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女儿骨灰凉了,他在陪初恋看烟花

>

女儿骨灰凉了,他在陪初恋看烟花

顾楠 著

女儿骨灰凉了,他在陪初恋看烟花 小说推荐 顾楠江妍

小说《女儿骨灰凉了,他在陪初恋看烟花》,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主角是顾楠江妍,是著名作者“顾楠”打造的,故事梗概:女儿临死前的心愿是爸爸陪她看一次旋转木马。但是她爸爸在陪初恋亲手放烟花。我哀求他来领取孩子骨灰。他嗤笑:又在演戏?多少遍了,你不觉得自己很贱吗?......

来源:qwwrkbd   主角: 顾楠江妍   更新: 2024-03-29 23:4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顾楠”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女儿骨灰凉了,他在陪初恋看烟花》,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顾楠江妍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丫丫好想爸爸……好想再跟爸爸再玩一次旋转木马啊!”“他会来的……一定会来的!”我强忍着心痛,拨通了顾楠望的电话。这是最后一次。即便,我明知道所有希冀都会被彻底碾碎。但我还是对那个男人抱着最后的希望...

第二章

“如果她家里有困难,给她十万好好好安葬吧。

特助用‘你无药可救’的神情深深看了我一眼,叹着气离开了。

我不晓得特助最近为什么这么反常。

我没心思多想,我要回儿童房陪着丫丫。

没过几天,我父母登门了。

我听新闻里说最近江家的股市行情不好,而且好像跟我有关。

我好像是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拖累了江家。

我老公好像也是被我拖累了。

难怪他最近都不回来看我,看丫丫。

我以为父母是来登门问罪的。

没想到母亲噗通一下跪在我面前。

她泪如雨下的说着什么。

我头好疼,我听不懂,什么也听不懂。

父亲叹了口气,让佣人搬来一具棺材,搁在我面前。

我的呼吸一紧,一种密密麻麻的疼痛忽然间流窜全身。

“爸,你这是做什么?

父亲一声不吭的当着我的面揭开了棺材上面盖着我的白布。

一个小女孩安静的躺在里面,脸色苍白,面容上有黑斑,脖子以下黑斑更加密集。

我摇头,“这不是我的丫丫。丫丫还在儿童房等着他的爸爸呢!

父亲冷冷地说“丫丫死了,十日前就已经死了。

我如同被雷霆击中,刹那间心神失守,摇摇欲坠。

“不可能!丫丫还活着,她还等着她爸爸回来看她呢!不信你们跟我去楼上看!

仿佛是为了证明什么,我慌乱的跑上楼梯,忽然间一脚踏空。

砰——

剧痛袭来,眼前血色蔓延。

耳边是佣人们慌乱的惊叫声。

父母在朝我急急赶来。

我惨然一笑,对着新年钟声的方向伸出了手。

“丫丫别怕,你不会孤单,妈妈来陪你了。

三日后,我是在医院醒来的。

病床前围满了一圈的人。

所有人都关怀的望着我。

我声音艰涩的开口“通知顾楠望,我要离婚!

6.

特助满脸的震惊“夫人,您不是死活都要跟总裁在一起吗?

