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狗皇帝能听见我心声后

>

狗皇帝能听见我心声后

小刘子 著

小刘子无 小说推荐 狗皇帝能听见我心声后

《狗皇帝能听见我心声后》是作者“小刘子”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小说推荐,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小刘子无,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来源:qwwrkbd   主角: 小刘子无   更新: 2024-03-29 23: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小刘子”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狗皇帝能听见我心声后》,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小刘子无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叶贵妃踢了刘贵妃一脚,骂她心狠手辣残害皇嗣。两人从肢体搏斗发展到互揪头发,从我的坤宁宫打到太后的翊坤宫。太后显然也被两人搅得头疼,转头派人请来了狗皇帝。狗皇帝刚下朝,一身龙袍,身姿修长,眉眼疏冷清淡,一下子把两位佳人的魂勾走了...

狗皇帝能听见我心声后2

7.

刘贵妃还想继续宫斗,狗皇帝直接铁青着脸让人把她带下去。

“贵妃神思不宁,还是好好休息吧。狗皇帝压抑着被绿的怒火,冷淡地道,“此事与皇后无关。

太后皱起眉头“恪儿,我们不是说好了……

狗皇帝打断她“不能无凭无据就污蔑中宫!

呦,狗皇帝不狗了嘛。

原剧情中,太后处处为难皇后,他可是眼瞎一样什么也看不见。

眼见太后快要冒火了,我无奈地道“臣妾没有尽皇后之责,自请受罚。

太后脸色好看了些,狗皇帝则满脸阴沉。

啧,这家没我得散。

然后我又被关禁闭了。

狗皇帝沉着一张脸在坤宁宫里踱步,眼中浮现出愧疚“皇后受委屈了……

我;大可不必,习惯了。

虐文女主不就是来受虐的吗?

狗皇帝眼里的愧疚更浓厚了。

他拉住我的手“朕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我感动地说“陛下对臣妾真好!

但我的内心控制不住地蹦出来一句别了吧,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还是宁王殿下比较符合我的审美。

狗皇帝的脸黑了,红了,绿了。

他咬牙切齿地问“谁?

8.

宁王元礼是这本小说的男二。

和许多男二一样,他清隽文雅,克制温柔。

我在太后宫里瞧见过他好几次,他垂手行礼的样子简直戳到了我心巴上。

和后宫三千的大猪蹄子皇帝比起来,与女主角年少相识,一直守身如玉的元礼实在可爱很多。

和他两眼对视的时候,我听见了心动的声音~

没想到啊,暗恋创业未半而中道被狗皇帝探听了心声。

狗皇帝被我气得摔门而去,身边的侍女被我急得差点哭出来“太后娘娘针对您也就罢了,为什么陛下也这么对您?

我幽幽地道“大抵是有病。

我没管这些,在坤宁宫里又过了一段逍遥日子。

禁闭结束那天,太后公里的嬷嬷来宣旨,让我去御花园为她采露水。

我顶着巨大的黑眼圈和虚假的微笑礼貌应下,默默一走就开始黑化,一边往御花园走一边咬牙切齿“我要创死所有人!

没想到大清早的御花园还真有人。

元礼一身白色锦袍,站在百花中央,清俊的眉眼间似乎凝结着些许忧愁。

我一愣“宁王殿下……

元礼也一愣“婉婉……

太后和叶贵妃是在此时出现的。

后面还跟了个顶着巨大黑眼圈,满脸莫名其妙的狗皇帝。

见到我,叶贵妃眼睛一亮。

我抢先开口问“你是不是要告发我与宁王殿下私通,秽乱后宫,罪不容诛?

叶贵妃一惊“你怎么知道?

我还真是。

瓜六,你后继有人啦!

迎着狗皇帝危险的目光和太后不怀好意的眼神,我叹了一口气,缓缓下跪“是臣妾爱慕宁王殿下,蓄意引他来此。与宁王殿下无关。

大概这就是剧情的力量吧。

原著里皇后被污蔑的情节还是出现了。

若我反驳不认,太后一定能捏造出我与宁王私通的证据。

还不如牺牲我一个,幸福元家人。

宁王殿下那样的人,应当坐于高台,不沾风雪。

不要为了我,堕入污泥啊。

9.

