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觉醒后,妈妈和我联手虐渣爹

>

觉醒后,妈妈和我联手虐渣爹

陈有为 著

小说推荐 觉醒后,妈妈和我联手虐渣爹 陈有为陈初

小说推荐《觉醒后,妈妈和我联手虐渣爹》,是作者“陈有为”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陈有为陈初,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

来源:qwwrkbd   主角: 陈有为陈初   更新: 2024-03-30 23: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觉醒后,妈妈和我联手虐渣爹》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陈有为”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陈有为陈初,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弟弟被推进重症监护室而父亲却偷走我的银行卡就为了给私生子买最新款摩托车我隐忍不发直到把他们都送进监狱……正文1手术室的灯熄了,我的弟弟被推进重症监护室医生说他暂时保住性命,但后续还需观察一旁母亲还在泪流满面,我安抚着母亲带她到椅子上休息护士拿了缴费单,通知我缴费事项我看了手机里的余额,并不足以支付这次的费用,况且医生说还要准备下次手术,巨额...

第1章 01

弟弟被推进重症监护室。

而父亲却偷走我的银行卡。

就为了给私生子买最新款摩托车。

我隐忍不发直到把他们都送进监狱……

正文

1

手术室的灯熄了,我的弟弟被推进重症监护室。

医生说他暂时保住性命,但后续还需观察。

一旁母亲还在泪流满面,我安抚着母亲带她到椅子上休息。

护士拿了缴费单,通知我缴费事项。

我看了手机里的余额,并不足以支付这次的费用,况且医生说还要准备下次手术,巨额的债务铺天而来,好像一座大山压在我身上。

望了周遭一眼,却仍然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从陈初进手术室开始,就没有见到过陈有为。

我打了很多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或是正在通话中。

我安抚好母亲后,便赶回家拿银行卡。

翻找遍整个房子都没找到银行卡的踪影,我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银行卡的付款短信正好发进来,我立马打陈有为的电话。

这一次他接得倒是快。

「干什么?」电话那头的语气听起来多了几分欣喜。

「银行卡呢?」我开门见山。

对面顿时被点燃。

「什么银行卡?我怎么知道?你这个死丫头不会怀疑是我拿的吧?」

「你没拿,那这个支出20万的银行短信是怎么回事?」我气笑了。

「除了你还能有谁?阿初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我和妈都在医院,可你呢?你在哪?」

陈有为语气恶劣。

「这个累赘三天两头就进医院,我看也没什么事啊!」

我强忍着泪水,咬牙道「他都进重症监护室了你还说这种话,那是阿初的救命钱,你知不知道?你把钱还回来。」

「他都要死了,还要这么多钱干什么?拖着这个累赘我们家都要被吸干了,还不如让他自生自灭。」陈有为在电话那头吼了几句,而后语气稍缓似乎在劝我。

「晴晴啊,反正阿初这病也治不好了,阿桨也是你弟弟啊,给哪个弟弟不是给啊,你说是吧?」

我气笑了。

陈桨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子。

「陈有为,原来我以为一个人的厚颜无耻是有限度的,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厚颜无耻是没有限度的。」

「你再不还回来,我就报警。」

「你他娘的,老子拿女儿的钱天经地义,你有什么脸报警……」

在陈有为的怒骂声中我挂断了电话。

2

陈有为把卡还回来了。

但里面少了的钱却没有回来。

而我此刻只想要钱救阿初,也没有心思再和他纠缠,便匆匆赶去医院付费。

可缴费过后卡里的余额也不够后续的手术费用。

那张卡是我工作多年的积蓄,本来在母亲手上,后来却到了陈有为手里。

起初陈有为坚决不同意再给阿初花钱治病,那张卡被锁得严严实实,所以我迫不得已只能出去借钱。

这几年为了给阿初治病已经花了太多钱,能借的朋友都找了一遍,贷款也至今尚未还清。

我找到陈有为的时候他正和郑樱、陈桨吃饭,一家三口言笑晏晏,好不热闹。

我推门而入。

「陈有为,阿初还在重症监护室里,你就在这里庆祝,你还有没有心?」

陈有为举着酒杯还未发声,陈桨倒是先发作了。

「丑八怪你谁啊,敢对我爸大呼小叫,这是我们家的聚会关你屁事啊?」

我白了他一眼没理他,径直走到陈有为面前。

「我那20万呢?还给我!」

「什么20万?我爸早就拿来给我最新款摩托车了,这是我爸的钱,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叫嚣?」陈桨抢着开口,十分得意。

一瞬间犹如万剑穿心,我的声音颤抖着。

「阿初的救命钱你竟然拿来给他买车?陈有为,阿初他可是你亲儿子,他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他很需要这笔钱你知不知道?」

陈有为「啧」了一声,放下酒杯不耐烦的剜了我一眼。

「一天到晚就会说这些绑架我,一个要死的人要这些钱做什么,当初我就说别治了是你非不听非要给他治,现在好了吧,一分钱都没有了。」

「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

陈有为还未开口,旁边的郑樱轻蔑道「陈初那小子还不知道是不是陈哥亲生的呢,要死就死了,陈哥管他做什么?」

提到阿初我便气涌心头讽刺道「你胡说八道什么?阿初怎么可能不是他亲生的,我看陈桨说不定就是你在外面生的野种吧?哦,不对,他本来就是野种。」

「你,你竟敢骂阿桨是野种,」郑樱恼羞成怒,转而又向陈有为撒娇。

「陈哥你看,这个贱人这么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她就是见不得你宠阿桨才故意挖苦我们。」

这世上真是什么恶心的事情都有。

我气笑了。

「你们还真可笑啊,我第一次见到做小三拿原配孩子的钱买车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够了!」陈有为出声呵斥。