其他人都跟他一样的反应。

我当然明白他们的想法。

曾经我对顾楠望的爱闹的圈子里人尽皆知。

所有人都明白,我有多么的喜欢顾楠望,即便是被他羞辱践踏,我都要不顾一切的跟他在一起。

哪怕明知道是被他利用,可我还是甘心被他给利用。

所以我说要离婚,根本不会有人信,大家只会觉得我是在闹脾气。

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浑浊的气,只觉得累了,倦了。

“你们无需多问,去找顾楠望传达我的意思就可以,如果他不理会就多找几次。

曾经我气的狠了,也跟顾楠望闹过几次离婚。

然而顾楠望只是冷眼看我撒泼。

就像是笃定了我离不开他一样。

他说得对,我就是贱,我就是离不开他。

所以每次闹脾气都是以我哭着求复合收场。

这一次怕是也以为我在闹脾气。

接下来的事我都交给特助去办。

我还有一些私事要处理。

回到儿童房,看着女儿曾经用过的物品,她喜爱的玩具,我禁不住眼泪流下。

是我对不起丫丫。

没能让顾楠望回来见她最后一面。

居然还那么糊涂,不肯接受丫丫去了这个事实,浑浑噩噩了多日。

要不是父母来了。

怕是直至丫丫尸体腐烂都难以下葬。

我无比的痛恨我自己。

我和顾楠望是年少相识的。

两家是世交,我跟他长大后结婚是顺理成章的。

但是后来顾楠望家道中落了。

顾父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自杀了。

顾母也伤心过度,随之去了。

那时我远在海外,听闻噩耗后,放下学业去陪他。

我自以为陪着顾楠望度过了人生最黑暗的时期。

我甚至觉得他爱我是理所当然的。

顾家大厦倾覆,父母对我和顾楠望结婚是有所顾虑的。

但我态度强硬,父母拿我没办法。

如我所愿,顾楠望一毕业就跟我结婚了。

婚后生活很平淡,顾楠望对我并没有情侣间的那种炽热和情不自禁。

只有在找我帮忙引见天使投资资源的时候,他才会跟我多说几句话。

我虽然有所失落,但总能哄好自己。

顾楠望这个人,从小就性子冷淡,不是那种很热情的男生。

我不指望他这杯恒温的水能为了我热烈起来。

但后来我才明白。

他并不是天性冷淡。

而是,我不是那个能让他炽烈起来的那个人。

7.

我记得那是结婚一周年后的一个夏天。

蝉鸣声阵阵,我拿着孕检单去找顾楠望,开心地要告诉他怀孕的消息。

一路上我都在想,这孩子到底是长得像我一点,还是像他一点。

还是像他一点好吧,那么的勇敢,坚毅,充满魅力。

我却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他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孩急急地赶往医院的一幕。

他从我身边急急走过,却根本没发现我。

他眼里只有那个闭着眼睛的瘦弱女孩,仿佛她是他的整个世界。

女性天生敏感,我第一时间预感到他跟她的不寻常关系。

我去查了那个女孩。

女孩叫白施施,是他大学时期的初恋情人。

当年顾楠望为她做了很多疯狂的事,以至于多年后仍被校友津津乐道。

甚至帝大的表白墙上有一句经典名言。

“南顾北望,施施不离。

顾楠望的朋友圈签名很长时间都是这一句话。

我当时在海外求学,对此并不知情。

也没有在意过这句情诗一样的签名。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顾楠望跟白施施分手了。

帝大的论坛一度都是被‘再也不相信爱情了’这样的语句刷屏。

再后来,就是顾楠望跟我结婚了。

白手起家,一手创立了南望集团,功成名就。

帝大校友回忆起来,只会感叹两人的情深缘浅。

我现在才明白过来。

我住在顾楠望屁股后面那么多年,他都不屑于给我一个眼神。

可为什么忽然就会答应跟我结婚?

因为那时他家道中落,所有人都离他而去,我是唯一一个能帮到他的人。

我是他深陷逆境中能抓到的唯一一个浮木。

他借着我的力量,我家的力量翻身,创立南望集团。

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却声称自己是白手起家。

我有点不甘心,希望他把集团名字改成‘南江集团’。

毕竟这是在我家巨大的人脉和能量下创立的。

顾楠望当然不愿,并以此为借口冷落我多日。

之后我怀孕了,想借此与他修复关系。

却撞见了那样一幕。

他看着白施施的眼神是那样温柔,那样心痛与不舍。

那是从未吝于给我的柔情。

我忽然想起了网络上流传的一句话。

“当她出现的那一刻,所有的人和事,都成了将就。

我不愿意成为他的将就。

我做了无数可笑的事来挽回他的心。

换来的却是他日益加剧,甚至不加掩饰的厌恶。

我不甘心,我疯魔一般的纠缠着他。

我甚至不惜用女儿来巩固这个婚姻。

可他不肯回头。

现在女儿也没了。

我太累了。

我拟好了离婚协议书。

外面天空昏暗,阴雨绵延。

和女儿走的那一天一样压抑沉闷。

我惨然一笑。

顾楠望,你如愿了。

我放你离开。

8.