我至今都记得穿越过来后见到宁王的第一面。

我与他一同去给太后请安,照旧被一番刁难。

出了太后的寝宫,宁王拦住我,清澈的眼眸里闪烁着真挚的担忧“听闻皇后娘娘病了一场,如今如何?

透过那双眼睛,我仿佛看到了他的心。

一颗不染权欲,饱含真情的心。

我微微一笑,说“无事了。说完,我转身离开。

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我身上,带着隐约的眷恋。

太后想弄死的是我,我不想连累他。

所以我说出那番话。

太后先是一愣,随即压抑不住自己的唇角“身为皇后,无才无德,蓄意勾引皇帝,下贱至极!此事不宜外传,恪儿,你赐三尺白绫,让这个贱妇自我了断吧!

狗皇帝站在原地看着我,若披霜雪。

他什么都没有做,硬是顶着太后的压力将我带回了寝宫。

“你知晓未来,知晓谁会贪墨,谁会叛国,那你知道自己会如何吗?狗皇帝把我扔在床榻上,一手摁住我,一手掐住我的脖颈,眼神狠戾。

我咽了一口唾沫“……会死?

狗皇帝扯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猜对了。

他猛然凑近,我瞪大了双眼。

我预想过自己的结局,但万万没想到,这一夜我会差点“死在床上。

昏沉间,我好像听见他在我耳边说“放心……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第二天,我躺在床上动不了,只能瞪着死鱼眼,向天伸出一根中指“元恪,你大爷的!

让我受伤的就是你!

10.

我不知道狗皇帝到底做了什么,才拦住了对我杀意腾腾的太后。

他没有动我这个秽乱后宫的妖后,只是把我囚禁在坤宁宫里。

囚禁期间待遇还不错,好歹有烧鸡吃。

只是听说宁王殿下为了我长跪太后宫前,拼尽全力想解释我与他只是偶遇。

唉,这个傻孩子,谁不知道我们清清白白呢。那群人只是想要我的命而已。

狗皇帝时不时造访我的坤宁宫,用冰凉的手摩挲我的后颈,语气沉冷地说“元礼是朕的弟弟,但朕总是想杀了他。

我吓得炸毛“为点啥呀?

他看了我许久,没有说话。

但我大概能领悟他的意思因为我喜欢宁王。

不是吧不是吧,狗皇帝居然在吃醋?

我怀疑自己看了一本假的虐文。

狗皇帝的脸渐渐红了起来“朕没有!

听不见我心声的侍女们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他更气愤了“朕真的没有!吃醋!

侍女们“……啊?

狗皇帝这才反应过来他干了什么,整个人着火了一样。

“皇后,不论你喜欢谁,你都只能是我的皇后。狗皇帝眼中隐隐透露出偏执。

好家伙。

我心中发出尖锐的爆鸣声。

我还等着大难临头各自飞呢!

这他母亲怎么飞!

狗皇帝一把抱住我“敌军已经攻城了。

我“啊?!

他笑了一下,继续说“但有你的提示,朕换了将领。这一次,朕会守护这个国家。

“你也是这样的。不论你看到的自己的结局是怎么样的……朕都不会让那些成真。

“婉婉,朕会保护你的,不要离开朕。

我从没见过元恪这般模样。

认真又执着,眼中甚至透着隐隐的哀求。

我的表情淡了下来。

我说“陛下,你知道,我不是你的婉婉。

虐文女主角已经死了,死在天雷滚滚的剧情里。

我只是个无辜的穿越女。

元恪的眼睛骤然红了。

他说“你是!你只是……忘记了。

11.

我不知道元恪在执着什么。

或许他真的爱着他的婉婉,可是与他青梅竹马的婉婉已经不在了啊。

元恪变得越来越疯狂,他想困住我,想让我爱他,甚至为了我忤逆他的母亲,当朝太后。

但是大抵是因为书中的剧情都走得差不多了,我这个不被世界认可的灵魂也走到了尽头。

我开始生病,没有缘由,但来势汹汹。

元恪急得不得了,遍寻天下神医,却没什么用。直到某一天,皇宫里来了个白胡子老头。

老头把元恪赶了出去,神情悲悯地看着我“多谢你挽救这个王朝,如今还有什么心愿吗?

