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庆毓

>

庆毓

庆华 著

小说推荐 庆华无 庆毓

小说《庆毓》,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庆华无,也是实力派作者“庆华”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前世,皇妹李庆华道德绑架我替她去匈奴和亲,她以为边疆苦寒,我必苦不堪言,结果我深受单于宠爱,成了尊贵的大妃。而她成了亡国公主,流离失所,被绝情的亲爹用一斤猪肉换给了屠夫,受尽折磨。她恨我无上荣耀,寻机杀了我,和我一起重生了。这一世,她主动应下和亲,以为我绝对会步她上辈子的后尘,沦为别人的玩物。她错了,我不从认命,这一世我要完成前世没来得及完成的事,助新帝登基,赶跑匈奴,还我河山。......

来源:qwwrkbd   主角: 庆华无   更新: 2024-03-29 23: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火爆新书《庆毓》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庆华”,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况且她抢在父皇之前应下了,又是这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他不答应倒像是不通情理了。父皇似笑非笑地夸了她几句,当庭赐婚,加封她为雍和公主,赏了数不尽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她紧紧攥着手里的圣旨,像是捧着救命的良药,看向我的眼神尽是得意和鄙夷。仿佛已经幻想到我如何被父皇舍弃,又如何被嫖客践踏,沦为玩物...

整顿匈奴,还我河山

暗自窃喜一把掀开床幔,看到的却是躺在床上已经没了气息的李嘉。

哪里还有我的半点踪迹。

她不死心地到处翻看,嘴里还一直嘟囔着,不可能!怎么会没有。

别闹了,庆华,你母妃该等着急了,我们快走吧。

老谋深算的父皇早就看透了她的把戏,死了一个无关轻重的侍卫,他只当是哄着她玩了。

不行,父皇,李嘉是您的御前侍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不忍心看他枉死。

说罢,她便矫揉造作地掩面哭泣,装作不经意间摸出了李嘉怀里的书信。

这是什么?

她先惊呼一声,害怕外面的人听不见,又尖锐地叫了一下。

她像宣读圣旨一般一字一句地朗读着这封情信,声音越来越大,语气也越来越得意。

她以为这次我死定了,卸下了心防。

吾日夜相思,终盼得与卿一见,爱汝庆华。

她在读到信尾的名号时,没刹住车,念出了自己的名字。

一时间,围观的太监宫女们哗然一片,直勾勾地盯着她。

父皇的脸色也像是吃了苍蝇似的,眼神中满是阴鸷和狠厉。

啊,不可能,怎么会是我的名字,我明明写的是庆毓那个贱人的名字。

闭嘴!

父皇最怕丢脸,他看着奴婢们复杂的目光,急火攻心,晕死过去。

闭眼之前,他又强撑着扑腾起来,下令杖杀所有围观宫人。

我想起他常说的一句话,这天下是朕的天下,朕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我偏不让他如愿。

这天下明明是天下人的天下!

6.

夜里,行刑的牢房突然走水。

那些宫人都莫名其妙地不翼而飞了。

风疾,火势越烧越旺,凑巧点着了庆毓公主的宁清殿。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我在那场大火中丧生了。

除了庆华。

因为跑路之前,我特地到她宫里走了一趟。

她被幽禁在寝宫里,重兵把守,非召见不得出。

夜不能寐,整日战战兢兢害怕匈奴换了她。

我从房顶翻进去,站到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愣着没反应过来。

作茧自缚的滋味好受吗?

她慌了神,不敢置信地看着我,你怎么进来的,贱人,那天是不是你搞得鬼?

你害死深爱你的李嘉,害死那么多无辜的宫人,你一点都不愧疚吗?

她轻蔑地嗤笑一声,我是公主,我想让谁死,就让谁死!

不愧是亲父女!

内里都是一样的烂!

庆华挑挑眉冷眼剜着我,小人得志般笑得癫狂,我告诉你,别太嚣张,你斗不过我的。

我以后会是匈奴单于的正妃,拥有无上的权力,而你只会是个任人玩弄的低贱玩物。

错,我不是你!

