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和离书

>

和离书

陆怀瑾 著

和离书 小说推荐 陆怀瑾陆子瑾

小说叫做《和离书》是“陆怀瑾”的小说。内容精选:陆怀瑾是城中有名的浪荡子,架鸟提笼、斗鸡走狗、娼楼妓馆无一不精。大家都说大将军怎么养了个二世主,败坏一世英名。可他自从与我成婚后,便将一切都戒了。每日前往金吾卫点卯,不曾落下一日,与之前的狐朋狗友也断了联系。而且他爱我入骨,纵使成婚三年我还未有身孕,也不曾纳妾。......

来源:qwwrkbd   主角: 陆怀瑾陆子瑾   更新: 2024-03-29 23: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和离书》是作者“陆怀瑾”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陆怀瑾陆子瑾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一城中时兴的玲珑阁中,到处都是过来挑首饰的世家小姐,挤的都无处下脚。陆怀瑾正站在外头等待,日头正盛,他的衣裳瞧着都有些汗湿了。就算这样,他手里的扇子还是向着我不断扇风。成婚三年,他总是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就算小事也不假手他人...

第2章

今日陆怀瑾不曾去上朝,他一直守在门边,见我起床便赶紧进来。

“阿蕴

他小心地叫了我一声,便紧盯着我的脸色。

府里的丫鬟以为我们吵架了,便默契的退了出去。

如玉给我梳洗,他坐在一旁紧盯着我。

眼里都是忐忑。

“文书已经拟好,你签完字便可。

他愣住,以为我昨晚已经放弃了和离的念头。

“我不同意,阿蕴对不起。

我会将她送走的。

我爱你,我不能和离。

他哭着求我原谅。

“我想要那枚八宝簪

“对不起阿蕴,我等会便给你拿回来。

“可我不要别人的东西

八宝簪是孤品,既然已经属于了另一个人,我也不会强求。

一开始不是我的,那便不会是我的。

我不再理他。

很快陆母得到消息,急匆匆赶来。

“阿蕴,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没有说话,只是将昨晚写好的和离书拿出来。

如玉得到我的吩咐,已经让丫鬟过来收拾东西。

“瑾儿,发生了什么?竟闹到如此地步。

陆怀瑾面色胀红,许久说不出话来。

很快如玉便将东西收拾好了,剩下的嫁妆会派人过来抬走。

陆怀瑾见拦不住,只好将希望寄托于他母亲。

陆母听完他的话,气得狠狠拧了他耳朵一下。

“你个天杀的

骂完他便过来向我求情,让我不要跟他计较。至于外头那个人,全看我心情。

“太后已知晓此事,我便先搬入她的庄子

陆母便不再说话,看来我是铁了心要和离,连太后都知道了。

我搬出了陆家,那日我去往宫中求太后,毕竟我与陆怀瑾是赐婚,贸然和离便是打了皇帝的脸。

当初陆将军打了个胜仗,为了显示皇恩,也是为了敲打他,圣上做主将一个不受宠的郡主赐予陆家独子。

不过陆怀瑾是有名的浪荡子,大家也不会觉得委屈了他。

母亲当初在太后膝下长大,可是违背了她的意愿,硬要嫁与父亲。

后来与太后生疏了。

可是毕竟是自己膝下长大的孩子,我又与母亲长得十分相似,在宫中跪了些时辰,太后答应了。

不过搬出来一天,我便觉得浑身轻松,胸口堵了几个月的气也散了不少,就连如玉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可第二日,陆将军带着陆怀瑾上了门。

他整个人憔悴了不少,身上全是被抽打出来的鞭痕。

陆将军让他跪在院中。

“郡主,陆怀瑾已让臣狠狠教训了一顿,晾他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和离之事还要从长计议,您再给他一个机会。

烈日下,不过一会他便跪得满头是汗。

尽管如此,他还是抬眼深沉的向我看过来。

眼里全是乞求、悔恨和痛苦。

我摇了摇头。

陆将军走后,他还是不愿离去。

一直跪到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我只让人将他送回陆府。

第二日他伤还未好又来见我,如玉在外头劝他离开。

“郡主心意已定。

“阿蕴,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他哭着求我,身上的伤太严重了,小厮在旁劝他回家静养。

我不明白,若是真的爱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我不想见你。

“阿蕴,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日后绝不会再背叛你,

我已经让人将她送走了。

我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如此的卑微。

“你有多少次在陪我的时候还想着她,就像这次玲珑阁一样。

你说你还爱我,可我只知道你会在我生辰之时去陪她,在我母亲忌日之时爽约。

陆怀瑾你爱过我,你爱我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我给了他无数次机会,每次我都想着他会在我们之间选择我吗?

