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爸爸的蛋糕店

>

爸爸的蛋糕店

蕊蕊 著

小说推荐 爸爸的蛋糕店 蕊蕊周慧云

很多朋友很喜欢《爸爸的蛋糕店》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蕊蕊”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爸爸的蛋糕店》内容概括:我们家糕店生意红火一个女忽然带着闯进了我家店,我顿时就笑了。昨我爸并不在店里去了爷爷奶奶家。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即便我爸证了自己的清白不予立案那个女还是举着身份证。。。......

来源:qwwrkbd   主角: 蕊蕊周慧云   更新: 2024-03-30 23: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爸爸的蛋糕店》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蕊蕊”大大创作,蕊蕊周慧云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我爸迷茫,对着周慧云说:“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从来没做过那种事……”周慧云有些急了,晃着蕊蕊大声说:“你说话呀!是不是他!告诉妈妈!”蕊蕊哇的一声被吓哭了,拼命的点着头,奶声奶气的连声说是。我爸彻底慌了神,连忙摆手说没有,他对着警察说:“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我店里都有监控,而且昨天我根本就不在!...

第1章

1

清晨,一个女人带着警察,闯进了我们家的蛋糕店。

女人自称是周慧云,她的三岁女儿,遭到了我爸的猥亵。

我站在我爸的身旁,顿时皱起了眉头。

只见此时,周慧云眼眶通红地指着我爸,问她怀里三岁的女儿蕊蕊“蕊蕊,告诉警察叔叔,是不是就是这个叔叔昨天脱掉了你的裤子!

蕊蕊一脸犹豫,她眨着黑漉漉的大眼睛,啃着手指头不知所措。

我爸迷茫,对着周慧云说“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从来没做过那种事……

周慧云有些急了,晃着蕊蕊大声说“你说话呀!是不是他!告诉妈妈!

蕊蕊哇的一声被吓哭了,拼命的点着头,奶声奶气的连声说是。

我爸彻底慌了神,连忙摆手说没有,他对着警察说“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我店里都有监控,而且昨天我根本就不在!

我爸手上还沾着蛋糕粉,随着他摆手的动作,白色的粉末在空气中飘洒。

周慧云扯着嗓子破口大骂,“你胡说!你敢做不敢是吧!

她情绪失控的要拽我爸的衣领子,一旁眼疾手快的警察立刻拉住了她。

趁着我爸和周慧云与警察交流的功夫,我径直走向了独自坐在椅子上的蕊蕊。

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然后笑着说“蕊蕊,我是瑶瑶姐姐呀,说谎的小朋友鼻子会变长哦,你现在告诉姐姐,唐叔叔到底有没有对你做过那些事情?

听到我的话,蕊蕊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她连忙摇着头说“没,是妈妈…

蕊蕊还没有说完,听到动静的周慧云立刻跑过来抱起了蕊蕊。

周慧云一把捂上了蕊蕊的嘴,然后警惕的看着我。

她看我的眼神满是复杂,有警告有威胁还有一丝丝的畏惧。

她偷偷的拧了一把蕊蕊的胳膊,她小声对蕊蕊说“闭嘴!不许乱说话,妈妈出门前有没有告诉你?

警察带着我爸去局里接受调查。

周慧云抱着蕊蕊也要去。

临走时,我冷笑着对她说“周阿姨,你才搬过来十几天,你店都还没装修好,就迫不及待要让我家的店关门了?