是啊,我的到来,就是为了挽救元恪,挽救百姓。

我闭上了眼睛,疲倦地说“我想回家。

我想念那美好的时代,想念夏天的空调冬天的冰激淋,想念卧在我膝头的那只猫。

老头长叹一声,转头找到元恪,说“陛下,放她走吧。

元照十三年冬,皇后崩。

皇帝一生未立继后,世人都说他对先皇后一片深情。但奇怪的是,他也从不祭拜先皇后。

他总是说“婉婉没有死。

“她只是回家了。

番外

1.

其实元恪说的没错,我不是穿越女,是土生土长的古代千金姜婉。

我和元恪是青梅竹马。

他是皇后次子,上有太子继承皇位,下有兄弟帮扶江山,是最清闲自在的皇子。

我是姜府的嫡幼女,上有兄长呵护宠爱,下有姊妹彼此陪伴,是最天真放肆的贵女。

那一年的护城河波光粼粼,我和他携手共游。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元恪侧过脸问我“婉婉,你愿意嫁我吗?

少年侧脸精致如画,霎那间天地失色。

我说“好啊。

宫里和我家中都没什么意见,在我及笄之年,元恪三书六礼,十里红妆迎我进皇家。

那时候人人都说我们,天生一对。

曾经的皇后、如今的太后也曾想为元恪纳妾。

元恪揽着我,半真半假地说“儿子在菩萨面前发过誓,与婉婉一生一代一双人,若敢有违,必孤苦一世呢。

这事便也作罢了。

那时候我真的以为,这就是永远。

知道某日去护国寺上香,我遇见了一个乞讨的老头。

老头衣衫褴褛,我瞧着心生怜悯,给了他一些钱。

他掀起眼皮,上下扫了我几眼,忽然叹了一口气。

他说“姑娘,智者不入爱河。

我愣住了,鬼使神差地追问“入了会怎么样?

老头神秘地一笑,玩笑一般说“淹死概不负责。

很快我就知道了这句话的含义。

太子意外暴毙,我的夫君、二皇子元恪,最终走上了九五至尊之位。

2.

姜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我做二皇子的皇子妃恰如其分,但我做皇后,万万不行。

太后开始针对我,让我顶着烈日在殿外久跪,让我在滴水成冰的时节为她取清晨叶上的露水。

她时常淡淡地对我说“皇后,一国之母并非是这么好做的。

可是,也不是我想做皇后啊。

是元恪拉着我的手,一字一句地对我说“姜婉,你是我的妻,我只想与你携手共看江山。

元恪并不是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性子,他江山和美人都要。

他喜爱玩弄权力的感觉,也喜爱我。

我信了他的话,但是当我被太后百般刁难的时候,他召了新封的美人侍寝。

“他是皇帝。太后看我的眼神居然带上了些许怜悯,“皇帝是不可能与你一生一代一双人的,你可明白?

是啊。皇帝应该坐拥三宫六院,佳丽三千。

可皇帝也应该金口玉言,一诺千金。

那个坐在龙椅上的人明明答应过我,只会爱我一个。

所有人都觉得皇帝眼里已经没有我,我坐不稳皇后之位。

没有人知道,夜半霜浓露重,元恪抛下了新得的美人,抛下了纷繁的朝政,走进我的宫殿,将我揽进怀里,就像在对待举世无双的珍宝。

“婉婉,朕是为了保护你……他看着我的眼睛解释,有些着急,但还算镇定。

他觉得他可以解释清楚,他觉得他可以挽回一段纯粹的情感。

我却微微推开他,对他说“臣妾明白,身为皇后,臣妾当有容人之量。

元恪愣住了。

他以一种极为陌生的眼神看着我,嘴唇微微颤抖“你不要赌气。

“陛下,皇后怎么能赌气呢。我笑了,温和地看着他。

他久久没有说话,看上去好像有些伤心。

那一夜后,他很久没有来坤宁宫。

他新得的美人好像成了他的新欢。

那个美人的名字叫做宋清欢。

3.