「什么原配小三的,这钱你给我了就是我的,我爱怎么用就怎么用,再说阿初是你弟弟没错但是阿桨也是你弟弟啊,你要一个死人做什么?」

一杯红酒被我泼在陈有为脸上。

「你真不是东西!」

他胡乱擦了两下脸上的红酒,伸手给了我一记清脆的耳光。

「连你老子都敢泼,你长能耐了是不是?」

我来不及躲开,巴掌就落到我的脸上。

「陈有为,既然你们这么不要脸,那我还客气什么?」

陈有为气得脸涨红,冷哼一声。

「好啊,那钱我就是给阿桨买车了,怎么样?既然你给了我们,这是我和你妈的夫妻共同财产,想怎么用是老子的权利,你个贱货没资格管!」

「你也知道自己没离婚啊?还没离婚就做出这种违背道德的事,你真是不怕遭天谴。」

「老子不离,你妈也不想离,要怎么样是老子自己的事,你再闹老子就抽死你!」

我正想再反驳,却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阿初情况很不好让我赶快赶回医院。

我心中气极却也没心思再和陈有为再吵下去。

「陈有为,还有你们,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3

阿初情况很不好,正在进行二次手术。

手术室的门禁闭,将我们隔绝在外。

母亲握着我的手,掐得我生疼。

「已经手术两次了,阿初还能好起来吗?」母亲颤抖着问我。

我反握母亲的手,不仅是在对她说,也是在安慰自己说「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母亲像是从失神中回过神来问我「银行卡呢?拿来了吗?」

我摇摇头。

此刻的母亲也意会了我的意思。

「都怪我,都怪我,为什么病的不是我,为什么受苦的不是我,而是阿初……」母亲的眼睛哭得红肿,每一声都像刺在我心里。

好像一把刀刺在我的心脏,刺破最柔软的地方却拔不掉,只能看着血一滴一滴流下。

「这不怪您,都是陈有为的错,您没有错。」

母亲泣不成声却始终在摇头,想要把责任都归咎在自己身上。

好像有山洪爆发,我终于忍不住质问母亲「为什么啊?阿初都被他害成这样了,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离开他呢?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带阿初一起走呢?」

水汽像一层屏障挡在我眼前,我却努力的想看清楚母亲会给出什么解释。

可终究她还是没有解释。

「你不要再问了!」平时温柔的母亲突然吼出声。

我被她吼得顿时滞住。

又听到她在重复着那句话。

「都怪我,都怪我……」

我沉默良久,恳求着望着母亲。

「妈,为了阿初,你就和他离婚吧,行吗?」

最终还是没有等来想要的回答。

我无助的瘫坐在地,复杂的滋味蔓延开来。

既想不明白又充满着无力感。

我该怎么救他啊?

我这么恨陈有为不仅是因为他出轨有私生子,还因为阿初的病也是他害的。

4

外公的公司没破产时,母亲还是个锦衣玉食的大小姐。

那时外公外婆十分反对父亲母亲的结合,但由于母亲意外怀孕,迫不得已接受了这个女婿。

后来外公的公司破产,背上巨额外债,外公受不了刺激病逝,外婆也追随而去。

母亲为了还债求往日的亲朋好友们借钱,借到的钱也无法填补这个大窟窿。

但不知为何突然有一天,债竟然还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些尾款。可自从那时起,父亲每天都变得很暴躁,母亲脸上再也没有笑脸。

父亲对母亲的态度一天不如一天,对我和阿初也逐渐爱答不理。

那时我考上外省的学校,母亲送我去学校的路上出了意外,手机被双双碾碎,我们也被送进医院。躺了一个多月。

那时阿初才小学并没有手机,只有陈有为一个作为联系人。

陈有为来看过我们两三次见我们情况稳定便没有再来了。

每当问他阿初的情况,他都只说阿初忙着学习。

但当我们出院回家时,却见阿初晕倒了,送到医院抢救,医生说他是胃出血。

每当问他阿初的情况,他都只说阿初忙着学习。

但当我们出院回家时,却见阿初晕倒了,一张小脸惨白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而后才知道,我们不在的时候陈有为经常将阿初锁在家里,偶尔回家才给阿初带点吃剩的东西。

有时出门喝酒,好几天不回家,甚至忘了阿初还被关在家里。

后来我们才知道所谓的出门喝酒,是和郑樱出去旅行。

就这样阿初饥一顿饱一顿,活活饿出胃病,还患上抑郁症。

我去外地读书的几年,每次询问母亲家里的情况,母亲都支支吾吾的说挺好的。但每次回家见到母亲和阿初瘦了不少,我就知道他们一点都不好。

陈有为一开始还愿意给阿初治病,但后来越来越不情愿,只说阿初是家里的拖油瓶,还不如死了干净。

母亲一向软弱,在外打工得来的钱也被陈有为收着,不准再给阿初治病。

甚至有时候回家,我看到母亲身上开始有了不明伤痕。

一怒之下,我报了警,母亲却哭着求我不要报警,说家丑不可外扬,警察来的时候也在为父亲说话,甚至谎称那是自己不小心摔的,此事便不了了之。

为此我和母亲赌气,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最多的还是心疼。

从那次报警之后陈有为的态度缓和不少,也过了一段较平静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母亲终于还完债务尾款,还完债后母亲手上还有一些余钱,陈有为时常从母亲那儿拿钱,每次询问他都不耐烦的凶母亲,久而久之母亲也不再问了。

可时间一久母亲便发现了不对劲,陈有为背叛家庭了,她哭着和陈有为吵架。

陈有为把她拉进房间锁上了门,不知道对她说了什么,从此母亲便像麻木的人偶般没再管过陈有为的事。

小说《觉醒后,妈妈和我联手虐渣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觉醒后,妈妈和我联手虐渣爹》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