他一定不曾发现沾染了别处熏香的衣服都不见了。

可那些衣服消失后,他身上的熏香越来越重。

我知道白苏一定察觉了。

她是在向我示威。

冷眼看着陆怀瑾的温柔与爱意,我无数次想问他为何如此虚伪?

他让我怀疑之前的爱全都是假的。

我离开了京城,那日太后看着我,语气十分怀念。

“你们母女二人为何命运如此相似。

她将城郊的庄子给了我,那是之前打算给我母亲的。

“去那住住,散散心。

她们命运相似,却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一个困在那段感情里爱而不得,郁郁而终。

一个决然离开。

太后很希望能看到不同的结局。

出发的那天我在门口见到了白苏。

她穿着素色的衣裳,面上有些焦急,显得楚楚可怜。

“阿蕴姐姐

她就像住在陆家那段时间一样喊我姐姐。

她跟我道歉,她不是故意的,并不想破坏我跟陆怀瑾的关系。

“阿瑾要将我送走,阿蕴姐姐,我不能离开他。

只要能在他身边,就算一直没有名分,我也愿意。

我没有听清她的话,只看见了她头上的那支玲珑八宝簪。

“你与他如何,那是你们的事。与我何干。

我在城郊住了一个月,期间除了太后让人送了一只狸奴,几乎没有与外界往来过。

陆怀瑾一直没有将和离书送过来,无法,我只能再去一趟陆家。

陆母见到了我面上有些讪讪的,将我迎进去后,脸上有些欲言又止。

“这段时间你应该也消气了,怀瑾最爱你,你们这几年的感情大家都有目共睹。

相信他一定知错了,你原谅他这一次。

放心,将来谁也越不过你去。

如玉听完这些话十分愤怒,我让她将和离书拿出来。

“之前那份你们许久未送来,想必也不在了。这份陆怀瑾只要签好名,送往官府就可。

路母有些讶然于我的狠心,在她看来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她还想再说什么,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喧闹。

是白苏。

丫鬟拦着她,可她的声音还是传了进来。

我转头看向陆母,她忙示意丫鬟下去将人带走。

如玉将她带了上来,白苏一见我便跪下。

“求求姐姐饶我一次,日后我在陆家一定安分守己。

原来白苏已被接进陆家。

他们可真恶心,拖着不给我和离书,却先将白苏迎了进来。

“她一个孤女,若是一直在外头,名声也不好。

这时陆怀瑾也赶了过来。

他惊喜的看着我,这些日子一直想去城外见我,可每次都被拦下来了。

“阿蕴

他脸上的惊喜在见到白苏的时候变成了厌恶。

“阿蕴你听我说,我很快便会将她送走。

我摇了摇头,不想再看这一场闹剧。

身后跟着的嬷嬷看着他们,脸上全是怒意。她拿出太后的令牌,让陆家赶紧签字,不要闹到衙门去。

陆母脸色有些许难看,要是被闹到太后跟前去,丢脸的是他们陆家。

当初他们还是赐婚,瑾儿做出这种事情来,圣上会不会觉得陆家藐视皇恩。

陆怀瑾追了出来,他不明白为何我如此狠心,就不能原谅他这一次。

他问我是真的爱过他吗?

这一刻的陆怀瑾在我心中全然陌生。

“要是不爱,我怎么会给你这么多次机会,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

在太后的强势施压下,纵使陆怀瑾再不愿,他也只能签了和离书。

和离的消息传出来后全城愕然,那个万分宠妻的陆子瑾居然和离了。

大家纷纷打听内幕,陆怀瑾在我回城后一直在乞求原谅。

不少人见到他跪在我门前。

甚至下雨天也长跪不起,任由大家注视。

陆家将白苏的存在隐瞒得很好。

宴会上都有不少人向我打听,我们之间是出了什么事情。

“一日夫妻百日恩,我看陆公子已经知错了,郡主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

大家都有些唏嘘,往日令人艳羡的夫妻,居然闹到了和离的地步。

也不知这陆公子是发生了何事?他的眼光一直追寻着郡主,想必还是深爱的。

郡主也是狠心,当初她喜食楚地的荇菜,陆公子还特地去楚地寻找,一来一回跑废了多少匹马。

很快城中便传出我与陆怀瑾赌气,执意要和离的传闻。

“郡主,您就不管管这些传闻吗?