宋清欢是宋家的大小姐。

和我不一样,宋清欢生性张扬热烈,是皇城里一株艳丽的玫瑰。

我与她一向不对付。

皇城中人尽皆知,她痴恋我的夫君元恪。

一朝入宫,她使出浑身解数把元恪留在她的宫中,元恪也很给宋家面子,日日留宿宋清欢宫中。

太后见皇帝不再独宠,对我的恶意也消减了不少。

她说“谨守本分,哀家也不愿为难你。

皇后的本分,就是知书达理,治理六宫,做好一国之母。

所以当晋位婕妤的宋清欢扬着骄傲的笑容踏进坤宁宫,得意洋洋地对我说“皇后娘娘,妾怀有身孕时,我只是恍惚了一瞬,就连忙让人赐座。

“皇后娘娘与陛下成婚多年,却不曾诞下一儿半女,想来太后娘娘与陛下都十分失望。宋清欢仰着头,像一只白天鹅,“妾怀有身孕,娘娘一定很高兴吧?

我衣袖下的手微微握紧,随后放开。

我笑着说“自然。

宋清欢“哼了一声,显然不相信我的话。

但我没有说谎。

我的确很高兴。

心底的那一点酸涩悄然隐藏了起来,我开始期待宋清欢的孩子。

偌大的后宫太冰冷,我期待新生的生命给它带来几分温暖。

可是宋清欢的孩子没有保住,她被与她私交颇深的李贵嫔推倒,血流了一地。

那之后我去看过她。往日骄傲肆意、玫瑰一般的美人躺在床榻上,脸色苍白,双目无神。

我心中一痛,安慰她“孩子总还会有的。

她木然地看着我许久,豆大的泪珠突然从眼角一滴一滴落下来。

“你很开心是吗?你没有孩子,就希望我也没有是不是?她发起狂来,两眼通红,扑上来想要与我扭打。

侍女们赶紧护住我。

我呆呆地看着与往日截然不同的宋清欢,说不出一句话。

4.

太后千盼万盼的皇子没了,自然大发雷霆。

她一生气,我自然就成了出气包。

她说我未尽皇后的职责,让我在佛堂里一连抄了多日的佛经。

佛堂烛火昏暗,幽暗阴冷。我抄了许久的佛经,饿得受不住,让侍女出去寻些吃食。

太后身边的嬷嬷拦住她,冷冷地道“太后娘娘说了,皇后德不配位,当好好抄写佛经,静思己过。在佛经完成之前,还是不要进食了。

我眼前一阵发黑,只能不住地告饶“劳烦嬷嬷替我求求情,我素有胃疾……

嬷嬷不为所动,我只能继续挨着。

实在挨不住了,我身子一晃,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我好像看见了一片明黄的衣角。

再次醒来是在坤宁宫,元恪坐在我的床榻边,满脸焦急又略带欣喜地看着我。

见我醒来,他握住我的手,激动地对我说“婉婉,你知道吗?你怀孕了!我们有孩子了!

元恪一向是个清冷沉静的人,做了皇帝之后,更是喜怒不形于色。

我很少见他这副模样,透着难以自制的喜悦。

但我心头却有些冷。我握住他的手,问他“那宋婕妤呢?

他一愣“什么?

“宋婕妤刚失了孩子,你可曾去看过她?我接着问。

元恪以为我是在害怕,害怕自己和宋清欢一样失去孩子。

他抱住我,温声安慰“婉婉,你和她不一样。我会保护你的。

有什么不一样呢?我们都是被囚困在后宫中的女子。我依仗的,无非是与皇帝的少年情谊。

可是情谊啊,总是靠不住的。

怀孕后,太后也不好再为难我。

日子似乎好过了许多。

只有一件事例外——宋清欢死了。

这个美丽、娇艳,像一朵花一样的女子承受不住打击,拖着虚弱的身躯从高楼上跃下,死无全尸。

太后知晓后,只是皱皱眉头,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

元恪知晓后,也只是沉默片刻,吩咐厚葬。

曾经荣宠一时的宋婕妤,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我理应高兴。

可是夜半惊梦,我总是想起当年的宋清欢。

少女一袭红裙,跨在马上,张扬热烈。她说“我宋清欢要嫁,就要嫁世间最好的儿郎。

在她心里,元恪就是最好的。

可是,元恪对她的死无动于衷。

一朵美丽的花,悄悄地枯萎在深宫。

5.

