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和离后,替身前夫后悔了

>

和离后,替身前夫后悔了

陆祈 著

和离后,替身前夫后悔了 小说推荐 陆祈苹儿

网文大咖“陆祈”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和离后,替身前夫后悔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陆祈苹儿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成亲三年,夫君对我相敬如宾,却不愿与我亲密。我只当他醉心诗书,不想沉溺儿女情长。却不想她回来那天,向来对我冷静克制的他却将她人抵在墙上,问她这么多年可想他。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夫君不是醉心诗书,只是他的心上人不是我。可他不知道,他也是我的替身。......

来源:qwwrkbd   主角: 陆祈苹儿   更新: 2024-03-30 23: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和离后,替身前夫后悔了》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陆祈苹儿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陆祈”,喜欢小说推荐文的网友闭眼入:侍女阿喜急匆匆地向我禀报,“小姐,小侯爷他去了书房。”又是这样。我与他成婚三年,他却从不愿意与我亲密。这三年来,他待得最多的地方不是卧房,而是他的书房...

第一章

成亲三年,夫君对我相敬如宾,却不愿与我亲密。

我只当他醉心诗书,不想沉溺儿女情长。

却不想庶妹回来那天,向来对我冷静克制的他却将庶妹抵在墙上,问她这么多年可想他。

那一刻,我才知道。

原来我的夫君不是醉心诗书,只是他的心上人不是我。

可他不知道,他也是我的替身。

1

陆祈回来的消息,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我刚和下人对完这个月的账目。

侍女阿喜急匆匆地向我禀报,“小姐,小侯爷他去了书房。

又是这样。

我与他成婚三年,他却从不愿意与我亲密。

这三年来,他待得最多的地方不是卧房,而是他的书房。

他的书房向来是不允许我进去的。

我放下手里的账本,去厨房盛了一碗甜汤,亲自送去书房。

到了书房门口,我正想敲门,却听见书房里传来女子的嬉笑声。

透过门缝,我看见书房内,在我面前,一向冷静自持的陆祈此刻却将我的庶妹抵在书房的墙上,一字一句地问她这么多年可有想他?

看见这一幕,我心里发紧,紧紧捏着手里的食盒。

“苹儿在江南三年,没有一天是不想的。她柔声回答。

陆祈再也控制不住,轻轻吻了她的唇。

我拿着食盒想要离开时,失手打碎了门口的花瓶。

“谁!听见声音,江苹仿佛受惊的小猫一样,缩在陆祈怀里,推搡着他,“会不会有人?是不是姐姐?

我吓得连忙躲在一旁,生怕被陆祈发现。

可谁知陆祈只是往门口看了一眼,便宽慰她,“许是野猫打碎了什么,这院子平常我不允许她进来。

江苹的声音沾染上了哭腔,“可你们已经是夫妻了,你是不是已经碰过她了……

我在门外听见她低低的抽泣声。

“她不过长得跟你相似,却远不及你半分,我喜欢的人始终是你,怎么会碰她!他的眼里充满往日没有的柔情。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听完这些话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回去的。

我直觉事情不对劲,去了与侯府交好的李夫人家中。

李夫人吞吞吐吐告诉了我一些事情。

她说,陆祈与江苹确实有段鲜为人知的恋情。

陆祈曾经立誓非她不娶。

他是侯府独子,而她是世家不起眼的庶女,两人身份悬殊。

我的心如坠冰窟,“后来呢?

李夫人叹气,“哪有什么后来?

“侯府老夫人知道了这件事,一病不起,要求陆祈断了这段感情。

“小侯爷是个孝顺的,当下答应断了,去求娶你。

原来三年前,江苹突然消沉,一病不起,是为情所伤。

我眼角隐隐发热,“那为何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李夫人愧疚地看向我,长叹一口气,“老夫人当初觉得这事有损家风,便命人封锁消息,就连当初侯府知晓这件事的下人都换了好几批,因此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

她拉着我的手,“这三年,我是见证了他如何三次求娶你,迎你入府,敬你爱你,我以为这件事已经翻篇了,就没有跟你提起过。

可当真翻篇了吗?

