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恋爱脑爆改后,拜拜了总裁

>

恋爱脑爆改后,拜拜了总裁

闻牧云 著

小说推荐 恋爱脑爆改后,拜拜了总裁 闻牧云江川

小说推荐《恋爱脑爆改后,拜拜了总裁》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闻牧云”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闻牧云江川,小说中具体讲述了:19岁那年闻牧云发誓我们会幸福一辈子。 29岁那年他搂着小学妹,将啤酒从我头上淋下。 他戏谑地着看我,眼里全是玩味。 “蒋青青,你配用这么好的酒吗?” 配?我甩手一张结婚证,他看哭了。......

来源:qwwrkbd   主角: 闻牧云江川   更新: 2024-03-29 23: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恋爱脑爆改后,拜拜了总裁》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闻牧云”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恋爱脑爆改后,拜拜了总裁》内容概括:大雪纷飞,漫天的白色被昏黄的路灯照耀着,眼睛有些刺痛,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了眼泪。从一开始的甜蜜,到后来无尽的厌倦,闻牧云从喜爱到嫌恶这个过程,竟然只用了三年。酒吧里烟雾缭绕,吵闹的音乐不断攻击着我的耳膜。“喝!喝!喝!”我顺着声音望过去,是江川在一旁起哄,旁边坐着对瓶吹的正是闻牧云,他怀里正抱着一...

第1章 总裁你哭啥

19岁那年闻牧云发誓我们会幸福一辈子。

29岁那年他搂着小学妹,将啤酒从我头上淋下。

他戏谑地着看我,眼里全是玩味。

“蒋青青,你配用这么好的酒吗?

配?我甩手一张结婚证,他看哭了。

1.

手机铃声响起,电话那头传来闻牧云朋友江川的声音

“喂?来接云哥回家了,他喝醉了。

又是这样,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了。

我的手随意在围裙上擦了擦,开车去了酒吧。

大雪纷飞,漫天的白色被昏黄的路灯照耀着,眼睛有些刺痛,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了眼泪。

从一开始的甜蜜,到后来无尽的厌倦,闻牧云从喜爱到嫌恶这个过程,竟然只用了三年。

酒吧里烟雾缭绕,吵闹的音乐不断攻击着我的耳膜。

“喝!喝!喝!

我顺着声音望过去,是江川在一旁起哄,旁边坐着对瓶吹的正是闻牧云,他怀里正抱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我只觉得浑身冰冷,不自觉地裹紧身上的大衣,抬脚走了过去。

“牧云,回家。

江川是第一个看到我的,他从沙发上跳下来,一把搂住我的肩膀,顺势往他怀里带了带。

我咬牙没说话。

“云哥!你看看谁来了!?江川闹着推搡我,周围人一双双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我看,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嘲笑声。

闻牧云停下灌酒的手,眯着眼睛看向我,目光却落在江川那只手上,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

“把手拿开。

江川没在意,还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又引起周围人的一阵哄笑。

我的身体还在一阵一阵发冷,只觉得我是那么格格不入,但还是颤抖着声音开口

“牧云,跟我回家。

闻牧云看向怀里的小姑娘,又转头望向我。

他暗黑色的眸子中看不出一点情绪。

场子一瞬间冷了下来。

江川带着玩味的笑容送来一瓶酒,开口

“嫂子,来都来了,喝点?

2.

我看着那瓶酒精浓度极高的威士忌,又看向漫不经心的闻牧云,轻声开口

“我喝完了你就走?

没得到回应,我也作罢。拿起一瓶酒就往嘴里灌,我喝得又急又快,忍不住呛咳了好久。

但闻牧云好像从始至终没看我一眼,只顾着和怀里人调情,好像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我一时间红了眼眶。

闻牧云随手开了一瓶酒,站起身来,将罐装啤酒微微倾斜,液体顺着我的头发缓缓滑落。

他像是在欣赏艺术品一样,任由带着小麦味道的啤酒浸透我的皮肤。

“蒋青青,你配用这么好的酒吗?

