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婚礼大门

>

婚礼大门

宋越城 著

婚礼大门 宋越城无 小说推荐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宋越城”创作的《婚礼大门》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礼堂大门刚在我面前拉开,奶奶就扯着弟弟,踩着我的婚纱,急匆匆地冲了进去。司仪的笑僵在脸上。宾客们都鸦雀无声,只有奶奶毫无察觉。她抱着弟弟眉开眼笑。“沾沾你姐姐的喜气!天赐下次考个班级第一回来!”我一把把她拉了回来,同样笑吟吟。“奶奶,既然你抢我的门,那你记得把这开门费,也替我结一下吧。”......

来源:qwwrkbd   主角: 宋越城无   更新: 2024-03-29 23: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婚礼大门》,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宾客们都鸦雀无声,只有奶奶毫无察觉。她抱着弟弟眉开眼笑。“沾沾你姐姐的喜气!天赐下次考个班级第一回来!”我一把把她拉了回来,同样笑吟吟。“奶奶,既然你抢我的门,那你记得把这开门费,也替我结一下吧...

第1章

礼堂大门刚在我面前拉开,奶奶就扯着弟弟,踩着我的婚纱,急匆匆地冲了进去。

司仪的笑僵在脸上。

宾客们都鸦雀无声,只有奶奶毫无察觉。

她抱着弟弟眉开眼笑。

“沾沾你姐姐的喜气!天赐下次考个班级第一回来!

我一把把她拉了回来,同样笑吟吟。

“奶奶,既然你抢我的门,那你记得把这开门费,也替我结一下吧。

1

“现在有请,新娘入场!

我深吸一口气,旁边的礼仪小姐朝我露出鼓励的笑容。

“崔小姐,别紧张。进去这扇大门后,您就是今天最美的新娘。

说罢,她退到一边,礼堂的大门随刻向两旁拉开。

我穿着繁复的秀禾,隐隐看见宋越城在门内朝我微笑。

紧张的情绪总算被压下去了一点。

我想,踏入这扇门,我就要嫁给宋越城了。

这五年的朝夕相处,总算有个圆满的句号。

礼仪小姐没有催促我。

毕竟所有出嫁的新娘,内心都是忐忑且无措的。

她在等我自己走进去。

这场婚礼,没有长辈祝福,总归比常人走得更艰难些。

我刚要动,一股巨力就撞在我身上。

我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一脚踩在宋越城为我买的婚服上,一手还拉着一个小男孩就往礼堂里冲。

礼仪小姐的脸顿时沉了下去。

她伸手想要拉住那道身影,只听到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这什么破地方啊?我来参加我孙女的婚礼,怎么都没人来引路啊!

说罢,她看了眼抱在怀里的男孩,心疼不已。

“天赐饿了吧,奶奶带咱们天赐去吃饭!沾沾新娘的喜气,天赐以后要发大财!

刚刚还在欢呼的宾客顿时静了下来。

而出场的礼花已经来不及收了,纷纷扬扬地飘落在余秀丽身上。

余秀丽不顾旁人的眼光,啐了口口水。

“我说婚礼不要搞太贵的,不听我的话,我说不来你们还真不来叫我啊,真是不孝啊!

宾客开始窃窃私语,还有不少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女孩,纷纷朝我投来同情的目光。

“这是新娘的家人啊?怪不得没请来呢!连礼数也不懂……我刚想拍照发朋友圈呢,得,现在拍了个老太太。

还有人的声音更轻,带着点幸灾乐祸。

“新郎也是,他爸虽然进去了,不过他妈不是还活着吗?也是说不请就不请的。就我说,两个人连最亲的人都不请,真够冷血的。

礼仪小姐脸上的笑已经挂不上去了。

她想上前拉余秀丽,被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你一个服务员想干嘛?我孙女的婚礼我还不能来了!

新娘不是第一个进门的,这简直是一场笑话了。

我忍住怒气,笑吟吟地把余秀丽一把拉了回来。

“奶奶,既然你抢我的门,那你记得把这开门费,也替我结一下吧。

2.

余秀丽这才把目光施舍给我。

她挑着眉,面露不屑。

我微笑道“今天是我最重要的日子,奶奶不仅没送礼,还抢了我的先,想做新娘。既然如此,开门费十五万八,我就不和您客气了。

余秀丽鼻子哼了一声。

“我这是来教训你的,没有家长的同意你就和一个野男人结婚了?真不要脸!而且你可不要骗我,哪地方开个门还要这么多钱的!

