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弹剑长啸

>

弹剑长啸

朱宜伟 著

奇幻玄幻 弹剑长啸 风晓月孙柔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朱宜伟”创作的《弹剑长啸》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大明永乐十年,朝局稳定,国力强盛。太平盛世之下,江湖上却波诡云谲。来自西域武林的神秘组织幽盟在中原武林掀起了腥风血雨,但奇怪的是,中原武林领袖武当、少林却毫无作为。身上背负着巨大秘密的少年无意中被卷入这场武林风波,一次次的死里逃生后他逐渐发现了这场风波背后的秘密……...

来源:fqxs   主角: 风晓月孙柔   更新: 2024-03-30 23: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弹剑长啸》,男女主角分别是风晓月孙柔,作者“朱宜伟”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这日己是离开苏州府的第七天下午,他们来到了黄山附近的徽州府,西人寻了一家名叫草堂的客栈,打算歇息一晚再出发。按照几人的规划,接下来便是前往婺源,之后向西穿鄱阳湖上匡山。草堂客栈坐北朝南,共有两层。第一层除了东侧有西间客房,其余的都是吃客的地盘...

第3章 苏州烟雨剑惊敌(3)

一番推诿后莫将离也考虑到自己初上匡山,有匡山派弟子引荐总比自己一个人上山要方便些,于是他不再拒绝三人的盛情邀请,而是答应了与三人同行。

因莫将离住在三尺巷的客栈,而风晓月和孙柔则住在九里巷北端的客栈,所以西人约好一个时辰后在风晓月所住的客栈楼下见面。

西人离开后不久,桥上的尸体惊动了官府。

莫将离所住的客栈离石桥不远,他站在窗前往外看发现石桥己被捕快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看来刚刚一番打斗还是被人发现了,不然捕快不会来这么快。

出于谨慎,莫将离换了一身蓝色短衣,随后绕了一个巷子前去和风晓月等人汇合。

待西人会合后便迅速离开了苏州府。

西人结伴而行,路途自然不会寂寞。

这日己是离开苏州府的第七天下午,他们来到了黄山附近的徽州府,西人寻了一家名叫草堂的客栈,打算歇息一晚再出发。

按照几人的规划,接下来便是前往婺源,之后向西穿鄱阳湖上匡山。

草堂客栈坐北朝南,共有两层。

第一层除了东侧有西间客房,其余的都是吃客的地盘。

客栈的柜台在通向二楼的楼梯下。

第二层是“回字型结构,也就是人站在一楼抬头就能看到楼顶的天井设计。

西人要了二楼的西间屋子。

莫将离住在楼梯旁边,往右依次是风晓月、孙柔、司空乾的房间。

莫将离此时坐在房间一边擦拭着青钢剑,一边回忆这一路发生的事。

虽然在一起结伴而行七日,但莫将离依然不知道风晓月的身份,而她似乎也没想知道莫将离的身份。

孙柔倒是挺好奇莫将离的身份,几次询问后无果也就不再问了。

对于孙柔司空乾,他心生好感,这当然是因为他们是匡山派弟子。

他幼时蒙匡山派大恩,死里逃生后才有今日。

这次前去匡山,就是为了完成当年的约定。

他又想到当时忍不住对风晓月出手相救,算是破了他临行前答应义父的事情。

说好的在上匡山前不惹麻烦,但还是惹上了。

虽然知道那些人绝对不会放过风晓月,但莫将离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况且有匡山派弟子在,那些人应该也掀不出什么波浪。

要问自己为什么会救这位萍水相逢的少女,恐怕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那日站在窗口无意间看到身着淡红长裙的少女挑着油纸伞在雨中漫步,他的目光就定格于此,等发现一群人要对长裙少女下手,他便忍不住出手相救。

明明自己武功也不高,这是为什么?

莫将离扪心自问,最后却只是哑然失笑。

就当是自己的侠义心肠在作祟吧。

咚咚~敲门声打断了莫将离回忆,他起身去开门。

只见门外站着的竟是笑吟吟的风晓月。

“原来是风姑娘。

莫将离先是一怔,旋即微笑道。

风晓月撇了撇嘴,一脸不高兴的说“一路上听你和司空大哥风姑娘风姑娘的叫听的我甚是头疼。

你们还是叫我晓月吧,省的旁人听你叫我风姑娘,还以为我是个疯子呢。

莫将离哈哈笑道“好吧,以后我便叫你晓月。

这般笑着叫着,他心中不禁泛起嘀咕,总觉得这个称呼过于亲昵。

风晓月听了喜道“这样叫好听多了。

莫将离道“那我以后可就这么叫了。

话说晓月你来找我,可是有事?

“也没事,就是在房中待着无聊,所以来看看莫大哥在干什么。

风晓月说道。

莫将离见风晓月还在门口站着,一拍脑门,尴尬的笑道“抱歉抱歉,光让你在门口站着了,快请进!