女儿的葬礼办的很简单,只来了两家最核心的人。

我趴在女儿的棺木上,不言不语,一声不吭。

我父母在跟顾家的管家说着些什么。

其他人也只是叹气。

“少爷他可能是工作忙,一会儿就来了。

我妈冷哼“什么工作这么忙?连亲生女儿的葬礼都忙的不能参加?

顾家管家惭愧的低下头去。

其他人都在劝我不要多想。

我冷笑,这哪里需要想,顾楠望跟白施施不顾一切的爱早就闹的满城风雨了好嘛。

“嘟嘟嘟……

电话打了很久才被接通。

“江妍,你这个疯女人又在发什么疯!

我开了免提,顾楠望情绪化的声音被外放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大家的神情各异,颇为精彩。

我将电话交给了顾家管家。

“少爷啊,今天是小公主的葬礼,您要是堵车,要不要我过去……

“李叔啊?

顾楠望显然有点惊讶接电话的是老管家。

他父母都死了,老管家陪了他多年,当然是有感情的。

顾楠望态度好了很多,“李叔,你年纪也大了,别跟着那疯女人瞎掺和!这样吧,你下个月就回去休息,我给你……

“畜生!

我父亲忍无可忍的一顿怒喝

“我看在你还是我女婿的份上才忍你这么久!一个小时内,立即给我滚过来!

“顾叔,你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上门女婿吗?

顾楠望挂掉了电话。

顾家管家一脸惭愧的看着我父母,说了很多安抚的话。

我母亲背过了身,无声落泪。

我父亲脸色阴沉,不愿多说。

等待的每分每秒都令人难受。

我只觉得空气沉闷,走出去散心。

外面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新年的那一幕。

绚烂的烟花下,一对男女紧紧地享用,亲吻。

是那样灼烈,炽热,不顾一切。

我的呼吸一颤,熟悉的痛苦蔓延全身,我痛的全身痉挛。

女儿的哭声回荡在耳边。

“爸爸,爸爸在哪里?爸爸是不是不回来了……

我再也承受不了,晕厥过去。

9.

深沉的黑暗中。

我浑浑噩噩的不知在做什么。

忽然,女儿来到我身边,纯真的小脸脆弱的让人心疼。

她拉着我的手贴在脸上,轻轻地说着

“妈妈,丫丫不要爸爸了,你也别执着了。

“放下吧,以后好好生活。

我满脸含泪,只轻轻的说了声“好。

女儿的身影如星光般渐渐消失。

她走的时候是含着笑的。

我醒来后,看见两家的人都围着我,一脸担忧。

我父母不顾形象的数落顾楠望的种种罪行。

我轻轻地扯开嘴角,说“丫丫的葬礼,现在,立刻就办!

我父母到底是没有多说什么。

没有顾楠望的出席,我办理了葬礼的全过程。

顾楠望赶到,葬礼已经结束了。

在场宾客并没有离开。

顾楠望看到这么多人,表现得有点吃惊。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你这疯妇想做什么!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

我父亲上去就呼了他一巴掌。

“今天是你亲生女儿的葬礼,你不知道吗?!

我父亲平时打太极的,手劲很大,这一下把顾楠望扇倒地上去。

顾楠望一脸懵逼“女儿?丫丫?葬礼?

他根本不相信,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直到骨灰和死亡证明都明明白白的摆在他面前,他才恍然回过神。

“江妍,女儿死了你才告诉我?你当我是什么,你借来的精子吗?女儿的死活我没权利知道吗?!

“我真是后悔娶了你!要不是跟你结婚,丫丫根本不会出这种事!都是你害了她!

我只觉得一腔黑血涌到了喉咙。

从来没想到,顾楠望会是这样不要脸的人!