我明白能传到如此地步,必定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先由着他们吧。

最近太后将我召入宫中,带我出席宫中宴会,何尝不是为我撑腰的意思。

大家只知道和离,并不知其中的内幕,我已经是在给他们留有脸面。

陆家却害怕因这事遭了太后的厌弃,还是希望我们能和好。

“可他们却舍不得白苏。

陆母舍不得白苏,可现在陆怀瑾可恨极了她。

“母亲,一定要将她送走,若她还在,阿蕴肯定不会原谅我。

“可是她是个孤儿,母亲如何狠心。白苏的母亲是陆母的手帕交,她原本就疼爱这个命苦的孩子。

“若不是她搞小动作,阿蕴如何会发现。

陆怀瑾态度十分坚决,陆母拗不过他,只好将白苏送到江州。

自从白苏走后,陆怀瑾仿佛有了底气。

他日日到我家堵我,凡有我出席的宴会,必定能看见他的身影。

我烦不胜烦索性去了封地,太后将赐与母亲的封地留给我。

多年来一直有宗正管理。

“郡主,这平邑景色甚为优美,常住也未尝不可。

平邑虽小,却十分富庶,每年税赋都相当可人。

我在平邑的日子过得十分舒心,京城倒传来一件万分搞笑的事情。

十一

陆家将白苏送往江州,哪知车马还未出京城,白苏就跑下了马车。

陆母的母家举行寿宴,就在宴会上突然闯进一个女子。

她声称自己怀孕了,祈求陆家不要将她送走,留下肚子里的孩子。

宴会上的人都目瞪口呆,原来郡主与陆家和离是因为这件事情。

这陆子瑾是一副非郡主不可的模样,谁知这背后居然是这种人。

陆家失了颜面,赶紧派人将她带下去。

可谁知白苏声称害怕陆家对肚子里的孩子下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陆家只能声称她想多了。

日后无论如何,白苏与肚里的孩子算是安全了。要是发生什么,大家的唾沫马上会淹没陆家。

瞧陆家为了脸面,连自己亲孙子都下得了手。

“听说陆夫人的脸色黑得跟什么一样,不过那么多人看着,也只能咽下去。

如玉可太愿意听见陆家倒霉的消息,他们家实在是欺人太甚。

郡主给双方留了脸面,不曾将事情揭露出去,他们反而得寸进尺。

大家还以为是郡主无理取闹,没想到是陆怀瑾负了她。

陆家这件事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陆怀瑾彻底变了一个人,他不再去金吾卫,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每日酗酒,流连于青楼,甚至还因醉酒与尚书家的儿子打了一架,闹得人尽皆知。

因他久未上值被同僚参了一本,圣上发怒直接将他停职。

陆母瞧着自己儿子变成了这样,内心焦急又无计可施。

偏偏她还得伺候怀孕的白苏。

白苏不愿意自己孩子无名无份,她逼着陆家迎娶她。

“事情已经这样了,怀瑾哥哥现在也和离,这是他第一个孩子,伯母也不想孩子日后身份尴尬吧?

陆母能同意白苏当姨娘,却不允许她成为陆家夫人。

白苏还想找陆怀瑾求他同意,可是他整日都不在府中。

肚子里的孩子已有近三月,她也不想再拖,便松口愿意当姨娘。

只是她要求该有的仪式得有。

陆怀瑾不愿意,他一直宿在青楼,回家后却发现,母亲要将白苏以姨娘之礼娶进门。

“不可能,我这辈子只会娶阿蕴一人。

任由她们再如何劝说,他也不点头。

白苏没想到他居然绝情至此,自己没名没分跟了他这么久,却没换来他半分怜惜。

甚至已经有孩子了,他连孩子的未来都没有考虑。

“陆怀瑾,当初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自己选择的没有人逼你。

你现在装成这个样子是想干什么?郡主已经走了,她又看不到。

他为何如此虚伪?