永定侯府正妻绝不许为庶女。

我只是他爱而不得的替代。

2

原本母亲为我说的婚事并非陆祈,而是另有他人

在为我谈婚事时,我在家中得知,他亲自入将军府求娶我。

母亲原是不同意的。

可他三至将军府,在门前跪了一天一夜,水米未进,第二天清晨,守夜的小厮开门,才发现他晕在门口。

父母终于松口答应了这桩婚事。

永定侯府家风清正,陆祈是侯府独子,更是一表人才,清贵无比。

家人与我都对这桩婚事十分满意。

可就是因为太满意了,以至于我们都忘了调查。

我的丈夫和我的庶妹,竟有那样一段荒唐的过往。

成亲的那晚,洞房花烛夜,我在新房里披着盖头,苦等到半夜,陆祈却谴人来说他尚未准备好,让我先歇息。

婚后多数时间,他也都睡在书房,偶尔我们同枕而眠,也是背对着背。

可他却也如李夫人所说的一般,爱我敬我。

刚入侯府时,我心情郁结导致体虚,经常生病,而我又不爱喝药,陆祈便到处搜罗各种食补的方子给我食疗。

我真的病倒了的时候,他在我的床边衣不解带照顾了我三天三夜。

我以为他对我一腔热诚,原本没有的心,也不得不多了几分。

我那时曾想,若与他执手相伴到老,也未尝不可。

窗外明月皎皎。

我怀揣心事,一夜无眠。

而陆祈许是昨天见到心上人的缘故,今早起床心情十分不错。

见我双眼红肿,他问,“怎么眼睛红肿成这样?

模样关切如旧,仿佛昨天我听到的话只是我的一场梦。

其实我也很想那是一场梦,然后我和陆祈能继续携手共度余生。

可那不是。

我摇头,“可能前几天对账熬夜了,眼睛红了。

3

午后,我见莲池的莲花开的正好,便让阿喜乘舟去湖心采些莲花回来制香,顺带采些莲蓬回来做莲子羹。

我在岸边等她。

江苹这时来了。

远远我就听到了她的声音,“我不告而来,姐姐会欢迎我吧。

她站在我旁边,“刚刚我无意之中似乎听见下人在议论,姐姐成婚三年,还未曾与姐姐有过……

我打断她的话,“这些不是妹妹该操心的事情。

江苹笑着,“哎呀,姐姐,我这也是关心你嘛,姐姐若是再不想想办法,姐夫怕是要纳妾了。

她明晃晃地想要挑衅我,我却发现我的内心丝毫不恼。

许是开始对陆祈失望了。

我侧过头,淡淡道,“妹妹如此关心,莫不是想要为妾吗?

我知道,庶出一直是横在她心里的一根刺。

江苹的母亲,曾是将军府最末等的歌姬。

父亲宠幸她一次过后便忘了她的存在。

只是那一次的宠幸,她怀了孩子。

出生那天,父亲去看了她。

恰逢院外的苹果树熟了,于是父亲便给孩子取名江苹。

由于母亲出身卑微,江苹在府里并不受宠,时常被其他兄弟姐妹欺负。

起初我还会出手帮她。

可后来我发现无论对谁,她都喜欢争抢,于是渐渐地我也就不在帮她。

母亲的出身和庶出一直是她不愿提及的存在。

如今我说让她为妾,就是踩在她心窝子上又给她来了一刀。

她的脸青白交加,眼神阴鸷地盯着我,突然伸出手在我肩上一推。

我猝不及防被她推进池里。

好在岸边水浅,我只是呛了两口水便爬上来。

上岸后,我毫不犹豫给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扇的不轻,她半边脸颊迅速肿起来。

我俩的动静越来越大,花园里的人都围了过来。

眼见人越来越多,江苹眼眶一红,几滴泪便啪嗒啪嗒地落下来。

落泪者总是更容易获取同情,周围已经有人偏向江苹。

她抽抽噎噎道地“姐姐,我只是手滑不小心把你推下了水,大不了我也让你推一次,你为什么要打我……

她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被我推进了水里。

行,你让我推的是吧。

成全你。

他在湖里浮浮沉沉,硬是自己爬不上来。

下人一顿手忙脚乱才将江苹捞上来。

她呛了好多水,在岸边不停干呕。

原本带着恨意的眼神却突然变得楚楚可怜,我扭头一看,原来是陆祈来了。

他来时看到的画面便是江苹湿漉漉的十分狼狈,半边的脸还高高肿起。

“这是怎么回事。

见我身上也湿了,陆祈连忙脱了外衣披到我身上。

下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目光在我和江苹身上来回跳动。

还是江苹出声说,“姐夫,刚刚我在湖边和姐姐说话,我手滑不小心将姐姐推到了水里,姐姐生气也推我打我也能理解,你不要生姐姐的气。

三言两语,便把脏水全都泼到了我身上。

我故作惊讶,“呀!妹妹的手这么滑,那可得好好洗洗呀,不然回头小心又把谁推进了水里,我刚刚听到妹妹说推你进水,以为是夏天炎热,妹妹也想凉快凉快呢。

江苹被我堵得哑然,目光贪恋地划过陆祈的脸,然而只是一瞬间,她便低垂了眼帘,纤细的肩膀不断颤抖着,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她站在湖边瑟缩着,水红的裙裾还滴着水,我见犹怜。

