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江总小心,那小子会读心术

>

江总小心,那小子会读心术

念你可好 著

南树江漠北 江总小心,那小子会读心术 现代言情

《江总小心,那小子会读心术》中的人物南树江漠北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念你可好”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江总小心,那小子会读心术》内容概括:江漠北(攻)VS南树(受)【双男主】 【双洁】 【甜宠】 【搞笑】 【读心术】 【年下】天煞孤星VS天运之子南树出生那日是农历七月十五,传统的鬼节,母亲难产去世,父亲在他三岁时,抑郁成疾离世。从小他受尽各种冷言冷语,同学当面骂他是克星,大人背后说他是煞星。十八岁那年,最后一个亲人也离他而去。和南树不同,江漠北出生在农历五月初五,传说的纯阳之日。自他出生,父亲的小公司顺风顺水越做越大,待他接管,更是稳坐京市商业圈第一把交椅。亲戚长辈说他是福星,相熟的人说他是天运之子。截然不同的两个人,阴差阳错的见面,南树逃离京市,再不踏足。时隔五年再遇,江漠北摇身一变成了他的老板……多对情侣,周晋晨(年下攻)VS唐德(年上受) 冯书宁(攻)VS秦浩(受)...

来源:fqxs   主角: 南树江漠北   更新: 2024-03-30 23: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江总小心,那小子会读心术》是由作者“念你可好”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南树江漠北,其中内容简介:海市虽是南方城市,深冬的季节,气温也高不到哪去,更别提今年的天气异常反常南树默了几秒,机械性的坐进去,男人立马按下挡板,朝他看来“冷不冷?周一走的急,没顾得和你打招呼”似是担心吓到他,江漠北的声音比刚才温柔了很多“哦!”南树语气淡淡,贴着车门,无处安放的双眼盯着窗外,尽力保持着面上的平静正是下班晚高峰,车子行驶的很慢,江漠北看着他的侧影,微微蹙眉“这么多年不见,你就不想跟我说点什么?”...

第3章 死皮赖脸的房客

江漠北调子里的亲昵,暧昧,南树只感觉太阳穴突突的。

长久以来他的喜怒哀乐隐藏的极好,这一刻他破防了。

“敢问江总多大了?

“29,有问题?

还是…你嫌我老?

比他大六岁,无论年龄还是身份,他都不该说些过分的话,可他实在忍不了了。

“江总既是成年人就该懂得分寸,还是说江总向来这么不正经?

江漠北盯着他不怒反笑,骨节分明的手,轻佻的摸了下他白皙的脸颊。

“我还有更不正经的,一会儿让你见识下?

江漠北说完潇洒的转身走去卧室,南树看着他的背影,脸颊滚烫。

“流氓。

南树嘟囔完走进浴室,浴室的房门被他摔的震天响。

江漠北听到动静,回转过头,原来这小子也有脾气,亏他还以为是只乖乖兔。

江漠北在床上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人进来,正思索着要不要再去催催,南树穿戴整齐的走了进来。

若不是看他发丝还带着水汽,江漠北真怀疑他有没有冲澡。

南树看了眼正在给他腾空儿的江漠北,走向卧室内的衣橱。

“你睡吧,我睡沙发。

“树儿,咱俩都是男人,你确定要这样?

江漠北看着他,故作震惊。

南树没说话,从衣橱顶层抱出被子和枕头,回了他个冷漠的眼神,带上房门。

南树躺在客厅的沙发辗转反侧,记忆被拉回五年前的那个夜晚。

***京市,国际酒店豪华套房。

昏暗的灯光下,男人赤着上身坐在床上,沾染着醉意的眸子,因浴室出来的少年变的腥红。

“给你的东西用了吗?

低磁的嗓音略带沙哑,南树轻轻点头,发梢的几滴水珠落到他的肩胛,慢慢滑向锁骨。

瓷白的肌肤带着水汽,泛着淡淡的粉色,男人盯着几秒,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滑动。

空气中短暂的静默,南树紧紧攥着腰间的浴巾,漆黑的眸子如误闯禁地的小兽,不知所措。

“过来。

男人再次开口,嗓音不容拒绝。

南树小心挪动着身子,无处安放的眼神,犹如受惊的小鹿。

他刚靠近床沿,便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扯去身上的浴巾。

男人握起他的手,把他拽进怀里,啃咬着他粉嫩的耳垂。

“乖,别怕。

******剧烈的疼痛,南树猛的睁开双眼,惊醒的他眼神茫然。

床头柜传来陌生的手机铃声,他这才发现自己不但睡在床上,还被某人紧紧困在怀里。

男人感觉到他的响动,轻声呢喃。

“树儿乖,再睡会儿。

“我怎么会在床上?

南树掰扯开他钳制在腰间的大手,往后挪了挪身子。

“也许是你睡迷糊了,或者你梦游?

男人闭着眼,说的云淡风轻,南树只感觉胸腔闷的厉害。

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不依不饶,他拿过来扔到他手边。

“你手机响了。

“你帮我接。

“你爱接不接!

南树没好气说完,下床走向客厅。

片刻,传来敲门声,他狐疑的走去开门。

门外,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身前,放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

“你们是?

你们是不是敲错房门了?

“小南,没敲错。

南树话落,从楼梯下方传来杨主管气喘吁吁的声音。

南树极力保持着多年的涵养,江漠北昨晚能找到这,显然是拜杨主管所赐。

“杨主管,这行李怎么会儿事?

“江总是还没起吗?

杨主管答非所问,把手里的保温桶塞他怀里,倾着身子朝门内探去。

南树眉心微跳,指尖掐着掌心,强力压制住涌上的怒火。

“他昨晚醉了,借住了一晚,我想他醒来就该走了,这些东西还是麻烦杨主管安排他们带走吧。

“那怎么能行?

你家住西楼又没电梯,我们可是费了老劲才搬上来。

“再说,江总刚来海市,房子还没装修好,你该不会眼睁睁看着咱们老板住马路吧?

南树嘴唇微张,刚要反驳,杨主管冲着他语重心长。

“小南我懂,你这人虽然平时话不多,却是咱办公室最有爱心,最善良的一个。

“你也不忍心,看着咱们老板睡大马路对不对?

从昨晚到现在,南树一连被人戴了两次高帽,他安抚好自己的情绪,试图再次开口拒绝。

杨主管朝旁边两人递了个眼色,三人瞬间朝楼下跑去。

“杨主管…杨主管…我话还没说完……小南,我儿子刚出生,我着急回去看孩子,江总就拜托你了。

楼道底层传来杨主管粗犷的男中音,南树看着门前的两个大行李箱,驻足几秒,咬着牙踢进房内。

他把保温桶砸到餐桌,气冲冲走进卧室。

“江漠北你醒没醒?

醒了就赶紧离开。

“不喊江总了?

江漠北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

南树看着他光着的上半身,不自在的背过身去。

“谁…谁让你把睡衣脱了?

“树儿对不起,实在太紧了,我睡裤也脱了,你要不要回头看看?

“你…你个流氓!

“树儿,咱俩都做过了,你怎么还这么害羞?

我记得那晚……江漠北话中带话欲言又止,南树又羞又恼。

“你个臭流氓,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南树说完朝客厅走去,身后再次传来江漠北低磁的声音。

“树儿,我的行李是不是到了?

你帮我拿过来好不好?

“自己拿。

“好,反正我光身子的不怕穿衣服得,你别骂我流氓就行。

小说《江总小心,那小子会读心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总小心,那小子会读心术》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