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浅浅忆

>

浅浅忆

陆淮之 著

小说推荐 浅浅忆 陆淮之无

小说叫做《浅浅忆》是“陆淮之”的小说。内容精选:我是一无所有的天降,却敌过了他的青梅。他主动向我走来,终于点燃我沉寂的心。但那年夏天大雨滂沱,他为了她将我推倒在地,又附在我耳边极其温柔地说:“你以为我爱过你吗?”我被骗了。在他终于明白我真的不爱他了之后,他疯了似的挽留我,原来高高在上的人也会为爱乞讨。我捏着他泪流满面的脸,“陆淮之,我早就不爱了。”但眼见不一定为实。一声响指,“您该醒了。”到底是谁被骗了。......

来源:qwwrkbd   主角: 陆淮之无   更新: 2024-03-30 23: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陆淮之”又一新作《浅浅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陆淮之无,小说简介:“不必了,我已经睡了。”但他一句话就让我迅速穿好了衣服下楼了。是还债的事。他拉我去了一处没人的地方...

第1章

我是一无所有的天降,却敌过了他的青梅。

他主动向我走来,终于点燃我沉寂的心。

但那年夏天大雨滂沱,他为了她将我推倒在地,又附在我耳边极其温柔地说“你以为我爱过你吗?

我被骗了。

在他终于明白我真的不爱他了之后,他疯了似的挽留我,原来高高在上的人也会为爱乞讨。

我捏着他泪流满面的脸,“陆淮之,我早就不爱了。

但眼见不一定为实。

一声响指,“您该醒了。

到底是谁被骗了。

1

越不想见到他时他越容易出现。

晚上我刚睡着,就被手机铃声吵醒。

一串陌生的号码映入眼帘,我毫不犹豫地挂断了。

不过手机又响了起来,我只得接通。

是陆淮之。

“下楼,我在你们宿舍楼下,他以几近命令的口吻对我说。

“不必了,我已经睡了。

但他一句话就让我迅速穿好了衣服下楼了。

是还债的事。

他拉我去了一处没人的地方。

我有些不耐烦,“有什么事,说吧。

陆淮之一把抱住我,温热的气息在我耳边喷发,“我不允许你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你是我的女朋友!

我奋力挣开并重重甩了他一巴掌,声音响亮。

“女朋友?醒醒吧,早就不是了。

他的眼神开始发狠,一把捏住我的脸,凑到我的面前。

“你只有两个选择。

言语冰冷得刺人。

“要么重新回到我身边,要么立刻把50万还我。

陆淮之渐渐松开了手,眸光也开始缓和。

“只要你回来,之前的一切我都可以当作没发生。

他和韩雨桐给予我的苦难,我真真切切感受过的疼痛,他竟然说可以当作没发生。

施暴者原谅了受害者,多么荒唐的言辞。

“好,我浅浅一笑。

陆淮之脸上浮现出喜悦的颜色。

“我会尽快凑够50万还你,到时候,我们两清。

他气得要疯,额前的青筋清晰可见。

他抓住我不让我走,直到我大声呼喊保安,他才放我离开。

2

没有人会想到许浅浅有一天会不爱陆淮之。

因为我爱他是人尽皆知的事,是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

为他织过围巾,做过汤羹,为他解过困难,闹过笑话。

人人眼里的我都是能为陆淮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可谁又知道,如果不是他的主动告白,我怎么会靠近他。

我只是一个背负着家庭债务的不幸女孩,而他犹如圣辉,耀眼而又高贵。

可这圣辉后来散尽泥土里了,卑微的,深不见底的。

一切都是因为那天,后来我常常想如果没有那天就好了。

3

浓烈的油漆味充斥在空气中,染红了我的衣裤。

一只粗壮的大手就要落在我的脸上,那一瞬间我害怕地闭上了眼。

但我并未感到疼痛,睁开眼时,是陆淮之抓住了那个男人的手。

他几段招式就将那些男人撂倒在地,毕竟是跆拳道黑带。

“给我滚!,陆淮之吼道。

那些男人仓皇逃窜,陆淮之徐徐转过身来,“许浅浅,你没事吧?那些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你麻烦?