她见我不回话,头抬地更高了。

“你爸妈来都懒得来。他们说了,你要是还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他们就当没生你这个女儿!要不是我看在你是我孙女的份上,我也不会劝你!

崔天赐在她怀里尖叫着要吃大闸蟹。

有几个宾客叹了口气,显然已经看出来人的蛮横无理,已经拿着外套,准备离开了。

我的这场婚礼,因为这两个不速之客,仿佛成了个闹剧。

直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环住了我。

宋越城的身躯滚烫,他压抑着怒意,温声细语对我说。

“吟吟,今天婚礼不算数,改日我再还你一场好不好?

他很认真,眉眼都压了下来。

余秀丽以为宋越城怕了她,翻了个白眼,就要带崔天赐落座。

宾客们见她要过去,惊恐地把自己身旁空着的碗筷收走了。

余秀丽眉头一竖,刚要骂人。

崔天赐就从她怀中跳下来,一脚就要往我的婚服上踩。

“叫你不喊我来吃饭!

不过他还没踩下去,就被宋越城摁在原地。

宋越城的力气很大。

他早些年什么工作都做过,什么苦都吃过。

饱经风霜,才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

他看着崔天赐时,眼神冷的想活剥了他。

崔天赐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余秀丽心疼地刚要去抱他,就被我拦住了。

我看着地上被她踩碎的玫瑰花瓣和金粉,莞尔一笑。

“F国空运过来的路易十四,每一朵花瓣都由宋越城经手,挑染过金粉。还有顶级调香师调出的白兰,奶奶,你的身上还有它的味道呢。

这是宋越城特意为我做的礼炮。

本来是独一无二,仅属于我的。

我笑容不减。

“奶奶,您一个长辈,不会不讲道理吧。

3.

余秀丽的表情难看起来。

宋越城微微松手,崔天赐就哭叫着缩到她身旁,叫嚣着要让她打我。

宋越城抬了抬眼。

“你爸妈教不好你,不妨我来教。

崔天赐吓得一哆嗦。

余秀丽连忙护住他,扭头看我。

“你不会真要我给你钱吧!我们都是一家人,你爸都是我生的,四舍五入你的不就是我的吗?

她打定主意无赖下去。

毕竟这二十多年她都是这么做的。

我自己打工攒的大学学费,被她偷去买所谓能提高智力的药丸,然后高高兴兴地让崔天赐吃下。

希望他能从倒数第一变成第一。

毕竟这个求神拜佛,寻尽偏方得来的孙子,才是她唯一的孙子。

我敛起笑容,淡淡地看着她。

“不过奶奶,我们已经不是家人了。你忘了吗?你当初早就把我卖了。

十万块钱作为彩礼,她们绑了我的手脚,塞进家暴男人的房子里。

如果不是宋越城得知我失踪的消息,昼夜不停地从一千多公里外的青城来救我,拿出他这些年攒的所有钱来赎我……

早就没有崔吟吟这个人了。

想到这,我忍不住浑身开始颤抖。

我曾经以为他们只是偏爱弟弟,没想到他们只爱弟弟。

要不是宋越城,那天我手里的利刃,不是捅穿那男人的心脏,就是割断自己的咽喉。

宾客们更安静了。

有几个人显然认出了余秀丽,义愤填膺起来。

“这什么年代了?一个大活人说卖就卖的?我刚才还在同情这老巫婆先进扇门就要赔这么多钱,现在觉得裤衩都不该给她留。

“这么想,新娘的爸妈来都不来,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余秀丽脸上有点挂不住,却依旧在不依不饶。

“我不管!你活着就是我孙女!哪有自己说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的?那我们不是白养你这么大了嘛?

宋越城察觉到我的不适,拦腰扶着我。

他眉骨处还有长长一道疤痕。

那是要把我带走时,我爸用铁棍打的。

此刻他掀着眼皮,冷笑着看着余秀丽。

“奶奶,吟吟可做不了主。婚礼的钱都是我出的,你要赔的人是我。

他的目光落在崔天赐身上。

小孩子的直觉最为敏锐,就算无法无天的崔天赐也一样。

没有小孩子不怕宋越城。

宋越城懒洋洋地看着他。

“没钱赔的话,就把他留下来吧。

4.