白苏气急,与陆怀瑾争执期间之间被他不小心推倒。

孩子流产了。

陆母怕她将此事闹出去,赶紧以姨娘之礼将她迎娶进门。

十二

平邑风景优美,民风淳朴,我在此处住了近一年。

若不是太后一直催我回京,实在不愿离开。

自从和离后,太后与我的关系变得十分亲近,时常从宫中赏赐物品过来。

“郡主这些要带吗?

我们只是回京短住,过后还要回来,便吩咐如玉一切从简。

不过如玉收拾箱笼倒发现了往日的一些东西。一把扇子,昔日陆怀瑾与我同往苏州游玩,在当地购入的。

如玉小心翼翼的抬眼看我神色,怕我陷入忧伤当中。

我拿过那把扇子,“叫人再去苏州买两把,这上面的绢绸实在难得。

不过一年,再回忆起之前那段感情,倒只剩下唏嘘。

城中仿佛一切未变,也是,不过短短一载而已。

宫中太后拉着我的手端详片刻,笑着说“瞧着气色倒是很好,明日你早些进宫,哀家给你介绍一人。

我有些惊讶,太后后半年的信件中,时常提及要给我介绍郎君。

没想到刚刚回来,她便开始了。

城中的郡主府早已打扫完成,那原先是母亲的公主邸。

如玉在归拢东西,顺道向我讲述这一年京中发生的事情。

陆家将白苏迎娶进门后,很快陆怀瑾又纳了好几个小妾。

听说许多是青楼里的女子。

陆母与陆将军被他气病好多次,他后来干脆不回府,久宿于青楼。

他被圣上停职三月后复职,哪知他工作时玩忽职守,犯下大错,陆将军也被连累。

父子二人都赋闲在家。

“就是可怜陆将军,兢兢业业一辈子,晚年却被连累。

如玉感叹完,便为我收拾明日进宫的衣裳。

“阿蕴快过来,今日这人你或许有些熟悉。

我惊讶的看向正在行礼的男子。

不是别人,这是平邑的宗正。

这一年来我时常向他咨询关于平邑管理的事情。

“郡主,好久不见。

太后笑了下,拉过我的手。“这是益阳伯家的顾衡,任期结束回京了,日后你们二人互相照顾。

太后很满意顾衡,品性才识皆过人。

瞧着也是个体贴的人,日后应该会对我很好。

太后离开后,安排我们一同逛会御花园再出宫。

“郡主不必与臣太生份,就跟之前一般。

后面恢复了平时相处的模样,我喜欢打听各地的奇异怪闻,顾衡博学,如数家珍为我道来。

“郡主,太后的人还在旁边看着,臣送您回家?

车厢内如玉看着我,“郡主,奴婢觉得顾公子人很不错。

之前在平邑她就有感觉了,顾公子对郡主十分温柔。

刚开始郡主有些沉溺往事,暗自神伤,顾宗正便说平邑有许多地方,需要郡主当面巡查。

慢慢的郡主便被那些风景与公务转移了注意。

顾公子知道郡主喜爱各地的珍玩,经常搜罗过来。

“如玉我有些恼了,顾衡就在车外骑马,若是被他听到之后,该如何见他?

“郡主,难道在你心目中顾公子不是个好人吗?

如玉说完,赶紧躲在一旁。

很快就到了郡主府,我掀开帘子,一眼就看见他在一旁。

“郡主请

如玉正在后面看着,一脸的促狭,我只好回身瞪了她一眼。

顾衡挑眉看着我,我只好将手递给他。

“多谢顾公子

他笑了笑,起身骑马走了。

“奴婢瞧着顾公子肯定对您有意思,郡主不妨考虑考虑他。如玉还想再说,突然话语被阴影处站着的一人打断。

我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是一年多未见的陆怀瑾。

“阿蕴他万分痛苦的叫了一声。“刚刚那个人是谁?

如玉翻了个白眼,关他什么事?

不过她还是戒备的看着陆怀瑾,毕竟他现在瞧着不太好。

昔日俊朗的陆怀瑾消瘦了一大圈,气质阴郁,目光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见我不搭理他,向前一步。“阿蕴,你说他是谁?