我从不认命。

啊,妹妹,我好怕啊。我挤眉弄眼,微张着嘴,做出一副惊恐的神情。

知道怕,就长点眼色。

她见我示好,飘飘然把脚放在我的肩头,把脚上的土给我舔掉。

很好!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死死扯住她的脚,将她扭转方向扣倒在地上,坐在她的屁股上,抡了她后脑勺好几巴掌。

贱人,赶快放开我。

你可知,你得罪的是谁?

你确信那些宫人都死了吗?我可是听说牢房走水,有人趁乱逃出去了。

我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她变了脸色,趴在地上不动弹了。

你猜猜,明天,京城会不会传遍你与侍卫私通的秘闻呢?

庆华猛地一怔,吓得牙关打颤,豆大的眼泪哗啦啦得往下掉。

姐姐,华儿好疼,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7.

你小时候不是最疼华儿了吗?

华儿愿意把和亲嫁妆的一半分给姐姐。

她含着泪转过头楚楚可怜得望着我,我差点就心软了。

只是我太了解她,看穿了她眼底藏着的怨毒。

果不其然,我刚松开,她就扑到门上声嘶力竭地喊着来人啊,李庆毓要刺杀本公主。

妹妹,后会有期,天涯海角,我会再来找你的。

她眼睁睁看着我腾空而起,跳上房梁,消失在黑夜中。

庆华一口咬定我没有死。

还义正严辞地说我要刺杀她。

可宁清宫里分明挖出我烧焦了的尸体。

宫人说,我本来已经逃出来了,为了回去拿皇上送的琉璃盏才葬身火海。

一向对我很冷漠的父皇,破天荒哭得嚎天动地,朕的毓儿啊…

人就是犯贱,活着的时候不好好对待,死了,开始虚情假意地缅怀。

不过,这也在我算计之中,父皇最爱自己,看到拼死也要护着他所赠之物的我,难免心里会泛起几分温情。

不多,但已足够迁怒庆华。

她为了构陷我整出这么一桩丑事,宫人出逃又害我被活活烧死。

京城里有关公主私通的传闻也闹得沸沸扬扬。

父皇一怒之下,收回了庆华的公主封号,嫁妆减半,只允许两位宫女随行,骠骑将军送嫁,三天后即刻启程。

直到出京,他也没再见她。

连她生母良妃也受了牵连,一天之内连降两级,成了后宫的笑话。

我出宫以后哪里都没去,一直骑马跟在和亲队伍后面。

我要去匈奴,去拯救那些汉人。

马车颠簸,天气又变幻莫测,养尊处优的公主吃了不少苦头,心情很是郁闷。

狗奴婢,你也不看看烫不烫就端给本公主吃。

说完,她就用尖利的护甲划烂了宫女的脸,咯咯笑了起来。

无聊的紧,我们来玩游戏吧。

8.

就玩在你们脸上画楚国地图如何,哈哈哈!

两个宫女吓得浑身哆嗦,跪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却换来她更变本加厉的毒打。

这样下去,还不等到匈奴,她们就被锉磨死了。

骠骑将军陈徽看不下去了,上去一把抓住庆华的手,公主和亲匈奴,代表的是楚国,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她气得眼眶通红。

本公主打自己的奴婢,也由得着你来教训?她说完想像教训奴婢一样去划骠骑将军的脸,却被他一下卸了下巴。

公主牙尖嘴利,末将领教了,但还是留着点力气日后再使吧,省得到匈奴成了哑巴。

那天晚上,明月高悬,我引着陈徽来到后面的树林。

好久没棋逢对手了,我趁着月色,陪他过了几十招。

当然,最后还是输给他了。

百闻不如一见,将军的剑法果然高。

就是不知,匡扶社稷,拨乱反正的决心是否也一样高呢?

他听到我的话,脸色没变,可手里的剑却抖了一下。

你是谁?

9.

三公主庆毓。

三公主不是已经…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昨天死了,今天就不能再活过来吗?

若是还不信,你大可以割了庆华的头拿过来,看看同我像不像。

陈徽被我的话逗得捧腹大笑,紧张的氛围松弛下来,公主半夜三更找我,所谓何事?

