间不回去他一定会来找我的。

邵贺却并没有丝毫气馁。

那又怎样!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发生了什么还不是随我说!到时候谢谦知道我已经碰过你,你觉得他还会要你?

我被邵贺恶心的逻辑恶心得够呛。

我看着他,眼里是不加掩饰的嫌恶。

邵贺,你是不是想的太好了,就算我们真的发生什么,我也不会嫁给你。

你这种人,我跟你多说一句话都是降低了我的档次。

邵贺怔在原地,脸上的表情更为扭曲。

不可能,不可能!

我们试试就知道了!我看你还怎么摆出那副高高在上的架子!

说完,邵贺便像只疯狗一样地朝我扑来。

我站在原地,警惕地看着他,手上却早已捏住了一支削尖的铅笔。

邵贺只要敢动我,我非得把他戳瞎不可。

但还未等我动作,办公室的门便被人一脚踹开。

谢谦?

他快步走来,将我护在身后,看向邵贺的眼神像凛冽的风雪。

他没有转头,只是对我说道我找了人送你回去,这里我来处理。

我刚想拒绝,看到谢谦挡在面前的身躯,便点点头。

将邵贺这家伙送给谢谦处理也好。

免得又说出什么没三观的话来恶心我。

邵贺这办法虽然蠢,可我也不想被这种没下限的人碰一下。

还好谢谦来了。

15.

我说邵贺怎么跟失心疯了一样。

我站在父亲的书房,有几分无语。

我跟谢谦前几天谈过一次,这几天就跟谢家将证据都收集好了,只等着时机合适便一次击溃他们!

没想到……邵家人狗急跳墙了竟然敢打你的主意!

父亲冷笑,眼里划过道道寒风。

正好,本来还发愁怎么把邵贺一起送进去,没想到他送上门来了。

还好这次有谢谦。

他说完,转过身看着我。

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谢谦对你的意思我都知道了,你要是不喜欢就早点回绝人家。

我脸倏地涨红,声音也越来越低。

我……没有,没有不喜欢。

16.

谢谦带我去了小时候的大院里。

他背靠着车,将一瓶起好的啤酒递给我。

喝么?

我点点头接过,谢谦又从车里拿出一瓶自己喝了口。

卓沁。

其实我昨天做了个梦。

他没有看我,只是仰头望着明月,声音喃喃。

我好像知道了谢谦要说什么,抱着易拉罐的手有些颤抖。

我梦到你跟邵贺结婚了,你日子过得很不好,他欺你,负你,我许多次想带你走,可你说邵贺是你想嫁的人。

我只能在背后默默帮你,你那时候已经家破人亡,我想你日子过得舒服一点,只能想尽办法帮邵贺的公司拉投资。

我觉得自己太过无能,不能把你带走,也不能改变你的想法,不能将你从那个吃人的深潭里拉出来。

我已经愣住,啤酒也忘记了喝,怔怔地看着谢谦。

我想尽一切办法,终于邵贺的公司起来了,可是他……他却依旧不好好对待你,甚至最后……

谢谦转头看向我,声音有些哽咽,像是在强忍着情绪。

最后还将你害死了。

这个梦太真实了,就像,就像真实发生过一样。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沉默地看着谢谦。

他眼圈一点点变红,眼睛里是我从未见过的情愫和认真。

沁沁,我从记事开始身边就围着你,你什么样子我都见过,可我从没见过你那样子。

那么憔悴,那么疲惫。

我再也忍不住,冲上去抱住谢谦劲瘦的腰身。

谢谦揽住我,我感受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砸在我的耳朵上。

沁沁,我好心疼你。

谢谦在发抖。

我抬起头,看着他眼里盛满了我的身影。

远处似有蝉鸣,谢谦的声音绰绰,有些不真切。

卓沁,你小时候总嚷嚷着喜欢我,要跟我结婚,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认真的,可是我现在是认真的。

沁沁,我喜欢你。

他捧着我的脸,眼神温柔珍视,像是在看他的珍宝。

谢谦。

我早已溃不成军,嗓子堵得发疼,呢喃又依恋地喊着他的名字。

果然,谢谦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他的眼里划过喜悦,温热的唇吻去我的眼泪。

沁沁,你生来就是公主,以后我也只会叫你做公主。

17.

不久后,邵贺和他父亲便被判了刑。

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两人都判得都很重,不像是普通的商业犯罪。

我曾问过父亲和谢谦是不是插手了这件事情,可父亲却告知我是因为邵家碰了绝不能碰的红线。

我冷笑一声。

没想到这两人都这么毒。

简直是又狠又贪。

不过令我确定的是,上一世令我悔恨和痛苦终身的阴影已经过去了。

我看着饭桌上亲切的父母和一旁坐着的礼貌温和的谢谦,扬起唇角。

爸,你别缠着谢谦问来问去了,他都没吃几口呢。

我打断他们二人的谈话,不悦地嗔道。

父亲闻言,看着我和谢谦哈哈大笑起来。

18.

几年后,我没有按照谢谦曾经的话做一个不谙世事的公主。

我选择接手了卓家的生意,有时候跟谢谦还是竞争对手。

因为,我不想做当初那个任人割宰的卓沁了。

我想保护爱我的人。

谢谦依旧十分支持我。

邵贺进了监狱后却突然说想要见我一面。

我知道他大概是想起了什么,可还是拒绝了。

毕竟我现在已经一切圆满,没必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没什么好见的,我接下来这一生都会是顺遂安乐,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我的决定谢谦自然是从不说一个不字,转头便让人转告了邵贺。

当晚,谢谦给了我一个盛大的求婚仪式。

他将我抱在怀里,右手抚着我的脸颊。

沁沁,我们该完成你小时候的梦想了。

闻言,我一愣,随即恼羞成怒地打了他一拳。

谢谦,才不是我的梦想呢!明明你小时候天天喜欢偷看我,非说是我缠着你。

谢谦脸红了个彻底。

沁沁!

我轻笑出声。

小说《沁沁望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沁沁望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