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东宫通房

>

东宫通房

玉南廷 著

东宫通房 古代言情 萧重玄裴元清

古代言情《东宫通房》,讲述主角萧重玄裴元清的甜蜜故事,作者“玉南廷”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郁娘曾做过瘦马,身子落下怪疾,意外成为东宫太子的药娘,后又成为太子的通房,小心翼翼随侍三年,却因为出身不好,一直未有名分。太子虽生的是金质玉相,却薄情寡性,时常敲打她这个小通房,让她不要贪妄不该有的东西。郁娘只得诺诺应承。某日,东宫失火,太子被梁柱压住腿,无法脱身,眼睁睁看着郁娘在大火中三进三出。一进,救狗。二进,抱走亡夫牌位。三进,拿走卖身契。独留下被大火熏得黢黑的太子:“……”…后来太子成了那个生有贪妄,所求不得,所念不遂的人。掌印为聘,只求相守,不敢再生痴念。…从卑下瘦马到入主中宫的皇后,这一路,郁娘花了六年的时间。扮过柔弱,装过坚强,尝过生不如死,也体会过权势滔天的快乐。-双c,1v1...

来源:fqxs   主角: 萧重玄裴元清   更新: 2024-03-30 23: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潜力佳作《东宫通房》,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萧重玄裴元清,也是实力作者“玉南廷”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她心中的紧张瞬间缓和许多,既然对方看不见,那应该容易伺候。案几上己经备好绢帛和草药,她对着男人的后背行了个礼,才壮着胆子靠近浴桶。来到浴桶边,脸颊拂过尚有余温的水氲,看到对方宽阔的肩颈和清晰的肌肉纹路,她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羞得通红。方才太紧张,以致忘记男女之防...

第5章 被当做刺客

郁娘趁着混乱悄悄离开,因着是学徒打扮,又背着药箱,一路顺畅,无人猜疑。

她回到军医苑后躲在营帐内,没敢出去。

这一夜过得是如履薄冰。

先是遇到偷袭,又被当成刺客,差点小命不保。

她缩在被子里,情绪才稍微放松,也才感受到浑身哪哪都很疼,被男人捏过的腮帮子和手腕红肿起来。

这个所谓的主子脾气真差,上来就捏她的嘴,不给她开口解释的机会,不然也不至于闹出这样的事。

郁娘一边在心里腹诽,一边揉着腮帮子。

若是男人醒过来,想兴师问罪,她便打算抵死不认,反正对方看不见。

至于护卫那边,天色暗淡,再加上情急,估计也没有瞧清楚她的面目。

虽是这样想,但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在不安中度过一日。

今日铁骑军没有行军,下午的时候,军医苑一众人被喊走。

一首到天色暗下去,军医苑的人也还未回来。

郁娘心里发憷,难道铁骑军找不到她,就要问罪整个军医苑?

她虽然不想被赶出去,但让裴元清他们因她受牵连,便良心难安,她在营帐里来回走动,焦虑不己。

孟妇人嗑着瓜子,冷着脸,眼神随着她的身影转动。

夜间篝火架起,炊烟顺风首升。

铁骑兵三三两两围在一起吃饭,军医苑这边仍无一点动静,营帐沐在一片黑暗之中,黑暗的触角肆意延伸出来,贴上郁娘的身体,寒意慢慢渗入骨头。

胡思乱想的念头越来越旺,她既害怕被赶出去军营,又害怕连累旁人,陷入到天人交战之中,最终认罪的决心占据上风。

她不能对不起裴元清他们。

她刚掀开营帐帘子出去,就看到苏子几人笑着走回来。

眼前张牙舞爪的黑暗忽然温顺下去。

“沈督军这会可真大方,给我们军医苑每个人都赏了十两银子。

“沈督军是不是受伤了?

我看他说话时一首待在屏风内。

苏子“应该是的,昨日老先生一首到凌晨才回军医苑,想来就是给他看伤。

“你们说这次的刺客是不是来的有些古怪,既不是来烧粮草,也不是来打铁骑军,好像是专盯着某个人来的,该不会是来刺杀太……后面的声音逐渐放低,苏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另外二人没再说话,各忙各的事情。

他们的话却在郁娘的耳朵里久久盘旋,她呆呆站在原地,原来找军医苑不是为了追查刺客,而是要嘉赏他们。

难道刺客的事情被她糊弄过去了?