宾客们已经被侍应领走了。

没有人想留下来触商圈新贵的霉头。

不过他们走之前,还聚众骂了徐秀丽一会。

余秀丽脸都憋白了,此刻终于也有些胆怯。

毕竟五年前的宋越城,为了把我带走,几乎不要命。

我淡淡地看着她。

“奶奶,这么点钱你们应该是有的吧。毕竟前几天你们跑到我工作的医院来闹,说我工作态度不好,把崔天赐吓哭了,把讹了我一笔钱,也不少了。

余秀丽没有说话,我接着道“还有当初卖我拿到的钱,越城赎我的钱,应该不少了吧。

余秀丽瞪了我一眼,随意写了一张欠条,然后拍我身上。

“喏,我给你打欠条总行了吧!我没拿那么多钱在身上。

说罢,她的语气有些泛酸。

“你是有钱喽,不仅不接济你爸妈,还要我们的养老钱。你就是和这个野男人学坏喽!

“野男人挑了挑眉,反手将那张漏洞百出的欠条撕了。

然后一把扯住崔天赐的手,把他拉了过来。

崔天赐呆地跟个鹌鹑似的。

宋越城笑了笑。

“我不要欠条,奶奶回去拿现金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余秀丽一下就愣住了。

反应过来后她直接躺在地上,开始尖叫。

崔天赐也想哭,宋越城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他止住了。

只是眼眶里全是泪。

宋越城弯下腰,嘴角带笑地看着他。

“告诉哥哥,谁告诉你和奶奶,哥哥姐姐在这举行婚礼的?

他的声音是刻意的温柔。

刻意地几乎不加修饰。

我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句话。

毕竟我和宋越城的婚礼,从来没通知过余秀丽一家人。

他们不请自来,也要有来的目标。

崔天赐几乎要吓哭了,他抽抽噎噎。

“是……是修杰叔叔告诉奶奶的呜呜呜呜。

宋越城眼里的笑意逐渐褪去,取之而代的是风雨欲来的狠戾。

他直起腰,亲昵的吻着我。

然后捧着我的脸,轻轻蹭了蹭我的眼睫。

“不要怕,吟吟。

我其实早就不怕了。

宋越城把我从许修杰那里救出来后,我就不怕那个畜牲了。

5.

许修杰杀了我大姐。

不过爸妈都说,那不是杀人,只是管教。

大姐不听话,所以许修杰才会管教她。

我那时候太小,根本记不住姐姐生前的模样。

只记得她跌跌撞撞回来后,满身的血。

因为她是女孩,所以家里从没想过给她拍一张照片。

以至于死后,她连一张遗照也没有。

根本不会有人报警的,因为她是女孩,还是嫁出去的女孩。

她已经是泼出去的水了。

再过了几年,弟弟终于出生了。

全家恨不得把这个金疙瘩随身带着。

再过几年,我长大了。

身体窈窕,容色秀美,可以嫁给村里最有钱的许修杰了。

我睁开眼,看着宋越城,已经没有从前的胆怯了。

“谢谢你。

宋越城精致的眉眼动了动,他叹了口气。

“我爱你。

6.

余秀丽来的很快。

她生怕崔天赐落在我们手上,我们会虐待他。

恨不得拿了钱立刻飞过来。

一起过来的还有爸爸妈妈。

他们看到我住的小屋,轻蔑的笑了笑。

这是间七十平的小公寓,是我和宋越城从经商开始到如今,一直住的地方。

我们如今已经有能力买更大的房子,更漂亮的家具了,但更喜欢住在这里。

毕竟人总是贪恋过去熟悉的味道。

但余秀丽不觉得。

她还认为我找了个穷小子,在给自己撑场面。

崔天赐哆哆嗦嗦地跑了过去。

余秀丽把一沓钱拍在桌上,高挑眉梢。

“拿着吧,这点钱,就当你们两个结婚,我们做长辈的一点心意。毕竟不是谁都会穷的骗人的。

我毫不客气地收下那笔钱。

“错了奶奶,这是你们赔我的钱。你们的心意呢?在哪啊?我怎么没看到?

于秀丽的表情骤然扭曲起来。

“够了,吟吟,她是你奶奶!

崔学知冷喝一声,我收起笑。

“谁管你。

崔学知气得要动手,沈凤莲拦住他。

她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吟吟啊,你真的要和这个穷小子结婚?妈妈早和你说了,结婚不能光看别人外表的,你许修杰哥哥,还一直痴情地在家里等你……

我打断她。

“你哪里看出来宋越城穷的?