我在困难中睁开眼睛,看向他手中的易拉罐。

八块钱。

闻牧云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指,好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他又坐回了那个昏暗的位置,像是笃定了我就是贱骨头,是赶不走骂不走的蟑螂。

我只是再一次裹紧了湿答答的大衣,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走之前,我听到江川笑嘻嘻地问“云哥,真不去追啊?

闻牧云口齿不清,好像从接吻的空隙中挤出两个字“不去。

江川带着好奇地说“我记得你俩大学那阵挺要好的,现在怎么成这样了?

我停下脚步,江川状似无意的询问,我却忍了三年不敢说出口。

沉默良久,只听闻牧云说了两个字“腻了。

他的语气就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这两个字像根刺一样扎伤我。

腻了,我十年如一日的欣喜与爱慕,对于他来说只觉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在他的眼里,我可能还没有他路边捡来的狗一样值得宠爱。

回到家洗了个澡,我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离婚协议书,脑子里却无端闪过十年前的画面。

19岁,大二的闻牧云坐两个小时地铁只为了给我送束花,他说这是实验室培育出的新品种,迫不及待要拿给我看。他花光用兼职赚的零花钱为我买了一枚素戒,他捧着我的脸不断亲吻着,向我发誓毕业就结婚。

23岁,我们在教堂交换戒指,牧师欣慰地说“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他颤抖的手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26岁,我为了支持他的工作,不再做设计师,成为了全职主妇,他赚得越来越多,我们的日子也越来越好。

29岁,闻牧云对蒋青青说“你配吗?

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原来年少情深,也能走到相看两厌。

我不断擦拭着频繁掉落的眼泪,终于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名字,拉黑了闻牧云的所有联系方式,凌晨三点,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我收拾好行李,轻轻地关上了门。

手机铃声不适时地响起,耳边传来江川的声音

“喂?云哥要回去了,你快来接。

“他能回就回,不回就死外面。

“哎?你怎么说话…?

挂了电话,像是悬在空中多年的大石头终于落地,我顿感心情舒畅了不少。

3.

一夜的雪过后,天气竟然出奇地转晴。

半夜打开招聘软件投递了几份简历,一大早就收到了面试邀请。

我没敢懈怠,忙打开平板练手。

几年没画设计图,还好没忘了老本行。

手机震动了一遍又一遍,我估摸着时间,应该是闻牧云醒了。

随后内心又发出一声苦笑。

看吧?人家回家倒头就睡,根本没发现你的离婚协议书。

“喂?

闻牧云带着宿醉的声音,听起来昏昏沉沉得打不起精神“你在哪?

我画设计图的手没停下,要是放以前,我恐怕要毕恭毕敬双手拿着手机,还要持续地露出傻笑。

“离婚协议书在桌子上记得签,我顿了顿,继续说“尽快,还有冷静期要等。

我听着电话那头传来有些沉重的呼吸声,心一硬,看他早出晚归熬夜喝酒抽烟,极度怀疑他是不是得了什么重病,越来越觉得早点离婚是个好事了。

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早被挂断了。

面试很顺利,晴川工作室安排我下周入职。

我看着递交给我的工牌,上面赫然写着蒋青青-设计师。

我打心底里觉得高兴,一边又默默吐槽这家店的老板是不是古装剧看多了,还“晴川,我还“甄嬛呢!

刚出大门,看到江川往里走。

他脸上带着笑,像是刚中了几百万彩票一样,看起来积极又阳光

“蒋青青!

他很少会直呼我的大名,大多时候会单叫一个“喂,我皱皱眉装听不见,谁知道他一把抓住我

“你是不是要离婚?

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追你了!

我“?

4.