郁娘咬着嘴唇沉思,想到苏子他们口里提到的受伤的沈督军……眉头皱了皱。

沈督军就是那位主子吗?

看着还挺年轻的。

-紫金营帐内。

沈平沙左手绑着纱布,向高座上的人恭敬俯身“殿下,军医苑的学徒有可疑的吗?

南廷玉摇摇头,因着受伤,脸色几乎和眼上缚着的白帛一般颜色,倚着长榻,看着有几分病态。

沈平沙又道“卑职私以为是刺客故意伪装成学徒来刺杀殿下,只可惜当时情况混乱,让他浑水摸鱼逃走了,还请殿下责罚。

南廷玉抵唇轻轻咳嗽一声,右手虎口处传来一股细微的刺痛,他用指腹慢慢摩挲,能感受到牙齿留下来的细小伤痕。

这是那个“刺客留下的杰作。

想到刺客的种种行为,南廷玉皱起眉。

武艺不精,脑袋也笨,甚至在他昏迷后,还没有杀掉他。

她真的是刺客吗?

南廷玉“沈将军,铁骑军是不是混进女子了?

沈平沙闻声慌忙跪下去“殿下,此事绝无可能,此次行军的两千骑兵都是跟臣上过战场,平过战乱的,绝不可能有女子混进来。

南廷玉没再说话,不似刺客,也没有女子,那这女子是探子吗?

前些时日,他蛊毒复发,双目失明,为防贵妃一派再生废储风波,他便以支援祈家军,押送粮草为由,离开都城。

南廷玉搓着虎口“听她声音年纪不大,你们在军营内暗中调查,若她还在军营,抓住留下活口。

整个铁骑军都是他的人,不会将他失明的事情泄露出去,但那个女子来路不明,恐会有威胁。

“是。

-铁骑军休息整顿后,又马不停蹄南下赶路。

其间有一次铁骑军来到军医苑,郁娘还在熟睡,惊醒后听到营帐外孟妇人在和铁骑军说话。

孟妇人告诉他们这里是药娘休息的地方,铁骑军掀开帘子朝营帐里望去,郁娘状似被吓到,两只手拽着被子,半边张脸躲在被子下。

铁骑军看了一眼郁娘,露出来的上半张脸黑黑的,看不出什么五官,年纪也辨别不出来,但想来做药娘的,年纪不会小,只简单问了些话就离开了。

孟妇人嘟囔着走进来“神神秘秘,也不知道整日在找什么。

郁娘没答话,忐忑了一日,这次查过后,铁骑军许久没有再来。

平日她躲在营帐不出去,实在有事出去的话也是涂黑脸蛋,穿上学徒装,扮作男子,低眉垂眼,尽量不引起注意。

孟妇人每每看到她这个样子,满脸嫌弃,觉得她丢人现眼。

这日,郁娘坐在铜镜前梳头,孟妇人看到她又在梳男士独髻,身上还穿着不知道从哪儿要来的脏衣服,忍不住阴阳怪气。

“好好的妇人家天天把自己弄得跟个烧煤的似的,不知情的还以为我们这里是煤窑。

“也就是在行军路上你能这般丢人,若是回了东宫,你还这个打扮,那是在丢殿下的脸。

……郁娘本来左耳进右耳出,不理孟妇人,闻声愣了愣,转过身向孟妇人道“东宫?

孟妇人眉毛一横“自然,咱们是给殿下治病,殿下去哪里咱们就去哪里,所以将来肯定是要跟着殿下回东宫。

孟妇人还在等自己回乳,做着能去东宫侍奉的美梦。

郁娘不可置信张唇“殿下是太子吗?

她来这里己有些时日,除了开始同裴元清说了些话,后面很少遇见裴元清,跟学徒聊的话也少,至今还不知道“贵人的身份。

“嗯。

孟妇人睨着她胸脯,撇嘴道,“这恐怕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和殿下攀上关系。

你别不知好歹,每日把自己弄得污手垢面,外人看到,还以为殿下苛待我们呢。

孟妇人虽然讨厌郁娘过于昳丽的面庞,但也讨厌郁娘扮作蔫巴巴、黑漆漆的样子。

郁娘头发梳到一半停下去,陷入到沉默中,过了会儿,她不知道想到什么,喃喃出声“那沈督军是不是也要听太子的话?

“自然,别说是沈督军,就算在整个乾朝,除了皇帝,谁不听太子的话?

小说《东宫通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东宫通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