遇见宁王元礼是在怀胎三月的时候。

也是在御花园,我亲眼瞧见他小心翼翼地从高树上救下来一只幼猫。

小猫白白的一小团,也不知道是怎么挂到树上去,劳得宁王殿下弄得满身灰尘,狼狈不堪。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猫,可以偷回去吗?

顶级绒毛控宁王抱着小猫不肯撒手,纠结地喃喃自语。

我和他之前便相识,却不知道他还有如此一面。

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受惊一般后退了几步,目光落在我脸上,脸立刻红了一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恕罪……

“无妨。我笑着摇了摇头,转身想离开。

他却叫住了我,有些犹豫地问“娘娘过得还好吗?

我过得好吗?

位至皇后,帝王宠爱。

应当是不错的。

但我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匆匆离开。

这事不知道怎么传到了元恪耳朵里,元恪特地在宫宴上问宁王“你年纪也不小了,不如,朕为你赐婚吧?

宁王慌乱地道“不,皇兄。臣弟心有所爱,但不可得。万万不能去祸害其他女子。

元恪沉着脸,问“非她不可吗?

宁王沉默良久,说“非她不可。

我愣住了。

一是因为宁王说的心上人很有可能就是我。

二是如今的宁王……真的像极了没当皇帝时的元恪。

看向我的眼中,一片柔软与坚定。

元恪没有勉强宁王,宫宴结束后却一脸阴沉地来到我宫里。

他近乎失控,紧紧攥着我的胳膊,问“你喜欢他,是不是?

我吓坏了“陛下在说什么?臣妾与宁王殿下清清白白!还望陛下明察!

“是啊……我是皇帝。他渐渐地松开手,神色却依旧冰冷,“你不能离开我……

自那以后,他没再再叫过我婉婉。

他大概发现了,元恪已经困不住婉婉了,他只能作为一个皇帝,困住他的皇后。

6.

怀胎十月,我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女孩冰雪可爱,男孩粉雕玉琢。

元恪大喜,想立刻下令封自己的嫡长子做太子,却被几方势力合力阻止。

原因很简单,姜家势大,不能由其掌权。

元恪一遍又一遍地对我说“朕会找到机会的,不要怕。

可我,真的怕极了。

我那镇守边关的兄长得胜归来,进宫见我时,脸上挂着显而易见的疲倦与忧虑。

向来宠爱我的他摸摸我的头,叹息一般说“我也没想到你会做皇后……皇后娘娘,前朝后宫紧密相连,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能明白。

不做皇后,我是家族娇养的贵女。躲在亲人与爱人的羽翼下,一世喜乐无忧。

但做了皇后,我就应该成为家族的羽翼,为我尚且年幼的姊妹们遮风挡雨。

于是,我开始操持选秀,开始扶持新入宫的妃子,开始劝皇帝雨露均沾。

元恪看我的目光一日比一日冷。

我权当作不曾看见。

在兄长再一次打了胜仗以后,我跪在他面前,求他让兄长卸甲归田。

再继续下去,兄长……会活不下去的。

“皇后,在朕和你的家族之间,你选择了你的家族,是吗?

摇曳的烛火中,元恪的声音有些失真。

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他抛下一切来找我的深夜,他看着我,显得有些哀伤。

我问他“陛下可以放过姜家吗?

他没有回答我,就像我没有回答他上一个问题。

或许,我是他最爱的女子,可他脚下还有万里江山。

或许,他是我最爱的男子,但我还有亲人,还有想守护的家。

身在宫墙中,万般不由人。

7.

