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离婚后,我被京城首富疯狂追求!

>

离婚后,我被京城首富疯狂追求!

代肃砚 著

代肃砚沈益 小说推荐 离婚后,我被京城首富疯狂追求!

小说叫做《离婚后,我被京城首富疯狂追求!》,是作者“代肃砚”写的小说,主角是代肃砚沈益。本书精彩片段:我与代家继承人青梅足马,情投意合。十八岁高中毕业时,我们约定北京清大不见不散。一场变故之后使我们的人生轨迹驶向了不同方向。六年后再相遇,我离异带女艰难求生,而他是年轻有为的商贾巨贵,我收起了痴心妄想,他却红着眼睛,一遍遍求我不要离开他。......

来源:qwwrkbd   主角: 代肃砚沈益   更新: 2024-03-30 23: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离婚后,我被京城首富疯狂追求!》是作者“代肃砚”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代肃砚沈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与代家继承人青梅足马,情投意合十八岁高中毕业时,我们约定BJ清大不见不散一场变故之后使我们的人生轨迹驶向了不同方向六年后再相遇,我离异带女艰难求生,而他是年轻有为的商贾巨贵,我收起了痴心妄想,他却红着眼睛,一遍遍求我不要离开他1时隔六年,从来没想过还能重新遇见代肃砚在沈益的生日会上,来祝贺的都是家境不菲的俊男靓女们,除了我,我是一名单亲妈妈沈益虚虚抱着...

第1章 01

我与代家继承人青梅足马,情投意合。

十八岁高中毕业时,我们约定BJ清大不见不散。

一场变故之后使我们的人生轨迹驶向了不同方向。

六年后再相遇,我离异带女艰难求生,而他是年轻有为的商贾巨贵,我收起了痴心妄想,他却红着眼睛,一遍遍求我不要离开他。

1

时隔六年,从来没想过还能重新遇见代肃砚。

在沈益的生日会上,来祝贺的都是家境不菲的俊男靓女们,除了我,我是一名单亲妈妈。

沈益虚虚抱着我的腰,跟陷在黑暗里那个轮廓锐利的男人打了声招呼「我小舅代肃砚,也是公司的总经理,这是温莎。」

我对上了代肃砚深不见底的眼眸。

有点心虚,但是我很快就说服了自己,那么多年过去了,代肃砚这样的天之骄子什么女人没见过,怎么还会记得年少时短短相处过几个月的农村姑娘。

我伸出手,微笑道「初次见面,代先生,您好。」

面前的人没有动作,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我讪讪要收回手时,被他一把握住了「你好,温小姐。」

「温莎小姐对吧?我是肃砚的未婚妻,我叫谈蕾蕾。」坐在代肃砚旁边的女生友好地伸出了手。

我愣了一下,压下了心底的异样,笑着跟她打了招呼。

一切早就过去了,我们都回归到了彼此正常的生活里,代肃砚也有了优秀的未婚妻,我如此安慰自己。

有人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

白天我是沈益的员工,其实我心底明白,一个高中学历的美女能无工作经验直接进入上市公司当副总经理的助理,我要付出的也许会比别人更多。

玻璃瓶子指向我,有人帮沈益问我了「温小姐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一阵恶劣的欢呼。

那人拿胳膊撞了一下沈益,沈益笑骂了一句「去去去,早就知道了还用你问。」

轮到沈益回答了,他朋友意有所指的问他「最喜欢温小姐哪里?」

他没心没肺的说「胸呗,天使脸孔魔鬼身材。」

所有人瞬间哄堂大笑,我也跟着笑,拿起旁边一杯酒囫囵吞了下去,眼眶却慢慢红了。

为了钱,我早就把尊严抛下了。

他们都是冲着我来的,估计是想帮沈益拿下我,沈益喜欢我,就是有钱人想找个钱货两讫的女朋友那种喜欢。

「在场有没有温小姐喜欢的人啊?」

我不想回答,想喝酒代替,沈益却不断鼓动我,因为他也想我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我拗不过,只好回答「现场有我喜欢的人。」

大伙儿起哄了推着沈益,沈益嬉皮笑脸的刮了刮我的鼻子,终于轮到别人了,我悄悄松了一口气。

最后一轮,竟是代肃砚问我问题「有没有后悔过,跟初恋分手?」

我的心脏跳漏了一拍,代肃砚终究还是认出我来了!

