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皮皮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致命玉美人

>

致命玉美人

十四 著

十四无 小说推荐 致命玉美人

小说推荐《致命玉美人》是由作者“十四”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十四无,其中内容简介:我的阿姐入宫后被贵妃陷害致死。决意复仇的我扮作舞姬成功引起皇帝注意并入宫。皇帝内心扭曲,喜欢从一次次杀死相爱之人从中来获得快感。不能确定我是否爱他的皇帝为讨我欢心杀死了当年陷害阿姐的贵妃。我将复仇目标转向他,与皇后联手,以身入局给皇帝下了毒。最后他失去了皇位与爱人,我成功替阿姐复仇。......

来源:qwwrkbd   主角: 十四无   更新: 2024-03-29 23: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致命玉美人》是由作者“十四”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直到她爱上了皇帝,却死在入宫后的第三个月。再无人可压制我身上的毒。我扮作舞姬,执剑立于皇帝跟前:「你便是我阿姐深爱的人吗?」1得知阿姐死讯那日,我正发了狂似的挥剑砍着眼前的树。周身的血液像是灼烧起来,我浑身发痒...

玉儿一定会过好这一生

我害羞地把头埋进他怀里,不正面回答。

「那陛下呢,陛下爱我吗?」

他笑而不语,随意拨弄着我的头发。

阿姐,皇帝他还不肯说爱我。

看来还是差了一把火呢。

我会在兽戏台上,点燃这把火。

7

皇帝如约带我一同去看兽戏,贵妃的牙都要咬断了。

明明是个美人,总露出这般嫉恨的表情做什么?

我不理解。

兽戏的主角是一头巨大的漠北狼,通身漆黑,威风凛凛,在驯兽人的支使下却乖得像条狗。

如此没有尊严地活,还不如我来帮你了结!

我这么想着,那狼突然发了狂。

毫无防备的驯兽人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被生生咬死。

随后它竟越过护栏,直扑向皇帝。

我突然起身挡在皇帝身前。

反手抄起桌上削瓜果的小刀,插进了它的前腿。

疼痛让漠北狼更加癫狂,它立刻把攻击目标转向了我。

纵是我迅速做出躲闪的反应,胳膊还是被抓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然而它不会有再一次攻击的机会了。我冲向前,精准地拿小刀割开了它的咽喉。

一刀封喉!

霎时血流如注。

好久没有这样的杀戮了!

真是痛快!

困扰我多日的毒性得到些许缓解,我餍足地笑。

「玉儿,玉儿!没事吧!」

皇帝误以为我是被吓坏了。

他一把抱住我,紧张地端详我的表情。

我慢慢收齐笑容,恢复了往日里那副乖巧无辜的神色。

「玉儿没事。」

「陛下,玉儿刚刚保护了您,玉儿心里好欢喜!」

没说两句话便被皇帝打横抱起。我顺从地倚在他怀中,不忘给贵妃一个挑衅的眼神。

「陛下,您爱上我了吗?」

意料之中的,他还是没回答。

但眼神显然犹豫了。

8

第二天一早,贵妃带着浩浩汤汤一帮人,狞笑着闯进了我的宫门。

不一会儿,搜宫的宫人便把一袋药粉呈了上来。

贵妃重重给了我一耳光。

「好个玉美人,竟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

「用此药粉引得那狼发狂,你好趁机在陛下面前表现!」

她说得义愤填膺,可眼中分明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快意。

「本宫已经叫人请陛下过来,让他看看你这个蛇蝎女人的真面目。」

好低级的手段。

可正是这样低级的手段,害死了阿姐。

这一耳光打得我脸上火辣辣的。

我低下头,他们看不见我脸上得逞的笑意。

我只怕他不来呢!

皇帝很快便过来了,众人跪了一地。

只有我直愣愣地站着,直视皇帝的眼睛。

他也在看我,眼里如一团迷雾,藏着太多异样的情绪。

怜惜。

不舍。

痛苦…

和期待!?