元恪好像不再爱我了。

他与我相敬如宾,只在初一十五来坤宁宫。

后宫也新进了许多美人。她们或清纯或娇艳,就像当年的宋清欢一样,是绽放的花,是美丽的雀鸟。

但花和雀鸟的寿命总是不长的。

或是为了家族,或是为了荣宠,这些美丽的女子互相倾轧。于是花朵盛开而又枯萎,雀鸟长成而又死去。

元恪是个合格的皇帝,他的后宫保持着某种残酷的平衡。

最近新得宠的两个封了贵人,一个姓叶,一个姓刘。

元恪对我说“你看她们,是不是有些像你。

叶贵人跳脱,刘贵人活泼,都不似我。但她们看元恪的眼神都很纯粹,都泛着浓重真挚的爱意。

元恪大抵有些怀念当年的我。

毕竟这些日子,我为了姜家与他百般斡旋,往日的柔情全数消失,只维持着表面的和平。

我一心只想在他手下,为姜家讨一线生机。

他身为帝王,讲求权衡,只想让姜家支离破碎。

在这些争锋相对、互相利用的时间里,我们好像都忘记了,很多年前,我们也曾共跪神佛,求风雨同舟,求岁岁与共。

但元恪还是很喜欢我们的孩子。

五岁的公主宁宁聪慧机灵,五岁的皇子琅琅天赋过人。

他总是抱着两个孩子,似真似假地抱怨“你们的母后不爱朕,朕真的难过极了。

五岁的琅琅似乎极为嫌弃他的父皇,用稚嫩的声音说“父皇有那么多女人,母后不喜欢你才正常!

这一番童言童语直接给元恪干沉默了。

许久,他委屈地说“皇帝也有许多不得已啊。

“朕已经为皇后做了很多了。

其实我知道。

姜家已经摇摇欲坠了,宫中也有了其他皇子。

但元恪还是扛着各方压力没有动姜家,没有立其他皇子为太子。

知道边关传来消息说我的兄长反了。

8.

那一日我在坤宁宫中沉睡,被侍女摇醒。

侍女慌乱地说“叛军攻进皇宫了!

我一阵惊疑。叛军一路进攻,我居然此刻才知晓?

心中划过不好的预感,我拽住侍女的胳膊问“叛军首领是谁?

侍女立刻低下头,眼神乱瞟,不敢开口。我一再追问,她才说“是……您的兄长。

我脑中似有惊雷炸开。

不可能!兄长不可能造反!

除非……除非这根本就是一场针对他的阴谋!

“宁宁呢?琅琅呢?我突然想起孩子,不停地问。侍女呆住了,我便自己冲出了宫,去寻我的孩子。

但我没有见到他们。

我那两个幼小的、可爱的孩子葬生在一场大火里,我连他们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明明昨日,他们还依偎在我的身边,对我说“儿臣最爱母后了,父皇得靠边站。

明明不久前,他们都还在商量着给我过生辰,还在为我准备礼物。

可现在,随着凄厉的哭声,两个孩子永远地消失了。

宫人告诉我,是叛军放的火。

元恪匆匆赶来,在我面前泣不成声,咬牙切齿地说,要将叛军碎尸万段。

可我知道,不可能是叛军。

我的兄长,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是太后,是与姜家敌对的朝臣,他们要斩草除根。

反正,元恪还有很多孩子。

“对……兄长……我推开元恪,跌跌撞撞地向前跑,跑去见我的兄长。

我不能再相信元恪了。我想念我的兄长。

我见到了兄长最后一面。

他胸口插着剑,躺在血泊里,用最后的声音说“是皇城求救……说有叛军攻城……命我回来救驾……

我再也忍不住,冲开众人,扑到他身边。

“我相信你……兄长……我相信你……

我的兄长,战功赫赫,戍守边疆,从无不臣之心。

我信他。

兄长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缓慢地、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9.