“他们是来要债的。

我不敢抬头看他,因为我喜欢他,不想让他瞧见我落魄狼狈的样子。

陆淮之有些疑惑,又细细地问起我缘由,直到他清楚了来龙去脉。

我的父母赌欠了很多债,为了拿到钱那些赌徒什么都做得出来,但他们并不弄死我,而是在还不上债时来恐吓折磨我。

在我解释时,他已将我带到一家服装店,“帮我拿那件衣服给这位小姐试。

说着将我轻轻推了过去。

我换上干净衣服出来后,终于抬起了头,看见他一脸笑意地点了点头,向导购招手示意,“这件买单。

不知道为何,他今日对我有种莫名其妙的的好,平日里他一向冷冰冰的,只对韩雨桐和颜悦色。

他牵起我的手,那是我第一次触碰到他,全身感到一阵阵酥麻。

只有我知道,我有多欢喜。

路过一家花店,陆淮之买来一束花给我。

“许浅浅,我们在一起吧,我知道你喜欢我,你帮过我大忙,我会帮你还债保护你的。

“如果你过意不去我帮你还债,那你就当是我借你的,你慢慢还就是了,好吗?

暗恋窥得一点光明,我便如那夜里的蛾,只知身前那份光亮,不懂什么叫扑火。

我忘记了他本不该出现在这,更不该跟我在一起。

对他这样家境优越的富家子弟来说,我家欠的那50万根本不算什么。

而陆淮之口中的大忙,说的是互联网大赛那次。

4

那时我们是同校队员,一起交流讨论做项目,我第一次和他有比较密切的交集。

他白皙的双手指节分明,青筋突起,写程序时认真迷人,敲击键盘的声音也键键击打我心。

陆淮之的项目备受关注,但项目展示时他的程序出了bug

正当台下唏嘘,陆淮之呆滞在台上不知所措的时候,局面被打破。

“不好意思评委老师,他拿错了优盘!

我出现了,带着修复好bug的他的程序。

比赛前一晚我们互相交流自己的项目时,我总觉得他的程序不太对。

在提醒他后仍以学习为借口拷贝了一份,找出并解决了问题。

自那以后,我与他渐渐熟络,成为了朋友。

但他不知道,自那时起,我就喜欢他了。

他也不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其实根本没奢求过跟他表白,和他在一起。

5

是他的主动敲击了我的心门,是一向冷漠的他也对我说着关心的话让我慢慢愿意主动靠近他。

后来我小心翼翼主动走向他时,他却亲手捏碎了我的心。

许浅浅不爱陆淮之了,谁都不信。

只有我自己知道,早就不爱了,从医院那天起。

6

医院里,韩雨桐还在抢救,陆淮之急得焦头烂额,踱来踱去。

“淮之,你别担心,她应该不会有事的,我上前安慰他。

陆淮之却将手中韩雨桐的包砸向我,“离我远点!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她有心脏病你知不知道!

陆淮之像散发着黑色怨气的恶魔,一口就能将我吞了。

我控制不住地咳嗽了起来。

我在他看向我的眼里找寻些什么,但全是恨。

“淮之……,我向他靠近了一步。

“别他妈的叫我!

陆淮之退的离我很远。

好像我是瘟疫,是老鼠,是任何惹人厌弃的东西。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韩雨桐已无危险。

她醒过来时,陆淮之第一个冲上去握住了她的手。

我苦笑,在一起的那么漫长的时光里,他从未如此关切我。

“桐桐,你感觉还好吗?

“淮之我没事,只是你别怪浅浅,她也挺不容易的,别让她付医药费,好不好?

一清醒就开始演起来了,倒是一副心地善良的模样。

他宠溺地摸摸她的头,答应了,接着又问起事情经过。

陆淮之你不该在我这样满心满眼都是你的人面前,那么爱另一个人。

转向墙面,我擦去那不为人知的泪。

韩雨桐一副犯了错的样子,楚楚可怜。

“淮之对不起,是我让浅浅不高兴了,她只是推了我一把而已。

“我本来想吃药的,可是……可是……

他恶狠狠地瞪了我两眼,又温柔地面向韩雨桐,“可是什么?