我只是试探她。

可她目光闪躲,没有回应我,抱着蕊蕊匆匆上了警车。

2

周慧云是十几天前搬过来的,她盘下了我家隔壁的一家店铺,也准备做蛋糕店。

她刚来的那会很热情,经常来我家店里问我爸店面装修的事情,还向我爸讨教他做蛋糕的秘方。

我爸说“哪有什么秘方,都是几十年的老手艺。

我爸蛋糕店的生意格外的好。

不只是小区里的大爷大妈来光顾,就连附近上学的小孩也特别爱吃。

我爸做蛋糕从不偷工减料,用的料足,样式也时兴。

周慧云看着我家每天络绎不绝的客人,脸色一天比一天凝重。

后来她开始带着她三岁的女儿蕊蕊来串门,有时候忙着装修,她就让我帮忙照看蕊蕊。

蕊蕊比同龄的小孩更安静,像她这个年纪正是爱跑爱跳的时候。

有时候蕊蕊身上会莫名其妙的多出几处淤青,周慧云就会笑着解释,说是蕊蕊自己磕到了。

我并没有在意。

因为我一直都认为天底下没有不爱自己女儿的母亲。

我妈早逝。

我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她突发脑溢血,已经脑死亡,可心脏却一直在跳动。

我被剖腹产生出来,在我发出嘹亮哭声的那一刻,我妈的心脏也停止了。

母爱是伟大的,可我忘记了有些人根本不配做母亲。

而周慧云居然不惜用自己女儿的名誉来污蔑我爸!

警察调取监控,发现二十八号,也就是昨天,我爸一直在外地的老家。

我爸买了二十七号的票,一大早就去了爷爷奶奶家,而今天上午才刚回来。

我爸有足够的不在场证明。

而医生也随即鉴定出,蕊蕊身上并没有男性的DNA。

这之后,心理专家也独自带着蕊蕊去我家蛋糕店里询问,发现蕊蕊并没有表现出被侵犯后的慌张和害怕,一切正常,还很从容。

最终,在警察,医生和心理专家的权威认证下,都能证明蕊蕊没有被侵犯。

所以,警方不予立案。

铁证如山,我和爸爸本以为事情会就此结束,可谁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周慧云把这件事情发到了网上,曝光了我和我爸。

3

镜头中,周慧云举着身份证对着镜头哭的声泪俱下。

她泪流满面的说“我三岁的女儿被隔壁蛋糕店的男人猥亵了!我去报警,可这个男人的背景特别大,警察根本不给立案!

她哭得泣不成声,说起话来也断断续续。

她又说“他自己也有女儿!他为什么能把苦难加在我的女儿身上!可笑的是,他女儿居然还庇护他这个人渣!

刚开始还没掀起什么浪花,可她坚持不懈,一天发好几条视频,最终事情如她所愿的愈演愈烈。

在她视频下面,有不少人为她发声。

大家都同情她,可怜她,觉得天底下没有不爱自己女儿的母亲,觉得不会有母亲会拿自己女儿的名誉污蔑别人。

我们也抵抗过,可换来的却是更多人同情她。

我们去报警,警察屡次三番上门劝说,她是半个字听不进去。

我爸的所有个人信息被人肉,骚扰电话和短信接连不断,手机只要一开机就没停下来过。

各种辱骂我爸的消息漫天飞,就连着我也被牵连。

有人打电话问我,有这种人渣爸爸有何感想,他说我长大了也会变成人渣,痛斥让我和我爸一起去死。

还有人扬言要去我学校找老师,让学校把我开除。

而家里的蛋糕店不断有人上门闹事,他们都是不远千里地专程赶来,往我家店里丢垃圾,骂我爸是畜生。

网店上也有越来越多人开始恶意刷差评,原本四点九的评分,只用了两天不到,就剩下一分。

我家甚至还会收到很多快递,里面装着死老鼠或者花圈什么的,还有很多恐吓威胁的字条。

也正因为如此,我家的蛋糕店被迫关门停业了。

在家中,我爸焦头烂额,坐在躺椅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烟灰缸里堆满了燃尽的烟蒂。

我爸背对着我抹眼泪,他压抑着声音说“瑶瑶,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连累了你,是我没用,保护不了你和妈妈…

我爸这副痛苦隐忍的样子深深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攥紧了拳头。

我咬着牙说“爸,我们起诉她,让她知道造谣并不是没有成本的,她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4

我爸的事情并没有影响我在学校的生活。

本身我爸就是远近闻名的老实人,熟悉我爸的大家根本就不相信我爸会干出来这种事。

其次祸不及妻儿的道理,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似乎比网上的人更能明白。

班主任很担心我的心理健康,出了事后就多次和我谈话,给我做心理辅导,并且再三提醒其他同学不要轻易相信网上的谣言。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却字字掷地有声,她说

“为别人发声,帮助弱者是件好事,可一定要擦亮眼睛,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有的弱者会把自己的弱小,化作一柄刺向别人的利刃。