女儿死了,他毫无愧疚,甚至觉得这都是我的责任!

“你要不要看看,这段时间我到底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你又拉黑了我多久!

“新年的那一天晚上,你到底在干什么?要不要我说出来给大家听?你知道吗,女儿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在呼唤你,都在期盼着你能够回来看她,最后一眼!

吼完这几句话,我好像耗尽了全身力气,疲惫不堪。

顾楠望脸色青白交加,眉头皱紧,嘴唇开合了下,却什么也没说。

我声音喑哑“我们离婚吧。

顾楠望猛地盯住我,仿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江妍,你又在闹什么!

他以为我在闹,就像过去无数次一样。

顾楠望满脸厌倦,“江妍,出这样的事我也很心痛,但这不是你借题发挥的理由!如果你再这样我就……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我把离婚协议书推到了他的面前。

顾家的亲戚都在劝我

“楠望这孩子我们也是看着长大的,他这次是做得不对,但我们相信他是一个很重视婚姻和家庭的人。就算曾经犯过错,但他一定会改正的。

“夫妻间哪有不闹矛盾的,当妻子的忍一忍就过去了,男人嘛不就这样,何况是楠望这样年轻有为的……

我疲惫不堪,都懒得多说什么。

顾楠望犹如看傻子一样看着我。

“江妍,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他见我满脸灰败,眉心微皱,语气稍微缓和一些。

“新年那晚的事,我只是一时冲动。

“你知道的,我并没有打算把她给扶正……

我不想再听下去,打断了他“无所谓了,以后顾夫人的位置是白施施,黑施施都可以,我不在意了。

这些年,我对顾楠望死缠烂打,不仅他厌恶,我自己也疲惫不堪。

我甚至厌恶那个死缠着顾楠望不放的自己。

若非如此,我的婚姻不会一败涂地,我的女儿也不会死,这一切都是我自己作出来的!

“你能不能不闹了?我们两家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如果我们离婚了,对双方都是损失惨重!

“我知道你就是想借题发挥,让我离开施施,甚至是从今以后不要见她!但我明白告诉你,这不可能!

顾楠望就差破口大骂了,要不是顾忌双方诸多亲戚在场,怕是少不了一顿狂风暴雨。

但他离风度尽失也差不多了。

“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听清楚,我是真的不要你了。

我平静的看着他,甚至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

“我当初爱你,深深地爱着你,所以不顾一切也要跟你离婚。

“但我现在不爱你了。

“一切都结束了。

顾楠望,祝福你,从今往后,你要独自面对所有的风雨了。

10.

顾南望破防了

“江妍,我跟你结婚这么多年,怎么没看出来你心机这么重!

“你搞这么一出,不就是想给我施压,逼迫我签署你那些不平等条约!

“我郑重的告诉你,你是我的正妻,永远的正妻,也只是正妻的名分而已。

啪嚓——

顾南望被茶杯砸了满脸,鲜血混合着血水留下。

我素来温柔的母亲破口大骂

“搞清楚,你当年就是个家破人亡的穷小子而已!要不是我家小妍垂青,你早不知道饿死在哪个桥头下了!

“是小妍死心塌地的爱慕你,苦苦哀求着我和她爸给你金钱,给你人脉,给你资源,你才有了如今诺达的家业,市值亿万的集团!

“你现在发达了,就忘了曾经扶持你的妻子,跑去跟旧爱难舍难分了,还闹的满城风雨,害的我江家颜面尽失!我真想挖出你的心肝,看看是什么样的狼心狗肺!