别装傻了,我既然敢亮明身份就是有备而来。

我直说了,我是为你心中所谋大业而来。

这下陈徽的脸色登时变了,眼神也变得有些防备,可当今圣上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或者说,你是想利用我蹬了他,自己上位?

他首先是皇上,然后才是我的父亲。

实话说,我恨他,但这不是我想让他下位的原因。

他昏庸无度,只顾自己享乐,独断专权,草菅人命,心里压根没有百姓。

他治国软弱,疑心病又重,害死多少浴血奋战的将士?他不配做一个皇帝!

我这番话直接说到了陈徽心坎里。

上一世他就是因为失去太多同生共死的兄弟,又不断被父皇打压,最后才反了的。

只是他反的还是太迟了,这中间一年又白白牺牲了数十万将士。

重来一世,我一定要阻止这些无谓的牺牲。

你不用担心我会夺权,我会跟着庆华去匈奴,再也不会踏入中原一步。

看着他犹疑的眼神,我当即起誓,我李庆毓发誓,若有夺权之心,不得好死。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了,送完和亲,你就起兵吧!

早一天成功,就能早一天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他再三沉思,还是没有完全相信我,试探道你怎么知道我想谋反的?还有你怎么就知道我会是一个好皇帝?

10.

我皱紧眉头,佯装严肃地环顾四周,神秘兮兮地贴在他耳边说老实讲,我会算命哈哈哈。

他被我气得眼睛直冒火。

其实,我笃定他是一个明君才帮他的。

上一世他登基后大赦天下,宽待百姓,鼓励农业,兴修水利,短短一年就出现了几百年之前的盛世局面。

我帮你也是有目的的,你登基后,我要你励精图治,发展军事,打败匈奴,还边境百姓一个安定。

让那些公主免于和亲之苦,恣意人生。

届时,我会打入匈奴内部,与你里应外合。

就这样,我和陈徽结为了同盟。

我告诉他皇宫密道,他答应我不杀那些无辜的宫人。

至于皇上,皇后,还有良妃,我没说,他也没问,心照不宣。

作孽多端,害人性命之人,应该有个既定的结局。

陈徽对我夺权一事没再问,可心里还是有所估量。

直到第二天,我真的出现在庆华的马车里,他才毫无保留地相信了我。

公主,您该歇息了。

安顿好庆华,我对着车外的陈徽狡黠一笑,他愣了一大会才认出我。

不怪他!

毕竟脸上这张新面皮,我自己都还没适应过来。

11.

我会易容和武功这件事,只有我母妃知道。

她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以后只相信自己,只顾好自己,不要为我复仇。

她没入宫前是行走江湖的女侠,擅长易容和轻功,劫富济贫,快意潇洒。

可是后来还是被爱情迷了眼,进了宫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

那时,父皇还只是一个皇子,儒雅温润,对母妃很好。

良妃娘娘也和她以姐妹相称,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两个人一心只想着帮自己的夫君夺得帝位。

庆华也还是跟在我屁股后面一直叫姐姐,有什么好吃的都要留给我的小丫头。

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

父皇成了皇帝,一个月见不了几次,良妃娘娘也变得心狠手辣,最后竟然联合皇后害得母妃一尸两命。

她还总是教唆庆华处处同我去争。

甚至连她的名誉都不顾惜。

李嘉,父皇的御前侍卫,秉性纯善,总见不得别人伤心。

故而他在我难过时安慰了我几次,恰好被庆华瞧见了。

她当天晚上就打扮得花枝招展爬上了李嘉的床。

得逞后,还跑来耀武扬威地炫耀,想看我伤心欲绝的样子。

结果没看到,就立马甩了李嘉。

可怜这个情窦初开的老实人,还傻乎乎得以为庆华是真的对他有情。

满心雀跃地来赴心上人的约,没想到被过量的催情药害了命。

…原本,庆华不那么急着捉奸的话,我是有机会救他的。

只是,她早已不是曾经那个小丫头了。

所以,我永远不会夺权!

我恨那万人追赶的权力,它毁了我的一切。

它让曾经那些美好变得面目全非!

