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良药苦口

>

良药苦口

秦漫 著

现代言情 秦漫林长德 良药苦口

网文大咖“秦漫”大大的完结小说《良药苦口》,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秦漫林长德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作为一名不恋爱不婚主义者,面对中医教授的追求,我拒绝得很干脆。“我不想恋爱不想结婚,所以,请你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对方沉默了一下说:“秦漫,你不想恋爱不想结婚,但是,你可以想我。”后来,我开始想他。......

来源:qwwrkbd   主角: 秦漫林长德   更新: 2024-03-30 23: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秦漫林长德是现代言情《良药苦口》中出场的关键人物,“秦漫”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我虽然喝得难受,但是我发誓我绝对没醉,因为我还知道给时衍拿纸,再给他找了一身我的女式睡袍。我对时衍说:“抱歉,家里没男人的衣服,你就将就一下吧。”时衍默默把地上擦干净,然后才从我手里把浴袍接了过去。很快,我就听到浴室里传来了水声...

第4章 耍流氓吗

我拒绝了助理送我上楼,在小区门口就下了车。

还没走近小区,就开始狂吐。

我在心里又把林长德骂了一遍,喝酒最忌讳混搭,我已经很久没喝得这么难受了。

正吐着,后背突然多了一只手,往我背上一下又一下地轻拍,我下意识皱眉看去,就看到了时衍那张冰冷的脸。

似乎我欠了他八百万似的。

我从他手里接过纸巾擦了擦嘴,再踉跄着往里走,时衍却一把扣住我的手,然后把我抱起来直接扛在了肩上。

我试图挣扎,他的手却往我的屁股上狠狠一拍“秦漫,你再闹,我就继续。

“……

为了不被打屁股,我选择了妥协。

我乖乖告诉了时衍我的房号,还把门卡递给了时衍,等时衍打开门帮我脱了高跟鞋,又把我放在沙发上,我下意识又是一个侧头。

然后吐了时衍一身。

我虽然喝得难受,但是我发誓我绝对没醉,因为我还知道给时衍拿纸,再给他找了一身我的女式睡袍。

我对时衍说“抱歉,家里没男人的衣服,你就将就一下吧。

时衍默默把地上擦干净,然后才从我手里把浴袍接了过去。

很快,我就听到浴室里传来了水声。

我迷迷糊糊往沙发上一躺,躺了一阵,突然觉得身上难受,我全然忘了时衍在浴室,满脑袋都只有四个字。

‘我要洗澡’。

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进入了浴室,然后抬手就开始脱衣服,很快把自己扒了个干净,我打开了浴室的玻璃门。

看着里面那张熟悉的脸,我努力从脑海里找出了有关他的记忆,最后还偏头笑了笑“时衍,好巧。

后来的事情,就是天王勾地火,宝塔镇河妖吧。

火是时衍的火,妖呢当然就是我。

具体过程我记不太清楚了,就记得我躺在床上,时衍低头看着我,进入之前说了一句“漫漫真棒,漫漫可真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我当时还挺不屑的。

“老娘岂止是小妖精啊,老娘是黑山老妖。

时衍亲了我一口然后在我耳边说“黑山老妖没漫漫好看。

13

对于一个不恋爱不婚主义者,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腰酸背痛赤身果体,外加床单上布满了自己光辉的红色战绩。

我直接懵了。

我坐在床上发呆发了很久,才把昨晚的事情捋顺。

嗯,人家时衍也不算是趁虚而入,随便换个正常男人在洗澡的时候,主动走进来一个女人,恐怕也没几个人拒绝得了。

所以严格来说,犯错的人不是时衍,而是我。

我艰难起身换了一件宽松的家居服,撑着老腰迈着八字步打开了卧室门,第一眼就看到了厨房忙碌的身影。

说来也惭愧,这个厨房装修至今,我就没怎么用过。

没想到时衍一来,把我用了,还把厨房用了。

时衍身上穿着昨天的衣服,看样子应该是洗过了,他看着我出来,抬头对着我笑了笑“过来吃早饭。

我本来想直接赶人,可是……那是时衍做的早餐诶。

我喉咙一滚,接着就乖乖地走了过去。

等我吃饱,我才看着对面的时衍“那个,时衍,昨晚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

时衍放下筷子,脸一下就冷了下来。

我继续“昨晚我喝多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酒后乱那啥的事情,不要当真。

我看着时衍的眼睛,突然觉得心虚,我不敢看他“你别这样看着我,这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个始乱终弃的渣女。

时衍挑了挑眉“难道不是?

我顿时语塞。

时衍起身“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我赶紧追了上去,迫不及待地抓住了他的手腕“等一下!

时衍回过头来,眸子亮晶晶的。

我说“把碗洗了再走。

我想,如果我是一颗草莓,当时时衍应该已经把我一口吞了。

可是,本总裁怎么能洗碗呢?

14

快到十一点,我才到公司。

因为剧烈运动,所以我今天难得穿了一身休闲服和平底鞋,为了搭配着装,平时披散的长发也高高扎了起来。

由于离开了这么久,在办公室处理了待处理文件后,我就直接去了中药护肤研究组,这件事老林既然交给我负责,那么我当然要好好监督其进度。

到的时候,时衍正和研究组的成员们开会,他站在长桌最前方,一边说话一边在身后的小黑板上写字,气质相当教授。

我甚至有点想去A大蹭蹭课,看看时衍在大学授课时是什么模样。

会议结束,我看着时衍从房间出来,立刻朝着他招了招手,他看了我一眼,然后面无表情挪开。

对于时衍的态度,我表示理解。

因为在他心里,我已经是一个始乱终弃的渣女了。

这时,研究组门外来了几个小女生,看上去也就二十一二岁,应该入职承泽不久。

几人在门口望了一阵,然后就对着里面喊“时衍老师,时衍老师!