我病倒了。

心中郁结,病情便来势汹汹。

我倒在元恪面前,只来得及看到他惊慌的神情。

此事正合太后等人之意,太后与朝臣联合,要求废我后位。但元恪执意不肯。

他抱着我,在我耳边说“婉婉,不要抛下我。就算你没有孩子,就算姜家反叛,你也会是我的皇后……

他居然又叫我婉婉了。

多么深情啊。

我意识迷迷糊糊,但很想站起来,扇他一巴掌,对他说“——谁愿意做你的皇后!

我爱少年时代的元恪。

我爱少年时代的自己。

我不爱皇宫,不爱后位,不爱看宫中如云的美人一点点枯萎,不爱看我的心上人在权力的斗争中逐渐变得面目全非。

我累了。

恍惚间,我看到了当年那个老头。

他摇着一把破烂的蒲扇,叹息着说“都说了智者不入爱河,小丫头就是不听劝。

我无力地扯了扯唇角“是啊,我真是个……

“大冤种!老头补齐了我的话。

那时我还听不懂现代话,,茫然地看着他。

老头看了我半天,无奈地说“看你这么可怜,送你一场梦吧。

于是我做了一场漫长的梦。

我梦见自己去到了未来,是个苦逼的大学生兼小说写手。

未来,没有皇帝,没有后宫,只有催更的读者和追着我要稿子的编辑。

我……很喜欢那里。

10.

我养了一只猫,交了一个男朋友。

男朋友长得和元恪有些像,但我觉得他更像元礼。

是个有些腼腆羞怯的少年,笑起来眉眼弯弯。他说遇到我是他最大的幸运,他说我的文字深深感动了他。

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了他。

我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皇后,她和皇帝从年少情深,走到相看两厌……

男朋友忍不住笑了“这个故事太俗套了。这种皇帝写成男主会被骂死的。

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皇帝随便骂。

我思索了几天,居然真的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了,不出所料收获一堆恶评。读者们纷纷咒骂狗皇帝,说希望自己是章鱼,这样就可以一秒钟扇他八巴掌。

我看着恶评笑得很开心。

男朋友吓坏了,小心翼翼地问“你没事吧?

我抹了抹眼角的眼泪。

有什么事?我好得很!

在我顺利完成大学生的生死难关期末考试后,老头忽然又来找我了。

他问“你喜欢这里吗?

我说“当然了!

他又问“你愿意留下来吗?

我当然愿意了。

可是……

“你那个世界的结局很不好。元恪家国破碎,亡国而死。你回去,或许可以改变很多。老头这么告诉我。

那是我的国家啊,那是我的兄长拼尽全力守护的国家啊。

所以,我回来了。

回到狗皇帝身边,从漫长的昏迷中苏醒,变成了一个性格大变,忘记血海深仇,沉迷吃喝玩乐的皇后。

但是我特别讨厌元恪。特别讨厌。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未曾见过光明。

11.

完成改变国家结局的任务后,我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元恪寻遍名医救我,但本就是没用的。

“告诉朕,你到底怎么了?他红着眼睛问我。

我啊……

我本来就是要死的。

剧情,读心术,都是为了挽救这个国家。

我不愿意看山河破碎,不愿意看无辜百姓受战乱之苦,哪怕我恨太后,恨皇帝,恨这个朝廷。

剧情结束之日,就是我走向宿命归处之时。

弥留之际,那个老头来到了我面前。

老头在原地转了几圈,恨铁不成钢地说“智者不入爱河!不入爱河!

我笑了“嘿嘿,智者不入爱河,冤种重蹈覆辙。

我爱的当然不是狗皇帝。

是家国天下,是百姓众生。

冤种就冤种吧!

“谢谢你。那场梦很美好。我觉得很疲倦,眼皮开始打架。我大概真的快死了。

“希望下辈子没有狗皇帝,我可以做个天天赶早八的大学生。

“啊不……还是天天都没有早八的大学生吧。

“有只猫,有个男朋友,有很多很多小说看。

耳边寂静了很久。

最后,老头的手落在我的眼睛上。

他帮我合上了我的双眼。

这个善良又心软的神仙说“你功德圆满,一定会心想事成的。

下辈子,2024见。

小说《狗皇帝能听见我心声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狗皇帝能听见我心声后》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