10.

只是这些,我永远不会告诉陈徽。

他以后会不会被权力吞噬,我不敢保证。

但纵观两世,他已经是造福百姓的最佳人选了。

这一路上,庆华一直昏昏沉沉,都没发觉马车上少了一个宫女。

也没发觉身边的人已经换了个芯子。

我压着性子低眉顺目地服侍她,任她打,任她罚,不让她挑一点错。

每到了半夜,她出去解手的时候,我再冷不丁地变回原来的模样吓她。

她突然想起我死遁之前说的话,吓得连滚带爬钻进宫女怀里,浑身抖个不停。

软硬兼施,如此一来,她对我形成了强烈的依赖。

又走了几天,终于到了汉匈边境。

骠骑将军要班师回朝了。

临走之前,他背着人拉我进了一间酒坊。

公主,末将为几天前怀疑你的事道歉,对不住了。

愿不久之后,我们赶跑匈奴,还能在此相聚畅饮。

干了!

进了匈奴人的地界,庆华被满地黄沙和错落分布的帐篷惊得目瞪口呆。

纵使她心里早有预感,还是被游牧民族的贫苦和野蛮所震慑,心生退意。

但是看到前来迎接的匈奴单于时,她莞尔一笑,摇曳着曼妙的身姿贴到了他的怀里。

葛根单于丰神俊朗,年岁不过二十,比京城很多驸马都要优秀,她很满意。

不对!

上一世我和亲的明明是明丹单于,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膘肥体壮,喜怒不定,暴虐嗜血。

婚礼定在入匈的两天后,在此期间,庆华不能擅自和单于相见。

她被安置在一处布置简陋的帐篷里,里面只有一张木床,几张兽皮和一个骷髅头。

我认得它。

它是一个汉人的头颅。

或者说是千千万万个汉人头颅之一。

上一世,我的帐篷里也挂着这样一个骷髅头。

他们是想借此来给和亲公主一个下马威。

我刚想把它摘下来埋好,庆华就一脚把它踩碎了,还呸了句,什么脏东西,真晦气。

12.

她又哭又闹嚷嚷着要见单于,被守在门口的守卫一声怒斥给吼了回来,吓得花容失色。

熬了两天,终于到了婚礼,庆华美滋滋地穿上临走之前良妃塞给她的蚕丝纱衣。

站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若隐若现的美妙胴体,幻想着一夜承欢,夺得君心,成为大妃。

想到开心的地方,还不忘拿出给我扎的小人,使劲戳着我的头恶狠狠地说,李庆毓,你就算逃出生天,也不过是个贱民,而我是单于大妃,永远高你一头。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逍遥快活,我一定会找到你,让跪在地上向我求饶。

她半露酥胸,穿着纱衣躺在床上,千娇百媚地等着葛根来宠幸她。

听到脚步声,羞怯转身。

看到的却是一个胡子拉碴,大腹便便的老头子。

小美人,我来了。

还不等庆华反应过来,他就一把扯掉她的纱衣,用那张臭嘴到处舔着,压在她身上鞭挞起来。

啊,放开我,你是谁?

来人那,救救我。

我跪在帐篷外恍若未闻,掏出包在布里的碎头骨,虔诚地埋进土里。

我曾想过救她,可她跑了还有另一个公主补上。

况且她害了太多无辜的人。

公主又如何?

贱民又如何?

两者都是流着相同血脉的族人。

凭什么她就要高人一等,随意践踏别人的生命?

甚至,她那些吃的,穿的,享受的,那件不是这些贱民给她的?

这是她的报应,她活该受着。

匈奴的这场政权更迭,我猜到了。

上一世,我按部就班出京,比庆华晚了几天,躲过了这场浩劫。

葛根的叔叔明丹趁着婚礼,谋杀了他,夺得王位。

庆华也理所应当得成了他的妃子。

她与我不同,她见过葛根,如今却嫁给了一个糟老头子,心里落差太大了。

而且,明丹年岁已高,身子又笨重,很少近女色。

上一世,他在我和亲半年后才象征性地宠幸了我一次。

所以,他今晚完全是被她的媚态勾得。

庆华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她扯着嗓子凄厉地喊了一晚上,直到天边擦亮才停下来。

我抓乱自己的头发,用力扇了自己几个巴掌走了进去。

没等她说话,我先扑哧扑哧哭了起来。

公主,都是奴婢的错,你打奴婢吧。

13.