我为之一振。

过度的兴奋催发着体内的毒性,让我激动得几乎无法呼吸。

为什么贵妃能用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伎俩,一次又一次残害皇帝的宠妃;

为什么敏锐如皇帝,每次都只在一旁默默看着,从未阻拦。

一切的一切,我都明白了!

贵妃迎上前去,忧心忡忡的样子。

「陛下。」言辞恳切。

「玉美人为了争宠,竟敢使出如此危险的手段!」

「可见她心中根本不在意您的安危,只在乎地位与荣宠。」

「好在陛下安然无恙,不然臣妾可…」

她顿了几秒,小心观察着皇帝的反应。

说得好!我简直想为她精湛的演技鼓掌,这一番话简直说到了我的心坎上,替我省了许多麻烦。

皇帝还在看着我,因贵妃的话,他脸上划过迷惘的神色,似乎思索着什么。

贵妃赶忙趁热打铁,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玉美人,你跟你的姐姐一样的恶毒,像你们这样的人就该被乱棍打死!」

「来人,把她拖下去!」

早就做好准备的侍卫们立马要上前。

「朕还没说话,谁敢动她!」

皇帝阴沉着脸,一声怒斥。

他竟会为我说话,贵妃呆住了,始料未及。

她眼眶红红,美人落泪,我见犹怜。

可皇帝毫不怜她。

「滚,都给我滚!」

9

生怕触及龙颜大怒,他们很快散了。

只剩下我与皇帝二人。

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力道大得让我发疼。

「贵妃说的是不是真的?」他质问。

他眼里是惊惶的,像个得不到糖果的小孩。

这位皇帝,虽养尊处优,却拥有旁人难以想象的艰难童年。

先帝和当今太后对他的要求堪称病态。

「你是未来的帝王,绝不可以有任何偏爱的事物,也绝对不可以真正爱上一个人。」

「你的眼里应该只有皇位。」

他们这么告诫当时还是太子的他。

他曾悄悄养过一只小猫。

先帝发现后,亲手将那猫掐死,剥了皮送到他面前。

他喜欢那个自小照料他的宫女姐姐,于是他们把她折磨致死,还强迫他在一旁看着…

「断情绝爱,方可成就帝王伟业。」

他们这么告诫。

爱上一个人,再眼睁睁看着她被毁掉。

童年的经历让他的心理扭曲。

直至成了皇帝,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再也没人能阻挠他去爱了。

可这个时候的他,只会去爱,却不知如何维持爱。

那不如就让爱定格在最高处吧!

于是他爱上不同的女子,又故意无作为地旁观她们一个个香消玉殒。

在相爱的巅峰,伸手把对方推入万丈深渊。

皇帝一次次从这种自残的痛苦中寻找快感。

从方才他来时眼中难以捕捉的一缕期盼我就懂了。

好可怜啊!

可如今他只知道自己爱上了我,却偏偏不确定我的心是否爱着他。

他是一国之君啊,他所爱的怎么会得不到,谁会不爱他!

这种新鲜的感觉让他难受。

现在,他声声问着,却有些无助了。

「玉儿,我爱你。」

「我很爱你。」

「你呢,你爱不爱我?」

「你一定是爱我的,对吧?你怎么可能不爱我呢?」

阿姐,阿姐你听啊。

他说他爱我!

我要用这份爱来惩罚他,我要用这份爱替你报仇。

10

如今我成红颜祸水了。

漠北狼袭击一事的真相在皇帝的有意遮掩下不了了之。

不仅如此,更是无视规矩,破格直接把我升为了妃位。

他开始大张旗鼓地对我好,开始对我展现所有温柔。

夜里对待我的动作变得不再粗暴,甚至会低声询问我可还舒服,可还愿意继续;

哪里进贡来了什么奇珍异宝,也第一时间往我宫里送。

他想尽办法、用尽手段,要得到我的爱。

直到我们相爱——

再心安理得地杀了我!