十三

“你怎么对着他笑?他偏执的看向我。

如玉紧张的攥住我的手。

“陆怀瑾,我们已经和离了,你现在站在我府前会让人怀疑。

说完我就打算进去。

可他却突然冲上来拽住我的手,如玉吓得马上拍打他。

“没事,如玉你先进去。

如玉进去后,他还是攥着我的手。

眼里是不可置信以及背叛。

我有些好笑。

“陆怀瑾,你先放开。

“我们已经和离一年了,你也早已开始了新生活,难道我一定要困在过去吗?

他的脸有些发白,颤抖的放开我。

“不是的,阿蕴,我跟她们没有关系,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没有人逼你,一切都是你自己做的。

我有些不理解,你凭什么站在这里质问我?

他低下头,想找话来解释。

“阿蕴,其实你还是在意的是不是,只要你回来我只有你一个。

我愣住,实在惊讶于他的厚颜无耻。

“放开,我要进去了。

他还在纠缠,跟我保证很快就会解决完后院的那些事情。

“陆怀瑾,你真的让我恶心。

当初是你一边装做只爱我的模样,一边在外金屋藏娇。

我们已经结束了。

许是我的那句恶心让他怔住了,我甩开他的手走了进去。

陆怀瑾的出现就像一个意外,并没有在我的生活中留下太多的印记。

这段时间我除了进宫陪太后,便一个人宅家,当然偶尔还要见一见顾衡。

很快便传出了太后要为我俩赐婚的消息。

如玉挤眉弄眼的看着我,“郡主?

我打断了她,这丫头最近一直在打趣我。

她不知道太后这次并不会给我们赐婚。

“若是你们决定好了,哀家会给你们这个殊荣,不想你们因为哀家一道懿旨而绑定在一起。

我谢过了太后。

顾衡是个很好的人,我不想拒绝他。

如果有可能,我们试一试又何尝不可。

顾衡也察觉到了我的意思,他兴奋之余又默默向前探进。

府里经常能收到益阳伯府送来的东西,当然都是打着伯夫人的名义。

我们已经默认彼此的这段关系。

顾恒问我可否在明年春意盎然之际,正式携手相游相国寺。

他的目光过于真诚,见我许久不答应,十分紧张。

我觉得可以给他这个机会。

顾家还未正式上门提亲,反倒等来了一个让我十分意外的人。

比起之前,陆母变得憔悴了不少,整个人仿佛衰老了十岁。

“阿蕴,我们家对不住你,你能否去劝劝怀瑾。

陆怀瑾彻底疯了,他之前只是颓废,现在变得躁郁异常。

后院里新纳的那几房妾室全被遣散,白苏不愿意,现在他俩在家中争执不下。

陆怀瑾酗酒之余还打人,脾气暴躁,不小心推了白苏一下,现在她已卧床养伤。

“阿蕴,伯母求求你,能否劝劝他,他只听你的话。

陆母跪了下来,谁能想到自从阿蕴走后,怀瑾彻底变了,比之前更甚。

我搀扶起了她,陆怀瑾这件事情我不想掺和进去。

“我们已经彻底结束了,他现在如何与我无关。

陆家,陆母回来后陆怀瑾早已等在一旁。

他瞧着母亲的脸色,小心翼翼的开口。

“母亲她不肯么?

他只是想见她一面,他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她了。

十四

十里红妆鲜红嫁衣,我嫁给了顾衡。

仪式办的十分盛大,几乎是全城轰动,太后眼含热泪亲自为我置办了嫁妆。

城中都十分称奇,浏阳郡主二嫁还嫁给了益阳伯家的公子,甚至婚礼比第一次成婚还要热闹。

顾衡没有向我承诺什么,只是让我相信他。

我们婚后住在城中另外置办的宅子里,每年会抽时间前往平邑居住几月。

婚后我才知道那日陆怀瑾还曾闹过仪式。

不过他刚一露面,便被顾衡叫人控制住了。

没有闹出多大的响动来。

不过他回家后酗酒,与家中侍妾发生争执,失手之下将侍妾打死。

原本陆家想遮掩下此事,不料侍妾家中还有一个哥哥,今年高中。

他冒着前程不要的风险,在御殿之上向圣上告发此事。

圣上震怒,命令人将陆怀瑾下狱。

还是陆将军拼死求情,宁愿自己不再入朝,已多年功劳求情。

圣上感其舔犊情深,只将陆怀瑾打了三十大板。

后来陆将军带着全家回到祖地。

知道他的结局,我也是感怀不已,只是可怜了陆将军晚节不保。

小说《和离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和离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