我忍着眼泪,静静注视着讲台上的老师。

自那天后,学校里的同学都心领神会,对我爸的事情只字不提。

这天,班上新来了一个转校生。

我是学委,老师担心她跟不上进度,特地把她的座位换到了我身边,让我平时多照顾一下她。

她叫陈楠心,从外地的学校转来。

她梳着干净利落的短发,性格安静还有些孤僻。

上课回答问题时,她的声音也是小小的,有时候她答不上来,我就在一旁偷偷提醒她。

一来二去,我和她也渐渐熟络起来。

大课间的时候,我划拉着手机,关注着周慧云最近的动静。

这是她这个月第三次带着蕊蕊去检查了,蕊蕊被查出了肛裂。

我带着耳机,听视频中的周慧云控诉我爸,她说我爸都把她女儿猥亵到肛裂了。

小孩子娇嫩,大便太干燥也可能引起肛裂的。

她声称我爸是二十九号猥亵,可这都过去十几天了,体检了三次才查出来。

这么明显的逻辑漏洞,却被情绪高昂的网民忽视了。

一旦有人质疑这件事的时候,周慧云就会打马虎眼改时间线。

她在网上尽自己全力煽动着别人的情绪。

我冷笑着把视频转发给了律师。

律师说,只要做了证据保全,她的这些所作所为都会保存下来,就算删掉也不行。

她把事情闹得越大,到时候付出的代价也会更大。

陈晨突然探过来脑袋问“瑶瑶,这道题…

我立刻把手机锁屏。

她愣了一下,试探着问“你家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虽然大家都没提起来过,如果我能帮忙的话…

我摇了摇头笑着说“没什么。

5

就在律师准备好材料要起诉时,周慧云不知道从哪得到了消息,她抱着蕊蕊找来了我家。

她站在门口把门砸得咣咣响,我爸本来不愿意见她,她却放软了语气说“我是真心想和你们好好聊聊的,让我进去说话行吗?

我爸最后还是打开了门。

结果门才刚开了一条缝,她就像泥鳅一样滑了进来,然后一头冲向了我家客厅的窗户。

等我和我爸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推开窗户坐在窗台上了!

我家是六层楼的老小区,窗户是推拉式的,没有防护栏和没有防盗网。

六层楼这么高的高度,如果她运气好,或许还能留下一口气,可蕊蕊这么小,肯定活不下来。

蕊蕊在她怀里吓得哇哇直哭。

我爸又惊又气,忍着怒火质问她,“周慧云!你这是要做什么!

周慧云满不在乎的说“你们不是要起诉我吗?你们敢起诉我,我今天就抱着孩子从你家跳下去!

她又说“我和孩子死在你们家,到时候就算你们长了几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我爸气得脸都白了,他说“你先下来!有话你下来好好说!别把孩子们牵扯进来!

周慧云对着敞开的窗户扯着嗓子大叫,“来人呐!有没有天理了!我女儿被人渣猥亵了,现在这个人渣又逼着我们母女跳楼!

我偷偷的退到一边,正要掏出手机报警的时候,周慧云嬉皮笑脸的喊住了我,“你要是敢报警,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跳下去!

她把蕊蕊高高的举起,托在了窗户外。

蕊蕊的小脸因为长时间的大哭,已经变得通红也有些发紫。

我爸按着我的手摇头。

周慧云得意洋洋的冲着我挑眉,一副你们能把我怎么办的样子。

我爸重重的叹息了一口,他无力的说“你先下来吧,我可以不起诉。

他又补充道“但是,你必须删掉视频,公开道歉辟谣!

6

我爸心软,尤其是对小孩子。

周慧云一听,先是思索了片刻,然后就抱着蕊蕊一咕噜跳下来了。

她点了点头,风轻云淡地说“行啊。

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得出来,我爸这一撤诉,即将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周慧云大摇大摆的就要走出门去。

忽然,我抢过周慧云怀里的女儿,对着周慧云说“你刚才的行为,我们家监控都拍摄下来了,你不是想跳楼吗?跳吧!

我又说“你以后要跳楼还是干嘛,都不需要通知我,我们的关系只是原告和被告的关系。

顺手,我还打了110。

想跳楼自杀,来逼迫我们撤诉?

小说《爸爸的蛋糕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爸爸的蛋糕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