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我死后,金主开始后悔了

>

我死后,金主开始后悔了

程衍 著

小说推荐 我死后,金主开始后悔了 程衍无

“程衍”的《我死后,金主开始后悔了》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再一次被程衍丢回贫民窟,只因他白月光的一句话。我用多年感情恳求他,只换来一声让我认清自己的身份。后来,我如他所愿死了。他却抚摸我被刀划得面目全非的脸:“不是和我生气吗?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如今后悔了,早该干嘛去了?......

来源:qwwrkbd   主角: 程衍无   更新: 2024-03-29 23: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我死后,金主开始后悔了》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程衍无,讲述了​旁边有些许脚步声,我警惕地抬头,下意识地护住我身上唯一的食物。几块石头忽然丢到我的脚跟前,我抬头,看到几个蓬头垢面的流浪汉走过来。他们正盯着我手中的食物。从脸色和眼神来看,他们已经饿了很多天了...

第2章 如今后悔了,早该干嘛去了

5

隔壁屋子的一个老人慢慢走出来,在旁边嘀咕。

程衍眸色一沉,不肯相信。

“怎么可能?

是吧。

当初活着的时候没珍惜。

现在死了反倒在这里显得有多么爱了。

倏然,他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她怎么会死?

老人拄着拐杖,平静地回答他的问题

“这里的人除了为了一口饭吃,还能因为什么死了?

程衍环顾了一圈狭小脏乱的屋子。

随后自以为是地冷笑一声,点了一支烟,吹起一圈烟雾时,眼底多了几抹不屑

“又在耍什么手段,这种腌臜堆里出生的人,就喜欢搞这种小心思。

老人用拐杖敲了敲程衍脚前的那一块地方,语气有些急了

“你说你这人奇不奇怪,我都和你说了人死了,你还非不信。

程衍一皱眉,身旁立马有人拿枪对准老人。

“闭嘴!

老人无所谓地笑了笑他们怕你,我这老头子啊不怕你,反正我也活够了,陈念这丫头以前待我很好,有人来找她,我也就帮忙指条路。

瞧着老人不像是说谎的样子,程衍才开始慢慢接受这个事实。

他掐灭了烟,命人把武器撤下。

声音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老人家,她埋哪了?

老人指了指前面那片荒地那里。

那儿有一个小土堆。

土堆旁边立了一块木牌。

木牌上面一个字也没刻。

没有姓名,没有身份。

但这已经是这里最好的入殓方式了。

大多数人都只能暴尸荒野,任由尸体被野兽和恶鬼撕咬。

程衍即使见过无数生死场面,可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陈念会死。

他失了以往的冷静。

他命人扒开小土堆,里面用草席裹着的尸体骤然出现在眼前。

程衍抬了抬手,周围人都退下。

膝盖猛地砸在地上。

下一秒,程衍颤抖着手掀开了草席。

那张被刀划得面目全非的脸出现在面前。

周围蝇虫不断。

“程总,要不我们来吧,这里脏——

“滚!

程衍整个人都在颤抖,轻轻抚摸尸体苍白可怖的脸,着了魔的紧紧抱住。

嘴里喃喃自语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不是和我生气吗?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一滴温暖的泪珠砸在身上。

我冷笑着看着这一切。

如今后悔了,早该干嘛去了?

