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重生归来:手刃吸血渣男全家

>

重生归来:手刃吸血渣男全家

顾蘅 著

小说推荐 重生归来:手刃吸血渣男全家 顾蘅无

小说推荐《重生归来:手刃吸血渣男全家》是作者“顾蘅”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顾蘅无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我用沈家半数家产填补贪墨,替顾家免去抄家灭族的大祸。口口声声心悦于我的顾蘅却过河拆桥,纳白月光丫鬟为妾,给我下慢性毒药。他的白月光将府中人一夜的屎尿泼了我一身,中毒的我在腌臜秽物中活活窒息而死。再一睁眼,我又回到拒绝替顾蘅纳妾之时。哦?好戏即将上演。......

来源:qwwrkbd   主角: 顾蘅无   更新: 2024-03-29 23: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顾蘅无是《重生归来:手刃吸血渣男全家》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顾蘅”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重活一世,我欣然应允:「婆母教训的是,成婚一年媳妇无所出,应当替侯爷纳几名妾室。」承安侯府是世袭罔替的爵位,我放出风声要替侯爷纳妾,一时间登门拜访之人络绎不绝。我以不知道侯爷的喜好为由,喊了绾绾在一旁把关。「你自幼便近身服侍侯爷,对他的喜好再是熟悉不过...

1

我用沈家半数家产填补贪墨,替顾家免去抄家灭族的大祸。

口口声声心悦于我的顾蘅却过河拆桥,纳白月光丫鬟为妾,给我下慢性毒药。

他的白月光将府中人一夜的屎尿泼了我一身,中毒的我在腌臜秽物中活活窒息而死。

再一睁眼,我又回到拒绝替顾蘅纳妾之时。

哦?好戏即将上演。

我从噩梦中惊醒,大口喘息着久违的空气,被屎尿淹没的窒息感尚未褪去。

婢女眼含担忧地看着我:「夫人,您没事吧?」

眼一睁一闭,我又回到了婆母让我替顾蘅纳妾之时。

前世我万般不愿,顾蘅也抵死不应。

「阿舒,我此生只想与你一人白头偕老。」

可他想要偕老的从来都只有丫鬟绾绾一人,她是他的启蒙者,两人的情意非比寻常。

重活一世,我欣然应允:「婆母教训的是,成婚一年媳妇无所出,应当替侯爷纳几名妾室。」

承安侯府是世袭罔替的爵位,我放出风声要替侯爷纳妾,一时间登门拜访之人络绎不绝。

我以不知道侯爷的喜好为由,喊了绾绾在一旁把关。

「你自幼便近身服侍侯爷,对他的喜好再是熟悉不过。」

绾绾头上只簪珠花却难掩姿色,她低垂着头,口不对心道:「全凭夫人做主,奴婢不敢妄言。」

一脸安分守己的模样,前世的我就是栽在了面前这只小白兔手中。

登门的女子各有千秋,容貌艳丽者、身段妖娆者、才华横溢者。

我最终选定了秀才之女谢红豆,她通诗书知礼仪,最重要的是肤白貌美、身材窈窕。

绾绾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她下意识咬紧了嘴唇,身前交叠的双手十指泛白。

酉时时分,顾蘅派人传了口信。

今晚歇在书房,叫我不必等他。

成婚一年,顾蘅歇在我房里的日子掰着手指头都数得出来。

婢女不解:「侯爷这月在书房已经歇了二十多日,书房床榻窄小冷硬,如何能有后院舒服?」

书房有温香软玉抱满怀,未嫁的婢女怎么会懂其中情趣。

我吹灭了蜡烛,耳边没有如雷的鼾声,抱着枕头一夜好眠。

2

谢红豆入府那日,张口闭口绝不纳妾的顾蘅眼睛都看直了。

她长身玉立,行动间顾盼生辉。

红豆是我花重金买来的扬州瘦马,摇身一变成为秀才之女。

晚膳时分,我劝顾蘅去红豆所居的凭阑院坐坐。

「阿舒,你为何要将我推给别的女人,你非要糟践我对你的真心吗?」

他怒气冲冲地离开,我知他此时定是去安抚心伤的绾绾。

绾绾善女红,顾蘅的衣衫罗袜全是出自她之手。

我让小丫鬟去传绾绾来我院中,她一脸茫然地向我行礼。

我拉着她先是讨论双面绣的针法,而后又让她替我打几个配色新颖的络子。

她心里就算有万般不情愿,也只能受着。

因为我是当家主母,而她不过是低贱的丫鬟。

「人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位置,不要去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我说得对吗?」