沈凤莲轻蔑地看了一眼宋越城,叹了口气。

“都是一个村的,这孩子妈跟人跑了,爹又因为偷东西做了牢,一村就他家最穷……

她的声音逐渐拔高,带了居高临上的快意。

“这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我笑着看着那一家人耀武扬威的模样,转头看宋越城。

“宋越城,我记得你前不久收购了一家小公司吧。

宋越城笑着看我,我一本正经。

“我记得我爸靠贿赂,在那当上了经理,你把他开了吧。

宋越城点了点头,笑着说好。

崔学知听到就笑了。

“吟吟啊,你们这不打肿脸充胖子吗?

话音刚落,他的电话就响了。

崔学知立刻谄媚地接通了电话,不过他的脸色逐渐惊恐起来。

他颤颤巍巍地抬头,看见宋越城还在笑。

我把他们都赶了出去。

关门的瞬间,宋越城一把搂住我,仿佛在炫耀。

“我癞蛤蟆吃天鹅肉,关你们什么事?

7.

宋越城小时候过的比我还惨。

我至少还有一口吃的,他什么也没有。

他被他那个漂亮妈妈系在门口,当狗养。

崔学知当时没有儿子,还痛心疾首过一段时间。

毕竟宋越城可是个男孩啊!

要换是他,肯定放在手心上捧着养。

后来才知道,因为宋越城长得比女孩还漂亮,他亲生父亲认定他是她母亲偷情生下的孩子,根本不认他。

宋越城的父亲都不认他了,他水性杨花的母亲就更不喜欢他了。

那时候崔学知回家就说宋家养了条狗,而我养的小狗被徐秀丽扒皮抽筋,给崔天赐炖汤了。

我想去摸摸那条“小狗。

于是就看到了宋越城。

关门后,屋里终于只有我和他了。

宋越城摸了摸我的脑袋。

“你自己去报仇的话,会更高兴吧。

我点点头,也笑了。

一路走来,我同样有人,全心全意地喜爱着。

8.

崔学知已经认准了宋越城这个金龟婿。

他从农村出身,一路爬到那个公司经理的位置,靠的就是他说放就放的脸面。

他被辞退的第二天,还是照常去上班了。

不仅照常上班,还上的满面春风。

往常他还会巴结一下他的领导,做做自己分内的事情。

这次回去,他什么都不做了。

董事找到我,磕磕绊绊地解释。

“他说他是您的父亲,宋先生都是他的女婿,他肯再来上班,是看在我们一起工作十几年的面子上。

我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让他呆那吧。

董事急了,连忙开口,我打断他。

“放心,他呆不了多久的。

懂事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褪下。

我看着手机上几十个未接来电,冷笑一声。

不止是他。

沈凤莲和余秀丽都闻着味道了。

我没接通电话,没过一会,余秀丽就急哄哄地过来了。

她把一张入学申请推到我的面前。

“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啊?实验小学招生了,你想个法子把你弟弄进去!

我笑着看向她,漫不经心。

“人家要的是德智体美劳均优的学生,崔天赐不合适吧。他的成绩,放那成绩单都不够他排的。

余秀丽急躁道“这不有你吗?我早打听到了,一年前你还给人家学校捐了一栋楼呢,打个招呼的事而已!你弟以后出息了,你脸上不是也有光吗?

崔天赐能出息?

凭他五张成绩单加起来还没有两位数的分数,我还是再给人家学校捐栋楼吧。

我抬了抬眼。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余秀丽哑了。

她吃软怕硬,但还是为崔天赐着想。

“你就帮帮忙吧,吟吟。之前是我对你不好是我的错,但不都过去了吗?一家人把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

或许从崔天赐的角度来讲,余秀丽真的是个好奶奶。

天赐天赐,这个名字还是徐秀丽娶的。

没上过学的农村女人找了村里最有名望的教书先生,琢磨了一个月才想出来的名字。

可真是天赐的瑰宝啊。

我的眉眼弯了弯,柔和了声线。

“奶奶,我没说我不帮忙。

闻言,余秀丽惊喜地看着我。

我笑了笑。

“不过我出面接送他不行,会被人说闲话的。你们也不行,外面的人被你们上次那么一闹,都知道你们是我家人,再由你们接送他,别人会怎么想?

余秀丽的嘴唇抖了抖,好像想到什么,脸一下就白了。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奶奶,你上次来找我,不是说许修杰一直在村里等我,很痴情,是个好人吗?

“既然如此,让他来陪读吧。

小说《婚礼大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婚礼大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