6

六年前,他将我从贫民窟里救出来,和我说,以后就有家了。

对我的事情,他从来都是亲力亲为。

总能在我面前表现出最温柔的那面,能原谅我犯得一切错误。

有时,他对我好得我竟然有些恍惚,有一瞬间以为,他真的爱我。

可每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翻云覆雨的时候,他都会喊着程希的名字。

程希,他的白月光。

是陈家在程衍十岁那年收养的女儿。

虽是兄妹,可他们毫无血缘关系。

程衍爱她爱得偏执又深沉。

可好景不长,他们这场有悖伦理的爱恋被程衍的父亲发现。

程希被安排到国外,一个程衍找不到的地方。

为了程希,程衍亲自布了一场局,把自己的家人送进监狱,在二十岁就成为了陈家的当家人。

权势遮天。

在这六年里,他一直都在寻找程希。

终于在几个月前,他满心欢喜地找到了被父亲安排在国外一处海景房里的白月光。

浩浩荡荡派了一众人一同去接回国的程希。

给足了程希排面。

接机那天,我偷偷跟着程衍也去了。

去见见这个让程衍魂牵梦绕的女人。

程希虽和我有一样的脸,可从小在陈家培养出的千金小姐的气质是我这个赝品比不了的。

她知书达理,落落大方。

而我举止粗鲁,上不了台面。

我的心一点一点沉下来。

程希的出现,让我所有的幻想都变成泡沫。

我必须从这个梦里醒来的。

本来打算安静地离开,可下一秒,程希推开程衍,眼中含着泪

“哥哥,来的路上我听说你身边有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女人。

她一哭,程衍就心软了。

“谁和你说的,等下就去割了他的舌头。

程希故作生气地拉住他的手这么多年还是没改你这脾气,我只是想见见她,想看看长得到底有多像。

程衍打通了我的电话。

我的手机响了。

他们齐齐看向在不远处的我。

程衍拧眉看向我还是不够听话。

程希眼神复杂地打量着我。

许久,才缓缓说道长得真的挺像的。

我看着她,竟觉得有些熟悉。

可就在那天,程希误食了大量安眠药,还好发现及时,被送进医院。

我从未见过程衍如此紧张。

日夜守在程希的病床边。

她睁眼的那一刻,却闹着想要自杀

“哥哥都不要我了,我活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紧接着,程衍的人从我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只诅咒娃娃,上面刻着程希的名字。

一切都是那么巧合。

那么经不起推敲。

可偏偏程衍在程希的事情上失去了理智。

他大怒,给我灌下一大瓶安眠药

“陈念,我和你说过,不要肖想你不配的东西,好好看清自己的身份。

我被丢进医院,来回洗胃捡回一条命。

第二天,还在熟睡中的我又被程衍从病床上拖起来带到飞机上。

“这么几年的确把你惯得全是脾气,回去好好改改你的脾气。

我拼命地求他,不要把我丢回那里。

我在那里生活了十多年,我知道贫民窟的残酷。

可无论我如何卑微恳求,在他眼里终究敌不过程希那一滴泪水。

程希的皱眉,程希的一句话,就足以让我重回地狱。

被送回贫民窟那天,我问他程衍,这六年,你有没有一瞬间没把我当成程希过?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是陈念,程希是无人可以替代的。

我心下了然。

程希挽着程衍的手,目睹我的离开。

她勾起了胜利者的唇。

恍然回神。

程衍已经收拾好情绪,命人把我的尸体带回去。

我缓缓开口现在我们带着一具尸体肯定不方便,更何况我想陈念她肯定也舍不得这里的回忆,要不先把陈念放回木屋里,等国内的人手过来了,我们再安排陈念的后事?

他反应过来身后还有我的存在,下意识地抓起我的手

“小希,刚刚没吓到你吧。

我摇了摇头没关系的。

“本来不想让你来的,这里并不太平,没想到连陈念也……

我装成程希那般温婉,安慰道我知道哥哥念旧,但斯人已逝,哥哥节哀。

程衍动容地看着我,眸中似有千万种情绪涌动。

他狼狈地松开了我的手。

像是为了避嫌。

男人就是这样,等到失去了才开始后悔。

可我不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了。

“着火了,快来救火啊!

原本的那栋小木屋里,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陈念!

