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惊!铁血将军竟是个亲亲怪

>

惊!铁血将军竟是个亲亲怪

没电皮卡丘 著

古代言情 惊!铁血将军竟是个亲亲怪 裴牧周菁宓

《惊!铁血将军竟是个亲亲怪》是网络作者“没电皮卡丘”创作的古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裴牧周菁宓,详情概述:少年与少女青梅竹马,是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少年教她琴棋书画,骑马射箭,陪伴她长大成人……可少女却悄然将少年从记忆中抹去。后来,少年驰骋沙场成了人人敬仰的大将军,他不要金银财宝,高官厚禄,只求与她的婚书一纸。最后少年如愿娶了少女,可那新婚之夜,少女却一心只想着与他和离……...

来源:qwwrkbd   主角: 裴牧周菁宓   更新: 2024-03-29 23: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惊!铁血将军竟是个亲亲怪》,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没电皮卡丘,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裴牧周菁宓。简要概述:裴牧眸色骤暗,也放下了筷子。用过早膳,周菁宓回了暖阳院,而裴牧亦步亦趋地跟着她。她心里带着疑问,是以一入正屋,便让芍药和蔷薇去外候着。见此,裴牧剑眉微挑...

第6章

这句话,让周菁宓心中的疑虑更深。

但向佩英还在这儿,她便也没有多言,只是摇了摇头,乖乖低头将他夹过来的菜吃完。

瞥见裴牧还想再夹时,低声道,“我饱了,将军不用再夹了。

她低垂着眉眼,挽起的妇人髻露出优美的细颈,白得像是上好的玉石。

昨夜在梦中,这截细颈曾被他捏住,随着起伏而后仰。

还曾与他交颈,淋漓香汗与他的相交融。

裴牧眸色骤暗,也放下了筷子。

用过早膳,周菁宓回了暖阳院,而裴牧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她心里带着疑问,是以一入正屋,便让芍药和蔷薇去外候着。

见此,裴牧剑眉微挑。

周菁宓却是肃着一张小脸,语气板正地开口,“将军,我们幼时是不是相识?

她知晓自己失忆,不记得七八岁以前的事,这些年里,母后及身边的人从未主动提起过。

她对裴牧全无印象,而关于七八岁以前的事,她最好奇的也只是自己的生母舒妃。

然而关于舒妃……

母后说她做了错事被赐死,周菁宓一直信以为真。

毕竟深宫墙中,犯错的妃嫔并不少见。

可直到几年前她无意间听到宫中内侍的私下议论,才明白,母后那样说,只不过是为了护全她心中对于生母仅存的最后一丝幻想。

关于幼时的所有,她想不起分毫,更遑论对于裴牧的印象。

在她有记忆的这些年里,与裴牧也就只是他回京时参加宫宴,远远望见过一两面的关系而已。

可他却对她的饮食喜好如此了解,这让她不得不生疑。

她从未多主动想要探寻过那段被遗失的记忆,可如果“记忆就摆在她面前,她实在无法视而不见。

听到她的话,裴牧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过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绕过书案,来到桌后。

那上边放着她昨夜画的一副园景图,墨已经干透。

男人修长的指节轻抚上画中某一处,指腹微微摩挲,低声道,“这个习惯,宓儿仍旧留着。

周菁宓心头一震,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园景画里的枝木中,有她习惯留下的印记。

是一个顺着枝丫蜿蜒,似写似画,不细看则分辨不出的“宓字。

若是做人物画,“宓字便会被她藏于繁复的裙衫花纹中。

这个习惯,只有她一人知晓。

“你怎会知?

“当真是全都忘了…他低低感慨,却又在心里补上后半句。

忘了也好,那些回忆于你而言,应是苦痛大过于快乐。

“当时让你想一个方式留下独属于自己的印记时,你想的便是这个,不过之后又觉得太难,好几次学不下去,裴牧侧眸看着她,忍住抬手轻抚她脸颊的冲动,“但即使难,你也依旧坚持下来。

没想到,她失忆忘了所有的事,独独记得这个标记。

听到他的话,周菁宓瞪大了眼。

她再清楚不过,关于“宓字标记的由来,连她自己都说不清,然而现在,却在他这里找到答案。

自打她从那场高烧之中恢复身体之后,每回作画时,便会下意识描出这个标记。

是已经深入脑海且还深入指尖的肌肉记忆,无须她奋力回忆,便自然而然地画出。

她也曾觉得奇怪,可她忘记的事太多了。

[人生在世几十年,想要记住或忘却的事太多,不必自扰于心,顺其自然便好。]

这是当时母后告诉她的,所以之后,她便没再刻意从脑海中探寻那段回忆。

“这是…将军教我的?

裴牧倏地勾唇,无声笑了下,“以前你可不会如此生疏地称呼我。

他看着她,目光幽邃,眼底有浓烈难以化开的情愫,直白又滚烫。

这是周菁宓第一次察觉到,被自己忘掉的那段回忆里,或许还有很多快乐温暖的场景,她下意识开口,“那我叫你什么?

“你可以唤我的名字。

“裴…裴牧…

“嗯,裴牧在。

周菁宓捏紧藏于袖中的手指,声音有些紧张,“你可以给我讲讲以前的事吗?

裴牧察觉出她的意图,“你若是想听,无论什么时候我都给你讲。

“但别因此强迫自己恢复记忆。

那段时光里,仅是他知晓的那一部分,她就已经受了很多苦。

如今她怕黑、怕亲密接触,恐都是内心折射出来的最真实的反应。

周菁宓乖巧点头,“那今天就只讲一件事,可好?

“你七岁那年的乞巧节,与当时的太子、太子妃,以及承安王和承安王妃一同到明月湖游玩,我们在湖边相遇,他用手比划了下,黑眸里带着笑,“你当时,应是只有这么高。

当时的周菁宓梳着可爱的童髻,看到他时便拉着他手,想要与他一起游玩,一口一个“裴牧哥哥喊着。

“后来,我将你送回承安王画舫上时,你说来年乞巧节,还要同我一起。

可终究没能等到那个时候,宫变发生,她失了忆。

周菁宓喃喃道,“我半点也记不得…

他说的这些,她当真是半分印象都没有。

两人坐在正屋外间的圆桌旁,房门敞着,窗户也敞着,有秋日温凉的阳光洒进来,在地上投射出斑驳的剪影。

裴牧目光落在她脸上,见她鬓角碎发与耳坠交缠,欲抬手整理。

周菁宓本能地微微后仰,却又想起之前他说过的,要慢慢磨合,于是忍着心里的不安和抗拒,强迫自己定在原处。

裴牧声音温和,“别怕,我只是替你整理一下。

他的动作克制,甚至手指都未曾碰到她的肌肤,仅是一下便收了回去。

“这几日在将军府,可还睡得习惯?

听到他的话,周菁宓霎时连什么不安都顾不得了,微侧过身,没再正对着他,细颈逐渐蔓延上一层好看的胭脂色。

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浮现了某些难以言喻的画面。

天爷呦。

她要怎么说,难不成说她这几日夜夜做梦都梦到他吗!

小说《惊!铁血将军竟是个亲亲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惊!铁血将军竟是个亲亲怪》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