我父亲想到我当初是如何下跪苦苦哀求的,脸色也很是难看。

顾家的亲戚都噤若寒蝉。

顾楠望是个念旧的人。

所谓一人显赫,鸡犬升天。

顾楠望得势后,也带动了他的亲戚们在南望集团谋得职位。

有的近亲甚至爬上高管位置,手握重股。

换句话说,在场的顾家亲戚都是吃到南望集团红利的。

而南望集团的发达,是我顾家的长年资助是脱不开关系的。

因此,顾家亲戚都希望死死的攀住江家这根大树,也由衷的希望我和顾楠望的婚姻死死绑定。

因为这样,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最大化。

这是最理性的选择,但是这些年来,我累了。

我宁可承受一些损失,也要与顾楠望彻底的断绝关系。

“离婚协议书的内容我已经拟好,你要是没意见,就立刻签字。

“我们明天就去正式办理离婚手续。

顾楠望全身僵硬住了,只是死死的盯着我,眼里涌动着复杂的情绪。

就在我以为他快要答应时。

门口忽然跑进来一个小鸟一样的身影,在场这么多人显然把她吓住了,但她强忍着不哭。

噗通一下跪在了我的面前。

“求求你了,不要跟阿顾离婚!

“新年那晚的事我可以解释的,我跟阿顾只是多年未见,一时情不自禁!

她连连对我摇头,“但我保证,那晚什么都没发生,我和阿顾都忍住了!

白施施没有交代那晚的细节。

但她好像什么都说了。

白施施哭的不能自已,最后虚弱的倒在了顾楠望的怀里。

顾楠望仿佛失去了所有理智,不顾在场两家的人都在,只全心全意哄着白施施。

我忽然间什么都明白了。

白施施不是绿茶婊。

她的确是真心爱着顾楠望的。

她确实是不想闹的我跟顾楠望离婚。

但她跟顾楠望是真爱啊,她只是情不自禁罢了。

顾楠望也是情不自禁,比如现在,他安抚了白施施,就对我兴师问罪

“女儿的死,我确实有责任,但你就一点错都没有吗?要不是你总是拿乱七八糟来烦我,我怎么会不理会你的信息,甚至是错过了女儿的最后一面!

顾楠望激动地脸庞涨红,语气充满谴责,仿佛这一切是我的错一样。

我压抑下去的怒火再次翻涌起来。

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当年怎么会看上他,实在是蠢透顶了!

“你什么意思!女儿在学校里被人欺负,我找你商量解决,这是故意烦你?女儿生病时哭着喊着要见你,我急着给你打了无数个电话,这叫乱七八糟的事?女儿在世的最后一晚,你在做什么,需要我提醒你吗,顾楠望先生!

我那强烈的谴责和痛恨让顾楠望一时怔住了。

他皱着眉头,无意识的重复那几个字。

顾楠望先生。

我这样的称呼,摆明了是要跟他了断关系。

白施施捂着脸,难过不已的哭了出来,“我没有想到那晚会发生这样的事!如果时间倒流,一切重来,我绝不会情不自禁,我一定会控制好自己!

“呜呜呜,苍天在上,我白施施发誓,如果能够挽回阿顾女儿的性命,我宁可用自己的生命去换!

“施施你别说了!

顾楠望的语气冷沉了下来。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对白施施态度如此冷淡。

他冷冷的看向我“江妍,你要离婚,可以!

“但是我们两家去年的合作,还得继续!

“你当明白,这是我的底线!

我当然知道这是顾楠望的底线。

他是一头养不熟的狼,既要且要,江家给了他那么多资源,可他半点感激没有。

顾楠望得到想要的条件后,立即签署离婚同意书。

仿佛一秒都不想多待,他立即携着白施施离开。

11.

顾楠望一直觉得他是个极有才华的人。

当年他只是被父母连累,坠入低谷。

虽然表面上是我拯救了他。

但是凭他的相貌和才华,就算不是我江妍,也会有周妍,李妍。

在他的眼里,我在那个时候,遇见他,给他资源,扶持他,是我的荣幸。

所以哪怕是后来在我家扶持下功成名就了,他也觉得靠的是他自己,与我无甚关系。

因此,每一次面对媒体访谈,他都是极其磊落大方的说,他是白手起家,凭自己打拼出来的,跟前辈巨擘任某某、王某某都不一样。

那时候我一心爱慕着他,所以他每一次‘大放厥词’,我只是笑笑不在意。

但顾楠望现在跟我离婚了。

他也该面对下真实的自己,看清楚他是个怎样的天纵奇才。

果然,不久后我就听闻南望集团面对众多撤资,运作艰难,很多项目都搁置了。

我在处理家族内务时,忽然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接通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怒骂。

“江妍,我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为了逼我回头居然干出这么恶心的事情!