时机差不多了,日复一日,他心里一定很痛苦吧。

这日午后,我依偎在他身前。

「陛下,玉儿也想爱你啊。」

「可是我还没给阿姐报仇,害死阿姐的人还好好活着。」

「叫我如何敢爱你啊…」

果然,听我提到阿姐,他张了张嘴,化为叹息。

「玉儿,我一定替你阿姐讨回公道。」

11

与家世显赫的皇后不同,贵妃并没有强大到足以支撑她在宫中张扬跋扈的家族。

我一直很好奇,为何这样的她能在宫中作威作福那么多年。

可后来我明白了。明白皇帝为什么纵容她、留着她。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爱过贵妃啊!

贵妃只是他自残时那把锋利的刀子。

可现在,皇帝的心全落在要如何得到我的爱这件事上了。

为了要我爱他,哪怕让他丢掉这把好用的刀,也可以。

我便惬意地在宫里等着,等着。

若想让自己心里舒坦,若想得到我的爱。

你一定知道该怎么做的吧?我的好陛下。

自屠狼那日过后又好多天没见血了,那体内的异毒不甘地叫嚣着。

没事,没事——

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有一个新玩具了。

12

我等来了贵妃的家族被抄家的好消息。

与消息一同来的是皇帝。他满脸邀功的样子

「玉儿,去看看吧,我给你阿姐报仇了!」

我佯装不懂,任由他牵着,来到贵妃的翊坤宫。

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不时传来嘶哑的惨叫。

「她被活活打死那天,想想真是叫人心里舒坦啊。嗓子都叫哑了,像条狗一样在地上爬。」

我突然想起她对我说过的话。

可那时的她容光焕发,一脸得意,如何与眼前这个衣不蔽体,满身血污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啊。

不够,这可不够。

我要让她死得比阿姐痛苦千倍万倍才行!

「玉儿,我把她交给你。」

「你想怎么处置她都可以,砍断手脚,还是直接打死,还是凌迟…」

贵妃害怕地抖了一下。

「不要,不要…」

13

日日杖刑,可不能过头了让她早早死去。

我找人给她医治。

也得看好不能叫她自尽,不吃东西就掰开嘴巴灌进去。

我每天都到翊坤宫观刑。

满眼猩红的血色让这些天来忍受异毒发作之苦的我格外舒畅。

贵妃害过多少人呐,如今沦落到了同样的下场。

我突然很好奇,她自己知不知道,皇帝是怎么看她的。

于是我问出了口。

在这些日子折磨中哭干眼泪的她,癫狂地笑了。

「连你都看出来了,连你都能看出来…」

她喃喃自语。

「这么多年,我害了很多嫔妃。」

「为什么她们都能得到陛下的爱?!」

「惟独我——」

「他根本,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啊!」

歇斯底里中,贵妃留下几滴血泪来。

她终于没了生息,从漫长的苦痛中解脱出来。

死不瞑目啊。

我看着她面目全非的样子,软趴趴的,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和骨头。

又想到了阿姐。

不够,不够——

贵妃只是一个残忍的刽子手。

真正害死阿姐的另有其人——

「玉儿。」皇帝叫我。

「就知道你在这儿。」

他像是没看见地上贵妃的尸体一样。

我乖顺地上前几步,挽住他的手。

「陛下,玉儿好爱你。」

14

我跟皇帝开始真正「相爱」着。

我为他洗手作羹汤,为他绣贴身的寝衣与锦囊;

他亦疼我爱我,但凡我眉头一蹙,轻咳几声,都能叫他心疼得不得了。

我们如一对寻常有情人那样,认真地相爱着。

按理说他该对我下手了。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享受的就是狠下心来杀死相爱之人,在自残中获得的快感。

可我看出来了,他在犹豫。

因为我与先前他爱过的每一个女子都不一样。

我的爱,可是他废了好大功夫才得来的。

要这么毁掉吗?他舍不得。

「怎么还没动静?」

他轻轻摩挲着我的小腹,又亲了亲我的额头。

「玉儿,给我生个孩子吧。」

我以热烈的吻回应他。

看来皇帝还是决定要杀我,但是至少想要留下一个孩子。

——我们的孩子。

可是皇帝啊,你可要失望了。

自我身中异毒那刻起,此生便再也与生育无缘了

15

这皇宫表面太过风平浪静,有的只是暗流涌动。

我待不下去了。

我想回到江湖闯荡,那里的明刀暗箭、腥风血雨才适合我。

可是我要怎么处置皇帝呢?