她当即跪倒在地,额上冷汗直流,一再向我表明自己的忠心。

「不过是随意闲谈,瞧把你吓的。」

我留了绾绾近一个时辰,直到外出归来的婢女朝我使了个眼色,我才放绾绾离开。

绾绾前脚刚离开书房,红豆后脚便提着羹汤去见了顾蘅。

如花美眷、温香软玉,哪有男人能自持?

我不过是透了点风声给红豆,她却能闻声知意。

「红豆是个聪明人,明日早晨将那套红宝石头面送到凭阑院。」

3

绾绾娇柔,红豆媚惑,两者截然不同。

尝到新鲜滋味的顾蘅一连好几日都歇在了红豆房里,我假意吃醋,嗔道:

「侯爷添了新人,就将阿舒抛之脑后了,前几日不是还说我糟践您的真心吗?」

他眼中是一闪而过的不耐,随即扬起笑意:

「红豆早日有孕,到时孩子就抱到你膝下教养,免得日日喝那苦不堪言的汤药。」

前世他在婆母的逼迫下,纳有孕的绾绾为妾时,也是这样的说辞。

我私心里还是想生下自己的孩子,绾绾能怀,我为什么怀不了?

顾蘅见我一心求子,请了千金圣手葛大夫住在府上为我调理身体。

汤药由一天三顿改为一天五顿,药方也做了相应的调整。

顾蘅待我温柔有加,有时药苦他还会自己先喝一口再哄我喝下,喝完后备好蜜饯饴糖。

我连续调理了三个月,非但没有身孕,人还日渐消瘦。

我只当自己是求子心切,入了弥彰,从未怀疑过他日日喂我喝的是慢性毒药。

「侯爷说得是,我早歇了求子的心思,那药前两日便停了。」

顾蘅眼底有一瞬的错愕,四目相对后又恢复了温柔体贴的模样。

「阿舒想通了便好,你是主母,妾室所生之子都是你的孩子。

沈家此前虽拿出半数家产替顾家填补了贪墨,但沈家的财力始终不能小觑。

顾蘅不敢直接毒杀我,我只有病逝才能打消爹爹的猜忌。

汤药停了,顾蘅特意送了一对手钏给我,内圈有他亲手刻字「一生一世」。

我佯装欢喜地接过,卸下玉镯当即换上手钏。

「我定日日佩戴,不辜负侯爷的一番心意。」

4

顾蘅白日里待我愈发温柔体贴,红豆也安分守己,晨昏定省从不间断。

我隔三差五给红豆送些时兴的锦缎、精致的首饰,

「你好生服侍侯爷,若有幸诞下长子,我便将名下一整条街的铺子送你。」

红豆喜上眉梢,不住地道谢。

接连几天,她都锲而不舍地往顾蘅面前凑,可绾绾却总能让顾蘅回转心意。

「绾绾手巧,我想将她调到我院里做些针线活。」

我一脸倦容地靠坐在圈椅里,手边是未完工的寝衣。

「天气渐凉,阿舒要多注意身体,这些针线活便交给下人做吧。」

他面上流露的关切,让我心中冷笑不已。

内里空心的手钏,镶嵌了四颗黑色药丸。

大夫说日日佩戴,毒入肺腑,神仙难医。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顾蘅他都想要我死!