程衍毫不犹豫地冲进了火场。

7

这场大火是我早就安排好的。

火越烧越旺,要把这里所有我生活过的痕迹全部抹杀。

如此,才能彻底获得新生。

程衍向来不亲信他人,除了让他亲眼所见,我不保证能瞒过他。

即使现在我是程希。

我不知道程衍冲进火场的那一刻想的是什么。

是我们六年之间的相伴。

还是陈念无法回应他的不甘心和懊悔。

程衍被救出来时,已经是昏迷状态,身上多处烧伤。

路过我时,紧紧抓着我的手不肯松开。

“程小姐,程总应该是把您认成了程小姐,才……

“没事。

我面无表情地挣脱程衍,又在没人看见的地方拿着纸巾来回擦拭了很多遍。

脏。

真的很脏。

程衍被随行的医生带去空旷的地方医治。

火终于被合力扑灭。

屋子里只剩下一片灰烬。

大火烧完了整间屋子里所有的东西。

包括那具暂时放在屋里的我的尸体。

随行的助理走过来程小姐,程总昏迷了,好在并没有大碍,可如今陈小姐的尸体已经被烧成了灰烬,您看……

我冷冷道把骨灰收集起来吧。

助理颔首好的,程小姐,程总昏迷的事情还麻烦程小姐和股东们解释一下,避免他们猜忌。

“我知道了。

我带上陈念的骨灰,和程衍一起踏上了回程的飞机。

回到陈家。

程衍被医生带进房间医治,熙熙攘攘的一大堆人,让人喘不过气。

我走到自己的房间,刚推开门,一只比熊摇着尾巴朝我奔了过来,跳起来扒拉着我的小腿。

我蹲下来,伸手捞起小比熊,护在怀里。

女佣走进来,恰好看到这一幕,不由感叹道

“这几个月程小姐和糯米相处得真好。

糯米是我在那六年期间领养的一只比熊。

程衍将我一人留在别墅里的时候,只有糯米和我做伴。

有的时候,狗比人重心得多。

我低头笑了笑,眼底氤氲了一层温柔。

女佣自言自语道

“如今陈小姐走了,糯米是陈小姐留给程总最后的念想,您能和它好好相处,我想这也是程总愿意看到的吧。

“程衍还会在意这只狗吗?

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无用的问题,我自嘲地勾了勾唇角。

“当然啦,当时陈小姐和程总吵架,程总一气之下把狗丢了,后来还不是找了回来……

在程希回来的前一天,我和程衍起了争执。

那是我第一次当面和他对峙。

因为牵扯到程希,他毫不让步。

可那天不知怎么的,我也不肯服软。

我以为,我们在一起相处六年,六年内,早就对彼此非常熟悉。

出了贫民窟外,我除了程衍无人可以依靠。

我视他如自己的生命。

我尽力地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即使他和我明确说过,一开始就是因为和程希长得像才将我从贫民窟里带了出来。

我也是为了活下去,才选择跟着他。

渐渐地,他也开始记得我的喜好,关心我的安危,会在女佣说闲话碎话时替我出头。

这种假象让我开始产生错觉,让我以为我们曾经也是相爱过的。

可那天的争吵,他说了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他说我就是一个贫民窟出来的上不了台面的女人。

他说让我不要去奢求自己不配拥有的东西。

他说程希和我天壤之别,我永远没办法和程希相比。

一句一句,都像是一把刀刺在我的心上。

他知道我最在意的就是糯米。

不惜用它威胁我,让我变回从前那个温顺的金丝雀。

可我累了,不肯装了。

程衍命人将糯米从二楼丢了下去,还留着一口气的糯米又被人装进袋子里,丢到很远的地方。

那晚,我独自摸黑出去找糯米,一边找一边哭。

脚磨破了皮,摔了好多跤。

终于在一声声呼唤中,寻到了奄奄一息却仍艰难地朝我走来的糯米。

它浑身血肉模糊,四肢严重骨折。

我心疼地抱住他。

连夜带它去找医生。

给它安排了一处好的地方,每天都会偷偷出去见它。

所有人都以为,是程衍后来找回的糯米。

可如果不是我那天去找他,从没有流浪过的糯米很可能就死在了当晚。

话音还未落,另一个女佣朝她使了个眼色。

她立马低下头认错对不起程小姐,我多嘴了,程总最爱的当然还是您,毕竟您和程总从小一起长大,你们才是彼此最亲近的人。

“对啊对啊,可能程总只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陈小姐的离去,等这段时间过去了,您还是程总最在乎的人。

8

自从我的死讯传开,所有人都开始说程衍有多么多么爱我。

为我不顾一切的冲进火场就成了一场痴情佳话。

原本看不起我的那些女佣,也纷纷说起我的好。

许多次,我都听见在厨房的角落里,女佣偷懒时偷偷聊起我的过去

“以前觉得陈小姐出身差,可如今想来,陈小姐性格也是很好的,至少对程总是死心塌地的。

“你看程小姐,如今看程总的眼神这么冷漠,对他更多的是占有欲,什么时候见她真心为程总做过什么呀。

“况且我觉得程总也没有很喜欢程小姐,不然为什么回来了这么久都没给她一个名分。

“说到底还是身份不够,程小姐还不够做我们的总裁夫人,以前觉得陈小姐出身也不合适,但看到程总多次为陈小姐伤神,想来这才是真爱吧。

真爱?