陆祈皱眉看向我,似是不满我的做法,却还是柔声向我说,“小苹身子弱,我带她先走,你也赶紧去换身衣服,别着凉了。

随后,他将她打横抱起,对身后的小厮急呼,“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请郎中!期间还不忘吩咐侍女仔细照顾我别生病了。

江苹被陆祈抱在怀里,扭头对我露出得逞的笑。

像是在说,你又输了。

阿喜心疼得落了泪。

她为我打抱不平,“明明是她将小姐推进水里的,倒还装上可怜了!

我看着丫鬟在我身旁忙碌,内心只剩下疲惫。

4

母亲遣人来报,说有急事,让我赶紧回将军府一趟。

听说江苹落水后病得挺重。

我顺道带了碗药去探望她。

她半倚在床头,唇色苍白。

我打量着她,她似乎在病中不加妆饰,但实际上,无论是鬓角的碎发,还是眼尾的红痕,都精心打理过。

病如西子胜三分。

饶是我是女子,见了也会十分心疼。

我坐到床边,“我来探望妹妹。

江苹抬手撩了撩鬓角的碎发,“真是不巧,小侯爷刚走不久,若是姐姐来得早一些,说不定还能碰上。

随着她抬手动作,她的寝衣袖子落下,露出手腕上崭新的手钏。

她话里的挑衅意味很明显。

我无视她的挑衅,“阿祈在家天天念叨你身子不好,我还想哪天跟他一起来看看你,谁知他竟先偷偷来了。

江苹抬手转了转腕上的手钏,“姐姐你瞧,我新得的手钏,好看吗?

那手钏我前几日在翠珠阁见过,掌柜说京城只此一只,被陆小侯爷订走了。

原来是送给了江苹。

“手钏虽美,却也要看带的人合不合适。

我冷笑一声,将一沓信扔在江苹的被褥上。

那些信件是我在陆祈书房内搜罗到的,都是他与江苹这三年来的书信来往。

信上两人情意绵绵,互诉衷肠。

看见那些信,江苹脸色白了一瞬,也不装了,用带着恨意的眼神瞧着我,那种病中柔美又可怜的样子消失不见,“姐姐都知道了,侯爷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是我。我曾与他真心相爱,明明先来的人是我!若不是姐姐,如今他的妻子应当是我!

“就像这手钏只有一个,侯爷的心里也只有我一人。江苹骤然直起身体,与我对视。

“娶你只是他的权宜之计,侯爷心里的人,始终是我!

我被气笑了,“你应该清楚,侯府不会让一个庶出的女儿做正妃,即使没有我,你也嫁不进去。

被我戳中心事,江苹脸色惨白。

我拿起手边的药碗,轻轻搅动里面的药。

“我知道妹妹身体还没好全,药凉了,该喝药了。

我叫来两个力气大的侍女,一左一右按住江苹,将药灌进了她口中。

江苹被我灌得呛咳不止,黑色的药汁淋满了她白色的寝衣。

那药是我叫人特意浓缩的,熬了足足五个时辰,应该奇苦无比。

我起身道,“妹妹还是好好休息吧,不要肖想得不到的东西。

5

陆祈来找我。

不用猜都知道他是为江苹而来。

听阿喜说,我离开后不久,江苹便差人去找了陆祈,陆祈进了江苹房间后,江苹哭了很久。

“你下午去找小苹了?陆祈皱眉,随即便对我说教起来,“你不应该这么对她的,她病最近才好,身子还虚弱,你以后少点去找她……

我嗤笑一声,“夫君如此关心我妹妹,难道对她有别的想法?

陆祈被我的话涨得脸色通红,“你怎么能这样想我,我只是……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我便将妆台上的那几封信甩到陆祈身上,“若不是,那夫君如何解释这些呢?

陆祈看见那几封信,脸上神色有了一瞬间的慌乱,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你偷偷翻我的书房?

我冷笑,“若我不翻,我还不知道,夫君在我妹妹去江南养病的那三年,竟然思念她至此,书信每三日便有一封!

他的脸彻底由红转白,“你听我解释,小苹三年前初到江南人生地不熟,水土不服,我才与她通信,慰藉她思乡之情……

“那日在书房,你对她说的那些话呢,也是这样吗?

我阖上双眼,一股无力的疲惫感涌上心头,“我们和离吧,你不爱我,我心里亦有别人。

小说《和离后,替身前夫后悔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和离后,替身前夫后悔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