不过很快我就调整好了情绪,我清晰的说「没有。」平静的对上了代肃砚的眼睛。

午夜过后,这些个人都喝得差不多了,代肃砚送完沈益跟谈蕾蕾,就送到了家住在六环外的我。

一路无言。

到目的地时,代肃砚不再打算伪装,他冷笑着对我说「温莎,抛弃我过上这种生活你满意吗!」

我无言以对,转身想打开车门,他却钳住了我的手腕,逼问我「回答我,温莎,跟我在一起比你在酒吧里作践自己更难受吗?」

长时间没有等到我的回答,他泄气的放开了我,开车走了。

2

周末正好赶上情人节,我跟花店的大姐说好了,帮她到旁边的广场上给情侣推销玫瑰,每卖出一支,我就能拿两块钱提成。

今天生意不错,中午饭时间我饥肠辘辘坐在长椅上扒两口冷饭,就听见一个雀跃的声音喊我「温小姐,好巧啊。」

我抬头,竟是谈蕾蕾跟代肃砚。

我尴尬的笑了笑,不自觉地理了理沾满汗水的头发,问道「谈小姐跟代先生一起过情人节么?情人节快乐。」

「你这玫瑰好漂亮啊,多少钱一支。」

我还没有回答,谈蕾蕾就转过头跟代肃砚撒起娇来,代肃砚宠溺一笑,让我把剩下的所有花朵包装好,他全部都要了。

他应该很爱谈蕾蕾吧。

「我们的订婚仪式现场也用红玫瑰铺满地面可好?但那时海边的风会不会很大,要是把花瓣都吹起来拍照就不好看了。」

这样的海边婚礼曾经是我的梦想,我跟代肃砚讨论了无数次,现在梦想中的婚礼还是那个,只不过女主角换人了。

真好,他换了个更合适的人,我们本来就是天跟地的区别。

「到时温小姐也要过来祝福我们哦。」谈蕾蕾笑着发出邀请。

「我可能去不了了,机票酒店我负担不起,今天就先祝贺您跟代先生订婚快乐,白头偕老。」我的笑容伪装得很好。

代肃砚却马上冷下了脸。

天空下起了暴雨。

我们三人冲到最近的亭子里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停,代肃砚说「你等等我,我到车上给你拿伞。」

谈蕾蕾阻止了他,问我「温小姐,能否请你帮我们跑到那辆车车尾箱取把雨伞,两百块钱跑腿费,比你叫卖半天花强。」

我顿了一下,也终于听清了谈蕾蕾语气里的不屑与高傲。

这换作以前的我肯定就拒绝了,可现在我沉默的点了点头,就一头冲进了大雨里。

我狼狈的拢了拢被雨打湿而变成透明的白色T恤,一手递过伞,把手机收款二维码伸了过去。

他们离开了,我麻木的再次走进雨里,今天真是丢脸丢大了。

不过没关系,有今天这一遭能让我更看清现实,明白自己的身份。

到家之后,还没来得及洗澡,我就接到了婆婆打来的视频电话,她告诉我「花花偷偷爬树,掉下来把手臂摔骨折了。」

花花在那头哭喊着要妈妈,我的心都碎了,恨不得立刻飞回到她身边,我怪她不听话,她却磕磕巴巴说「哥哥说站在高高的树上就能每天都看到妈妈了。」

花花口中的「哥哥」是邻居家一个比她大一点的小男孩,所以为了看到妈妈是我女儿摔伤的原因。

我抚脸,低声痛哭了起来,并发誓我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把女儿要回来,没等我婆婆开口,我主动给她打了两千块钱过去。

毕竟她打电话过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要钱。

3

公司的茶水间,我被沈益拦住了。

从第一轮公司面试我被他看上开始,已经过去三个月了,到今天都还没拿下我,沈益对我也许耗尽了所有耐心。

「温莎,你还要躲我到什么时候?」他凑过来,作势要吻我。

我稍微侧过身子,低头拒绝了。

「你每天穿着短裙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我看得到吃不到,温莎你可怜可怜我,答应当我女朋友好吗?」