“可是,我的药被浅浅抢去了,对不起,对不起。

人心不应该是这样黑的,这个世界与我想象的太不同,它是总要想方设法给我磨难的。

我张口急忙解释,陆淮之却一把抢过我的包,十分暴躁。

“这是什么!许浅浅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他双眼红得可怖,将那瓶药举在我面前。

恨不得当场把我活剥了。

苦痛在我心中翻涌着,像孤身一个人在深海处,一个个海浪把我淹了又没。

“这不是我干得!淮之是她说谎!

我伸手去抓他的手臂,他一个简单的招式就将我重重地摔倒在地。

陆淮之丝毫不记得我还是他女朋友,也许那一刻他甚至并没有将我当作一个人。

好痛,膝盖又摔破了皮,手肘也受了伤,鲜血渐渐往外渗。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

曾经那个救我的人。

或许她们才是郎才女貌的天作之合,而我,才是那个外人。

陆淮之的声情中有些许慌张,或许他本没想这样伤我,只是怒气上了头。

韩雨桐也挣扎着起来,假装来劝陆淮之。

整个场面十分混乱。

护士闻声而来,“病人需要休息,请你们安静。

陆淮之细细嘱咐韩雨桐好好休息,然后粗暴地将坐在地上的我连拖带拽,扯出了医院。

我头发乱糟糟的,狼狈极了。

但在他们眼里,我好像本该如此。

7

“滚!立刻给我滚!

“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恶毒,看见你我就恶心!

他将我推倒在地。

“从今天起,我们分手,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他毫不留情地转身就走。

我愣在原地,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

他相信她,却从来不相信我,在他心里我就是能干出害人害己的事情的人。

我仍然想要解释误会。

想要一个答案。

朝夕相处的那么多时日,我的真心到底有没有被正视过。

我急急抓住他的手,“淮之你听我解释,是她先推了我啊!

“所以你就要害死她?

“不是这样的淮之,我使劲摇着头,实在不知道该怎样证明我没做过的事。

泪水打湿了我的脸,他丝毫不在意。

“够了,我不想再听。

沉寂。

我忽然就明白了,不爱你的人早已给你下了死刑书了,如何挣扎呢。

雷声轰鸣,夏季的雨来得就是这样突然,像他一样说要跟我在一起时一样。

雨水浇灭一些怒火,我们都冷静了一些。

他眼神柔和起来,慢慢靠近我,轻轻将我揽入怀中,像曾经哄我那样。

我想他总归还是对我有感情的,即使不深。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拥抱,却让我瞬时热泪盈眶。

因为我以为这是在说,他爱过我。

他轻轻撩了撩我的碎发,附在我耳边,极其温柔。

“你以为我爱过你吗,可是你做了这样的事,我只觉得你恶心。

轻描淡写的语气,短短的一句话,我被击碎一地。

像是深海里的鱼,永远窥不得月明。

但我想要一个求证,给这份判决书盖一个公章,才算甘心。

这是上位者的游戏,我只能鼓起勇气破解。

“解释你听吗?

他推开我,看向别处。

“不听了。

我浑身止不住地颤抖,好不容易从唇齿间挤出那句话。

“那我呢?

“没爱过。

没有丝毫表情,好像这些都与他无关。

“好……

不爱是没有办法的,高高在上的云始终牵不了淤泥的手。

此刻,我是被判决的囚犯,是被遗弃的娃娃。

我点点头,微笑着看着他,“我们分手。

8

陆淮之看见我的反应,脸上居然浮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波澜。

不过他还是走了,而我也不会再站在原地。

那瓶药究竟为什么藏在我的包里?

很快我想起了那天图书馆的事。

一向不怎么去图书馆的韩雨桐第一次跟着我们去图书馆。

陆淮之对我说,“桐桐跟我们一起坐,你不介意吧。

我当然无法拒绝,因为那是他的小青梅。

他只会说,他们只是朋友。

其实我跟陆淮之玩熟之后,韩雨桐就来找过我。

所以我知道,韩雨桐也喜欢陆淮之。

那天,灯光下,她脖间的钻石项链闪得我眼花。

全身上下的名牌让她整个人有种扑面而来的贵气。

气场强大,让我有些畏惧。

“你就是那个整天缠着淮之的女的吧,啧啧啧,看你穿得这副土里土气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她用两根手指将我的衣服扯来扯去地翻看,又用纸巾细细擦了手。

就好像摸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我知道你,赌徒家庭,欠债50万,爹不疼娘不爱,还有个弟弟要吸你的血,就你这种人,怎么好意思出现在淮之身边啊?