我只是笑了笑。

如今演出几副痴情的样子,就能改变以前的所作所为了吗?

当时程希回来,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成为总裁夫人,所有人都为程衍失而复得的爱情而感慨。

除了糯米,谁还会记得我这个替身。

这个被丢弃在贫民窟的替身。

糯米蹭了蹭我的手臂,那双黑溜溜的圆眼直勾勾地看着我。

“汪呜。

它像是察觉到了我的情绪,轻轻地喊了一声。

我摸了摸它的脑袋。

糯米给足了信任,翻身露出了它的肚子。

如今糯米肚子上的伤比起我刚回来看到的已经好多了。

那一道伤疤处以后再也长不出毛发了。

想起程希用火灼伤虐待糯米的场景,我心中的那一抹恨意重新燃了起来。

“程小姐,程总醒了,您快去看看吧。

程衍的私人医生从房间里出来,神色匆忙地喊我进屋。

“陈念呢?

程衍双眼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嘴里不停地问着这句话。

“她还在生我气吗?不对,她最会躲人了,她怎么可能离得开我啊。

他看到我,像个丢了糖的孩子一样从床上摔下来,紧紧地抓着我的脚踝

“陈念,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吧。

我毫不犹豫地踢开了程衍,冷声打碎他的幻想

“陈念被你丢在贫民窟,已经死了,回不来了,她的尸体也在那场火里被烧了个干净。

程衍卸了力气,无力地靠在床边

“不可能,我明明派了人在她身边保护她的安全。

“程衍,是你害得她,不是吗?

程衍忽地激动起来不可能!绝对不会!我怎么会害她,我明明是爱她的……

“嘭。

一碗药被摔在了地上。

私人医生冲进来,让保镖拦住程衍。

给他打了一剂镇定针。

他和我解释道程总现在的情绪不太稳定,容易产生过激行为,程小姐还是不要刺激他了。

情绪不稳定?

作为程希在他身边的这段时间,我无不希望他哪天能疯了。

日复一日的药物作用下,没想到却因为我的死亡而彻底地触发。

倒是悄无声息,瞒天过海。

我走上前。

“啪。

清脆一声。

给了程衍一巴掌。

“清醒了吗程衍?

程衍无力地抬头,终于认清是我小希,抱歉。

9

“我的死给了程衍很大的打击。

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悉数交给了我和陈助。

程衍每天将自己锁在房间里,翻遍了整个家里所有有关陈念的东西。

可惜一件都没有留。

早在程希来贫民窟找我的那天,就已经将陈家里所有有关我的一切都抹杀干净了。

在药物的作用下,他的情绪时好时坏。

有时会对着我喊陈念。

所有人只当他是疯了。

我一点一点将陈家的公司做空。

某天,程衍拿着好不容易找到的占着灰的照片走出来,恰好看到在客厅吃早餐的我。

如今的程衍毫无半点体面可言,乱成一团的头发,疲惫爬满细纹的眼睛。

整个人颓废又邋遢。

看起来像是老了十岁。

这一次,他没把我认成陈念,只是坐在我的对面,把照片递给我

“小希,你知道吗,这是陈念刚来的时候的样子。

提到陈念,他眼中翻滚了些许温柔。

那张照片是他将我带出贫民窟时给我拍的,不顾我的应激反应,强迫我换上了程希的衣服,扮成了程希的样子。

“她性子特别孤僻。也许是在贫民窟里受够了委屈,她不敢让任何人靠近她。

说着,程衍卷起了衣袖,露出了一截手臂。

手臂上的牙印鲜艳可怖。

“就是在这里,她第一天来的时候,在我的手臂上咬了一个很深的牙印。

六年前咬的牙印早就已经消了。

如今他手臂上的这个,只会他自己自欺欺人地咬出来的。

他声音沙哑小希,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我摇了摇头。

不知道,也不在意。

“我第一次见你,你才六岁,我性格孤僻,陈家并不喜欢我,其他的世家子弟也喜欢攻击我,只有你,愿意和我做朋友。

“可如今,我竟然看不到以前你的半分影子,自从我把你找回来的那一天起,我觉得你变了,还是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反倒是陈念,越来越像以前的你了。

我笑了笑,自顾自地夹起一块面包。

“小希,你就是陈念,对吗?