沈益不顾进出的员工,他把这件肮脏的事情堂而皇之说了出来,没人敢明面上说一句老板的不是,传开来只会变成是我不知廉耻借美色得到工作。

「沈总,大家都在看着,我们下班再说可以吗?」我被他锁在怀里动弹不得。

「又想骗我然后从后门遛走吗?温莎,你何必那么辛苦朝九晚五就为了赚这一万块钱,你跟我一个月我给你五万,不,十万,比夜色的头牌还要多,怎么样,对你我够好了吧?」

沈益沾沾自喜的跟我讨论着我的过夜钱。

我想一巴掌甩到他脸上,但是我不能,我的孩子还在老家等着我,「沈总,谢谢你的抬爱,我想考虑一下,可以吗?」

闭上眼睛只要一个月,我的孩子就能回到我的身边,这副残败的身体沈益喜欢,他拿走便是了。

「别忽悠我,温莎,不然我会让你马上卷铺盖走人。」沈益脸色松动了不少,他稍微退开了些。

趁我不注意,沈益重重亲上了我的嘴唇,我脸颊涨红赶快把他推开了。

他却心情大好笑着说「先收个利息。」

与他相反的是,我全身冰凉,整个人快要被悲伤淹没了。

我垂着头,不断稳定自己的心绪,不知何时旁边突然有个人靠了过来,他粗鲁的抬起我的脸,用纸巾使劲擦着我的嘴。

竟是怒气冲天的代肃砚。

我用手拨开了他的纸巾,不知道代肃砚是什么意思。

「温莎,有钱就能跟你好吗?」代肃砚掐住我的下巴,眼神悲痛地问我。

我冷笑了一声,被深爱的人看到如此低贱的我更是让我的羞愧加倍,我恼羞成怒直接承认了「是,谁有钱我就跟谁好,您满意了吗?」

「温莎,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沈益不行,他是我外甥,你们不能在一起,你要钱的话我给你。」

「是吗?总经理给我钱也是想要我吗?可惜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不仅如此,总经理一直对我阴魂不散真的是太恶心,太讨厌了,你能不能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

代肃砚像是被雷劈中了似的动也不动,他完全愣住了,泛红的眼睛细细看了我一眼,走了出去。

4

搬到沈益家中第一天,沈益已经老早在家里等着我了,他催促我去洗澡。

我被他推到洗手间,磨磨蹭蹭了一个多小时,硬着头皮还是换了他准备好的睡衣出来。

衣服是蕾丝的,紧紧裹在身上,我苦笑。

他抱着我坐在他腿上,低头想要亲下去。

我挣扎不让,说「沈总,我们先谈好条件,可以吗?」

沈益嘟囔着,语气不满「十万一个月,给你我历届女朋友的最高待遇,温莎,我想死你了,不信你摸摸。」

说着,他抓着我的手往他身上压。

我害怕的一直躲,赶紧开口跟他说「沈总,我不要您的钱,跟您可以,我在乡下有个女儿,我只想要您帮我把她要过来,她不能继续留在吃人的乡下,她会一辈子走不出大山的。」

沈益愣了一下,放开了我。

也许是没想到我是为了孩子,他清了清喉咙说「你离婚了帮你找律师要孩子抚养权?」

第一次拒绝沈益的时候,我提过我的个人情况,所以沈益也不算太吃惊。

「是,沈总,我就这一个要求,我只要我女儿。」

说完,我担心沈益拒绝,所以变被动为主动,我搂住他的脖子,颤抖的亲了上去。

这时,门外却响起了疯狂的门铃声。

「叮铃铃铃」响个不停。

沈益骂了一句粗话,就扯过一件外套给我披上,他自己穿着短裤大剌剌的也不遮掩一下,他拉开门。

竟是满身酒气的代肃砚!

代肃砚瞧见了室内惊慌失措的我,他脸色一变,什么话都没说,上来就一拳揍了沈益,沈益霎时没有反应过来,往后趔趄了几步。

「小舅,你疯了吗?!」沈益舌头顶了顶口腔,看清了来人。

「你TM才疯了,色欲熏心的你把主意打到我女人头上了,我看你这班也不用上了,明天就让你爸爸把你送回英国。」

沈益阴翳一笑。

「温莎是你的女人?小舅,温莎那么美你也看上了吧?没关系,我一向懂得尊老爱幼,让你插队也未尝不可,你先,我再……」

「再多说一个字,我今天就把你打死在这。」代肃砚又一拳更狠的把沈益揍得满地找牙。

两舅甥扭打到了一块,我怕他们出事,想上前把他俩拉开,却被沈益用力一推,我的侧腰重重撞到了电视柜上。

我疼得眼泪瞬间飚了出来。

他两总算停手了。

沈益讽刺的开口「小舅,谁不知道你心中有个爱了很多年的初恋白月光,怎么温莎一出现你就忘了她,还是温莎就是你的初恋白月光?」

代肃砚没有制止他,沈益说的更起劲了「小舅,别想着温莎菀菀类卿了,温莎早就结婚生子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温莎跟你有过这么一段,人家也早就把你当垃圾一样扔掉了,你死皮赖脸的继续贴上来,贱不贱?!」

说完,沈益不屑的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走了出去。

大约过了几分钟后,代肃砚轻声问我「他说的话,是真的吗?」

小说《离婚后,我被京城首富疯狂追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离婚后,我被京城首富疯狂追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