这戏要唱下去,佯装虚弱如何能瞒住顾蘅,我是真真切切吃了让身体虚弱的药。

李大夫每十天上门请一次平安脉,身体一应状况都详细记录在案。

顾蘅对我的日渐消瘦很是满意,可面对我时,又是一脸心疼。

「阿初少思少忧,过几日便好了。」

约莫半盏茶功夫,绾绾在顾蘅的吩咐下,拎着包袱来了。

四季的寝衣、春秋的夹袄、冬日的狐裘全都交给了她,每日大量的活计让她敢怒不敢言。

主母有权发卖不听话的丫鬟,现在的顾蘅可不敢与我撕破脸。

婢女气冲冲走了进来,一脸的愤恨:「夫人,绾绾又在小路上堵住了侯爷。」

「无妨,是我让她去给侯爷送香囊。」

心爱之人亲手所绣,岂能不日日佩戴?

5

早膳时分,我以身体不济为由想推掉府中庶务。

顾蘅面露喜色,急忙让李伯来拿库房钥匙。

前世我便是在此时将私库钥匙和名下产业交给了顾蘅,亲手送上了催命符,今生岂会让他如愿。

李伯从我手中接过一叠薄薄的账本,疑惑道:「夫人可是弄错了?如今承安侯府名下的田庄铺面在京中都是首屈一指的。」

「李伯,你口中所说的产业是我名下的嫁妆。」

我转头看向顾蘅:「侯爷,我已经写信给了爹爹,过几天义兄便会入京替我打理名下产业。」

前世我不顾爹爹的阻拦,决意要嫁给顾蘅为妻。

离家时我发誓若遇难事绝不麻烦爹爹,最终落得憋屈而死。

今生我不过写了一封家书,爹爹便派了他最为依仗的义子过来。

顾蘅脸色肉眼可见地阴沉起来,我恍如未见:「义兄特意送来了一批舶来品,让您用于官场打点。」

太后寿辰将近,顾蘅需要奇珍异宝加深与后宫的关系,这批舶来品刚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他脸色稍缓,强压住心中不满连连夸赞我考虑周到。

6

过惯了清闲日子的绾绾,如何受得住起早贪黑的刺绣。

我正逗弄着面前的游鱼,绾绾求我准她半天假。

「夫人,奴婢的娘生了病久不见好,奴婢想回家看看。」

我点头应允。

不过是让满面春风的红豆在她面前晃了几次,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

绾绾在熄灯时分回了院里,我拢紧狐裘朝她走去。

她的头发有些毛躁,衣摆略有褶皱。

「怎么回来得如此之晚?」

她连连告罪,只道是侍奉病弱的母亲误了时辰。

「你也是一片孝心,我怎么忍心怪罪于你。」

绾绾闻言,紧绷着的身体迅速松软了下去,不住地磕头道谢。

哪有半分前世轻狂的样子?

她一向能屈能伸,我要向她好好学习才是。

7

原本需要半个月的路程,义兄只用了十天便到了京里。

初入侯府,他第一时间就去拜见了顾蘅。

两人称兄道弟,颇有相见恨晚之意。

他恨铁不成钢地看了我几眼,随即雷厉风行地接管了我名下所有的产业。

他理清手头的账务后,竟越过我将所有的收益报给了顾蘅。

我使人通传义兄来我院里商议要事,他竟义正严辞地劝我好生休养。

「那些都是我名下的嫁妆,我连过问的资格都没了吗?」

「你如今的头等大事便是早日怀上侯爷的子嗣,女子当安于后宅。」

气得我当场砸碎了好些名贵的瓷器,仆妇们屏气凝神,唯恐触了霉头。

顾蘅得知后来我院中哄我开心,见我手腕光秃,无意问道:

「手钏怎么卸下了?」

「人越发消瘦,戴着硌的难受。」

室内早已烧了地龙,我却穿着狐裘抱着手炉倚靠在软垫上,眉宇间尽是憔悴。

想来李大夫已经告诉了他,我毒入肺腑,至多还有一年半载。

他张了张嘴,叫我好生歇息,竟歇了进一步迫害我的心思。

如今的顾蘅真真正正掌握了经济大权,下一步便是纳绾绾为妾。

小说《重生归来手刃吸血渣男全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归来:手刃吸血渣男全家》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