10

程衍能认出我,我并不意外。

毕竟从我开始正式插足陈家企业,我便不刻意去扮演程希了。

程衍能坐到陈家的当家人,必然有他的能力在。

发现我,只是时间问题。

如今陈家外强中干,我的目的也快达到了。

我不打算装下去了程衍,是我。

程衍眼底划过一抹意外,随后猛地抓住我的手

“真的是你,你没死,真好……

我嫌脏,甩开他触碰的手。

“死的是你心心念念的程希,不是我。

程衍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

“你杀了小希,一定有你的道理。

要是放在以前,我对程希有任何的伤害,他毫不犹豫把我扒皮抽筋。

可如今,我死过一回,他对我的态度倒是有很大的改变。

11

那日程希来贫民窟找我,她带的人手不是程衍的人。

也就是说,这次行动是程希刻意避开程衍。

为的就是我和她两个人的仇。

我和程希是苏州江家的双胞胎。

但我和程希的性格完全不同,我性格懦弱不成器,而程希从小处事坚决,未达目的不择手段。

她是江家决议出的继承人,而我是被抛弃的那个。

故此,除了家人外,没人知道我的存在。

元宵节那天,是父母第一次带我一起出门,但前提要求是,我没有自己的身份,只能暗暗的跟着他们一起。

若是被人发现,只能说是自己是程希。

也就是那天,我被她们丢了。

为了从人贩子手中逃跑,我淋了几天几夜的雨,发高烧差点死亡。

自那之后,我失忆了,忘了过去。

可多亏程希那天来找我,让我记起了一切。

我被丢到贫民窟的第二个月,江家就出事了。

听说是因为江家陷入了陈家的利益全套,最后赔的连家底都没了。

偌大的一个家族,说倒就倒。

面对家人的恳求,程希一刻都没回头,干脆利落地撇清了关系,转身就去投靠了陈家。

陈家缺女儿。

那她就去做陈家的女儿。

对外,陈家就是做慈善,收养合作公司的千金,对陈家百利而无一害。

父母也因此郁郁而亡。

而程希,顶替着当年的事情,成了程衍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就算程衍是害了我们父母的罪魁祸首,程希依旧选择陪在他身边。

有时我也挺好奇的,程希对程衍到底有没有真心。

“陈念,不对,应该喊你江念。

程希戳穿了我和她之间的那层窗户纸。

从她见到我的第一眼,就认出了我。

我的存在,对程希来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是她本想美好未来的最大的绊脚石。

因为儿时见到程衍的,不是程希,是我。

她害怕我夺走他的一切,即使那时我已经忘记曾经的一切,记不起她。

可她赌不起。

只是,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阿娘在我心中的重要性。

我去见她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让她代替我在贫民窟里死去。

贫民窟里生活了这么久,无论是出手的速度还是人心的把握,让自投罗网的程希自食其果,都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在那里,最不缺的就是死人。

我伪装成程希的样子,用人皮制作成一张假的面具,顶替了她的位置。

又借用了她的局,安然无恙地回到了陈家。

以程希的身份,开始我的复仇。

12

“其实我早该发现的,你和程希,有很大不同,以前是我小看你了。

程衍眼底藏起了一丝无奈你能回来,之后所有的愿望我都会替你达成。

我毫不犹豫地说道有。

我迅速拿起桌上的刀叉,对准程衍的脖子

“我想让你死。

如今他身败名裂,可这一切仍旧无法抵过我心中的痛。

他手里已经有太多的人命了。

我的亲生父母,我的阿娘……

“因为曾经爱你,我一次次地说服自己,你是无意的,可是一条条人命横在我们中间。

“程希害了阿娘,所以我也让她死在贫民窟,这个她嗤之以鼻的地方。而我和你的仇,只会比这更深。

比起那一丁点残存的爱意,我对他更多的情感是恨意。

恨他做过的一切。

“对不起,陈念。

13

程衍自首了。

坦白了他做过的一切。

执行死刑的那天,他托人来求我见他一面。

我拒绝了。

从前的事情就这样过去吧。

正值艳阳天。

我哼着阿娘以前最喜欢的歌,牵着糯米在街道上散步。

正如歌中所唱的

我会一直一直,坚定且独立地走下去。

小说《我死后,金主开始后悔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