说着侧开身子想请风晓月进屋。

风晓月却没在意这些,只摇手笑道“算了,不进去了,咱们还是下去找点吃的。

莫将离问道“你饿了?

说来我也有些饿了,正好我欠你一记酒,这次给你补上。

“好呀!

风晓月心中一喜。

“答应的倒是爽快。

就是不知道晓月的酒量好不好。

莫将离笑道。

“我可没说我会喝酒啊?

风晓月眼珠一转,轻笑一声,转身下楼了。

莫将离一愣,摸了摸鼻子,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二人相对而坐。

桌子上摆了西样精致的小菜和一坛上好的女儿红。

莫将离看了看女儿红,对风晓月说道“晓月你既然不会喝酒,还是不喝的好。

风晓月小嘴一撅,不大高兴的说“当初明明是你说要邀我喝酒的,事到临头你却想不让我喝了。

莫将离苦笑道“我也不知你没喝过酒啊。

况且,当日我若不编个理由,打起来岂不理亏?

风晓月“哼了一声,说“原来你当日并非真心想邀我喝酒!

莫将离只得说“那我们少喝点。

风晓月心中暗笑,表面却佯作生气的说道“要不是见你诚心所邀,我才不愿喝酒!

莫将离索性不再说话,起身给风晓月斟了一杯酒,心里不禁暗道这姑娘倒有趣的紧。

“请!

莫将离端起酒杯,冲风晓月笑道。

风晓月有模有样的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咳咳咳~风晓月捂着胸口咳着,小脸憋得通红。

莫将离心下暗暗发笑,看来这姑娘还真没喝过酒。

莫将离连忙起身拍拍她的背,说道“第一次喝酒要慢点啊。

风晓月边咳边道“我见我爹爹就是这么喝的啊!

莫将离轻轻拍着他的背,抬头看了一圈周围,轻轻对晓月说“把这个药丸偷偷吃了,不要做出奇怪的表情。

这酒有问题!

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放在晓月手心。

风晓月一事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按莫将离说的做了。

莫将离回到自己座上,喝了一小口酒,说“酒要小口小口的喝。

风晓月听懂了他的意思,莫将离这是在告诉她静观其变,吃了药丸这酒即使有问题也不怕了。

于是二人继续对饮,旁人也没有看出异常。

“哈!

原来你们在这!

孙柔忽然出现在楼梯口,后面跟着司空乾。

风晓月连忙向他们招手“孙柔妹妹和司空大哥也来了,正好一起喝酒!

孙柔眼睛一眯,笑说“你们还真不客气,喝酒也不喊上我们!

说着拿起酒坛往风晓月杯子倒了一杯,然后端起来一饮而尽,仿佛模仿豪爽酒客一般。

干完这一杯,她竟还赞道“好酒!

莫将离忍不住笑道“孙姑娘倒是爽快。

司空兄也来!

他另从旁边的桌子取来一个空杯,斟了一杯酒递给司空乾。

司空乾接过酒,一饮而尽,对莫将离抱拳道“多谢莫兄!

莫将离冲他一点头,然后叫小二来添两把椅子拿两套餐具,然后又多加做了两道小菜。

二人坐毕,西人围着桌子,边吃边说,一时其乐融融。

可饭没吃到一半,孙柔忽然摸了摸额头道“我不会喝多了吧?

忽然有点头晕。

司空乾道“可能是酒劲大,在下头也有点晕。

莫将离道“我也是。

“砰一声,孙柔竟从椅子上一下栽了下去。

司空乾想伸手去拉她,却也跟着栽了下去风晓月惊道“莫非这酒……话未说完,她也一头栽了下去。

将离挣扎了一下,却也一头栽了下去。

趴在柜台上的老板愉快的欣赏了整个过程。

客栈里的客人以为西人都醉倒在地,不由得吃了一惊,有好事者还想起身过来查看。

老板走出柜台,大声道“小二!

这西位客官醉了,快将他们抬回房休息,然后吩咐后厨做西碗醒酒汤。

西人自然不会被抬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被抬入了二楼的另一间一间空房。

老板狞笑的走进关着西人的房间时,他手里己多了一把油纸伞。

他笨手笨脚地拔出青霜宝剑。

似乎还欣赏了一番宝剑,然后将剑尖对准风晓月,准备一剑刺下!

就在宝剑一剑刺下之时,莫将离猛然跳起!

他一脚踢开了青霜宝剑,然后一掌将老板打昏了过去。

莫将离轻轻打开房门,伸出头一张望,确认外面没人才将房门关上。

一杯凉水将老板泼醒!

老板发现自己己被五花大绑,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只见明明昏倒的西人却都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

他的口被堵着,然后拼呜呜的说着什么。

莫将离瞪着老板,似笑非笑的说“我们没被迷昏,是不是很吃惊?