你个贱婢,昨晚上死哪儿去了?

公主,奴婢被人拦住了。

她端起桌子上的茶杯猛地砸在我头上,要你干什么吃的。

奴婢有罪,你要打要杀,我绝不还手。

只是,您别哭坏了身子。

我慢慢靠近,小心翼翼地给她捏着腿,有意无意提到,奴婢听说,明丹单于膝下只有两女,大妃年纪又大了,您要是抢在其他妃子之前生下儿子,是很有可能成为大妃的。

她听到大妃两个字,立刻止住眼泪,勾起了嘴角。

想要怀孕,她就必须固宠,奈何明丹有心无力,她只好用上了催情药。

可盼了几个月,非但没怀孕,还吃胖了。

她看着日渐丰腴的身体,陷入愁思。

我又有意无意提起了息肌丸。

她只听了效用,没听弊处,就拍手叫好,忙让我去给她找。

这下,有了她的口谕,我便可以自由进出匈奴的各个地方。

我顺着记忆中的路线来到马厩,看到了同上一世相同的光景。

上百个汉人被用锁链锁在马厩里,满身伤痕,吃稻草,喝泔水,过着畜牲不如的日子。

还要每日担惊受怕,唯恐哪里做错了就被拉去杀掉。

他们原是汉匈边境的普通百姓,辛苦耕耘,富足安乐。

是父皇太无能,一再忍让匈奴,才导致他们更加得寸进尺,屠杀汉人。

我一定要救他们。

我转身离开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熟人,明丹的大妃。

她是前朝的和亲公主。

父死子继,兄终弟及,被迫嫁了三个丈夫。

她先是成了自己继子的妻子,又成了继子弟弟的妻子。

中原人最重伦理,她的内心是满目疮痍的。

她和我有着同样的心愿。

那就是拯救这些汉人。

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族人被践踏,被屠杀。

她拼尽全力去培养儿子葛根,盼望他能对汉族有几分真心。

14.

她失败了。

她不该妄想一个匈奴人对汉人有情。

她夹在匈奴儿子和汉人之间不知何去何从。

到最后,她连自己的儿子也没保住。

和亲公主的一生就是这么悲哀。

上一世,她到死都没能见到胜利的曙光。

临死之前,她力推我为正妃,希望我能带着她的那份,走到成功。

这两代人的努力,最后都被庆华毁了。

所以,重来一次,我一步都不能踏错。

我毕恭毕敬地对她行了个礼,郑重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庆华得了息肌丸后,美貌更胜,宠爱更盛。

明丹为了庆祝她的生辰,举办了一个篝火晚会。

用来烧火的柴火是刚砍的汉人骨,喝酒的容器是汉人的头颅,烤肉的油也是新炼的人油。

我的拳头攥得咯咯作响,恨不得冲上去拧断明丹的脖子。

他捏着庆华的下巴,笑嘻嘻地问她,美人,你不怕吗,这些死人可都是你们汉人。

庆华满眼都是荣宠,哪里还记得自己是谁,不过是些低贱的玩意,怎配与我相提并论!

我看还远远不够,应该再多杀些助助兴。

此话一出,明丹的脸色就变了,他这几日没少听这位公主在京城时的秘辛。

15.