“你神经病吧?我用力抽回手,看着他有些发亮的眼神,这种炙热一下子把我震慑到了。

我大脑中飞快闪过无数个场景,生怕这又是一场恶搞。

江川听了我的话有点受伤,也自知平常在我面前的形象是何等地令人讨厌,他嗫嚅着说“我会向你证明的!

江川比我小两岁,我望着胳膊上被他抓出来的指痕,一时间有些怔愣。

这是什么?有钱人的游戏?我是play中的一环?

江川的恶劣我历历在目,我不可能相信短短一天他就会变好,这个想法产生的瞬间就让我想逃走。

他穿着白色卫衣,脚下踩了一双板鞋,眼睛里似乎有大学生清澈的愚蠢,但里面又藏着狡诈的诡计。

我知道自己被耍了。

铃声响起,是闻牧云“我们谈谈。

江川自然听到了,他咧嘴一笑,露出一颗虎牙。

我“有病。

闻牧云“?

我忙回神,提出下午五点在街角咖啡店见面。

江川委屈着脸“我能陪你去吗?

店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不知道他做戏给谁看,我清了清嗓子说

“江川你闹够了没?你比我和闻牧云小两届,你是看着我们一点一点走过来的。

你恶人做够了,现在扭头就要做好人,你觉得正常人会相信吗?

我告诉你我还没离婚,就算我离婚了,也绝对不可能和你这种人在一起!

江川确实是有点姿色在身上的,他低着脑袋,又在不经意间委屈巴巴地露出湿漉漉的狗狗眼,好像真的被我的话狠狠伤害到了。

我止住滔滔不绝的责备,思考着江川的所作所为。

若说江川真的做了什么错事吗?倒也不是,他最多只是在闻牧云喝醉的时候负责打电话,在闻牧云生气的时候负责递酒罢了。

我长叹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说话,江川抬脚走了。

转眼到了五点,我准时出现在咖啡厅,闻牧云姗姗来迟。

他将那沓纸甩在我脸上,我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从我眼角滑落,好像被纸割伤了。

闻牧云一愣,好像没料到他突如其来的脾气会对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擦擦。他递过来一张手帕。

是我送给他的,没想到他还随身带着。

我接过,说了句“谢谢。手帕上还残留着酒精的味道,我顿时觉得反感,象征性地擦了几下就丢进了垃圾桶。

“我送的,我处理掉,没问题吧?

闻牧云脸色有些难看。他皱着眉头,暗黑色的眸子像一潭死水,这几句话倒让它泛起了涟漪。

这不就是他希望的相敬如宾吗?

“对协议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你说什么呢?你来真的?闻牧云有点轻蔑地看着我,但他微微颤抖的手臂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我懒得和他打感情牌,用咖啡润了润喉“对,真的。我们不爱了,也就不必折磨彼此了。

咖啡里照常加了牛奶,但我尝着却是无边的苦涩在口腔蔓延,心寒犹胜天寒大抵如此。

一阵长久的沉默,久到我以为他不会再开口说话了。

“青青…我承认我…闻牧云焦头烂额之际,门口的风铃声响起,是江川。

他大咧咧地坐到我旁边,脸色不虞地望着闻牧云。

我“?

闻牧云“?

江川直勾勾地盯着闻牧云,但开口是在和我对话“他签字了没?

我“关你…

江川温热的手掌贴上我的侧腰,状似不经意间捏了下,好像在警告我小心说话,我推搡了半天,反而被他搂得更紧。

咖啡桌低矮,我不确定这小动作有没有被闻牧云看见。

我吞下那两个脏字,有些无语问苍天之感“还没签。

闻牧云突然笑了“原来你早就准备好下家了,我真没看出来啊蒋青青,你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合着是等我自己进陷阱呢?

我被他不分黑白的话气到,伸手就把咖啡全泼在他脸上,随后微微一笑,说

“闻牧云,你配用这么好的咖啡吗?

小说《恋爱脑爆改后,拜拜了总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恋爱脑爆改后,拜拜了总裁》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