旁边还有白施施低低的哭泣声和规劝说。

我不明所以“你又在发什么疯?

许是我情绪太过平淡,顾楠望反而不知如何接招,只是愤怒的吼道“你不就是想复婚吗?我告诉你,绝不可能!“

“复婚?

白施施也在哭“姐姐,求求你,你跟阿顾复婚吧!这些天阿顾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整个人都消瘦了下去,我实在是心疼他!

“我知道你才是那个可以让阿顾变得更好的人,如果你介意我的存在的话,我可以立即消失!

那边顾楠望夺过了电话,怒喝“她就是个贱人!你不要跟她求饶!做梦去吧,我是不会跟她复婚的!

白施施一直哭“都是我害了你,都是我,如果那晚我控制住了自己的感情……

顾楠望忙着安抚她“这不怪你,那晚我也是情不自禁……

我听得脑瓜子都疼,干脆挂了电话,并且拉黑顾楠望所有可能联系到我的可能性。

但是我还是能从共同好友中听到顾楠望的近况。

听说顾楠望最近很倒霉,所有的投资都赔了。

本来去年跟江家的合作,还是收拢了一大批资金的,但是偏偏顾楠望急于证明自己,投资了什么大项目,于是这几年的盈利全部打水漂了。

以前还是树大根深的江家跟他垫底,所以他南望集团是不缺项目的,每年盈利也很稳定的。

但现在没了江家,他独木难支。

这个结果在我预料之中,所以我并不意外。

他顾楠望,本就不是什么惊才绝艳,是他看不清自己而已。

再次见到两人,是在我住的别墅区。

白施施拦在我的车前。

她声泪俱下的哀求我“江小姐,求求你见见阿顾的,他现在真的很不好!

我只觉得头疼,下车,打算劝走她。

不料白施施噗通一下跪在我面前。

“呜呜,我知道你介意我的存在,我保证,我可以立即出国,不会再让阿顾看到我!

我顺势低头看她,却发现她的小腹微微凸起。

等会儿,这才离婚多久,白施施就显怀了?

所以,这两人是在我没离婚的时候就搞上了!

我只觉得厌烦不已,“滚吧!再碍着我眼,我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我要回车里,白施施却死死的拽着我。

她眼睛通红,“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不离婚!

怎么,这年头还有小三逼原配复婚的?

我真是开眼了!

白施施哭的伤心不已,“我知道做小三不好,但我太爱阿顾了,我才控制不住自己犯了错!可是阿顾离婚后过得并不好,他睡得不踏实,梦里都在呢喃你的名字!

“我觉得阿顾是喜欢你的,他只是太高傲了,不肯承认罢了……

“我只是阿顾的过去罢了,你才是跟他朝夕相处了6年的妻子,才是他的未来!

白施施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耀的某种光泽,好像她是救赎顾楠望和我的圣母一样。

我是真的无语了。

顾楠望到底是个什么品味,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我懒得纠缠,打电话喊来了保安,把白施施给拖走了。

我提的布加迪威龙新车开动,白施施的哭喊声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这个鼻涕虫一样女人,还有那个万年眼屎的男人,我是真不想再理会了。

再见到顾楠望,我的前夫,是在3个月后的一场酒会。

圈内名流汇集,觥筹交错,一派繁华。

以前顾楠望靠着我的社会地位挤进这种圈层,繁华迷人眼,以至于忘记了这本不属于他。

我意外的是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他。

按照南望集团败落的速度,顾楠望面临各种亏损倒闭,好像没有资格再踏入这里了吧。

我正对着未来的合作方走过去。

顾楠望半路杀出拦住了我。

他一脸普信的说“江妍,你赢了!现在复婚,还来得及!