韩雨桐一步一步走向我,走一步便推我一把。

我毫无招架之力,被她嘲讽得抬不起头,感觉身体在发烫,羞耻到从脖颈一路烧到耳根。

我也想反驳她,可是她并没有说错。

这个世界上好像根本没有人在乎我,爸妈

一边受着他们的打骂,一边兼职赚钱还债。

身上大大小小的的伤疤不计其数,让我从来不敢穿漂亮裙子。

我妈说,等我长大了,得自己还清家里的债,再给弟弟买套房,不然他们都不会再认我。

这样的我,怎么配喜欢陆淮之呢。

我鼓起勇气对韩雨桐说,“我不喜欢他,我说了违心的话。

但韩雨桐并不打算饶了我。

她朝我翻了翻白眼,“你当我瞎看不出来啊?我警告你!给我离他远一点!

怀中的书掉落,我慌忙去捡。

韩雨桐一脚踩在我的书本上,踏了又踏,轻蔑极了,“像你这种垃圾,又脏又臭,就别自取其辱喜欢陆淮之了。你看看你,就像这本书,只能被人践踏,懂了吗?

她昂首挺胸地离开,十分得意。

这就是跟陆淮之从小一起长大的小青梅,韩雨桐。有钱人家的独生女,备受宠爱,骄纵跋扈。

她是有钱人家宠爱的公主,我是欠债赌徒的长女。

我们截然不同。

我摸着我的书,又脏又皱。

有时候我也想问老天爷,我是不是也这样又脏又皱。

陆淮之去书架找书时,韩雨桐让我帮她下楼买包卫生巾,她说她现在不敢动,怕弄脏衣服。

出于好意,我只能帮她。

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她把药放进了我的包里,让我百口莫辩。

现在想想,反倒是我的好意成全了她的陷害。

多可笑。

9

人们都说夏季是明媚而美好的,他们错了。

仲夏是黑色的,是苦的。

雨水浇透了我的衣服,裤脚满是泥泞。

远处路边有一只淋湿的小狗,它和我一样湿透了,还溅上了泥点点。

我走近它时,它欣喜地摇着尾巴跟着我。

可怜的小狗,也想要被爱吗。

我买了一条毛巾,将它带到没有雨的地方,从头到尾细细给他擦得干干净净。

我举起小狗,跟它鼻尖触鼻尖。

“好啦,我们小狗干干净净的,再也没有人说你又脏又臭啦。

这句话其实是说给我自己听的,我不脏也不臭。

我的声音有些颤颤巍巍,又尝到了泪的咸苦。

小狗看出我的心事,探着小脑袋,想要让我摸摸它。

“可爱的小狗,祝你遇到能带你回家的人。

可惜我没有人爱,也没有能力带它回家给它爱。

在这条路上总能看见那个捡垃圾的老奶奶。

听别人说,她孤家寡人一个,脑子也有点问题,全靠捡些废品过活。

她在一旁默默看了我好久,然后小心翼翼地向我靠近。

老奶奶温柔地笑着,伸向我的手拿着一沓邹巴巴的零钱。

“小乖,拿钱买糖吃去。

我挥挥手,一边向她道谢,一边将钱推还给她。

她似乎是觉得我嫌她的钱脏,又摸摸索索搜罗了一张较新的整钱,捋了捋,整整齐齐的铺在我的手心里。

她还是笑,“小乖,拿钱买糖吃去。

买糖吃去,糖是甜的,不同于命运灌注给你的苦。

我以为世界之大,千千万万人,无人爱我,但有一天有人让我买糖吃去。

人世间总还有一些爱,这点点温暖在努力抓住要坠落的你。

敲击骨髓的痛,奇异的雷。

第一次,我做了回小孩,是人们口中脑子有问题的老奶奶给了我爱。

有一天,我一定会变得独立强大,温柔而有力量地去爱别人。

小说《浅浅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浅浅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