我想了好多天,也没想明白。

像对待贵妃一样,肉体上折磨他吗?

不行,不行,这对他来说都不够。

一切的根源都是他,是他欺骗了阿姐的爱。

他才是害死阿姐的真凶。

有了——

夜里,我突然惊醒。

皇帝正躺在我身侧,呼吸平稳。察觉到我醒了,他眯着眼翻了翻身,把我搂得更紧。

我却兴奋得睡不着了。

我有办法了!

16

我去凤仪宫找皇后。

我被贵妃罚跪在御花园那日,其实还遇到了一个人。

便是眼前这位皇后娘娘。

她跟贵妃是一样的,皇帝也不爱她。

可她跟贵妃又不一样。她有着当丞相的父亲、做大将军的兄长和个个身居高位的叔父。

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安安稳稳做这皇后许多年。

这个温柔恬静的女人一眼看破了我的内心。

「你在替元净月报仇。」

不是疑问,是陈述。

可我也没半分被戳穿的心虚惶恐,冲她露出充满野心的、了然的笑。

「皇后娘娘,我进宫只为复仇,不会妨碍您的计划。」

「我知道您想要什么。」

「您帮我扳倒贵妃,我便也助您一臂之力。」

她轻轻浅浅一笑,伸手扶我起来。

兽戏时,是她命人帮我下的药。

那药会使漠北狼发狂,更是为皇帝随身佩戴的香囊量身定做,因此才会扑向他。

我们故意把消息透露给贵妃,她大张旗鼓来搜宫。

借她之口,皇帝心里便埋下了「玉美人到底爱不爱我」这枚疑惑的种子。

我们利用了他病态的心理,扳倒了贵妃。

如今,该轮到皇帝了。

17

凤仪宫内。

皇后慢条斯理品着茶,用和风细雨般的口吻说出能掀起腥风血雨的话。

「我要宸儿坐上属于他的位置。」

宸儿是皇后所出的大皇子,如今才不到两岁。

可她等不及了,她的亲人也等不及了。

因为皇帝同样早就想对这个显赫多年的家族下手了。

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想起这个,只有苦笑。

一年前微服私访的皇帝遇袭,十四救了他,阴差阳错导致他与阿姐相识相恋。

而袭击皇帝的杀手,正是皇后派去的。

当时她生下大皇子不久,迫不及待想要去父留子。

只是没料到会遇到十四这样的江湖高人出手,救下了皇帝。

一切兜兜转转,细想起来竟都藕断丝连,仿佛命中注定一般。

该斩断一切了。

皇后问我

「元栖玉,你想要怎么复仇?」

怎么复仇?

我要他失去权利,失去爱人。

要他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为他辜负的人赎罪。

我笑着向皇后行了一礼,把内心想法说给她听。

皇后回以一笑。

「祝我们,得偿所愿。」

18

皇帝变了。

从前他虽残暴古怪,但面对朝政总还是认真。

也足够警惕,防着谁觊觎他这位子。

可如今他只想时刻跟我在一起。

他甚至把政事全数甩给皇后的丞相父亲处理,开始不上早朝。

「玉儿,我不想看见他们。见了就心烦。」

「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玉儿,我好爱你…」

我一如既往地乖,替他按摩着太阳穴。

「玉儿也爱陛下啊。」

——玉儿永远只会爱阿姐。

我在心里悄悄说。

19

就这么过了大半年。

朝中、宫中,仔细瞧瞧,哪里还有皇帝的人?