“趁我还没反悔,我们立即去领证。

我无语了,我年纪轻轻,是怎么瞎眼看上他的。

顾楠望一副吃定了我的样子。

周围的人都投来看好戏的目光。

我勾了勾唇,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在顾楠望愈发灼烈的目光中,抬起高脚红酒杯,撒了他劈头盖脸。

“顾楠望,这只是个教训,再敢撒泼,我就喊人来清走垃圾!

顾楠望精心收拾的发型被泼乱了,他脸上表情更滑稽,不可置信的声音发颤,“你说我是垃圾?!

我冷笑,刻意扬高了声音“阶级地位是靠血液和基因传承的,而并非是靠唾液和性传递的!曾经,你依赖着我的资源和能量,强行跻身于不属于你的位置!而现在,繁华褪去,你从哪儿来,也该回哪儿去。

周围的贵宾们都议论纷纷,甚至有人诘问保安,是怎么把没有资格的人放进来的。

顾楠望被众人奚落、嘲讽、鄙夷的目光洗礼,一时间脸色青白,难堪不已。

可他还在垂死挣扎。

“江妍,结婚6年,你早被我睡烂了!没了我,还有哪个男人要你?我肯找你复合,你不要不知所谓!

这就是自小相识,我爱了6年的男人啊!

我简直想放生狂笑,嘲笑自己的愚蠢。

但我笑不出来。

我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毫无情绪的说“顾楠望,你我早已情断,我是否再婚,日子要怎么过,都与你无关!

“而你,也该滚回你的犄角旮旯,不要再妄想不属于你的富贵!这个圈子,你只能终身仰望,再无机会踏入!

说完这话,我就让保安将他‘请’了出去。

顾楠望挣扎着不肯,极力挣脱,血流了一地。

他走之前还在愤愤不平的嘶吼着

“你个贱人,你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我只是冷笑。

后来我才知道,顾楠望那晚挤进这个不属于他的宴会,是来骗投资的。

因为南望集团已经运营不下去了。

他想要凭借与我的曾经,来骗取一些资助。

但是他失望了。

因为圈子里我跟他的事已经传遍了。

没有人会好心的帮助他。

顾楠望本身并非惊才绝艳,只是我的不惜代价的扶持,才让他登上青云。

他自己作践,毁了自己的前程,怪不得谁。

不久后,我听说顾楠望破产。

真是喜大普奔!

我当晚开了瓶老香槟庆祝。

后来,我又听说,白施施对他不离不弃,但顾楠望要创业,他要钱。

于是白施施居然去夜店打工养他。

呵,真爱啊!

白施施挣得那点钱,对顾楠望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很快就被他创业一空。

于是,白施施咬碎了咬牙,决定去国外夜场卖身养他。

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女儿的纪念日,我去了她最爱去的游乐场。

我替她体验了一把旋转木马。

忽然感受到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不远处,一个年轻妈妈带着女儿玩旋转木马。

女孩穿着发旧的小棉袄,但笑得很灿烂。

我看着看着就笑了。

听店员说好像是个单亲妈妈。

平时打工,周末就带女儿出来玩。

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日子过得有点难。

回去后,我成立了妇联基金会,专门帮助离异有子女的单亲妈妈。

我好像重新获得了某种价值。

圈内对我的评价也是极好。

我又去那个游乐场玩了旋转木马。

又遇见了那对母女,但是女儿穿的好了很多。

母亲疲惫的脸上看得出生活的不易,但是她的眼里有着希望。

网络上有我的照片,母女认出了我,对我道谢。

我只是挥挥手,说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开口,在基金会网站给我私信。

单亲妈妈连声感谢,她女儿也开心地过来抱住我。

“阿姨,谢谢你。

忽然间,女儿温柔的呢喃浮现在心中“妈妈,你一定要幸福啊!

我笑了,我一定会幸福下去,一辈子都会这样。

小说《女儿骨灰凉了,他在陪初恋看烟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女儿骨灰凉了,他在陪初恋看烟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