私会侍卫。

匈奴低贱。

他面上不显,实则无一例外都记在了心里。

当天晚上,他就去了其他妃子屋里。

庆华还沾沾自喜于今日的盛宠,半点没反应过来。

直到半个月后,传来其他妃子怀孕的消息,她才彻底慌了。

眼看着触手可得的正妃之位就要被别人夺去,她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无人可依,她只能靠我。

公主,听说中原有一良方可保人怀上且一举得男。

只是奴婢不清楚出去的路。

和亲公主都是蒙着眼进的驻地,故而上一世纵使我一身武艺,又会易容之术,也还是没能摸清进来的路。

有钱能使鬼推磨,庆华用重金贿赂了一个守夜的将士,让他带我混出去,明天再想办法把我带进来。

就这样。

我顺利地摸清了进匈的路,也成功地和早就守在那儿的汉军接上了头。

此时,陈徽已经成功占领皇宫,只待登基。

听说,良妃和皇后被用来给父皇挡剑了,而他下落不明。

后来,在一家农户的猪圈里找到了,啃得只剩骨头了。

善恶到头终有报,这是他的因果。

我交代好进击匈奴的时间和路径,就提着买好的药若无其事地回去了。

庆华果然不负我的期望,把楚国的详细地图献给了明丹。

16.

我离开之前,先是哭得肝肠寸断地告诉她,皇宫失守了,楚国灭了,良妃死了。

她第一时间不是哭自己的亲爹亲娘,反而是害怕自己以后没了依仗。

我佯装收拾包袱,故意落了一张楚国地图在地上。

我在试探她。

我没想到,她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真做了卖国贼。

她完全没有顾念那些楚国百姓的生死!

完全没有顾念汉人的疆土!

她该死!

第二天,明丹就亲率精锐骑兵杀去了最近的临淄城。

我骑着马跑到汉匈边境,撕掉面皮,率领汉军畅通无阻地直入匈奴驻地。

此时此刻,明丹应该已经和埋伏在临淄的汉军狭路相逢了。

可纵使骑兵再精锐,也抵不过预先埋伏好的汉军。

等他回过神来,明白这是调虎离山之计的时候,我们已经打入了匈奴人的老巢,生擒了他的叔伯,舅父,烧了他的粮仓。

我闯进庆华帐篷的时候,她正穿着一身厚重的华服,戴着凤冠,一心等着单于大捷回来封她为大妃。

公主,你要的求子药。

17.

她看到我的脸,疯了似得大喊大叫,神态癫狂,不可能,怎么会是你!

她终于知道我就是一直陪在她身边,给她出谋划策的宫女了。

她终于明白是我给她下了套。

来人那,有个疯子闯进本宫营帐了。

我静静地看着她,你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了。

明丹现在正自顾不暇呢。

她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向我扔过来,被我一箭射穿了手心,疼得目眦欲裂。

庆华,我给你机会了。

可你执意做卖国贼,残害同胞,这是你自找的。

她突然跪在地上,看着我眼睛含泪,姐姐,你不记得了吗,你小时候最疼华儿了,你原谅我吧。

我看着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她趁我陷入回忆,拔出头上的发簪径直向刺我喉咙,被我一剑削掉了右臂。

李庆毓,你不得好死。

我的好妹妹啊。

这世界上我是最了解你的人了。

你撒谎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扣小指。

她捂着断臂,狰狞地在地上爬着,都快要死了还不忘抱着怀里的凤冠。

本宫才是大妃,本宫赢了。

李庆毓你永远都比不过我,你真可怜…

她淌了一地血,说着说着没了动静,失血过多而亡。

我把她埋在那些死去的汉人中间,让她生生世世去忏悔。

我看着昔日最恨的妹妹变成了一堆土,心情很复杂。

曾几何时,我们也像是普通人家的一对姐妹,互相陪伴长大。

可后来,因为权力,一切都变了。

良妃之于她不可谓无错。

她虽可恨,也的的确确是一个可怜之人。

从一个单纯的女孩沦为了争权夺势的工具。

18.

新帝登基,大赦天下,宽待百姓,兴修水利,发展农业,开拓疆土,国家繁荣昌盛,进入了百年难遇的盛世。

明丹身死,匈奴群龙无首,在临淄一战中元气大伤,又失去了驻地,沦为了丧家之犬。

它们逃窜去了更远的地方,再也不敢轻易进犯汉人的疆土,边境的百姓也终于过上了安定的好日子。

陈徽去了那个酒坊很多次,却再也没能等到我赴约。

从此江湖上再没了三公主李庆毓的消息。

而是多出了一个快意潇洒,行侠仗义的女侠。

小说《庆毓》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