时衍面无表情地走到了门口“你们好。

几个姑娘把最中央的姑娘推了出来。

那姑娘扭扭捏捏,最后还是道“时衍老师,你还记得我吗?

时衍脸上没什么表情“你是?

“前两天我来时草堂看过病的,我是18号,我叫李娟。

时衍点了点头“你好。

“时衍老师,我喜欢你……

我看着姑娘那张青葱稚嫩的脸,又白又净,跟牛奶似的,忍不住摸了一把自己的脸。

哎,青春不饶人啊。

是个男人都知道嫩牛排和老牛排,应该选谁吧?

时衍却朝着我看了过来“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不由得石化当场。

门口的小女生们也认出了我“秦,秦总……

我站起身瞪了时衍一眼,然后走到门口对李娟道“放心,有爱就去追,我和时衍就是朋友关系。

门口的女生们也没说话,赶紧扭头讪讪走了。

时衍的目光立刻顿在我脸上冷笑“抱歉,我可没有一起睡觉的朋友。

我“……

我以为时衍不会打算理我了,没想到中午,他又提着药膳来了。

他面无表情地把药膳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你昨晚喝多了,今天宜食清淡。

时衍没有留下来吃饭,交代完就走了。

我的助理小陈都忍不住凑过来八卦。

“秦总,您和时衍老师,真的????

我把饭盒打开,轻车熟路插上电源充电“嗯。

“那可太遗憾了。小陈说,“秦总,我觉得时衍老师真的很喜欢你呢。

我耸了耸肩,然后瞥着门口那道熟悉的身影。

“小陈,你觉得一个人的喜欢能持续多长时间?

“我买包包的时候,我也是真的喜欢这个包包,买香水的时候也是真的喜欢这个香水,买口红的时候也是真的喜欢这个口红,可是没多久,我就不喜欢了。人就是喜新厌旧的动物,时衍现在喜欢我,可是十年后,二十年后呢?

“我不想因为一段会变味的感情浪费时间,太多女人因为婚姻把自己折腾成黄脸婆还吃力不讨好,我现在自己赚钱自己花,自己有疼爱自己的本事,难道不好吗?

“就算我不结婚我没孩子,会孤独终老又怎么样?孤独终老,也比在婚姻的旋涡里苦苦挣扎要强,好歹,我老去之前,个人独立,个人幸福。

小陈看着我,似乎有些理解我的想法“是啊,我姐姐就是……我姐姐名牌大学毕业,和初恋结婚,结果小孩三岁,男人就出轨了,有时候,男人真的靠不住。

我笑笑,把饭盒递给小陈“帮我把饭盒还给门口那位,然后告诉他,明天不用送饭了。

15

和小陈的话,我其实就是说给时衍听的。

我想,他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知难而退。

事实证明,我应该想得没错,因为一直到当天下午,我都没看到时衍的身影。

直到深夜,我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我透过猫眼,竟然看到了时衍。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开门,转过身回到房间继续睡,大概到三点钟左右,又爬起身来到了房门口。

猫眼外,已经看不到人了,我自嘲的笑了笑。

看吧,男人的喜欢就是这么经不起考验,他连短短的几个小时都不能等,怎么可能指望他一辈子对你好?

我再次回到卧室睡了。

第二天九点,我按时出门,刚打开房门,就看到了蜷缩在门口的时衍。

我瞪大了眼睛“你没走?

时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向我,然后站起身,我看着他双目猩红,突然有些于心不忍。

紧接着,他就张开手臂抱住了我“漫漫,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我想推开他,却发现他靠着我脸的脑袋烫得不行,我脸色一变“你发烧了,我送你去医院。

谁知道,平时清冷的时衍突然变成了一条蛇,把我缠得死紧死紧的。

就像是成了精的竹子。

我不得不低呼了一声“时衍,放开!

时衍可怜巴巴“漫漫,我不想去医院。我不喜欢打针,西医很喜欢打针的。

“……

这句话突然戳到了我的萌点是怎么一回事儿,我的冷脸绷不住了,下意识笑出了声“行,不去医院。

时衍立刻乖乖放开了我。

我把他扶在沙发上躺好“现在呢?你不去医院,那我去买药?

时衍摇头“不用吃药,中医推拿退烧很管用,漫漫,你帮我推几个位置吧。

时衍此刻就是一个好老师,他耐心告诉我退烧按摩手法。

我用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从他的手腕处往手肘的方向快速推拿,很快就得到了他的赞扬。

“漫漫真棒。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四个字,但我却想到了我和时衍的第一次。

他情动时,也说了一句‘漫漫真棒’。

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下意识瞪了他一眼“呸,你的漫漫才不棒,你的漫漫一点也不想棒,你的漫漫腰酸背痛,怎么棒?

时衍怔怔地看着我半晌。

“要不,我帮你揉揉?

我“……闭眼,躺好。病人就要有病人的自觉。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时衍已经醒了。

他坐在床边正在帮我捏脚。

我刚醒,人还没清醒过来,下意识舒服得哼哼了两声,等我回过神来,我赶紧把腿往回一缩。

“时衍,你干嘛呢?耍流氓吗?

时衍低笑了一声“帮漫漫按摩,我的漫漫不能走模特步,她会不高兴。

想到昨晚我说的话,我又脸红了。

这货都发烧了,还记得这么清楚?

小说《良药苦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良药苦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