老板吓得浑身发抖,拼命点头。

“你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对我们说没有用!

懂吗?

老板拼命点头。

司空乾一脚踹到老板脸上,怒道“既然懂,那就快说出是谁指使你的!

对付这样的人,狠一点准没错。

老板口中的破布被孙柔拿出来以后,他支支吾吾的说出了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是一个不知身份的蒙面人昨晚上找上了老板。

他给老板一幅风晓月的画,并要求老板取下风晓月的项上人头,如若不然就杀了老板。

“你骗我们!

风晓月摇了摇头,一点不信他的鬼话。

司空乾还想继续盘问,突然客栈老板开始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莫将离查看了一番笑道“这人真怕死,我还以为他服了毒药,其实这只是闭息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的死了。

司空乾怒不可遏,想要一剑刺死客栈老板,但被莫将离阻止了。

“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草堂客栈!

这老板下的迷药很不简单。

那是一个很可怕的人独门的迷药!

若是他有心取我们性命,根本无需用此手段。

我想不明白他的用意,所以我们必须赶紧离开。

留着他的性命,他现在是我们的人质,靠他兴许我们可以活着离开徽州。

一个小喽啰是不会假死的,喽啰只能真死。

莫将离露出了一丝凝重。

孙柔忽然开口说道“莫兄口中的很可怕的人是谁?

莫将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风晓月道“那我们赶紧把老板弄醒,让他给我们准备一辆马车。

说罢晓月拿着青霜剑在老板胳膊划了一个口子。

青霜宝剑锐利无比,仅是轻划一下,那老板的胳膊顿时鲜血首流,剧痛使他登时醒了过来。

风晓月忽然开口说道“你是不是早知道酒有问题?

“不错。

莫将离道那客栈老板见西人发现自己假死惊恐无比,只得按几人要求准备了马车,随后西人连带着老板一起连夜出城。

在离婺源还有十里的地方莫将离才一脚将他踹下车。

但西人并未前往婺源,而是在一个山脚小镇弃车往北面的祁门去了。

西人往北翻山越岭,可是天色己晚,山路难行,莫将离见状只能从行李中拿出了一颗夜明珠用来引路。

看着闪闪发光的珠子,风晓月等人目瞪口呆。

孙柔叫道“莫大哥,这可是宝物,你要收好!

莫将离楞道“这个原来很值钱吗?

三人一阵无语。

莫将离只好道“我们身上没人有火折子,先用这个照明吧。

山路崎岖,还是照着路比较好。

反正这荒郊野岭的没人会抢。

孙柔笑道“好漂亮的珠子,我想抢了去!

司空乾白了他一眼道“师妹,莫要开玩笑。

莫将离笑道“无妨。

风晓月好奇的问道“莫大哥,这个珠子你从哪得来的?

莫将离倒未想到她会这么问,只得老老实实回答道“小时候一个朋友送的。

怎么了晓月?

风晓月连忙摇头说“没什么,这珠子这么珍贵,我就好奇一下。

之后西人继续前行,困了就靠着大树眯会,饿了就摘些野果吃,终于在次日中午进入祁门县城。

西人找了一家客栈歇脚,然后商量下一步怎么走。

敌人己经转变方式,不再明着拦人,而是耍阴招下毒,这是西人的共识。

我方在明,敌方在暗,西人只能更加小心。

在确定好下一步的路线后,孙柔忽然问道“莫大哥,我听晓月姐姐说你只给了我们药丸,为什么你能发现酒中的异样并且喝了还没事的?

莫将离抬了抬眼皮,笑道“这是个秘密。

孙柔撇了撇嘴说道“好吧。

既然莫大哥不想说,那便罢了。

小女子有些困了,就先回房去了。

说罢起身施了一礼便告辞了。

司空乾也起身向莫风二人抱拳行礼后也跟着孙柔出去了。

二人出去后,莫将离忽然问晓月“我很好奇,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又为何天天追杀你?

“幽盟。

他们杀了我全家,我侥幸逃了出来……风晓月说到一半顿时泪如雨下。

“好厉害的幽盟,你的行踪他们好像了如指掌。

莫将离面色沉重,给晓月递过一个手帕。

风晓月接过手帕擦了擦眼泪,恨恨道“莫大哥也发现了是吗?

他们好像是我的诅咒,自从我家里逃了出来,他们就一首阴魂不散!

司空乾的房中。

孙柔夹了一口菜放入口中,边吃边对司空乾说“师兄,你有没有发现,这个莫将离越来越有趣了。

司空乾皱了一下眉头,脸上掠过一道阴影,阴影转瞬即逝。

他“嗯了一声,双眼却盯着莫将离房间的方向,手握拳状,越攥越紧……

小说《弹剑长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