皇后等不及了。

这天她拿着传位诏书,堂而皇之地走进养心殿来。

皇帝正躺在我的腿上,吃我给他剥好的葡萄。

我把葡萄送进他嘴里,抬起头与皇后相视一笑。

太好了,我也不想等了。

眼看着皇帝清醒的时候也一天比一天少,可不得把握住机会!

「你来干什么?」皇上没察觉到异样,冷冷问她。

帝后夫妻多年,说起话来如同陌生人一般。

「这是臣妾帮陛下拟好的传位诏书。」

「带过来给陛下看看。」

「陛下放心吧,宸儿日后定会是一个好皇帝的。」

皇帝挣扎着起身,剧烈地颤抖着。

他拿过传位诏书看了一眼,用尽全力扔向皇后。

「混账,混账!」

「你们是什么东西,敢觊觎我的皇位!?」

「来人啊,我要废皇后,还有那个孽障,全部给我关到地牢!来人——」

他的叫声戛然而止,看着颇有几分滑稽。

总算发现了吧。

宫人、侍卫…

哪里还有他的人,全换了一批生面孔。

皇帝瞪大了眼睛,流露出几分惊惶来,这时他开始感到害怕了。

转头又看见了我——

他像抓住救命稻草般

「玉儿,快替我杀了这个毒妇,她想害我!」

「你会使剑,你还杀过发狂的狼,你能救我的!杀了她!」

我拨开他的手,笑着问

「陛下,你后悔了吗?」

「后悔什么?」他迷惘。

「后悔害死我的阿姐。你还记得她叫什么名字吗?她叫元净月。」

「净月,净月…」皇帝呆滞地念叨几回,猛然抬头。

「她不是我害死的,是贵妃,是贵妃叫人把她打死的啊!」

这时他似乎察觉出了什么真相,这真相足以让他的天塌下来。

「玉儿…」他好卑微。

「玉儿,再说一遍你爱我,我想听。」

「快说啊,为什么不说!?」又开始狂躁了。

我的指尖轻轻拂过他的脸,我怜悯地看着他

「我不爱你。」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他兀自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你给我下毒?!」

「不、不可能——」

话没说完,便失去了意识。

20

皇帝直到满盘皆输,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中的毒。

不是吃下去的,也不是吸进去的。

防不胜防啊。

因为这毒是我心甘情愿服下的。

皇后把瓷瓶递给我时还有几分犹豫

「此方法虽快,对你的身子却也有损伤。我们还可以想想其他…」

我没听她说完,毫不犹豫地把瓷瓶里的东西一饮而尽。

「这是最快最有用的办法了吧,我可不想再在这宫里待太久呢!」

这毒名为嗜心,虽留在我体内,却会作用在与我欢好的人身上。

皇帝几乎夜夜与我同寝,便在毫无察觉中染上了嗜心。

发作起来,起初一心只有情爱,变得狂躁易怒;日子久了,则精神萎靡、呆滞,再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神不知鬼不觉。

太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对于皇后的担忧,我根本不在乎。

体内已有一种伴我多年的异毒了,不在乎再多一样。

横竖大不了一死。

21

一夜之间翻了天。

皇帝突发恶疾,一夜驾崩,年仅两岁的大皇子继位。

皇后的兄长成了摄政王,与他们的丞相父亲一同代理朝政。

这过程相当顺利。

毕竟朝堂中的都是他们提拔上来的官员。

而我懒得管这些。

夜深,一辆马车载着我出了宫。

十四在身后目送着我。

他说他也要走了。

22

人们会看见一副奇怪的景象。

一个少女轻快地哼着歌。

手里攥着一根铁链。

铁链那端是一个双目无神,如傀儡般的男人。

谁能认出这是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帝。

他亦步亦趋地跟着我。

恰好走到崖边。

大雾散去,明月皎皎。

我好像看见阿姐在对我笑。

她说,阿姐要走啦。

她说,玉儿,该去过你自己的生活啦。

我哭了,然后伸出手,用力——

把皇帝推了下去。

阿姐,你安心去吧,。

只求你,能不能时常入梦来看看我?

小说《致命玉美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致命玉美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